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炼心】(情色版)(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7)狐女多情欲火焚身玩香君
古香君说:「竟然小雪这么有信心,郎君,不如就交给小雪吧。」
李瑟只好点点头:「那就辛苦小雪了。」
等花如雪欢天喜地的出去后,古香君欣然投入他怀里,一双玉臂如蛇般地缠
上了李瑟的颈项,仰起可爱的小嘴道「郎君!小雪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不表示表
示呢?」
李瑟亲着香君说:「我怎么表示,难道你想我像对你这样对她表示,那是不
可能的。」
古香君笑而不语,那个表情,好像在说,咱们等着瞧吧。
身边有个美丽漂亮的巨乳狐女天天在眼前晃,如果没有欲望那还是男人吗?
可是有欲望不代表就要去占有,有了欲望用老婆来「宣泄」不是最好吗?
李瑟立刻搂着她吻了起来。片晌古香君已是娇躯扭动,脸红如火,还主动爱
抚他的虎背。李瑟的魔手悄悄地揉搓着古香君两颗肥嫩丰满的双乳,手指头还不
停地把玩岭上那两颗鲜红欲滴的小樱桃。
古香君脸上燃烧着一股烈焰,香息咻咻,纤腰如水蛇般地扭动着,全身发烫,
紧紧地密贴在李瑟的身上。一阵阵的甜蜜长吻和赤裸裸的身体接触后,搞得李瑟
自己也是欲火焚身,力求一泄为快。急将右手插入俩人身体贴合的下身部位,沿
着细滑的大腿嫩肉向上游摸索着,两根手指拨弄淫水涟涟的肉缝,一股湿热热的
感觉更让他欲念火上加油般地燃烧起来。
古香君配合着李瑟手上的动作,拼命扭动腰肢迎合,好让李瑟的手指在自己
小穴里揉搓得更彻底。同时小手伸到李瑟的跨下握住那根大肉棒,轻柔地上下捋
动着。两人的动作都不约而同地让小穴和大肉棒凑到一块儿去,李瑟拨开古香君
滑嫩的双腿,一根铁一般坚硬的大肉棒抵在古香君的小穴洞口四周磨弄起来。古
香君顿时娇喘不已,心痒难耐地呢喃呻吟。
看着古香君媚眼如丝,欲火焚身的样子,李瑟再也无法忍耐,屁股一抬,龟
头对准了湿滑的肉缝,顶开两片嫩嫩的小阴唇,藉着古香君潺潺的淫水缓缓滑进
了她的小骚穴里了。
一阵「喔……」的肉感叫声中,还没等到李瑟抽动大肉棒,古香君的屁股已
经自动地扭摆起来,女人的天性和激情的刺激,让这个曾经冰清玉洁的天之娇女,
毫无顾忌放荡地筛动着香臀,以享受那无比的性爱乐趣。
被古香君这身浪态感染的李瑟,也开始大力抽动肉棒,在古香君的小淫穴里
面自由自在地操弄起来。「噗嗤,噗嗤」的肉棒进出声顿时不绝于耳,如战鼓似
的催使着李瑟越来越用力的冲击。这时,两人是以互拥侧交的姿势行房,两人都
有极大的活动空间来迎合对方的动作。
一连串的猛干狠操之下,记记长打都搔到古香君的穴心深处,让古香君忍无
可忍快乐地大声浪叫。心中的快感驱使着李瑟更加用力地挺弄大肉棒,插干古香
君的小穴。特别在整根肉棒深入时,更是用龟头使劲顶撞古香君的花心。
紧闭着一双媚眼,嘴角含春的古香君,淫荡地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声满足的
嗯哼声,不断挺扭大屁股让她的两颗酥乳在李瑟的胸前颤动着,又白又嫩的一双
