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盛放·续(同人)】(14上)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四章杜鹃啼血(上)
水仙怡一场劲爆艳舞,令老帮主莫大奈深深着迷,立即指定她为第九房妾。
不料,水仙却笑盈盈道:「老帮主厚爱,小女子不胜荣幸。只是……小女子
已经看上来了在座的另一位英雄。」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没有人想到,水仙竟会公然拒绝莫老帮主!只有在座的
翻江寨主张山石,心中一紧。刚才他看着水仙纵情裸舞,心中便有些不是滋味,
现在听水仙这么一说,心中一慌:若是她说出要嫁自己,岂不是大难临头?
却见水仙青葱玉指,向一个人笑眯眯一指:「就是莫三少。」
她指的人,竟是三公子莫贪狼!在座的人再次惊呆了。
而此时莫贪狼的眼睛正死死盯着赤裸裸的水仙,好像要把她吞掉。原来水仙
刚才舞蹈之时便仔细观察过莫大奈的几个儿子,发现莫贪狼对她的美色最为贪婪。
她故意拒绝莫大奈,选择莫贪狼!
莫大奈很不悦,一拍桌子,正要否决,这时莫贪狼腾的站了起来,大声道:
「既然如此,老爹你就把这骚丫头让给我吧!」
莫大奈脸色铁青,完全不乐意。但是莫贪狼也用桀骜不驯的目光看着父亲,
想逼他让步。
气氛骤然紧张,场上只有水仙怡笑嘻嘻的丝毫不觉的危险。就在这僵持的时
刻,莫大奈身边那绝色年轻美人开口道:「我有话要说。」
此女一开口,莫大奈的脸色立即变了,霸气、怒气都消失一空,竟然恭恭敬
敬的对那女人说:「请大夫人做主。」
水仙大吃一惊!这个年轻女人,竟然是莫大奈的大姨太!可是,她这几天听
说,大姨太已经五十几岁了,怎么可能还像二十岁的少女一样?
大姨太纪月蓉面无表情说道:「此女资质确实罕有,我一直想寻找这样一个
女子却从未找到合适的,想不到你六十大寿,竟然会发现一个,实在太好了。我
要把她许配给狂龙的儿子,我们的孙子莫风。」
在座的人们面面相觑。莫大奈要水仙做小老婆,水仙要做他的儿媳妇,结果
大姨太却要水仙当孙媳妇!
莫大奈目瞪口呆,莫贪狼却急了,说:「大姨娘!这姑娘选的是我,我也对
她一见倾心,为何你却要将她嫁给十几岁的傻侄子?」
纪月蓉脸色一变,一双美目放出极凌厉的光,狂傲的莫贪狼竟一阵战栗,不
敢多言,喃喃退下。
莫大奈嘀咕了几下,不甘心的说:「那、那便这么定了。」
水仙也是呆了。她的计划被全盘打乱,这个神秘的女人明明看上去只比她大
一点点,却要当她的祖婆婆!
但是莫大奈都已经同意了,她已经无法改变结果。
帮主莫狂龙见母亲将这么美的一个女孩儿嫁给自己儿子,也大为高兴,安慰
贪狼说:「三弟莫要失望,这里百美宴这么多美女,你随便挑,只要相中的,我
做主都送给你。」
莫贪狼冷着脸,哼了一声,竟然不顾寿宴还在进行,甩手而去。
纪月蓉瞧也不瞧他一眼,冷声对贪狼的亲娘四姨太说:「四娘,你儿子也太
骄纵了,你该管管了。」四姨太本来就严厉,听纪月蓉这么一说,更是面无血色,
微微颤抖。
莫大奈见气氛越来越糟,连忙咳嗽了两下,说道:「诸位,今天是我的寿宴,
莫要被一些琐事打扰,来来来,咱们继续欢饮!你们一定想知道,这百美宴,现
在出场的有九十七美,还有三美在哪里?」
被莫大奈这么一提醒,宾客们才想起这个问题,都露出了期盼的目光。
莫大奈十分得意,哈哈笑道:「把她们带上来。」
只见几个山贼推着一辆小车进入大厅,车上覆着一块帆布。
小车推到大厅中央,帆布被掀开,立即露出一幅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车上是个木架子,架子上有一个全裸的女人,双手双脚被分开成大字形绑在
