【焚妖录】(第三卷)(06 下)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敌袭杀意下
随之的绿林小道里。
树木苍翠,鸟语花香,郁郁芬芳的气息呼入心田,让人心情舒畅愈快。
清脆娇甜的歌声悠扬飘荡,宛若那黄莺出谷娓娓动听,柔中夹杂着几分调皮,
在林中渐渐扩散开来。
那灵动的足儿不停地交错点动着,修长的玉腿在紧绷动作下显出线条完美的
柔美肌肉,藕臂滑着美妙的弧度,脚尖旋转间裙摆翩飞。
那玲珑修长的身儿拔的笔直,双臂伸直间旋转出了世间最美丽的弧度。
那小巧的瓜子脸儿很美,柳叶眉,月眸,琼鼻,樱桃小口。
此时女孩低着头儿,脚下一跳一跳向前蹦去。
那一双晶亮的眸儿,明净纯澈,灿若繁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两染梨涡淡
淡飘起,眼眸弯的好似月牙儿般,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那右眼下一点泪痣更
是衬得女孩俏皮可爱。
她有着和常人不同的发色,那柔顺的发丝亦紫非紫,在日光下显得几分淡红,
发丝吹散间有有着淡白的感觉。
刘海简单的遮挡住了那俏皮的额头,那小小的脑勺后面扎着束小巧的马尾,
高高翘起,像是一滴滚打的泪珠儿,可发丝尖端却是打了两三个转儿。
那衣服的色泽亦如发丝一般,亦紫非紫,对襟式的连体衣裙,斜侧包裹着的
布料毫无缝隙的护住了那骄傲的小胸脯,紫色的束带紧紧的将腰身扎住,更显腰
儿纤细,酥臀挺翘。
修长的小腿缠着紫色的飘带,随意的悬在脚窝之处,脚儿下穿着的鞋子也是
俏皮可爱,各露出着浑圆雪腻的五根笋趾。
而林中的女孩正是魔主的三女儿,秦梦白。
只见女孩像是只兔子一样,脚窝屈起,足下轻点,整个娇小的身躯向前跳去,
两只藕臂像是招财猫般轻轻晃悠,在林间玩的不亦乐乎。
就这样秦梦白乐呵呵的在林中漫步着,直到女孩发现前方不远处的树木好似
被连根拨了起来,这才停下下来。
女孩双臂平伸,右脚儿刚踩在地上,左小腿微微向后抬起,身子摇摇晃晃,
侧向右边,来回不停的往复着。
数分钟后,那屈起的雪腻腿子缓缓放下,那看着地面的俏脸缓缓抬了起来,
那双明亮的眸子看到的是,漫天飞扬着的尘土,耳边传入的是喧嚷着的枭音。
秦梦白看着远处,那弯若月儿的眸子瞬间冰寒如霜,漆黑如墨的眸子在脸颊
的阴影衬托下更显诡异。
整个发丝无风飘荡,那扎着马尾的飘带好似下一秒就会随风而落。
浓浓的戾气在歹徒接近的瞬间又悄然消失了踪迹。
距离秦梦白不远处,十三个穷凶恶极的亡命之徒正朝女孩的方向奔来,正如
她所看到的,数十人过处草木无不被破坏践踏的一干二净。
「大哥,这瓜好难吃,都烂瓤了。」寇彪拍打着肚皮,将半个啃的干干净净
的瓜皮甩到一边抱怨道。
这巨硕的胖子一边摸着滚胀的肚皮,手中拿着的重锤还不忘了破坏着身边的
果树。
「四弟,这儿的瓜可不多见,就这汁水,可谓难得一品,你就这样一路破坏
了。」蘣柄奎看也没看身后,摸着那闪的发亮的弯刀淡淡道。
「大哥说的是啊,虽说咋们千雄帮所到之处向来是寸草不生,可人家看到这
绿悠悠的果园被四弟这样的汉子糟蹋,也是心生不忍啊。」百里香扭捏着身子,
兰指翻绕间那酥腻的声音传来。
「咋们在这个沙漠飘荡了数月,好不容易遇到了绿洲,也不知何时能够走出
沙漠。
数月前,我们可是连喝口水都难呢,这好不容易遇到了这么多水果,可谓做
事留一线,不如放过这些东西吧。「浪里花摇着手中的扇子躬着身子对着头领说
道。
「就连一向残忍的二弟,和三妹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太过刻薄,就卖你两
个面子吧。」蘣柄奎阴沉道。
