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淫江湖】(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
「雅儿,快!趁这小子此刻精关失守,一鼓作气将他拿下,好治好你的病。
否则凭他的九阳之体,只要经历一次人事,往后功夫可就厉害了。「
白发翁催促着孙女。
路少陵此刻躺在地上喘着大气,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脑袋里一片空白,还在
回味着刚才那爽快无比的滋味。
路少陵突然又感觉到雅儿那柔若无骨的小手抓上了自己的龙根,十分有节奏
地撸动着,时急时缓时轻时重,惹得路少陵怪叫连连,紧接着就被一团软肉包裹
住了,路少陵略微抬起点头来看果然是雅儿又在用嘴含他的阳具。
路少陵那刚泄过精的宝贝儿一下又斗志昂扬起来,把雅儿那张小脸撑得鼓鼓
的,惹得她十分妩媚地白了他一眼,又是低头一顿吹拉弹唱。
路少陵适才初经人事,对一切东西都是头一次,脑袋空空什么也想不了,现
在缓过神来,只觉得雅儿的小舌头仿佛一条灵动的小淫蛇,舌尖不断地往他那龟
头沟壑中钻去,最刺激莫过于一下一下地挑动着他的马眼,每一下都带来些微的
疼痛和极大的刺激。
「咦!」
雅儿大概是吃久了,嘴巴有些累,恋恋不舍地吐出了路少陵的阳具,对着他
那青筋暴涨的话儿惊呼一声。
「刚才怕他早泄,我只用上了三成功力,此刻我都已经使上了七分的力气,
他竟然还能受得住精关。看来爷爷说得没错,九阳之体当真神奇无比,只是稍通
人事,便犹如征战多年遍尝美色的『铁将军』。」
没了雅儿的抚弄,路少陵顿时觉得心里、身上奇痒无比,不禁又抬头向她看
去,没想到雅儿竟是站了起来在那脱起了衣服。
 路少陵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雅儿连着外套、亵衣、裙子、袜子一股脑地全都
脱了下来,浑身上下雪白光溜,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一座毫无瑕疵的玉人。
路少陵看得呆了,雅儿见了他那模样,吃吃地笑个不停,她每弯腰笑一下胸
前的两团肉球便颤抖个不停,世上最美的风景恐怕莫过于此。
「她的奶子可真的,比隔壁的张大嫂也只小了一点,乳晕的颜色却要比张大
嫂好看多了。」
见了这两只『大白兔』,路少陵顿时想起了隔壁张大哥的妻子张大嫂来,她
前些日子才刚生下儿子在家休养,每每路少陵收工回家的时候都能在院子里看到
张大嫂在奶孩子,她见了路少陵回来竟然也不闪不避,任由他看。
路少陵这小子一回生两回熟,后来也不避着了,眼睛直直地看着张大嫂敞开
胸脯喂孩子,胸口的两团肉跟西瓜都差不多大,乳晕虽然显得黑了些,但一点也
不妨碍其美感。
此刻路少陵见到雅儿这绝妙的身材早已魂销色授,裆下的玩意儿挺得老高。
雅儿见了掩嘴一笑,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雅儿走山前去,两腿劈开胯着站在了路少陵腰部的位置,在路少陵的注视下
蹲下身子,雅儿用手抓着他的阳具轻轻地捏了捏感受其硬度,转眼含羞地啐了一
口,似嗔似羞。
雅儿扶着那根肉棍对准了自己的小穴,将其在自己的肉缝上磨了磨,路少陵
只觉得龟头上沾上了一层温水,就在他不明所以的时候,雅儿已经一鼓作气将他
的阳具吞入了小穴之内。
路少陵止不住地呻吟了起来,这种奇妙的感觉从来没有过,比刚才雅儿用嘴
吃他的阳具还要爽快十倍、一百倍,路少陵只觉这个地方比刚才雅儿的小嘴还要
紧致十倍还要多,他的肉棍感觉到雅儿小穴里四面八方传来的压力,好像要把他