玉臂勾着李瑟的颈项,被头散发地摇晃着螓首,享受着丰满肥沃的小穴被大肉棒
填满的快感。
那根大肉棒在古香君的小穴儿里横冲直撞,就像是大海中的一条蛟龙兴云布
雨地翻腾跃动,操得古香君的小穴麻痒难堪,迫使她双腿紧紧地夹住他的腰际,
充满弹性的臀部不住地前后颠动着,在那看似乱挺的动作之中,渐渐地竟能配合
李瑟的动作的频率,进退有节地筛动着。
李瑟的双手抱着古香君高耸娇嫩的屁股,紧紧捏住双臀的柔嫩肌肉,把大肉
棒一次又一次地捣进古香君的穴心深处,逗弄着古香君无限的激情和春意。长时
间的冲击,使得古香君已被干得神智渐渐恍惚起来,全身的香肌忽然起了阵阵痉
挛,四肢紧紧缠绕住李瑟的背部,满是汗水的娇靥上扭曲着,声浪渐渐提高,忘
情浪叫着:「嗯……嗯……啊……哦……香儿要……丢……了……喔……升天…
…了……喔……喔……喔……」
随着古香君的淫叫,一股股热流由古香君的子宫里直喷出来,烫得李瑟的大
龟头好舒服,阵阵阴精不断地泄出,古香君的身体也不住地随着泄身而颤抖着,
激流由大变小,在最后一股热流之后,古香君的娇躯整个儿瘫软在床上,缠着李
瑟的四肢也渐渐放松了,全身上下能够用力的只剩下眼皮的翻动和小嘴里微张轻
呼的娇喘。
李瑟见古香君如此透支体力,停下大肉棒的动作,让古香君歇息着,双手再
次揉弄着古香君的玉乳,好让古香君享受干穴之后的高潮余韵。
古香君整个人几乎在半醒半醉之间的瘫痪着,努力地撑开双眼,疲累地道:
「郎君……你还没……泄身……你就趴在香儿身上,再干一会儿,到你泄出精水
来吧……」
李瑟见古香君已经累得这等模样,还挂念自己还没尽兴,不由得感动地伏在
古香君的脸上蜜吻了一阵子,强忍着更加兴奋的情欲,低下头,用舌尖轻轻地在
她的唇上搅动着,吻着她的唇,将她的舌头吸到自己的嘴里,慢慢地刮着,大手
握住她饱满的丰乳,一重一轻的压揉着,以挑拨唤醒她的情欲……
隔了一会儿,古香君慢慢地睁开眼睛,楚楚动人深情地望着李瑟说:「郎君,
你真强。」李瑟吻着她前额上的汗水,她双手在李瑟的背上抚摸着。
渐渐地,古香君的呼吸又开始急促着,她羞答答地在李瑟耳边说:「郎君,
你还没有完吧?香儿还可以……」她又开始不安份的扭动着。
李瑟听到古香君的话后,浸在阴道里的大肉棒,不禁更加坚硬的跳动起来,
古香君的双手紧紧地按着李瑟的腰下,向前压挤着。李瑟一次又一次地,慢慢的
提起大肉棒退出到小穴口,扭动着屁股,再慢慢的、将大肉棒深深挤入阴道,直
到肉棒根部碰到穴口,旋绕在阴道里面的肉棒,又转而在四周刮动,再慢慢退出
到小穴口,由慢渐渐加快,弄得古香君阴道淫水泛滥,口中大气直喘,秀发凌乱,
全身不断的扭摆着。
「郎君……啊……你的……大肉棒……要插死……我……了……啊唷喔」平
时温柔贤惠的她,如今像荡妇般风骚入骨,令人色欲飘飘,李瑟的抽插动作也由
慢而越来越快。
「喔……郎君……噢……噢……噢……香儿又要丢了……我受不住了……好
痒……啊……爽死了……救我……」只见古香君双手双脚,有如八爪鱼般紧紧的
缠在李瑟腰上,柳腰粉臀不住地摇摆上挺,迎合着李瑟的抽送,发出阵阵啪啪急
响,一张迷人的樱唇,更主动的在李瑟的嘴唇、脸庞及胸膛上不停狂吻。
片晌,只见古香君全身一阵抽搐抖动,两脚紧紧的夹住李瑟的腰部,口中一
