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三卷)(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湖中涟漪
秦梦白的身子凭空消失了,再次出现时,那带着鲜血的身子已在了五十米外
的小溪里。
而那村子,也是凭空消失了,分明是一片林地。
火云如烧,烈日中天。
逆境中等待李凡他们的依旧是无尽的酷热。
沙石铺成的海洋,不同之前的是,无数根不同长度的石柱扎在其中,高有二
十来米的,也有七八米的,这些石柱被长年的风沙打磨,饱经沧桑,或多或少样
貌都很奇特。
黑压压的一片,似乎是笼罩在几人头上,这样的气氛下,气候应该是会凉快
许多才对,然而这些柱子似是烙铁一般,稍一靠近便觉一股热浪传来,让人不敢
上前。
焦金流石的地面踩在之上,在狭小的圈子里泛着丝丝水气,熏腾的蒸气使得
周围变得十分闷热,几人汗流浃背,而体力也是渐渐不支。
「好奇怪,不久前我就探测到这附近水元素异常活泼,可是到了这里后,水
元素的波动像是被什么东西隔开了一样。」筒成皱着眉头思考着,似乎是不知其
中门道疑惑道。
夏水寒小声道:「听筒大哥这么说,水寒也有这种感觉。」
李凡道:「是很奇怪。」
沐穗香有气无力道:「与其说是奇怪,倒不如说是迷路了。」
夏武无言,因为他压根就没有发现什么地方不对。
蓝熏开口接道:「我一直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虽然没有什么坐标之类的东西
能够留下,但是前方的几根粗柱子我不止一次见过了。」
紫悦问道:「蓝熏,这里不都是石柱吗?」
蓝熏道:「其实我不是很清楚,只是一种直觉,这里的石柱虽然很多,但是
或多或少在外貌上是有着差异的。」
筒成道:「蓝熏姑娘是说,仅凭着石柱的高度,宽度,特征来分辨我们到过
此地吗?」
「蓝熏不敢妄断。」蓝熏应道。
李凡道:「过去看看吧,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蓝熏脸上有些错愕,他的话是在向着自己吗,女孩心中不知。
几人距离蓝熏说的石柱跟前,还有一段距离,然而未到跟前便觉的热浪袭来,
就连呼吸都变得沉闷起来。
热浪传过喉咙,使得嘴里发干,身体的水分随着汗液好似被渐渐的抽离出来,
浑身发软,就连一丝力气都抽不出来。
眼前就是女孩说的石柱,十几米的高度,宽估计不出,风沙不停的吹打在那
坑坑洼洼的沙壁上,这样的物体在上面留下标记,再次走过时,真不一定认得出
来。
风沙是阻碍众人视线的凶手,奇特的石柱下,几人打量着,然而没有什么可
靠的信息。
李凡道:「筒大哥,你现在还能探测到水元素的方位吗?」
筒成道:「前方西南方向,水元素的波动最大。」
李凡道:「去那个方向。」
……
距离几人不远处,某个粗壮的石柱上。
一抹娇小的身影注视着几人的方向。
黑色的斗篷遮住那诱人的身躯,篷帽下那张稚嫩的脸儿精致绝伦,眸里映着
看淡一切的漠然。
斗篷下女孩娇躯赤裸通体雪白,白皙的雪肉不时从那斗篷内露出,裸着两只
玲珑修长的腿儿,腿根处雪腻耀人似是藏了白馒头般,随着两只粉腿交错,娇花
一闪即逝,那诱人的三角窝儿上白花花的,未覆一根纤茸。
两只腿儿十分的修长,腿线完美诱人,浑圆的小腿交错间,竟见着两只赤裸
的足儿踩在滚烫的地面上,小脚儿白净可人,五根足趾蜷起像是猫爪般,浑圆的
足趾圆嘟嘟的,望之诱人心魄。
斗篷抖动,抬起的俏脸淡然的看着底下正在走来的数人,一只火鸦乖巧的飞
在了女孩肩头。
「这就是大夏皇朝的团队吗?看起来好弱,就这样的力量也妄图寻找麒麟,
是不是太天真了。」秦梦白口中嘀咕道。
那双眸子望向了夏水寒的方向。
「好漂亮的姐姐。」秦梦白惊讶道。
眼神流转看向了别人,那小嘴儿再次嘀咕起来:「原来有这么多漂亮的姐姐
们,不,那被抱着的女孩看起来比人家小着几岁。」
