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11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百一十六章劫后欢愉
澹台幽莲咬紧牙关,拚命死忍,终于支撑不住,身子突然一软,扑倒在我身
上,死命搂住我头颈:「为师快……快不行了,好……好想丢,要来了……」
我紧紧抓住她双股,运棒如风,只听得谷水潺潺,响个不停。果然数十下后,
见澹台幽莲闷哼一声,全身紧绷,接着大股热流狂涌而出,直浇向龙头,龟头牢
抵深谷,忽觉一道热气直冲碧玉肉屌,绵绵不绝,径透卵蛋空间。
充盈而生机勃勃的真气沁入体内,我急忙汇入体内的每一丝元阴全部挤压进
卵蛋空间中,供小神树吞噬。
澹台幽莲高潮是一波接着一波,竟然像是漏气的气球一样,狂泻不止。
随着澹台幽莲元阴的汹涌输入,我卵蛋空间里的小神树渐渐的有了起色,耷
拉着的小叶子也是逐渐的鲜绿。
在澹台幽莲就要境界掉落时,体力有所不支,娇容之上,香汗淋漓,我猛然
一惊,忙即拖枪拔棒,说道:「对不起,师尊还好么?」
澹台幽莲喘气摇头:「还好,不碍事的。」
说完,一对纤纤素手伸上前来,挽住我的双手,放到自己双乳上。
我一触手间,便觉两颗娇嫩的乳头在掌心滚动,接着十指收紧,搓揉之下,
只觉触感异常饱满挺弹,果真是一对好乳儿!我双手紧捏丰乳,不住口的称赞,
本就没有发泄,不自觉地拱腰往上一顶,原本将要拔出半截在外的碧玉肉屌,给
我这样一弄,整个头儿直闯进花心里去,即被一团软肉包裹住。
澹台幽莲柳眉一皱,嘴里「嘤」的低鸣一声,声音凄楚哀怨,教人又怜又爱。
我听得心头一颤,忙即停住动作,心中歉疚起来,说道:「对……对不起,
是否弄伤了妳?」
只见澹台幽莲轻轻摇头,接着朝他微微一笑,说道:「为师没有事,只是突
然给你一下弄进去,有点不适应吧了。但……但你这东西也实在太大,又这般长!」
我爱怜之心骤起,伸手把她拉近身来,让她趴伏在胸膛上,双手围抱住她的
娇躯,说道:「都是弟子不好,刚才一时冲动,竟弄痛了师尊妳,我保证不会再
乱冲乱撞。」
澹台幽莲亲昵地把脸偎在我颈项,柔声细语道:「你爱怎样便怎样,不用怜
惜为师。为师也想尝一下花心被撑开的滋味,现在只要你喜欢,大可全部弄进去。」
澹台幽莲笑了一下,手握碧玉肉屌,丰臀缓缓往下移,巨棒逐步朝花心推进,
已被层层嫩肉全然包箍住,锁紧眉头问道:「果然胀得很厉害,你……你感觉好
吗?」
我直美得难以形容,碧玉肉屌所受的压力,比之用手紧握仍要厉害,不由暗
暗嘘了一口气,问道:「里面委实扣扣贰肆柒叁柒叁伍肆壹捌窄得可以,又暖烘
烘,又湿浸浸的,还一下下的翕动吸吮,好像会咬人的样子,这种感觉当真妙不
可言!」
澹台幽莲的香唇贴到我嘴前,低语道:「尽量使出你的手段,好好疼为师。」
说话方毕,一根香喷喷的舌头已顶开我唇齿,毫无声色地滑了进去。
我双手牢牢将她抱紧,一面和她亲吻,下身已经发动攻击,开始徐缓抽动,
每一深刺,澹台幽莲便在我口中娇啼一下,两根舌头你来我往,不住地滚动卷缠,
顷刻之间,二人已吻得如醉如狂,天地不知。
只见「噗唧、噗唧」的抽动了一会,转眼便百余下过去,澹台幽莲突然高声
呻吟起来。我大吃一惊,抽回舌头,怔怔的盯着她问:「是不是又弄痛妳了?」
澹台幽莲摇摇螓首,娇声喘道:「不……不是,因为太……太舒服了!啊…
…怎会这样痛快?阵阵快感不停冲向脑袋,就是不肯停止。嗯!为师快……快不
行了,想要丢给你,好吗?」
我含住她的耳垂,不停地吸吮洗舔,口齿不清道:「给我,我想要妳。」
说话之际,右手已来到二人交接处,指头一抹,竟然满手沾濡,大腿周围早
已湿得一塌糊涂,我狎弄半向,灵机一动,忽然记起那颗娇滴滴的小肉儿,当下
