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2)(1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永乐仙道】卷二:平步青云~第19章:意外收穫
谢翩跹和夏清几人正坐在拍卖场二层的一个贵客单间里有说有笑,面前的桌
子上摆满了灵果,还有一壶灵茶。
这个单间里除了一个帮忙报价的侍女外没有别的外人,谢翩跹让柳曼云四女
也都坐在一旁。
在很多时候她是不愿摆什么架子的,这让她这些女弟子们跟她在一起也没什
么拘束感。
易和坊的拍卖场分上下两层,一层是大厅,面积很大,里面能容纳近百人,
二楼有十八间单间,是专门给贵客准备的。
想进入拍卖场,每个修士必须先交纳十块中品灵石,而且人数一旦到了一百
人,拍卖场的大门就会关闭,不再让任何人进入,所以很多真心想通过拍卖会来
买宝贝的修士,都早早的前来排队。
谢翩跹和夏清几人是易和坊拍卖会的负责人专门派人到仙引楼用车辇直接给
接过来的。
夏清此时一边儿品着灵茶一边儿看着下面拍卖大厅中已坐满的修士们,很多
人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着。
这些修士中修为最高的也就在筑基后期左右,其中练气期的修士几乎没有,
想必练气期的修士也明白,在这种场合跟筑基期的修士们拼身家、抢宝贝,可不
是什么明智的举动。
过了不大一会儿,就听到一声清脆的锣响,下面的人们立刻就安静下来了,
大家知道拍卖会就要开始了。
拍卖台的一侧的一个小门此时打了开来,从里面依次走出十个妙龄女修,个
个都是腰肢纤细,身材婀娜,身穿红色的纱裙,脸上也都用纱巾遮面,只露出一
双俏目。
她们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一个大托盘,上面放着各种形状、有大有小的物品,
但都被红布盖着。
紧接着又走出来一个鬚发皆白的老者,面色红润,满头白发梳的一丝不乱,
身穿青色长衫,神态甚是和蔼,修为是筑基期大圆满。
下面很多的修士都知道这个老者,此人是易和坊的十大坐镇长老之一,袁盛
袁长老。
袁长老在拍卖台上站定,先对二层的那一圈房间抱了抱拳,然后又对大厅里
在座的修士们拱了拱手,接着朗声说道:「老夫代表易和坊欢迎各位道友前来参
加此次拍卖会,此次拍卖会每天只拍卖十件物品,接连举办三天。每天的十件物
品拍卖完毕,当天的拍卖就算结束,请各位抓紧机会,切勿错过了自己喜欢的物
品。下面我宣佈,拍卖会现在开始,有请今天的第一件宝贝。」
其中一个女修端着托盘袅袅婷婷的走了上来,将托盘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轻
轻的掀开了上面的红布。
只见托盘上整整齐齐的摆放了九把飞剑,一黑一白,另外七把是赤、橙、黄、
绿、青蓝、紫像是彩虹般的七种颜色,九把飞剑明显是一组剑阵的组合。
而且每一把飞剑都是极品飞剑。
台下有的修士看了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也太夸张了吧,像这样的飞剑平时一
把都难得见,现在居然同时出现了九把,还是一套的!袁长老的脸上一直是笑瞇
瞇的,现在他的心里更得意了,他很满意下面修士们的反应,他要的就是这个效
果,一开场先把大部分的人给镇住,来个开门红,后面的物品也就更容易拍个高
价了。
等台下的议论声稍定,袁长老才开口说话:「好了,下面大家可以出价了,
这套飞剑起价一千块中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低於一百块中品灵石。」
「我出一千块!」
「我出一千三!」
「我出一千五!」
「一千八!」
「两千!」
下面的修士有的已开始纷纷竞价了,看来出价的修士都是主修剑阵的。
「呵,易和坊好大的手笔,看来这次拍卖会有好东西了。九把飞剑起价一千
块灵石,平均一把才一百多,而剑阵的威力要比同样的九把极品飞剑大多了,易