的肉棍挤扁一样,温度又高的厉害,都快要把他的阳具融化了,湿滑的感觉仿佛
置身油桶之中。
还未待路少陵仔细感受这神奇的妙处,雅儿蹲在上他腹部的雪白屁股开始上
下耸动起来,她的每一下抬臀坐下都让路少陵呻吟不断,路少陵只觉得那穴内的
肉壁上有无数的倒钩小刺在挂擦着自己的阳具,有种给阳具挠痒痒的舒适感。
而随着雅儿的每一深蹲,路少陵都觉得自己的阳具就往里面多进了一分,每
多进一分都能感到以十倍往上递增的压迫感,使得他的阳具不自觉地做出反抗,
变得坚硬如铁。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雅儿自然能感受到那份火热与坚挺,她的双手不自觉地开
始揉胸,用自己的指尖不断地挑拨着充血挺立的乳头,看她闭上眼睛的样子已然
是享受其中。
「摸我、摸摸我,求你摸摸我。」
雅儿一下没了刚才的霸道,变成路少陵第一眼见到的柔弱小姑娘,她开始主
动求着路少陵来摸她。
路少陵想也没想伸出了手掌,往她那硕大的乳房抓去,入手即是一种不可言
喻的柔软舒适,让路少陵大为惊呼世上还有这么美妙的东西,原来就长在女人身
上,真是不可思议,难怪那陈三每每去醉红楼前都高兴跟成仙一样。
路少陵初时只是浅浅地照着乳房的轮廓摸了一圈,后来见雅儿沉醉其中,胆
子开始大了起来,试着稍微用力捏了捏那两只大白兔,雅儿脸上顿时出现疼痛的
神色,路少陵还以为弄疼她了,担心着她马上就要发火。
没想到转眼雅儿的脸上又是一副快乐销魂的模样,让路少陵一下子心又放了
下来,后来慢慢试着不同的力道不同的方式揉搓其胸部,每一次雅儿脸上的神情
都不太一样,路少陵一下发觉了一个好玩的东西。
在他还未玩够的时候,雅儿突然俯身下来,用手撑着地面,面对着面凝视着
她,路少陵发觉雅儿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眼波流转、时而幽怨时而快活时而
妖娆,他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雅儿见了他的样子,狡黠一笑,一低头嘴唇对嘴唇亲了上去,那种柔软的触
感一下让路少陵不知所措,嘴巴半张着想要说些什么,然而雅儿却是瞧准了机会,
小舌头轻吐出来伸入了他的嘴里,找到了路少陵的舌头开始挑动起来。
亲嘴这样的事情像是每个人天生就会的,路少陵虽然是第一次跟女孩子家亲
吻,当他一下就掌握住了其中的诀窍,用自己的舌头和雅儿的小香舌缠绕在一起,
互相输送着口中的津液,路少陵真恨不得自己能将这个浑身都是宝的小妖精吞进
肚子里,日日夜夜地疼爱她。
两人的鼻息互相吐到对方的脸上刺激着彼此,雅儿整个人已经贴在了路少陵
的身上,那两团柔软的肉球紧紧地压在他的胸膛之上,她的手指穿过路少陵的头
发抓个不停,感觉彼此都想融入到对方的身体里。
如果路少陵能看到雅儿身后的风景的话,恐怕他要当场缴械了,那雪白丰满
的桃臀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路少陵的大腿根处,每一下的起伏都能看到肉棍进进
出出的模样,上面沾满了发光黏腻的透明的体液。
雅儿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她的腰部耸动的更加夸张厉害,像暴风雨来临一
样快速有力地撞击着路少陵的大腿根,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情欲到底顶峰了。
路少陵虽然不太明白,但也感受到了她的异常,此时白发翁却突然发声:
「雅儿,就是现在!」
雅儿似是得到某个指令一样,屁股一沉,整个坐到了路少陵的大腿上,将他
