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1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百一十一章双飞
眼前这个明明是无耻的大仇人,因何我会对他如此投入,澹台幽莲不住地暗
骂自己,但逐渐强烈的快感,却又不停地催毁她的意志,便连仅有的矜持也舍她
而去!当他用咬齿轻轻啃咬时,一声醉人的悲啼从澹台幽莲口中绽出,双手牢牢
抱住男人的脑袋:「不……不要咬,人家受不了……」
赤炎王那会理睬她,一手伸到她胯间,两指一拭,竟满手是水,不由喜道:
「好淫荡的毒莲花,是否很想要我这根大屌呢?」
说话一完,两根手指已扣关而入,「噗滋,噗滋」的抽动起来。
澹台幽莲委实抵受不住上下的袭击,快感一浪接住一浪,狂涌不息,大股花
露沿着腿儿不断直流,突然身子一僵,接连抖了几下,竟尔高潮,脚下一软,再
也无力站稳,身子立即软倒下来,坐在地上不住喘气。
赤炎王满意地站起来,笑道:「作为一个先天强者,居然那么快就到达高潮!」
低头见清秀女子仍是卖力耕耘,含住龟头使劲吞吐。当下弯身将她扶起,用
力抱定,问道:「滋味如何?」
清秀女子满面飞红,把头别开,不敢去答他。
赤炎王一手环住她纤腰,盯着她那清秀美丽的小脸。但见她眉目如画,一脸
带痴带羞,桃腮微晕,真个可爱到极点,不禁淫心大炽,当下一手握住她一个乳
房,只觉满满一团美肉,虽不及澹台幽莲丰满硕大,但触感却异常地美好,教人
爱不释手。
但见赤炎王揉搓几下,清秀女子已是张唇吐气,显出一脸受用非常的模样。
赤炎王更感过瘾,淩辱心大起,冷冷说道:「自己动手脱去衣服,不要和我拖拖
栖栖。」
清秀女子知道此劫难逃,纵是万个不愿,也不敢和这恶人对抗,一声不响,
便即动手脱衣。转眼之间,一具晶莹光润,玉软花柔的好身子,已俏生生的站在
赤炎王身前。
赤炎王见她小小年纪,但身材端的不赖,该大的大,该小的小,最教人叫绝
的,却是她那身如脂如雪的细腻肌肤。赤炎王瞧得心头火热,一把将她拥入怀中,
头一低便吻上她小嘴。
清秀女子半推半就,却受不住他的纠缠,终于和他亲吻在一处,而一个乳房
同时落入他手中。经过一轮炽烈的抚吻,已见清秀女子气息喘喘,呻吟连连。
赤炎王望了一眼我,见我横眉瞪目的瞧着他,向我笑道:「今日就让你看看
本大爷的手段,教你知道和我作对的后果。」
说话一落,将清秀女子放开,把手一推,说道:「躺到地上去。」
清秀女子自然知道他的用意,可恨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处于任人摆弄
之地,又怎敢有半分违拗!只得依他所言,仰卧在地上的碎布上。
赤炎王见她依头顺尾,异常乖巧,倒也心满意足,喝道:「把双腿张开,待
大爷把你插个痛快。」
清秀女子心头颤动,又惊又羞,却又不能不听他,只好把腿儿大张,把个鲜
嫩粉红的扣扣贰肆柒三柒三伍肆壹捌嫩屄展露人前,登时面红过耳,羞涩莫名!
赤炎王跪到她胯间,却不急进,一把拉住身旁的澹台幽莲,说道:「美人儿,
过来我这里。」
澹台幽莲跪到他身边,羞人答答的把裸躯依偎着他。赤炎王一手搂住她纤腰,
握住她一个乳房,边玩边道:「快把我的肉屌弄得硬点。」
澹台幽莲淫兴正浓,也不理会我的目光,见她玉手下探,已握住那根大肉屌,
肆意套动起来。
赤炎王非常满意,托着她一边豪乳又捏又揉,时而撚弄乳头,时而轻拉缓扯,
把澹台幽莲弄得身摇体颤,喘籲籲的好不难受。
如此播弄一会,肉屌越发坚挺硬直,整个枪头红不棱登的,丑状骇人!
