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八戒外传】(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西游记》着墨最多的是「齐天大圣」孙悟空,但其实最「抢镜」的是「天
篷元帅」猪八戒,他好色而略蠢,正是鸡虫的最佳描写,这里,就细意的讲述一
下猪八戒的咸湿精神……
「嘻……嘻……」王母桃园内,十几个女仙在调笑,在天庭内,桃园占地千
亩,所以园内工作的女仙,亦有好几十人。
她们都是妙龄女郎,法力不甚高强,在仙家是十分寂寞的。
天篷元帅,乃是天河十万水军的头头,他的法力,比众女仙强,此时路过桃
园,听到桃园内众仙女的莺声,他亦心痒难耐!
天篷元帅亦是个单身男仙,他一样对女人的胴体好奇。
「变!」他精通天罡三十六变,于是将手上的大刀,变成自己的模样,跟着
摇身:「变!」
天篷元帅就变了一只小蝴蝶,飞入桃园去。
「嘻……」园内众仙女,原来正玩着捉迷藏,难怪莺声笑语吵得那么利害。
天篷元帅伏在一片桃叶上,目光灼灼的望着。
仙女身上只穿一条裙子,内里是什么也没有的,她们妳追我逐时,胸前两个
肉球抛来荡去,裙的下摆扬开,两条白雪雪的玉腿飞舞,天篷元帅差点淌下口水,
露出原形来!
他对一名穿蓝裙的仙女,特别有兴趣。
因为,这名仙女是天庭第一美寡妇——嫦娥!
嫦娥本来住在广寒宫,但是平日里闲的无聊,也会来这里陪众仙女玩耍。
嫦娥胸前两乳特别大,笑起来时亦特别甜,加上两条玉腿修长,他看得牙痒
痒的:「变!」
天篷元帅这次变成一条比头发还幼的毛虫,就往嫦娥的身上飘过去。
神仙亦要考功力的,法力强的神仙,有异物碰到身体,马上会发出警觉,但
嫦娥只是吃了仙丹升天,法力不强,所以竟然丝毫没察觉。
「哟……正!」天篷元帅的小毛虫,恰巧跌中嫦娥的乳沟上!
「好香!」他鼻子闻到的,是她的乳香。
她的乳沟很深,双峰撑着衣襟,她刚才追逐了好一会,乳沟上上有着汗珠,
汗味带着幽香,小小毛虫闻得特别香。
嫦娥还在追逐别的仙女,天篷元帅在她乳沟上想爬,她就觉得心口有点痕。
她将痕痒处一揩,天篷元帅就从乳沟上往下滑!
他已经变了条小小毛虫,自然跌了个发昏,到他定定神来,只闻到一阵阵似
「鲍鱼」的香味!
小毛虫陷入一处「林」海中,四周全是黑黑的、松松的毛。
「我……我跌到什么地方去了?」天篷元帅往上爬,他看到有条隙,好像有
溪水似的。
他这条毛虫好不容易从黑毛林中爬呀爬,爬到有鲍鱼香味的罈隙旁。
他看清楚了,这条隙是粉红色的,香味十分浓郁。
他想朝粉红色的隙爬过去,但突然地震似的:「哎……不好……」
天篷元帅变的小毛虫掉到地上,差点给七、八对穿绣花鞋的玉腿踩死。
「好险!」他马上化成一阵清风,朝一条白雪雪的大腿吹过去。
跟着,他又变成一根头发似的,直飘入她的裙内。
「哗!」天篷元帅又叹叫起来,他这次钻入的裙底,是一个光秃秃的地方,
同样有条沟,但气味更浓烈!
「呸,我来到白虎山?」天篷元帅想找攀手的地方也没有,他只好爬到一处
有皱纹的地方,依在纹坑上。
「好热呀,不如我们到天河洗澡去!」一把娇声再晌起,说话的,是嫦娥!
「好呀,不过,怕不怕那些天兵天将偷看?」另一把女声回答。
「不怕,桃林后面的天河,树又大,叶又密,无人过来……」嫦娥说。
「去呀!」众仙女往桃林的另一面飞奔,天篷元帅抓着皱坑,免得自己又跌
到地上。
他乐不开支:「哗,何止有得看,简直看不完!」
众仙女走到天河旁,齐齐扯开衣裙的带子,就朝天河跳下去。
「咚、咚」河里有十多个一丝不挂的仙女,载浮载沉。天篷元帅马上又变成
一条小鱼儿,在众多条白色大腿旁钻来钻去。
「有毛,有好多毛,哗,无毛,白虎!」他一面在腿隙中转来转去,一面哺
喃自语的品评。
「哎……这个仙女牝户生得太低,我……我可以直插入去| 」「哗!这位毛
多,泡在水中,毛都遮住窟窿啦!」
「啊!阴户生得高,可望而不可即呀!」
「太美了,这是那位仙女的牝户?」天篷元帅一面在水里游,两眼只是往上
盯着仙女的牝户。那些仙女,自然不知道水里有人偷看,有些还游起水来,两条
腿踢水,那两扇牝户,不停的一开一合抖动。
天篷元帅只见她们的「秘洞」一张一合,看得眼也定了,索性伏在水里动也
不动。
「玩一会好了!」嫦娥的声音又晌起,天篷元帅从声音望过去,发觉毛多遮
住牝户的,原来就是她!
她脱去了蓝裙,他一时三刻认不出她来。
天篷元帅马上又变,这次他变成根水草,从河底冒了上来。
「哗,好大呀!」只见无衫的嫦娥,浮在水上,她胸前两个大乳房,亦载浮
载沉,将她粉红色的奶头,小小的乳晕半遮半掩。
天篷元帅虽然是神仙,但他的阳具亦忍不住硬了起来,仙女们的乳房浸在冰
凉的河水内,人人两粒乳头都发硬凸起,乳房都坚实起来。
「够了,我们穿衣服走吧!」嫦娥首先爬回上岸,她两个浑圆结实的屁股,
在爬起时,特别动人!
