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1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百零六章血战
从万灵鞭上落下,东方不败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只见那头凶焰滔天的玄尸直
奔东方不败而来,它每一个跳跃,都是七八丈远,蹬的地面都龟裂开来,碎石乱
飞。
对付金尸,东方不败还能硬着头皮,勉强应付一番。对待玄尸,东方不败只
有撒腿就跑的份了。
玄尸可是先天中阶的实力,完全可以碾压自己。
神经高度紧张下,心脏也是砰砰乱跳,感觉身处地狱一样,到处都是妖魔鬼
怪。
澹台幽莲转身回头,见东方不败无路可退,脚踩真气凌空飞来,秀指一点,
顺势点下,招数虽然不是东方不败那样刚硬威猛,却是暗劲十足,威力不容小觑。
「铿……」
伴随着一声碎石般的声音,只见那只玄尸像是被拖曳稻草人一样,两只手臂
在空中挥舞着往后直直的后退,吐了一口浊气的同时,扑倒在地。
厉害!
东方不败忍不住叫了两声,师尊威武,师尊霸气。
同时,成群魔尸又是围攻了上来。
「师尊。」这数以千计的魔尸让东方不败不知所措,边退边看了一眼澹台幽
莲,想寻求一下解决的办法。
澹台幽莲也知道,这些魔尸只是魔气侵蚀的傀儡战尸,魔气的源头就在这里,
只要能将源头的魔气控制住,这些魔尸就像是离开了水的鱼,纵使成千上万,也
只能垂死挣扎。
「我们必须将魔气喷涌的源头控制住。」看了一眼的东方不败,澹台幽莲急
速说道。说话间,玉臂一挥,一鞭将一只扑上来的银尸拦腰甩断。
看了一眼那冲天魔气柱,魔浪云涌,充满着无穷无尽黑暗力量,在那里汇集
酝酿。源源释放,像是真气一样,源源不断的为这群魔尸提供黑暗之力。
东方不败坚定的点了点头,只要能将魔气堵住,这群魔尸只能是坐以待毙。
「师尊,宜早不宜迟。」
距离魔气柱,仅十丈开外,对于澹台幽莲来说,一息之间,就会凌空驾到。
然而是放心不下东方不败,在这种妖魔横生的地方,到处都是危险,他随时
都可能丧命。
东方不败怎么不懂师尊的心思,从踏足死城开始,一直都能看到她顾忌的眼
神,而且在很多危急关头,总会是她出手相救,不然早就命丧黄泉了。
「不败,抓紧了。」
澹台幽莲娇斥一声,一汪秋水般的眸子中,凝着一抹沉重。然后脚踩真气,
冲天而上,同时万灵花鞭一甩,藤蔓在东方不败腰间迅速缠绕开来,拉着他向着
魔气柱飞去。
刚才东方不败摆脱的那只金尸,狂暴的追击而来。一只活物从他眼前消失,
令他狂躁不已,再次看到东方不败之后,脖子仰天狂扭一圈,狂吸一口魔气,然
后咆哮凌空蹦起。
天空之上,吃力漂浮着的澹台幽莲,耳听八方,眼观六路。见得金尸腾空扑
来,皓腕猛地一甩,藤蔓上的东方不败直冲那只金尸撞去。
「师尊,玩笑开大了吧?」东方不败咕噜咽了口水,心脏都要跳了出来。
金尸见东方不败自动送上门来,兴奋的手舞足蹈。而东方不败就没它那么开
心了,情急之下,一记碧海三箭,朝着金尸狂涌喷去。
「嗷呜……」金尸一声怒吼,藤蔓之上的东方不败随后而到,汇集全身的真
气于掌心,目光如炬,神情坚毅,同时一掌从空而下。
「天雷爆!」
只听轰的一声,金尸头颅像是球一样,被直接打飞了出去,无头的金尸踉踉
跄跄的晃了几步,直接栽入裂缝之中。
东方不败落地同时,将一只金尸一掌打爆,一种成就感和爽快感油然而生。
这头金尸,可等于是先天初阶的实力,正面交锋,自己万万不是对手。
澹台幽莲看着这一人一屌,配合的天衣无缝相得益彰,不禁为之莞尔一笑,
将万灵鞭生出要将金尸刺穿的刺鞘又收了回去。
再次卷起东方不败,越过重重魔尸包围,飞身落到了魔气柱旁。
刚刚落地,灼热的熔浆热气迅速的传导全身,东方不败站在上面,脚下又像
是泥沼一样,不断的凹陷。心头一惊,若不不趁早脱身,到时候,这里就会变成
一片熔浆火海。
看着眼前的滚滚魔气冲天的魔气柱,东方不败猛攥紧了拳头,表情刚毅,坚
决如铁,不将魔气源头遏制,绝不善罢甘休。
尤其是在师尊面前,岂能弱了威势?
