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王朝之冰镇美人】(下)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圣武王朝之冰镇美人】(下)
皇上换了一个姿势靠着,慕容曦如同小猫般在他怀里蜷着,她本身就是娇小
的美人,窝在皇上怀里,真正的像一对父女,当然如果去除二人的动作的话。
圣武帝一只手握住她那裸露在外的一双乳房,用力将两个奶子在手里捏成各
种模样,而另一只手则是在她的胯下把玩着,中指和无名指毫不怜惜的插入她的
阴道内,而食指和拇指则捏住了她的黄豆大小的阴蒂。
每一次皇帝用力捏的时候,慕容曦整个人都会颤抖一下,对于她来说,可能
对于低等的嫔妃来说,这种疼痛是家常便饭,但是对于入宫不到半年就升为贤妃
的慕容曦来说,还是有些无法承受。
但是皇上喜好,做妃子的只能忍着,所以尽管被玩的阴蒂通红,她还是小心
翼翼的舔着圣武帝的奶头,眼角余光更是不断瞄着远方。
在圣武帝的胯下,专用的喉姬正卖力的舔弄着他的阳具。
这些喉姬经过改造,每个人的口腔内部都如同企鹅的牙齿,一片片嫩肉往里
倒长,只要阳具插进去之后,就会被里面的嫩肉推送着直接插入最深部,而且随
着人呼吸,嫩肉就会来回翻滚,不停的刺激阳具。
喉姬的待遇比之奶姬还要低一等,因为她们每次口交的时候都会直接吸允到
根部,所以鼻子是会被圣武帝的阴毛完全堵塞的,如果用鼻子呼吸的话只会窒息
致死,所以她们都被开发出用眼角呼吸的技能,但是这样一来不可避免的就会影
响视力,她们的视力基本都不是很好,并且为了防止有可能咬疼龙根,她们的满
嘴银牙基本都会被打掉。
而且她们被改造过得口腔,是没办法吃太过坚硬的食物的,就算是肉类也必
须打碎了才能吃,平日的食物基本都是以流质为主。
更何况喉姬最有可能还是承担便器的责任,虽然她们的待遇和品级比便器奴
高的多得多,但是也算是下等姬妾了。
圣武帝此时胯下的喉姬正是七个月前来寻亲的李思思,一张妙舌据说能口灿
莲花,于是光荣的成为了喉姬一员。
李思思卖力的添了半天,她的舌头比别人灵活很多,圣武帝现在疲软的阳具
在她口中保养着,她用舌尖褪开了阳具上的包皮,直接用舌尖插入了马眼内,配
合上口腔内的嫩肉,绝对能够让任何正常人在她的小嘴内支持不过一分钟。
可惜对皇上来说,这些只不过是家常便饭,再加上他今天上午刚开苞了两个
私生女儿,所以性致不是很高,哪怕李思思使出全身本事,他的阳具还是软塌塌
的。
皇上用脚踢了李思思的乳房一下,她知道这是要撒尿了,连忙屏声静气,整
个小嘴将龙根完全的含住,不敢丝毫大意。
一股热流从嘴里的阳具中喷射出来,直接打在她的咽喉上面,呛得她差点含
不住嘴里的鸡巴,不过好在她也是久经考研的,连忙跪平,好让尿液能够流淌到
胃里。
圣武帝一泡尿撒了两三分钟,她喝的胃里都涨满了,本来平坦的小腹都变得
鼓鼓的,等皇上在嘴里撒完了之后,这才伸出舌头顺着精管从下往上慢慢的捋了
一遍,将残留的尿液完全的吸了出来。
撒完尿,她就立刻将阳具从口中吐了出来,按规定,她要回去整个人大清洗
三天,才能有资格再次帮圣武帝口交,不然会有残存的尿液在身上,这是对皇上
的大不敬。
立刻有新的喉姬将阳具接到了口中,皇上的龙根,自然不会暴露在野外。
