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1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百一十二章魔魂入侵
「魔魂,救,救我……我,我愿意和,和你合为一体……」
赤炎王已经肠穿肚烂,五内俱碎。若非他先天巅峰的强悍肉身,此时早就一
命呜呼了。他不想死,还差半步就成天阶了,到时候称霸天风国,成为至高强者,
这些宏愿都还没有实现。怎么甘心?怎能甘心?
不再顾及自己有可能会被魔魂侵蚀,不断的哀求起魔魂来。
「救我,以,以后意,意志以您为主。」
卑微的乞怜,让魔魂阴鸷的怪笑:「早知如此,你又何必当初?可惜,你求
我求晚了。」
它贪婪饥渴紧盯着澹台幽莲:「太完美了,太和我心意了。我想整个天风国,
乃至青州大陆都找不出如此完美的一尊。」
这只仿佛没有实体,只有虚化的魔物,顿时让东方不败紧张了起来。而澹台
幽莲又是冷漠依旧,仿佛刚才讨好赤炎王的不是她。
魔魂对纠缠不休的赤炎王一拂,赤炎王滚落在祭台上,浑身抽搐,半死不活。
随后魔爪一挥,魔鼎中魔气骤然爆发,如洪流般倾泻到了它身体中,裹挟着磅礴
魔气,如鬼魅般的朝澹台幽莲猛扑而去。
东方不败神识清明迥彻,看得分明,那魔气里夹杂着一种诡秘的力量,好似
地狱恶魔伸出催命般的触手,朝着澹台幽莲的天灵抓去,急忙大声提醒:「师尊,
小心。」
心下焦急,更加快速的催化绿液,治疗自己。
转瞬之间,那魔爪触手就已经到了澹台幽莲面前,触手凝起根尖刺,朝她眉
心狠狠点去。面色不好的她,意识清明,强行向后飘飞了数丈。不依不饶的魔魂,
桀桀阴笑,如蛆附骨扑去。
一扑一躲间,魔气无形中绕成一个巨大的魔气漩涡,魔煞隐隐阵阵,把她围
绕在里面。
「住手!」东方不败想起这一路来,都是澹台幽莲在保护着自己,刚才更是
献身赤炎王。当即顾不得伤势未愈,猛扑而上。岂料,一股魔煞之气凶猛冲来,
撞得他倒飞出去,嘴里鲜血溢出。
「桀桀,在本王面前,你逃得了吗?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乖乖的把你身体
交出来吧。」魔魂在魔气漩涡中。瞪着猩红扣扣贰肆柒叁柒叁伍肆壹捌的眼珠,
灼灼逼人,死死盯着澹台幽莲的眼睛。红芒直射进澹台幽莲的眼瞳中。
「滚!」澹台幽莲冷煞十足的娇叱,贝齿紧咬着红唇,体内残存的力量,都
逼入自己的意识空间中,眉间刹那罩上一层青芒。形成一道坚固的守护。
魔魂怎么会放过澹台幽莲如此完美的寄宿体,它阴笑了一声:「你以为这样
做,就能抵抗本王了吗?」
刹那间红芒爆闪,如万根尖刺,犀利的刺入澹台幽莲紧闭的眼眸中,刺透眼
皮,深深的刺入她的眼珠中。眼睛是心灵之窗,灵魄破绽之处,抓住弱点。一举
突破。
澹台幽莲的眼睛疼痛无比,眼前一片血红,她似乎走进了红色的炼狱之中,
天地灼热,四面都是岩浆,潮水般翻滚煎熬。炙烤着她的灵魂,灵魂扭陈撕扯着,
几乎要从体内飞腾而出。
澹台幽莲没料到魔魂如此狡诈难缠。然而她澹台幽莲,又岂可能如此轻易被
降服的?面色冷漠至极,声音嘶哑的怒道:「你休想。」
三千青丝冲天飞舞。浑身痉挛,剧颤不已。电光火石间,这种痛彻心扉的感
受似乎在幼时经历过,想再更深回忆,红芒如潮,翻涌着血色和怨毒矗立成墙,
把她禁锢在里面,怎么挣扎也出不来。脑袋瞬间被撕裂成碎片,几乎要爆炸开来。
魔魂也很震惊,这个人类的意志力竟然如此顽强?但越是如此。说明她的潜
力越是巨大。黑色漩涡,凝聚魔气越来越多,紧缚住澹台幽莲周身。
似虚非虚,似实非实的魔爪掐出小簇紫色火焰,朝着澹台幽莲的眉心戳去,
只要纳入这点魔魂焰心,那么它彻底的占有这具身体了。
但她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屈服?贝齿狠狠的咬在舌头上,咬碎舌尖,用锥心刺
骨的疼痛,化成强大的意志力,抵抗着魔魂入侵。
