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之美丽的花朵 】(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魔法少女之美丽的花朵(七)
那天晚上,她们终究没有再发生什么。
但秦朵知道,那个叫乌丽丽的魔法天使和那个叫秦朵的小女孩在多年以后终
于又建立起了一种联系,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牢固的联
系。
有了这种联系,秦朵不再害怕生活在一起的辛苦。但是,她舍不得让丽丽继
续这样辛苦下去。有时候她会想,这世上每天都有那么多的人消失,然后被遗忘,
可是为何唯独大家偏偏不肯忘了这一个。
不,如果这件事情根本没发生过,该多好?
夏花失踪了。
在这段时间应付各种来源的追问调查过程中,夏花是最为不可或缺的一个。
而一向以最大热情投入到工作中的她也从未缺席过。但今天,没有人找得到
她。
当秦朵来到报社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样的消息。
没有人会相信这只是一桩巧合,任谁想象起来,淫乱派对的曝光,和女记者
的失踪,都一定有着紧密的联系。
陆恒儒知道,所以他才会大发雷霆。
身为政要的陆恒儒,捱过这段日子的方式自然与丽丽不同——应该说,他比
她还要辛苦。至少丽丽只需要躲起来就好,而他要做的,除了应付来自上方的各
种盘问调查之外,也要抽出每一个空隙去四处游走,确保不让自己这堵墙倒下。
因为他清楚,如果他倒了,和他一起倒的,可能就是一座城堡。
好在事情已经有了一丝转机,不,确切地说,只要一直按这样进行下去,虽
然不可能回到以前那种风光的日子,但他有信心保证把自己所受的损失控制在最
低限度。
也许是好消息太多让老年人昏了头,当小豪和罗威宏神秘兮兮地出现在他面
前,告诉他带办一件重要的事情的时候,他真的以为这两个年青人又如以往一样
给他带来了什么惊喜,为他立下了什么汗马功劳。
然后,在他看到夏花的一瞬间,大发雷霆。
『叔,我上次就跟您说了,只要您看上,别管她是什么贞洁烈妇,总有一天
我要让她心甘情愿地跪在你脚下给你舔屌,这不我今儿就把这婊子给您绑了来,
为您讨回公道。放心吧,兄弟们都憋着火呢,只要您没先上,我们绝对不会……』
啪!
以一个老年人最大的力气挥出的耳光,落在脸上的感觉也没有多么疼痛。但
陆恒儒气到浑身发抖的样子还是让小豪识趣地闭了嘴。
『陆叔,您这是……』
『闭嘴!』
斥责一声后,陆恒儒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这座荒郊野外的废弃工厂里除
了自己人不会有其他人听见,才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住情绪后缓缓开
口:
『小豪、小罗,你们两个跟了我这么多年,虽然我没跟你们说过,但我以为
你们至少学会了一件事情,现在看来,你们根本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现在我就
明确跟你们说,像我们这样的人,本身就是踩着公道二字活在世上的,所以对我
们来说根本就没有公道可言。干坏事的人,就要抱着有一天被发现的时候,要像
老鼠一样缩在洞里,而不是像疯狗一样出来乱咬人的觉悟!在这个节骨眼上,本
来我们都快顺利渡过去了,你们却给我搞出这种事!我问你,这个记者失踪了,
外面人会怎么猜测?谁他妈是第一个怀疑对象?你们还嫌身上的屎不够多吗?』
『叔,您这是怎么了?瞅您这说辞,感觉像是警察叔叔在给我们上课啊!』
『你闭嘴!』
眼看着陆恒儒又要抬手,罗威宏连忙呵斥小豪住嘴,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跟老
人解释:
『陆叔,是这么回事。我和小豪不是不知轻重的人,这几天也只是派了几个
弟兄去盯住这丫头,没想干什么,就是注意一下她会不会再搞出什么事端。可是
您知道今天她去哪了吗?去丽丽那了!盯梢的兄弟只在楼下看着,不知道她进没
进屋,但说是她在上面呆了不短时间。您想啊,丽丽那货就是个卖身的婊子,真
要是被这丫头说服了出来反咬咱一口,那不是要完吗?所以我才让兄弟们把这丫