脚踩真气,东方不败飘忽而上,勇者无惧,勇往直前。
落地之时,魔柱旁的魔尸群迅速将他包围。在魔浪滔天的魔柱旁,东方不败
越发神威,「轰……」「啪……」东方不败手脚并用,身上充盈着大青木神气,
在这群魔尸面前,感觉玄真技威力更加凶猛,在大青木神气施展下的重拳,越发
神威,一个接着一个魔尸在重拳轰击下,轰然倒地,分崩离析。
东方不败如一尊吒怒葵花般在前方开路。
澹台幽莲莲足直踩一个倒地的魔尸,借力腾空,直飞魔柱而去。
掌中万灵鞭迅猛蔓延生长,奋力一甩,空中藤蔓像一条腾云驾雾的青龙,代
表着万物欣欣向荣的木系真气,充盈于万灵鞭,裹挟着一股磅礴生机。如猛龙摆
尾,直奔黑暗邪恶的魔柱挥击而去。
『轰隆隆』,一阵巨大的浩动,魔柱战战巍巍的摇晃了一下。
众多魔尸看到魔柱摇晃,像是发了疯似的,张目獠牙间,拼命的吸着魔气。
面目全非的脸上,带着无尽的戾气,迅速摆脱东方不败,直奔澹台幽莲而去。
一鞭下去,魔柱已然颤动,澹台幽莲再次扬腕,这一鞭,将是摧灭死城,铲
除邪尸的致命一击。
深吸一口气,然后运集全身真气,浓郁雄厚的青色真气全部灌入万灵鞭之内,
皓腕用力一甩,万灵鞭甩尾而下。
数百上千的魔尸像是发狂了似的纷纷叠人墙而起,残臂朝天,不断的挥击着,
哀嚎不已,试图将这记长鞭阻止。
「呜……」
一声空气巨大的抖动,万灵鞭落下之时,东方不败抬头一看,那只玄尸直冲
澹台幽莲而去。
「师尊小心。」东方不败一声疾呼,紧急催发真气,施展柳叶身法,直击而
上。
东方不败知道,前面是玄尸,冲上去,无疑是以卵击石,但是,为了师尊,
顾不得了。
「金钟罩!」
「天雷动!」
「轰隆隆」
又一鞭下去的魔柱,爆发出剧烈轰响声,然后在风中摇摆了一下,然后向熔
浆火海倒去。
金钟罩瞬间迸裂,被玄尸击飞的东方不败,吐了一口鲜血,在半空中猛烈的
退着下坠。
方圆几里,血色连天,大地震颤不已,轰鸣阵阵。
一股巨大而又浩瀚的魔气像是蘑菇云一样,升空而起,像一只体型庞大魔鬼
的夜影,千型百怪,狰狞而又恐怖,在澹台幽莲身边弥漫,迅速笼罩开来。
澹台幽莲见得东方不败被玄尸打飞,一时间俏颜惊怒交加,一心想要将魔柱
摧毁,没留意身边的危险,才给这只玄尸可乘之机,幸好东方不败营救及时。
急忙莲足一点,飘飘袅袅的向东方不败坠落方向而去。
狂躁的玄尸,狂吸一口魔气,凶神恶煞般的紧忙阻挡,挡住澹台幽莲的方向。
「孽畜滚开!」澹台幽莲难得惊怒喝骂,一声怒斥下,万灵鞭锐啸声声抽去。
「嗷呜」一声咆哮,玄尸竟然硬生生的将万灵鞭接在手里。龇目獠牙,散发
出恐怖的爆发力量。
澹台幽莲心中愈发焦急,将手中万灵鞭抛向空中,然后往上一跃,脚踩万灵
鞭,像是仙女般,悠然灵动,同时秀指在袖间,已是蓄势待发。
玄尸接住万灵鞭之时,其上长出来的刺鞘直接将它缠锁,动弹不得。
被万灵鞭锁住的玄尸狂怒爆吼,黑洞般双眼散发着窒息的邪气。
『万灵指!』
澹台幽莲纤纤灵指,隔空数尺点在玄尸的头上,空中一个翻身,体态翩跹。
婀娜多姿,飘然落地,同时将万灵鞭收回,缠在皓腕之上。
