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之美丽的花朵 】(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魔法少女之美丽的花朵(八)
没几个人知道,那天晚上在召集全体人员去报社之前,还曾召开过一个秘密
的会议。这个会议规模很小,只有三个人参加:社长、主编和夏花。那天两个人
只问了夏花一个问题:
『这篇报道,你真的想发送出去吗?』
那时候,夏花本想毫不犹豫地回答一声『是』,却终究在两位前辈凝重的神
色前顿住了。她明白,作为一直以来对自己照顾有加的长者,这个问题里一定有
着更深层次的含义。
但是,经过考虑之后,她仍然说:『是。』
后来主编给夏花发过一条短信,里面说道:
『夏花,对不起,没有能阻止你走出这一步。我敬佩你的勇气和果敢,却深
知未来的某一天你一定会为今天的决定而后悔。因为我明白,你的勇气和果敢是
来自于你的年轻,而我没有阻止你,恰恰也是因为我没有了这份年轻。对不起。』
两句对不起,却被夏花一笑带过,那时的她真的还不懂这些话里的意思。她
只知道,当夏花这个名字出现在全国各大媒体头条的时候,她离自己的梦想又近
了一步。
很少人能理解为何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女会对所谓的真相如此着迷,但是夏花
自己心里是清楚的。自幼生活在贫苦的家庭,接触过形形色色的贩夫走卒,她明
白这个社会并不只是一张张脸谱,也懂得任何一件事,无论大小,无论好坏,都
不是一个简单的因为所以就能概括的。
很多事情,就像蝴蝶效应一样,无论最后造成了多么轰动的结果,最初都可
能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源头。而掌握了真相,就是找到了源头,找到了源头,就
可以改变世界。
这种事情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无比的困难。夏花曾经相信自己可以一直坚
持下去,哪怕最终只是找到一个源头,改变一件事情也好。可是,现在她才懂得,
有时候我们即使找到真相,带来的也只是更加血淋淋的,无法撼动的事实而已。
那天跟踪秦朵,并不仅仅是出于对一个好友的关心。夏花太了解那个女孩,
知道她不会对这件事情无动于衷,而自己也同样不会让对真相的发掘仅仅停留在
那篇报道上。所以她很想见丽丽一面。
会面的结果并不如自己想象般满意,但在当时的气氛下也只能做到那种程度。
在走出那片住宅区的时候,夏花心里已经为今后的会面打下了草稿,做好了
计划,可惜,她恐怕再也没机会重新踏入那座楼。
起初的时候她仍是从容不迫的,即使被掳上汽车,蒙住眼睛,奔驰在高速公
路上时,她心里依然还抱存着一丝希望。甚至当时的她心里还有着一丝壮烈的感
觉——即使就此为理想殉道又如何?
那时的少女还没有真正体验过恐惧的滋味,更不明白它的到来并不是一场排
山倒海的破坏,而是一丝一缕的,直接渗入到神经中的无法反抗的侵袭。
啪!
摘下眼罩的一刹那,并没有想象中正义与邪恶的对峙和口舌交战,小豪狠狠
的一巴掌在第一时间打碎了夏花的所有幻想。
『你去找乌丽丽干什么?』
嗡嗡的耳鸣声中,她好像听到了这样的问话。她想抬起头给对方一个愤怒的
眼神,但紧随而至的第二记耳光让她仅能看到头顶的白炽灯在眼前划出一道模糊
的弧线。
『说!』
凶狠的咆哮,扼住咽喉的手,还有小豪在面前无限放大的狰狞表情,夏花想
说点什么,但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那越来越收紧的手指也没有给她说话的余裕,
当强大的力量透过脖颈传来,将她重重扔在地上之后,她能做的,只有在濒临窒
息后大口的喘息而已。
影视作品中那些为反派描摹上去的各种伪装,各种面具都没有出现,没有先
礼后兵,没有花俏的交涉技巧,邪恶来临的方式是如此的开门见山,夏花来不及
反应,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在突发状况下脆弱的思考能力在小豪揪起她的短发,
将她强行拖往工厂深处时伴随着撕扯的疼痛已经一起被拽出体外,她能感受到的
只有自己踉跄不已的步伐,肌肤和坚硬地面的摩擦,以及,忽然升起的,未曾感
受过的恐惧。
『说,去找乌丽丽干什么?你对她说了什么?』
将夏花丢在车间中央,小豪终于愿意给大脑已经接近空白的女孩留下一点思
考的时间。
『我……我……』
五六个男人从四周围了过来,夏花想要起身,却发现双腿发软的厉害,根本
站不起来,只有环抱着双臂,身体紧紧缩在一起,仓皇的后退,却发现并没有可
以退却的地方。
哗!!!