和坊开价可真低呀。」
连谢翩跹也忍不住讚了一句。
「师父,这套剑阵不好破吗?」
柳曼云开口询问。
「嗯,对你们来说的确有难度,要破剑阵主要是先破主剑,只要主剑损毁,
其它的飞剑就会威力大减,这套飞剑的主剑就是那黑白二剑。但这两把剑显然是
一攻一守,互相呼应,如果以你们现在手里的飞剑来说,虽然也都是极品飞剑,
但如果碰到这套飞剑的使用者,在没有其它厉害法器的帮助下,还是退避三舍的
好。」
谢翩跹寥寥数语,就将这套飞剑的优点说得一清二楚。
这套飞剑虽好,但柳曼云四女修的都不是剑阵,所以也没人动心。
夏清有『君临』刀在手,对飞剑也没什么兴趣。
「清弟弟的本命法器是什么?」
柳曼云问道。
她现在对夏清也越来越亲近了,已经不再开口叫小师弟了。
「呵,等你清弟弟的修为跟这套飞剑的未来主人同阶的时候,他的本命法器,
那把刀要破这套剑阵易如反掌。」
没等夏清开口,谢翩跹就直接替他说了。
「啊?难道是『君临』!」
柳曼云大吃一惊,看着徐菲三女也都是一脸的震惊。
「哈,小妮子倒是冰雪聪明,一猜就中。」
谢翩跹一见这四女的表情,也替夏清感到骄傲,这四女都是她的心腹,让她
们知道夏清拥有『君临』宝刀也没什么不妥。
夏清看了看四女吃惊的表情,不禁苦笑道:「回去可别乱说啊,这可是我的
秘密。」
他哪里能想到这四女心中的震撼,『君临』刀几百年都没认主,现在居然被
他给收了,那岂不意味着这个小师弟的福缘深厚!将来的前途根本不是一般人能
预测的了的。
看来以后要跟他走近一些了,没看自己的师父都跟他的关系这么暧昧!她们
四人对夏清的想法暂且不提,下面的修士已将这套飞剑的价格抬到了五千块灵石
了,只剩下三个修士在出价,其他的修士都已纷纷退出。
大家都是筑基期的修士,家底本来就不丰厚,拍卖会一共三天呢,这才是拿
出来的第一件物品,没有人想把灵石一下子全部花完,当一个修士出价到七千块
灵石的时候,另两位修士也都不再吭声了。
此人衣着华贵,气度不凡,一看就是个从小养尊处优的世家子弟,最终这位
修士以七千块中品灵石得到了这套飞剑。
袁长老对这个结果很满意,已经达到了他的预期估计。
那位修士交付了灵石后低声跟袁长老说想离开拍卖场,不再参与后面的拍卖
了。
袁长老就派人领着他从另一个通道匆匆离开了,那人显然想迅速离开易和坊,
怕有人惦记他这套飞剑,事后来个杀人夺宝。
而负责让每位参拍者安全离开易和坊,这也是易和坊应尽的义务,易和坊在
这方面多年以来口碑一直不错。
当下袁长老宣佈三炷香之内请大家都坐在原处,任何人不得离开拍卖会场,
省得产生不必要的嫌疑,所有在场的人都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大家心知肚明,所
以也就没人站起身表示想走。
接着就开始拍卖第二件物品,这次是一个远古阵盘,用来佈置法阵用的。
袁长老一番声情并茂的介绍后,又挑动了一些人的情绪,於是大家又开始纷
纷竞拍。
在如火如荼的抬价中,最后这个远古阵盘被二层单间中的一个修士以非常高
的价格买走了。
接连顺利排出了两件物品,而且价格都很高,尤其是那个阵盘,已经大大的
超出了预期。
此时袁长老心情舒畅,满脸微笑。
他看了一眼在坐的修士们说:「刚才那两件物品竞争都比较激烈,下面咱们
来个小傢伙,给大家调节一下气氛。」
说完后手一拍,一个女修端着一个托盘走了上来,托盘上面明显是个方方正
正的东西被红布盖着,看体积也不小,而且还有两尺高,这让所有的人都一脸的
纳闷,心想这也算小东西?但等那女修将红布一掀开的时候,大家一看就都愣住
了。
红布下面是个罡银打造的笼子,笼子里面有个不到一尺大,毛色银白带着黑
色花纹的小豹子正躺在那里舔着自己的爪子玩。
那小豹子一看红布被掀开了,也一翻身站了起来,呆头呆脑的看着下面的众
人,表情似乎有点儿害怕。
小豹子的尾巴梢和耳朵尖都是黑色的,一双眼睛是深蓝色的,此时像是受了
惊吓看着下面的人,小样子憨憨的。
「哈,这小傢伙真可爱。」
谢翩跹最先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讚歎,另外四女也直勾勾的看着小豹子,眼睛
