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烈焰】(02-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俘虏
刺眼的白光渐渐消失,白皙的手腕上挂着一支精緻的手环,大量的古老文字
以及植物被雕在手腕的表面,刚才的光芒就是从这东西里散发而出,但现在它再
也发挥不了任何的作用,一道裂痕无预警地出现,将手环变成了满地碎片。
望着那近在咫尺的纤细且惨白的手指,骑士团长美丽的脸蛋上早已失去血色,
因过於恐惧而泛出的泪水离开了眼角,慢慢滑入她性感的嘴唇……
深高将近三米的女性怪物似乎愣住了,接着那看不见瞳孔的双眼渐渐睁大,
望着自己正冒着黑气的双手,似乎正因为什么难以接受的事实而呐喊,但即使她
已经喊到整张脸和脖子都佈满了青筋,还是没有人听见她到底在喊些什么,她用
双手摀着自己的脸,似乎正在哭泣。
骑士团长有些瘫软地向后退了两步,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力气
都消失了,要不是跑上前来的部下赶紧搀扶住,她现在早已经跌倒在地上。
她没想到传说中的「时间神殿的碎片」竟然是个女人,而且拥有这样恐怖的
杀伤力,有十多个佣兵都死在那诡异的攻击下,就连她也差点死在这怪物手里,
只要被那苍白的手轻轻碰到一下……必死无疑!
那正弯着腰哭泣的高大女性,身上黑烟大量涌出,吓得那名部下根本无法顾
及阶级问题,赶紧将骑士团长往后拖行了一段距离,而那团黑烟渐渐的缩小,直
到正常成年人的高度之后才渐渐收敛。
「妈的……这东西差点害死我!那到底是什么?!」
佣兵团长看着地上已经化为氧化铁屑的盾牌,暗自庆幸自己的反应够快,一
想到刚才的状况他还心有余悸。
「不知道会比较好。」骑士团长轻轻推开搀扶的部下,她终於恢复了一点力
量,她不打算告诉他们正确答案,除了避免机密暴露之外也是为了对方的人身安
全着想,知道这东西的人通常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
查觉到部下惊讶的反应,骑士团长回过头望向那已经收敛起黑气的「时间神
殿的碎片」,但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并不是石碑、不是神器更不是碎片,而是一个
身穿着破烂布衣的年轻男子,他就像个布偶一样忽然倒下,用相当诡异的姿势趴
在地上不醒人事。
现场每个人的表情都很精彩,而站在最前方的骑士团长则陷入了沉思之中,
望向男子身旁的地面,原本应该是碎石和沙土的道路,在刚才那高大女人出现之
后忽然长出了一些杂草,其中枯萎和茂盛的各占一半。
那的确是神器的力量没错,但令人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神器会是个男人?
沼泽之塔骑士团如今保管了十多个神器,包括刚才已经毁掉的那个手环,没
有一个神器是以生命体的型态出现,更别说长得像个人。
「呜、呜――!」
那奇特的号角再度发出声响,这一次是连续两个极促的音节,骑士团长马上
从腰上拿下一袋金币,随手抛向一旁发愣的佣兵团长,说道:「把这笔钱分给部
下,这些资金应该够你们另寻出路,切记别再接触佣兵这一块!还有,带你的部
下马上离开这里,快!」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保重!」佣兵团长马上招集团员,在沼泽之塔骑
士的指示下,让所有人将伤残者集中在其中一辆马车之后带队往来的方向离开。
「团长!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一名团员来到骑士团长的身边,他知道
刚才那号角声代表着什么,但他们的团长似乎不以为意。
