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三卷)(07)(续三)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续三)
「小王爷,这一路上多亏你照顾了。」沐穗香的声音很大传了开来。
夏武一愣,还未反应过来,便感到身后的视线都转向了他这儿。
「穗香姑娘,客气了。」夏武心中气的发痒,口中却是轻声道。
「城主,你醒来了啊,悦儿好渴啊,肚子也好饿呢。」紫悦儿见女孩醒来,
第一句话儿就是撒娇抱怨。
蓝熏,夏水寒两人也是一脸关心的看着女孩。
这几人还是忽视了夏武。
「哼。」夏武哼道。
「再等等,等到日落,我想我们会走出这片沙漠。」沐穗香道。
「想办法叫醒筒大哥,这样下去,非睡过去不可。」女孩继道。
夏武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男子,他身上完好,嘴皮没有干裂的迹象,反而看上
去要比女孩们的状况还好,他用力的拍了拍那张脸颊。
「好,有反应。」看着那转动的眼皮,夏武心道。
一巴掌使力的拍打上去。
「痛死了。」筒成睁开了眼睛,便看到一双恶狠狠的狰狞面孔。
「你这家伙,果然是在装睡。」夏武咬牙切齿道。
「装睡,你说筒大哥装睡。」紫悦道。
其她女孩也是面色不善的看着地上男子。
「哪有,你不要冤枉我,我只是不想醒来罢了,直到刚才我才恢复了几丝魔
力。」筒成心虚下狡辩道。
「你说你恢复了几丝魔力。」几人闻言眼神如饿狼般盯着男子。
「喂,表现你的时候到了。」夏武恶狠狠道。
「筒大哥,人家好渴。」紫悦娇腻道。
「筒大哥,你是不是可以考虑看看,聚集一些水元素呢。」夏水寒蛊惑道。
蓝熏,沐穗香没有说话,只是那渴盼的眼神,落在身上也不好受。
一声肚子咕咕响的声音传来。
筒成摊了摊手,无奈道:「水元素的聚集是需要时间的,而我此时没有体力,
无法聚集。」
「你快说,怎幺才能恢复。」夏武急道。
「吃的,有吃的就行。」筒成说道。
「呜呜,那不是没有水喝了吗?」紫悦哭道。
其他人也是一脸失望。
等待,漫长的等待中,分辨不出是谁的肚子在咕咕作响,时间过得很慢,几
人还要防止因体力消耗昏迷过去。
三个时辰过去。
傍晚的黄昏美丽的倒映在天空之上,像是染了整片的红霞,半抹残红缓缓下
落,有些凄美,空气也似乎凉爽了起来。
「温度下降了,该走了,朝着正东影子的方向走。得在温度变得寒冷前,找
到吃的。」沐穗香道。
「是。」几人齐声。
「身子凉快了些,这是。」夏水寒喜道。
「这些水元素直接融进了身体里,不需要饮入,大概可以让我们撑到亥时。」
筒成道。
沐穗香脚尖轻巧的走到了夏武身旁,眸子里淡淡的看着男儿。
「现在天气凉下来了,你就不能自己走吗?」夏武急道。
「你说呢。」沐穗香轻声道,语气里夹杂着一丝警告。
◇◇◇◇◇◇
时间在赶路中继续渡过。
不知又是多少的时间,几人只知道天色渐渐变得黑暗起来,前方的石柱也是
变得模糊了起来。
「好冷啊,蓝熏你抱抱人家。」紫悦嘴里打着哆嗦撒娇道。
「穗香妹妹,我们的放向还对吗?」夏水寒有些紧张,沉道。
「水寒姐姐,看到天上那个最亮的星星了吗?」沐穗香慵懒的睁开眼睛,身
子冷的有些儿发抖,紧紧的环了环挂在男儿脖颈的手臂。
「嗯,那星星很亮,很漂亮。」夏水寒道。
「那颗星星,叫北极星,它所指的方向是正北方。」沐穗香道。
夏武感到女孩在不停的打颤,放下女孩,在她惊讶的目光下一把抱了起来。
