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2)(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二:平步青云~第11章:丹房
「还有,那个啥师叔,你的本命法器是什么,能不能也让我看看?」
夏清一脸的好奇,表情像个善良的小兽似的问道。
「不行,无缘无故的我亮什么本命法器?」
谢翩跹说完娇躯一扭,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发觉身后没有动静,一回头看见夏清还站在那儿用一种无辜的眼神
看着她,不由心中一软。
于是她又回到了他的身边,说:「你这小傢伙,不满足你的要求,你今天是
不是就站在这裡不走了?算了,我算怕了你了,这裡偶尔会有弟子过往,你要是
真想看就随我来吧。」
夏清低声欢呼,不过边走嘴裡还边嘟囔:「我已经不小了,以后别再叫我小
傢伙好不好。」
「呵,在我眼裡,你还是个小孩子呢。」
谢翩跹在前面走着,头也不回的说着。
但心裡不禁在想:「清儿来这裡已有三年了,真快啊,都是个十四岁左右的
少年了。」
想到这裡回头看了一眼夏清,看着这个几乎快跟自己一样高的少年,虽然还
有些稚嫩,但的确不是小孩子了。
「清儿长大了,以后要注意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将他当小孩一样看待了。」
谢翩跹看着夏清那清秀的面孔和挺拔的身材,眼中的疼爱之色更浓了。
※※※※※※
在丹凝殿四周有很多的丹房,每个丹房都是一个单独的炼丹密室,每个密室
的丹炉下面都有地火连接。
丹房的档次随着房内丹炉品级的不同,分天、地、人三类。
派内任何弟子想要单独炼丹都必须跟丹凝殿的执事申请,给他分配丹房。
就算掌门商无量和长老、堂主们想要丹房炼丹,也要亲自来跟谢翩跹说。
在青云派,弟子们没有自己的炼丹房,因为青云派山脉下的地火都集中在丹
凝殿下面,别的地方严谨弟子开引地火。
开引地火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弄不好会引起地火喷发,让整个门派都有
焚燬的危险。
谢翩跹领着夏清在殿内穿行着,大殿两旁的柱子上都镶有用大块的月晶石打
磨成的珠子,使整个大殿亮如白昼。
二人来到最裡面的一间丹房,这间是谢翩跹个人炼丹专用的,这一间丹房下
面的地火也是最旺的,同时裡面放的丹炉也是一尊极品丹炉,是谢翩跹早年意外
所得,非常罕见。
进了房内,夏清感觉不到一点儿热气,倒是觉得温暖如春。
此处他之前来过两次,谢翩跹告诉他别看这裡的地火最旺,但四周的牆壁上
用的都是千年的寒石,寒气袭人,跟地火的热气两相抵消。
所以只有丹炉裡的温度很高,房间裡倒并不热,在这裡平时可以一边儿炼丹
一边儿打坐修行,两不耽误。
谢翩跹在房中站定,面带微笑对夏清说:「清儿,你看好了,我的这套本命
法器可有近百年没用过了。」
说着身子微微一转,她身上的纱裙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变幻着,瞬
间变成了一身火红的战甲,背后还插了两支莹白如玉的短枪,在她的头顶上方还
逐渐幻化出了一隻巨大的火凤凰的虚影。
那火红的战甲紧紧贴在她的身上,更显得胸部硕大饱满,细细地纤腰只堪一
握,丰臀圆鼓鼓地挺翘着,身材玲珑起伏,战甲的长度只到臀部下方,两条雪白
的大腿裸露着,勾人魂魄,脚上还穿着一双黑色的小战靴,一身英气迫人!「这
套铠甲叫『火鸾甲』,是灵器级的宝甲,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能自动加身护主,
其中的器灵是一隻火鸾的精魂,能吞噬一切火属性的攻击和法宝,作为自身的滋
养,此甲不论伤损多重,只要器灵不灭,都能在火焰中自我修复,获得重生。

谢翩跹说起这身宝甲非常自豪。
接着将手往后一伸,抽出了那两支白玉般莹润的短枪,说道:「这对枪的名
字叫『玉蟒』,当年也是一对灵器,可惜我得到的时候器灵已失,只有以后有机
会再恢复了。

说罢又将双枪插了回去,神色不禁稍显黯然。