「卓克,带着你的队员马上离开这里,必须要有人留下来拖延时间,不然没
有人走得掉!」
「可是!」卓克顿时心急了,团长显然是想自愿殿后,万一团长出了什么事
情对组织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伤害,他心急之下想要做出以下犯上的行为,但却
被夹在指缝间的飞刀和那冰冷的眼神给制止了。
「在下……明白了。」卓克的身躯正在颤抖着,他握紧了拳头硬着头皮接下
命令,大步往众骑士的方向走去,带着所有的骑士抛弃了剩下的两辆马车离开现
场。
骑士团长小心翼翼的走向前,用脚踢了踢男子的身躯,她确认男子不会再散
发出黑色气体之后用力将他的身体翻了过来,那是一个长相相当普通也相当年轻
的男人,从手上的茧和比城镇人还要壮硕些的身躯,她第一时间就认为这个男人
是个农夫,这答案也带来了更多疑惑。
她怎么也想不出年轻农夫会跟神器扯上什么关系,而且这口棺材已经埋在地
底下将近一百多年的时间了,然而这个男子看起来却比她的年纪还小,一系列怪
异的现象让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开始省思这次任务的疏失。
不久之后,大批人马包围了这个地方,一个背着长弓和箭袋的高大男子走向
前去,完全不在意眼前这名女子是否有什么危险性,直接蹲下身来拔出匕首就要
往年轻农夫的心脏刺去。
「如果是我……就不会这么做。」
骑士团长并没有用暗器击杀这个弓箭手,刚才从八百米外射来的那一箭就说
明了对方的实力,显然对方也不可能不知道她的危险性,那是一种绝对的自信,
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这样目中无人。
她也没有制止对方的行为,但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让对方停止了动作,弓箭手
抬起头来望向身后一名骑着骏马正缓缓向这里靠近的军官。
军官充满兴趣地上下打量着这个艳丽的女人,那种抚媚中带着危险的气质总
是能让男人欲罢不能,只是看一眼就难以转移目光,他假装威严地问道:「怎么
说?」
「你们是为了『神器』而来,而这个男人就是神器,刚才的状况你们也看见
了,如果不想死的话就最好别对他动手。」
骑士团长举起了双手表示投降,她一面跪下一面说道,她微微弯下了腰让这
名军官能更肆无忌惮的用眼睛侵犯她的乳沟。
军官在大饱眼福之余点了点头,对着身材高大的弓箭手说道:「牧李斯先生,
非常感谢您的协助,这里让我来善后就行了,来人!
请先生先去休息!「
「知道了。」弓箭手转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女人,他的眼神冷若冰雪,很
显然他对这一切都不是很感兴趣,包括跪在这地上的女人,后方那位军官最欣赏
牧李斯的个性,要不然以牧李斯超然的地位,眼前这样极品的女人根本就没有他
的份。
「把这个……应该是神器的东西搬上车,把这女人缴械之后给我绑起来,今
晚我要亲自审问这名盗墓贼,在这之前谁都不准动她!」
每个人都知道那所谓的「审问」是什么意思,两名军阶较高的兵士走上前去
给俘虏搜身,知道如果碰了这个女人他们都吃不完兜着走,所以要吃豆腐也就只
能趁现在了,不少人都用羨慕又忌妒的目光盯着这两人。
女人闭上了双眼任由他们上下其手,两个男人因为兴奋而喘着粗气,感受着
手掌心上传来的柔软滑腻,当然他们不可能只顾着享受,其中一个人从女人胸口
抽出几把细小的飞刀,也趁这个机会将手伸入衣服揉了揉那两团饱满的乳房,用
手指捏了捏那俏挺的乳头,另一个人将手探到女人的大腿内侧也摸出了几把飞刀,
同时也隔着布料捏了捏女人的花儿……
在大众之下猥亵一个无法反抗的女人,两个男人都兴奋到快要失去理智,跨
下都纷纷撑起了帐篷,正搜索着大腿的男人刻意顶了顶女人丰满且性感的臀部,