头绑了,您放心,绝对干净利落,没落下眼线。』
『哦?那你问清楚她都跟丽丽说什么了吗?』
『问了半天,她一口咬定就没进去门,还说有其他记者也在可以作证,据兄
弟们说确实有其他记者上去过,不过跟她不是一起下来的。』
『妈的!烟!』
陆恒儒气急败坏却又无处发泄,怒吼了一声,罗威宏立刻掏出香烟给他点上。
『你们说吧,现在准备拿她怎么办?』
狠狠吸了几口烟,陆恒儒才又平静下来,寒声问道。
『这个……听您的呗。』
『她知道是谁绑了她吗?』
『这个……知道……』
『他妈的!』
陆恒儒差点没给这俩没脑子的晚辈气晕过去,狠狠把抽了半截的香烟摔在地
上,双手握着拳头来回转着圈子。
『那……陆叔,您说怎么办啊?』
『怎么办?到了这种地步你们说还能怎么办!?』
『您是说……』
小豪和罗威宏对视了一眼,试探着开口。
『说什么?我他妈什么都没说,我今晚就没到这来过!』
『行,我们明白,这事交给我俩就成!』罗威宏识相地点头,然后又换上一
副谄媚的脸,『您看,人也绑来了,您也到这了,这婊子怎么说也是跟咱们有深
仇大恨的人,不如就……』
『哼!』
陆恒儒怒哼了一声,不置可否,小豪两人立刻明白意思,一前一后地将老人
引进车间里面。
冰冷的地板上,夏花手脚都被捆绑在一起,蜷缩着瑟瑟发抖,嘴里不住发出
轻微的呻吟和呜咽声。短发凌乱,沾满了尘土,眼角的泪痕不断被新流出的眼泪
冲刷,嘴角犹渗着血迹,嘴边的地面上也有一片暗红。身上的外套和牛仔裤被扒
掉扔在一边,打底衫已经碎成布片,裤袜上也布满撕裂的缺口,雪白的肌肤上尽
是杂尘和淤肿,脚上没有穿鞋,脚趾无助地蜷在一起,地面上仍有挣扎时蹬出的
痕迹。
听到脚步声,夏花的目光瑟缩地转过去一下,看到小豪和罗威宏,立刻仿佛
看到史上最恐怖的事物一样,嘴里发出恐惧的哀嚎,身体用力蠕动着,徒劳地想
要离他们远一点。
『这是怎么回事?』
陆恒儒没想到看到的会是这样的画面,有点不悦。
『放心吧叔,这婊子已经被打服帖了,虽然看起来脏了点,不过您玩的时候
拿水冲干净就行。』
『那血是怎么回事?』
『可能断了一条肋骨,没大碍,弟兄们下手都看准了的,奶子、屁股,还有
屄,只要您能玩到的地方绝对没受影响。』
小豪邀功似的向陆恒儒汇报着,但老人没理他,只是缓缓走到夏花面前蹲下
来,用手捏住她的下巴,让她面对着自己。
『认识我吗?』
『不……我……我错了……不敢了……』
陆恒儒不知道刚才遭受了怎样的毒打,才让这有胆识敢深入虎穴采集证据的
女孩此刻一开口就是卑微的求饶,但是他的心里是悸动的,只是这悸动,无关同
情与良知。
陆恒儒做事小心谨慎,因此在最近迷上性虐待之后也只是在那些奉他为神明,
任何事情都会配合的『自己人』身上试过,而看惯了那些女孩刻意逢迎的嘴脸之
后,他甚至觉得她们就连在自己鞭笞下的痛苦都是假装的。但是夏花不同,这个
女孩此刻是如此柔弱无力、楚楚可怜,几乎都快要让他忘记了她曾经做下了多么
了不得的壮举,几乎忘了是拜她所赐,曾经叱咤风云的三个人现在也只能在这间
破工厂里偷偷会面。
然而从此刻来讲,这一切是值当的。
如果说陆恒儒一路走到今天有什么过人之处,那就是他永远知道自己是什么
人。他明白自己代表的是邪恶,从不为自己叫屈,也不会为自己做下的事找借口,
更重要的是,他明白邪不压正的道理。陆恒儒知道自己可以在某个限度里践踏着
公理和正义前行,也知道如果超过这个限度,自己就会一败涂地,因此他永远对
可能威胁到他的东西走而避之。可以说,在代表邪恶面对正义的时候,他没有败
过,也没有胜过。因为他没有尝试过,也不敢尝试。
可是,这一次夏花代表着正义和公理找上了他,并且在他还措手不及时就战
胜了他。陆恒儒,第一次尝到了败的滋味。
对一个有自知之明的坏人来讲,败就败了,不能反败为胜,便就此收起爪牙、
夹起尾巴才是明智之举,这是处世之道。然而,心里的不甘却无法填补,这是人
性。
在看到夏花的那一刻,陆恒儒有点好笑,笑自己或许真的太过谨慎,以致错
过了很多好东西。若换做他自己,就算心里已经把夏花撕碎过千百遍,怕也不敢
真的动这女孩一根手指头,然而自己不敢跨越的一步已然有人替他走了,既然无
法回头,便不必再瞻前顾后。事态已经无法挽回,那么此刻就是释放自己的人性
的时候了。
曾经击败过我的人,现在就在我面前摇尾乞怜,而我可以随意将她处置,还
有比这更加痛快的事情吗?