「我一定要跟着她,跟她打洞!」天篷元帅下定了决心。
那些仙女爬上岸,纷纷抖了抖身上的水珠,三两下法力,就弄得身子干干净
净,然后穿回裙子。
「今天收摘的桃子已差不多了,我们回去交差吧!」嫦娥说道,她时常喜欢
在要开蟠桃宴的时候帮着其他仙子们一起摘桃。
「嫦娥仙子,明日我们约好同一时间再游水好不好?」一个仙女娇叫,嫦娥
笑眯眯地答应了。
天篷元帅听完:「嫦娥,嫦娥,我爱上了妳!」
他的目光,盯住她不放。
嫦娥和众女拿着仙桃,驾云离开桃园,天篷元帅远远跟着。
那嫦娥乃是仙界第一美女,天篷元帅远远跟着她,看着她扭动纤腰肥屁股,
不禁欲火攻心,什么大罗神仙仪态也顾不得了。
嫦娥腾云驾雾回到广寒宫,她有点累了,就在一块石上小睡。
天篷元帅怎会错过机会,他将身上的盔甲一甩,就飞换上前,压在嫦娥身上。
她两个乳房,本来是因为呼吸一起一伏的,那两片朱唇半开半合,十分诱人。
他一压上去,就将她心口的两团肉,由高耸挺起,压成扁扁平平!
「你……」嫦娥仙子张开眼。十分恼怒,她想变身溜走,但天篷元帅的注力
比她强,令她动弹不得:「不要……你走……呜噢……」
嫦娥刚想叫,朱唇就被他的口封着,他一吸,将她丹田的一啖真气,吸了过
来,嫦娥马上潭身发软。
他的大手,就按落她的乳房上,轻轻的又擅又搓。
「哎……」嫦娥裙内再无衣物,仙女遭人奸污,亦难反抗,她被他强有力的
手摸得几摸,已经浑身发软,一点气力也使不出。
她的胸脯急促的起伏着:「冤家……哎……」
天篷元帅的阳具硬了起来,顶着她小腹:「嫦娥,我这东西硬了,就是想弄
妳下边那个洞!」
嫦娥的手推开他的阳具:「你是大罗金仙,如果给玉帝和王母知道,我俩…
…」
「怕什么,女人总会和男人玩这种事,妳……已经熟透……从了我吧……」
「但做了之后,给玉帝和王母发觉怎办?我……我是个寡妇,你不能这样…
…」
天篷元帅淫笑:「仙女也要思凡的,最多以后我们天天玩!。
嫦娥这仙女,心里七上八下的,粉红脸也红了,她心里暗想:「如果不给他,
他的硬阳物一定会乱塞入我的牝户内,我法力不如他,必定会给他入的!」
嫦娥这女仙,她当年和后羿相爱,后羿弄到了仙丹以后,打算二人成亲之日
在行服用,只是后来后羿给人害死了,嫦娥只好自己吃了仙丹,所以她虽然说自
己是寡妇,可到现在还是处女,从来没有做过爱,心里十分紧张。
她瞪大眼看着天蓬元帅,她的反抗停了下来,天篷元帅又怎会不知道:「哗,
奶子好美啊,我要亲一下?」
他将头俯在她的乳房上,嘴巴含着她的奶头,轻轻吸了一下,将红豆似的奶
头吸得凸硬起来,然后用舌尖去舐……
「呀……呀……」嫦娥仙子被他含着奶头舐了两下,全身的毛孔都张了开来,
人迷迷糊糊的全身轻飘飘的,不断喘气。
天篷元帅的手,扯开了她的衣带。
嫦娥仙子被他摸奶摸得软了。两条腿很自然的就分了开来,他的大手,正好
摸落她的牝户上。
「哗……好多毛,真够劲!」他的手指,在她的阴唇上飞舞。「哎……噢…
…要命……好痕呀……人家要尿尿了……」嫦娥发娇嗔。
他把手移开,将头对着她的阴户,只见两片红嫩的阴唇,水汪汪的,十分动
人。
他伸长食指,在她阴唇上摸、弄,摸得她忍不住将两腿一夹,夹实他的手。
天篷元帅在她耳边说:「好美的牝户啊,我真想吻一下!」
嫦娥仙子这时,已经羞得满面通红,心里「砰、砰」的跳:「这……这怎可
以吻,你不怕尿都流入你口里去吗?」
仙女对性事亦是一知半解,她把淫水当成是尿液!
天篷元帅没有理会,他的嘴,就吻在她的牝户上。这一招有名堂。叫做「神
仙舐西,不同凡口叩!」
他的舌头,伸入她的阴道去,舔了两下,她又感到,他用嘴唇,把她的阴核
含在口中,然后细细的啜起来。
嫦娥只感到全身发软,她对这种滋味,十分享受,比起他用手指去撩拨,效
果好上千百倍!她趁势就把屁股挺高。
他舐到「啧、啧」有声,神仙舐西,自然更深入,更够味:「哎……我受不
了……天蓬元帅……你……你打洞好了!」嫦娥被他狂舐,已经崩溃。
他掏出阳具,对着她的阴揉道
大龟头先在「洞口」揉了两她的阴道口被揉得张开!他的屁股提高,将龟头
朝着她的阴道就是一压!