车上,昏迷不醒,虽然看上去身子已经被洗过,但身上满是淤青和擦痕,下体两
瓣阴唇充血肿胀,显然受尽折磨,模样十分凄惨,看上去只剩半条命了。但是,
她的美貌却仍然让男人们眼睛发光,紧闭的双眼和嘴唇,楚楚动人。
水仙仔细一看,发现这女人正是前几天看到的被众匪徒轮奸的那个眼熟女子。
莫大奈大笑道:「你们可知这是谁?说起来你们不信!这是让我们黑道弟兄
大吃苦头的丹凤宫那个贱女人的左右手,名震江湖的玉手玲珑!上个月她落单被
我们擒获。本来这等好货色,应该是留到今日宴会先让诸位贵客享用的,可这女
人真是难对付,杀伤了我们几十个弟兄才被制服,所以我们帮的弟兄们一上火,
一时没忍住,将她好好炮制了一番,真是对不住大家了哈哈!」
水仙顿时明白,怪不的觉的这个女子眼熟,她和前些天在玉龙山庄见到的琉
璃姑娘有几分相似,她们本就是一对姐妹。水仙暗暗吃惊,她在玉龙山庄听说过,
玲珑奉命前往武林大会送信,为何会落在这些恶人手中?
「是丹凤宫的玲珑!」许多江洋大盗已经跳了起来,这两年丹凤宫铲奸除恶,
不知结下多少仇人,栽在玲珑姑娘手中的黑道中人也不在少数。群情激奋,他们
已经忍不住要折磨这位女侠了,她凄楚的模样只会激起他们更大的兽欲,哪里会
抱怨她已经被奸的半死!
紧接着,又一辆同样的小车被推了进来。帆布一掀开,上面是一位被跪绑着
的赤裸美女。这个美女是醒着的,但是双目迷离,小嘴微张,发出轻微的「嗬嗬」
的喘息声,双颊红红的,说不尽的媚惑诱人。
而且,前排的宾客们立即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叫人心意浮动,情不自禁。
莫大奈又说:「这一个妞,是地府门阎君送给我的寿礼,本是地府门的罗刹
女,但是办事不力,令阎君十分震怒,所以送来给老夫好好调教一番。阎君说了,
这女人淫贱的很,又凶的厉害,不狠狠教训她是不行的,所以老夫将她献给诸位
宾朋,一定要干到让她大声求饶!」
只见罗刹女微睁凤目,仰首道:「贱女、贱女是灵月神尼门下女侠、地府门
性奴香莫离,因为屡犯过错,令本门损失惨重,只能、只能用身体赎罪……阎君
说,要让众江湖好汉都知道地府门戒律严明,所以、所以请诸位尽情惩罚贱女…
…」
香莫离?那不是何清涟的师姐吗?水仙又是一阵疑惑。她现在到底是敌是友?
如果是敌,为何地府门会如此无情的折磨她?如果是友,她为何这般逆来顺
受?
众人哄堂大笑,地府门是江湖三大邪派之一,神秘恐怖,无人敢惹,想不到
竟然把手下大将、这么美的一个女人献出来让大家操,顿时江湖黑道对地府门好
感度陡增。
「不要着急,还有一位!」莫大奈微微一笑,手往座位上一指:「把八姨太
给我抓起来!」
八姨太一惊,突然跃起,袖中射出六支飞箭,直奔莫大奈面门。
这六支袖箭太快了!在座的宾客只看到白光一闪,根本看不清是什么。但只
见素手一扬,那六支闪电般的飞箭,已经落入大姨太纪月蓉的手中。
五姨太、六姨太同时跃起,抓住了八姨太的两只秀足。八姨太猛然在空中一
转身,甩开两个姨太。这时,莫玉狐、庞光两人从背后袭到,两掌齐齐拍中她后
背,八姨太哀叫一声,仆地不起。
莫大奈冷笑道:「这小妮子故意接近我,凭她的骚功当上了我的第八房小妾,
可是,她其实是来刺杀我的杀手!哼哼,你以为我是这么好对付的吗?来啊,把
这个贱人也扒光绑起来!」
水仙心中一凛,巨凶帮的可怕超出了她的预料,自己的计划恐怕更难完成。
立即有一群山贼扑上去,把八姨太的衣服撕成了碎片,也抬到一辆车上结结
实实的绑了起来。而且他们下手格外狠,将八姨太的手脚平拉到极限,变成一个
「土」字。
八姨太动弹不的,粉面煞白,咬牙切齿道:「莫大奈!你这个老畜生!子归
我确实是来刺杀你的,可也是跟你上过床的女人,你竟然这样对待我,你禽兽不
如!
