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神功】(改编版)(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
「我你的娘亲名叫苏玉奴,乃是京师醉仙楼一代花魁名妓,拜倒裙下,欲以
百金求一曲一舞,千金求一宿之欢者多如过江之鲫。她却偏偏倾心一名叫贾宝轩
的太学生,除对他百般逢迎之外,对其余恩客皆是卖艺不卖身,一片痴心只等他
将自己赎出欢场娶回家中。只可惜贾宝轩心性懦弱,又出身官宦世家,家规甚严,
只是一味贪欢,却始终不敢将娘亲迎娶回家。如是一过三年,娘亲先生下我,两
年之后又怀上你。
按照行规,窑子里的娼妓若是怀了身孕,一律都要堕胎。只是娘亲名气既大,
又性子刚烈,动辄以自缢相逼,再加贾家一直不明确表态,老鸨也就不敢逼迫过
分,任凭娘亲先后生下你我。
既迟迟入不得贾家,娘亲也便只能在醉仙楼将你我拉扯带大,所以你我一出
生就是在藏污纳垢的窑子里长大。偏偏又祸不单行,贾家因恶了皇上,遭革官抄
家,沦落为平民。那贾宝轩见娘亲连产两胎之后姿容大减,早已心生厌倦,又不
堪家变返贫,遂狠心骗了娘亲于烟花之地卖笑多年的积蓄,从此逃之夭夭,一去
不复返。
情变之后,娘亲万念俱灰,将你我之姓都由贾改为姓苏,又因你样貌与生父
神似,将你名为苏宝轩,每逢忆起负心人,动辄对你大骂虐待。要不是我总是死
死护着,你只怕弱冠之前便要夭折。
此后娘亲自暴自弃,放下身段,与最卑贱的娼妓一般来客不拒,只可惜容颜
渐衰,已不复之前名气,如此过了六年之后,因患上花柳之疾,含恨而殁。
那时我年仅九岁,你还不到七岁,举目无亲,只能在窑子里做丫环小厮,相
依为命以求能有一口饭吃。那老鸨见我从小容貌秀丽,倒也不曾虐待,只等过了
两三年,我葵水初至,就要逼我去接嫖客。我从小在窑子中长大,对老鸨龌蹉心
思早已心知肚明,不过为护着你,却不得不虚与委蛇,只求让你少吃些苦,你多
些残羹冷炙充饥,不耽误长身子骨。
再过两年,你已到九岁,玉面朱唇,朗目修眉,似天上金童,窑中许多老娼
对你垂涎三尺,时常逗你探阴吸乳,只待你小鸡鸡稍能勃起便要夺你的童子初精。
我寻思既在窑子中,彼此贞洁势难保全,何不索性予了亲人,于是在你十岁
生日那天夜里,将你招到柴房之中……对,也就是象这里一般的房间,与你做了
夫妻之事。你当年的玉茎粉嫩得很,不过寻常人食指来长,哪里如现在一般雄伟
过人。我帮你吹了很久才勉强弄硬,又死活插不进去。之后我混入老鸨房间为你
偷了点壮阳之药,你服了之后,才总算顺利破了我的身……此后你我虽为姐弟,
实为夫妻,只要觅得时机,便一起幽会交欢,如漆似蜜……
我本想再过一年就寻机带着你一起逃出窑子,想不到祸不单行,当年寒冬腊
月,你在一次端茶伺候客人时被一名有龙阳之好的武官看中,被迫侍寝,直弄得
肛门爆裂,鲜血长流,哭嚎不绝。事后,那黑心老鸨还欲将你以一百两白银卖与
那武官为娈童。
我乘人不备,用剪刀剪开那老鸨的咽喉,带着你从逃出了京城。寒冬腊月,
你我姐弟俩身无分文,饥寒交迫,你在风雪中染上风寒,身子时冷时热,奄奄一
息,眼看着性命不保。我迫于无奈,敲开一家山间猎户的门,只求好心人能够救
你一名。
嘿嘿……可惜天下乌鸦一般黑,哪有什么『好心人』存在。那猎户虽然答应
让你我歇身,又给了你一些解风寒的土药,却强行奸淫了我。而后我足足忍了半
个多月的屈辱,直到你病愈,才寻机将一锅烧开的沸水淋了他一身,又点火烧了
他房屋,与你一起逃了出去。不过才逃出不过十几里,便被一群山贼发现,将你
我掳上山寨。
……等第二十三名山贼上了我的身子后,我已经懒得再去数了,心中只求你
能够活下去……好在第二天,那群山贼不知从何处掳到一名绝艳美妇,全数转移
了兴趣,这才让我得以苟延残喘……当晚,那群山贼就因为争夺那名美妇,发疯
了般自相残杀,近百人全数死绝,而最后的获胜者,又死在那美妇的肚皮上……
后来,我才知道哪位美妇就是桃花三娘子,我请求她收我为徒,也请她把你
收入极乐宫中……「
腻甜醉人而又温馨旖旎的轻声细语仿佛直接在心头响起,勾起一系列似陌生