「呀!」她叫了起来,他的阳具有六寸长,这样一挺,有半截已经插了进去。
嫦娥只感到牝户口一麻,一条热辣辣,硬硬的肉捧,猛地一下钻到体面,插得她
的阴道又痛又涨,好像火烧一样。
天蓬元帅感觉到了嫦娥下身的阻碍,惊喜道:「你……你是处女?你不是寡
妇吗?!」
被破了身子,听到天蓬元帅的话,她急忙推他的胸瞠:「我……我和后羿还
没真的拜堂成亲……啊……放开我……」
天篷元帅听了这话,心里更喜,不理会她,再一挺,那六寸长的阳具,全塞
了进去。
他不敢抽送,只是将阳具在她下体内「浸着」:「等一会就不痛了。妳头一
次玩,总是有点痛的!」
仙女对初夜,没有凡人般认真,嫦娥见他压在自己胴体上,对着她的脸吻了
又吻,口中说安慰她的话,虽然她下体涨痛。但心里很受用,不由得也搂着他的
颈,她心想:「反正给他开苞了,也许头一次较痛,以后就不痛了……」于是她
娇喊道:「你玩吧,不过,不要把我给插死了!」
天篷元帅给她弄得笑了起来,插在她牝户内的阳具,开始抽送起来。
嫦娥的嘴只是张大,口里不断喘气,他抽送了几十下,龟头的肉,正好擦在
她的花心上,嫦娥初试云雨情。这时,给他越插越舒一服。她阴道内。淫水源源
而出。
「哎……哎……好过瘾……早知这么好。我……我一早就给你插……你……
快一点……狠一点……我……我现时不痛了!」
天篷元帅这时亦不客气,狠狠地九深一浅,狂狂的抽插起来。
「哎……哎……」嫦娥嘴只是张大,口里不断叫:「哎……哎……扑死人啦!」
仙女叫床,亦一样特别动听。
天篷元帅见她浪叫起来,抽插得也更有力了,一口气就顶了三、四百下。
嫦娥开始懂得抬起屁股来迎,她双手搂住他的颈!双眼翻白,脸红红的。
「呜……噢……」嫦娥突然一松手,身子像发冷似的抖起来,她高潮到了!
天篷元帅的龟头也是一阵酥麻,他疯狂的再顶几下,龟头亦射出精液来。
嫦娥只感到牝户内一热,一股浓浓暖暖的汁液!直射在她的子宫上。
她双手再次举起来,紧搂着他,她的身子不断颤抖。
天篷元帅射了精,就颓然的伏在她身上动也不动。
「你射了什么到我里面去?」她问。
「我的精液,大罗神仙的精,有我千年道行的精华,给妳补身的!」
嫦娥笑了笑,敌意减少了许多,搂着他:「我俩睡一会,等一阵再玩!」
天篷元帅破了嫦娥的处女身,他低头一看,阴茎上还有点点血溃。
嫦娥只感到,他的阳具慢慢变软,缩小,最后滑了出来,两个人玩了这么久,
亦有点累了,不觉就睡了过去。
在天蓬元帅自己的府邸外外,天篷元帅的九齿钉耙,幻化成他的模样,在那
写呆站着,是天蓬用来给自己做不在场证明的。他是兵器所化身,自然不懂说话,
只是呆了一样站着。
也许是合该有事,太白金星这时突然云游经过,他走到天篷元帅前,一眼就
看出不对!
太白金星是上仙,他一指,幻化成天篷元帅的钉耙马上变回原形,「当」的
一声跌落地上。
太白金星在掐指一算……
「岂有此理,我要去报告玉帝!」太白金星马上腾云向瑶池釆去,要投诉天
篷元帅。
不一时刻,太白金星已请来玉帝,将二人捉奸在床。
天蓬元帅和嫦娥俱吓得面色铁青。
玉帝铁青着脸:「天篷元帅,你不要活了!竟然敢和嫦娥做下苟且之事。」
天篷元帅只能马上跪倒王母跟前:「陛下饶命,小仙再也不敢了……」
「你好大胆,还敢淫乱天庭,你和嫦娥都犯下天条,该该受罚!」
天篷元帅面如死灰:「陛下,这不关她的事,要罚,罚我好了!」
嫦娥仙女听了,梨花带雨,不敢多言,只心里想:「这下可给天篷元帅害惨
了!」
玉帝哼了一声,看了一眼梨花一枝春带雨的嫦娥,心中想到:「这嫦娥倒是
也美貌,若是杀了太可惜了……」于是对嫦娥道:「我知道,此事非你大过,所
以只惩罚你在广寒宫面壁百年,不可出半步,但天篷元帅可恶,非要严惩!」说
着疾言厉色:「天篷,你喜欢行淫,好,我就要把你打下凡间,变成一个世间最
丑最无能的乞丐,等天下美女见到你的尊容,吓得走避!」
玉帝说完一挥袖,一阵劲风,就将天篷元帅由天庭打落三十三天下的凡问…

不知过了多久,已经给震昏的天篷,只觉身体如直线般下堕,终于「砰」的
一声!他醒过来时:「妈呀!我怎会这样?」
本来英俊不凡的天篷元帅,现时变了个猪头人身的怪物。他吓得汗水直流,
马上夺路狂奔。
本来,玉帝是想收回天蓬元帅的法力,把他变成了又丑又无用的乞丐,可是
不知怎么,天蓬投错了胎,变成了猪妖。
「有妖怪呀!打妖怪!」村民很快就发现了在猪圈的猪妖,拿着刀棍来追。
「老子以后姓猪好了!」天篷元帅走到大山,由头再修炼……
他在大山修炼了几百年,法力恢复了不少,终于又起淫心。
天篷元师变成了猪精,这天就驾云经过深山上空,突然,听到女郎的嬉笑声。
猪精一看,马上浑身的血都冲到下体上。
原来有两个少女,身上只围着小块兽皮,在互相追逐!