赤炎王一摸清秀女子的花瓣,湿津津的尽是花蜜,笑道:「等得很焦心吧?」
接着向澹台幽莲道:「给我塞进去。」
澹台幽莲一怔,还是依他所说,把个大龟头抵住花户,慢慢地挺进,微一使
力,整个头儿已闯了进去,给个蜜洞含箍住。只听得清秀女子娇媚地「嗯」了一
声,双脚微微一颤,状似十分难耐。
赤炎王啧啧叫爽:「果然窄得紧要,这样的好物,该当好好享用才是。」
澹台幽莲听得浑身如火,不舍得就此放开肉屌,当即用力握住,使劲地套捋,
赤炎王爽入心肺,笑问道:「还不舍得放手吗?」
澹台幽莲听得大羞,忙缩手瞪了他一眼,怪他识穿自己的心事。
赤炎王腰板一挺,「吱」的一声响过,便进了半根,一股水儿从洞里直逼了
出来。
「啊」清秀女子双眼一翻,接着肉屌再往前一沖,全根直没了进去。清秀女
子被大物一撑,美得又叫了一声,头儿往后猛地一挺:「啊!太大……胀死人家
了!」
澹台幽莲看见清秀女子那副受用的模样,心儿不由卜卜乱跳,用力抱住身边
的男人,把个又挺又大的乳房紧紧贴实他,一对眼睛,只盯着二人的交接处。却
见肉屌每一抽提,便连汤带汁的扯将出来,每一深插,便挤得花瓣「吱吱」作响,
当真是淫髒到极点!
眼前的情景,不停地吞噬澹台幽莲的理智,实在叫她不能不屈服。
澹台幽莲心想:「瞧来今日是难逃他的魔掌了!事到如今,倒不如尽心依顺
这老狗,假若能使他舒心意爽,或许能让他放过不败也未可知。」
澹台幽莲一念及此,已不再多想,终于下定了决心。
赤炎王固定着清秀女子的腰肢,连环抽戳片刻,原本紧紧窄窄的膣室,经过
一轮刺扎开垦,已渐见慢慢顺畅,水声亦越来越大。
清秀女子何曾尝过这等巨物,只觉甬道胀得异常难受,加上龟棱粗厚,每次
出入,势必刮得嫩肉酸麻美快,淫水难止。个中快感,委实难以描摹。
赤炎王干得淫兴大发,一手抱紧澹台幽莲,一手握住清秀女子的乳房,下身
晃动个不休,叫道:「好一个又紧又窄的嫩屄,干得真爽。」
转头向澹台幽莲笑道:「毒莲花,我这根肉屌可不是盖吧?保证让你欲仙欲
死,要尝一下吗?」
澹台幽莲美目闪动,心中虽想,但终究羞于回答,心道:「不败,人家为了
讨好这个老狗,盼他能放你一马,为师不得不这样!况且人家确实受不住了,你
千万不要怪人家,就原谅为师今次的放纵吧!」
思念一过,突然凑过头去,两片香唇贴上他嘴巴。
赤炎王见她如此主动,自然不会拂她美意,才一张开口,一根香饽饽的舌头
已钻了进来,立时舌来舌往,打得火热。
澹台幽莲一面和他亲吻,一面暗自内疚!饶是这样,却没有忘记施展媚功,
一只玉手在他胸膛不停地抚摸。
赤炎王乐得扬眉奋髯,胯下的肉屌一刻也没有停顿,依然奋勇抽捣,直干得
清秀女子死去活来,高潮连连。赤炎王兴奋难抑,嘴里含住一根香舌,手里抓住
澹台幽莲一个乳房,着力搓揉把玩。
澹台幽莲给他捏得疼痛不过,闷哼一声,轻声在他口里道:「太……太大力
了,轻轻玩嘛!」
赤炎王笑道:「你这对宝贝实在美妙,快来让我吃一口?」
澹台幽莲为求逢迎他,只得承欢献媚,微微撑起身躯,玉手托住一个乳房,
