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1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百零二章狗屎运
「师尊,长青谷在师祖治理下,一片繁荣。如果谷主之位落入那些心怀鬼胎
之人手中,会有什么后果?古长老力挺师尊,正是大公无私,一心为了长青谷。」
东方不败苦口婆心说着。擦了一把汗,劝人改变初衷,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情。
澹台幽莲眸子一低,若有所思。
「师祖倾尽全力培养您,不就是想让您带着长青谷走向辉煌吗?」东方不败
循循善诱着说:「难道您仅为了耳根子清净,想辜负她老人家的一片苦心吗?」
听到这话,澹台幽莲眉头微皱了一下,一道红晕在脸上弥漫开来,自己从小
就跟着师父,言传身教,胜之父母,如今仙逝……
想到这,澹台幽莲清眸中隐现一丝担忧。
「师尊,你难道想看着长青谷走入歧途,当做别人爪牙吗?看到师祖心血经
营的圣地,毁于一旦,沦为走狗吗?」东方不败沉声说道:「相信以您的睿智,
定是看出各大长老背后,都有大势力在偷偷支持。」
东方不败也担心,好不容易有了长青谷这后台。万一长青谷真的被诸如玄煌
宗之类的大势力暗中把持,自己就无立锥之地了。
澹台幽莲杏眸终于有些变化了,轻声说:「东方不败,炼药大比,你要拿第
一才可以。」
东方不败见师尊终于扭转了想法,心里欣喜之余,又涌现出一缕担心,要跟
那些从小炼药的人比试,如果不剑走偏锋,胜算极低。
「这样的话,只能另辟蹊径了。」凝重之色挂在东方不败脸上,若有所思的
说道:「我倒是听说有一种还魂丹的四品灵药,功效不俗,便是在同等灵药之中,
也属于佼佼者。」
「还魂丹?」澹台幽莲微微讶然的呢喃说:「此丹有活死人肉白骨之效,若
你能炼出,胜出的确有望。只是有两个问题,第一,此丹较为冷门,原因是主辅
材均不好找,需要一株四叶尸魔芝,外加一枚四品尸核。第二,就算能找到材料,
以你的能力……」
「师尊,弟子前些曰子在魔沼雨林附近历练,远远见过死城一次。死城之中,
尸魔气十分浓郁,或许我们能从中找出所需材料。至于炼丹,弟子定会努力。」
澹台幽莲琢磨了片刻,缓缓颔说:「那就尽人事,听天命了。等你通过了初
入决赛,我们就立即出去死城。最后成不成,一切都是天意。」她飘飘袅袅
的说了一句,直至此时,争胜之心也不算太强。
直把东方不败,看得是一阵微微感慨。
「半月后就是初赛,这段时间,你得刻苦炼丹。」澹台幽莲美眸轻阖,淡然
说:「既然你想争第一,若连初赛都不过……」
东方不败心头一寒,原来是想错了,急忙点头应允。
……
时日匆匆,半个月的时间在东方不败日夜苦练中,一晃而过。偶尔也会想起
被狗捷足先登的上官怜香,自己有点心虚,也没在干坏事。
回想起当日的事,极有可能是师尊澹台幽莲一手操作的,因该是吃醋了,强
大的先天宗师用神念一扫什么不知道?巧的是刚要
入就被叫住了,更巧的是还
有条大狗,当时自己怎么就没注意呢?几个巧合一起就不是偶然了,到最后自己
还是没有得手,哎……不想了!
这一日,长青谷中央偌大的广场中,人山人海。当然,绝大多数都是来看热
闹的。虽这是初赛,但未来可是关乎到谁当谷主的天大之事。
「此番斗丹大会初赛,只有前三名,才有资格参加之后的决赛。灵药与丹方
自备,以效果优秀、品质上乘者为入选,不满二品、废丹、次品,直接出局。各
位长春弟子们,准备开始。」
随着裁判古月啸国一声令下,顿时安静下来。
他一眼扫过,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东方不败,此子给他印象极深。
他还记得那日东方不败和另一人赌斗炼丹,自己受澹台幽莲之托当裁判,结
果大出所料,这小家伙竟炼出了超品丹药。
不过就算是超品,灵药品阶太低,在这种大赛上,上不得台面,
此番斗丹,谷中不少青年才俊都来了。更兼有同辈之中傲视群雄,独占鳌头
的林君谦。
但见他操作娴熟,更甚以前,便知道是这炼丹功力又一步了。
不由让古月啸国老怀开慰,心下很是满意。因为林君谦,正是他的得意弟子。
