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附身群芳记】(无限猎美记)(14-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14章临幸欣荣
大丧很快结束了,而这个时候,福康安再度下了两道圣旨。
第一,册封瑜亲王之女爱新觉罗。晴儿为正宫皇后,于十日后大婚。
第二,将御史官保之女索绰罗。欣荣选入宫中,册封为贵人。
将甄嬛给睡了之后,福康安心里已经是美滋滋的了,而之后对甄嬛提出了要
纳晴儿为自己的正宫皇后。
甄嬛此时已经算是完全被福康安给控制了,她知道不管自己答应还是不答应,
福康安都会这么做,所以此时也只能是叹息了几声,无法反对。
晴儿虽然和福康安有一些血缘关系,不过好在满人是游牧民族出身,在这方
面不如汉人那么多规矩,再加上古代近亲结婚也属于寻常,所以一众大臣倒是没
有反对。
至于纳索绰罗。欣荣为贵人,那就没人关注了,毕竟皇帝大丧过后,要一个
满军旗的贵族女做妃子也没什么。
于是,欣荣立刻就被送进了宫。
傍晚的时候,福康安在养心殿吃饭了一餐丰盛的晚膳,养心殿大太监王刚
(新提拔的)走过来,跪下道:「请皇上翻牌子!」
一边说,一个端着托盘的小太监急匆匆走过来,跪在福康安面前,上面是好
几个绿头牌,用毛笔写着封号,分别是淑妃(紫薇),金常在(金锁),柳答应
(柳红),燕答应(小燕子),欣贵人(欣荣)。
「今晚朕欣贵人侍寝,送到养心殿就行了!」福康安说着,翻了欣贵人的牌
子,心想今晚先尝尝那欣荣的味道,等晴儿入宫,自己在搞晴儿。
「奴才遵命!」太监说着,退了下去。
……
满清当中对于皇帝临幸妃子是有所规定的,皇帝用完晚膳之后可以翻牌子,
敬事房将牌子送来,若是皇帝没有性欲,就叫一声「去!」。
若是皇帝有性欲,就将盘子里的那位妃子的牌子翻一下,就表示皇帝今晚要
此妃子陪宿。
单是这个翻牌子的事儿里头就有着不少的奥妙——妃子们能不能被宠幸,可
是妃子们跟她们在宫中的地位有着很大的关系的。
若是怀了孕,一旦母凭子贵,那可就有了盼头了,问题是一个银盘子只能装
得下十二支木牌,皇后、皇贵妃等有名号的后妃们只要不是见了红,那牌子就一
定会在盘子中。
如此一来,能留给其他人的机会就有限得很,不掏大把的银子去收买那起子
太监,你就只能当个深宫怨妇了,甚或连深宫怨妇都当不上,只能是个白发宫女。
翻牌子只是第一道手续,接下来等皇帝打算休息了,敬事房地小太监就会将
被选中地后妃驼到皇帝的寝宫,届时皇帝先已躺在御榻上,被子下端散开。
驮妃的太监,待其把上下衣全部脱光,用大氅裹好她的胴体,背到御榻前,
去掉大氅,妃子赤身裸体由被子下端逆爬而上,与皇帝交合,完事之后她必须从
被子的下端逆爬而上。
皇帝尽兴之后,她又必须像是某种工具一样,让太监从皇帝脚下拖出,她绝
对不能从被子的上端进出,以免玷污龙颜。
完了事的妃子仍用大氅裹好,驮之而去。
另外,临幸也是有时间的,大概是四十五分钟,每十五分钟太监要负责呼叫
一次,三呼之后,太监可以强行带走妃子。
妃子去后,总管太监跪而请命日:「留不留?」皇帝如说「不留」,总管即
至妃子处轻按其后股穴道,精液随之尽皆流出,皇帝如说留,总管太监则执笔记
之于册:某月某日某时,皇帝幸某妃。以此作为受孕之证明,以备查考,这就是
清代宫禁中祖宗的定制。
不过虽然说规矩是这样,但所谓规矩是人定的,那自然是有道理的,起码在
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皇帝权力最盛大的时候,就没一个皇帝遵守过这些规矩。
康熙、乾隆和雍正都喜欢到妃子的宫殿留宿,让妃子陪夜,而就算是养心殿
临幸,也从来没有哪个太监敢规定皇帝临幸妃子的时间,甚至皇帝要妃子陪夜都
没人敢说。
甄嬛传里不是说了吗?太监都是些没根儿的东西,哪个太监敢为了所谓的规
矩跟皇帝作对?那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
夜晚的时候,福康安早已经脱光了躺在床上,心里头对那欣荣心里十分期待。
永琪那个白痴也是,有女人都不上,简直就是个大蠢货,自己可不会那么傻。
正瞎想着的时候,两个太监低首垂眉毛地走了进来,手上还抬着一个胀鼓鼓
的大氅,只有一个头露在外面,乌黑一头秀发批肩而下。
「嘿嘿嘿,今晚有的玩儿了……」福康安淫笑着想到。
转眼间,福康安感觉到脚下有动静了,雪白娇嫩的身子,摩擦着福康安的大
腿,肉乎乎的胸部令福康安十分吃惊,奶奶的,这奶子,看起来有D 罩杯吧?
