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1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百章迷奸
至于方法嘛!自己练了枚特效淫丹,因主要来源神屌的情动阳精。对于没有
什么经验的天风国公主,不费什么事就迷倒并带她来到自己房间。
因来回奔跑上下山,虽是宗师五阶,还是出了身热汗,待我快速洗刷出来时。
屋内的场面相当的凌乱,整床被褥已经被拉到了地上,枕头散落在一旁。
上官怜香雪白的娇躯正跪在地板上褐色的被子上,她红透了的俏脸贴在床沿
上,波浪般的金黄秀发散在白色的床垫上。上官怜香本来白晰无暇的肌肤,已经
变得粉嫩透红,就仿佛是刚刚经过温泉桑拿一般。
她又是放荡又是渴望的扭动着粉嫩的胴体,全身止不住的微颤着,她一只玉
手紧紧抓着斜挂在床垫上的被单,另一手却伸在她紧闭的修长双腿的腿根,正在
她泛着大量淫水的屄口快速抚弄着。同时,她红润的双唇不停的翕动着,急促的
而高亢的呻吟着,「啊啊!……啊!…男人……啊啊!…我……好奇怪…啊啊!
…好难过……啊!…男人……啊啊!…帮帮我……啊啊啊!……」
看着上官怜香高高撅起的圆臀间那肉鼓鼓有着金黄毛发的阴阜已经从雪白变
得粉红,而从她粉嫩娇小的两片花瓣间流出大量的淫液琼浆,已经流满了她的大
腿根,又顺着她白晰透着红晕的大腿流到地上的被子上,而且还荫湿了一大片。
看到这些,我的心才稍稍平稳了一下,看来上官怜香仅仅被药效带动了如潮的情
欲,幷没有受到了什么伤害,自己第一枚淫丹还是不错的。
可是看着上官怜香那拧成一团的柳眉,满是淫媚散落无神的美眸,以及微微
颤抖的娇嫩胴体,我又不能不格外的担心,赶忙伏下身子半跪在她身边问道,
「上官怜香!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快告诉我。」
「啊啊!…男人……啊啊啊!…我好热……啊啊!…全身都……都好烫……
啊啊啊!……帮我开窗……啊啊啊!……受不了了……快……」上官怜香依旧亢
奋的呻吟着,她一边仿佛下意识的死死抓我的肩膀,同时粉嫩的身体仿佛水蛇一
样缠着我,但另一方面又指着另一边的窗户向我求救。
看着上官怜香那羞红的媚态以及她腿间那淫湿的嫩屄,我早就快把持不住,
而加上我刚刚正从浴室中奔出,全身都是赤裸的,上官怜香那又嫩又软的乳房随
着她扑向我,瞬间紧紧压上了我的碧玉肉屌,她那满是春情的火热的娇嫩肌肤一
下烫得我碧玉肉屌立时挺立了起来。
虽然我恨不得立刻就分开上官怜香那修长的美腿,将她压在胯下,将碧玉肉
屌狠狠插入她那正泛着淫液,令人神往的蜜洞,但是看着上官怜香那有些迷乱情
态,听着她急切的请求,我还是轻轻挣脱了她下意识的纠缠,走到窗边将窗户推
开了一条缝隙,躲着有些冷的寒风,回头问道,「好些么?上官怜香,还要我做
什么?」因第一次干坏事,还是有点小紧张。
上官怜香意乱情迷的望着我,她跪在地上仿佛雌兽一样爬到了床边,上身伸
展的趴在床垫上。她丰胰圆润的粉臀架在床沿,淫荡的高高撅着,还仿佛挑逗一
般轻轻的摆动。她两颊晕红如火,微眯如丝的大眼间透出水盈盈的朦胧,她檀口