小豪从破旧的木桌上抄起一只茶杯狠狠丢过去,没有砸中夏花,只在她身边
爆开。溅起的玻璃划过小腿,虽然没有造成伤痕,却仿佛一把利刃忽然划过心口
般让她心里重重一缩,连呼吸都哽在了喉咙里。
『快说!』
『我……我去做采访。』
『你怎么知道她在那里?』
『我……那是她的旧居,我并不……并不知道她是不是在那……』
『你见到她了吗?』
『没……没有……』
『真的?』
『真的……』
小豪的问题一个接一个,问得十分急促,夏花必须强迫自己忘记目前的处境,
才能想起刚刚在路上准备好的说辞,只是,正在经历的现实可以忘记吗?
『真你妈了个逼!』
雷霆般的一脚重重踹在肩膀上,柔弱的身躯几乎离地而起,被踹的左臂骨折
般疼痛,落地的右臂则在地面上狠狠地摩擦出一条刀划般的痕迹。
『我……呃!』
鞋尖瞬间深深陷入小腹的剧痛让夏花的声音戛然而止,眼前天旋地转,呼吸
再次哽住,时间仿佛凝固……
『我真的……没见到她……』
再勉力开口时,夏花的声音已经虚弱如游丝。
『好,没见到是吧?』小豪似乎自己也有点累,双手叉腰喘了几口气,来来
回回在车间里走了几圈才又回到夏花面前,『真的没见到?』
『真的……没见……呃!!!』
也许是没有踢准,也许是有意为之,这次的一脚没有踢到小腹上,而是狠狠
落在夏花左侧胸乳下方。她好像听到身体里响起了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所有的
细胞都因为强烈的痛苦而僵硬麻痹,偏偏那股剧痛又丝毫不受影响的清晰,然后
在接下来暴风骤雨般的踢踹中连绵不断地延伸往身体每一个神经末梢。
『没看到!没看到!没看到!……』
小豪每怒吼一声,就狠狠地踢夏花一脚,鞋底在地面上带起一片片尘土,与
夏花脸上的泪水混杂着,遮挡住本来就已模糊的视线,视觉、听觉,所有的感觉
在此刻都仿佛已经消失,唯有痛觉不曾减轻,反而不断地放大再放大着。
小腹、大腿、胳膊……记不清多少地方被踢中,只有喉咙里是甜的,滴滴血
丝从已不受控制微张着的嘴角滑落,在尘埃中由鲜红变为暗红,浑浊着渗入地面。
『见到了吗?』
『没……见到……』
其实巨大的痛楚让夏花已经忘记了小豪在问什么,只是机械地重复着之前的
回答。当小豪再抬起脚时,终于有一个声音阻止了他:
『行了,再打就打死了。』
一直都默不作声的罗威宏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并不是心疼夏花,只是觉得小
豪这个打法根本就不是在问话,而是单纯地在报复而已。他当然也想报复,但是
比起小豪的狂妄自大,他要更理智一些。对他来说,先弄清楚自己的安全受到了
多大威胁,然后再将这女孩剥皮拆骨才是正确的做法。
将小豪拉到一边,罗威宏看着地上弓得像一只虾米一样的女孩,对几个手下
使了个眼色。两个人立刻会意地上前将夏花架了起来。
『夏花小姐,这又是何必呢?』
走到女孩面前,伸手在她头发上轻轻掸了两下,掸掉一些尘土,罗威宏的声
音比起小豪要轻柔许多。
『我……真的没……见到她……放了我……』
夏花无力抬头,更无力再坚持表面上的强硬。低垂的视线能看到的只有罗威
宏凸出的肚腩和脚上铮亮的皮鞋。
『唔……』
罗威宏唔了一声,也没说什么,仅仅是伸出双手去拉开了夏花外套的拉链,
帮她脱掉,然后又半跪下去,解开她牛仔裤的腰带、纽扣,缓缓将之褪下。
『你……你想干什么……』
尽管罗威宏的动作温柔到好像照顾女儿穿衣一般,但一想到接下来可能会遭
受什么,夏花仍是禁不住颤抖着嗓子开口。
『没什么,衣服脏了帮你脱掉而已。夏花小姐不用想太多。』
罗威宏一面说着,一面帮她解开鞋带,然后把鞋子脱掉,又将已褪到脚踝的
牛仔裤拉下来扔到一边。