只见那只玄尸,干枯腐朽的头部往里深深的凹陷了下去,加速朝震颤的大地
坠去。
『轰隆隆……』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魔柱轰然倒塌,顿时火光四起,黑雾
弥漫。
在东方不败模糊的视线里,前面被魔气笼罩,如漆如墨。
同时一道巨大的口子,在大地上撕裂开来。
「师尊,师尊。」
担心师尊,东方不败艰难的爬起身,朝着魔气笼罩的方向纵跃而去,但是眼
见的,都是发了疯般的各种魔尸。
几个扑腾间,东方不败一不小心就滚落了一个地下甬道。
地面,剧烈的颤动。一头银尸带着一群麾下,直冲而来。地势狭窄,一旦被
困就难以脱身,急忙跑路了先。在地下城甬道中,七绕八拐下,愣是没能摆脱那
些凶悍魔尸。
情急之下,心生一计,高高跃起,一拳轰爆了顶上的众多石笋。
「砰砰砰」断裂的石笋,刺穿了一些扑咬过来的魔尸,横七竖八堵满了地下
城的通道。
唯有一只漏网银尸,嚎叫着杀上前来。爆退间,一拳凝聚着巨力,轰向直面
扑来的银尸。
「天雷杀」
「嘭」一拳打在银尸的脑壳上,崩爆出片片碎骨黑肉糜,泼刺刺的洒在墙面
上,终于爆掉追缀不休的银尸。
危机解除了。东方不败这才有力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外面杂乱的嚎叫声微弱了不少,东方不败抹了抹额头上渗出的汗珠,呼出一
口长气,甩了下握紧酸麻的臂膀,看着那被堵塞得严严实实的入口,心内不免焦
急担忧起来。
刚才一场恶战,师尊与自己被冲散,不知道她到了哪里?心中顿时一片焦急。
不过转念一想到她高深的修为,磅礴的真气,瑰丽而强大的玄真技。那弹指
间,藤蔓爆长,缠绕刺穿,血肉横飞崩爆无数具魔尸,心中的担忧倒是少却了几
分。
只是再强悍的先天强者,万一真气耗尽,也会有危险。
出路堵死,必须另辟捷径。
东方不败看着寒气逼人的甬道,地面铺就了累累白骨。湿漉漉的暗壁,幽暗
的火苗在破旧的灯盏上跳跃着,昏黄浑浊,照得那些白骨忽明忽暗,惨白森然。
突然,暗道深处传来「轰」一声,震得自己脚下甬道都抖了抖,颤了颤。
那灯盏上的火苗骤然暴涨,暗黄的灯芯瞬间跳出一丝紫色的焰心,如恶魔刹
那睁开的魔眼,转动着眼珠,神秘诡异。
感觉到似乎被人窥视一样,东方不败心头一阵发凉,寒毛倒竖,警惕的环视
四周。
这时,甬道又一阵颤抖,轰鸣声延绵传来。
可以肯定甬道内,定有高手在打斗,难道师尊也落入地下城了?一想到那数
不胜数的魔尸,心头就瘆的慌。
不能再迟疑,身随心动,踩上层层的白骨循声朝前冲去。
可不想这么好的一个师尊,有个什么半长两短。
神屌敏锐感觉到那丝火苗似乎有异常,「噗」的激射出一道小水箭。灯盏上
淡紫色的火苗被熄灭,爆出一团黑色魔气。
这才得意的跟着主人扬长而去。
东方不败踩着白骨甬道小心翼翼前
,几个转折间,忽然那轰鸣声戛然而止,
销声匿迹,诡变得可怕。
前面寂静无声,万籁俱寂。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东方不败幻听一般,心
