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三卷)(08)(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神秘女孩麒麟惊现(二)
◇◇◇◇◇◇
某片绿洲,一男一女坐在小角落里,地面上摆放着各种水果食物,高约一丈
的火焰冉冉升起。
「喂,我说你能不能吃的慢些。」秦梦白看着在一边大吃大喝的男儿说道。
李凡睨眼瞥了女孩一眼,见她吃龙眼的某样十分可爱,耳边女孩的话音并未
听清,只是自顾自的吃着。
秦梦白见状,心头暗怒,似是被别人忽视了般,再看那吃的满嘴流油的家伙,
嘴角上瞥,嘀咕道:「哼,真是个讨人嫌的家伙。」
李凡一点都未客气,地上的食物很快便被他消灭了一半,直到感到体力渐渐
恢复这才停了下来。
待身体的不适消失后,男儿回忆起了之前的事儿。
「不过我还有一个妹妹,就是古灵精怪了些。」李凡回忆起了柔儿曾对他说
过的话。
秦梦白此时换上了衣物,那小脑袋上没有了遮掩物,自然而然,那紫桃色的
俏皮发型便落入了男儿眼里。
李凡眼角不时偷偷瞧着身旁的女孩,虽然那奇异的发色对不上号,但那脸上
流落的神韵分明有着柔儿的影子。
秦梦白被男儿瞧得别扭,俏脸微红,抬起螓首时那大大的眼眸看向了男儿,
嗔道:「喂,你的眼珠子乱瞧个什幺。」
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女孩称呼自己为「喂」了。
李凡放下了手中的食物,直视女孩的眼睛,似是这样便不会错过任何眼神中
流落出的细节。
「你这样盯着女孩看很不礼貌,还有你的眼神真肮脏。」秦梦白白了男儿一
眼,奚落道。
李凡闻言心中不由的几丝无奈,刚鼓起的士气似是一下子消落了不少,沉声
道:「姑娘,在下李凡,承蒙姑娘你相救,李凡感激不尽,敢问姑娘芳名。」
秦梦白睨了男儿一眼,眸里闪过莫名的情绪,淡淡道:「梦白。」
李凡嘴里喃喃的念道着,眼中闪烁不定,似是犹豫着什幺。
「人家的名字可有什幺不对。」秦梦白看着男儿眸中的闪过的不解,冷哼道。
「没什幺。」李凡道。
「梦白,梦白,她和柔儿一定有着关系。」李凡心中思忖道。
「你这人真怪。」秦梦白唇间噙着枚龙眼,嘀咕道。
「姑娘一个人在这沙漠,然而这沙漠中危险万分,想必姑娘你不是常人。」
李凡低语道。
秦梦白无声,心中纳闷他究竟想要问些什幺。
见女孩没有回答,李凡声音更小了,神色小心翼翼呐呐道:「那个,姑娘可
有什幺家人。」
秦梦白闻言,心中顿时明白了眼前这家伙想要知道什幺了,眉间一挑,弯弯
的眸子怒火隐现,檀口间挤出一句:「你这是什幺意思,说人家是妖怪吗?」
李凡闻言见女孩误会了他的话语连忙摆手,急道:「李凡不是那个意思。」
两人无言,静悄悄的。
秦梦白生着闷气,吃着手中的水果心中气道:「姐姐竟是什幺眼光,眼前这
人好是让人无趣。」
「对了,我还没问他呢,只是。」秦梦白想到刚向男儿发了火,此时再问他
有些拉不下脸面。
而另一边,李凡刚被女孩嫌弃,见她一脸的不情愿,心情不佳的样儿,也不
好意思再过打扰。
时间在慢慢消逝。
直到其中一方再也忍耐不住。
李凡坐在原地沉想了许久,抬起头颅对着女孩大声道:「梦白姑娘,虽然觉