他相信凭着林君谦的能力,拿到此番斗丹头名,不费吹灰之力。
至于李竹凡的弟子江辰,总要差那么一丝半毫。
林君谦单手背负,颇为潇洒的炼着丹,以神念摄取一丝火焰,将其操作得如
红蛇攀枝一般熟稔自然,所过之处糟粕烬去。随后那道丝线被其打入其中,一震,
药材便虚空爆裂开来,恰时火焰猛涨猛收,鼎底只留下雪白精华。
这正是闻名遐迩的百滤圣弦手。
古月啸国更是满意的频频点头,得徒如此,后继有人啊。
再看江辰,此时用的也是百滤圣弦手,手法娴熟浑圆,比之林君谦也不遑多
让。
以备料和手法推断。
林君谦炼制的是三品流华丹,此丹可令先天以下的武者,在一定时间内战力
大幅提升。
而江辰却炼的是筑基丹。武者修炼十分讲究肉……身的强化,而服用了筑基
丹便可以洗髓伐毛,增强体质,这种丹药单论效果,更胜一筹。
当然,这筑基丹比之东方不败所用的易经丹,却是天壤之别。
如此看来,两人间的比拼,一开始就龙争虎斗,各有千秋。第一和第二,恐
怕不作他想。
其中一个风姿绰约的白衣少女,也是格外引人瞩目,围观者七八成都是被她
所吸引。
古月啸国扫视而去,她叫上官怜香,不光是大风帝国皇室公主,还是仅次林
君谦和江辰的天才。
过了半个月,她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
她要炼的是三品塑肌丹,能够让伤者在短时间之内骨头快速愈合,失去的血
肉迅速长出。
只是此丹比之前两个,要略逊半筹。
她所炼丹药一般,但手法却十分好看,那就是流风溯雪手法。
无数株药材被她同时丢
鼎中,其纤纤玉指弹琴一般一一点过药材,那些药
材随后发生炸裂,无数的雪白精华落下,杂质化为飞灰飘扬鼎中。宽大的白袖,
好似蝴蝶于黑花白絮之中翩迁飞舞,场合之中堪称绝美无双。
很快,这些精华都被转换成了药液。
上官怜香白色的丝绸袖子一卷,丹鼎之中的药液和杂质混淆,如同顺风落雪,
四散飘落降下,被火势一冲,又顺着袖子如回风逆雪,又似铅汞相遇,最后凝旋
成一颗拳头大小的灰色球体。光华微明如珍珠,悬浮丹鼎之上,火焰如同无数可
人的狐尾,肆意缭乱地抚摸,看过去温婉柔软得如同摩挲人的眼睛一般舒服,看
得众人如痴如醉。
「这就是回风流雪么?!好生精彩!」
「炼丹行云流水,更伴美人佳舞,成丹必然不凡!」
「仙丹啊仙丹,这流风溯雪果真奥妙……」
更兼此时场外一群观者的赞叹,一时间众人眼球被吸引,三人成虎,赞得这
个手法神乎其神,外围的人不明所以,还以为真有仙女下凡,纷纷向内挤来。
别看很华丽,其实古月啸国知道,那是以独特手法将火焰压药材,神念控
制爆散,分离杂质与精华的手段。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就是这个
道理。
古月啸国活到了这把年纪了,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又岂会为其所动?
百滤圣弦手,可是以神念精准操控一缕火焰,然后用天地灵气将其压缩成丝。
以此火焰丝线来剥离精华和杂质,顺便洗练精华,最后炼成的丹药由于灵气的洗
练,成丹品质会大幅提升,且不会有丹毒,此种手法才是真正神乎其神。
这流风溯雪手法确实漂亮,看起来某些地方也是极具奥妙。但不过就是用手
法把火焰压
药材,使其爆裂使分出精华多一些而已。唯一的好处就是凝丹稳,
凝丹的同时也是孕养祛除丹毒。
「流风溯雪」如此,那么在一边用「众星捧月」卖弄着的裘雄,也是如此。
裘雄的手法极尽华丽,众星捧月更是用的淋漓尽致,但是速度却是慢得很,
比起大师来还是差得不是一成两成,以此速度估计能否凝丹还很难说。
至于其他人,就没有能入他法眼的了。
古月啸国就这样看了一圈,最后又落到了东方不败身上,想看看这小子又会
有什么惊人之举。
令他有些纳闷的是,这小子怎如此淡定。看他此时正用一些药材在火上慢慢
「磨着」,用的手法也是场上最为普通的「一来二回」之法。磨蹭啊磨蹭,好似
事不关己一样,这和上次意气风发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莫非老夫看走眼了不成?