娇娇啻啻的扣扣贰肆柒三柒三伍肆壹捌送到他嘴前。赤炎王见着这好物,当即张
口便吃。澹台幽莲顿时浑身打战,连忙按住他脑袋,轻轻娇啼一声:「好美……」
只见赤炎王吃完左边又到右边,恣肆无忌交替品尝,直到他心满意足,才把
澹台幽莲放开。
澹台幽莲给他弄得浑身发软,一跤坐倒。
这时清秀女子已是高潮数次,泄得头昏目眩,赤炎王看见她那痴然娇态,更
显艳色迷人,当下双手握住她一对美乳,腰板着力抽插数十下,突然「滋」的一
声,竟把肉屌拔了出来,说道:「你也快活够了,也该轮到下一个美人了。」
当下站起来,晃着湿淋淋的肉屌送到澹台幽莲嘴前。
澹台幽莲明白他意思,也不待他说话,已凑头张嘴,也不理髒水花汁,把那
晶光油亮的头儿纳入口中,大口大口的吸吮起来。
赤炎王见这毒莲花如此识趣,兴奋更甚。但见澹台幽莲嘴含龟头,玉手牢握
肉屌,恣情套捋,时而抚摸皱囊,援搓轻揉,无所不用其极,直看得他淫火烧心,
险些便泄了出来。
我看见师尊这等淫行浪态,看她为了讨赤炎王欢心,居然把黑屌收了,瞧得
更是气愤难当,却又兴动莫名,心里暗骂:「小贱货师傅,竟当着我眼前卖骚,
倘我能逃得此劫,瞧我怎样肏死你!」
赤炎王着实受不住这股刺激,连忙从她口里抽回肉屌,先行降一降火,喘嘘
嘘吐了口大气,才把澹台幽莲放倒,却和清秀女子并排卧着,笑道:「你这个骚
蹄子等得很心焦吧?要不要大爷安慰你?」
澹台幽莲胀红着脸儿,一言不发,只是怔怔的望住眼前这男人,想到这根大
东西快要进入身体,心儿不禁「怦的,怦的」乱响,又是惊恐,又是期望。
赤炎王瞧向我,冷然说道:「今日你就张大一对狗眼,看我甚样和你师尊快
活,教你做鬼前也死得瞑目。」
我怒眼而视,自知眼前凶多吉少,早就暗暗运气,想要沖开禁制,只是赤炎
王是先天高手,始终无法将禁制解开,现听见他这番说话,更感大事不妙,可惜
声音受制,连辩解的机会也没有,一时急得大汗淋漓。
赤炎王淫邪地一笑,一手握住肉屌,不住在澹台幽莲淫裂处磨来蹭去,说道:
「张开你的大腿,自己用手拨开阴阜让我进去。」
澹台幽莲听得大羞,但门户给他如此拭拭蹭蹭,膣内的花汁玉露早已流个不
停,委实难忍难熬,正在犹豫之间,赤炎王一手抓住她右边乳房,边捏边道:
「听见没有?还不快快照办!」
此情此景,澹台幽莲已无可选择,双手放到胯处,缓缓把两片花唇扯开,一
团鲜红湿润的美肉,全然敞露在他眼前,还夹着丝丝丽水,顺流而下。
赤炎王见着,霎时双目放光,握紧龟头往里轻轻一塞,接着又退了出来,如
此一连几次,就是不肯深进,惹得澹台幽莲咬唇憋气,却又奈何他不得。忽听得
赤炎王狞笑一声,说道:「你想我进去,就该求我,怎样?」
接着又是连番折磨,害得澹台幽莲身摇臀摆,难耐不过,终于屈服下来,别
过头轻声道:「求……求你进来。」
赤炎王笑道:「求我什么进来?快说清楚。」
澹台幽莲心中叫苦不叠,望向不远处的我,轻声道:「不败,为师对不起你
……」
接着说道:「求你把……把肉屌插进来。」
说话刚完,只觉阴道猛地一阵胀爆,火热粗大的肉屌已全根没进,把个小小
的甬道挤得满满当当,滴水不漏!