你要是个男人,就杀了我!「
「贱货!你还敢嚣张?」莫豪如走上前,重重扇了她两个巴掌。一行鲜血从
子归嘴角淌出,流到白洁的颈部,滴在与她幼嫩的容貌不相称的大乳上。
莫大奈摸摸胡子,得意洋洋道:「哼,老夫操过的女人多的很,不少你一个。
今天,老夫就是要用这三个婊子来昭示江湖,凡是跟我巨凶帮作对的人,还
有本帮中人不好好效力的,就是这个下场!我宣布,这三个女人,这里不管是宾
客还是本帮弟兄,这三天随便你们怎么玩!「
群贼们轰然叫好,这三个女人,一个是丹凤宫的女官,一个是地府门的干将,
一个是莫老帮主操过的小老婆,哪一个的身份都让他们性奋无比,更何况她们都
是绝色的美女?
莫大奈又说道:「另外,为了答谢各位同道中人多年来的支持,这九十个美
女,三天之内由老夫亲自评定,留十人做老夫的侍女,二十人送给我的儿子亲戚
们,三十人赏给帮中各位头领和寨主,还有三十人送给诸位道上朋友!」
宾客们又一次轰然叫好。而被掳来的女子们面色惨白,尽是恐惧。
「还有,这三天里,如果各位玩那三个烂货腻了,这里有万春楼的七位花魁,
也会在专门的厢房招待各位,不过她们可是我巨凶帮的人,若是她们累了,各位
可不准强迫哦!」
宾客们的欢呼声几乎要把耳朵都震聋了。莫老帮主这场六十大寿实在是太香
艳太值了!
几个姨太太不想看接下来即将发生的淫宴,都退席而去。而莫大奈的亲随们
则赶着剩下89个舞女前往另一处大厅,莫大奈要在那里一一检验她们。夭夭她
们七个姐妹也各自回去自己的厢房。他们身后已经跟着一排垂涎欲滴的男人了。
这时,一个侍女将水仙怡带走,领她去见莫风。水仙刚离开大厅,背后就传
来一阵女人的尖叫,她知道可怕的蹂躏开始了。水仙有些于心不忍,可是现在又
没有其他办法,只有加快脚步离开。
************
大厅之上已经没有人穿衣服了,只见一大片白花花、黄乎乎、黑漆漆的邪恶
裸体。
来参加宴会的宾客有百人之多,他们中有不到十人跟着夭夭她们去了别院,
剩下的九十多个贼匪,围住了三辆绑着美女的小车。
祁子归毕竟曾是莫老帮主的女人,虽然莫大奈不留情面,但是众贼们却得顾
忌莫大奈的面子,暂时不敢先动土。
看上去来者不拒、媚态横生的罗刹女,成了很多淫贼的理想目标。可是,地
府门向来杀人于无形,他们摸不准阎君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有些担心,也等人先
吃螃蟹。
丹凤宫的玲珑则是已经饱受摧残,一群和丹凤宫深仇大恨的匪徒围住了她,
为首的一人,是江湖上人见人怕的杀神孔布。众人都知道孔布的三个结拜兄弟,
被丹凤宫主打到两死一残,所以他发誓报仇,别人也不敢抢他的头位。可是孔布
却不想让玲珑就这么不知不觉受辱,正在使劲把她打醒。
这时,只听一声高喝:「让开,先让我来!」众人很不爽的扭头一看,却发
现说话的是莫家二少爷,以凶残著称的莫暴虎!