魔魂桀桀阴笑着,催动自己的魔煞,指尖的焰心狠命的钻入:「痛苦吗?放
弃抵抗吧,你不可能抵挡得住我的。」
「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得逞。」澹台幽莲眼神之中,露出无比倔强和骄傲。
贝齿已经咬上舌头,拼死抵抗,大不了挣个鱼死网破。
挣扎起身的东方不败,愤怒了。青木神气在一条臂膀上萦绕,握紧的拳头中
雷电噼啪作响,白芒四射,朝那魔气漩涡冲去。积攒了好一会儿的力量,已经彻
底用上了。
这边魔魂也是暗觉棘手,没料到这人类意念如此强大,已经消耗一半魔煞了。
它虽然实力强大,但没有躯体的话,不过是无根浮萍,一旦魔煞消耗殆尽,它就
会烟消云散。
时至如今,它只能拼命催动着魔煞,两指中的紫色焰心如一根尖锐的刺针,
狠狠朝澹台幽莲眉心刺去。
澹台幽莲顿觉危险到了极致,连连恶战后的她,又是高潮数次,本就已经精
疲力竭,虽突破了修为,但没有回复全盛时期,此时此刻,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眉间被魔魂针刺的瞬间,狠狠的向自己的舌头咬去。
生死一息间,
突然,
澹台幽莲眉间,「咻」一道白光,如九天之上天神之箭,灼耀的光亮一线,
锐利锥入紫色焰心当中,「轰」的一声,如刺针般的紫色焰心瞬间被惊雷击爆,
风雨飘摇。紧接着「嗡」的一声,紫焰如同漫天爆开的璀璨烟花,飞逝而散。
一道光明余波,震得澹台幽莲意识顿时清明了起来。只见的眼前一个铮亮的
拳头,散发着烈日般的光芒。
刚才一口咬下去,没咬到舌头,而是咬到了一根肉肉的圆柱形物体,耳畔传
来东方不败哀呼一声:「师尊饶命,咬得我疼死了。」
眼眸迷离的澹台幽莲清醒过来,眼见着满脸血污的东方不败,正似笑非笑的
看着自己,是他,又是他在千钧一发间,拼着命救了自己。
他的实力虽弱,可却让澹台幽莲心中生出了一股极为可靠的感觉。香舌一卷,
又是触及了他的手指,俏脸一抹滚痒,赶忙松开贝齿,螓首向后一扬,看到自己
几个深深的牙印刻在了他的指头上,还有丝丝鲜血伴着她的唾液沁润出来。
「师尊,以后不要咬自己,咬我好了,我皮糙肉厚,你多咬几口都没有关系。」
东方不败讪讪的笑了声,轻轻放开澹台幽莲。
这话惊醒了她,暗暗收起了玉手,让她脸颊凭添了几分红艳。
再说那魔魂,原本从头至尾没有把那个区区宗师级的小子放在眼里。
但万万没想到,就在自己快要成功之时,却被这小子一拳毁掉了所有一切,
魔气漩涡被击碎,魔煞之力剩下不足三成,更让它惊怒不已的是,这小子的力量
之中,似乎蕴含着一缕让自己非常畏惧的力量,震得自己险些魂魄破碎。
魔煞之力已经不足以再次发动进攻,不甘心下,它飘飘忽忽间,像条丧家游
魂般,退回到祭台的魔鼎之中。魔眼愤恨的,盯着东方不败。
忽而,东方不败一个转身把还在勃起的碧玉肉屌,插入还在惊愕的澹台幽莲
密道里,双臂紧紧的箍住她,随着猛烈的爆发,青木神气扣扣贰肆柒叁柒叁伍肆
壹捌裹挟着生机勃勃的小绿液,随着两人紧密的结合,丝丝渗入了她的体内。
忽而,她顿觉一股生机盎然的气息,丝丝沁入她的体内。自己那破损的经脉,
疲惫的身躯,都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恢复着。
澹台幽莲知道这是神族特有的治疗,不再挣扎,安静的配合东方不败的治疗,
而东方不败紧箍的双臂又紧了紧,不自觉的抽插起来,尤其是她身上的体香,如
空谷幽兰,十分好闻。
悄无声息挪到魔鼎边上的清秀少女满头黑线,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个还
在没完没了的卿卿我我。先干掉魔魂啊,回头你们这对狗男女爱抱多久就抱多久。
「咚!」
清秀少女拿起一块石头,咚的一声咋中了魔鼎,魔鼎晃荡了一下后,毫无损
伤。这下,可把悲催至极,躲在魔鼎里暗暗汲取魔气,治疗受损的魔魂气得不轻,
好你们一群混蛋,那小子坏了本王的事,还没算账呢?