一眨不眨。
夏清听到「小傢伙」
这个熟悉的词,就想起了以前谢翩跹对他的称呼,看着小豹子,他的嘴角儿
也露出了微笑。
那袁长老乾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说:「这是一只小雌豹,此豹不知是何
种灵豹的一个变种,刚生下来就被母豹遗弃。是仙引楼僱佣的扑杀低级灵兽的修
士,在霁云山深处的山洞中所获,当时已饿的奄奄一息,抱回来后被送给了仙引
楼。仙引楼掌柜因见其憨态可掬,不忍拿来让人烹食,特送到此处拍卖,希望哪
位喜欢饲养灵兽的修士可以考虑一下。不过此兽因为是个变种,这样的灵豹老夫
活了一把年纪也是第一次见到。所以到底是何种灵豹不知,灵兽等级目前不知,
长大后有什么作用也不知。这只小豹到目前为止只有两个月大,拍卖起价三百块
中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低於三十块中品灵石,如哪位道友最终拍得,老夫再赠
送一个极品的灵兽袋,现在有哪位喜欢的可以出价了。」
他的话音刚落,底下的修士们就开始议论纷纷了,有人甚至忍不住调侃道:
「我说袁长老啊,你拿个一问三不知的小豹子来拍卖,谁会买呀?您还是别耽误
大家的时间了,再继续拍下面的物品吧。」
「是呀,是呀……这不是耽误大家的时间吗。」
下面的修士纷纷表示不满。
袁长老脸上稍微有些尴尬,但还是拱了拱手说:「这只小灵豹的拍卖原本就
为了只供各位消遣,大家既然不喜欢,那就算了,咱们换下面的宝贝继续。」
「我出三百块灵石。」
这时二层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所有的人一听有人出价都是一愣,而且声音还来自二层的贵客室。
有人立刻就在想,这只小灵豹会不会是什么高等级的灵兽,没被人认出来?
而二层出价的那人是不是知道此灵豹的来历?於是有人就在眼珠乱转,开始考虑
自己是不是也出价将这只小豹给买走。
出价的人正是夏清,他对这只小豹也是啥也不懂,只是看见谢翩跹好像很喜
欢,就心中一动打算买了下来送给她。
那袁长老一看出价房间的位置,神色一动,连忙说:「对不住了各位,这只
小豹不买了,楼上的贵客昨天在仙引楼发生了点被怠慢之事,老夫决定替仙引楼
掌柜的做主,将这只小豹奉送给楼上的那位贵客。」
说完就从怀里拿出了个灵兽袋,连笼子一起递给那位女修,让她给夏清他们
那间房送去,还沖那间房的方向抱了抱拳。
此时夏清也将房间的窗户打开,向袁长老抱拳表示感谢。
下面的大多修士一听就知道这是冲着谢翩跹去的,於是也就没人再说什么,
谁会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去跟谢翩跹过不去啊。
当那只小豹被端入了房间,立刻被众女给围了起来。
谢翩跹小心翼翼的打开笼子,把还有些战战兢兢地小豹抱在怀里,不断的抚
摸。
这小豹可能是有好几天没休息好了,蓝蓝的大眼睛看着有些疲惫。
夏清拿出一瓶『补气丹』,倒出了几粒放在手心里送到小豹的嘴边,小豹用
鼻子嗅了嗅,就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一舔都给吃了。
众女一看大喜,说:「太好了,这小傢伙居然吃丹药,以后跟着咱们那可是
不缺吃的了。」
夏清看着喜不自胜的谢翩跹,问道:「师叔,喜欢吗?」
谢翩跹美滋滋的点了点头,将小豹搂在怀里,彷彿怕它再受到惊吓。
夏清又说;「那师叔给它取个名字呗。」
谢翩跹想了想说;「就叫它冰儿吧。」
众女齐声说好,於是「冰儿,冰儿」的叫着那只小豹,逗个不停。
夏清仔细一看,这只小豹爪子上的指甲是浅蓝色的,非常漂亮,於是拿起一
只小爪子让众女看,几个人看了都啧啧称奇,这样的小豹子还都从来没见过。
小豹子可能是太疲倦了,被众女逗了一阵子,竟然打了个哈气,将小脑袋一
拱,趴在谢翩跹的怀里睡着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