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2)(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二:平步青云~第13章:同归於尽
那女修落地后一阵儿咯咯娇笑:「焦师兄,你将小妹我迫到这个没人的地方
干嘛呀?」
那个男修长得倒是很英俊,就是一双眼睛看着非常地阴冷,还带着一股邪气。
此时看着眼前的娇娃,不紧不慢地说:「董师妹今天怎么这么不巧,看到了
不该看的事情。」
那姓董的女修娇里娇气地说:「小妹今天不小心走错了地方,师兄也没必要
对我紧追不放啊。人家乾脆不跑了,任凭师兄处置。」
「哦,真的是不小心走错了地方吗?」
那姓焦的师兄一边儿说着,一边儿上下打量着那女修诱人的娇躯,最后将目
光停留在了她丰满的胸前。
※※※※※※
原来这姓焦的修士名叫焦沖,是血河门的一名筑基期的弟子。
最近自己要开炉炼丹,他所炼的丹药里面缺少一味百年左右的九叶紫云芝,
这种灵草在修真界比较常见,就算在青云山里面也不算什么稀罕的灵草。
他记得自己还是练气期大圆满的时候,在深山某处发现过好几株这样的灵草。
因为此灵草比较常见,又值不了多少灵石,所以当时也就没採摘。
现在自己炼的丹药里面正好需要三株九叶紫云芝,他也就懒得为了几株这样
的灵草去坊市买了,更不想向别人开口要,省得为了一点小事还欠个人情。
於是他今天就亲自往山里跑了一趟,到了那个他记忆中的地方。
那是一处三面环山的一个小山谷,山谷内地势平坦,有一些枝叶茂密的参天
古树,地上还长的有厚厚的野花野草,山谷内十分幽静。
焦冲到了之后就开始寻找九叶紫云芝,在一棵古树下刚找到了一株还没等采
摘,就看到从山谷入口处有一道遁光直奔他这个方向而来。
他站在树下愕然地看着,等那道遁光到了近前,才看清原来是一名相貌俊美
的男修,穿着合欢宗的服饰,修为也是筑基初期。
那名合欢宗的弟子看到他后明显的一愣,然后竟然二话不说就拿出一把极品
飞剑向他斩来。
焦沖当下心中大怒,他和此人素未谋面过,见对方是合欢宗的弟子,知道他
们的掌门非常护短,而且心狠手辣。
他本不欲惹是生非,想採了灵草就走,没想到对方如此蛮横,上来一句话不
说就动手。
他没办法也祭起飞剑迎战,后来趁对方不备,用一把极品法器的飞刀偷袭成
功,将对方杀死。
他先将那九叶紫云芝採了用玉匣装好,又把对方的飞剑收起,然后用手一点,
把对方的储物袋也招到了手中。
这一切刚做完,正想用一道火焰符将对方的屍体一把火烧了,来个毁屍灭迹,
忽然就听到身后有破风声响。
他一回头,见是一个本门的女修正破空飞来。
那女修一眼看到了焦沖和躺在他面前地上的那名合欢宗修士的屍体,微微一
惊,娇躯一扭转身就又破空而走。
焦沖见此急忙打出一道火焰符将那合欢宗弟子的屍体给处理了,然后就起身
飞遁向那女修追去。
他知道那女修是本门的董雪娥,也是筑基初期修士,平时放浪风骚,喜欢勾
引修为比她高的修士在一起苟且。
门内好几个筑基后期的修士都跟她有染,据说还跟本门结丹期的丁长老之间
的关系也非常暧昧,那丁长老对她十分的宠爱,私下里赠了她不少丹药和几件品
质不错的法器。
焦沖见那董雪娥走得匆忙,怎肯放过?他已经大概猜出了她今天怎么会忽然
出现在此处的深山里,很明显一定和那名合欢宗弟子之间的关系不正常!如放她
而去,她回去后要是找机会在门内那位丁长老面前搬弄是非,说他的坏话,那他
可是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另一方面,他今天击杀那名合欢宗弟子的事情也不容外泄,此事如将来被合
欢宗的人知道了,他以后再离开山门外出可就十分的危险了。
其实事情果然如他所猜的一样,董雪娥也是在一次外出的时候和那合欢宗的
弟子相遇,当时二人都在庆瑞坊的一个酒楼上喝茶,那合欢宗的弟子看她体态风
骚,就不禁在她身上多看了几眼。
她本来就生性风流放荡,见那合欢宗的弟子长的也是唇红齿白,面如冠玉,
还长了一双勾魂眼。
往她身上一看,就让她心里「扑扑」
直跳,不禁芳心暗动,内心对那人就有了十二分的喜欢。
董雪娥正想找机会学一些双修密法,让自己在床上可以用媚功使丁长老更加
欢心,自己也能有机会得到更多的好处,她知道门派内还有几名女修在床上也是
极得丁长老的宠爱。
於是她就放开手段对那合欢宗的弟子展开勾引,那合欢宗的弟子本来修的就
是男女合欢之道,对此一经勾引立即上道,俩人随即就勾搭成奸。
几番云雨交欢之后,那人对董雪娥的淫荡爱不释手,於是就违反师门禁令,
将本门的双修秘笈偷偷地送给了董雪娥。
两人还决定以后长相廝守,秘密约定欢会的日子,从此后二人就经常在深山
里鬼混野战。
不想今天出了这么一桩的事情,那合欢宗的弟子也是心中有鬼,所以一上来
看见焦沖以为事情败露,就直接动手,想来个先下手为强,没想到反而让自己无
故送了性命。
董雪娥在前面一边儿飞遁,一面心中暗暗羞恼。
她知道自己和爱郎的奸情败露了,爱郎还不知为何被那焦冲杀死。