众人连忙让道,却见莫暴虎径直走到了八姨太祁子归面前,一条巨大的「虎
鞭」翘立在她面前示威。
子归一直在怒骂着,突然看到暴虎走来,一时错愕:「暴虎,你、你要做什
么?」
莫暴虎狞笑一声道:「当然是要干八姨娘。」
子归面色剧变,颤声道:「我、我怎么也是你爹的女人,你怎么可以……」
莫暴虎大笑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更觉的兴奋哪!」说着,在子归圆圆
的乳球上重重一拧。
子归发出一声尖叫,正是水仙离开时听到的那一声。
违逆伦常的奸淫开始了!子归身体被紧紧捆绑,双腿被分成一字型,只能眼
睁睁看着早上还喊她姨娘的莫暴虎将丑陋粗大的肉棒,在众目睽睽之下捅进她开
苞未久,还紧如处子的肉穴中去。
「畜生!你是老畜生生下的小畜生,你们一家都不是人!啊!啊啊啊!杀了
我吧!啊啊啊啊!!」子归的痛骂变成了嘶叫。她下体干燥,丝毫没有快感,暴
虎给她带来的只有痛苦的摩擦。
「太干了。」暴虎摇摇头,拔出肉棒。「贱人,张开嘴。」
子归咬牙道:「你敢!我一定咬断你的老二,你信不信?」
「哼,我信,但是那又如何?」暴虎哈哈一笑,走到第二辆车罗刹女面前,
掰开她的嘴。
「呜呜,请主人惩罚贱女的嘴,呜呜……」香莫离用含糊的声音说。暴虎一
把将大肉棒塞进她嘴里。「舔!」
罗刹女顺从的用舌头舔弄起来,她本来就嘴边流着口水,嘴里湿滑无比,舔
的滋滋有声。莫暴虎见肉棒已被口水打湿,立即拔了出来。「嗬嗬,主人不要走,
奴婢还要舔主人的肉棒……」罗刹女呻吟着喊。周围的淫贼看的淫兴大动,立即
有人上前,用肉棒堵住了罗刹女的嘴。
暴虎举着还在滴着罗刹女口水的肉棒走向子归。「不、不!不要、不要啊!」
子归惊恐的大叫,但是毫无用处。
「姨娘,这回我可要真干啦!」暴虎大笑两声,抱住子归的大腿,往上一顶。
「哦!啊!」虽然湿润的肉棒不像刚才那样痛苦,但是耻辱却倍增,子归绝
望的闭上眼睛。
「哈哈,八姨娘的小逼果然好爽!怪不的你假装嫁给我那老爹的时候他一个
月都不肯从你房间里出来。你的小逼竟然没被老爹的大棒干爆,也是厉害!幸亏
查出你是个刺客,否则的话,我真的会忍不住偷老爹的女人啊!」暴虎是三姨太
的儿子,虽然不像哥哥狂龙那样天生神力,但是也有拔山扛鼎的能为,娇小的子
归在他怀里如同一只小小玩具,被顶的一下一下扭曲。周围的匪徒们看的血脉喷
张,纷纷大声喝彩。
「你们这群……畜生……都是……不要看……走开……」子归艰难的发出哀
叫,但是声音完全被周围的呼喊声吞没。虽然嫁给莫大奈的时候,她就预感到会
饱受淫辱,可是却完全没想到有一天会在上百人的面前当众被奸,这种耻辱让她
的精神濒临崩溃。
「哦哦,姨娘,你下面越来越滑了呢!你的淫逼开始出水了哈哈!」
「什么?这、这不可能……不会的……啊啊……我怎么可能……啊啊啊……
你骗我……我不会屈服……啊啊啊……」
子归每喊一个「不」字,暴虎就奋力一顶,把子归顶的大叫。到后来,子归
已经说不出话,只能发出一连串的悲叫声。
旁边突然一声惨叫,盖过了子归的哀鸣。
丹凤宫的玲珑开始被虐奸了。只见杀神孔布双手将玲珑的两条大腿不断往上
掰、往上掰,一直到双腿挂在了她自己的肩膀上,小腿从肩膀上向前伸出,看上
去几乎要折断了,腿上雪白健美的肌肉紧紧绷直,已经冒出青筋。
孔布这才嘿嘿一笑,挺起狰狞的阳物,猛然插入毫无遮挡的阴户。玲珑发出
一声惨叫,旁边的人清楚的听到了她骨骼咔咔作响的声音。
************
水仙低着头,忧心忡忡。
水仙问那带路的侍女:「帮主的儿子为什么没有出席寿宴呢?」
那侍女回答:「这……因为,公子他不能参加,你见到就知道了……」
「我说到帮主的儿子,你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那侍女有些慌张,看了看左右,小声对水仙说:「姑娘,你要做好准备。公
子他……他很可怕……你见着就知道了。」
水仙原以为莫风应该住在帮主同一片区域,可是没想到侍女带她七拐八弯,
走到了山寨边缘的一处小屋。
莫大奈的孙子竟然住这么寒掺?水仙很是疑惑,她推门走了进去。面前的景
象把她惊呆了!