望着依旧平静且精緻的侧脸,此刻他真想把这个女人压在地上干。
一把又一把飞刀被两人搜了出来,当他们再也没有成果的时候,又「谨慎起
见」地全身上下再摸了一遍,将女人五花大绑之后,一个人拖着女人另一个人抱
着十多把飞刀,往他们的临时营地走去。
应该是「神器」的男人被困绑起来丢入运送杂物的车子里,而女人则被带上
一辆被清出来专门收容俘虏的车,一上车女人就被压在墙上,两个男人用最快的
速度掏出老二塞入女人的双手,即使感受到手上传来那种炙热的感觉,女人还是
没有太大的反应。
男人迅速扭动下半身在双手之中抽插,那鲜红的龟头在每一次深入的时候都
会碰撞到女人的臀部,同时将脸贴在女人的耳边发出兴奋的喘息。
「快点,换我了……」
正奋力抽插的男人依依不舍地用力顶了最后一下之后才拔出,而另外一个人
马上将老二塞入女人的手中,做着一模一样的事情,用力且快速的抽插个几十下
之后赶紧穿上裤子离开,他们都不能在车厢里待太久以免长官起疑心。
所以虽然很想狠狠的射在女人身上,但时间并不允许,比起性欲还是小命更
重要。
「不知道男人一辈子不举,会不会比死了还痛苦?」女人喃喃自语着,同时
她被捆绑在身后的双手隐约冒出了一丝绿光,一种独特的魔法阵在她的手背上一
闪即逝,这几乎注定了那两个男人后半辈子的人生……
夜晚很快到来,女人被车门传来的声响给惊醒,一个兵士在把她从地上扶起
之前,先伸手到她的衣服里抚摸着柔软的乳房,以及那粉嫩的花瓣,甚至用力捏
了捏那粒小巧可爱的花蕊,女人颤抖的身躯让男人兴奋无比。
「让我摸摸,你的……」如蚊呐般的声音,让男人以为自己听错了,但这也
让男人感到无比的兴奋并降低了警觉心,任由女人的双手插进他的裤档里,帮他
按摩着那根已经肿胀到有点发疼的棒子。
女人的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这个兵士一样不敢逗留太久,在把女人送入长官的帐篷里之后,他随便找了
一个理由离开了队伍,将那囤积已久的欲望狠狠射在树干上……
量大到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但他并不知道,这恐怕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
能射的这么愉快了。
女人在军官的指示下坐在那看起来相当奢华的座位上,而那名军官则放下手
中的工作站起身来,用一种听似威严的声音问道:「你们擅自盗取万云国的神器,
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这是万云国的东西,你们应该没资格过问吧?」
女人则用一种挑衅的语气回答,就算她现在真的说出自己的目的好了,对方
也不会相信,以她的外貌和现在的状况来说,这说不定是个不错的回答。
「好吧!那么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军官走上前来,用手挑起女人的下巴,
同时用那不安份的大拇指压着那丰满的下嘴唇,那湿润的粉嫩让军官沉迷其中。
「大人,正如你所见,我只不过是个女人。」
「只不过是身上带着十多把暗器的女人?」
「那也是个女人,不是吗?」军官非常了解这个女人在暗示什么,这绝对是
个赤裸裸的诱惑,这女人现在被绑成这样,而且全身上下的暗器都被集中起来了,
他不相信这女人还能耍什么小手段。
「那也要验个身才知道是不是。」
军官用力扯下女人用来遮胸的布料,一对雪白粉嫩的山峰在空气中颤抖着,
顶端的那两点嫣红是那样的诱人,军官一手揉捏着其中一个乳房,在左手的用力
下变化成各种淫靡的形状,张嘴将另外一点嫣红给含入嘴里,用灵活的舌头品尝
着。
「恩……」
在军官的努力下,女人终於发出了甜腻的呻吟,坚硬到有些难受的军官脱下
自己的裤子,露出坚挺的生殖器狠狠抽打女人的脸庞。