「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走出这片沙漠,这帮蠢货破坏了难得的水源,若是有着
什么变故,这岂不是毁了后路。」浪里花看着被破坏了的食物心道。
「跟着这些屠夫,总归是没有前途,可是在沙漠中又不得不靠着他们,若是
能够进城,定要找个机会溜走。
这浪里花鬼主意多,可是又信任不过。「百里香不时瞄着周围的环境,心中
嘀咕道。
「快走吧。」蘣柄奎看着眼前的幽林,眼中闪着黑光。
另一边。
秦梦白一直在等待着这些人的到来,待看到二十米外的数人一路踏过来后,
那冰冷的眸子看了过去,直到她能清晰的看到这些人面孔露出的狰狞表情。
一抹弧度从嘴角掀起,脚尖旋转清脆的嗓音从口中发出,像是受了惊吓慌张
的小兔子般,匆匆朝身后快跑起来。
这声尖叫,在树林中好比一声惊雷,无脑的同时,又暴露了自己的方位。
「大哥,快看是个女娃儿。」男子叫道。
「还是个水灵灵的妹子呢。」另一男子道。
「我去把她抓过来。」寇彪大喝道。
「不急,猫捉老鼠不是更加的好玩。」蘣柄奎看着眼前娇小的身躯在不停的
奔跑。
浪里花眼中闪着淫光,低沉道:「大哥,既然这里有女人,前面不远处一定
有着村庄,抓了这女娃让她为我们带路。」
「四弟。」蘣柄奎道。
「大哥,还是让人家来吧,看我的迷离香不把这女娃的魂勾着出来。」百里
香看着前方女子,那美丽的容颜让她不免心生妒忌,恨不得下一秒将之毁掉。
「也好,三妹的迷离香无论是对付男人还是女人,从没失手过。」蘣柄奎淡
淡道。
百里香抬起纤细的指儿,那银色的尖吻滑过,扭着臀股,骚气的走了过去。
那充满杀气的眼神毫不掩饰,脚下弹起间,身形已在一颗树前,只见女子脚
下踩在树干之上,来回间,不足几秒,已是到了女孩身后。
那五根指尖上闪着绿色幽光的利刃似是映照着女子的心情发着寒光,足以划
开树皮的的利刃毫不留情的朝女孩脖颈后刺去。
秦梦白此时心中超乎超人数倍的冷静,感知到女子的气后,提前预判到敌人
下一步动作后,脚下趔趄,那柔弱的身子似是随风而倒,摔在了地面上。
百里香见一刺不中后,还想继续下去,身后传来一声。
「住手。
三妹,不是叫你留下那女娃吗?「蘣柄奎阴沉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似是见到女子把他的话没当回事,语气显得非常之重。
「小妹不敢,小妹只是试探一下这女娃子有没有武功。」百里香觉得冷汗直
冒,连忙解释道。
「那三妹试探出了什么,这女娃可否会武功。」蘣柄奎淡淡道。
「小妹功浅,没有试出什么。」百里香即道。
「废物。」蘣柄奎看也不看道。
他随即将视线投向了摔在地面上的女孩,当看到那瑟瑟发抖的身子和打着颤
儿的腿子后,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如看蝼蚁一般的眼神,操控命运的感觉,每逢这一刻男子心中便是异常的舒
服。
「女娃,不要害怕,只要你老实回答我们的问题,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
蘣柄奎尽量使得自己的声音变得温柔,好取得女孩的信任,虽然他心中觉得非常
恶心。
「大哥哥,你们不像是好人。」秦梦白小嘴发出的声音虽大,但那颤着的声
儿显出了女孩心中的惶恐。
那抬起的俏颜楚楚动人,眸里还泛着惊吓后的水光,但却是努力的想要镇静,
同时装出一副怒容的样子。
秦梦白的话音似乎是这些人兴奋了起来,目光里流露出的淫秽,贪婪,恶毒
等目光一一落入了她的眼中。
「女娃儿,这你可就冤枉我们了,我们这哪里不像好人。」蘣柄奎眸中寒光
隐现,摸着头苦笑道。
「那个大胖子哥哥,还有那个瘦材哥哥,旁边的那个阿姨,还有那一大推的
人,都不是好人,还有你,你们手里都拿着武器。」秦梦白低下头颅,不时偷偷