里面一片狼藉,满地的碎纸、木屑。只见一个十几岁的大男孩,像个猴子一
样在桌上上蹿下跳,吐着红红的大舌头。
这莫大奈的孙子,莫狂龙的长子,竟然是个白痴!
水仙又看到,那痴呆儿胯下,却晃着一根长长的肉鞭。他一扭头,看到了赤
裸的,浑身汗淋淋的水仙,那根肉鞭一下便直了起来。
「啊……难道他要……」水仙还没细想,她的「未婚夫」就扑了上来,把
「未婚妻」猛然按到墙上。
好大的力气!水仙吃惊的发现,这个痴呆儿膂力惊人,除非使出全力,否则
休想挣脱,可是她现在不能暴露内力,那就只能任由这个疯子摆布!
「你这个死猴子,难道要强奸我?」水仙有些惊慌,可是她看到莫风的肉棍
已经变成了一根粗硬的铁棍,心里忽然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莫风眼中毫无理智,只有炽烈的性欲。他也不懂什么爱抚前戏,直接就挺起
大屌,直插水仙的蜜穴!幸好水仙的蜜穴从大厅上跳舞时已经湿润了,否则真的
难以承受。
就像一根粗大冰冷的铁棍,一瞬间将水仙的小穴刺穿,一下子将阴道壁撑到
最大,完全填满。
「啊!」水仙大叫一声,瞬间被完全填满的感觉,让她浑身一哆嗦。
「啊!你这小畜生,听的懂人话吗?见面一声不吭,冲上来就干,啊啊,你
是禽兽吗?我知道了……为什么那些侍女这么怕你……她们都是被你给操怕了吧
……
啊啊……「
水仙跟这疯子说话,但是痴痴呆呆的莫风根本不理她,他像一条发情的野狼
一样,野蛮的强奸起娇柔的水仙,凶残的肉棒一下又一下直捣最深处。饶是水仙
久经淫场,也被他的突然猛轰插的眼冒金星。
不一会儿,那小疯子就「嗬嗬」欢叫起来。他从未操过如此美妙的一个穴。
以前他干过的女人,无不是一次只能插入一半,而且一插入就撑的毫无弹性,而
且那些女人都痛的乱晃,而今天这个女人的穴,竟然完全容纳了他的肉棒,柔软
有弹性的包裹着,随着肉棒的抽插有节奏的律动。
太棒了!莫风兴奋的两眼发红,他忽然用双手按住水仙的胯部,又使劲往里
一顶!粗大的龟头用力挤开了一个小小的孔道,硬插进了水仙的子宫里!
水仙柔嫩的身子像筛糠一样不停的乱抖,两眼翻白,口水和眼泪一下子流了
出来。
「什、什么?竟然这么快就……奸到了子宫里……我要……死在这里了……
啊啊啊!!!……」
如果是没有过入宫经验的普通女人,被莫风这么大这么长这么硬的肉棒这一
击之下,不死也要丢半条命。即便是百花谷一众早已变成淫女的姐妹们,也没有
几个经的住这种一奸到底的猛招。山大王王烈倒是有这种功夫,但是他不敢轻易
用来对付百花谷的女侠们。
谷主紫幽兰第一次被入宫,还是被阴阳师用一根长长的假阳具刺穿的,当场
便口吐白沫,全身瘫软,蜜穴哗哗喷汁。经过两天的尝试,她才可以比较自如的
接纳,配合阴阳师尽情享受宫交。又过了半个月,紫幽兰的子宫才被王烈的巨型
鸡巴一举刺穿。
那时候,紫幽兰仙子的形象荡然无存,几乎整个谷里都能听到她放声大叫,
比娼妓还要放浪十倍。
莫风更加猛烈的抽插起来,他的龟头卡在子宫壁上,每一次向外抽,都把水
仙的整个子宫往外拉,干的水仙魂飞天外。她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把身体尽量迎
向莫风,以减轻花心被往外扯的程度。
幸好,水仙的宝物在谷里的时候经过了充分的历练。当初她第一次开苞,便
是被王烈的大肉棒饮血见红的,从此任何尺寸的鸡巴,对她来说都是家常便饭。
因为插的太深,啪啪啪的声音也变成了咚咚咚的闷震。
猛干!猛干!莫风发出狼一样的喘息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今天……真的……死了…

太猛……太大力……啊!啊!啊!啊!啊!……「水仙狂扭着身躯,仿佛喘
不过气来一样胡乱尖叫。
猛干!猛干!