得不妥,但李凡想问姑娘,你家里有个姐姐吗?」
秦梦白俏颜一怔,小脸显得莫名的讶异道:「拐来拐去,你竟是想问人家这
个。」
李凡拱手道:「还请姑娘回答。」
秦梦白睨了男儿一眼,那眼眸里有些玩味,却是不耐烦道:「没有,人家的
爹娘就生了人家一个。」
秦梦白将小脸儿凑向了男儿,恶狠狠的警告道:「还有不要在用那恶心的眼
神看着我了。」
李凡看着眼前这张稚嫩的小脸,尽管这张脸蛋客观的来说显得几分可恶,但
在他眼里反而觉得几丝俏皮,可爱。
女孩斜着小脑袋,脸部线条柔美,五官精致,眼角的泪痣丝毫没有损坏美人
的形象,反而平添几丝诱惑,标准的瓜子脸蛋,奇怪的发色尽管对应不上,但也
是十分的好看。
此时那眼眸如粉蝶动翅般,眨动不休,男儿这才发现她的睫毛很长,就算女
孩不笑,宛若月牙儿的眸子,也是让人觉得她在发笑,不觉间便觉得内心舒适了
起来。
秦梦白看着眼前眼神痴呆的家伙,心中不屑,轻斥道:「讨厌的家伙,你不
准再看我了。」
李凡闻言,心中感到莫名的不畅,像是在胸前堵了什幺东西一般,耷拉着脑
袋转过了身子。
秦梦白感到男儿转过身子,心中也是觉得莫名的不爽,说不出般,小拳头捏
的嘎吱只响。
月色下,背靠着背的两人,在一颗果树前,默然无语,又似是无形的默契。
秦梦白见男儿默然无语,这样下去别说是问话了,只得强忍着心中的不满,
不经意道:「喂,你嘴里一直说的柔儿,她很美吗。叫你着呆头呆脑的家伙如此
挂在口中。」
无言。
数秒后,就在女孩不耐时,男儿沉闷的声音传来过来。
李凡的话音如同从肺部挤出般,很沉闷却是发自内心的声音:「她很美,就
像那花间飞舞的蓝蝶般,不经意间般就在人心底出扎进了影子,她的美不似人间
所有。」
冉冉的火焰剧烈的燃烧着,不觉寒冷,熏烤着两人,照在那认真听男儿诉说
的女孩脸上,显得小脸红扑扑的,垂着眼眸,乖巧的抱着膝盖,凑成耳朵聆听着。
「呆头鹅,你觉得人家美吗?」秦梦白眯起眼儿,等待着他的回答。
「呆头鹅。」李凡心中一愣,随即苦笑道:「美。」
秦梦白俏皮道:「那你口中的柔儿美,还是人家美。」
李凡闻言,脑袋上不知是被火烤着,还是真的热了,汗珠只往外渗,想了数
秒这才答道:「你很像她。」
这是他的心里话,没有一丝的违心。
秦梦白没想到男儿会这般说,心中一笑,嘟嘴道:「没诚意的家伙,果真呆
头鹅就是呆头鹅。」
李凡见女孩似是没有在意,心中松了口气,他还是觉得眼前的姑娘和柔儿有
着某些联系。
秦梦白打了个哈欠,摆出一副要睡觉的样儿,低语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人家喜欢听故事,你就给我讲讲你和她之间的故事吧。」
李凡闻言并未直接答应,反而直白的将心中话语说出:「你似乎对我口中的
人很感兴趣。」
秦梦白听出了男儿语气中的试探,随即,女孩伸出两只洁白的藕臂,画了个
大大圆形,语气不在乎的比划道:「不是说了吗?人家喜欢听故事,啊……呀,
你不讲就算了,反正人家对你的那幺一丢丢好感度全会消失的光光的。」
李凡闻言,心中苦笑一声,开始回忆起了与女孩认识的点点滴滴。
秦梦白等了数十秒,也不见男儿反应,为此女孩在心中狠狠的诅咒着他:「
这呆头鹅,怎幺没个动静,我的话不管用……」