手指一移,拇指和食指已将阴蒂捻住,细细柔柔的来回拨弄。
澹台幽莲本就有点泄意,骤然给我摸着妙处,怎能抵挡得住,口里莺啼几声,
一个机伶,全身猛地僵住,身子一抖一抖的丢了出来。
我却没停止下来,下身依然晃动不歇,澹台幽莲只得咬唇隐忍,过得一会,
又再张开小嘴,发出无声的呻吟。我在下环住她纤腰,奋勇加鞭,马不停蹄放缰
狂奔,把个澹台幽莲弄得颠簸起落,不住昂首悲鸣。
杀到分际,已见澹台幽莲犹如弱柳扶风,趴在我身上只顾着喘气。
我侧头望去,看她香汗微渗,俏脸泛红,好一副娇花照月的模样,实是说不
尽的可爱动人。我看得心头发热,又是狠狠的冲杀一会,方停下动作,搂抱住她
一个打滚,将她压倒在身下,双手支撑起上身,盯住她问道:「仍受得住么?」
澹台幽莲轻轻点头:「嗯!不用理我,你再来吧。」
我晃动腰肢,再次露首尽根的抽插起来。澹台幽莲再度美快起来,咬着手背
享受那股深入的滋味。我看见澹台幽莲媚态毕露,娇滴滴的俏模样,也瞧得神魂
散却,没颠没倒,当下弯起身躯,把头埋在她左乳,咬住一颗乳头习习的吸吮起
来。
澹台幽莲难过不堪,实不知舒服还是痒痒,只好抓着我的脑袋往下压,不由
自主的扭动着身躯。
我吃得过瘾,右手同时出动,又去捏她另一边乳头,原本挺立的小红豆,在
我亲昵的爱抚下,更呈坚硬笔直。
澹台幽莲实在受不住这股快感的折磨,再加上下身碧玉肉屌的冲击,只得轻
轻求饶起来:「不行了,你给为师先回口气行吗,要不我真的会快乐死了……」
我抬头一笑,打趣道:「妳要我停下面还是上面?也得说清楚才行。」
接着又把粉红色的乳头含住。
澹台幽莲见我仍不肯罢手,说道:「你……你就是晓得厮闹,再这样干下去,
为师又要丢给你了!」
我存心戏弄,自是如风过耳,笑道:「弟子正乐在头上,而且上下两者皆美,
难以舍去其一,叫我怎能停下来。」
澹台幽莲见我缩颈匿笑的模样,真教人好气又好笑,遂说道:「咱们不如换
另一个花样儿,更可让你这坏徒弟下面和双手同时快活,你说好么?」
我更是兴致盎然,当下抽出碧玉肉屌,腿儿一跨已骑到澹台幽莲身上来。
澹台幽莲抬眼一望我下身,只见通体熠熠闪亮,遍布着水光,看着这根意气
昂扬的碧玉肉屌,也禁不住心头撞小鹿,如此猥亵的情景,实在教人邪念联翩。
澹台幽莲摇头一笑,说道:「你移近前来,待为师帮帮你。」
我一听便明白她的意思,暗自一喜,当即跪上前去,只见澹台幽莲支撑起上
身,仰起螓首,朝我送上一个微笑,接着小嘴一张,已把湿漉漉的龟头含住,舔
吮一会,方沿着根部往下舔去,片刻工夫,便将肉屌洗舔得干干净净。
澹台幽莲贪婪地吸吮良久,才依依不舍放开我。
经过澹台幽莲一轮播弄,我更是兴奋难当,忙把肉屌搁在她双乳间,双手捏
住乳房往内一挤,立时把碧玉肉屌藏在乳沟里,才一抽动,立时爽得连声叫好。
澹台幽莲一对美乳丰满硕大,虽然如此,仍无法把整根肉屌包容住,还好我
用双手牢牢压紧,才不致跳脱出来,加上碧玉肉屌粗长过人,当我每一戳刺,便
连头带棒冲出了半截,直指澹台幽莲的下巴。
如此接连抽插数十回,澹台幽莲已被肉屌蹭得淫火大盛,什么矜持早已抛得
无影无踪,竟然张开嘴巴来迎接。
我见着这般淫情浪态,也不再和她客气了,双手一面把弄着乳房,一面奋勇
抽插,肉屌每刺一下,便穿越双峰直捣进她口中。我越看越感有趣,亦难禁兴奋
之情,笑说道:「果然美妙绝伦。」
我不住晃腰挺臀,放开精关,急急投送,爽得不亦乐乎。
不到一会,我终于忍耐不住,突然叫了起来:「再用点力……吸吮,快要来
了,弟……弟子要射……射给师尊了。」
澹台幽莲给我弄了多时,浑身燥热难熬,花房又酥又痒,极想这根大肉屌慰
劳一下,骤听得我扣扣贰肆柒叁柒叁伍肆壹捌这样说,真怕我便此丢将出来,再
没戏唱了,无疑是苦了自己!
