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星记】(6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二章战前动员
「好深厚的功力!」
插在墙中的竹筷丝毫无损,院内众人目瞪口呆鸦雀无声时,杨名出现在门口,
拍手并大声赞。
赵斌不再理会持刀那人,扭头看向杨名,见其兴奋之色浑不似作假,便冲他
拱手,认真地回道:「多谢杨兄夸赞,小弟未向主人家打声招呼,此举实属无奈,
请见谅!」
「赵兄不必介怀,说实在的,在下高兴尚且不及,又怎会在意此等小事?赵
兄才智之高在座各位想必早已领教,在下却未料到赵兄功力竟也如此深厚,真可
谓是文武全才!今日各位来此参加武林大会,均是怀着助我杨家、共讨炼狱之心,
我杨名又岂会如此小心眼?我有个提议,赵兄何不趁此机会盟主之位收入囊中,
以赵兄的才能,想必无人不服,正道讨伐炼狱教的胜算必定大增!」
杨名这番近似崇拜的话却让赵斌一时难以适应,只是简单回了一声:「杨兄
过奖!」
「赵兄不必客气,请坐,等会儿可得陪为兄多喝上几杯!」
赵斌与杨名接触不多,对他没多少好感,但也没什么恶意,只是刚才杨名的
一番话却让赵斌对其刮目相看!
「哼!虚伪!」
赵斌这才刚刚坐好,身旁的刑岩却嘀咕着。
「你就是看人家比你白,比你长的俊,你这是嫉妒!」
李玉珠听到了,毫不犹豫地打击起了刑岩。
刑岩不客气地反击道:「嘁,我用得着嫉妒他?你什么眼光?」
沐琳笑道:「玉珠姐,你知道石头哥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吗?」
李玉珠想了想,疑惑地问:「长得黑,块头大?」
「不对不对,我告诉你啊,他最大的特点就是脸皮厚,比城墙还厚!」
「噗嗤!」
桌旁的三个女人闻言顿时笑出了声,指着刑岩那张黑脸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莺莺燕燕的吵闹声惹得周围几桌的目光纷纷投射而来,也为这满是臭男人的院子
增添了一番别样的景色!
「各位不辞劳苦远道而来,乾天庄上下不胜感激,杨某在此敬各位一杯,请!」
「杨庄主客气了!」
「大会并不急于一时,诸位一路行来想必已然劳累,庄内客房早已准备妥当,
待午宴结束诸位便可稍事歇息!」
……
杨凡为武当几人准备了一座独立小院,共有四间房。赵、邢二人各选一间,
带着娘子回房歇息。最后的静明刚一进门便将门紧紧地锁上了!「师叔,大白天
锁门做什么啊?」
见静明慵懒地靠在门上,满脸春情,眼睛都快滴出水来了,自从成亲之后,
静明几乎日夜求欢,对赵斌的要求更是百依百顺尽心满足,一想到静明在床上淫
荡表现,初为人妇的沐琳就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烫!
「师叔,今早出门前咱们不是,不是才做过,,那事吗,,你还求饶来着,,
怎么现在又,,,」沐琳声音越说越小,娇嫩的脸蛋也爬上一层红晕。「我……
我也不知道……自从把身子给了斌儿之后……我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前我从
不会想那些羞人的勾当……可是如今……一旦离了斌儿的肉棒……就魂不守舍的
……恨不得叫斌儿将我生生插死才好,,」「师叔,你下面现在还肿呢,早上都
被操得眼翻白珠开口求饶了,现在又想要了?」沐琳调笑着。「我……我也不知
道……只是……小穴已经……痒死了……我……只想要斌儿的肉棒……将小穴…
…填满……」静明越说越羞,只觉双腿发软,腿间似有上万只蚂蚁在爬一样奇痒
难忍。
「哼,斌哥,你可真是艳福不浅,师叔这样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人对你言听计
从,任你百般摆布都毫无怨言,你还不快去满足她?」沐琳听得又羞又气,羞的
是静明竟能将这样「不知羞耻」的话说得出口,气的是这些话语她自己却是难以
启齿!沐琳含羞带嗔的语气叫静明忍不住笑出了口,走上前,玉指勾起沐琳洁白
的下巴,调戏道:「小浪提子,吃醋了?」「我才没有吃醋,哼!啊,师叔你才
是浪提子呢,又骚又浪!」「我就是骚就是浪,我就喜欢徒儿的大鸡巴把她师父
操得欲仙欲死,我可不想某个小姑娘死鸭子嘴硬,早上在床上也不知道是谁喊的
那句 斌哥哥……大鸡巴操得琳儿舒服极了……要死了……琳儿要被亲亲相公插
死了…… !」静明毫不客气地回应着。那话是她临近高潮时情不自禁喊出来的,
沐琳羞愧难当,转而向赵斌求援,「斌哥,师叔她欺负我,你也不说句话!」
「难道你不想吗?」赵斌反问沐琳。「我……」沐琳顿时语塞,其实她心中
心中也时刻想念着肉棒的滋味,却实在难以开口!