见他撒完尿,慕容曦这才娓娓的说道:「父皇,您早上才刚临幸了两个姐妹,
现在又赏赐了李才人龙液,要不喝点东西吧。」
呃,听到这么说,皇上才感觉有些口渴,便说道:「不错,怀恩,上点饮品。」
慕容曦娇笑着说道:「皇上,饮品还是喝点人乳好啊。」
「嗯,怀恩,随行的奶姬在哪?」听到她这么说,皇上便回首问道。
老太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回道:「皇上,老奴该死,老奴安排的
奶娘娘来天葵了,老奴该死啊!」
说完在地上不断的磕着头,像他这么一大高手,竟然都能磕出血来,也是难
为他了。
圣武帝面带不悦,这两个人简直把他当傻子了,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只是这两个,一个是自己用了几十年的老奴才,另一个虽然入宫时间不长,
但是总能逗乐自己,姑且看看她们想做些什么再说。
自己还是心软了,要是以十年、不,五年前的脾气,绝对都是打发了的后果,
果然岁数大了就容易心软,对待晓明的事情也是这样。
怀恩一边磕着头一边注意皇上的反应,他知道自己的这番动作肯定是瞒不了
皇上的,可是贤妃娘娘一意孤行,他已经抱上了她这条大腿,想退可是退不掉的,
只希望皇上能够体恤他这么多年当狗的功劳,不要被打发了就好。
「父皇您看,那边不是有个奶姬吗!」慕容曦伸手指向远方,两个身影正从
树林外走进来。
 ————————————————————————————————
「你叫什么?」对于跪在自己身前的少女,皇上可不记得了。
万惠儿跪在圣武帝的身前,用颤抖的声音回到:「臣妾是养乳殿的万美人。」
『哦』皇上听到这里,知道这个妃子是什么人了,便大手一挥说道:「挤两
斤奶出来,朕渴了。」
话毕,身边几名负责采奶的宫女就直接走到万惠儿身边,将她的外衣剥掉,
露出一对相对常人来说巨大的乳房,但是对于奶姬来说完全就不正常的奶子来。
几名采奶的宫女心中『咯噔』一声,根据她们多年采奶的经验,哪里不知道
这对奶子绝对是挤不出奶来的。
不过这话谁也不敢说,只好十八般技艺全上,可惜试了半天,整个奶子都被
弄得红红紫紫的,也弄不出半滴奶来。
圣武帝本来没有注意这边的情况,可是等了好一会儿还不见她们将奶端上来,
不由得怒了。
「狗奴才,半点用没有,全部拉去驭兽园交给尽忠。」
几名采奶的宫女吓得肝胆欲裂,连忙磕头请罪,为首的宫女连忙回道:「皇
上饶命啊!不是奴才们不用心啊,而是万美人自己将奶水全部挤掉了啊,奴才们
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父皇,看来这位万姐姐不喜欢自己的奶姬身份呢,竟然背着皇上将奶水挤
掉了。」慕容曦谋划了这么久,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圣武帝斜了她一眼,看来这个小骚货花了这么大功夫就是为了整这个万美人
了,也不知道两人结了多大的怨恨,竟然敢在自己面前耍花枪。
他也懒得去管这里面的恩怨,后宫数万妃子,他要是有着闲心思那就鬼了,
不管这个万美人因为什么给慕容曦恨上了,但是身为奶姬,白日就把奶挤掉了,
这可是在挑战他定下来的宫规,简直放肆。
万惠儿吓得满脸煞白,谁能想到刚进树林就会遇到皇上,而且皇上还要喝奶,
这不是要人命啊!
