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附身群芳记】(01-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楔子
李志豪,现代宅男,属于三无人员,一无相貌,二无学历,三无车房,如今
29岁了,连个老婆都没找上。
这一天,李志豪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却忽然看到桌上多了几样东西。
那是一块玉佩,一粒丹药,以及一张纸。
「奶奶的,这什么东西?」李志豪骂了一句,然后打开那本纸,只见纸上只
有一句话:吃下丹药,一切自知!
李志豪一阵好奇,于是拿起丹药,吃了下去。
登时,那玉佩居然发出了绿光,李志豪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就被吸进
了玉佩里。
李志豪被吸进去之后,立刻进入到了一个黑色的大,李志豪不禁神色一变,
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出现一个如此奇特的地方,不过李志豪此时很好奇,里面究
竟有什么。
于是,李志豪大踏步地走了进去。
李志豪走过洞穴,来到尽头,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只见眼前花团锦
簇,红花绿树,交相掩映。脚下踩着的是柔软的青草地,鼻中闻到的是醉人的清
幽花香,耳中听到的是鸟儿轻快的鸣啼,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洞天福地啊!?
李志豪不禁很是吃惊,心想:「奶奶的,自己怎么到这么个鬼地方了?还能
回去吗?」李志豪摇了摇头,就在这个异域里走动起来。
抬眼四下打量起这个异域。他见这异域的南面与、西面与北面都是望不到头
的青草地,只有东面的不远处有一条用石子铺就的林间小路,在周围红花绿树的
交相掩映下若隐若现。
李志豪顺着那条林间小路走了大约几百米左右,则有一座占地面积巨大的豪
华宫殿,走进去,宫殿内当真是十分巨大。
当下,李志豪在宫殿里转了转,他发现宫殿不但好几个书房、无数的卧室、
浴室、卫生间等应有尽有,而且还有一个地下储藏室。里面不但有金银珠宝等凡
间俗物,还有不少凡间难寻的珍贵药材以及一些颇有灵气的玉石原料等物。宫殿
后面则有一大片土地,上面种着药材、粮食、蔬菜、水果等作物。
最后,李志豪在主殿找到了一卷书册,这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原来,自己这块玉佩乃是上古异宝,名叫「门玉」,那颗丹药就是这块门玉
的主魂,他可以带自己来到一个异域空间,自己吃了之后就可以进入门玉所开辟
的异域,这个异域有一个城市那么大,自己可以带任何人进来,在这里,李志豪
和所有人都是不老不死的。
另外,这个门玉最神奇的地方就是,他可以让李志豪穿越到各个不同的世界,
什么世界都可以,去的任何世界,李志豪都可以去,去哪个世界,门玉可以根据
那个世界的规则,可能给李志豪一些外挂,也有可能不给。
而同时,他去哪个世界也不能选,由门玉自己决定。
另外还有三点,第一,李志豪可以随时离开所在的那个世界,并且可以带走
在那个世界里的人。
第二,被带走的人会沉睡在这个空间里,只有李志豪可以唤醒他们。
第三,一旦一个世界李志豪去了两次,带走两次同一个人,那当这个人进入
空间后就会融合记忆,比如李志豪去了射雕和神雕世界,带黄蓉,不管带走几次,
到了空间里,他们都会身体记忆融合成一个人。
第四,李志豪穿越到任何世界,门玉会自动选择附身到那个世界的人身上。
第五,每个世界去,都会给予李志豪一些外挂,其中每个世界不变的外挂有
这些,李志豪在那个世界不老不死,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摧毁;可以让任何人不死
不灭,保持在35岁的年纪,超过三十五岁的可以恢复到35岁;可以令任何人
复活,只要尸体或者魂魄还在。
「哈哈哈……想不到我居然还能有这么好的运气,那好,我现在就想穿越…
…」李志豪刚想出这个,就被一个黑洞给吸了进去……
第一卷还珠格格
第001章紫薇一家
这是大清朝,乾隆二十三年春。
济南山东比较繁华之地,更有大明湖畔这等美景,可以说是十分吸引人。
在这里的大明湖畔,有一户人家,便是夏雨荷的家。
十七年前,24岁的乾隆来到江南游玩儿,刚好来到了这里避雨,当时夏家
的人知道他是大清朝的皇帝,夏老爷想要攀龙附凤,所以就把女儿送给乾隆玩儿。
乾隆自然是没什么反对意见的就收下了夏雨荷,干了几次之后开了一大堆空
头支票,说会来接她,结果拔屌回家之后就不认账,忘记了。
可怜夏家被乾隆所愚弄,夏老爷夫妇一气之下给病死了,夏雨荷未婚生女,
落得跟其他亲戚断了联系,而夏雨荷也只好守着父母留下来的一点可怜财产过日
子。
转眼间,距离生下紫薇也过去了十七年了,如今的夏紫薇,早已经出落得如
花似玉,貌美如花。
而此时,就在一个明亮的早晨,紫薇正和自己的丫鬟金锁正在屋中弹琴,便
在这个时候,忽然,外面似乎传来了声音。
紫薇疑惑地说道:「是谁在这个时候来呢?」她们家平常根本不会有人前来
做客,今天居然会有人来这里?