两个女的相当高,长发飘扬,浑身白雪雪的,两条玉腿修长,在奔跑起来时,
胸前两肉球上下的跳荡,「姐姐,妳追不到我!」
猪精马上从云头跳下,他马上幻化成一美男子:「两位小娘子,你我再次见
面也是有缘,不如我们一起乐一乐吧!」
两个差不多高大的玉女眼见居然有人调戏她们,停止了嬉笑,上下的打量了
猪精变的美男子几眼,接着怒道:「哪里来的野男人,敢调戏我们,看剑!」
较年长的玉女,不知从哪里一抽出一柄长剑,直刺猪精
「好!很久没有打架了,正是技痒得很!」猪精亦变出长耙来对抗。
两种兵器对砍起来。
年纪较嫩的那个亦抽出长剑,伺机偷袭。
猪精自然不怕两女,他十招过后,就将年长玉女逼得连连后退!
「中!」猪精的长耙打中她的大腿,鲜血直冒。
年长玉女马上幻化成一团白烟走了。
比较嫩的那个玉女吓得慌了,手上的长剑就给猪精打得飞脱!
他把玉女一把抱起来,放在腿上,一手就抚弄她的乳房。
猪精一边摸,下面的阳物就硬了起来:「小娘子,我这东西硬起来,就是想
打妳下面那洞!」
玉女用手在他的阳具上摸了一下,吓得缩手:「去你的,我下面的肉洞好好
的,你那东西又硬又大的,如果插进去,我会死的!」
猪精变成的美男,掀起那块兽皮,就摸到玉女的牝户上,那里毛少少的,她
急忙把腿一夹,将他的手夹紧:「不可以!」
「女人总要和男的做这事嘛,妳已经熟透了,也应该开苞啦!」
玉女摇了摇头:「我给你弄过,如果天天想要怎办?」
「那我就每天来帮妳打洞!」猪精嬉皮笑脸。
玉女娇笑起来,她的手一托,就托住猪精的下体:「你就想,天天给你玩,
搞出病来怎办?」
猪精马上拨开她的手:「妳如果用力的一擅,我的词堂给擅碎了,我这条命
也活不成了!」
玉女媚笑:「你那是什么宝贝嘛,又不是我要摸的,是你自己送到我手上来
的!」
猪精的阳具,虽然被她揸了一下,但并没软掉下来,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那
根东西:「妳们女人的、心都是那么狠,这是给妳快活的命根,这么大力擅,想
我死?」
「既然是命根,就不应掏出来玩!」玉女媚笑。
猪精忍不住了,也将玉女往石上一放,伸手一扯,就将她的兽皮小衣扯掉。
玉女心中十分紧张,她怔怔的望住猪精的面:「你……你……」
「妳的奶子好美,我要吃!」猪精俯下头来,在玉女的乳房上,轻轻吸了几
下。她那凹陷的奶头就凸了起来。
猪精用舌尖舐了舐那玉女已典来典去,口中发出「似哭非哭」声音。
她只感到全身轻飘飘,像躺在云堆里一样,身上的每一处毛孔都张了开来。
她的两条腿,很自然地就分了开来,他的手,正好摸在她的阴户上。
「小洞好劲啊!」他的手沿着她的阴唇上上下下的摸。。
「哎……真要命……你……你这样摸……我……我的西水不断冒出来了!」
玉女呻吟着。
猪精把手拿开来,趴到她两腿之间,对着牝户口一看:「啊!好引人!」
玉女的阴唇,水汪汪的,两片红嫩的阴唇,十分动人。
他伸长一只手指,在她阴唇上抚弄着,玉女被他摸得穴内不断发痒,淫水流
了好多,她大腿一夹,夹住他的手指。
猪精又是一阵淫笑:「好美的牝户,我真想在妳的上边吻一坏!」
玉女这时,满面通细红,心里「砰、砰」的跳,她叫了一声:「哎咆……怎
可以嘴下!面,我出的水会流到你嘴里去的!」
猪精一边说:「我就要试试味道……」一边用嘴,对着她好红好嫩的阴户,
吻了下去。
「哎……哎呀……哎……」她感到他真的吻了下来,心里十分舒服,全身发
麻。
他用嘴唇把她的阴唇含在口中,用舌尖舔起来……
「哎呀……好美……啊……你把口真有用……呀……呀……」玉女感到这种
滋味,实在太畅快了,比起他用手指去摸弄;要舒服得多!
「呀……呀……呀……」玉女忍不住,就将屁股一上一下的抬高。
猪精舐到她的阴核上。令玉女有无比的舒服,他的舌头一伸一卷,令她的阴
户奇痒,她受不了!
「哎……哎……你用命根子捣我好了!」
猪精想了很久的事,现在逗得玉女动情,他自然不会失去机会。
她双腿张开,他还嫌她的牝户不够湿,又涂了些口水在阴道上面。
「哎……你每次玩,都要在我里面吐口水?」玉女有点奇怪。
「不是,等妳有了经验,我不必吐口水,妳也冒出水来了……」
猪精还伸长舌头,在她的阴户上多舐了两口,玉女听了也就让他涂口水,猪
精挺起了阳具,对着她的「洞口」,用龟头揉了揉,那阴户被揉得张开一个小洞。
猪精的阳具对准她的入口龟头一挺,屁股一压「吱、吱」两声,大阳具就插
入了一半!