慕容曦被圣武帝一眼看的花容失色,她从眼神中看出父皇已经知晓了她的计
划,吓得阴道都收缩了起来,吸得圣武帝两根手指都差点拔不出来。
皇上略略考虑了片刻,说道:「算了,你现在想办法给朕弄点奶来,还有,
下不为例!」相对万惠儿这个他才见过三面的奶姬,还是慕容曦这个小狐狸更加
得他宠爱,就跟某些人把家里养的观赏鱼喂给宠物猫吃一样,他已经在心中把万
惠儿送给了慕容曦。
听到这里,慕容曦知道皇上已经原谅了她,连忙谢恩:「谢谢父皇,父皇稍
等,女儿这就给您准备。」
说完,就叫人把万惠儿带了出来。
樱花林外,一个水晶制成的箱子正摆在哪里,万惠儿跟在慕容曦的身后,不
知道这位贤妃娘娘叫自己出来有什么事。
「跪好!」慕容曦对着万惠儿说到。
虽然不知道贤妃娘娘找自己什么事,但是经过这么多天的调教,对于宫里的
规矩万惠儿还是了解的,也不顾地面上的青草,直接跪了下来。
「桂嬷嬷、兰嬷嬷,把这骚奶子的衣服拔了」
『喳』两名凶狠的嬷嬷直接就将万惠儿拔了个干干净净,裸身的美人跪在草
地上,不知道这位初见面的贤妃娘娘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
「上吸管!」随着慕容曦的命令,两根翠绿的吸奶管被拿了出来,看到那个
尺寸,饶是万惠儿已经被调教的不知恐惧为何物,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平日给奶姬们用的吸管,都是一分粗细,尺许长短,而这两根吸管,则是有
着惊人的三尺长,更是有着尾指粗细,并且在吸管的尾端,还有一堆看不清的飞
絮状物品。
她忍不住想站起来逃跑,可是身后的宫女哪里会让她反抗,直接将她架住,
眼睁睁的看着两名宫女将那惊人到恐怖的吸管插向她的奶子。
这吸管顶端还是只有一分粗细,插入奶孔时还刺激的她浑身机灵了一下,但
是慢慢的就变得粗大起来,就感觉一只巨大的怪兽,硬要从她的奶头中钻进去。
吸管只插了半尺不到就到顶了,还余下两尺多长露在外面,也不知道这位贤
妃娘娘到底想做什么、「喂药!」
随着慕容曦的吩咐,足足几大海碗的深绿色液体被端了过来,万惠儿疯狂的
要想挣扎。
她认得那是什么药,那是强效的产乳药,如果但是产乳的药液,她也不会反
抗,但是她在太医院养伤的时候认识过,那是给那些一次性女奴用的,这些药会
狂暴的产奶,而且只要一次服用,这辈子奶水都会无限的流下去,直到流干女人
身上的所有精气神,才会停歇。
就算服用解药,也会对人造成不可恢复的暗伤,最重要的就是奶子会狂涨不
止,圣武帝的那些奶靠就是服用的这些药。
「不,我是美人,我是父皇的女儿,你不能喂我喝这种奴隶才用的药。」万
惠儿死命的抗拒着,她知道自己是皇上的女人,还是他的女儿,他不会用这种药
给自己的。
「哼!父皇已经把你赏给本宫了,现在本宫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慕
容曦伸手扯了扯露在外面的玉管,一阵阵钻心疼痛让万惠儿发出了『啊啊』的惨
叫。
那些飞絮已经完全布满了她整个乳房,现在这管子是绝对不会从奶子里滑出
来了。
有人立刻给万惠儿戴上了灌食器,直接将足足几海碗的药液灌了进去。
『咳咳』灌食器被抽走后,万惠儿发出强烈的咳嗽声,想将那些药液吐出来,
可惜药液是入口即化的,哪里还能吐得出来。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万惠儿自认与她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不知道
这位贤妃娘娘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哼!」慕容曦根本没有回答她,面色冷酷的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狂暴的药液立刻发挥了作用,万惠儿的乳房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疯涨,几分
钟的时间就超过了原本的尺寸,还在不断飞涨着。