福康安的手下意识地往下摸去,随着这娇美动人的美人儿往上爬福康安可以
说是过足了手瘾,欣荣的奶子尤其大,弹性十足,比之未来的波霸女神也不差几
毫,福康安享受之余就不明白了,前世的永琪是怎么能面对这么一个身材火辣的
女人而丝毫不动心的?
福康安的挑逗能攀爬的欣荣气喘吁吁,待爬到了福康安的身边的时候,这小
样儿早已经潮红一片。
「皇上……」欣荣娇喘着粗气嗔道。
福康安打量着欣荣,眼前的少女之容可算国色天香,娇嫩的鹅蛋脸,皮肤白
皙,眉目五官可人美艳,不知道甩小燕子几条街,福康安不禁对永琪更加无语,
心想这么美的女人,身材又好,岂能是小燕子比得上的?
「美人儿,让朕来疼你……」福康安说着,大嘴一把堵住了欣荣的小嘴,压
在少女身上,手按住了那丰满的乳房。
娇嫩的乳头覆盖在福康安的手心,福康安用力地捏揉,欣荣不像是一般的处
女那样在床上羞涩,而是自己搂抱着福康安,轻轻扭动着身子,慢慢迎合福康安。
福康安狂热地用舌头探索着眼前少女的口唇,男女交合,情欲狂热,唇舌缠
绵,肌肤相亲。
一寸寸狂热地往下一路游走,将那客人乳尖,迷人小腹,洁白大腿,最后无
比诱人的幽兰部位,福康安都亲到了。
「啊……皇上……那里……那里是臣妾的脏地方……皇上……不可以亲……」
欣荣怎么也想不到福康安居然亲她的下体,吓的坏了,这可是大不敬之罪啊!
福康安掰开欣荣的大腿,笑道:「没事儿,欣荣,朕喜欢亲你的鲍鱼……」
欣荣下身的鱼唇是那样的诱人,粉嫩可人,再加上刚洗过澡,颇有些香气,令福
康安舔的舒坦。
「啊……哎呀……好羞人……啊……哎呀……」敏感部位被这等亲吻,欣荣
的阴部一阵酥麻,搅动的少女芬芳之心春潮起伏,唇肉内不一刻便湿润了。
在古代,皇帝是不会给妃子舔阴的,因为那样会对皇帝很不敬,不过福康安
才不管这些,他粗鲁地舔,双手同时按捏欣荣的大奶子,边搓边舔的更厉害。
「这丫头还挺敏感的……」
福康安的鸡巴早硬的厉害了,于是舔了一阵,就提枪而上,分开欣荣一对丰
满的大长腿,触手之间,感觉欣荣的大腿都是肉乎乎的。
「朕来了,欣荣……成为朕的女人吧!」福康安说着,龙根在欣荣的阴部摩
擦起来。
「啊……皇上……请您临幸臣妾,臣妾要成为您的女人……」欣荣一脸潮红
地轻轻扭动着身躯,准备迎接着福康安的狂风暴雨。
福康安淫笑着屁股一顶,那鸡巴已经插进了欣荣的雨露,开始大力折腾。
这福康安本就是个淫荡货色,此时已经算德此中老手,进入之后,冲开薄膜,
但见落红片片,梅花绽放,欣荣疼的厉害,可是却温柔地以十分诱人的呻吟迎合
福康安,表现的十分小鸟依人。
欣荣真可谓是个床上好手,她那下面雨露福康安插的十分爽,紧紧的火热嫩
肉裹着大阴茎,抽插几下便感觉滋味十足,而欣荣在经过了初次的疼痛后,不一