你这十五六的小女孩,也敢来撩拨本王,还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本王老虎
不发威,当病猫是吧?你给本王等着,等着……清秀少女的行动,倒是一下子惊
醒了澹台幽莲和东方不败。
澹台幽莲冷傲依旧,从东方不败那粗大肉屌上挣扎了出来,微抿的红唇却向
上略略翘起,如三月天里弯弯的新月牙儿,秀若芙蕖,轻若呓语:「好了,以后
时间多得是,先破魔鼎,魔魂就没有续力再战,小心不要被他附体」
刚才东方不败也看明白了,没有躯体的魔魂必须寄居在魔煞之内,而那个魔
气森森的魔鼎,就是它赖以生存的暂居地,他想趁澹台幽莲伤重,趁虚而入霸占
她的身体。
捏着拳头,东方不败冷笑着走了过去:「大胆魔魂,你竟敢妄图侵占我师尊
的躯体?今天不把你的老巢轰爆了,难消心头之恨。」
魔魂怒了,那清秀女人刚挑衅完了自己,你小子又来?这嘲讽还带轮番上阵
的?本王没了躯体,已经够悲剧了。好不容易有了重生的机会,却还要被如此欺
凌?
气得它幽冷嗜血的嗷嗷怒骂,「你这个臭小子,居然敢坏本王的好事?你知
道本王是谁吗?本王要把你的生魂抽出来,炼成魂灯,点上三千年,让你受尽无
穷折磨。」
魔魂在魔鼎中张牙舞爪,用怨毒的红眼刮着东方不败。
「哟呵,还本王?挺牛的啊,一个没有躯体的孤魂野鬼,还敢妄称本王?你
大概不知道什么叫害臊吧?」东方不败嘲讽声中,刹那青木神气铿然爆发,以踏
碎四海八荒,轰破九天苍穹之势,朝着祭台上的魔鼎疯狂冲去,同时喝骂道:
「今天就让你家小爷,来教训教训你,怎么老老实实当个孤魂野鬼。」
「迅猛之极,气势汹汹。经过赤炎王的身体时,狠狠的踩了上去,我让你屌
大?接着猛得一蹬,凌空而起,抬起一脚,踹向魔鼎。
虽然垂死的赤炎王已经没了丁丁,被东方不败又来一下,伤上加伤,在喷出
漫天血花的同时。
「咚」的一声巨大闷响,一脚踹的魔鼎震颤不绝,好似敲响了洪荒大钟,巨
力震荡着头顶的魔气柱瞬间散开。跌宕得悬挂男女的铁链一震晃荡。
魔鼎上的小裂缝豁啦啦一下裂成大裂缝,魔鼎瞬间碎成了两半,鼎内的火焰
刷的熄灭了。
魔鼎碎裂的同时,魔魂附着魔煞之气飘到了空中,它那猩红的眼眸中,满是
邪恶暴戾之气,那魔爪中,紫色的焰心空前暴长。利啸一声聚集祭台上所剩的魔
气,巨浪般朝东方不败卷去,嘶叫哀嚎着:「小子。你欺人太甚。本王和你拼了。」
这种没有躯体的鬼东西。天知道有什么诡异力量?怎能掉以轻心。
东方不败当即催发出了金钟罩,金灿灿的光芒,在黑色的魔气中显得尤为光
亮灼耀。
漫天的魔气,铺天盖地而来。笼罩住了东方不败。魔魂指尖那紫色的焰心投
向东方不败周身,他想先折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让他想尝尝生不如死的
炼狱酷刑。
「臭小子,先让你尝尝地狱之火的刑罚。」
东方不败眼前,刹那间猩红斑斓,光怪陆离的红光横冲直撞向他喷来,这是
来自地狱的火焰,火舌吞吐着,消融金钟罩。
金钟罩能挡住魔气的入侵。可不能挡住烈焰的灼烧,那火焰透过金钟罩渐渐
炙烤着他的身体,所有水分都被烤干,皮肤表皮上开始出现燎泡,那些已经结疤
的伤口爆裂开来。鲜血重新渗出来。