他汇聚心神,再次仔细一看。
东方不败用一来二回之法淬炼药物,用的比较细心,最后出来的精华都是极
其细腻精纯的。而他似乎还用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手段,将周遭空气之中的丝丝灵
气压搀和了每一微粒精华。
时间过得似乎很快,东方不败将最后一株淬炼完成之后,将顶盖猛然盖上,
又是摄取一大团灵气封入鼎中,随后用真气将其密封住,而鼎中火焰却又猛然大
增。
这倒是像是百滤圣弦手,可又不是,明明是以一来二回手法来淬炼的,最后
却不是用这种手法来凝丹的,这样看上去颇有些小孩子气。
但就算他此刻凝丹成了,也不过是一颗二品大聚真丹,这种丹药只刚好入围,
但今日参赛的可是有八十一人之多,随便一个人都能拿出比大聚真丹更好的丹方。
莫说是前十,只怕是要垫底了。
可他哪知道,东方不败却另有打算。他准备到时候凝丹,用澹台幽莲教他的
手法,再配合上小绿液的功效,然后再次炼出超品丹药,如此一来的话,就算是
三品普通丹药也是无法和他比的。
「凝。」
「凝。」
正在这时,场中先后响起了两声清喝,随之而来的便是药香四溢。林君谦和
江辰同时将丹药递交到了评委处,却谁也没有看谁。
古月啸国一看沙漏,还剩下盏茶时间。但也就在此刻,场中大部分参赛者大
多开始主动弃权离开了,有些不肯的,也被说了两句后果断走了。
最终,场上徒留着还在炼制的三人,是裘雄,上官怜香和东方不败,而离开
的人里面边走边也在讨论着。
「傲兄,我观你可是将要成三品丹,如此离开放弃岂不可惜了。」
「哈哈,无常兄,这林君谦和江辰次次分列伯仲,至于
决赛的第三,你看
那流风溯雪和众星捧月,咱两加起来都比不上人家一个?」
听这两人对话之时,周围人也是纷纷应和。
「诶?你看那是谁?怎的有如此胆量和自信,还在台上?」一人恰时如此一
说,众人顺着手指方向急忙看去,恰恰是东方不败那方向。
「那个……不是澹台幽莲澹台师叔的前不久收的弟子嘛,好像叫做东方不败。」
「听说上次霍英凡逼他赌斗结果输了,最后那姓霍的自己反倒疯……」
「凝!」
恰在这时,东方不败大喝一声,吼声之大,惊悸四野,这凝丹的声势连古月
啸国都吓了一跳。
他见上官怜香被这么一吓,控火不稳,丹药被毁了一半,俨然已是次品。
上官怜香震怒之极的看向东方不败,尖叫说:「乡巴佬,你叫那么大声做什
么?你害我丹毁了。」
「我本来就是乡巴佬,嗓门大有何稀奇的?」东方不败不客气的回敬说:
「炼丹本就讲究天塌不惊,区区一声大喝你都会受影响,看来公主殿下你还有待
修心啊?」心里却想:看来她还不知道是我迷了她。
唇枪舌剑的两人,立马被古月啸国制止了。
东方不败当然懒得理那上官怜香,原本是想在凝丹关头,注入些绿液,炼出
颗超品的。但见上官怜香凝丹失败,又见裘熊似乎力有不怠,凝丹困难,便索性
心念一转,放弃了注入绿液,凝成一枚普通丹药,交给了评委。
古月啸国看看时间,朗声道:「时间到!」
裘雄一愣,他刚炼完还没孕养呢。随后只能苦笑地摇摇头,走下了台。炼三
品丹,对他来说很困难。
「林君谦,流华丹。三品上等丹药,药效小极品。」
「江辰,筑基丹。三品上等丹药,药效普通。」
「东方不败,大聚真丹,二品初等丹药,药效普通。」
第一第二无可厚非,但是说到第三名的时候,适才那些在议论的人一只脚已
经几乎踏了出去,结果是硬生生悬停在了半空中,一时间众人心中百味呈杂,又
开始了议论纷纷。
「傲兄」和「无常兄」相互对视了一眼,心里同时想到:这东方不败是不是
太走狗屎运了,二品普通丹药也能杀第三名?与其说是「杀」,还不如说是勉
强「填塞」
去的。这什么人啊,凭借一颗大聚真丹也能入围,早知道老子也留
下来了,随随便便都能赢东方不败。
江辰和林君谦,互相眼神噼里啪啦的激荡出了浓浓的激……情。至于踩了
『狗屎运』的东方不败,直接被无视了。
东方不败「意外」入了决赛,晃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尤其是那个被东方不败大喝一声后,乱了心神,凝成次丹的上官怜香,更是
视他为不共戴天之仇。在谷内喊打喊杀,要东方不败付出代价,却是怎么都找不
到他。
谁都不知道,东方不败和师尊澹台幽莲,早就已经远遁数百里,寻幽探宝去
了。
死城是个凶险之地,即便有青木神气与伏地魔气的优势,东方不败也万万不
能单独
去。
师徒两人穿越过广袤的魔沼雨林。黑漆漆的一片城池,赫然出现在眼前。如
同一只匍匐的巨大凶兽,等着活物自动钻入它黑洞洞的大口。
死城之中的魔气,比魔沼之中更为浓重。结成一个个黑色的小漩涡四处乱窜,
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成群恶鬼,阴森恐怖。
好在东方不败有大青木神诀护体,当魔气一遇到他体表那薄而透亮的微光时,
顿时纷纷消融退散,即使还有点漏网之鱼也被魔气吸收吞噬,显得轻松自如。
「没想到死城的魔气膨胀的如此恐怖。」东方不败微微感慨了一声,小心谨
慎戒备着周围的风吹草动。这里的魔气和慕容天瑶体内的黑气性质相差无几。当
初她的身体若是被黑气全面侵占,那么她也许会变成一具「魔尸」。
好在她运气不错,碰到了自己。
魔尸丑陋而恐怖,但实力却非同寻常,随着魔尸不断吸入浓郁的魔气,就会
把魔尸锻造得更是坚硬可怖,战力倍增。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