那阳具没根吞入,路少陵只感到自己的阳具层层突破到底了肉穴的最里面,还未
细细品味,雅儿已经扭动腰肢带着路少陵的肉棍旋转起来,路少陵只觉得自己整
个人都要转起来了,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全身柔弱无力只有那个东西还是坚硬的。
雅儿的每一下转动都让路少陵感到其肉穴内的吸力增大一分,像是要把他的
肉棍整根吸扯进去,不自觉地下腹收紧用力,子孙袋犹如大河决堤,袋中精华倾
泻而出,一股又一股地注入了雅儿的小穴之内。
整个泄精的过程恐怕持续了有半盏茶的功夫,最后肉袋紧贴着肉球,表示已
经无一滴精华残留。
雅儿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摸了摸略微有些鼓起的肚子,瞧着路少陵
似有些意犹未尽,她站起身来穿上衣服,也不管像软脚虾一样躺在地上的路少陵。
雅儿跑到白发翁身边高兴地问道:「爷爷我感觉身体暖和极了,再没有以前
那种冰冷的感觉,我的曼陀蛇毒是不是已经解掉了!」
白发翁手指搭上孙女的脉门,略一沉吟,有气无力地说道:「不亏花了这么
多心思时间去找,这小子的九阳之体果真是解你那曼陀蛇毒的灵丹妙药,此刻你
体内的蛇毒已经全解,再不用受那冰寒之苦了。」
刚一说完,白发翁大咳起来,雅儿忧心地赶紧拍了拍他的脊背,十分关心地
问道:「爷爷你的身体怎么样。哼!都怪那帮不长眼的东西,坏了你的身子,现
在我蛇毒已解,凭他们那三脚猫的功夫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这就去杀光他们。」
白发翁一把抓住了孙女,勉强说道:「别去了,他们恐怕早已经走远了。雅
儿乖,爷爷这是旧病了,吃了药就好。」
「对啊,我赶紧去给你抓药吧。」
「也好,你现在蛇毒解开,凭我平日里教你的功夫足以独当一面。」
雅儿刚站起身要往屋外走去,不远处躺在地上的路少陵开始呻吟起来,他像
是累了一天刚从床上醒来恢复力气的样子,勉强支撑着身体从地上坐了起来。
白发翁不由得惊讶道:「九阳之体果然神奇,小子在你的媚术之下阳精尽泄,
凭着九阳护体虽不致死,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恢复得这么快,啧啧,真是羡煞
旁人。」
雅儿瞧了瞧路少陵,面露忧色,说道:「爷爷不如让我杀了他吧,反正我的
病都好了,留着他已经没有用处。」
路少陵大惊失色,没想到刚和他有过夫妻之实的小姑娘一点也不顾念夫妻的
恩情,说杀就杀。
白发翁连连摆手急忙说道:「还不能杀他,曼陀蛇毒乃天下第三奇毒,谁也
不知道它有多久的潜伏期,万一日后再发作了,到哪去找第二个九阳之体给你解
毒,先留着他吧。」
雅儿有些担忧地说道:「雅儿走了留他在这儿,雅儿担心他对爷爷不利。对
了!我点了他的穴道就好了。」
雅儿恍然大悟想起了自己武功已经恢复,走到路少陵身边对着他的几处穴道
连点,却发现指力竟然都被反弹回来,反而震得自己往后倒退了一小步。
雅儿惊讶道:「这小子不是不会武功吗?哪里这么高的内力?」
发觉路少陵竟然能用内力将自己的指力震开来,雅儿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这
个傻小子。
「九阳之体果真是百年难遇的体质,不仅房事凶猛异常,竟然还有采阴补阳、
固本培元,增强功力的妙用,可惜,真是可惜。」
白发翁连连摇头,似是惋惜自己没有路少陵这么好命。
「这么说这小子已经有了内力,那我就更不能让他留在爷爷你身边了。」
雅儿顿时有些犯难,沉思一会,想到了一个办法:「那我就带着他去抓药,
谅他也逃不出我的手心。」
白发翁细想了一会儿,同意孙女的这个主意。