看他们一眼,小声道。
「你们收起武器,吓着这个娃娃了。」蘣柄奎道。
女孩的话似乎是将这里的人全部都得罪了,然而除了百里香之外,竟没有一
个人真的生气。
那柔弱的身子配上此时楚楚动人的表情,真是让不少人骨头都酥掉了。
「大哥,让我问这娃娃吧。」浪里花对着蘣柄奎道。
看到男子点头后,走到了女孩面前。
「小妹妹,你这是从哪里来。」浪里花掩饰着眸中的贪婪,笑呵呵道。
「你们这是要去人家的村子。」女孩脸上显出一丝警惕。
「是啊,小妹妹能告诉,大哥哥我吗?」浪里花继道。
「你们死了这条心吧,人家是不会说出拂叶村的位置的。」秦梦白气呼呼的
说道。
「这样不就是告诉我们有着村子了么。」浪里花心道。
「拂叶村,拂叶村。」蘣柄奎目中变得阴沉起来,心中大笑。
他示意其他人不要妄动。
浪里花继续诱惑道:「小妹妹的戒备心可真大呀,我们这些人都是在沙漠中
迷失了方向的旅人,这刀啊兵器呀,都是杀沙漠中的蜥蜴,蝎子什么做我们防身
用的。」
「那蜥蜴,蝎子不是太可怜了吗?」秦梦白瞪着他们,小声嘀咕道。
「真是善良的小妹妹呢,若是人家不杀了蝎子,那我们早就饿死了,姐姐我
可都三天没吃饭了呢。」百里香扭捏着身子腻声道。
秦梦白咂舌道:「阿姨,你们都三天没有吃饭了啊。」
百里香眸中寒光隐现,耐住心中泛起的杀意,笑呵呵道:「人家可是姐姐啦,
我们都快要饿死了,小妹妹难道要看着我们饿死不成。」
「那你刚刚还攻击人家。」秦梦白美眸一翻,哼道。
「姐姐是和妹妹你开了个玩笑。」百里香道。
「嗯,人家带你们去村子,我偷偷给你们哪些吃的,不过你们吃饱了可要马
上回去,村子里的爷爷不欢迎外人。」秦梦白道。
「好啊,好啊。」百里香笑道。
女孩话音一出,数十人眼中寒光冒起,阴笑的看着那娇小的背影。
「这娃子虽然长得如天仙般可这智商不够,倒是可惜了。唯一欣慰的是,这
女娃胸前的一对奶子发育的甚是可观,腰腹够细,臀股挺翘,极品的身子。
这女娃我可不能交给别人。「浪里花心中沉道。
就这样秦梦白领着十三个穷凶极恶的歹徒走在了林子里。
走了一个多时辰,沿着一条小溪旁,数人爬过土坡,下方是八百米左右的村
子。
「好,好,好。女娃你带我们下去吧。」蘣柄奎拍这手连叫三声大好,眼中
的杀意毫不掩饰的暴露了出来。
此刻见到了村子,女孩对这些人已经是没有用了,也不用在刻意的掩饰什么。
「你们不是好人。」秦梦白转身就往后方跑去。
「抓住她。」蘣柄奎阴沉道。
「大哥,我去抓住这小婊子。」百里香眼中杀意外露,指尖滑动间,走了过
去。
很快秦梦白便被女子抓了回来。
「女娃儿,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对我们没有了,只是我不会让你死的,我
会让你亲眼看着我们怎么将这个村子屠杀完后。」看着在女子怀里挣扎着的女孩,
那眼里满是恨意,不甘的眼神,让他心中一畅。
「就凭你们,村子里的人要三百来人呢,各个能兵善战,你们是打不过他们
的。」秦梦白嚷嚷道。
「你说的那些老弱病残的家伙吗,都一样,这样的村子我们不知屠了有多少
个。」蘣柄奎嚣张的说着,每一句都要瓦解女孩的内心,对其造成恐惧。
「你看,这下面的村子,多么繁荣,这比我们之前在哈卜拉璭屠杀的那群黑
人的村子,繁荣的不是一星半点。」蘣柄奎道。
「黑人村子,你将那儿的人都杀了。」秦梦白的语气淡淡的。
「是啊,那里的老人小孩都被我吃尽了肚子里。」寇彪摸着肚皮,大声道。
下一秒,无尽的戾气从女孩身上发出,百里香只感到手上一空,待反应过来
时,她的眼中。
那娇小的身躯,已是到了寇彪的身前。
数人大惊。
秦梦白的身子如鬼魅般,瞬间便是到了那巨硕的身子面前,那眸中冰寒无情,
右掌之上黑色的火焰团团升起。
雷鸣般的速度,狠辣无比的攻击。
不足两秒。
待十几人反应过来时,女孩娇小的身躯,就在寇彪眼前,时间放佛停止了下