『把绳子解了。』
松开夏花的下巴,陆恒儒冷冷说了一句,然后站起身。
『对,对,把绳子解开,然后把水管接过来,把这婊子冲干净。』
之前还担心陆恒儒不满意,但现在老人眼里已经有了明显的欲火,罗威宏心
里算是一颗大石落了地。要知道自己等人能不能度过这次难关全指望着陆恒儒一
个人,要是他今晚真的拂袖而去,自己可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老家伙愿
意玩这丫头,就说明彼此还是自己人,进退一体,也就不必担心被人当了弃子。
『不用洗了,找个垫子就行。』
干净的夏花陆恒儒已经见过,眼前这个肮脏不堪的女人才更能勾起他的欲望。
『你们几个,把床垫子给抬过来,赶紧的!』
作为一个干一些龌龊勾当的秘密基地,这工厂里总有几个值班的,所以床铺
被褥一应俱全,虽不能和五星酒店的大床相提并论,但这种时候也没人去追究那
些。
床垫被放到车间的正中央,阿豪和罗威宏亲自将挣扎不已的夏花抬起,重重
扔在垫子上。仿佛预感到接下来将要遭受的命运,虽然已被解开手脚,但衣不蔽
体的女孩依旧紧紧蜷缩着,颤抖得更加厉害。
陆恒儒的身体也在颤抖,此刻的他盯着夏花的娇躯,感觉就像是猎人在盯着
一头走投无路的小鹿一般。长期以来都是别人把调教好的女人送到他的胯下,他
已很久没有品尝到这种亲自收获猎物的快感。
『要把她衣服扒了吗?』
『不用。』
 陆恒儒摆手拒绝了小豪的殷勤——事实上女孩身上也没剩下多少可以蔽体的
衣物,他没有脱鞋,直接走上床垫蹲下,再次捏住夏花的下巴。
『求求你……饶了我吧……』
手中的女孩娇弱得仿佛一用力就会被捏碎,出口的声音脆弱无比,但这些都
只能让陆恒儒的欲望更加强烈而已。
『丫头,你记住一件事。』
这次陆恒儒看得很清楚,夏花抬起的下巴下面,光滑的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
勒痕,难怪这女孩会软化成这样子,不知道她刚才在小豪他们手里体验过多少次
徘徊于鬼门关前的滋味。
『嗯……』
夏花看着陆恒儒,眼里已没了半点戾气,只懂得答应对方的一切要求,幻想
着以此求得离开这场噩梦的机会。
『你记住……你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陆恒儒说完这句话,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右手沿着光滑的脸颊轻轻抚摸,来
到小巧的下巴,顺着柔软的肌肤,来到修长的脖子,然后……狠狠地扼住了夏花
的咽喉。
『记住了吗?』
『记……记住了……』
『记住什么?』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很好。』
陆恒儒满意地松手,丢夏花去大口地喘息,剧烈地咳嗽。他的手,则伸向了
那两团破烂衣物已无法遮蔽的丰盈玉乳。
『呜……』
早前被小豪他们反复以强迫窒息的手法逼讯过,又再遭到陆恒儒掐住脖子,
无法呼吸的恐怖感受已使夏花形同惊弓之鸟一般。陆恒儒一松手,她便双手护着
自己的咽喉不敢松开,眼神里犹自惊魂未定,就连胸前肌肤被侵犯触碰,也只是
低低悲鸣一声,不敢伸出手去阻拦。
『手感还不错,看不出你这丫头瘦瘦的,这里倒还有几两肉。』
粗糙的手指在挺翘的雪乳上轻薄地揉捏,由于寒冷和恐惧而俏立起的乳头被
指尖反复拨弄,四周是十来个男人不怀好意的目光,身体内部和表面的伤口依旧
强烈的痛着,夏花觉得也许现在死去自己会更好受一些。
可是,她真的很害怕就这样死掉。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