声长长的尖叫:「啊……啊……不行了……我泄身了……」古香君柳腰往上一顶,
差点把李瑟给翻了下来,李瑟只觉胯下肉棒被周围嫩肉强力的收缩绞紧,真有说
不出的舒服,龟头一阵阵酥酸麻痒,忍不住那股酥麻快感,急忙抱起古香君的粉
臀,在一阵急速的抽插下,将一道热滚滚的精液直射入古香君的秘洞深处,射得
古香君全身急抖,喔喔直叫。双手双脚死命的搂住李瑟的身体,阴道蜜汁急涌而
出,热烫烫的浇在李瑟的龟头上,烫得李瑟肉棒一阵抖动,终于跟着也泄了出来。
李瑟全身汗下如雨,整个人瘫软无力伏倒在古香君柔软的肉体上喘气,整个
脑海中一片茫茫然有如登临仙境一般,好不容易才回过气来,高潮后的古香君,
早已昏睡过去,只见她面色潮红,长长的睫毛不住闪动,正在羞涩地享受不由自
主的高潮后的余韵。
第三章生日宴会
这日,王宝儿的生日宴会终于到了,王家张灯结彩,大张旗鼓的举办这次生
日宴会。
从早晨开始,宴会就开席了,李瑟被拉出去饮宴,而古香君和花如雪则陪着
王宝儿。
李瑟被排在宴会上的中间的座位,席间除了薛家的人。知道他是搭救过薛瑶
光的恩人,因而和他打了招呼之外,其余人等都不认识他。他喝到酒宴中途,便
偷偷溜回了房间,也不见有什么人前来寻找。
时近中午,古香君和花如雪还没回来,李瑟一个人正在家中休息,忽然一个
仆人急来邀请李瑟迎客,说是汉王驾临。
李瑟知道汉王名叫朱高煦,是当今永乐皇帝次子。李瑟连忙随那仆人去了,
见一群人簇拥着一人进了大厅,那人左携王老财;右揽面目清俊,非同凡人的白
廷玉,如此气势,李瑟就知道那人是汉王无疑了,便仔细观瞧。见他虎目雄视,
容貌奇伟,三十多岁年纪,英气勃勃,果然有龙子气象,不禁叹服。
只听汉王朱高煦朗声道:「本王今日前来恭贺贵女芳诞,不意竟然得见当世
无双的英才,真是可喜可贺。」说完上下打量起白廷玉来。
王老财陪笑道:「王爷贵人事忙,小女怎么能担当的起王爷的大驾呢!不过
白公子乃人中之杰,王爷见上一见倒是应当的。」
白廷玉微微一笑,道:「多谢王爷和世伯抬爱,临来时家父有要事在身,实
在没办法,只好派我这个晚辈来了。没见王爷时,我心里怕的要命,王爷是带兵
打仗的将军出身,我还道王爷多么凶恶呢!谁知今日一见,王爷竟然是这么和蔼
可亲,儒雅风流的人,真当的上是儒将呢!」
一席话说得朱高煦畅怀大笑,朱高煦以勇猛名闻天下,最怕别人说他只会武
功,高兴地道:「白公子果然名不虚传,江湖传言白廷玉可顶半个天龙帮,我还
以为言过其实,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三人说笑了起来,言笑甚欢,置旁人如无物,好一会儿才相携进了大厅。
众人到了大厅就座,汉王坐在正位,白廷玉和王老财左右伺候。余下的人坐
定后,王老财便吩咐摆宴,一时酒山肉海,珍奇玉食摆了满桌。
这酒宴里在座的不是江湖上威望甚重的门派的门主,就是朝廷的达官显贵,
都知道皇上有三子,都是皇后生的,朱高煦乃是次子。
当年立太子的时候,因为汉王朱高煦在靖难之变的时候随军作战,屡立战功,
而皇上也以为朱高煦非常像他,有意立他为储,因为一些大臣反对,这才作罢了。
可是如今皇帝六十多岁了,年事已高,脾气越发怪异,内廷常常传出皇帝发太子
脾气的消息,因此谁能担保皇帝不会变卦另立太子呢?