微张,红润晶亮的小舌如母狗一样不时吐在外面,同时娇媚入骨的呻吟着,「啊
啊!……我……还是难过…啊啊!…下面…好辛苦……啊!……那个小洞洞里面
……好痒……啊啊!……我要男人……啊啊啊!…你过来嘛……啊啊啊!…我想
你……想你插我……啊啊!…用你的大肉屌插我……啊啊啊!……」
听着天风国公主这样闭月羞花的女孩软语相求着我去干她,如此的诱惑我再
也受不了,我低吼着,「公主……我来了!……」,然后两步跨到了她身后,内
心无比激动和兴奋的扶起了她高高翘起的丰臀。
她那本来晶莹白晰的玉背和臀肉在淫药的催发下,正呈现出一种美艶而诱人
的酡红,仿佛是熟透了的果子,吸引着人来任意采摘一般,看着她这动人心魄的
胴体,我摒着呼吸的把坚硬如铁的碧玉肉屌顶在在了她湿腻火热的花瓣间。「不
败,你过来一下」突然一道声音传来,惊扰了正准备攻城拔寨的我。
肏!这都深夜了,师尊还有什么事?难道想……我想不搭理师尊,把精神集
中在眼前上官怜香那平滑的粉背,和高翘的圆臀上,看着胯下自己粗大的碧玉龟
头开始挤入上官怜香那闪着水光,粉嫩动人的肉缝。「你不过来,为师生气了」
澹台幽莲又是一阵催促。
现在我的屋子正亮着光,倘若我要是执意不过去,师尊是长青谷唯一的五品
药师,万一惹得这个平日温和的美人师尊发火,恐怕会让我在长青谷的日子难过
吧。
我正在犹豫,身下的上官怜香却更加春潮如水和躁动不安。她上身趴在床垫
上,全身白晰的肌肤都已经泛起娇艶的红潮,同时她一手压在身下不停的用力的
揉着她自己饱满坚实的乳房,在乳肉上留下一道道指痕,而另一手则猛烈抓着她
自己身下的阴阜,用春葱般的手指急速的撩拨着她那粉嫩的肉芽,那小巧挺立的
蓓蕾已经被弄得红得仿佛要滴出血一般。
我实在没有办法,担心在这强力淫丹的作用下上官怜香会不小心抓伤自己,
只好拉开抽屉翻出了两根黑色的丝带,紧紧的把上官怜香的双腕绑在了床头,并
封住了她的真气。看着雪白靓丽的上官怜香被绑在床上,看着她又是躁动又是无
助的扭动着赤裸的胴体,看着她跪在地上的圆润双腿微分着,丰硕的翘臀架在床
沿,暴露的嫩屄正泛着股股的淫水,我恨不得就不管那绝美的师尊,扑向发情的
上官怜香,一根肉屌对两大美人还是有点欠缺。
但我还是紧紧握着拳头,咬着牙关,快速的披上衣服冲出了门。已经过了一
刻钟了,即使我能在一刻钟内成功的打发师尊然后离开,那在药失效之前,我就
只有一刻钟占有上官怜香的嫩屄了。
妈的!我狠狠的骂着,迅速来到师尊房里。
平日我对这个美人师尊的印象还很不错,可是今天第一次干坏事就遇到这样
的情况。
我尴尬异常的笑了笑,来到师尊房间。我真是受不了,不远处天风国公主上
官怜香正赤裸着身体被绑在床上,渴望着我的粗大碧玉肉屌第一次插入她的嫩屄,
满足她那被药物激起的难以抑制的情欲,可我偏偏被师尊叫了过来!
正当我想尽量快速打发师尊时,不远处竟然传出了上官怜香期待而快美的呻
吟声,「…啊啊!……夫君…亲我……啊啊!…嗯啊…对……啊啊……就是那里
……啊啊!……好痒……啊啊!……就是这样……啊啊!……好舒服……」
我不禁一惊,奇怪,上官怜香怎会突然大声的呻吟起来了呢?而且仿佛还是
在和别人对话,难道那个淫丹那么了得,竟然让上官怜香产生了幻觉?
