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2)(2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二:平步青云~第28章:迁离
夏清一路飞快地朝家遁去,他只是听林长老说父亲的死跟山里的猛兽有关,
是外务堂的弟子去罗家庄送贴补时才知道的,等消息传回来时,夏奎已离世近十
天了。
他踏入家门第一眼就看到了身穿孝服的唐瑜儿,而唐瑜儿一看到夏清,就哭
着奔过来倒在了他的怀里。
※※※※※※
原来前一阵子不知从哪座山里跑出了一只赤尾虎。
赤尾虎本身就凶猛异常,体型巨大。
这只虎每天都在罗家庄的外围游荡,只要有庄里的人或牲畜一出庄子的范围,
就会受到这只赤尾虎的攻击。
但其实并不是只有一只赤尾虎,而是两只。
因为这两只虎从来没有同时在人们的视线中出没过,所以庄里的人都以为只
有一只。
罗敬的父亲罗庄主也派人去围剿过几次这只虎,但去的人都是有去无回,包
括了罗家的几名武师。
估计也是事先不知道是两只赤尾虎的缘故吧,都过於轻敌了,没有防范。
以至於后来因为虎患,到了没有人再敢走出庄子的地步。
夏奎知道了此事后,刚开始并没在意,觉得用不了几天这只虎就会被庄里的
人给打死。
一只赤尾虎嘛,再凶猛也经不起多人的围杀。
但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他的预料,他看到恶虎为患,已到了人人谈虎色变的地
步,就决定亲自出手,去消灭这只赤尾虎。
罗庄主得知了此事后,坚决的不同意。
现在夏清是青云派掌门的亲传弟子,而且还是少门主,他的父亲要是出了什
么事,那他回头怎么向夏清交代?但夏奎却认为去捕猎一只赤尾虎,对他来说不
过是小事儿一桩,因为他本身就是猎户出身,这方面是他的专长。
至於那些武师和同去猎杀这只虎而没回来的人,要怪只能怪他们的身手不行
了。
后来他执意要去,谁也拦不住,没办法,只有让他多加注意安全。
夏奎却并不放在心上,摇摇头笑着说没事,他过两天就能回来。
但是却过了七八天大家也没见他回来,但那只赤尾虎也没在罗家庄附近再出
现过。
罗庄主大为焦急,最后实在等不下去了,就强行派人出去查探。
结果人们发现在距离罗家庄几里地外的一片茂林中,夏奎倒在血泊中,脖子
被撕裂了,浑身都是伤口,旁边还有两只已经气绝的赤尾虎……
※※※※※※
夏清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后,心中悲痛却欲哭无泪。
他父亲猎捕了大半生的野兽,杀死的野兽无数,但却最终也命丧野兽之口,
这不知是不是天理循环,因果报应?罗庄主听说夏清已回来后,也连忙赶了过来,
见了夏清后他是满脸的惭愧,老泪纵横,不知说什么好,夏清无奈之下,反过来
又安慰了他几句。
接着夏清和唐瑜儿又在罗庄主和几个庄民的陪同下,去给夏奎上了坟。
之后夏清让罗庄主等人先回去了,他和唐瑜儿在坟前多呆了半日。
夏清想起了储物袋中还有他亲手给父亲炼制的极品『葆春丹』,他拿出了一
枚,运功捏碎后洒在了夏奎的坟头……唐瑜儿看着丈夫的新坟,美艳的脸上已是
两眼红肿,但却早已哭干了眼泪。
这些天她一直都在回忆以前和夏奎在一起时的甜蜜时光,但近几年来,夏奎
在那方面确实已经满足不了她了,甚至有时候如果不是她故意引诱,夏奎已经不
再主动提出和她上床,所以每次两人行夫妻那事儿,反而变成了唐瑜儿主动向他
求欢。