因而众人都是极力巴结汉王朱高煦,又见白廷玉深受朱高煦爱戴,人人心里
都有了一番计较。
不提宴会的事情,先说一下当年的故事。说起当年立太子的事情,还有一番
故事呢!当时永乐皇帝刚登基,便和兵部尚书金忠商量立朱高煦为太子的事情,
哪知金忠说绝对不可。
金忠是由道衍所荐,随军占卜,迭有奇验,是深受重用的大臣。他援古今废
嫡立庶诸祸端,侃侃直陈,毫不避讳。皇上因为很信任金忠,因此左右为难,不
能骤决。便以建储事宜,问及大才子解缙。
解缙应声道:「皇长子仁孝性成,天下归心,请陛下不要怀疑!」
永乐皇帝沉思不答。
解缙又顿首道:「皇长子且不必论,陛下难道不顾及有个好好圣孙吗?」
原来朱高炽有个儿子,名叫朱瞻基,是当时为世子的朱高炽妃张氏所生。分
娩前夕,永乐皇帝曾梦见太祖朱元璋,授以大圭,镌有「传之子孙永世其昌」八
个大字,永乐皇帝以为瑞征。
继而到了满月,永乐皇帝抱着朱瞻基注视,见朱瞻基英气可爱,很符合梦兆,
因此以后甚为钟爱。等到永乐皇帝得国,朱瞻基年已十龄,嗜书好诵,智识杰出,
永乐皇帝又誉不绝口。
永乐皇帝听了解缙的话,大为所动,但事关重大,还不能决定。
隔了数日,恰巧永乐皇帝拿出一虎彪图,命廷臣应制陈诗。彪为虎子,图中
一虎数彪,状甚亲昵,解缙见图,援笔立就,呈给皇帝。
永乐皇帝瞧着,乃是一首五绝,其诗道:「虎为百兽尊,谁敢触其怒?惟有
父子情,一步一回顾。」
永乐皇帝看了解缙诗,知他借端讽谏,心中很是感叹。便决定立世子高炽为
皇太子,高煦封汉王,三子高燧封赵王。
此事被汉王朱高煦知道了,因此对解缙怀恨在心。可是几次图谋暗害解缙,
都因为解缙机智,又是永乐皇帝的爱臣,才没得手。
这时酒过三巡,王老财传谕歌舞娱宾。只见东西两廊榭,低垂的凝雾留香帘
同时高卷,显出两座玲珑精雅的小舞台,铺着猩红的氍毹,罩着蓝地锦帐,上面
悬着大大小小无数明珠,映射着五色灯光,闪闪烁烁地好像明星在天一般。台的
后方设着碧纱帷,隐约地见得里边列着诸般乐器乐师,歌姬舞女。
随着帷幔徐启,每一处台上走出二十个时样新妆的歌姬舞女,大都不过十五
六岁,梅花体态,杨柳枝腰,各个儿俏娇可爱。
忽地帷幔内乐声陡作,奏的是霓裳羽衣之曲,那些歌姬舞女,按着乐声,歌
的作歌,舞的起舞。一时间乐声悠扬,歌喉婉转,舞态翩跹,又好听,又好看,
而且脂香馥郁,流布席间,更增添无限美感。
直把满座嘉宾,听得众人一个个心欢意畅,看得一个个目眩神摇,疑心此身
不复是在人间了。
朱高煦啧啧称赞道:「像这样的音乐,这般的歌舞,真是尽美尽善,叹为观
止。」
王老财连忙谦逊,这一晚众人都是尽欢而散,席间朱高煦甚为拉拢众人,不
过极端推崇白廷玉,人人都看在眼中。
李瑟也瞧在眼里,心想:「这白廷玉果然是得人宠爱,连汉王一见都这么推
重。」不由越看白廷玉越觉面善,良久才醒悟过来,心想:「他一个男子,我这
样瞧他,真是笑话。」便一笑饮酒。
宴会直到深夜才罢。李瑟回到栖香居,花如雪和古香君都在等他回来。花如
雪一见李瑟,就说起和一些诰命及各门派的夫人小姐一起宴会的事情。当然席间
少不了薛瑶光,不过碧宁因和王宝儿不谐,竟然一气回碧海山庄去了。花如雪又
说起替李瑟寻来的礼物,王宝儿怎么怎么喜欢的事情。
李瑟笑道:「只要宝儿喜欢就好,可是你还没告诉我,到底给宝儿的是什么
礼物?」
古香君笑着接过来道:「郎君,花妹妹不知去哪里寻来的香草,那香气醉人
极了,可以一连几日不散呢!如果再和别的香料放在一起搭配,不知有多好呢!