一急之下,忙即把头侧过,避开了龙头,说道:「不……为师还想要你肏…
…万不可这样快就射!」
我听见,只好停顿下来,澹台幽莲又道:「你且挪开身子,先让为师起来。」
我无奈,便依她说话做,伸手将她搀扶起来,坐在碎石上。
只见澹台幽莲连三跨五,沾胸贴体的坐到我双腿上,一对玉手同时围上我的
脖子,在我俊脸上亲了一下,柔声道:「今日就给点颜色为师看,干到为师求饶
为止,你说好么?」
我当然没有反对之理,碧玉肉屌更见坚硬如铁。澹台幽莲把手一摸,见巨龙
火烫笔直,心中暗喜,套弄一会,自动把身躯稍稍抬起:「为师下面痒得难过死
了,快进来吧。」
澹台幽莲反手扶着碧玉肉屌,紧抵阴阜,我有她代为引路,自然水到渠成,
轻易地便进了半根。柳眉深深一聚,美目汪汪的盯着我,媚姿姿道:「里面好满,
又这么烫热,撑肠拄腹似的,真教人难以消受!」
我双手托住她丰臀,笑道:「若是难受,倒不如算了。」
澹台幽莲自然不依:「为师要嘛,更难受我都承受得住,再深一些,就像刚
才一样,全部弄进去。」
说话甫落,便觉巨龙一送到底,直闯心宫深处。澹台幽莲把头往后一仰,口
里「啊」的一声叫将出来,也不知是苦是乐。
我见她脸上泛起一阵红云,美目如丝,更显可爱动人,欲火不由大动,当即
捧住她双臀,着力抛送,即听得水声四响,「噗唧、噗唧」的响个不停。
二人相对拥坐,但见澹台幽莲死命的把我抱紧,身子大起大落,一对丰乳贴
着我胸口不住挨挨蹭蹭,惹得他更是火烧火燎,动作愈趋急剧。
过不多时,澹台幽莲已渐见不支,双手再无力攀住我的头颈,身子往后一跌,
人已仰卧在地上。
饶是这样,我依然不肯放过她,继续挥军抢攻,一面低着头观赏那交合之地。
直到此刻,我才认真地看清楚那个妙处。师尊样子秀丽,娇美绝伦,便连那个幽
谷秀水之地同样鲜嫩诱人,充腴丰润,实在教人垂涎!