玉女只感到阴道火辣,猛地一下钻到里面去,插得阴道又痛又涨:「哎……
条硬硬的东西好大呀……哎……真要命……」
她大力推着他心口:「哎……这不好玩……你的命根太粗了……我不。要…
…玩……哎哎……」狗猪精马上在她面上吻了一口,再温柔的:一这不要紧,第
一次是有点痛!玩多了就不会痛啦l 亡
「哎……如果你把命根都插进来……我被插死了……你……你要负责啊!」
娇欲的说。
猪精厅了大笑起来,这一笑,他玉女又痕又怕痛,哈哈那根大阳具,就全部
插入她的牝·户内,还微微的颤动起来。
猪精这一笑,插得好深,玉女的嘴张得大大,只是在喘气。
他就轻轻的抽插了二下。
玉女只感到龟头的嫩肉,正好顶在花心之上。除了阴道口有点涨涨外,龟头
擦着花心,有无比的舒服。
「哎……哎……这大东西……顶……顶死人啦……」
她不断的娇喘连声:「我……我要死了……哎哎……」
猪精抽插了一阵后,又停一会,然后又是一阵阵的抽送,弄得玉女的牝户淫
水停不了!
「呀……呀……好爽……快:快……」她被插得五、六百下后,忍不住叫起
来:「我一点也不痛……快……大力点……」
猪精听了,心里亦是万分高兴,他用力一压,那插的速度加快,用的力亦猛
很多。
这九深一浅的抽击,插得玉女嘴巴张得好大好大,不断在喘气,还浪声浪气
的怪叫起来:「呀……呀……你用力呀……」
她这么一叫,他用的劲更大了,把阳具往外一拉,拉出一大截,只留下一个
龟头在里面,然后又是狠狠的一顶!
玉女的阴道被插得淫水往外直冒,龟头一顶,牝户内就「吱、吱」有声,淫
水直喷!
「呀……呀……」玉女的叫声亦有节奏起来。
他插得大力时,她叫得大声,他用的力细,她哼得比较弱。
他被了狠劲,又狂插了二、三百下。
突然,玉女眼睛睁得大大的,双手紧搂着猪精幻变的书生,嘴张得大大,不
断喘气。
「我……我不行啦……」
玉女刚说完,搂着猪精的手一松,头一歪,潭身就不断发抖,她想说话,但
浑身没有了气力。叫也叫不出来。
而猪精顶多三,两下,龟头亦一阵酥麻,他怪叫两声,也射出精液来。
玉女只感到牝户内一热,一股黏黏、浓浓鳅白液,
对准她的花心喷射,射得她潭身发抖,舒服得无法形容。
猪精这时喘了几下大气,动也不动的趴在她身上,下体接二连三抽摘。
「你……你射了些什么到我里面去?」
「精……精嘛……爽不爽?」猪精有气无力的!
不过!他肥大的屁股亦是摆动!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娇叱:「着!」
原来那先前打败的另一个玉女,持剑从云霄直卫而下!
男人射了精,正在喘息时,防护力是最低的,猪精亦不例外。
女妖的刀锋刺向他的屁股。猪精身一滚,屁股上就给削了些东西下来
「哎呀!」猪精被削的,是他那根猪尾!(日后陪唐三藏取西经的猪八戒,
是没有尾巴的,原因就在此!)
他屁股鲜血直冒,发起狠来,就一奉打在被他扑完的玉女面上,跟着将她做
档箭牌,往身后一格。
那玉女想不到猪精会这么狠的,她惨叫一声!
猪精乘着这空隙,化成一团烟走了,而女妖的长剑,就刺入玉女体内。
玉女死后露出原形,原来是一只青蛇!
「妹妹,姐姐害死妳了!」
女妖扔下长剑痛哭起来,她抱着青蛇的尸身痛哭。
而地上就留下一截猪尾。
猪精掩着屁股,飞行了半个时辰才来到一个县城上:「好,就在这里养伤!」
他往城北一树林飞了下去。
「天篷元帅没有尾巴,这也好!」猪精替自己止了血!休养了十多天,没有
尾巴处才结了痂。
十多天没有性欲。对猪精来说是十分难受的,他伤一好,马上幻化成人形,
到城里趁热闹。
正好这天,有一家人娶新抱。
「哈……哈……人家娶新抱,由我来洞房,好事!」猪精嘻哈大笑。
他马上隐了形,跟在花轿后面。
娶新抱的是城中陈员外!他替儿子陈大文娶了高老庄高秀才的女儿。
这高秀才的女儿叫翠兰,今年十九岁,生得苗条可人。
猪精隐了形,一早已看过王翠兰的花容月貌。
「人果然是不错。这女孩,我扑定了!」
陈员外的儿子陈大文,不知祸临头,还高兴地迎新娘子。
拜完堂,吃过喜跑,初更时,陈大文送了新娘入房,就想去关门上床。
突然,他见到门外站,一个自己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怎么回事儿?」他呆住了。
突然,他就变成一块石头,给扔到园子里。变成陈大文的,自然是猪精。
他笑盈盈的走入房关上门,高翠兰从来没有见过陈大文,她的蒙头帕被揭开,
就见到一个俏郎君。
猪精变成的陈大文,十分俊俏,她芳心暗喜。
「娘子,上床了!」猪精帮她宽衣解带。
高翠兰心里「砰、砰」的跳,她心跳的声音十分晌亮。她粉面排红,丑得要
命高翠兰很快就被猪精剥得一丝不挂。
她的乳房是结实的像覆转了的饭碗,刚好一手摸一个。
她腰肢纤幼,下体阴道微徽开敔,阴户上没有多少毛,但阴一隆起,两片阴
唇是粉红色的,十分诱人。
「好美的胴体。」猪精的悄欲桃了起来。他一把压住翠兰。两个人就滚落床
上。
女孩对初夜是有一点害怕的,她怕痛,怕给男人弄死。
但猪精不是太粗暴,他先吻她的红唇,然后,俯头再吻她的乳房,大嘴轻咬
着。
他咬她的肉,咬她的奶头,咬她的乳晕……
「哎……哎……」翠兰轻轻的哼叫起来,猪精的手按在她的牝户上。
她的牝户是火辣辣的,他的手指在她的阴唇上爬动,她的下个开始湿起来。
他的舌头,不断在她身上舐!她觉得十分舒服受用
「呀!呀……」她喘气轻叫起来。
猪精幻化的陈大文,性经验太丰富。自然将一窍不通的翠兰,弄得骊飘欲仙。
他的大嘴,舐过她的小腹,最后,吻落她的牝户上!