宝儿见了喜欢得不得了。」
李瑟听古香君如此说,心里也是高兴,不过可不敢再夸花如雪,惟恐她得意
起来肆无忌惮,那就糟糕了。
李瑟起宴会上的事情,道:「王家的面子可真够大,汉王亲自前来道贺,不
过他非常推崇白廷玉,让他坐在他的身边陪酒呢!看来他真是能讨人喜欢。」
古香君听了噗哧一笑,道:「他是讨人喜欢吗?郎君真是有趣,他又不是女
子,可以凭藉美貌惹人爱怜。汉王是因为天龙帮的缘故,才特别看重白廷玉罢了。
如果我所料不差,宴上汉王是不是对白廷玉大加笼络呢?」
李瑟一愣道:「嗯,那又如何?」
古香君肃容道:「唉!天龙帮野心极大,他们攀上汉王这根高枝,以后得到
朝廷的默许,便可以名正言顺讨伐各派,然后独霸江湖啦!」
李瑟听的瞠目结舌,想不到其中还有如此多的学问。仔细想了想又觉无趣,
他武功又低,地位又低,如何能参与江湖之事呢!不觉有些心灰意冷。
古香君见李瑟索然无趣的样子,便压下心中的担心,笑道:「江湖的事情和
我们何干,宝儿的生日还要操办两日,再过两日我们就回镇山,什么都不理啦!
安心的过我们自己的生活。」
花如雪拍手叫好,道:「好啊!快些回去吧!这里有很多厉害的人,我可有
些怕!再说小石头也不知怎么样了呢!」
古香君道:「是啊!她一个小女孩,可真让人放心不下呢!」
李瑟一听快要回家了,心里也开心起来。家,是多么温暖的字眼啊!
王宝儿的生日宴会一共举行三天,有些富贵人家的儿女甚有操办七日的!
王老财素来节俭,因为是王宝儿成年的生日,才操办三日,再说借此机会,
还可以结交和笼络一些江湖人物和达官显贵。
第二日依旧是全府上下喜气洋洋。
王宝儿因陪客人,昨日没有见到李瑟,因而今日早早就派人来请李瑟三人一
起过去陪她吃早餐。
李瑟见王宝儿如此依恋他,心里既高兴又有些悲伤,心想:「过两日走了之
后,再见宝儿一面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他又想起王宝儿自幼没有母亲,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呢!他心中慨叹不已。
这时王宝儿正和花如雪嬉笑,见李瑟神情不悦,道:「大哥,你怎么不开心
的样子?」
李瑟闻言,打起精神,道:「哪里啊!我心里高兴的很呢!妹妹已经成年了,
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来,我敬你一杯酒吧!借花献佛,聊表寸心。」
李瑟想着这也许是陪王宝儿的最后一次饮宴呢!又逢宝儿生日,便特意说些
有趣的话题,逗王宝儿开心。
此时没有外人,李瑟既然凑趣,自然几人都聊得大是开心,不觉时间飞逝,
几人笑闹着就过了一天。已近黄昏了,其间有多次王老财派人请王宝儿招待女客,
都被王宝儿推托了。
王宝儿询问花如雪那香草是哪里来的,听花如雪说的欢畅时,忽然小青进来
道:「李公子,快快去前庭去吧!太子殿下前来为小姐贺喜,并且指名要见公子
你呢!」
李瑟吃惊地道:「太子殿下?可是我不认识他啊!」
小青着急地拉了李瑟就走,哪里管李瑟说什么呢!古香君虽都觉奇怪,可是
也不是询问的时候。
李瑟满腹狐疑,来到了客厅,见王老财等人众星拱月般围着中间一人在小心
地陪着说话。那人一见李瑟进来,就站了起来,笑道:「阁下就是天下闻名的李
瑟李大侠吧!果然英气过人。」说着就慢慢挪向李瑟,旁边的一个太监连忙搀扶,
王老财也不迭地去搀。李瑟不由得惊呆了。
原来那人四十多岁年纪的样子,可是身体高大肥胖,这还不算,走起路来都