又似曾相识的记忆或者幻想,小龙不觉已泪流满面,在涟涟泪光之中,他的视野
由朦胧而逐渐清晰,印入了一张仙子般出尘的清艳容貌,柳眉弯弯斜飞,杏眼微
闭,左眼角有一妩媚朱砂小痣,好美的琼鼻挺直却不乏肉感,一双鼻翼如雕刻般
精致。上唇微翘如纯真少女,鸭蛋形柔美脸庞,形成椭圆形美丽下巴。尤其那双
淡红樱唇,丁香微露,不时发出阵阵销魂呻吟,似在倾诉无尽的渴望。
「终于醒来了吗?我最亲爱的弟弟……」见他原本涣散的眼神开始回复焦点,
努力地辨认着自己,冬梅脸儿潮红,杏眼迷离,娇声而呼,目光中写满了深情和
渴望,樱唇嘟起,做出索吻姿态。
「姐姐……姐姐!」他福至心灵,抬头死死地吻住了她饱满诱人而又完全不
显得肥厚的双唇,唇舌之间抵死缠绵不休,缠绵悱恻地相互抚摸厮缠起来……
「弟弟……我的好弟弟……」冬梅张开樱唇和他深情热接吻,充分享受着极
度销魂之后的高潮余韵,嘴里喘息不清地喃喃而道:「你终于又回来了,回到姐
姐的怀里,把你的种子都尽情播在姐姐里面吧,再不要和姐姐分开了……」
正如最巧妙的谎言是连说谎者都不觉得自己在说谎,真正强大的催眠洗脑,
甚至需要施术者自己也深信是真的!
冬梅所说的,都是她所曾经经历的最真实的一切,包括她弟弟苏宝轩,正因
为真情实意,才能够发挥出「姹女迷魂大法」的最大威力。
她的故事唯一与现实不符的是:苏宝轩早已在十四年前死去!
极乐宫男弟子的地位远不如女弟子,而且「极乐销魂功」也更适合女人去练。
那群男弟子的作用,只是女弟子练功的炉鼎,大多数只能拼命练功,练出来的功
力再供给女弟子采补,等于大半劳动成果都要遭剥削的雇农。所以他们的功力积
累非常缓慢,如果练功赶不上采补,动辄脱阳暴毙,即使赶得上,也是透支自己
生命潜能转化功力,衰老得很快。
能够让这群男弟子脱颖而出的唯一生路是去采补女人,不过极乐宫女弟子基
本都不是他们采补得了的,若要采补成功,只能去寻宫外的女人。不过这样又会
面临一个问题:天下练武的女人远比男人更少,而且那些行走江湖的女侠对于陌
生男人都有着很强的防患心理,不像男人对于白送上门的艳遇往往缺乏抗拒能力。
所以这些男弟子往往只能去找普通女子采补,这是一件获益低而风险极大的事,
在江湖之中,采花淫贼绝对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败类,哪怕某些江湖客自己杀
人放火,对于这种败类也是不屑且不介意随手打杀。
当年入了极乐宫后,为了让弟弟免遭这种命运,冬梅发了疯一样拼命练功勾
引男人采补,得来的精元又大都去反哺了弟弟,这使得她的弟弟功力在男弟子中
一直保持数一数二。可惜苏宝轩后来又被桃花三娘子看中,被召去侍寝几次后,
精元立即入不敷出,底子亏空,这让冬梅也因此对师父心生怨怼。
从小到大都在这种沆瀣肮脏的环境中成长,后来苏宝轩行走江湖,果然成了
一名采花淫魔,借着长相俊秀,倒往往不需用强,总能勾引良家妇女甚至江湖侠
女上钩。不过自身武功根底终究太浅,得罪了不少人之后,在一次与「鸿湖帮」
二少奶奶勾搭成奸时,被少帮主带人围了,落得个死无全尸!
虽然冬梅后来用尽各种狠辣阴毒手段灭了「鸿湖帮」满门,但人死不能复生,
已成了她平生一大刻骨铭心的恨事。
如今她甚至用「姹女迷魂大法」反催眠了自己,告诉自己苏宝轩死了之后,
魂魄已经转世到身子下这位少年身上,自己只是在唤醒他的前世记忆,让他与自
己再继前缘。
要成功欺骗他人,首先要欺骗自己。再加上吸了小龙元精之后,冬梅小腹之
内热流滚滚不绝,渐渐蔓延全身,沿脊柱向上的热流直冲后脑风府、百汇诸穴,
伴随着醉如醇酒悸动与畅快,她的功力不断提升,已能将「姹女迷魂大法」催上
平生未有的绝强威力。
小龙体质功力虽因吞食鲸珠而冠绝群雄,但实质年仅弱冠,不但经验尚浅,
而且意志也谈不上千锤百炼的坚毅,虽然修炼《丹铁神功》能让心境清明,但一
旦心境被破了,却也不见得比普通人好到哪去,如今眼看着已经彻底沦陷,把自
己当成了苏宝轩。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