「师叔,你这一身法器可真漂亮。」
夏清绕着她左看右看,讚不绝口。
一方面是谢翩跹穿上这套宝甲确实英姿飒爽,另一方面则是这身装扮实在是
太性感迷人,让人魂不守舍。
夏清虽然才十几岁,但正当身体发育的年龄,要说对女人的身体不想入非非,
那是假的。
好在他每天修炼『青云诀』,能时刻将慾念和精气进行炼化,下身的玉棒虽
然也是经常自举,但却不曾遗失过一滴阳精。
谢翩跹轻轻一笑,听到夏清这般称讚心中暗喜。
以前别人也这样说过,但她听了根本就没往心裡去。
「师叔,你的本命法器是不错,可是你杀过人吗?」
夏清忽然问起了这个大煞风景的话来。
「我在筑基之前,斩杀过练气期的恶徒五十三人,在筑基之后,战死在我面
前的筑基期修士八十五人,至于练气、筑基期的手下败将,更是不计其数,结丹
之后,到目前为止还没人跟我交过手。」
谢翩跹微笑着说道。
「丝!……」
夏清倒吸了口凉气,「师叔,想不到死在你手上的修士如此之多。」
谢翩跹听了低声一歎:「唉……」
然后转脸看着放在屋子中央的丹炉,继续说道:「你不懂的清儿,在修真界,
一个女修要想生存下来,本来就要比男修士困难得多,你现在还想像不到,师叔
我要是不杀那些人,如果落在他们任何一个人的手裡,下场会有多么凄惨。」
她自顾自说着,却没见夏清有任何反应,不禁扭头脸看了一眼他,这一看不
打紧,却发现他满脸的紧张,眼睛裡全是惶恐,看见谢翩跹向他望来,身子忍不
往后退了一小步。
「你怎么了清儿,怕了吗?」
谢翩跹很奇怪。
「我没有,师叔。」
夏清说着,悄悄地往后又退了一步。
这一切看在谢翩跹的眼裡,心中一疼。
「你到底怎么了,清儿?」
谢翩跹上前想拉住他的手。
「我没事儿,师叔。」
夏清一边儿说,一边儿开始飞退。
「清儿……」
谢翩跹紧紧跟随。
「我跟他说这些干什么!他还小,不知道修真界的残酷!万一我要是把他给
吓住了,那可怎么办!」
她此时心中悔恨万分。
两人一退一追,眼看她就要抓住夏清。
「清儿,你别怕,听我给你解释。」
在她伸出手的那一刹那,夏清忽然身形一顿,勐地站住,谢翩跹没有防备,
收身不住,直往他怀裡扑去,夏清张开双臂,一把紧紧地抱住了她!「师叔,我
没害怕,我只想抱一抱你。」
耳边传来了夏清温柔的声音。
「噢……」
谢翩跹一声娇呼,心中又羞又气,但还有一种莫名的欢喜。
「快放手清儿,我是你的长辈,不能这样。」
「我就抱一会儿。」
「那也不能抱的这么紧啊。」
夏清呼出的热气吹到她的脖颈间,让她有点儿浑身发软。
「师叔,以后你再也不用杀人了,要是有人再敢惹你,我会替你全部杀光,
省得弄髒了你的手。」
夏清一边儿轻声说着,一边儿鬆开了她,身形再次飞退,退到了门口,打开
丹房门,冲她微微一笑,然后转瞬消失不见。
谢翩跹站稳了身子,看着夏清消失的门口,粉面娇羞泛红,贝齿轻轻一咬,
暗暗心想:「这个小坏蛋!我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一个金丹期的,今天居然被
这个练气期的傢伙给调戏了,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那还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但随即又变得满面春风,将战甲收回了体内,依旧穿着纱裙如风摆杨柳般的
向外走去。
※※※※※※在接下来的日子裡,夏清开始跟林长老学习炼器的知识,以及
认识世间的所有炼器材料,瞭解它们的用途,还包括其中几种已经消失了的,只
是在传说中才有的珍稀材料,时间一晃又是几个月过去了。
夏清已经跟林长老学得差不多了,再过几天就要跟向长老学习禁制和阵法方
面的知识。
罗秀的境界已经到了练气二层,罗敬也紧紧跟随,再过三个月差不多也可以
突破。
在这几个月当中,夏清趁没人的时候对谢翩跹搂搂抱抱已成了俩人之间最大
的秘密。
他二人之间的这种越来越亲近的关係,不但没影响到两个人的修行,反而在
修炼上都感觉越来越轻鬆,心中充满了甜蜜,神清气爽之下反而觉得对修炼更加
的有利。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