他的热唇吻在她灼热的阴历上。
「哎呀……」她两条缝张了开来又紧合。
她想叫,但又怕难为情,被男人舐牝户,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享受。。
翠兰双眼观白,红历不断抖颤。
她说不出话来,但双手,很自然的就按住陈大文的头:「不要……呜……不
要……」
他大口大口的舐,动物都有追求气味的本能,猪精就爱这楼味!
他的舌头伸进她的阴道内授动。
「夫君……官人……不要……我不……成……成了……」翠兰像哭一样叫着。
「啧……喷……」陈大文没有理会,他只是大口大口的舐。
她虽然是处女,但被舐得兴奋了,亦是动情,何况,他一接触她时,翠兰就
已经动了情,下身不断流出水来。
「我不是尿床……吧……」她迷糊的叫着。
「妳没有……」陈大文又吻多好几十下,他不断将口水舐落她牝户上。
她的热唇已经湿滑一片。
猪精幻化的陈大文,露出阳具。
「喔!」翠兰张眼一看。马上又吓得合回双眼。
她好怕!
怕他的阳具有六、七寸长,紫黑色的,比香蕉还大根。
「这庆大的东西塞进下边,我……我一定会被弄死的!」翠兰心里十分怕!
「这女孩的牝户,十分紧凌,等一会,我将大阳具塞进她下;一定十分过瘾。
猪精一压在翠兰身上,她就潭身发抖。
他将龟头在她阴道外,揩来揩去。
翠兰不知道他玩什什么时,他突然用力一挺!
「啊……啊啊……」她哀叫一声。
一阵火辣辣的感觉,直入她的脑海。
她感到有点痛,但痛苦不是太强烈,跟着,他的大肉棒就整支插了进去。
她只感到小穴被撑得开开的,西水四溅。
「好爽!」猪精叫了一声。
他的大肉捧被夹得紧紧的,翠兰的阴道十分窄,狂密抽插喷出精液
他的巨根刺穿了她的处女脓,一丝鲜血由她的西离流出,淌在屁股下面的床
冯上。
「哎地!」她轻叫起来。
翠兰只感到下体颤抖起来,一下又一下的跳着。
她感到撕裂的痛:「不要……不要那样……」
猪精稍为挺进,她就感到痛。
他没有再动,而是让阴茎在牝户的淫水中浸着。
翠兰有点不相信,她的小洞穴,可以容纳得下一根这么大的东西!
「放松一下,很快就不痛了……」猪精在她的耳边安慰。
他的说话有催眠的味道,她只觉得十分受用。
被变成石头的陈大文,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变为少妇,开苞的不是自己!
猪精的阳物,浸在她的西水中,越浸就越大!越没就越硬!
他忍不住大力的就抽送起来。
「哎……哎……哎……」翠兰被他插一下就叫一声。
他插得越密,她叫得越快,
「呀……呀……」她只感到下个又辣又麻,他的大阳具,将她的内腊也勾出
来似的。
猪精这次插了三百多下就打抖。
他射出白白的精液来,但翠兰没有高潮的感觉。
女孩第一次,都是在紧张下完成的,她自然没有快感。
她张开眼,只见陈大文伏在她的身上。不断的喘气!
「哇!」她突然哭了起来。
原来猪精阳物大,弄痛了翠兰,于是温柔的问:「娘子,是否为夫太粗鲁,
弄伤了妳?」
那翠兰摇了摇头,又是一味饮泣。
她哭的是因为处女身没有了,西窿虽有点痛,但「失身」始终有伤感:「我
身体……给了你……我……」
猪精知道翠兰哭的原因后,「哈、哈」的笑起来:「好了,我不再搞妳!」
翠兰马上止住了哭:「官人,你……你……不要再来吗……」
猪精淫笑:「好……我……我再来!」
他回气比常人快,射精一柱香之后,下体又慢慢发硬。
他的手又摸着翠兰的两只奶!