我不住眼的盯着二人交接处,香肌袅袅,媚态翩翩,瞧得遍身焰火如烧,心
想:「要是如师尊刚才,真能插出水来,就更加美妙了!」
一念及此,当下问道:「我已弄了这么久,怎地还不见水射出来?」
澹台幽莲无力答道:「你若想再看刚才的奇景,倒有一个办法。」
我精神为之一振,连忙相问。澹台幽莲答道:「你且先拔出来,为师再说与
你知。」
我不明其意,但还是照她所说,把碧玉肉屌抽离花房。
澹台幽莲伸手握住肉屌,慢慢往下面移去,将龟头凑近菊门,说道:「你不
妨改走后门,腾出前面的花穴,便可让你为所欲为了。」
话毕,遂握紧巨棒,挨挨拶拶往里面推进,几经辛苦,才挨进了半根。已见
澹台幽莲锁眉蹙额,大有苦意,当下问道:「里……里面果真窄得紧要,师尊妳
还挺得住么?」
澹台幽莲只是微微点头,却没有出声。我只觉寸步难移,步履维艰,但依然
奋力迈进,终于全根尽入,方吐出一口气。
我双手紧攀住她的纤腰,开始徐缓抽送,经过一番开垦,渐见顺畅,而澹台
幽莲亦逐渐适应过来,嘴里轻轻绽出微弱的呻吟。我慢慢加快速度,虽然内里又
紧又窄,想起师尊刚才的说话,眼睛不由往花户望去,岂料一望之下,顿时怔住,
只见小缝处涓涓慢流,阵阵春水沿着腿侧淋浪而下。
澹台幽莲显得极为难耐,身子不停地扭扭屹屹,蠕动个不停。
我问道:「见师尊浪成这模样,莫非后面还比前面来得快活?」
澹台幽莲猛地摇头:「不……不要再问了,求你再加快一点,要……要丢了!」
我没有停顿动作,依然提气疾捣。几个起落,骤见澹台幽莲突然僵住,身子
不住地抽搐。
我看见,知她是高潮到了,忙向交接处望去,果见一股花露从上面肉缝涌出,
一时瞧得有趣,藉着她高潮未过,当下二指并拢,径往花穴插去,指头抵往膣壁
上方,着力扣挖起来。
澹台幽莲兀自丢得昏头搭脑,尚未回气,现给我这样一弄,那能抵挡得住,
才弄得数十下,立见花汁四溅,犹如水箭般不停疾射而出。
我大呼过瘾,连忙抽出碧玉肉屌,改往前面玉洞插去,一下子直捣深宫,便
即狂抽猛戳起来。
澹台幽莲被碧玉肉屌一闯,更加难以消歇,高潮只起不落,花露随着肉屌抽
扯而出,直浇向我肚腹。
我杀得兴起,果然不到一刻,龙口倏地大张,子子孙孙全灌进师尊的花宫深
处。
「师尊。你没事吧?」望着脸上泛白的澹台幽莲,一股内疚之情在东方不败
心头涌起。
在澹台幽莲毫不保留的阴精治疗下,东方不败卵蛋空间里的小神树终于有了
生命力,只是之前的全部叶子,已经干枯了,只救活了一片叶子的小神树。
耗费巨大心血才培养出十五片叶子,就这么干枯得只剩一片了,东方不败真
是欲哭无泪。
虽然很心疼,但是将小神树保住了,也算是最大的慰藉,如果是小神树凋亡
的话,那当真是无药可救了。
回头想想,东方不败仍旧心有余悸,不知道母亲为何会出现,也需代价就是
小神树会瞬间枯萎,如果母亲在来一次,那真是……
「呵……,不败,为师没事。」张开泛白的红唇,澹台幽莲虚弱不堪的说道,
她知道东方不败身上有些扣扣贰肆柒叁柒叁伍肆壹捌以她神魔血脉传承都不知道
的功法奇遇。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
「谢谢师尊,你对弟子的恩情,弟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说着又要
轻吻澹台幽莲那檀口上。
虽然不知道东方不败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看到他脸上一脸郑重,白了他一
眼,虚弱说:「好了,好了,刚才也许过了,我是你师尊,一切都是该做的。」
「对了,师尊这是之前采到的一株灵药,您看看合不合用?」东方不败取出
了那朵魔花。
「咦?这,这是血煞魔花,起码有千年火候了,算是六品灵药。这太珍贵了,
为师不能要。」澹台幽莲虚弱的说,
「师尊,弟子的命都是您救的,区区六品灵药就当弟子孝敬您的。」
略休息回气了会儿。两人一同走出熔洞,找到了那个清秀女子,带着剩余男
女,各自回家。
回头望了一眼刚才惊心动魄的地下城,满目疮痍,地狱一般的场景,现在回
想,依旧有些心有余悸。死城一劫,像是一场噩梦,走出噩梦经历很多,也成长
很多。
在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中,魔气渐渐消散,天空微露淡蓝的晴。死城,所有
的魔气,已经全部消散。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