看着这毫无反抗能力只能任由自己摆佈的女人,不断用肉棒打的俏脸的软肉
乱颤,沾上晶莹的唾液然后再重新甩动肉棒,将这些唾液一起抽打在脸颊上,强
烈的视觉刺激和肉棒上的触感,一次又一次累积快感。
原本他想刺入性感的嘴唇之间,但一想到万一女人忽然发狠那他就完蛋了,
而且这个明显为暗杀者的女人不知道有没有在嘴里藏着什么。
於是他将女人从椅子上提起,粗鲁地将她推倒在地板上,还好地上铺了一层
地毯,才没有让女人感觉到痛。
他迅速脱下女人那紧身的裤子,从小腿开始抚摸并感受着女人独有的柔软,
随着那不安份的大手移到大腿并接近那神祕的双腿之间,两人的呼吸不约而同变
得有些极促,轻轻分开那粉嫩的花瓣,用大拇指按压着那充血的花蕊。
似乎是感觉到痒,女人下意识地想要闭起双腿。
军官霸道地用两支脚撑开了女人的双腿,将手指插入了那水嫩的花园之中,
一圈圈湿润又温暖的软肉包覆了手指,并且随着女人的呼吸而缩放着,随着不断
在洞穴中进进出出的活塞运动,湿黏的爱液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
「啊……喔……」女人张开性感的双唇,吐出了足以让男人抓狂的,那舒服
且淫荡的呻吟,白皙的皮肤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看上去迷人无比。
「你这淫荡的婊子!今天让你吃吃这个!」
军官在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冲动,猛地将手指从小穴中拔出,将晶莹的爱液抹
在自己的肉棒上,握着那坚硬如铁的桿子,用蘑菇头磨蹭着女人已经湿透了的花
瓣,一步步顶开肉穴的阻碍,他腰上猛地用力想要一竿到底……
「奇怪?」
忽然发现自己使不出力量,无论怎么样的用力都顶不近那美丽的花径之中,
很快的他就发现原本坚硬的肉棒渐渐的垂软,青筋却异常明显地外露,就像蜘蛛
网一样爬满了整个生殖器官,以此为中心点开始往身体蔓延……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军官惊恐地喊叫,但这喊叫就连距离他最近
的「婊子」也听不清楚,他身体的一切都渐渐虚弱,撕裂般的疼痛几乎佈满了全
身,想要求救却怎么样也喊不出口,只能在地上缓慢爬动。
而女人则是缓缓从地上站起,原本束缚着她的绳子在起身的那一刻解开并滑
落,一分钟前的媚态全都消失无踪,从桌上拿起一条手帕抹了抹湿透的下半身,
也抹了抹自己沾满唾液的脸颊。
当她转过头来时,那名中毒的军官已经断气了……
第三章:逃亡
死不瞑目的军官全裸的屍体被弃置在角落,女人放下自己的侧马尾,柔顺的
棕红色头发遮住了半边的脸颊以及半边的乳房,从地上捡起刚才被扔在一旁的内
裤不疾不徐地穿上,布料遮住了女人美丽的花瓣以及丰满的臀部、性感的股沟。
脱下原本穿在身上的,那用皮革和布料制作的性感战斗装,从一旁随便割了
一块布包了起来,拿起刚才放置在椅子上的军官的制服换上。
现在必须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在黑暗之中应该没有几个人能拦得住她,但
真正令她在意的是那个名为牧李斯的男人。
整个大陆上只有一个人是真正的神射手,传说他能射杀一千米内的任何敌人,
也许传说有些夸大,但要不是骑士团长警觉心够高,早就死在不久之前从八百米
外射来的那箭,整个大陆上能站在八百米外狙击敌人的弓箭手,用五根手指都数
的出来。
想着,她已经换好衣服,拿上军刀和那包看起来有些诡异的包裹,掀开了帐
篷的帘子就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现在的她毫无女人的媚态,走起路来就是个十
足的男人。
「长官好!」守在门外的两名卫兵见到长官走了出来,马上举枪敬礼,他们