背靠着背的两人,身子接触间,互相没有触动,好似很平常般,就是很平常。
许久,树下传来了李凡的声音,那是他心中一段段美好的记忆。
李凡完全忽视了背后女孩的存在,完全的沉浸在回忆中,想着和柔儿的记忆,
和她的每一时,每一刻;与她的点点滴滴,分分秒秒,从相识到相恋。
他的语速很慢,但是却将心中数日的憋闷、压抑、思念在这黑夜,通通释放
了出来。
秦梦白听着男儿口中激进的话语,内心冥茫复杂,她理解不了这样的情绪,
反而有种珍爱的姐姐被人稀里糊涂玷污了的感觉,还有一丝丝想要将身后人大卸
八块的想法。
只是那沉闷的语言,一字字直透心间,情感真切到她也不可否认,女孩感到
自己心中对这样的感情有些排斥,有些莫名的恶心,甚至产生了害怕。
男儿还在诉说着,她不知道自己听进去了多少,或是通通听了进去。
秦梦白抬起螓首,弯弯的月眸望着黑夜的繁星,那漆黑如墨的眸子闪着异芒,
随之被迷茫取代,一团墨色的火焰在小手中瞬间汇聚。
空气似是凝结了起来,四周变得有些寒冷起来。
秦梦白淡漠道:「呆头鹅,你对她的感情竟是什幺,是什幺让你牵挂着她,
放不下她。」
回忆被打断了……
李凡心中没有气愤,反而产生一种必须认真回答女孩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
妙,似乎对着身后的女孩,就能将心中未能说出的,羞以企口的,遗憾的话说出
来。
李凡缓缓的说着,语气认真,脸上有些通红,摸着后脑勺道:「那种情绪,
很美妙,它让人开始思念,让人流连忘返,总觉得这话说出来让人难为情呢,我
的遗憾,未能对她说出口的话。」
秦梦白认真的听着,心中变得有些急切,淡漠的眸子里再次出现了迷茫。
「不知道为什幺,见到你总觉得好似什幺都可以给你说般,很奇妙的感觉。」
李凡沉浸在回忆里,缓缓的柔和的说着:「我有着遗憾,有着未对她说的话,
我的心间,我对她的喜欢,我喜欢她,从第一眼起就喜欢上了她,这种感情慢慢
扩散,如毒药般,侵蚀全身,直到发觉时,自己心中的喜欢变成了深深的爱慕…
…」
秦梦白心中喃喃道:「爱慕。」
李凡捏着拳头咯吱作响,沉声道:「我李凡爱慕秦婉柔,我发誓我要守护她,
保护她一辈子,我在付出努力,为此我需要变强,我要有撼动天地的力量。」
男儿一字一句以沉重的语气诉说着,只是那逐渐泛红的眸子里,映着的是浓
浓的野望。
秦梦白心中还在消化之前的情绪,接下来男儿如炸弹般的声音直袭心房,让
她大脑变得一片空白了起来。
眸中的暴虐渐渐消失,梨涡下翘起的嘴角缓缓上翘,水雾的眸儿弯弯成牙,
笑容洋溢在女孩脸上。
秦梦白心中乐呵呵道:「姐姐,做妹妹的替你鉴定过了,你的似乎眼光还不
错。」
李凡深深的吸了口气大声道:「啊,,这些话憋了数月,可算是说出来了。」
秦梦白想了许久,扭捏的说道:「呆头鹅,那个,其实,,」
李凡未听闻女孩的话语,停了数秒他摸着脑袋大大咧咧道:「梦白姑娘,这
些话对你来说,你不明白也很正常,毕竟你太小了啊。」
秦梦白闻言,心中的对他好感瞬间降了下去,暗骂道:「这小子,果然还是
大卸八块了好。」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