赤炎王正趴在澹台幽莲身上,臀部大起大落,正干得「噗啧,噗啧」乱响。
澹台幽莲娇媚诱人的呻吟声,不停地从她口里送出,显得异常亢奋满足。
只见赤炎王腰股猛晃,发狠疾捣,把身下的澹台幽莲干得颠三倒四,一对豪
乳晃呀晃的,乳浪滚滚不息。而卧在身旁的清秀女子,见她双脚大张,露着一个
红中透白的嫩屄花唇,唇瓣绽放,已是湿答答一片。
赤炎王直起身躯,低着头望住交合处,口理笑道:「确是难得的绝品,想不
到你居然有名器十重天宫,下面仍然紧得这样厉害,水儿又多,干起来真是大呼
过瘾。」
十重天宫:玉门非常狭窄。它构造较特殊,幽径壁上皱褶极多,层峦叠嶂,
它们的分布和形状形形异异,有时还有肉钩,皱褶数过百,层数过三层,初次尝
试犹如披荆斩棘,往往半途而废,不得真趣。不过,一旦碰触到花心,便会突然
产生律动,收缩迅速,幽径壁有强烈的抽搐,强力挤压男根,而且,女人会不断
扭动水蛇般的腰肢,发出梦艺般的娇声和喘息,辗转反侧,偏身蠕动,这时男人
往往会失去控制,被导入妙不可言的佳境。「
赤炎王杀得兴起,左手探前,握住她一边乳房用力挼搓,另一只手竟插进清
秀女子的花户,着力扣掘。
便在这时,忽听得澹台幽莲「啊,啊」连声,喘声叫道:「不……不行了…
…人家又想来……呜!」
话声甫落,见她身子劈然绷紧,下腹颤抖个不停,便知她已高潮。
赤炎王依然不肯罢手,仍是狠狠抽插,一口气沖杀过百下,旋即「吱」一声
拔出肉屌,身子一跨,已跪到清秀女子双腿间,腰板一沉,肉屌正捣了进去,全
根尽没。
清秀女子阴户一美,忙咬住小手,嘴里不住「喔,喔,喔」乱叫,干到分际,
赤炎王又再拔出肉屌,叫清秀女扣扣贰肆柒三柒三伍肆壹捌子跪趴在地,翘高丰
臀,又再从后杀进。当即大起大落,露首尽根的狠捣猛戳,一时干得「啪,啪」
做响,满屋皆春。
却见赤炎王勇不可当,不停放缰狂奔,忽听他哮吼一声,急忙拔枪抽棒,一
步跨回澹台幽莲下身,提着肉屌望里便塞,接着挺身一送,龟头直顶花宫深处,
再也忍受不住,精关一开,大股热流一发接着一发,全都射了进去。
就在赤炎王无不舒爽的喷射中,境界迅速下降,先天高阶,先天中阶,宗师
……
赤炎王老脸憔悴,没想到澹台幽莲竟然如此凶猛,没有了真气也可以迅速采
补吞噬,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形式,发生了斗转星移的变化。
其实这也和修炼的功法有关,澹台幽莲是神魔之体,先天上就比赤炎王练的
魔功高级,本是同源吞噬起来速度更是飞快。在这一刻,澹台幽莲更是突破到先
天九阶。
悲剧的赤炎王运起魔气,震断了孽根,惊惧仓惶爆退。而在退开时,又被澹
台幽莲打了一掌。
「铮」一声,原本被吞噬了差不多的赤炎王,再击上魔鼎,「嗡」魔鼎差点
被击倒,一道裂缝骤然裂开。
突然魔鼎里面的火焰诡异的紫光一摇,滚滚的魔气直涌。
「打得好。」
受了赤炎王禁制,伤势不轻的东方不败,看着师尊在哪里的各种挑逗,大青
木神诀大放光彩,也令自身突破到了宗师六阶,兴奋的大叫了一声,随着修为上
的突破,加上赤炎王的修为掉落,一下就破开了禁制。
满身的血痕的他,挣扎而起。
和赤炎王这一战,打得是异常惨烈。
东方不败体内的小嫩枝,似乎感知到了主人伤势极为严重。便自动沁出小绿
液,缓慢却有效修複起来。疼痛感减弱,小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大伤口
血不再渗出,开始慢慢结疤。
如今的青木神树,已经有了雏形状。比之刚破茧而出时,效用强了不知多少
倍。
赤炎王匍匐在那有了裂缝的魔鼎上,口中的鲜血流入魔鼎之中。鼎内火焰,
轰然间,窜起三丈高,魔焰四溅。
紫色焰心光芒爆射,魔魂人形虚化出来。它那一对猩红魔眼,冷漠无比的看
了一眼赤炎王后,便将眼神落到了远处,那依旧身姿傲然挺立澹台幽莲身上,魔
眼之中,仿佛充满了狂热的兴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