澹台幽莲什么境界,听到女孩这么动情的呻吟都应该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她
倒是也没有多说什么,有些深意的朝我一笑。
我尽量不去管不远处的呻吟声,一心只想尽快的从美人师尊这里离开,可是
不远处传来上官怜香的呻吟声却越来越高亢,越来越放荡,「啊!……就是这里
……啊啊!…对准……啊!……快插进来……啊啊!……进来了……好舒服……
啊啊!……快些动嘛……啊啊啊!……用力……嗷啊啊!……快用力……啊啊…
…用力干我……啊啊啊!……」
天!这个药的药效也太强了吧。为了怕上官怜香在痴迷中不小心伤到自己,
我确定把她的双手绑的很紧,她不可能挣脱束缚去自慰。我猜想一定是上官怜香
在药物的作用下幻想着自己在被男人抽插,想象着不远处的上官怜香晃着丰胰的
双乳,一下下挺动着粉臀,和幻想中的情人激烈的交合,我的下体居然又硬了起
来。
而看着旁边的美人师尊我更是十分不自然,虽然知道她不在乎上官怜香浪叫
娇啼的淫言秽语,但是让一个如谪仙下凡的师尊听着上官怜香的叫床声,我还是
又尴尬又兴奋。「是你昨日练的淫丹吗?效果不凡啊。」
听到这么激励的叫床声,澹台幽莲那绝美的脸上似乎也有些尴尬,只好自嘲
的说道。
倒是听她这么一说,我才突然想起,美人师尊应该不知道不远处呻吟的女孩
是上官怜香,因为既然我在这里,那么在不远处发出呻吟的一对夫妻自然不会是
我和上官怜香。
美人师尊只会以为我拿了两凡人来试丹。虽然在我心念中一划而过的变态念
头,想要告诉美人师尊,上官怜香正等着男人的大肉屌填补她满是淫液嫩屄内的
渴望,然后和绝美师尊一起去享用上官怜香那雪白青春的娇躯,一起帮她开苞,
再用两支肉屌一起轮番插满她那刚刚破处的嫩屄;但是当然,我没有这么做,只
是想到这些凌辱上官怜香的念头,我的碧玉肉屌还是不禁硬了一下。
「哦……是呀,是我炼的丹,好让那夫妻早日生子,」
我附和着美人师尊的说法解释道,这样一来尴尬的感觉稍稍缓解了一些。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听着不远处上官怜香一直不断的娇媚入骨的娇啼
声,想着上官怜香雪白火热的身体正赤裸的等我去恣意蹂躏,我的内心就好像煎
熬一样。
此外,过了不久,可能是由于不远处我的房间开着窗户,而也许风把门轻轻
的吹开了,因此不远处传来的上官怜香酥媚的浪呻艶吟声越来越清晰了,「啊啊!
……好夫君……嗷啊!……用力干我……啊啊啊!……用你黑黑的大肉屌……啊!
……用力干我……啊啊啊!……嗷啊!……好棒……啊啊啊!……就是这儿……
啊啊!……里面好舒服……嗷啊啊!……好夫君……啊啊啊!……你插的好深啊
……啊啊……干到我的花心了啊……啊啊啊!……」
而且,更让我渐渐有些不安的是,不仅仅是上官怜香动情的呻吟声,我似乎
还听见了床架发出「吱扭…」「吱扭…」,随着上官怜香有节奏的呻吟,就好像
有沉重的男人在一次次全力的抽插着她,一次次重压着上官怜香那雪白娇嫩的身
体,把床都压得不堪重负了。
甚至,我还听见了有节奏的「啪!」「啪!」「啪!」
的声音,就好象有男人正在不远处,胯下骑着被绑在床边全身赤裸的撅着圆
臀的上官怜香,随着碧玉肉屌一下下的刺入,男人肥大的腹部正一下下撞击着上
官怜香那白晰丰胰,柔美圆润的屁股蛋。
稍后,更让我不敢相信的是,随着上官怜香越发急促快美的娇啼婉转,不远
处竟然传来了清晰的「噗嗤!」「噗嗤!」「噗嗤!」的淫秽的水声。
干!那声音是如此熟悉,不远处的场面就好像浮现在眼前一般,一个男人紧
紧的抓着上官怜香纤细柔软的蛮腰,而男人粗壮的腰腹正急速而猛烈的前后摆动
着,撞击着她雪白丰满的臀肉,同时,男人那粗大的肉屌正一次次连根挤入上官
怜香那还未经人事的嫩屄,搅动着她紧窄阴道内湿腻淫滑的嫩肉;而男人那粗大
龟头的冠状部的沟楞正随着猛烈的活塞运动,在每次进出间强猛的刮刷着上官怜
香肉壶内的柔嫩的内壁,同时在两人的紧密交合的性器间不停的挤出淫液和空气,
泛起股股白沫,发出淫糜放荡的「噗嗤!」「噗嗤!」声。
我心里却乱作一团。怎么回事?我明明将上官怜香的手腕帮得很紧?还封住
她的真气,难道她挣脱了么?