「小姐,要不要我去看看?」金锁这小丫头比紫薇小一岁,对小姐倒是最为
忠诚。
紫薇犹豫了一下,说道:「还是我们一起去看看吧!」说完,紫薇和金锁就
一起走了出去。
待到前厅,紫薇和金锁躲在后面看去,只见一名中年文士正在跟自己的母亲
夏雨荷说话。
夏雨荷虽然有一个十七岁的女儿,可是今年才不过三十余岁,正是女人一生
之中最有韵味的时刻,她也确实非常美丽,和紫薇有八分相似的面容,真可谓是
醉人心扉,貌美如花。
「夏夫人,我们老爷的这位朋友可是大隋的大官,这若是您不答应,恐怕,
你们夏家会有无妄之灾啊……更何况,一千两银子,能买多少个使唤丫鬟啊?!」
那中年文士有些色眯眯地,看着夏雨荷。
夏雨荷的脸上满是愁容,显然有些犹豫不决,但是过了片刻,她还是点头道:
「我知道了,我答允先生便是……」
那文士露出了满足的微笑,点头道:「那好,我们今晚来这里接人!」
紫薇和金锁都不明白母亲到底在跟这个人说什么,待那个人走了之后,夏雨
荷长叹了一声,站起身来,朝紫薇和金锁的方向走过来。
「紫薇,金锁,你们怎么在这儿?」夏雨荷没想到女儿跟丫鬟都在这里。
紫薇和金锁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偷听母亲跟外人说话毕竟是非常不好的,紫
薇问道:「娘,那个人是谁啊?!」
夏雨荷有点愧疚地看了金锁一眼,说道:「那人……是知府衙门的张师爷…
…「
「啊?知府大人身边的师爷?」紫薇和金锁都吓了一跳,要知道,知府在她
们这样的屁民眼中,那可是大大的官了!
「夫人,知府大人找您有什么事儿啊?」金锁十分好奇地问道。
夏雨荷犹豫了片刻,说道:「知府大人有个……有个朋友,福康安父先生,
看上了……看上了金锁,愿意花一千两银子,納金锁为妾……娘已经答应了!」
夏雨荷在济南,对京城之事丝毫不知,更不知道,福康安在京城的地位。
「什么?!」紫薇和金锁听到这句话,彻底惊呆了。
「夫人,我不要!奴婢要一辈子伺候小姐的!」金锁赶紧拒绝。
「娘,不可以,金锁是我的丫鬟,怎么能……怎么能就这样去给人家做妾?」
紫薇立刻挡在了金锁面前。
「女儿啊,娘何尝愿意让金锁离开?」夏雨荷无奈地叹息道,「只是对方是
知府大人的朋友啊!我们小门小户,如何惹得起?若是不答应,全家都遭了祸事
儿啊!」
「这……」紫薇也登时明白了这点,不禁黯然无语。
「更何况,对方给了一千两银子,一千两银子,我们母女最近几年,吃穿都
不愁了……」夏雨荷苦涩地说道,她身为女子,又不懂得经商赚钱之道,父母的
家底已经这么多年都用的差不多了,如今只剩下这套房子了,如果真的能够得到
那一千两银子,那未来的日子也算好过一点。
「金锁……」夏雨荷看着眼前惊慌的小丫鬟,说道,「你当初卖在我们家是
死契,你应该明白,是吗?」
「是的……太太,我明白……」金锁当然明白夏雨荷的意思,自己卖在夏家
是卖身契,夏家要自己嫁给谁,自己就必须嫁给谁!