虽然不像小豪刚刚那样严酷的摧残,但夏花觉得罗威宏的手就像是一只恶心
的蛆虫,每经过自己身体的一个地方都会带给她一种蟑螂爬过般恶心的战栗感。
她想要挣扎反抗,但身体只要稍稍一动,捏住肩膀和胳膊的手就会立刻加大
力量,牵动本就没有消散的痛楚,让她无法做出分毫动作。
『好了!』
出乎意料的,脱去夏花的外衣后,罗威宏就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甚至没有
触碰到少女身上任何的私密地带就站起身来,拍了拍手掌,然后从腰里摸出一把
匕首。
『夏花小姐,是这样的。』罗威宏把匕首在手中把玩着,没有看夏花,视线
落在刀锋上,『之前你所做的事情,因为彼此各有立场,所以我们不会责怪你。
但是,现在你的所作所为又一次威胁到了我们的安全,虽然你是好人,我们
是坏人,你将我们绳之于法是天经地义。但是呢,坏人在完蛋之前总还是要反抗
一下的。所以,今天你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的态度。如果你
现在老实告诉我们你究竟有没有见到丽丽,和她都说了什么,并且保证今后不会
再做出任何对我们不利的事,那么我们对你的所作所为也就到此为止了。你可以
继续回去当你的女英雄,而我们就自求多福,大家互不干涉,你看如何?『
『我真的没有见到她……不信的话,你们直接问她不就清楚了吗?』
拷问片刻的停顿让夏花有了一些喘息和思考的时间。聪颖的女孩知道这个男
人说的话一个字也不能相信,并且,现在就算自己把所有实情都和盘托出,对方
也绝对不会对那个答案满意,那样做只会拖累其他人。乌丽丽和她没什么瓜葛,
但是秦朵是完全无辜的,如果这时候再将她卷进来……夏花无法想象那个柔弱的
女孩如果遭到和自己同样的对待会怎么样……那天的会面,夏花看出来秦朵在丽
丽的心中有着很重要的位置,所以如果现在对方转而去向丽丽求证的话,即使是
出于保护秦朵的目的,夏花相信那女人也绝对不会把自己供出来。
『嘿,如果你们真的已经达成某种协议的话,问她又有什么用呢?那女人又
不蠢,怎么可能老老实实招供。而且,夏花小姐,现在我是在向你问话,别扯其
他人!』
罗威宏说的话半真半假,他不是没有想过向丽丽问话,但正如他所说,如果
夏花和丽丽已经交涉过,那么向她问话没有任何意义,那女人远比眼前的少女要
精明的多,这些年来她过得虽不顺利,但毕竟也是有点身价的公众人物,发展出
的关系不说千丝万缕,但肯定不会只有自己这一条线。如果此刻向她露出一点怀
疑的意思,罗威宏相信丽丽绝对会立刻另行准备后路,那时候自己这方受的损失
恐怕就无法弥补了。所幸无论两个女人有没有达成什么计划,要执行起来肯定需
要夏花才行。现在趁着丽丽还不知道夏花已经被抓,先从这边摸清了底细,做到
知己知彼,然后再找机会铲除那颗定时炸弹才是正路。
『我没见过她,真的。』
仍然是一样的回答,但这次夏花说完就闭起了眼睛,不再做任何反应。既然
对方拒绝向丽丽求证,那么自己无论说与不说都不会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案,若
是没有秦朵,没有那次会面,也许夏花还会尝试着去编造一个谎言来周旋,但现
在,她实在无法再将那两个女人牵扯进来。
那么大的痛苦都扛过去了,接下来还能怎么样呢?就自己忍受吧……
『那就太遗憾了。』
感受到女孩的态度,罗威宏无奈地摇摇头。他现在有点相信也许夏花和丽丽
真的没有见面,但那并不会对他接下来的行为有任何影响。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