头就像是被绳索紧紧的束缚住,窒息感油然而生。
「师尊!」东方不败紧张万分,心头一急,便如电光火石般射掠过去。
在东方不败疾驰而去的同时。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爆裂声,铿然间爆发开来,强大劲爆的真气卷携成堆碎石肉糜,
迎面砸来。森凉的寒气阻碍住了东方不败的脚步,一道玲珑修长的身影突兀投射
在他惊愕的眼眸中。
只见,半空中玄青色的幽光一闪,一涣若冰消的修长女子凌空而起,一身浓
青至黑的衣裙如风中摇曳的青莲,飞逸绝尘。
但见她隔空飞速拍出一掌,十指纤纤,玄青于尖,看起来像峦叠的青之莲瓣
骤然炸开,青芒萦绕,潋滟妖艳,目幻神迷。
「千莲侵心手」
一声森寒到令人窒息的熟悉声音,传到了耳朵里。
「嘭」掌影虚空拍中一头黑色玄尸的额头,玄尸嚎叫都来不及,整个脑袋便
化为黑尘,飘散开去,尸身顿缩变成一具干尸,砸落地面尸堆中。
瞠目结舌的东方不败,看着满地的干尸肉糜,残肢断臂,如修罗地狱般惨不
忍睹的场面,一口气差点就没喘上来。
暴尸暴得如此干净利落,爽利间丝毫不拖泥带水,狠辣无情,真是叫人叹为
观止。
呃……
空中的女子俏丽冷然的一个旋身,玄青色的裙摆翻飞间,漫天飞舞半千青丝,
划过浓稠的黑色魔气,如夜空中绽放的火树银花。臻首一转,回眸而视,一抹寒
彻入骨的冷漠眼神朝东方不败激射而来。
那是一张熟悉到极致的脸庞,俏媚如仙,国色天香。
「师……魔主」
一个青衣青黛,全身上下弥漫着玄青色煞气,冷傲彻骨。显然是魔体,在这
魔气漫天的地方,还是魔体鱼鱼的水。
随之澹台幽莲的眼神,一股令人窒息的强大威压,铺天盖地的压来。
让东方不败的心脏,都几乎为之停滞,瞪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翩然
虚空而立的澹台幽莲,冷若冰霜的眼眸中,青芒一闪,煞气顿生。
玉颌微抬,神情愈发冷傲的俯瞰着东方不败,如九天之上的女神倨傲下望,
身上缠绕的青色煞气,仿佛越来越浓郁了。
时间似乎刹那间静止凝固,两人大眼瞪小眼互相凝视着。
感受到她眼眸中煞气,东方不败心一颤,生生的打了个冷颤,不觉退后了半
步。五内杂陈,心虚,惊喜,更多的却是一阵害怕。
魔体的澹台幽莲的眼神,依旧是冷漠无情,玄煞凛冽,杀气腾腾,一副拒人
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又如那地狱深处绽开的魔陀罗花,妖媚间沁寒刺心。不觉让东方不败想起神
体的温婉轻灵,仙姿卓然,真的是寒冰烈火,两个极端。
东方不败艰难的露出了讪讪笑容,有些心虚讨好招呼说:「魔主好!」
看着前方甬道内,澹台幽莲玄青身影施施然,也不搭理东方不败,冷漠飘逸,
渐行渐远,玄青朦胧。
东方不败朝澹台幽莲的方向飞奔而去。待两人小心翼翼走了半晌后。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