「那个……太太,那位福……福先生多大岁数?」金锁试探性地问道,她只
希望这个福先生别年纪太大才好。
夏雨荷说道:「这个……张先生没说,只是……想来是纳妾的话,应该也…
…也……也有些年岁吧……!「
「这……」紫薇和金锁都呆住了,金锁眼眶火热,紫薇也是流着泪搂住她,
她们都认为,这位福先生估计有个四五十岁,毕竟亲爱的姐妹要去嫁给一个四五
十多岁的老男人,这真的是很让人心疼。
可是,如今在这个家,当家的是自己的母亲,紫薇又有什么权力,反对自己
母亲做出的决定?她这个毫无社会阅历的小妹子,除了顺从,还能做什么呢?
……
「金锁,我这里还有些首饰,你拿着……」房间里,紫薇一边哭,一边把自
己的一些体己拿给金锁,「到了那个福先生家里,恐怕……恐怕你是要受委屈的,
以后我再也保护不了你了,你一切保重!」
「小姐,我舍不得你……」金锁哭哭啼啼,哽咽着扑在紫薇怀里,那叫一个
梨花一枝春带雨啊!
谁愿意嫁给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金锁如何不伤心?不难过?!
但不管说什么,金锁都必须要嫁给那个福康安。
当晚,一顶娇子抬着,就将金锁这小丫头给抬走了,紫薇目送着自己的好姐
妹离开,心里如刀割一般的难受,可是,她又能怎么办?
……
被娇子一路抬进了知府衙门,金锁被安置在了一间客房内。
金锁心里害怕,伤心,紧张等多番情绪交织在一起,真是百感交集,难受无
比,不知道那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子,等会儿会如何折腾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打开了,一个人缓缓走进了屋子。
第002章金锁落红
金锁身子一抖,却看见大门开了后,一名十七八岁,面如冠玉的英俊男子缓
缓走了进来。
这男子虽然长身玉立,皮肤白皙,一张脸蛋儿儒雅俊逸,出了奇的好看,金
锁在济南这么多年,却也从未见过这等英俊男子,不禁立刻呆了一下,然后便脸
上大红。
眼前之人,正是那福康安,而他,其实已经被李志豪给复身了。
李志豪所来的第一个世界,就是还珠格格,附身到了福康安的身上。
这个世界的福康安今年十八岁,其父亲是乾隆的小舅子富察。傅恒,但其实,
他是乾隆和傅恒的妻子私通生下来的私生子。
因此,福康安可以说是乾隆最宠爱的臣子。
穿越成福康安之后,得到的外挂也很强大,福康安学会了金庸里强大的武功
九阴真经,而且已经修炼到了大成境界,武功已经不亚于巅峰时期的郭靖了。
当成为福康安的时候,李志豪知道了,如今的福康安刚好在济南游玩儿,所
以他立刻想到了乾隆的老情人,大明湖畔的夏雨荷母女一家。
这个世界的夏雨荷还没有死,福康安立刻起了心思,反正现在乾隆也根本不
知道夏紫薇的存在,也早就忘记了夏雨荷这个露水红颜,再加上以福康安现在的
武功也丝毫不怕大清,所以福康安大可安心地干夏家的女人。
所以福康安这才和当地的官府联合,先把金锁弄到手再说。
当地的官员哪里敢得罪乾隆身边的红人福康安?所以自然是帮着他把金锁弄
到手了。
此时,福康安走了进来,看着眼前的金锁,才不过十六七岁的芳龄少女,比
之未来的范冰冰,少了几分艳丽,却是美貌多舔了几分颜色,此时经过那些婆子
的打扮,清丽秀雅的娇嫩容貌更有楚楚西子之味,令福康安十分喜欢。
「您……您就是……」金锁看着眼前的英俊少年,内心自然是大喜过望,她
是个丫头,本来这辈子最大的前途就是嫁给一个小厮,从来没奢望可以嫁给一个
高贵的年轻才俊。
可现在,眼前的少年如此俊雅,如果他就是福康安,那自己可就太幸福了!