非常困难。
李瑟还在发愣,王老财道:「李兄弟,这位乃是太子殿下,你还愣着做什么?」
李瑟立刻惊醒,连忙跪下,嘴上道:「参见殿下,小人李瑟不识尊颜……」
还没等跪下,太子早用胖乎乎的手掌搀住了李瑟,笑道:「不必多礼,不必
多礼。我今天一来是恭贺王家小姐的生日,二来呢?来见识一下当今的少年英雄。
嗯,果然是一表人才。」太子上下打量起李瑟来。
李瑟见太子的眼睛不大,不过看起来甚是和蔼可亲,见太子殿下如此礼遇自
己,也是感动不已,实在不晓得说什么了,道:「哪里,小子一介草民,怎么能
当殿下如此抬爱呢?是……不是殿下……认错……认错人了呢?」
王老财等人听了都大感意外,谁也想不到李瑟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那太子却不以为意,大笑道:「怎会认错,就是你,来,来吧!你我坐下叙
话。」
王老财忙道:「殿下,微臣略备水酒,请众人一起陪殿下可好?」
太子道:「也好,不过在一小厅就好,让其他人去别处尽情地喝酒聊天,不
要因为我在的缘故,令大家拘束,反而不得欢娱,那样就失去了饮宴的乐趣了!」
王老财久居京师,虽然很少见到太子,可对太子的古怪脾气也是知道的。他
的古怪脾气,自小就闻名京师。
在洪武二十八年,朱高炽年轻的时候,那时永乐皇帝朱棣时为燕王,而太子
朱高炽被册封为燕世子之时,太祖皇帝朱元璋,有一次命令朱高炽与秦、晋、周
王的三位世子分阅卫士。朱高炽很晚很晚,最后一个才回来覆命。
朱元璋很是奇怪,就问他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朱高炽回答道:「天气非常寒
冷,我让士兵们吃过饭之后才阅兵的,因而最后回来。」
朱元璋听后,虽没当面夸奖他,但在背后赞他有宽仁之心。这件事情之后,
朝廷的人都知道了他的禀性。
因此王老财知道太子的心思,便不再多说话,只应道:「是。」同时引太子
往一间雅室里去。
太子拉着李瑟的骼臂,含笑而行,李瑟犹如身在梦里,不知因何太子对他如
此器重。他从未见过太子,兼且他在武林里名声不响,为何太子待他犹如上宾呢?
李瑟茫然随着几人来到后面一座庭楼阁院。
只见屋里正阁左、右两壁厢都安着水晶玻璃镜,光明泠彻。前列着殊花奇草,
后面设有十二叠步障,空濛宵霭,似有若无。
王老财请太子坐了主位,然后吩咐下人上菜,把那上好的菜肴,珍奇美味,
都摆了满桌。其中最显眼的乃是素菜,有把原料蒸熟捣烂,炙炒磨粉,加以酥油、
酒酿、白蜜、苏合、沉香之类,撮和调匀,做成熊掌、驼峰、象鼻、猩唇等各顶
珍馐样式。有的还在上面印出小鹿、小牛、小羊与香獐、竹鼬及鸡鹅、鲥鲈、虾
蟹、巢王吉、雉雀、蚩毛莺的形象,真是千奇百怪。
这还不算,将榛松、榄仁、蜜望、荔枝、核桃、波罗蜜、苹婆果、落花参等
物,也参照上面的方法,制为鸟兽的形状,再切后食用,免得滋味雷同。
那些果品都用新鲜的,如闽、粤、洞庭诸处及燕地豆大之茄、蚕大之瓜,晋
中枣大之朱柿,西江米大之菱角,东吴指大之燕笋,玉井船大之雪藕,度索山盘
大之碧桃……等等名闻天下的果品。
李瑟本不认识这些素食,吃到嘴里之后才吃出味道来了,心想:「王老伯真
会巴结太子,想来太子大鱼大肉吃惯了,定会喜欢这么鲜美的素菜的。这素菜做
的真是精巧。」
他正在赞叹不绝时,忽然瞧见太子只是捡些肥肉来吃,还笑道:「好久没食
得这样的美味了,果然好宴。」
王老财连忙谦虚,李瑟一下呆住,对太子更觉奇异。又见周围陪客的几人都
是不认识的,居然没有白廷玉。太子驾到这样的大事情,名满天下的白廷玉居然