时刻,欣荣便肌肤火热,春心早已澎湃而开,在福康安的抽插下,娇喘连连,婉
转承欢。
「啊……皇上……臣妾好舒服……啊啊……皇上真厉害……啊……顶死臣妾
……干……臣妾要死了……哎呀……啊……」
这少女在福康安的上下动手下这等淫态,真是让福康安目瞪口呆,十分惊讶,
心中想起前世欣荣在新还珠里那和永琪的几场激情戏,心中已经断定这绝对是个
极品尤物,想起这事儿,心里更是十分欢喜,笑道:「欣荣,你爱不爱朕?」
欣荣早被福康安鸡巴操的一阵欢乐,而听福康安这等说话,赶忙嗔道:「啊
……啊……皇上……臣妾当然爱皇上,您是臣妾的天……臣妾这辈子都是您的人,
您的鬼……」
她边叫边主动地和福康安接吻,福康安更不客气,手上搓揉,嘴上狂亲,一
阵激烈抖动,肏的少女欲仙欲死,早已不知身在何处。
转眼间,福康安便感觉到欣荣的阴道内传来一阵痉挛,欣荣欢快高昂地抱着
福康安,洁白的屁股抖动下,一股阴精喷出。
福康安知道女性来了高潮,于是淫笑着按着欣荣的肥乳,一阵快速抽动,登
时爽到极点,大把精液射了欣荣一壶。
「好棒啊……皇上,臣妾要爽死了……」欣荣满足地扭动着身子嗔道。
福康安笑了笑,说道:「欣荣,朕还没怎么尽兴,用你的嘴服侍一下朕的鸡
巴,好吗?」
「啊?用嘴……臣妾遵旨……」欣荣不敢违抗皇帝的旨意,所以就要往福康
安身下凑。
「不要……欣荣,你直接把你的大白屁股趴在朕的脸上,凑下去亲吻就行了
……」福康安笑道。
「这怎么可以?!」欣荣吓坏了,「这,臣妾是您的妃子,怎么能……怎么
能拿那里对着皇上的脸?」
「朕赦你无罪,若是你不答应,那就是抗旨不遵啊!」福康安摸着欣荣的大
白屁股说道。
「那……臣妾遵旨……」听皇帝这么说,欣荣不敢违抗,只好将洁白的臀部
颤抖着凑到了福康安的脸上,自己弯下身子,抓着福康安的肉棒,将之含在口中
吮弄。
福康安只觉得肉棒一阵酥麻,他立刻捧着欣荣的大白屁股,再次舔起了欣荣
的阴部还有粉嫩的菊花。
「嗯……啊……」这等69式的互舔,欣荣的阴部和菊花都酥麻难忍,她不禁
轻轻扭动着大白屁股,更加卖力地为福康安含着鸡巴,上下套弄。
福康安的鸡巴在欣荣的口吮下,也变的更加粗大,她的香舌滑动在棒子的周
身,一阵阵滑动下,还施展出了深喉绝技,让巨大的龟头顶着自己的喉咙,而福
康安更用嘴紧紧地舔着欣荣的阴蒂。
终于,福康安发出了一阵满足地呻吟,他的阴茎在欣荣的嘴里狂热地喷射了
出来,弄得她满嘴都是精液。
欣荣感觉到福康安射精,虽然觉得恶心,却也是顺从地一口将那些精液吞了
下去,而同时,福康安的舔弄也终于让欣荣的阴道一阵颤抖后喷射出了淫水,全
射在福康安的脸上。
「哎呀,臣妾有罪,请皇上赎罪!」欣荣赶紧跪在床上,吓坏了,把这些脏
东西射在皇帝脸上,死罪,死罪啊!
