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2)(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二:平步青云~第14章:打劫
夏清看着二人同归於尽,都倒地气绝了,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刚才的感觉好
险!此时他的隐灵符已经到了快失效的边缘,每张隐灵符的使用都是有时间限制
的,如果在失效前他不接着再用一张隐灵符的话,那么他的气息就会立刻暴露!
夏清纵身从树上跳了下来,来到二人的屍体旁,一招手将二人的储物袋都抓了过
来。
焦沖身上有两个储物袋,其中一个自然是那已死的合欢宗修士的。
看那焦沖手里还拿了一把短刀,夏清从他手中将短刀抽出一看,居然是一件
极品法器。
银白色的刀身,上面流光闪动,小刀非常精巧,但却锋利异常。
他手一翻小刀消失不见,被他收到了储物袋中。
接着他又拔出了插在董雪娥胸前的那柄飞剑,剑身上面滴血不沾!这是焦沖
的本命法器,一柄极品飞剑。
夏清又看了看二人的屍身,摇了摇头扔出了两张火焰符,瞬间就化为飞灰。
想他二人都是筑基期修士,不知经过多少艰辛修行才到了今天的地步,但一
个不慎却都落了个身死道消的结果,看来修行路上凶险处处啊。
他在心里感慨了一番,略一沉吟,转身来到了一棵大树旁,董雪娥临死前对
焦沖发出那致命的一击,不知是什么东西射在了这棵大树上。
夏清估计是一件暗器,可他找了半天却什么也没发现,树身上也看不出任何
痕迹,这让他感到大为奇怪。
他开始放出灵识,在树身上一寸一寸的查探,最后终於在树身上发现了一个
微不可查的小孔,从小孔里散发出了淡淡的灵力波动。
夏清将手掌贴在小孔上,慢慢地从里面吸出了一根又细又长的针!他用灵力
将此针托在指尖上仔细观察,发现此针几乎是完全透明的,一头椭圆,另一头的
针尖上闪烁着让人心悸的寒芒!整个针的上面散发着淡淡的宝光,一看就不是寻
常之物,竟然是一件灵器!此针的器灵因为主人的身死,它的灵识也受了重伤。
灵器的器灵本身就有主人的一缕神识,器灵的精魂跟自己主人的神魂是相连
的,当主人身死的那一刹那,神魂消散,在器灵的精魂中的神识烙印也会消散,
器灵也会因此而负伤。
此针的器灵此时正陷入沉睡之中,这也是器灵的一种自我疗伤的方式。
夏清跟林长老学过法器方面的知识,对灵器和宝器也有所瞭解,知道此时是
得到这枚灵器的最佳时候,连忙将自己的一道神识混在精血里面让此针吸收了。
然后又将此针纳入体内封印在右手的手腕处,用气血温养,等到此针的器灵
苏醒的那一刻,就会立刻认他为主!他此时心中狂喜,此次外出能得到这枚灵器
级的飞针,可以说是意想不到的收穫了。
此针是那血河门结丹期的丁长老送给董雪娥的,那丁长老对董雪娥的身子也
是极为喜爱,打算等她到了筑基中期就将她收为自己的侍妾。
想那焦冲杀董雪娥估计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怕自己如果要是长期跟董雪娥暗
中往来,事情总有一天会败露。
结丹期的长老是干什么吃的,这点儿事要是想一直瞒住那是不可能的,他一
个筑基期的弟子居然敢和结丹期的长老抢女人,要是被对方知道了,那不是找死
是什么!又怕万一拒绝了董雪娥,只是跟她春风一度,事后不再理她了,对方又
会怀恨在心,所以还不如索性一剑杀了,一了百了。
那丁长老因为看董雪娥的修为太低,为了让她能有个防身的宝贝,不得不忍
痛将自己在一次拍卖会上,花重金得到的这枚还没来得及炼化的飞针送给了她。
让她自己炼化器灵用来防身,没想到董雪娥却背着他跟别人鬼混,还因此送
了性命,以至於让这枚飞针归了夏清所有。
夏清当下也不再看那三个储物袋中装的其它物品,他看了看四周没再留下什
么痕迹,於是拿出一道飞遁符,架起遁光往青云派的方向飞去。
当他的第一张飞遁符即将用完,正想拿出第二道飞遁符,忽然目光一凝,动
也不动的站在半空中看着前方。
只见从前面不远处的树林中慢慢升起了一个胖子,穿着血和门的服饰,大概
十六七岁左右的年纪,正嬉皮笑脸的瞇着小眼睛看着他。
「你好呀小兄弟,这么急急忙忙的赶路是打算去哪里呀?」
胖子一脸的坏笑说着。
夏清站在那里看着胖子,一言不发,心中却在想:「今天跟血河门的人还真
是有缘啊,能一连碰见三个,其中还有两个是在青云山内平时很少出没的筑基期
弟子。」
那胖子见夏清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於是自顾自的又说道:「我说今
天一大早起来左眼怎么老跳呢,原来是因为小兄弟你呀。哥哥我也不拐弯抹角了,
我这人说话就是直。这样吧,把你的身上让我搜一搜,将好东西都给哥哥我留下,
我就放你走,你看如何?」
那胖子说着,把夏清当成自己的猎物一样的看着。
这胖子名叫孙彦海,是血河门一个练气五层的弟子,为人很懒,品行低劣,