没有列席,也真是奇怪的事情。昨日白廷玉出尽风头,今日却不知为何不出现了。
李瑟正在纳闷的时刻,王老财命令手下的仆人移开一个大屏风,露出一个小
阁。时正黄昏,阁中四十九颗明珠,周围悬挂,照耀与白日无异。
只见屏后走下十二个美人来,都是汉宫妆束,歌的歌、弹的弹、吹的吹。其
声靡靡,其韵扬扬,也不知为何曲。歌毕,一齐离去。
然后又走下十二个美女来,举袂扬裙,分行齐舞,或如垂手,或若招腰,或
有类乎霓裳。左右上下,或正或侧,或疾或徐,其态摇摇,其势翩翩,也分辨不
出是什么舞。舞毕,也由屏后离去了。
接着又走下十二个美女来奏乐,乐器是笙、箫、筝、笛、琴、瑟、琵琶、云
锣、响板,其始悠扬,其阕萧飒。
座中众人听到如此美妙的舞蹈音乐,都很迷醉。李瑟正在欣赏,心想:「这
些人奏的,可以堪比那日初见如雪时,她弹的音乐了。她……她现在不知在做什
么?」
正胡思乱想之际,忽听朱高炽对他道:「李公子年少有为,前途不可限量啊!
不知最近都读些什么书?」
李瑟忙笑道:「小子愚鲁不堪,不知殿下因何识得小子的。我粗鲁的很,又
身在异地,最近不曾看书了。」
朱高炽微笑道:「你不必客气,有许多的人推崇你呢!你不必自卑,英雄莫
问出处,只要你日后勤于学问,定会被大用的。再说就算我不帮助你,难道别人
还会干瞧着吗?多读些书,是有好处的。」然后略有深意的一笑。
李瑟听得莫名其妙,全然不晓得太子何意。
朱高炽对歌舞似乎不感兴趣,只是和李瑟闲聊,他随口又问道:「李公子仙
乡何处?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啊?」
李瑟道:「小人也不知道家在何处。小人是个孤儿,如今只有妻子和我两人。」
朱高炽停箸不食,抬头惊讶地道:「什么?你已娶妻了?」
李瑟见太子忽然失态,不知什么缘故,可不敢询问,只轻声答道:「是。」
朱高炽又仔细打量了李瑟一阵,才呆道:「可惜,可惜!这……这是什么缘
故!」又再三看了李瑟几眼。
李瑟心想:「这太子看来痴呆的很,比之汉王英气逼人,可是差得远了。他
这是做什么?真是莫名其妙。」
第四章东床快婿
好不容易酒宴散了,众人恭送太子回府。李瑟和太子告别之后,便回房去了。
可是他觉得一路上遇到的人,看见他的神情都很古怪,心里大是纳闷,心想:
「太子不知听谁说的,以为我是个英雄人物,便亲自结识我,可是我哪里是什么
大人物!太子真是糊涂之人,这么轻信人言!也不知他的哪个手下这么愚笨,告
诉他的。不过这些人怎么看我的表情这么奇怪呢?既不是嘲讽鄙夷,也不是羡慕
钦佩,都是大有忧色,心事忡忡的样子。」
李瑟回到栖香居,古香君和花如雪固然回来了,居然连王宝儿也在等他。三
女齐问李瑟被太子接见的事情,李瑟哪能清楚地回答,只好说自己也不明白为什
么太子点名要接见他。
王宝儿笑呵呵地道:「定是大哥的威名传到太子的耳中了。听说太子很礼贤
下士的,因而特意见你,也不是什么希奇的事情。」
古香君和花如雪有几分相信,李瑟却是一点都不相信的,他除了哄骗碧宁的
时候,说谎骗她说认识太子,此外哪里和太子有一丝的瓜葛呢?
而且他哪里有什么威名,除了眼前的几个女孩子因为不了解他,或者说不知
道他的底细,才欣赏喜欢他外,别人可是不大瞧得起他。
李瑟心想:「难道我这人不能说谎吗?看来可要小心,只要一说谎,就要变
成现实,这可不得不防。」
深夜了,王宝儿受人催促,才回房去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