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之美丽的花朵 】(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魔法少女之美丽的花朵(六)
秦朵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但她觉得那不是一时的冲动。曾经
有过男友,自然也曾与他无数次的接吻,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吻比起那青涩的小女
孩时代的轻轻一啄更令她印象深刻。无数次回想起自己和丽丽的当初的时候,她
都会想起那个吻,从一开始的懵懂,到年龄越来越大逐渐会泛起的羞涩,她开始
明白会那么长久地关注一个人,在乎一个人,也许并不仅仅是因为感激。
当再次感受到丽丽的唇印在自己肌肤上时,秦朵几乎是本能驱使般便追了上
去,或许,是因为不想再一次地承受那么久的分别吧。
两个女孩子的口舌相交,温暖而细腻,彼此都从中感受到了许多曾发生过的、
未曾发生过的、或本该发生的感觉,四只柔嫩的手轻抚着对方的长发,手指穿梭
于发丝,仿佛想要理顺这么多年来那千丝万缕的复杂的现实,然而,最终也只能
无奈地接受回不去的光阴,于是逃避,逃避在渐渐升腾于两人之间的情欲中去。
毕竟经验丰富一些,在决定不抗拒这女孩之后,丽丽的动作便主动起来。双
手顺着柔软的发丝缓缓而下,行至腰际,找到睡衣的下摆,轻轻翻开,触碰到光
滑炙热的肌肤,慢慢上移,顺着光洁的裸背,抚摸,一路没有阻拦。秦朵睡觉时
没有穿内衣的习惯,所以丽丽的手可以轻易地在她整个背部摩挲,然后从腋下穿
过,覆盖于两团结实的椒乳之上。
丽丽很羡慕少女乳房独有的那种坚挺,那是此时此刻的她不再具有的资本。
当初的她,也曾如现在的秦朵一般亭亭玉立过,只是时光不再,如今的丽丽
虽然年纪依旧不大,却已是饱经风尘的女子,因此每次与其他女孩交欢,她都会
偷偷地嫉妒着她们的年轻,她们的饱满,她们的不可一世。
但是对于秦朵,丽丽没有一丝一毫的嫉妒,有的只是疼惜和庆幸。庆幸她没
有如同自己一样走上一条错误的道路,却疼惜她可能会被自己卷进这场人性的漩
涡之中。
『姐姐……』
秦朵没有想那么多,被触碰胸部是之前与男友所做到的极限,所以当胸前被
一双触感完全不同的手所覆盖,她只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
『乖,交给我就好。』
感受到女孩胸口急促的起伏,丽丽轻笑一声,再吻她一次,翻身将秦朵压在
了身下。
『嗯……』
小声地应允着,秦朵紧咬着下唇闭上眼睛,睫毛犹在微微翕动,感受着睡衣
的扣子被丽丽一颗颗解开,衣摆被摊开两边,两团即使平躺着也依然坚挺的乳房
暴露在冷冰冰的空气中,粉嫩的蓓蕾因冰凉的刺激而凸起,然后,其中一颗被两
根手指捏住把玩,另一颗,则被一片温热和湿润包裹……
『姐姐……』
丽丽吮吸的力道恰到好处,不会疼痛,却仿似要将秦朵的灵魂都从乳头中吸
走。秦朵激动万分,却说不出自己想要什么,只好呢喃着,一双无所适从的小手
在丽丽的长发中胡乱抚摸。
『真可爱……』
丽丽的唇离开秦朵的右乳,满意地看着它在自己的挑逗下充分地挺立充血,
颜色如同含苞待放的红梅。轻轻赞叹一声后,她的脸便移向另外一边,右手这时
顺着平坦并不停抽搐的小腹探入裤腰,隔着内裤覆上女孩从不曾被他人触碰的最
敏感的三角地带。