特别是自从她开始偷偷修炼《云雨秘笈》上的双修功法后,二人就再也没有
行过房。
夏清回到家里之后,就陪着母亲唐瑜儿在家里呆了三天,哪儿都没去。
他一直在想,到底还是仙凡有别啊,两只连灵智都未开化的野兽,就要了他
父亲的命。
如果要是灵智都已开化了的灵兽或妖兽跑到凡人居住的村落,那还不把整个
村落的人都给吃了?那两只赤尾虎,他连看都不用看,就知道如果是换做自己出
手,一把下品飞剑就能轻易取了它们的性命。
他也想通了,他父亲夏奎即使没遇到这个坎,将来也有早一步离开他和母亲
的那一天,凡人的寿命最多百年左右。
即使服用了他给炼制的那枚『葆春丹』能保持容颜不变,但身体的机能和元
气还是会跟正常人一样,会逐渐的衰落、老去以致死亡。
凡人还是不能脱离生、老、病、死这个不停在运转的自然之道。
而修仙者,就是为了能跳出这个限制生命的循环轮回。
哪个修仙者,不是为了最终能证得大道,得以永生不灭?夏清想开了这一点,
对於父亲的离世,看的也就淡然了很多,人死了之后神魂还会去投胎,进入六道
轮回之后,会再次开启一个生命的历程。
下一步要安排好娘亲唐瑜儿了,她本身就是个修士,现在已完全恢复了修炼。
再住在罗家庄显然不适合了,她一个孤身女子呆在这个小山庄里,慢慢地将
会有处处不便,而且此处灵气稀薄,也不利於她今后的修行。
他知道修真界的路途险恶,觉得唐瑜儿作为一个修士,而且还是他的亲娘,
这一点万万不能暴露在别人的面前。
如果有心地不良的人知道了他和唐瑜儿的关系,想对唐瑜儿下手,用来威胁
他,那简直是轻而易举,因为她现在的修为太低了。
夏清左思右想,最终灵光一现,有了主意。
他来到了唐瑜儿的面前,对她说:「娘,你已经恢复了修炼,而且已经到了
练气中期,但此地的灵气太稀薄,不利於长久的修行,清儿想给你换个地方,你
看好吗?」
唐瑜儿由於遭到了如此大的变故,心里一直很乱,夏清又是她现在唯一的亲
人,所以她决定一切都听儿子的安排就是了,於是也就不加思索的点了点头。
夏清一看就继续说道:「娘,在青云派附近一共有三家坊市,其中易和坊和
庆瑞坊离青云派最近,但青云山三大派的弟子经常都会去光顾,人多眼杂不太安
全。瀚珑坊虽然稍远一点儿,但那里去的基本上都是些散修,认识我的人几乎没
有,这样也方便我经常去照顾你。而且那里三面环山,灵气也较浓厚一些,我打
算在那里给你买个宅子,再雇一个老妈子和两个丫头侍候你,你看可好?」
唐瑜儿曾经也是修士,当然知道修真界的人心险恶和尔虞我诈,她也不想将
来成为夏清的拖累或被别人利用,所以夏清这么跟她一说,也正中她的下怀,於
是连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
第二天夏清就直奔瀚珑坊市而去,三天后他就回来了。
在这三天当中,唐瑜儿已把一切需要带走的东西都收拾好了。
夏清回来后看了看,就从身上拿出个空的储物袋将这些东西都装了进去。
当晚,母子二人就悄悄地飞遁离开了罗家庄。
唐瑜儿就此从罗家庄消失,庄里的人自此以后再也没人看见过她。
为了不引人注意,夏清专门在路上算好时间,他和唐瑜儿在天快黑的时候来
到了瀚珑坊。
瀚珑坊里和街市相邻的有很多胡同,胡同里的每个院子住的都是些修士。
这些散修们有的白天经营着自己的店铺,晚上修炼;有的经常四处外出,去
低价收购一些灵草、灵药和一些法器等等,回来后再卖给这些店铺的老闆们,从
中赚取一些灵石,以供自己日常修炼的开销。
唐瑜儿一看到这个小院立刻就喜欢上了,小院就在离闹市街道不远的一个胡
同深处。