「金锁,你好,我就是福康安,很高兴认识你!」福康安顺手关了门,微笑
着走上前,握住金锁的娇嫩玉手,缓缓笑道。
「福……福大爷……」金锁娇羞着低着头,不敢直视福康安。
而福康安却是搂着金锁娇柔的身子,金锁羞得轻轻抖动着身躯,用纤纤玉手
顶着福康安,嗔道:「福大爷……不……不可以……」
福康安淫笑着一手攀上了金锁的胸部,触手的少女奶子不大,福康安捏了两
下,金锁却是被摸的「啊」地呻吟出来,她的奶子可是从未被男人摸过啊。
金锁羞耻地闭上双眼,福康安顺势将金锁压在了身下,低头温柔狂热地亲吻
金锁的小桃嘴儿,手按在金锁的衣带上,拨开衣带,便往下脱。
这小丫头的身子很快热起来,福康安的亲吻令金锁青春的玉体开始走向堕落,
她感到从未有过的一种奇特感觉,刺激的快感,让未经人事的金锁,便要迈向成
人那一步。
福康安对金锁这个女孩子还是很喜欢的,抚摸着金锁的玉体,解开了她的衣
服,雪白肌肤下的赤色鸳鸯肚兜,裹着少女粉嫩的蓓蕾,微微撑起来的山峰,展
现出一道完美的幅度,是那般诱人。
金锁的衣服很快被福康安脱掉了,少女的肉体只剩红肚兜和一个简陋的四角
裤,裹着私密的部位。
「真美啊!」福康安,或者说是李志豪,还是第一次玩弄女人,古代少女香
嫩的身体,令福康安的一根大鸡巴早就翘起来了。
金锁的衣服几乎被福康安剥光了,这小丫头本来羞耻的以为福康安还会继续
脱她的衣服,可是福康安却离开了她的身子。
她忍不住将一双娇媚的大眼睛睁开,登时看见眼前的男人居然在脱衣服,她
吓了一跳,下意识想要将双眼闭上,可是好奇心驱使,她就这样愣愣地看着福康
安脱衣服。
转眼间,福康安脱光了,健美的俊朗身体,下配一根粗大无比的铁物,看到
这等俊男的躯体,金锁只觉自己的美妙胴体发热难忍,那最隐秘的部位,也开始
湿润起来。
「金锁,我要你!」福康安喘着气压在了金锁的肉体上,金锁只觉下身被一
根炙热的巨物顶着,金锁丝毫不懂男女之事,可是隐隐也知道那东西必然是令女
人羞耻之物,纤纤玉苏忍不住抚摸而去,触碰到那等如驴球一样的家伙。
「真大!男人……男人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东西?」金锁不禁有些害怕,
而这个时候,金锁的肚兜和亵裤,已经被福康安扯掉了。
洁白的玉体毫无遮掩,福康安颤抖着伸手握住那团白肉,不算大的少女椒乳,
被男人把玩儿成了别样的形状,另外的手,男人的嘴,更含吮着金锁的乳头,肌
肤。
「啊……啊……福大爷……啊……我……我好热……」
随着福康安的揉捏,金锁的肉体泛起阵阵燥热,她从未想到会有这么舒服刺
激的感觉,心里乱成一团,眼神醉人迷离,口内发出少女叫床的呻吟,早已经一
塌糊涂。
「想不到这迷人的少女如此敏感,倒是相当好玩儿啊!也不知道夏紫薇母女
如何!」金锁的美貌可不如夏雨荷母女,却也是身娇体柔,气质清丽,福康安十
分满意。
鸡巴早就硬的厉害了,福康安迫切想要享受女人的身体,他亟不可待地将这
少女的雪白大腿给分开了,露出了中间的金锁的阴道。
「真美啊!」古代少女的阴部都是无比完美,金锁的下身,只有稀疏的几根
阴毛,蹙着中间的粉红美唇,湿水流出来,蓬门似乎正为君而开。
「金锁,成为我的女人吧!」福康安淫笑着将巨大的肉茎凑到花蜜口。