满脑子都在想着不久之前被带入帐篷「审问」的女人,对於长官保持沉默只是跟
他们挥了挥手就走远,并没有感觉到怪异。
一走到没人的地方,女人迅速爬上马车的顶端,用最快的速度在几辆马车之
间奔驰着,她双腿的运动看起来奇快无比,但在奔驰的过程中却不会发出任何一
点声响,虽然穿着军官的衣服,但她总是能马上避开任何人的目光。
「在哪……」
到处都找不到她的武器,最惨的状况就是武器被放在某个帐篷里,如果真是
那样那情况就糟透了,她可不想拿着这么一把破军刀就闯出重围,再过不久那名
军官的屍体就会被发现,她必须在这之前离开才行。
当马车都搜索得差不多的时候她果断放弃,转头往押关神器的那辆马车奔驰
而去……
「妈的!早知道我就接下那职位了,看他们两个今天爽成那样心情就差!」
一名站哨的卫兵正在与另一个卫兵抱怨着。
「纤细的腰、丰满的臀部……那奶子估计比我的手掌还要大些,已经好久没
看到这样极品的女人了阿!」另一名卫兵则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今天听那两
个爽到掉渣的傢伙的叙述之后,他的棒子就硬到现在还没办法软下来。
「羨慕死那王八军官了!总有一天我也要讨个官职来混混……」
正常来说当他说起这样可能会出人命的台词的时候,身旁的同伴应该都会出
声警告他,但他说了半天之后却再也没听见同伴的回应。
疑惑的转过身去,只见同伴低着头将身体靠在马车上,似乎正在打瞌睡,正
想要上去叫醒对方的时候,一只手毫无预警地从背后摀住了他的口鼻,接着一股
强烈的疼痛从背后贯穿了他的身躯,那染血的军刀用力一转,这名站哨的卫兵当
场毙命。
骑士团长将这具屍体搬到另外一边,用几乎与另一个人一样的姿势将他靠在
马车上,看起来就像两个人同时在偷懒摸鱼。
打开门走入马车里,那个看起来像农夫长相相当普通的年轻男人已经醒来,
见到一个拿着正在滴血的军刀的军官,他吓得在地板上疯狂挣扎。
骑士团长并不是很在意这男人的反应,真正让她在意的是他身为「神器」的
这一个身分,她提高警觉以免在男人身上出现黑气的时候被波及,同时她也发现
刚才找得很辛苦的武器通通被摆放在这里。
「等一下,你要做……」
话还没说完,当眼前这个忽然闯入的军官忽然脱下衣服时,他马上被眼前的
景色呛得说不出话来……
马车外透入的微弱火光足以让那身体的轮廓呈现在男人面前,黑暗之中看不
清对方的长相,却能清楚看见从衣服中跳出的那两团软肉,以及纤细的腰肢和丰
满的臀部勾勒出的美丽曲线。
脑袋还来不及理解眼前的状况,只见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弯下腰穿起从包裹
里取出的另外一件裤子,那浑圆的轮廓完美呈现在眼前,逼得男人完全喘不过气
来,随着弯腰的动作,胸前的两团软肉也垂了下来,更显丰满。
软肉顶端的两点突起在男人的眼前晃来晃去,虽然吃力地想要移开目光,但
他的双眼就像中了邪一样只能死死盯着眼前那绝美的景色。
这还是出生以来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看女人换衣服,而且这所谓第一次
还是身材这么火辣的女人,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晕眩,就快要昏过去了。
不用多久的时间,骑士团长就穿回了之前那件性感的黑色战斗服装,稍微整
理了一下上衣垂下的那长及小腿的下摆,完整遮住了下半身任何诱人的曲线,她
两手抓起摆放在一旁的十多把飞刀,看似随手在身上四处摸了几下,那些飞刀就
已经不见踪影。
那两个注定了「永垂不朽」的兵士,在她的身上摸了三、四分钟才摸出所有
暗器,然而她只用五秒不到的时间就全都放回了原位,她走到男人的身后,用手
中忽然冒出的飞刀割断了束缚的绳子。
「什么都不要说,跟我来。」她拉着这个不知所措的男人,用最快的速度冲