「至于大哥哥们,还是不要伤着人家的眼睛了。」秦梦白瞥了一眼淡淡道。
「就让梦儿送给你们一个见面礼吧。」
秦梦白唇角上扬,眼眸弯成月牙儿状,两只藕臂开始舞动起来。
「冥法,荒天。」清脆的声音。
狂烈的风暴,足以撕开天际,毫无边际大范围的袭向李凡七人。
紫悦儿娇笑道:「凡哥哥,前方的风好大啊,好凉快。」
李凡道:「怎么突然会刮起大风,这风有古怪。」
「小子,放大你的眼睛仔细看看,那是沙暴。」夏武叫道。
二十米外的距离,漫天飞舞的沙尘,像是一场洗劫末世的风暴,掀起一阵龙
卷,猛烈的朝七人的方向刮来。
筒成和其余的女孩看到眼前黑压压的一片袭来。
「分散,快跑。」李凡使出浑身力量大叫道。
气墙瞬间消失的下来,看着那几欲摧垮一切的风暴,几人像是打了鸡血般浑
身充满了力量。
转身,灵力波动剧烈响动起来,李凡浑身上下被灵力包裹着,脚下音爆突起,
双手紧紧抱起怀中女孩,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其余六人的反应也不例外,速度虽然比李凡慢一拍,但也落下的不远。
「喂,你这小子果然狡猾,隐藏了这么多的力量。」夏武脚下急速点动,追
上了李凡。
「表哥,还不一样。」夏水寒气呼呼道。
「你们都追上来了,我们要是运气好,再聚吧,现在就使劲的向前跑吧。」
李凡叫道。
声音从肺部发出,嘶吼的声音却是比之不过身后风暴所产生的狂鸣。
「蓝熏姐姐,筒成大哥,你们慢些儿,呜呜,悦儿追不上你们。」紫悦一瞬
间被落到了最后面。
蓝熏脚下停了下来,护在了女孩身前,两人一下子变成了最后。
女孩的声音所小,但还是落入了李凡耳中。
几人看到李凡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
「凡大哥,你。」夏水寒惊道。
「你们快走。」李凡喝道。
「凡哥哥。」紫悦可怜兮兮看着眼前心爱的哥哥。
「熏儿,照顾好悦儿,城主她们。」李凡说着将怀中的女孩送到了女孩手中。
「凡公子。」沐穗香惊道。
一把将两个女孩推了出去,灵力催动下数人的身子都被李凡推出去了好远。
蓝熏眼眸中的光彩变了几变,唇瓣开合间,还未发出声音,便见到男儿的身
子已经飘远。
「凡哥哥。」紫悦大叫。
蓝熏紧紧抓着女孩的胳膊,使力的将女孩拉入身前。
「喂,那小子。」夏武沉道。
「快走,不要让凡兄弟的心意白费了。」筒成道。
李凡感到身后的人走远,看着漫天袭来的风暴,苦笑一声,双臂挥舞口中喝
道:「练古之术,地坤印。」
青色的淡芒从他手中汇聚而出,越聚越多。
抽出全身灵力的一击,无形的气浪,在漫天的沙暴前变得毫不起眼,犹如投
卵击石般撞了上去。
沙暴瞬间吞没了李凡,朝着几人继续扑去,然而那狂烈的沙尘中央多了个巨
大的裂口。
石柱上。
「地坤印,什么鬼,这是姐姐的招数。」秦梦白眼中浮现讶色,娇呼道。
这沙尘说来便来,神秘诡异,此时竟是消失了踪影。
沙漠上恢复了平静。
李凡躺在沙漠里,浑身提不出一丝力儿,若是没有变故,等待他的将是被风
沙掩埋的下场。
「水……」艰难的吐出字后。
修长白皙的腿儿交错走来,肌质十分诱人,那抬起的雪白足背上沾着细沙,
足底粉酥酥的,五根圆润的足趾缝儿藏满了沙石,却是有着说不出的诱惑。
身影浑身藏在斗篷之下,那斗帽下的容颜却是使的李凡一怔。
「她。」李凡心中惊喜之余身心放松了起来。
还未知是敌是友,那眼皮却是不由自主的在慢慢闭合。
「柔儿……」温声道。
顺着那白皙的腿儿看去,那腿根处的娇花是他闭上眼时最后的记忆。
「他和姐姐是什么关系。」秦梦白淡淡道。
那弯弯的月牙儿眸子,此时神色复杂,摇摆不定,藏着一丝淡淡的杀意。
眼角睨到男儿的手臂,那手掌紧紧的捏住了自己的一只雪润脚踝。
秦梦白柳眉微颦,月眸圆睁,粉面生威,一丝不耐传到心尖,脚下想要挣脱
手掌,但那讨厌的手心却像是紧紧箍着脚踝一样,怎么甩都挣脱不掉。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