绿色玉管中,白皙的奶水立刻飞射出来,如同花洒似得浇落在地面上。
万惠儿已经被疼痛和刺激的说不出话来,奶子飞速的膨胀让她又疼又痒,而
奶子中的玉管,则硬生生的把她的奶孔扩大了数倍,强烈的刺激和不断来临的高
潮,让她完全不知道还有什么未知的恐惧在等待着她。
当一对奶子膨胀到冬瓜大时,才停止了生长,三尺长的玉管,也只剩下不到
半尺还在外面,而万惠儿的乳头,则是被玉管撑得变成了一道薄膜裹在上面了。
两名嬷嬷将玉管的这端连到一起按上了金制的水龙头,以后只要打开龙头,
就会又源源不断的奶水从里面流出来了。
下人们将万惠儿抬进了水晶箱子内,见她还在不断的滴着淫水,慕容曦不由
得皱了皱眉:「这骚货,别把水弄脏了啊!」
杏儿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说道:「娘娘,可以把这个骚奶的下面都先灌水
灌满啊!这样从内到外,味道更新鲜啊!」作为卖主求荣的首席丫鬟,她知道慕
容曦的全盘打算,现在主子已经被卖掉了,她要更加努力的显示自己的价值。
「不错,你挺有前途的,以后来繗坤宫跟着本宫吧!」
「谢谢主子。」杏儿立刻改口道。
立刻有太监挑了几桶清水来,调理嬷嬷直接将软管插入万惠儿的阴道肛门和
尿道,有没有管她已经被刺激的翻白的眼神,直接对着她开始灌起水来。
杏儿身先力卒负责给万惠儿的尿道灌水,根本不管这位跟她数十年主仆情谊
的小姐死活,半桶水都给灌了进去,几乎把万惠儿的膀胱给灌裂开来。
直到万惠儿被灌得从口鼻中往外冒水,她们才停下手来,四五桶水已经被灌
进了万惠儿那娇小的身躯,涨的她整个人都大了一圈。
众人将万惠儿摆出一个西施捧奶的模样,当然,那么大的奶子她肯定是捧不
住的,只是摆个造型而已。
『倒水』,随着一声命令,无数清水被瞬间倒入了水晶箱子中,直接淹到了
万惠儿的颈部。
因为水浮力的原因,她的那对奶子正漂浮在水中,配上她西子捧奶的动作,
远远的看去,倒是很有美感。
慕容曦身边的两个老嬷嬷立刻伸手对准水晶箱子里的水催动内力,这两名老
嬷嬷都是成名五十年以上的绝世高手,同时发功,片刻间就将整个水晶箱子冰冻
了起来,将万惠儿整个人封在了冰里面。
万惠儿全身上下都被冰块裹住,这时她才缓缓的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除了
脑袋外全身都动弹不得,张口想说话,却只发出『叩叩』的声音。
原来她现在全身的血液都要被冻住了,自然也是说不出话来的。
不到片刻,她的脸上都结满了白霜,而被灌进身体里的清水也相连的被冻结
了起来,她现在几乎连内脏都被冻得冰洁,全身的血液都不在流淌了。
「主子,会不会玩死了啊?」见到万惠儿的模样,杏儿不由得问道。
「怎么了?舍不得你以前的主子?」
「主子,哪能呢,奴才不是怕要是玩死了,主子就玩的不开心了啊!」杏儿
连忙磕头回到。
「放心,刚才的产乳汤里加了护心散,玩不死的,她要是死了,我岂不是白
费这么大功夫。」
圣武帝等了半个时辰,慕容曦才把弄好的玩具带了过来。
只见一块巨大的冰块内,万惠儿除了头以外都被冰封在里面,因为冰面的折
射,所以她被强制灌大的身躯并不显得臃肿,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就像一件精
美的艺术品。
在她正面,两只巨大的奶子也被冰封着,只在前面露出一个金制的水龙头,
因为玉管和奶水的颜色被冰挡住,所以能清晰的透过冰面看到里面那被扩张到可
以塞入葡萄的乳孔。
慕容曦扭开了水龙头,一道洁白的乳汁『哗哗』的从里面流了出来,她端起
杯子装了一杯送到了圣武帝的嘴边。
「父皇,您尝尝,看看女儿的孝心。」
圣武帝将杯子中的人乳一口喝干,接近零度的冰奶味道果然很棒,比往奶水
中加冰味道好多了。
「不错!」他伸手拍了一下慕容曦的屁股。
「看在你还算有孝心的份上,这个玩具就赏给你了,不过要是再有下次,朕
可饶不了你。」
「谢父皇!」
「还有,这个冰镇奶,每天都给朕送些来,不准玩死了玩脏了。」
「臣妾知道!」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