还是真的有男人在不远处,趁着我不在,而开始享用我那已经被淫药弄得意
乱情迷,人尽可夫的上官怜香?
不可能!这里没有任何人的!这里是悬空山,只有我和师尊两人。
一定是上官怜香挣开束缚,开始在幻觉中自慰吧。我安慰着自己,时间就这
样过去了半个时辰,而澹台幽莲依然还在我面前唠叨着,仿佛丝毫不被深深的夜
色,和不远处的淫叫所左右。
唉…我心里无奈的叹着气,药效估计已经过了吧,我今晚看来是没有机会享
用上官怜香雪白火热的肉体,给她开苞了吧,只希望上官怜香她没有在半梦半醒
间把她自己娇嫩的处女膜捅破,要不我可不就亏大了。而我一会儿上去怎么解释
把她绑在床上呢,唉,又是一个难题。虽然料想着不远处上官怜香的呻吟声会慢
慢止息,但是出乎意料,虽然她的浪叫有时会有中断,但是却还没有任何停止的
意思。干!难道那淫丹的药效也在上官怜香的身上延迟了么?
不远处仿佛男人猛烈的抽插着上官怜香湿滑的阴道传出的「噗嗤!」「噗嗤!」
声依然没有停止,仿佛是上官怜香雪白丰满的粉臀被男人一次次撞击发出的「啪!」
「啪!」声也在继续着,而上官怜香那淫媚动人的娇啼声却如同发情的母兽一般,
更加放荡了,「啊啊!……好烫……嗷啊啊啊!……好夫君……啊啊啊!……用
力……用你热热的大肉屌插我……啊啊啊!……对……对…嗷啊啊!……抬高腿
……插这个地方……嗷啊啊!……好深啊……嗷啊啊!……受不了啦……嗷啊啊!
……快射进来吧……嗷啊啊!……好夫君……嗷啊啊!……射进我的花心里……
嗷啊啊!……你的精液好烫…啊…烫死人家了……」随着不远处传来上官怜香发
出的一阵肉欲狂澜,羽化升仙般的快美娇啼,我知道上官怜香在她幻想中的男人
把精液喷射入她蕊心的瞬间,攀上了极乐的巅峰。
干!这是第几次了!我内心迷惑着,这短短半个时辰中,上官怜香幻想中的
男人已经第四五次的喷射入了她的嫩屄,也就说明她在自慰中也高潮了四五次了
吧。
这个淫药的药效实在太强了,以后我真的是不敢再给她用了。
同时,我内心又有着一种潜伏的不安,也许真的有一个男人偷偷过去,在干
着上官怜香淫水横流的嫩屄呢?而可能现在已经过了药效,但是那个男人还没满
足,于是借着上官怜香的昏迷继续享用她雪白娇嫩的胴体呢?
不可能!这纯粹是乱想。
我还是有些犹豫是不是该回去看看,但是疑虑又被美人师尊的声音打断。我
轻轻摇了摇头,转到一旁,继续听着美人师尊啰嗦……从我来到美人师尊这里,
已经过了一个时辰了,不远处上官怜香和她幻想中的男人又经历了数个巅峰,而
一直持续的呻吟声终于在上官怜香最后一次高亢的娇啼中,以及那个幻想中的男
人最后一次喷射在她身体内之后,缓缓的终止了。
我侧耳倾听着,似乎没有房门开合的声音,也似乎没有窗户推拉的声音。
我内心长出了一口气,暗暗责备自己太过多心了。看来不是有人潜入。而那
淫丹浸淫了上官怜香一个时辰,现在药效终于结束了。
另一旁,美人师尊最后又啰嗦了一刻钟,看我有点心不在焉,放我离开了。
我看见自己的房门果然被风吹开了一道缝,正在微微的风中缓缓摆动,而屋
里传来了上官怜香均匀而平静的呼吸声。我猜想着,看来在强力淫药下经历一个
时辰的亢奋,上官怜香已经疲惫的睡着了吧。
因为怕上官怜香在开着窗户的房间内着凉,我急匆匆的跑了过去,推开了门。
肏!……怎么可能!天呀!不可能!不可能!……一眼看到屋内的场景,我就突
然感觉眼前一黑,脚下一软,踉跄的跪倒在了门边。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