平时从没想过要靠自己的努力去採灵草、灵药或寻找灵矿石,专门去找那些出来
采灵药,修为比他低的落单弟子下手,就连他自己本门的落单弟子也不放过,背
后照下黑手不误。
他对自己这种不劳而获的敛财方式很满意,觉得这样的日子才最适合自己。
碰到修为跟他一样或比他高的修士,他就有多远躲多远,实在躲不过去了,
就装出一副憨厚样,甚至低三下四,让人以为他憨厚老实。
时间长了,他为人低下的品行慢慢地被本门的弟子都瞭解了,那些修为比他
高的弟子都看不起他,对他呼来喝去,言语羞辱,他都装作没听见,不往心里去。
那些修为比他低的弟子也没人愿意与他为伍,对他唯恐避之不及。
他也就每天独来独往,时常在青云山里转悠,看见单个出来的青云派弟子或
本门的弟子都不放过,抢劫财物,然后下手杀人,从来没留过活口,有些稍有姿
色的女弟子,临死前还被他凌辱过。
他手里青云派弟子的性命有三十几条,就连本派弟子死在他手里的也有二十
来人,可以说是双手沾满了血腥。
今天碰到夏清可以说是让他心花怒放了,他已经几个月没开张了,最近这些
日子碰到的单个出来的两派弟子修为要么都比他高,他根本就不敢上前去招惹,
远远地看见就躲开了。
也碰到过几回有些修为比他低的弟子,但人家都是三、五成群的一起结伴出
来,他也不敢下手,怕万一没有都杀掉,有人走脱了,那他可就现形了,以后再
出门就会遭到修为比他高的人追杀。
所以最近这段日子他心情比较郁闷,今天一见到夏清,单个一个人在飞遁,
修为还只有练气三层,心想不管这小子身上有几块灵石,或有几株灵草,都要拿
他来开开张,转转霉运,驱走晦气。
他见夏清不吭声,以为对方心里害怕了,他的脸上就笑得更加灿烂了,他已
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可还没等他笑完,夏清就开口说话了:「死胖子,你胖就胖吧,怎么还胖的
这么不厚道?」
这是夏清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孙彦海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那模样看着比哭还难看,他的肺差点快被
气炸了。
对面这小子不开口便罢,一开口竟敢拿他来取笑!他娘的,哪家王法规定了,
作为一个胖子,还必须要厚道?「小子,你找死!」
孙彦海大怒,向夏清凌空扑了过来。
在他眼里看来,想杀死这个练气三层的小子根本不必动用飞剑,对方虽然看
着个头不小,但修为比他低两阶呢,他也想先把对方擒住,再慢慢折磨致死,以
消心头之恨。
夏清一看他扑了过来,就开始往后飞退,但还跟这胖子保持着面对面的状态,
一边儿退还一边儿往地面开始降落,因为他的飞遁符时限到了,作用已经开始慢
慢地在消散。
两人一退一进,夏清还在慢慢降落,胖子变成了居高临下的状态,心里更加
得意,心想看我不一巴掌拍死你。
夏清终於在后退中脚碰到了地面,胖子在这一刹那,纵身往前一扑,举起大
手拍向了他的面门,想先把对方拍昏再说,等把身上的好东西都搜完了,再弄醒
慢慢地折磨。
在胖子的大手离面门还不到半尺的距离,夏清一只脚在地上一点,身子一转
竟往旁边横着滑了开去。
胖子顿时心里大惊,他没想到夏清还有这样的身手。
就在胖子的大手拍空的那一瞬间,还没等他转身,夏清飞快地抬起了右脚,
脚尖踢在了他的小腹上,那孙胖子立刻就感觉到自己的丹田都被夏清给踢爆了,
真气浑身乱蹿,灵力也全部溃散,身子不由自主地往一团弓去,眼泪和鼻涕同时
流了出来。
但还没等他的身子完全弓起来,夏清的右脚刚一沾地,左脚又飞起,一脚踢
在了他的胸口,胖子孙彦海立刻就听到了自己胸骨的碎裂声,嘴里开始往外大口
地喷血,他本来要弓起的身子又被这一脚踢的舒展了开来,而且向上飞去。
夏清接着一纵身,追上了孙彦海那肥胖的身躯,跟着又一脚踢在了他的咽喉
上,喉骨顿时被踢得粉碎,孙彦海的眼珠子立刻瞪得溜圆,舌头也吐了出来。
夏清的身子刚一落地,孙彦海那肥胖的身躯也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像一堆烂
肉,已经是呼吸断绝,人死的透透的了。
胖子孙彦海的死完全怪他自己大意,太小看修为比他低的人了,也因为他以
前杀修为比自己低的人可能都太顺利了,所以没吃过这样的亏。
但这一次吃亏就让他送了命,连总结经验教训的机会都没有。
这要是换了青云派练气中期的弟子,绝没人敢跟夏清离这么近搏斗,都知道
他的身手快的出奇。
这也怪这孙胖子该死遇到了挖墓的,碰到了修为在练气三层的夏清,他第一
招刚用完,就被夏清给连踢了三脚,直接将他从一个大活人变成了屍体。
夏清从胖子身上搜出了一个储物袋,往自己怀里一揣,就又拿出一张飞遁符
凌空而去。
他没有用火焰符烧了胖子的屍体,觉得没必要为这种人去浪费自己的一张灵
符,就让他暴屍荒野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