『姐姐,那里……嗯……』
秦朵本能地想要拒绝,却被丽丽中指从裂缝间划过带来的颤栗感带出一声娇
吟,纤细的腰肢也不由自主地向上挺动了一下。
『嘻嘻,说过了,交给我就好。』
从未遇到过如此青涩弱小的对手,丽丽玩心被勾起,中指的力道又加大几分,
在少女的幽谷中来回抚摸着,勾勒着隐藏在花瓣之中凹凸不平却柔软的轮廓。
『姐姐……别……别这样……』
秦朵羞臊不已,刚刚主动索吻的勇气早已不翼而飞。此刻她只能感受到从自
己的身体深处正一波波地向外涌动着不知名的液体,沿着那最私密的出口泂泂而
出。如果现在丽丽脱掉她的睡裤,一定能够看到雪白的内裤上已是一条明显的湿
痕。
『朵朵,你很敏感哦。』
其实不必去看,经验十足的丽丽又怎会不知道秦朵的下体此刻是怎样一副泛
滥成灾的状态,对于长期以来只是把性爱当做交易方式的她来说,少女这样的反
应是一种她向往的宝贵画面,所以她的舌头不再流连于高耸的双峰之间,而是带
着一路的濡湿痕迹迫不及待地向下行走,配合着手上的动作,当灵巧的舌尖钻进
精致的肚脐时,秦朵的睡裤也已经被她脱去。
尽管夹紧双腿,但遮不住呈倒三角形状的阴毛在内裤中投下的暗影,也掩藏
不了已逐渐蔓延开的水渍。丽丽的动作停止下来,秦朵不明所以,偷偷睁开眼睛
去看,却发现丽丽正满脸笑意地上下打量着自己几近赤裸的娇躯,嘤地一声又立
刻将眼睛闭上,像极了把头埋进沙子中自欺欺人的鸵鸟。
『嘻嘻,朵朵会害羞哦?那就这样子好吗?』
丽丽的笑声中有点使坏,双手搂住秦朵的纤腰想要把她反过来。也许是觉得
看不到对方的脸便不会有那么强的羞耻感,已经快要大脑缺氧的秦朵便糊里糊涂
地顺从地配合着丽丽的动作,改为像小狗般跪趴在沙发上的姿势。
『真漂亮……』
这样的姿势让少女的身材显得更加玲珑诱人,倒悬的双乳越发饱满,随着身
体的颤抖微微摇晃,腰肢弯曲出一道圆润的弧线,延伸至高高撅起的丰盈臀瓣,
在灯光下泛着令人迷醉的月白光泽。
啪!
丽丽在秦朵的屁股上重重亲了一口,手指勾起内裤的边缘,一点点地下拉,
将两条修长玉腿之间的神秘地带渐渐展示出来。
『姐姐……别……』
 此时才惊觉到如此动作反而会将更加羞人的地方更加彻底地暴露在丽丽的视
线之下,秦朵伸出小手想要遮挡处臀缝,却被丽丽先了一步捉住她的手腕,
另一只手动作不停,将内裤彻底剥掉,随着裆处一条长长的银丝被拉扯断开,秦
朵除了脚上的白色棉袜便已是一丝不挂。
『嗯……香喷喷的,既不脏也不臭,有什么好害羞的?』
存心想让本已无地自容的女孩更加羞臊,丽丽直接将脸埋进深邃的臀缝中深
深地嗅了一口。秦朵被这动作一刺激,只觉得小腹中一阵剧烈的收缩,然后再次
涌出一大波的花蜜。
『哦……姐姐……求求你……』
『求我什么?求我让你快乐吗?好啊!』
丽丽连让秦朵把话说完的时间都不给,双手便握住了两片雪白结实的臀瓣,
轻轻抚摸了两下之后用力分开,视线落在那朵浅褐色的娇嫩小雏菊上。
『这里也很美哦!』
丽丽虽然没有看过自己的屁眼长什么样子,但想必也和那些肛交过度而松弛
不堪的女孩差不多,因此秦朵那褶皱整齐,严密收紧的菊穴令她由衷地赞叹。不
只是赞叹,还有亲吻。
『啊……姐姐……不行……啊……』
柔软的舌尖抵上后庭的那一瞬间,秦朵仿佛全身都过了电,惊叫着想要反抗,
却全身酥麻地使不上力气。而丽丽的舌头并不急着向里突入,而是围绕着紧窄的
穴口四周打着转,用口水为它涂抹上一层晶亮。
『哦……哦……啊……啊……』
做梦也想不到丽丽会做出如此让自己羞耻的举动,秦朵再说不出一句反抗的
话,只能双手死死抓着沙发套,把俏脸埋在靠垫中娇吟不已。