「傻丫头,成亲这么久你怎么还是放不开呢!既然嫁给了斌儿,我们整个人
都是他的了!只要我忠于他一人,在床上就算我再骚再浪,哪怕是下贱也好,斌
儿他都不会介意,反而会更加喜欢的!对他而言,我的身上根本没有任何秘密,
只要他愿意,师叔可以用自己身体的任何部位为他服务!」
「砰!」「哎哟!」
沐琳正感动呢,门外传来一阵动静!
静明刚吐露心扉,却不曾注意门外竟有人偷听,听那喊声分明就是赵斌的好
兄弟,顿时火冒三丈,冲门外急吼道:「邢岩,皮痒了是吧?放着两个漂亮媳妇
独守空房跑我们门外偷听?你再听一会试试,再不走小心我拧掉你的耳朵!」
门外的邢岩本想来聊聊天,却意外听到人家夫妻间私密谈话,听得入神,心
中浮想联翩,没注意脚下打滑摔了个跟头,刚爬起来就被静明的吼声震得脑袋里
「嗡嗡」响,顿时漪念全消,脑中全是「河东狮」「母夜叉」的形象,立刻灰溜
溜跑开了,「师叔饶命……不敢了……不敢了……」
屋内三人相视大笑不止!
听脚步声走远,静明又「呸呸」两声,「这个臭小子真是皮痒了,好好的气
氛都给破坏掉了!咱们继续?」
沐琳面红耳赤,低头不语;赵斌则不断在二女身上扫视,含意不言而喻!静
明「哧哧」笑着,心道:「这丫头怎的还是放不开,今天要当着斌儿面好好调教
她一番才行!」静明双手径直摸向了沐琳胸前一对玉峰,食指隔着衣物对峰顶那
个点开始轻挑揉捏,在她耳边挑逗道:「好妹妹,你这里已经硬了呢!」
「啊!」
胸口受袭,沐琳只觉从胸口窜出一道电流似的,电得她浑身又痒又爽,羞愤
得急忙后退逃离那双魔爪。「师叔,你,,」不料静明又欺身靠了上来,右掌闪
电般撩开她的裙摆在其腿间抚摸而过。
「师叔……你……你这个……女流氓……」沐琳再退,屁股抵在桌上已经退
无可退。静明妩媚地笑了笑,伸出右手中指在她面前晃动几下,又将手指在受惊
的沐琳粉脸滑过,「妹妹,感觉到了吗?手指有点湿哦!」
静明那慵懒而魅惑话语就像一道道魔音将沐琳重重困住,不断搅乱她的心神,
只差一点就要将她彻底淹没。「师叔,你,你到底想怎样啊?」沐琳欲哭无泪,
未料今日在相公面前被师叔给调戏了!