「我……散了……欧欧欧……裂了……裂了啊……欧、欧、欧、欧……」水
仙的浪叫变成了沉重的嘶吼,好像跟莫风一样变成了野兽。
莫风的力气仿佛无穷无尽!他已经猛插了上千下,一点疲态都不显,一身肌
肉紧绷隆起,尽情狂轰滥炸。两人的身躯都已被汗水湿透,在灯光下油光可鉴,
每一次冲击,汗水都会从身上甩起,向四周飞洒。
水仙下半身已经麻木了,她完全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连一对乳房都跳到好
像离开了自己。但是无穷的猛烈快感一波一波无止境的冲来,轰的她全身都要溃
散。
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泄了几次了,只感觉自己一直不停的在高潮,淫穴里
一波又一波的泄水!
她什么都想不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
突然,她麻木的下半身也能感觉到,莫风那杀人的巨物猛然发胀、发烫!他
要爆发了。
莫风虎吼一声,十指掐入水仙肉里,要不是她内力精深,这副娇柔的躯体肯
定会被这时的莫风捏断掉。莫风暴虐的速度快到极点,下半身顶抽到几乎看不见
身形,只见一团影子在急速破开美女下身的神奇隧道,一缕缕汁液从那里飞速溅
出,洒的屋里如同下雨。
「吼吼吼吼吼!」莫风仰天长啸,阳具在美人身体最深处发出轰隆隆的喷射
声。
「咿——————呀——————!!!!!」水仙的头高高抬起,玉颈拉
伸到极限,雪白的皮肤上血管毕露。
绝顶!前所未有的的绝顶!水仙好像全身被撕裂了、炸碎了,魂魄被火山喷
发一样的快感冲上了天……
************
一脸阴沉沉的庞光走到门外,看到几个侍女都瘫软在地上,下身个个湿透一
片。
原来,她们受不了屋里那前所未见的极致奸淫场景,不由都看到泄了。
庞光皱着眉头问:「他们怎么样了?」
失魂落魄的侍女喘息着回答:「新人……新人已经睡过去了。」
庞光看看屋里,双眼不由发出凌厉的凶光。但是他只是「哼」了一声,转身
离去了。
而在远处,莫贪狼的一双眼睛已经布满血丝。
……
不知过了多久,水仙悠悠醒来。莫风已经醒了,一张脸凑在她面前,安安静
静的瞪着她,也不知看了多久。
水仙一惊后退,但是发现现在莫风非常温顺,就像伏在主人身边的宠物。
「你这个坏孩子……」水仙一笑,捧起莫风的脸,「你刚才是想杀了我吧?
你是真的打算奸死我吗?」
莫风傻笑的望着她,一脸纯真。
啪!一个巴掌重重打在莫风脸上,把他吓了一跳。
「听着!」水仙怒冲冲的说,「我叫水仙怡,以后是你的妻子,你不许伤害
我,我让你做什么你才能做什么,听到没有?」
莫风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忽然,水仙又无限妩媚的笑了起来,看的莫风眼睛发直,身下的老二也开始
直起来。
「让我来教你,怎么样才是真正的快乐……」水仙一只柔夷轻轻抚上莫风尚
未风干的肉棒,轻轻导向自己又开始渗水的蜜桃粉穴。
「哦……哦……」不一会儿,房中又开始传出娇美的淫叫声……外面的侍女
们全都惊呆了。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