她想想要是和焦沖打了起来,自己也未必会是他的对手,就扭身而走。
她本来想一走了之,杀自己心欢的这笔帐回头慢慢再算,却见那焦沖在身后
紧追不放。
她在前面一边儿飞着一边儿心里计算着,眼珠一转,面上闪过一抹笑意,也
就没往门派的方向飞遁,而是和焦沖一前一后飞到夏清藏身的这片密林深处,落
了下来。
※※※※※※
「人家真的是走错地方了,想去那片山里采几株九叶紫云芝,用来配药炼丹
之用,没想到碰见师兄和别人斗法,可把奴家给吓坏了,还凶神恶煞般的追了奴
家这么久。」
董雪娥和情郎经常在那个山谷幽会,也知道那里有几株百年的九叶紫云芝,
就信口胡说,反正有真有假也不怕对方识破。
「那我杀了那名合欢宗弟子之事,不会从师妹的嘴里泄露吧。」
焦沖也不点破别的,只问了这一句。
「一个合欢宗的弟子,杀了也就杀了,师兄你没受伤,奴家才是真的放心了。」
董雪娥说着,还故作担心的用小手轻轻拍了拍自己饱满的酥胸。
「那怎样才能让我相信你呢。」
焦沖看着董雪娥说道,眼光越来越放肆,充满了淫邪。
「奴家都说任凭师兄处置了,师兄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董雪娥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还向焦沖抛了个媚眼,双颊害羞般的红了起来。
到了此刻,焦沖哪能还不知对方的意思?他嘴角儿轻轻一笑,大步走了过去,
张开双臂将董雪娥搂在了怀里。
接着头一低,吻住了她的朱唇。
董雪娥热烈地回应着,香舌轻吐,任那焦沖吸吮,娇躯在对方的怀里像蛇一
般的扭动着。
他二人在这拥抱缠绵,哪里想到就在旁边的大树上还有一个夏清在,将他二
人的动作都看得一清二楚!俩人热吻了一会儿,董雪娥娇喘吁吁的说:「师兄稍
等。」
然后就见她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粉红色的罗帕,顺手一抖,罗帕迅速变大,
直到变得有三丈大小,才将它铺在了那草地之上。
焦沖见她动作如此熟练,就知道这罗帕在她和那合欢宗弟子欢会时没少铺在
身下使用,这罗帕竟然还是个上品的法器。
他当下也没多说,伸手就扯开了这娇娃的纱裙,三两下就将她给剥的一丝不
挂。
然后自己也将衣物脱掉,抱起那丰满雪白的肉体放在了那巨大的粉色罗帕之
上……
焦沖和董雪娥二人在树旁的草地上演起了活春宫,可把那树上的夏清看得面
红耳赤。
他可是第一次知道这男女之事竟然是如此这般!看得他下身玉棒暴涨,呼吸
急促,还不得不运转『青云诀』压制,怕下面二人发现了他的气息。
过了好一会儿,就听焦沖一声低吼,身子一抖,趴在那董雪娥的身上一动不
动了。
等过了一阵儿,两人的喘息声都平静了下来,就听焦沖略带恼怒的说道:
「你这个小妖精,居然敢吸採了我的阳精,坏我的道基!」
「嘻嘻,咱俩既然春风一度,师兄滋润一下奴家也是应该的嘛。再说师兄虽
失了元阳,但却得了奴家的身子,也不吃亏呀。回头多服用几瓶丹药,不就补回
来了吗。」
那董雪娥一边儿说着,一边儿站起来光着身子扭腰摆臀的走了几步去把两人
的衣物都拿了过来。
当二人把衣服都穿好,董雪娥将那罗帕又收了起来,看了看焦沖,娇媚的一
笑开口问道:「师兄,你看咱们下次什么时候再相会呀,奴家的心里从此可舍不
得你了,啊!……」
话没说完,紧接着就发出一声惨叫,夏清在树上看到一把飞剑插在了她的胸
口之上。
「为什么?」
董雪娥不相信的看着刺入自己胸口的飞剑,她一向对自己的身体和美貌十分
自负,没想到焦沖在刚跟她欢好之后就下此毒手。
「就凭你这这等庸脂俗粉还想跟我长相廝守?想拿我的阳精让你长期採补?
想不到你竟然跟合欢宗的人学会了『采阳补阴』之术!让我告诉你为什么吧,一
是对我来说只有死人才能永远的守住秘密。二来跟得到你的身体相比,我更想拿
走的是你储物袋里的所有宝贝。」
焦沖看着坐倒在他面前草地上的董雪娥得意的说道。
看着那董雪娥胸口和嘴里都在往外冒血,眼光已经开始涣散,眼见是活不成
了。
此时他看似无意的扭头向夏清藏身的那棵大树上瞟了一眼,一把飞刀慢慢在
袖内滑到了他的手中。
然后他接着对董雪娥说:「在这深山里你死的并不寂寞,你可以再接着去找
你那合欢宗的情郎在山里做一对欢喜鬼,哈哈哈……」
夏清在那焦沖扭头向他这个隐身之处瞟了一眼的时候,浑身汗毛忽然乍起,
知道自己的行藏暴露了,看来还是低估了筑基期的弟子,急忙在想下一步该怎么
办。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只见焦沖大笑声未绝,一件透明发着清光的东西从董
雪娥的手中飞出,没入了焦沖张开的嘴里,然后又从后脑穿了出来,射入一棵大
树内。
焦沖笑声立止,身子往后便倒,瞪着一双眼睛,死不瞑目!董雪娥看着焦沖
被自己杀死,也慢慢闭上了眼睛,倒在了草地上,就此香消玉殒。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