院落不是很大,但却幽静整洁,共分里、中、外三进三出,房屋齐全。
高高的院墙上面爬满了籐类植物,院内的地上铺了青石砖,在空地上还种了
一些花草。
夏清当时也是看了好几处在卖的院落,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小院,觉得让唐瑜
儿住在此处正合适,不会被人打扰。
而且小院四周还佈置的有现成的禁制。
唐瑜儿见夏清买的那两个小丫头也是非常乖巧,一看之下就是聪明伶俐,让
人喜爱。
另外还雇了个厨娘,也是乾净整洁,样貌周正,估计以前也在大户人家呆过,
识得体面,颇会侍候人。
这三个仆人见夏清领着唐瑜儿回来了,本来她们三个就会察言观色,当时看
夏清虽然年轻,却谈吐气度不凡,衣着潇洒,花起灵石来又毫不在乎,就知道他
不是一般人可比。
现在又一看唐瑜儿,是一个年纪在三十左右的花信少妇,虽然面带淡淡的忧
伤,但却长得艳光四射,身材高挑,丰满性感远非一般女子可比。
这三人一看就知道这个主人是贵人,需要小心谨慎侍候,万万不能出了差错。
其实她们还没瞭解唐瑜儿,她其实是个非常随性,并不挑剔严厉的主人。
夏清见唐瑜儿对这个新环境很满意,他也就放心多了,就留下来陪着她又住
了几日。
等她适应的差不多了,夏清就决定要回青云派。
过一段儿时间还有万药谷之行,他也要提前回去看看门派里有何安排。
夏清跟唐瑜儿说了要回门派的想法后,唐瑜儿知道也该让儿子回去了,但心
里不舍,无奈之下又留夏清陪她说了一夜的话。
夏清只有她这一个亲人在世了,心里决定无论如何也要照顾好她,如果自己
有一天能得道长生,也不会把自己的娘亲独自一人撇下不管。
於是他就跟唐瑜儿说:「娘,你一定要好好修行,如果需要什么功法秘笈之
类的尽管跟我说,我会想办法搞到手给你。」
唐瑜儿一听这话,不禁想起了自己偷偷複制的那本《云雨秘笈》,脸上一红,
偷偷瞟了夏清一眼,但见他并没任何其他的反应,心里才稍微安定了一些。
夏清又继续说道:「这个瀚珑坊虽然小了一点儿,但修士所需要的东西基本
上应有尽有,我这儿有很多灵石,以后你需要什么丹药尽管去买。但记着一定要
买极品丹药服用,这样对身体无害,你现在才是练气期,所需的极品丹药不会有
多贵,等到了筑基期后,所需的丹药就不用再购买了,我可以都给包了。」
他说到此,脑海里浮现了谢翩跹那娇嫩的身姿。
说完,他把身上储物袋里的灵石拿出了一大半交给了唐瑜儿。
唐瑜儿哪见过这么多的灵石,如果只是正常花销,够她花十年的都用不完。
她不想一次要这么多,想只拿一部分够一时之用就行了,回头需要了再说。
但夏清却坚决让她拿着,因为他知道自己来看她的时间并不固定,不想让她
在任何时候有手头紧的感觉。
唐瑜儿最终拗不过他,只有都收了起来。
夏清又拿出了一把上品飞剑和董雪娥用的那柄极品飞剑,也都给了唐瑜儿。
董雪娥用的那柄极品飞剑轻巧细长,正适合女修使用。
他想了想还觉得不放心,又拿出了一大叠的灵符,都塞给了唐瑜儿,让她万
一有个什么事儿,可以用来防身之用。
唐瑜儿见夏清把自己当做一个小孩儿似的担心,见儿子如此的细心孝顺,她
感到非常欣慰。
感触之下,不由伸手将夏清搂在了怀里,紧紧地抱住。
等她过了一会儿把夏清放开时,他已是满脸通红。
唐瑜儿一看夏清那红红的面庞,心思一转也知道了是何原因,低头看了看自
己那丰满高耸的酥胸,心里觉得好笑之下,俏脸儿也变得有些微微地发烫。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