她的乳房是充满弹性的,两粒奶头又不大不小。
「好棒的奶子!」猪精忍不住,俯头下去戴吸啜起来。
翠兰被男人一吻奶尖,那两粒粉红的蓓蕾,马上发硬凸硬。
「滋、滋」猪精的舌头不断舐她的奶头,舐到发出清脆的声音。
翠兰的身体抖颤起来,她两粒奶头已硬得像铁,乳房是女人对爱需求的讯号,
她开始喘气起来。
「呀……官人……我要……呀……呀……」
翠兰拚命搂住猪精的头,她的小腹不断揩擦她的身体,牝户不断出水,那些
淫水,将猪精精液冲刷出来,弄得她西口淌出白色的涎沫。
「好爽吧?看我多爱妳!」猪精一边啜奶,一边含糊节说。
「但……但我的那个……」翠兰只感到下体不断涌出枯液而湿起来。
她被他压住,呼吸有点不显畅。
他的手就按在她的牝户上:「哗,好湿呀,妳……妳真是多汁美人……」
她双颊排红,不敢望他。
他轻轻扳开她两条腿,一记偷袭似的,就像发硬的肉棍,一下就插了进去。
「哎呀!」她全身发抖起来。
他的阴茎一下就全挺了进去,那六、七寸长的巨物,将她两片阴唇撑得反了
开来。
他将她紧紧的抱住,那肉棍浸在她的西窿内,他没有抽送,只是不断用力扭
几下屁股。
他的肉棍在她阴道壁摩擦,翠兰两眼翻白:「哎……我……我……不要活了
……哎……」
猪精的肉棍,浸了一柱香的时间后,开始抽插起来。
「吱、吱」他每抽起半截阳具,又狠狠的插回西窿内时,她湿滑的阴道都
「水花」四溅,发出清脆的「水声」。
做了少妇的翠兰,不断亢奋的叫着:「快……呀……我死了……」
她大声呻吟着。
猪精在她的喘气吟叫声中,加快了抽送的节奏,九深一浅的。插到她双眼翻
白。
「哦……呀……我不行了哎……」翠兰叫着。
猪精又插多两下,就吻她的脸,又舐她的耳珠,翠兰的神经全给桃了起来,
潭身发抖。
她的牝户更湿了。
女人多水,有一样不好处,就是抽送太猛烈时,阴茎会从西窿滑离出来。
猪精插得快,所以阳具滑出来,但龟头却不偏不倚的顶中她的阴核。
「呀呀……」翠兰两眼翻白,阴核被顶,快感一直传到子宫深,处。
「好爽哎……哎……」她的声音也颤抖起来。身体发烫,好像被火烧一样。
他将阳具再朝她西窿塞了入去。他再次用九深一浅的速度抽插。
当龟头碰上子宫颈时。
高翠兰的阴道就一阵阵的收缩,把他的龟头啜住。
她虽然刚由处女变成少妇,但本能的已懂将胶肢往上迎合,好让他抽插更有
力。
「呀……不行……官人丢死人啦……」
「哎……顶中人家花心啦……呀……呀……」
翠兰是爽直的女郎,她叫起来时特别动听。
猪精一边上上下下的挺进,一边又用手搓揉她的乳头,手法是一会儿轻,一
会儿重,他刺激乳房的手段好,翠兰情欲高涨,叫得更大声。
「快……快呀……喔……」
翠兰已抛开淑女假面,发浪不已,猪精转瞬已抽插了近千下。
她怕自己叫得太大声,会被父母听到,当她是淫娃,所以只好将手指插入口
内,用来减低声浪。
猪精挺着屁股狠狠操了一百多下。
突然,他的面容扭曲起来:「不……不行……我……我要射了!」
他打两个冷诚,白白的精液就射入她肚内。
「好舒服……呀……呀……」
翠兰享受着暖暖的精液,次喷入子宫内的快感。
两个人同时有高潮,她的手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肉棍。
他的肉棍虽然已经软了下来,而且还淌着白色的鼻涕,弄湿她的手。
猪精仰天的躺着,翠兰用脚勾着他的身躯,慢慢爬上他的身躯,然后像骑马
似的骑在他身上。
他虽然射完精,毕竟他是妖怪,身体强壮,那肉棒仍半软半硬的挺立着。
翠兰忍不住了,将他那硬湿淋淋的东西,朝自己的小穴塞了进去。
他的东西仍有力插入她的秘穴。
翠兰的感觉是比起上次还过权,因为,她是第一次爬上男人身上做主导。
「唔……唔……真好玩……」她用下体指揩着他的阳具。
她子宫内的精液,这时已经完全倒流出来,腥腥的白汁倒流在他的肚皮上。
「我好快乐……」翠兰伏在他心口上,紧紧搂着他。
两个人就这么一睡,睡了起来。
在熟睡时,猪精注力减退,他露出原形来。
翠兰起初不知,但到后来,感到有个长长鼻子顶着粉脸。
她张眼一看,吓得「哇」声惨叫起来:「妖怪!」
她顾不得身无寸缕,马上跳了下床,往房外狂奔:「妖怪呀!」
翠兰这么叫,自然惊醒了陈家上下,亦惊醒了熟睡的猪精。
「不好!」猪精一摸自己口脸,知道原形毕露,他怒吼起来:「妳想走?」
他的手一暴长,就穿窗而出,将全裸的翠兰抓住。
陈家的双亲及家丁,这时已走到房前,赫然见一只七、八尺长的大手,穿窗
而出抓走新娘子,自然吓得屁滚尿流:「妖怪!救命!」
猪精一运妖法,房内窗和门立时闭上:「以后每日准时供应三餐美食,匆走
近房前一丈,否则……哼!把你们全变为石头!」
他在房内咆哮,而手上的翠兰,一早已经吓得昏了过去。
陈大文的父母,既担心儿子的安危,又不敢碰猪精,有人就教他,贴街招找
人除妖。
但猪精是天篷元帅下凡,妖注高强,没有人敢替陈家捉妖。
那猪精每日和翠兰吃饱后,就在房中淫乐,他幻变成陈大文模样,翠兰亦不
觉得他丑恶。
他剥掉了翠兰的衣服,将她抱了上床。拚命模她隆起的乳房。
他的手类着乳房往下探索,随着她胴龙的曲钱,来到阴毛覆盖的牝户上:
「妳近日毛毛长多了很多哩!」猪精一边说!手指就在翠兰的阴核及阴唇之间来
回挖弄。
她的下体,被他的手指拨弄了片刻,已经开始濡湿·阴道内的汁液如洪水泛
滥般流出。