「不要多想,我是怕你冻晕了过去,还要靠你走出沙漠呢。」夏武脸上一红,
呐呐道。
「嗯。」沐穗香温柔道。
没有多余的语气,连说话的力气都似被抽光了去。
夏武心中开始害怕了起来,着急了起来,手臂的力气不自觉加重了许多。
温暖的娇躯好似在慢慢变凉。
夏武显然意识到了这点,手臂开始不停的摩擦着女孩的身子,让那胸前的肌
肤紧紧的贴着自己。
「喂,你可不要睡过去。」夏武急道。
「你放心,我不会睡过去的。」沐穗香轻声道。
「在担心我,和凡公子真的不同呢,没有贪图我的身子,这种温柔和凡公子
的可靠又有所区别。」沐穗香抬起俏脸看着那满含担心的眸子,虽然是一副冷傲
的神情。
但那张脸颊,让人不舍得闭上双眼。
某人心中的祈祷似乎是感动了上天。
两百米外的沙漠中。
黑色的弯月钩子露出半角,在月光下闪烁着寒光,长长的尾状物足有两米,
坚硬的甲壳布满了勾刺,迅速的穿插在沙漠各处。
沙漠陷入一角,通体黑色的物体钻出沙漠,快速的移动着。
那是十几只物体,色泽不一,大小不同。
某只红褐色的物体,整个足有七米,巨型的甲壳闪闪发亮,三米长的尾状物
嘎嘎作响,像是钳子般的尾端,缓缓开合着,充满了危险。
墨绿色的物体,大小有着三米,整个体型算是最小的,但是半米长的尾状物
在月色下发着墨色的印痕,锋利的尖勾滴淌着绿色的液体。
十几个物体似是在打架,又不像是在争斗,那是闻着了猎物的气味,在迅速
的朝几人赶来。
远处的沙漠的沙子在快速塌陷,一大片,一大片以很快的速度塌陷着。
沙子变得松软起来,虩虩,嘶嘶的声音在黑夜中有些诡异,音色剧烈传了开
来。
「你们有没有发现脚下的沙子在变得松软。」筒成感到脚下不稳看着远处大
声道。
「我有种不好的感觉,拿出武器,做好防御。」夏武眼神锋利,沉声道。
「是。」几人同声。
夏水寒手中的短剑在轻微颤鸣,珀色的寒芒显得剑锋异常的锐利。
蓝熏,紫悦两人也抽出了自己的兵器。
至于筒成,早在发现不对时,手中变多出了一把弩弓,几人甚至都没有发现
他的武器是从哪掏出来的。
他的兵器很怪异,十分小巧像是镶在手臂一样,最起眼的是弩中心嵌着一块
蓝色的魔石,魔石发出的光芒,在黑夜下异常耀眼。
一伙人已做好了战斗准备。
抱着女孩的手臂紧了紧,垂下头颅时正好对上女孩担忧的眼神。
沐穗香抬起螓首,那脖颈下手掌汗哒哒的,眸子里的男儿眼神叛逆,倔强,
抱着自己的手臂在微微发抖。
女孩心中是很担心的,在饿着肚子体力又严重不足的情况下,眼前的危机他
们可以扛过去吗,她不知道。
「他很紧张。」沐穗香心道。
「一会儿战斗的时候,我顾及不到你,你在我怀中老实些。」夏武沉声道。
「你在担心我。」沐穗香眼眸一眨,抬起的螓首认真的看着他。
夏武避开女孩的眼神,冷哼道:「我只是怕你影响到我,一点实力都没有。」
「来了。」筒成道。
黑暗中,几人模糊的看到勾状物的东西,闪着寒芒。
夏水寒沉声道:「数量好多,各位,你们还有多少力气。」
「这样的东西,人家一只都对付不了。」紫悦娇憨的跺了跺脚儿声音带着丝
丝哭腔呐喊道。
筒成温声道:「紫悦姑娘,你照顾好你自己就行。」
「好大,像是蝎子。」蓝熏看着远处的物体,发出惊呼。
紫悦叫道:「好恶心,尾巴就要两米多,红色的,绿色的。」
夏武咽了咽口水,恶狠狠道:「喂,我说这东西能吃吗。」
「红褐色的是哈伯特鳌蟹,肉质鲜美,墨绿色的,勾尾琵琶蝎,剧毒,但体
内的腺体可以使我们保持体温,黑色的针蟹,和哈伯特鳌蟹隶属伴生关系。
哈伯特鳌蟹杀一只就可以使我们在沙漠中坚持数天了。「沐穗香眸里闪过一