看到东方不败浑身是血,澹台幽莲刹那冷眉倒竖,那指尖深深刺入掌心也不
自知。但是她,却是对此无可奈何,毕竟消耗巨大。
得意的魔魂阴鸷的笑了声,虚影一抖,魔煞力量用到了极致,地狱之火在东
方不败周身瞬间燃起团团烈焰,狞笑连连:「小子,让你知道知道,本王就算是
个孤魂野鬼,也不是你这种臭小子能随便踩的。」东方不败几乎成了一个血人,
额头汗珠滚滚而落,瞬间被热浪烤干,肌肤受伤程度不断加重,每次新的火舌卷
来,便在原先的扣扣贰肆柒叁柒叁伍肆壹捌伤上更灼一层,疼痛也便更加重一分。
无休无止撕裂般疼痛如万针攒动,刺入血肉,一点点焚尽人的灵魂和意志,
用最慢最残忍的速度,将人烧死。
面对剧痛东方不败紧紧咬牙,攥紧拳头,卵蛋空间里的小嫩枝摇曳起来,沁
出雾状的小绿液,生成一圈生机勃勃的绿色光晕,「噗」瞬间扩散开来,顺着筋
脉血肉覆盖住表皮。
「嘶」火烧火燎的东方不败好似跳入了冰水当中,浑身一阵舒爽的痉挛。忽
然感到自己的经脉身体,似乎又强劲了不少,就像在火中淬炼锻造的精钢一般,
那些地狱之火反而是他淬体锻骨妙方。
心情大为舒爽的东方不败,昂首挺立,脸露嘲讽的看着自以为是的魔魂,讥
讽说:「说你是孤魂野鬼还不信,就你这点点本事,只能给小爷挠挠痒,威力还
能再大些吗?」魔魂错愕了,惊呆了。幽深阴诡的红眼中满是不信,这是魔族独
有的地狱魔火,不光光能灭人肉身,连灵魂会焚化。这个小子刚才还被烧得欲死
欲仙,怎么一转眼,就变得水火不侵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惊怒交加下,魔魂嗷嗷叫着再次加强了地狱火:「小子,如你所愿,到时候
别哭着,嚎着,哀求本王给你个痛快。」「大些,再大些。」东方不败满脸轻松,
承受着地狱之火的侵蚀。不过心下也是暗自苦笑,虽说这淬体效果不错,但青木
神树中所蕴含的绿液毕竟数量有限。再这么弄下去,迟早会被烧成焦炭。
现在的东方不败一身赤裸,神屌一柱擎天的蓄势待发,只见它姿态潇洒的甩
来甩去,「碧海三箭」,化作一道水柱,朝着那紫色焰心喷射而出。
与此同时,东方不败也腾空而起,青木神气被催发到了极致,一拳轰出,刚
猛霸道的朝着那紫色焰心打去。
兄弟两个齐心配合下。
轰得一声。
滔天魔焰犹若积雪遇烈阳,顿时消融幻化的无影无踪。而魔魂惊怒时,只见
一道耀眼光亮刺入它的红眼,那是烈日的光亮,那是能净化一切的生生不息气息。
慌乱的魔魂,又看到一道惊电,破开魔气团,直射自己紫色焰心。
「嘭」魔魂的本尊紫色焰心被击碎,虚影化去。
终于,结束了,
东方不败抹了把冷汗,幸亏自己有青木神树,幸亏自己有神屌,转而对着澹
台幽莲嘿嘿一笑,有些得瑟。
澹台幽莲玉脸,冷煞依旧,见得这无赖的笑容,直接冷哼一声,闭眼无视之,
努力回复中。
贴了冷屁股的东方不败,知道师尊讨好赤炎王面子上有点过不去,干笑一声,
转而开始搜索起战利品来。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穷惯了的他,向来不会错过任
何能换钱的战利品。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