「哈哈……欣荣,你无罪,你帮朕舔干净你就无罪!」福康安倒是丝毫不在
意。
听到福康安这么说,欣荣心里一宽,倒是毫不介意,就趴在福康安身上帮他
舔自己的淫水……
第015章淫肏熟妇令妃
令妃,原名魏佳。嬿婉,乃是汉军旗包衣出生,今年三十一岁,正是成熟丰
腴的年纪。
此时,福康安笑着来到了福康安的太妃宫中。
「哀家见过皇上!」令妃此时走了出来,对着福康安微微欠身,此时她虽然
依然美艳如花,娇嫩欲滴,望之如同二十多岁的女子,更有阵阵成熟诱人的气质,
可是眉目之间,却有一丝丝的愁容,显然乾隆的死,对她打击颇大。
福康安嘿嘿一笑,他看着令妃这个成熟诱人的女人,其实他就是来占便宜的,
所以他立刻抬起手来,狠狠地对着令妃的肥臀来了一巴掌。
「皇上,你……你干什么?!」令妃大惊失色,退后一步,叫道,「不可无
礼,皇上……哀家是太妃啊……」
福康安却是一把抱着令妃的肉体,将头一把埋进令妃的怀里,枕着那对肉乎
乎的丰乳,那弹性十足的奶子盯着他的头颅,好不舒服。
福康安笑道:「令妃娘娘,皇阿玛都已经死了,你怎么还帮他守着啊?!你
才三十多岁,难道真要守活寡?若是你顺从朕,那朕日后对你们魏家,那自然是
百般的好!」
说完,福康安的手用力地揉着令妃的丰乳,令妃身子一抖,浑身战颤,忍不
住轻轻发出了一声哼叫。
「不要……皇上……不可以……」令妃听了福康安的话,虽然依然嘴里喊着
不要,可是气焰却小了很多。
这其中,自然是因为令妃其实是个很有心计的女人,对乾隆其实没有多少爱
情,只是希望从乾隆那里获得利益,如今乾隆死了,福康安这个新皇帝来了,令
妃眼见他想要占有自己,心里权衡之下,也决定顺从新皇帝,以谋取利益。
当然,三十多岁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正是需要男人滋润的时候,
被福康安这等年轻男子轻薄,令妃也熬不住了。
眼见令妃不在挣扎了,福康安知道这女人应该是顺从自己了,于是毫不客气
地用嘴吻住了令妃的小嘴儿,他的贼手更不客气地一只手伸进了令妃的衣内摸她
的乳房,令一只手则是伸向了那丰满的熟女肉臀,狠狠地搓揉。
令妃被福康安炙热地痛吻,随着福康安的舌尖探入,双手揉搓,她的熟女春
情无法遏制,整个人下意识地开始慢慢回应福康安。
痛吻良久之后,令妃和福康安都已经是衣衫半解,福康安轻轻用手伸进令妃
的内衣里,触手那对硕大的熟女玉峰,笑道:「令妃娘娘,可以吗?」
「嗯……皇上……既然都这样了……哀家……哀家就只能顺着你了……」令
妃粗喘着气,一只纤纤玉手伸到了福康安的裤子里,立刻摸到了一根巨大的肉棒。
「好粗……啊……皇上,您这个比先帝的还大啊……」令妃这话可是绝对的
实话,福康安这根鸡巴,真的比乾隆的要大很多。
听到这句话,福康安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令妃抱起,便朝内室走去。
待进入内室,福康安压着令妃上了床上,只不过几下功夫,令妃和他的衣裳
便彻底没了,待见一片雪白之下,傲挺的丰胸,两颗肉球饱满无比,洁白的长腿,
没有丝毫走形的纤腰,和那一抹诱人的黑森林,简直太过诱人。
福康安大手攀上了令妃一颗动人的肉弹,登时捏出了各种形状,而另一只手
却随着福康安往下探入到哪幽兰圣境,而嘴却更是立刻又堵住了令妃的小红嘴。
眼前这个女人是乾隆最宠爱的妃子,能够和她来一手,福康安可以说是兴奋
无比,他对着这少妇一阵强烈地挑逗,百般调戏下,将这少妇的身上敏感部位尽
数摸透。
「啊……皇上……别……别逗哀家……不要……」
可怜令妃自从皇帝死后就没有过房事,哪里受得住这样的抚弄?而福康安随
着不住挑逗的时候,身子还在不住扭动,那根巨大的鸡巴在她身下晃动,如此的
粗硬,是令妃从未见过的,她已经饥渴难耐了。
「令妃娘娘,你想要吗?」福康安淫笑着挑逗着她说道。
「要……哀家要……啊……皇上,请您临幸哀家……」令妃淫荡地张开了自
己的大腿,似乎就等着福康安插入进来。
福康安心里暗笑,可是脸上却露出了为难之色,说道:「令妃娘娘,这不好
吧?你是朕的庶母,朕怎么能干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令妃心里暗骂福康安淫荡,明明是你主动勾引哀家,现在居然说这话。