『舒服吗?那这样呢?』
丽丽得寸进尺,双手把秦朵的臀瓣分得更开,舌尖就着口水的润滑一点一点
向少女的体内侵入,肛门口的嫩肉带着巨大的压力阻止着她的舌头,但终究是没
能守住防线,味蕾处传来的一点涩涩的味道让她知道舌尖已经触及女孩的肠壁,
而秦朵只能从喉间溢出的娇喘也清楚地传达着她此刻感受到的是多么充实的满胀
感。
『呼……呼……』
丽丽只是侵入了短短一截便无法继续探索,舌尖被夹得生疼,她唯有无奈地
撤退。随着一声轻微的声响,仿似一个塞子从屁眼中拔出,两个女孩都大口地喘
息起来。
『姐姐……你……你坏死了……』
秦朵胸口起伏着,小屁眼犹在不住地收缩,但更加激烈的是她此刻的心跳。
她可没脸告诉丽丽,假如那条作怪的舌头再深入一分,也许自己就要直接高
潮了。
『坏?你不舒服吗?』
丽丽怎会看不到秦朵已经被情欲染成粉红的身体,指尖在她臀沟中来回划弄
着坏笑着问道。
『舒……舒服……』
秦朵羞涩地承认,然后将脸埋进了双臂。
『嘻嘻,舒服的话,我就继续啰!』
『不……』
『嗯?』
『带……带我到床上去好吗?』
『嗯,好啊。』
少女小小的心思让丽丽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但同时泛起的是一阵酸楚。曾
经她也像这个女孩一样,认为男女之间的性爱,应该是带着爱情,在正统的地方
神圣地进行的。在床上做是做爱,在沙发上就变成了一种情趣的象征,那是一种
不纯粹的方式。
曾经,她真的是这样想的……
『姐姐,怎么了?』
听不到了丽丽的声音,秦朵忍着羞睁眼回头,却看到丽丽一副怔怔的样子。
『唔,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我好像没有那么大的力气能把你抱到卧室里去,
所以需要你自己动哦。』
『讨厌……』
秦朵娇嗔着,用手臂遮着胸前缓缓起身,丽丽眼带笑意地看着她,却看不到
自己当初的影子。
『求求你,至少带我到床上去好吗?』
那时候,哭得梨花带雨,满心都是后悔的少女是这样哀求的。
『到什么床上?老子就不爱在床上玩!』
男人抓住她的手腕,粗暴地将她从沙发上拉扯起来,她一路跌跌撞撞,说是
走,倒不如说是连滚带爬地被他拖着,离开沙发,从冰冷的地板上一路来到窗边,
然后被他举起,顶在玻璃窗上,分开了双腿。
『不,我不做了!求求你放我走,欠多少钱我都会想办法还给你,求求你饶
了我吧!』
那时候,她这样无助地哀求过。
『还?你知道老子在你身上投了多少钱吗?你他妈在人前当天使,我在背后
却被人追债追到有家不能回,你现在后悔?告诉你,后悔药是这世上最贵的东西,
谁他妈都买不起!现在老子就在这里当着底下那么多人的面操了你,让他们看看
那个所谓的天使其实是什么样的!』
之后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疼痛,鲜血淋漓的疼痛,十八岁的女孩,人生和
梦想全部破碎的疼痛……
『姐姐?姐姐?』
秦朵的声音仿佛从天际传入耳膜,丽丽抹去眼前模糊的湿润,看到的是那女
孩担心的目光和不断翕动的双唇。
『姐姐,唔……』
再次被吻上,却从不曾如此的热烈,丽丽的唇,还有紧箍的双臂,都仿佛要
让自己透不过气来。但秦朵没有挣扎,因为从那热吻和怀抱中,她感受到的是一
种前所未有的安心。
已经没事了,姐姐……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