「喂!滚起来,在路上你最好给我老实点,敢耍花样就要你好看。」
雅儿朝着路少陵的屁股狠踢了一脚,疼得路少陵大叫不已,惹得路少陵心里
狠狠地想:「小蹄子以后可别犯到小爷的手里,否则就要你为奴为婢,让你也尝
尝被人踢屁股的滋味儿。」
白发翁再三叮嘱孙女路上一切事宜,这才放心让他们离去。
路少陵对这一带极为熟悉,有他的带领下两人距离最近的桃花镇越来越近。
路少陵本想带着雅儿走那崎岖山路,好找机会逃走,哪知道这丫头机灵的很,
一下瞧穿了他的心思,还把赏了他两个大嘴巴,说是他再耍花样,就打断他一条
腿,让路少陵再不敢乱来。
「快了,雅儿再往前走……」
「呸!雅儿也是你叫的吗?」
路少陵吓了一跳以为她又要打人,举手挡了挡,发觉她没有动作,小心翼翼
地露出眼睛来偷瞧。
只见雅儿十分好笑地看着自己,她笑道:「胆小鬼,我还没动手就怕成这样
了,你真没用。」
路少陵呆呆地笑了笑,人在屋檐下不敢不低头。
路少陵见她心情大好,小心地问道:「那我该叫你什么。」
雅儿想了想笑道:「你就叫我大小姐吧,你是我们家的奴仆旺财。」
「旺财?」
「没错,这是本小姐给你新起的名字,怎么?不喜欢吗?」
路少陵看她又要发怒的样子,赶忙点头答应,心里却已经把她祖宗八代骂了
个遍。
初到桃花镇,街上异常繁华,走街窜巷的小贩来来往往好不热闹,街上更是
人山人海。
「哇!这里好热闹啊,没想到有这么多人。」
「那当然,这是桃花镇每年一度的桃花盛会,附近城镇的居民都会特地来到
这里欣赏桃花盛开的美景,去年我还特地来了这里玩。」
雅儿把嘴一撇说道:「本小姐有问你这些吗?谁让你多嘴的,你个狗奴才好
大的胆子。」
路少陵吓得连忙告罪,心里却是憋屈的要死。
「可惜这么好玩的地方不能去玩,要赶紧去给爷爷抓药才行。」
雅儿像是在自语的样子,路少陵大着胆子向他提议:「桃花开的最艳的时候
就是这一天里,小姐先去看了桃花再去给、给老爷抓药也不迟,这里面耽误不了
多少工夫的。」
雅儿听罢却是倩然一笑,说道:「狗奴才,是想趁机逃跑才是真的吧。」
路少陵真是觉得遇见克星了,自己心里想什么这丫头都知道。
「赶紧去给我抓药,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就赏你一巴掌。」
路少陵这下老实了,再不敢多嘴,老老实实地带着雅儿往药铺去抓药。
两人抓好了药逆着人流就往镇外走去,走着走着雅儿突然一把抓着路少陵往
旁边的小巷子里闪避进去。
路少陵惊讶地问道:「大小姐出什么事了?」
「你瞧那帮人。」
路少陵顺着雅儿所指的方向瞧去,街上有一群穿着青灰色服饰的壮汉行走在
人群中,他们张头四顾好像在找什么人。
路少陵一下就认出了他们是之前在茶寮里的另一拨人,小声对雅儿说道:
「他们怎么也在这里,看他们的样子不是在找我们吧。」
雅儿小心看了看四周回答道:「不知道,但我们还是小心点为好,别让他们
发现了我们。」
雅儿让路少陵带着自己往另外的一条街道走去,两人兜了个大圈最后才出了
镇子。
雅儿和路少陵回到那间农家仓库的时候推开门一看,发现白发翁并不在里面,
雅儿叫了几声却没有人回应,她有些急了赶紧让路少陵一起往里面找找。
「大小姐你快看!」
路少陵惊叫一声,招呼雅儿过来。
雅儿走过去一瞧,顺着路少陵所指的地方一看,地上竟然有一块血迹,看样
子是刚留下的。
雅儿大惊失色,惊呼道:「难道是爷爷的血?是谁能把他打成这样?」
「会不会是之前茶摊上的那帮人。」
路少陵指的当然是那黑风寨的人马。
雅儿往地上摸了摸血迹,说道:「血还未干,肯定还没走多久,我们快追。」
两人顺着留下的血迹一路就往后院追了出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