但是令妃也明白福康安想要的是什么,于是主动抱着福康安,嗔道:「皇上
……先帝都已经驾崩了……我们就不要管他了,您来吧,干哀家这个庶母……肏
死母亲吧……」
福康安哈哈大笑,说道:「那就来吧!」
说完,福康安捧着令妃的大白腿,那巨大的火龙就凑到了那紧凑的花蜜处。
「啊……插进来……哀家……插哀家……」
福康安会满足她的,那巨大的肉茎恶狠狠地往令妃那只有乾隆插过的阴道内
插入,一下子插个全根而入。
「妈的,乾隆,老子给你戴绿帽了!」福康安欣喜地想着。
这一下力气之大,操的令妃浑身猛然一震,她怎么也想不到福康安的鸡巴居
然这么粗大,插进来立刻让她感受到了无比的满足。
「啊……好大……好满足……皇上……您太强壮了……啊……哀家要死了…
…」
「还有的你受的呢,今天非要搞死你不可!」福康安淫笑着按摩着令妃滑腻
的丰乳,一边尽情用手调戏这迷人少妇,一边用粗大的肉茎开始奸淫起了乾隆的
妃子。
令妃是生育过孩子的女人,她的小穴比之处女当然没那么紧,可是这熟妇的
气质,在床上的熟练迎合,外加乾隆的遗孀妃子的身份,更是令福康安得到了前
所未有的满足。
而相对福康安的满足,令妃更是可以说是欲仙欲死,乾隆的鸡巴一直都没什
么力气,所以每次和令妃做爱都不能让令妃尽兴奋。
可是现在,遇到了福康安这等盖世猛男,在福康安的冲刺下,他粗大的肉棒
紧紧塞满了令妃的阴部,令她享受到了从所未有的满足。
福康安一插进去就是勇猛无比的一阵狂干抽插,下下深入那阴部深处,撞击
熟女花心,如雷勇奔腾一般,搅动的令妃浑身发抖,欲望膨胀,似乎就要飘飘升
天一般。
「啊啊……啊……太棒了……太舒服了……啊……皇上……哀家……哀家太
爱你了……啊啊……啊……」
若说令妃一开始是存着利益之心和福康安交合,那现在的令妃则是真心被福
康安的肉棒给彻底征服了,乾隆无法给她的刺激和满足,福康安却能全部给她。
干了一阵,福康安又换了姿势,让令妃,这个乾隆最宠爱的妃子,撅着屁股
趴在床上,来个老汉推车。
若是乾隆看到自己最心爱的妃子,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搞成小母狗一样的淫肏,
不知道会不会气的从坟墓里跳出来?
令妃这个熟妇的屁股自然是又白又大,挺翘傲然,诱人无比,此时撅得老高,
福康安捧着滑腻的大白屁股,不时用手「啪啪」拍打两下,便让令妃更加浪叫不
休,难以自持。
「妈的……令妃娘娘,你说,朕的鸡巴和皇阿玛比,哪个厉害?」福康安兴
奋地一边干一边叫。
听到这句话,令妃在福康安的肏弄下没有过多的犹豫,撅摆着屁股嗔道:
「啊……啊啊啊……当然是皇上……皇上您的鸡巴大……先帝……先帝那是不成
的……啊啊……」
福康安听到这话,心里不禁为乾隆默哀,心想有这么一个淫荡的老婆,活该
戴绿帽子。
就这样,令妃和福康安疯狂做爱,换着姿势交合,干了大约半个时辰,令妃
已经给操的浑身发软,连续两次达到高潮,阴部都麻了。
福康安这才快慰地对着令妃的阴道大动一番,笑道:「令妃娘娘,朕射进去
了,可以吗?」
「可以……皇上……快射吧……啊……哀家不行了……」令妃已经浑身无力
了。
于是福康安淫笑着压着这熟妇一阵快慰干弄,才一鼓作气,把乾隆的绿帽子
彻底戴稳,内射了。
舒服够了的福康安拔出鸡巴,一把伸到了令妃的嘴边,笑道:「娘娘,还是
给朕舔干净吧?」
看着福康安凑过来的肉棒,令妃没有多想什么,嗔道:「遵命,皇上……」
说着,令妃将鸡巴含在嘴里,拖着疲软的身体坐起身来,用嘴帮福康安吮吸
阴茎。
令妃不是第一次帮男人口交了,之前跟乾隆弄过几次,所以现在倒也是并不
陌生,只是福康安虽然射精了一次,鸡巴依然很是巨大,令妃身子疲累有些含不
住,只能尽力伺候。
福康安将令妃搞了个够,又让她口交,心中满足,快慰不已,阴茎被吹箫,
还是自己的庶母,乾隆的女人,这太刺激了……
令妃的嘴前后摆动,帮助吞吐鸡巴,过了几分钟,将阴茎上的淫水秽物彻底
吮吸干净,然后又舔了几下福康安的阴囊,才罢嘴呻吟道:「皇上,哀家伺候的
舒服吗?」很显然,令妃已经是彻底臣服于福康安了。
福康安哈哈大笑,狠狠地拍打了一下令妃大白屁股,笑道:「当然舒服,以
后你们的魏家的好日子,不会少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