丝喜悦淡淡道。
「你能看见。」夏武疑惑道。
也不怪男儿疑惑,对于他们学过武艺的人来说,耳目比常人好的太多,但没
有经过特殊训练,亦没有特殊能力,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也还是会影响视
力。
「不需要看到,我正好读过这些物种的书籍,体型,色泽,大小这三点我足
够判断,还有这特殊的声音,是勾尾琵琶蝎的尾部发出来的。」沐穗香依旧是淡
淡的语气,只是那得意的神色像是小孩在炫耀一般。
「哈伯特鳌蟹,浑身坚硬无比,尾部的巨钳可以轻易的纤碎任何东西,弱点
在于肛腹部,那里最碎弱,至于勾尾琵琶蝎,体型中小,剧毒无比,一滴毒液若
是滴到河里,可以杀死河中十里的生物,弱点视力极差,只会攻击动的生物,惧
怕强烈的声音。」
「若是能够在沙漠中冰冻住它们,胜利便会偏向我们。」沐穗香在说这番话
时特意加大了声音,似是在说给某人听。
夏武有些失神,女孩的话让他心中的斗志彻底点燃了起来。
「叫你小看人家。」沐穗香咬着唇瓣心中嗔道。
「穗香大人讲解全面让我这多年和野兽打交道的人汗颜啊。」筒成赞誉道。
「既然知道了弱点,接下来怎幺做,大家想必心里已有了计划。」夏武沉道。
「我能够对付五只,红色的交给我。」夏武看了看几人认真道。
「紫悦和蓝熏姑娘负责绿色的,利用手中的兵器影响它们,我趁机攻击这些
毒蝎。」筒成道。
「没问题。」蓝熏看了一眼身旁女孩,见她脸上没有异议,沉道。
「那幺我负责黑色的蝎子。」夏水寒道。
夏武见到几人意见一致,将怀中的女孩抱了下来,送到了筒成身后半威胁道:
「你来保护她,没问题吧。」
筒成闻言,心中苦笑,认真道:「放心,交给我吧。」
远处。
黑暗暗的沙漠中发出着剧烈的嘶鸣,锋锐冰冷的尾勾状物儿从沙子底下探出
头来,绿色的幽芒时时隐现,十几只物体迅速袭来,所过之处沙子塌陷,掀起剧
烈的沙土。
「各位,给我三分钟的时间,不要打扰到我。」筒成看着远处的尘土眼中闪
过一丝利芒。
晦涩难懂的声音在沙漠响起,犹如一段段美丽的音符。
而发出这美妙音符的正是几人身后的男子。
复杂的魔力阵纹在脚下缓缓浮现,形成六角形的魔盘,无数肉眼可见的魔力
元素充斥在男子周身小范围内。
「这是,你这家伙果然留了后手。」夏武咬牙切齿道。
「好漂亮呀……」紫悦眸里闪着小星星,一脸的期盼。
强烈的魔力波动形成了类似魔罩一样的东西,而沐穗香的身子则被整个挡在
后面。
那柔弱的身子像是沐浴在魔力的海洋里,元素暴力的拂过女孩的发丝,沐穗
香桃眸弯弯,螓首向右微微倾斜,雪腻的尾指轻轻压着发丝。
夏武回身看了一眼女孩,见到她似乎很是享受,放心了下来。
站在最前,亦要肩挡重任。
手中一杆黑色长枪微微颤鸣,在男儿手中舞出弧度优美的曲线。
强烈的气势从身子散出,眼神凛然的看着前方,脚下的沙石在缓缓崩裂,气
场周身细沙被气劲震起半米来高。
瞬间,在几人眼中男儿的身影已奔向了前方。
细沙显得异常的松软,男儿每踩出一步都会深陷其中,但这些细节丝毫没有
影响到夏武的速度。
黑枪轰鸣,男儿咆哮,,奔雷般的速度,让身后的几人难免产生一种错觉,
他的体力似乎一点都没有被这几天的环境所消耗。
前方此时乃是战场,眼神如火熊熊燃烧,心中战欲狂。
黑夜如同天然的保护色,夏武的身形仿佛是夜色的影子,速度极快的游走在
沙漠中。
小会儿,已接近目标物。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