「福大爷……你……你想要干什么?!」金锁看到自己下身顶着那根可怕的
东西,惊吓着问道。
她隐隐约约可以猜到,福康安是要将那根粗大的物事插入自己的下面,无比
巨大的恐惧,令她下意识地将双腿并拢。
「那么大……要是插进去……我……我还不死了……」福康安的粗大,让金
锁十分恐惧。
而福康安的肉棒在金锁的小穴上摩擦了几下,便笑道:「好妹子……看爷怎
么收拾你!」
「你……不要……哎呀!」金锁看到福康安一脸邪意,而接着下身的阴部便
是被一股巨大的铁物狠狠插入,花开落红,金锁的肉穴,疼痛无比。
「啊!痛死了,福大爷……啊……不要啊,拔出去!疼死了!」
金锁痛苦地喊叫着,摆动着浑圆的屁股,大腿紧紧地并拢,可是却无法阻止
福康安鸡巴的攻击。
初次进入女人的肉体,虽然福康安不是个处男,可李志豪还是,下身被紧紧
裹着的肉穴,夹住巨大的分身,处女小穴紧,可是内里却因为有淫水滋润,福康
安可以深入其中,所以滋味儿别提多带劲儿。
「小丫头,别怕,很快就会过去的……」福康安开始大力地抽插起来,动作
很激烈,但是他一边操还一边轻轻爱抚着金锁。
金锁如今已经是福康安的女人,所以如今被糟蹋了身子,倒也不是非常难过,
只是处女破身之痛,实在是很厉害,又因为出于不懂男女之事,而有所恐惧,所
以金琐才会挣扎。
可是慢慢的,随着福康安激烈地抽插,外加他温柔地挑情之色,金锁这小丫
头,终于一点点品尝到,男欢女爱的好滋味儿。
「福大爷……金锁……金锁好……觉得舒服……啊……你……你温柔些……」
被男人压在身下的雪白少女,羞红着脸张开雪白的大腿,随着慢慢舒坦起来
的快乐,配合着身上男人的淫弄,雪白的玉乳被握着抚摸,身子被一下下地冲干,
金锁的肉体得到了真正的满足,她此时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只知道在这个风流公
子哥的操弄下,享受最大的快乐。
身下少女的呻吟,承欢,变得越发迷人,福康安更是干的无比爽快,金锁这
小丫头虽然还是初经雨露,却也是滋味儿十足,小少女的粉嫩身子,虽然床技并
不出众,可是却有一种征服感的强烈爽快,当鸡巴顶入少女身心之时,搅动阴部
出淫水,福康安爽地越动越快。
「怎么样?金锁,舒服吗?我干的你爽不爽?」
听到福康安这等问她,正被鸡巴带动舒服地金锁娇嗔一声,回道:「啊……
大爷……舒服……金锁,金锁从来没这么舒服过……啊……「
福康安是灵魂初哥,金锁是处子花开,两个人搂抱着躺在床上做爱,福康安
干了二百多下,快感越发巨大,喘息粗重;而金锁更被这狂风暴雨玩弄的高昂呻
吟,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叫的这么大声,可是却无论如何控制不住自己。
「啊……不行了!我要射了!」
「啊啊……啊……射……福大爷……金锁……金锁下面好像……要尿了……
啊……」
在一阵剧烈地冲刺中,福康安的鸡巴深深一顶,一股滚烫的精液射满了金锁
下面一身,金锁在福康安射精的时候,这个小婢女的阴道也瞬间达到了高潮,两
个人在互相喷射的时候,都满足地互相搂抱亲吻,恩爱缠绵……
良久后,狂热后的福康安,才满足地从金锁身上爬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