来,空气凝结了。
下一秒,寇彪巨硕的身躯上,肚子部位已是空空,黑色的火焰不停的燃烧着,
凄厉惨绝的声音从那喉咙发出。
秦梦白眼神阴冷,娇小的身躯四周黑火弥漫,那右掌之上滴滴答答往下掉落
着血迹。
瞬间女孩的身影再次不见,那白皙纤长的指儿滑过男子的喉咙,身子停下时,
出现在了百里香身前。
寇彪那凄厉的声音再也发之不出,嘶哑的好似要将喉咙抓破的瘙痒,使得他
不停的挠抓着喉咙。
百里香看着眼前的女孩,颤声道:「饶命,饶」
秦梦白未等女子说完,右手挥过,身子消失,到了浪里花身前。
眼前的女孩眸中空洞,毫无一丝情感,他心知求饶也没有用,身子动不了,
就连转身逃跑的力气也都没有,一瞬间心中涌上了后悔。
秦梦白手心瞬间捅入了男子胸膛,像是捅豆腐般,毫无阻碍的捏住了那跳动
着的心脏,温热的感觉,是血的温热。
「大哥哥,你的心脏在跳呢。」冰冷的语言,淡淡的。
浪里花只觉得那小巧的手心紧紧拽着自己的心脏,似乎是使劲捏了起来,肺
部涌入的鲜血出口中碰出,连他自己都在奇怪,为何自己还没有死去。
「你,,」说不出话来。
一秒后,那跳动着的心脏被取了出来,浪里花的冰凉身子,倒了下来。
心脏还在跳动,秦梦白随手丢在了百里香的尸体旁边。
那是巨无头死尸,鲜血不住的从脖颈流出,胸前的奶子,嫩屄,玲珑双腿,
再完美的身躯此时都失去了意义。
那俏丽的头颅满是惊惧,双眼翻白,唇口分不清是唾液还是血液,还在地上
微微滚动着。
秦梦白足尖一点,白皙的腿子一角将那心脏踢爆,另只足儿则踏在了那美丽
的头颅之上。
「你两应该在地下感谢我,给了你们一个痛快。」秦梦白淡淡道。
足尖点动,玲珑的腿子上全是鲜血,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其他的人。
「鬼啊,,,,,」不知是从谁的口中发出,跑了起来。
四散开来想要立刻消失在着女魔鬼手上的数人,感觉身子渐渐燃烧了起来,
不热,但是十分痛苦。
凄厉的声音,惨绝人寰。
「这剩下你一个了。」秦梦白缓缓开口。
「你究竟是什么人。」颤抖的声音从男子口中发出。
「你也会害怕吗,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轻易的死去的。」秦梦白淡淡
道。
一把扭住了男子的喉咙,防止他咬舌自尽。
「一开始,没有想着杀死你们,最多只是弄残你们,直到你们说出,屠村后,
才对你们起了杀心,而当那死胖子,说出屠光了哈卜拉璭一村后,我就想着如何
折磨你们了。」
秦梦白一字字道,语气冰冷带着几丝厌恶。
「我手上的火焰,爹爹管它叫做冥火。而我将它起名业火,这火特性根狗皮
膏药一般,黏上它不烧个九九八十一天停不下来,不热,但是会叫你痛不欲生,
烧你们这些恶人最好不过。」秦梦白眼神漠然,继道。
黑色的火焰包裹住了男子的全身,那诡异的火焰似是活般物在蠕动着,吞噬
着。
凄厉的声音。
对付这些人,加上女孩说话的时间,不到三十秒。
秦梦白缓缓走到寇彪眼前,一脚踩在那胸膛之上,缓缓开口:「火焰包裹着
腹部,你一时还死不了,你不是喜欢吃人吗,我就让你尝尝被一点点吃掉的感觉。 」
寇彪面色发绿发青,痛苦至极,喉咙如万刀戳扎发不出丝毫声响,恶毒怨恨
的盯着女孩。
天上不时何时汇聚了诸多火鸦,纷纷飞落到了男子身上,开始啃噬着身上的
血肉。
此时还活着的人已是五感尽失,出气比进气少了。
看这衣服上的污秽,血迹,那冰冷的眼神恢复过来后。
秦梦白低声道:「老婆婆,梦儿给你报仇了。」
秦梦白的身子凭空消失了,再次出现时,那带着鲜血的身子已在了五十米外
的小溪里。
而那村子,也是凭空消失了,分明是一片林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