「噢……好湿……你……你喜欢玩人家下面吗?」翠兰媚笑着。
她是被猪精开苞的·所以她知道他是妖怪,也要跟着他:「来!帮我担!」
猪精指了指下姐,露出淫笑,不他圆圆的肚皮起伏不定,翠兰虽然老大不愿
意,但仍然着魔似的,跪了下来,把阴毛丛间那条黑柴捧着,用嘴慢慢舐肿胀的
龟头。
猪精的肉棍不仅又长又巨大,她张开嘴巴遭几乎放不进去。但如果不含住肉
棍根部,他又不喜欢。
她先上下舐了一番,绕着他的阴茎,舐了一遍,然后含住。
她跟着把他的整根的肉棍,吞入喉咙深处。当龟头碰到她口腔内的帖膜时,
她有点恶心,但仍然努力的含着。
「噢……太好了……就是这样……」猪精吭叫起来。
他十分满意将翠兰训练成床上淫娃。
他挺直腰部,按住翠兰头上的手亦愈来愈用力,她已经懂得一出一入的含着
他的阳具。
「呜……啊……噢……」她有点反胃。
「不要太用力……慢一点……」
当吮得兴奋时,翠兰忘记猪精是喜欢慢慢来的,她似乎想一啖咬下去。
但她怕猪精的大力。
「噢……娘子……妳弄得我好爽……」他叫起来。
翠兰受到称赞,不由得加快了嘴巴的速度,偶然还把阳具末端含在嘴喜,好
让他的龟头,直插入喉咙深处,揩着她的喉咙蒂。
她像含住糖似的,转动着舌头,舐得他的阳具,变了「铁棍」一样。
他不断呻吟,圆大的肚皮不断起伏。
「到我了!」翠兰吮了一顿饭的时间,突然娇叫·县开口。
「好,我就舔妳的牝户!」猪精淫笑。
他的头伏到她的大腿中问,他的舌头先在牝户四周慢慢舐,舐过阴唇,舐在
喷尿的小孔上,他要等到翠兰达到亢奋的高峰时,舌头才钻入她的肉坤内。′
「呀……呀……要死了……死了……」她叫着。
他的舌头经舐她的大飕内刘时q 她叫了两声,西窿内溅出淫水。
他的舌头从她大腿内侧。一直舐到责起的肉丘上,还含着她的阴户吸啜。
「哎……哎……哎……」她上气不接下气,
「快……快……入……」伸手紧抓着猪精的头。
当她以为他舐入时,舌头又舐在她大腿两侧。
翠兰发出悲呜。
她不断将腰肢挺起,就在这时,他的舌头突然伸入她的肉缝
因为他的舌头伸入她的阴道内,她的呼吸几乎停顿下来,她尽量把身龙往后
仰,好让西窿能大大张开,迎向他的口部。
舌头在她的肉坤内搅动。
她几乎昏厥过去,翠兰的情欲越来越亢,令她身体不停抖震她自己抓着自己
两个乳房,那两粒奶头凸起、发硬。
「妳已经很爽,出水了?」猪精一面淫笑,一面用中指插入她西窿内。
跟着,他伸出手指,上面沾有她的汁液。
「好香!」他把手指放进口内吮。
「来吧!」翠兰拉着猪精。
他的阳具一挺,就插入她的牝户内。
「呀……呀……」她飞快的迎起屁股。
他插了三、四百下。
就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大叫:「猪精,你给我滚出来!」声音很大。
猪精呆了呆,他飞快的爬起:「有对手!」
他不理翠兰眉丝细眼,马上穿回衣服,伸手一掏,掏出长耙来。
他推开门,就见到一个猴头人身的小矮子。
「你是谁?」
「我是孙悟空,来收拾你这猪妖!」
那正是跟唐三藏取西经的孙大圣,他师徒来到镇上,就听到有妖精,自然义
不容辞的来收妖。
「好大腾!」猪精舞耙和孙悟空对打。
但,打了百来招,猪精已不敌!
「走!」他幻化城一团白烟,就直衔上云霄。
但孙悟空的法力比他强。他很快就跟了上来,金箍棒迎头敲下。
猪精不是对手,马上变成一条蛇,往地下钻。
但孙悟空就变成捉蛇的捎,去抓蛇。
猪精又变回原形,和孙悟空对打。
「当!」他的耙,给金箍棒打得震飞。
「饶命!」猪精大叫。
「畜性!我送你归天!」悟空大叫。
「停手!」
半空突然传来一道金光。
注相庄严的观音大士在云端喝道:「猪八戒,你想成正果,就跟唐三藏洗师
取西经I !」
「我愿去,我愿去!」
猪八戒不断叩头。
猪精给孙悟空收伏后,将变了石的陈大文变回原形。「老婆还给你!」
陈大文望着眉目含春的翠兰:「好了,洞房啦……」
猪八戒和孙悟空,陪着唐三藏上路。
师徒取西经过程中,将遇到被猪八戒扑过的兔女妖,要吃唐僧肉。
但这是后话。
而陈大文和翠兰上床后,几乎就给踢下床来:「你……你的东西这么小?」
她一摸他胯下,发觉只有四寸!
这和猪八戒的六、七寸长不同。
「来,给我舐!」她指指下身。
「不,男人大丈夫,不能够给女人舐。」
陈大文提出抗议。
「你不舐,也得舐!」
翠兰在猪八戒身上,试过好处,自然要丈夫做。
陈大文坚决不从。
结果他给翠兰扔了出房。
陈翁见到儿子痛哭。
「媳妇要我舔她下面,才准入房!」
陈大文向父哭诉。
「唉!儿子,你得回老婆,还想怎样,她喜欢舐,你舐便是!」
「我……我怕臭啊!」
「怕臭?你闭着气舐就可以嘛!」
陈大文只好给老婆舐。
「哈……女人下边,原来不是太臭的味道,还似鱼露呢!」
陈大文亦爱上舐西。
而唐朝时,男人给老婆舐西,成了一种习俗,这都是多得猪八戒。
他令到陈家上下以后都以舐西为乐。
猪八戒和唐三藏上路后,渐渐忘记了翠兰,最后,还成了佛。
但他的外传,一直无多少人知道。
顺便说一句,那个被猪精给玩弄,之后间接害死的青蛇,便是大名鼎鼎的小
青,而她姐姐自然便是白素贞,后来青蛇死后,转世到宋朝,遇到了那个时候寻
找许仙报恩的白素贞,二女得可以在续姐妹情缘。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