「妹妹,这里大了不少,有长进哦!姐姐只是想要妹妹帮帮忙啊!」「帮忙?」
「对啊,那个坏家伙,每次都把姐姐弄得求饶,姐姐一个人可承受不住,你若不
帮姐姐顶着一阵,只怕姐姐要叫那坏东西弄坏掉的!」「啊?」「哎,这个事本
来不想跟你说的,现在说可就扫兴了!」静明整个人好似颓废了一样,软软地坐
了下去,「师叔,怎么了?」眼见静明从女流氓瞬间变得那么多愁善感,沐琳大
惊,坐下追问。爱怜地轻抚着沐琳的脸颊,又为她整理鬓角发丝,动作轻缓就像
是对着自己女儿,「琳儿,委屈你了!」「姐姐,,」「听我说,其实也没什么
大不了,就是想让你为咱家留个后!师叔已经上了年纪,这段时间天天与斌儿厮
混,可肚子不争气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只怕这辈子都不能给他生个一男半女了!」
说到伤心事,静明默默抹了把眼泪,「我们与炼狱教的决战只怕不远了,战况险
恶其中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若是不能在大战前留下一丝血脉,一旦出事只怕
咱家后继无人啊!」「琳儿你每次稍承雨露便不醒人世,斌儿又不忍让你受苦,
而我却是有心无力,承接那么多却毫无起色!」「如今我们与炼狱教已是势成水
火,不死不休,我只望你能多承担一些,如果你有了,我和斌儿才能安心与炼狱
教一决生死!」「姐姐,我知道怎么做了!」
邢岩灰溜溜跑进房,忙将门掩上,大口大口喘气,见两位娘子一脸怪异地望
着自己,赶紧解释道:「我不过是去找他聊天,差点回不来了!」「怎么啦?」
邢岩将刚刚那惊悚一幕说于二人听,叹道:「真没想到师叔竟会说出那样的话,
平日还真没看出……哎……疼疼疼……」
话还没说完,白冰瑶却走上来一把拧起邢岩的耳朵,斥道:「你偷听赵师弟
夫妻间私房话本就不对,将此事传入他人之耳更是错上加错,最不该用你那龌龊
心理去揣度静明师叔,当真该罚!」
玉珠见邢岩疼得龇牙咧嘴,赶忙求情道:「白姐姐,你放了石头吧,我觉得
他说得没错啊,,师叔她,,,怎么,,,那么,」只是那「淫荡」二字却说不
出口!
「哼,先饶了你,给我站好!」
白冰瑶松开手,「你这个石头脑袋就是比不上你兄弟聪明!师叔以前是什么
样的人你们总比我了解吧,难道成亲嫁人了就变为另外一个人了吗?」
邢岩在一旁乖乖站着,手捂着被拧得通红的耳朵,顿时羡慕起赵斌了,人家
的两位娘子对他千依百顺,而自己呢?
看邢岩一脸委屈,白冰瑶接着说:「等我说完你就知道该不该拧你了!我问
你,咱们与炼狱教大战之日是长还是远?你现在可有子女?万一咱们在大战中不
幸遇难,谁来为你邢家续后?」
「对哦,与炼狱教一战在所难免,要是我出事了,那咱老邢家香火不就断了
吗?何况你们俩肚子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哎呀,我明白了,师叔她是想,,,我
该死,,」想明白后,邢岩立马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边说:「我该罚!」
「娘子,我错了,求你原谅我吧!」「是啊,白姐姐,原谅石头吧!」
「哎,玉珠,为石头延续香火的任务恐怕就得落到你身上了!此番大战,我
和石头是必定要参加的,你武功不济,行走江湖的经验不足,还是不要去了!」
李玉珠听完,满面红霞,「我……我们不是……也常和他……那样么……」
「其实我早就在考虑这个问题!只是一直羞于开口,还是师叔的话点醒了我!
哎,师叔恐怕生不出孩子了!」
「什么!」
「不会吧!」
「若非如此,恐怕她也不会亲自劝说琳儿妹妹了!」白冰瑶愣了下,脸突然
红了,「我,我与玉珠早早就被你破了身子,可师叔和琳儿不同!如今师叔无法
怀孕,为赵家延续香火的责任就只有琳儿承担了,她们前不久才破了身,如何能
承担得住呢!」
听到这里,邢岩脑子里突然冒出个荒唐想法,不过随即又否定掉了,实在是
太荒唐!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