出营地,抬头观望天文透过星点的位置确定方向之后,往其中一个方向奔驰而去。
不久之后,原本安静的营地里忽然发出警报声,接着所有的士兵从梦境之中
清醒过来,被他们的长官用比平常更严厉的吼声逼着到空地集结,大半夜的被叫
起来全副武装,每个人无论是精神还是心情都差到了极点……
沼泽之塔骑士团有很多种表面身分,比如用以赚取收入和取得物资的商会,
还有用来方便执行任务的各个暗杀者、盗墓者组织。
这个组织存在的目的其实很单纯,第一个就是为了保存并研究祖先的知识,
而第二个就是保存并封印不应该属於这个人类社会的神器,这些神器都拥有人类
无法理解的知识成份,甚至是毁灭性的力量,这个世界上几乎只有沼泽之塔骑士
团能够封印并研究这些神器。
神器带来了知识,然而神器本身必须被封印,为的就是避免人类滥用了不属
於自身的力量,对整个文明产生了无法弥补的伤害,最后可能导致人类文明的灭
亡。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更希望能将所有的神器「回归原位」,这样一来就不需
要封印,也不用担心神器失控。
沼泽之塔骑士团由一百多个骑士成员组成,除了咒语学术顾问之外,每个人
都是实力强悍的骑士,这其中当然包括了正在逃亡的骑士团长。
这世界上有三种人虽然不是贵族,在人类社会中却拥有相当特殊的地位,它
们由人数多寡分别为――各行骑士、狂暴战士、咒语学术士,自古以来对战争拥
有极大影响的人物几乎都是这三种人,其中以咒语学术士的影响力最不可忽视。
用了三十秒将「疾速、连结」这简单的咒术组合施展完毕,正在逃亡的两人
速度比刚才快了三成,这个时代的骑士和狂暴战士,多少都会一点咒语学术士的
本事。
男人想要问些什么,但他知道现在的状况并不适合,搞不好一丁点声响就会
被人给察觉,但问题是他根本不知道该相信谁,对一切都不了解的他只能任由身
边得人摆布,只是比起那些把他关起来的人,他对这个把他放出来的女人更有好
感。
不知跑了多久,骑士团长感觉咒术的效力差不多了,正要重新施展一次咒术
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种独特的破空声,那是箭矢的声音……
「果然来了吗?!」骑士团长想着,马上甩开原本被她拖在身后的男人,一
支箭矢从他们两人中间掠过,直接钉死在不远处的树干上。
才刚射出一箭未中的牧李斯身影一晃,顺手接住正要从身边飞过的飞刀,用
一股庞大的力量硬是改变了飞刀的飞行路线,脱手扔了回去。
被扔回来的飞刀毫无技巧可言,原以为这一招毫无威胁的骑士团长,当看到
应是暗器的飞刀竟然直接劈断树干朝她飞去的时候,就马上打消了继续攻击的念
头,她可不敢像对方一样伸手去接那把武器。
飞刀钉入地面,骑士团长手夹三支飞刀成爪,迅速抓断了迎面而来的两支箭
矢,空着的手向上一招,地面上的那把飞刀直接腾空而起飞回手中。
但只是抓在手里她就知道这刀已经不能用了,刚才牧李斯那样随手一扔,飞
刀在击断树干插入土里的时候就已经弯曲了,对方的爆发力超出了她的想像,这
时候她也才意识到自己的判断已经出错了。
对方并不是骑士,从那强悍的爆发力来看,只有狂暴战士才有可能办到,一
开始之所以认为对方是骑士的原因很简单,狂暴战士几乎不会远程作战和骑乘战,
他们利用动物的灵魂附体来强化自身的体能和战技,这也代表着他们在战斗的时
候思维会更接近动物。
而对灵魂比人类还敏感的动物们,几乎都会对吸收过灵魂的存在感到害怕或
反感,所以当狂暴战士上马的时候,马匹几乎都害怕得颤抖,根本不用上战场就
已经得到了心理恐惧。
显然对方是个例外,能在拥有动物灵魂的情况下还能拥有如此优秀的射击能
力……
被那如掠食者般的目光盯着,虽然在森林中弓箭手没有太大的优势,但即使
是这样骑士团长还是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当她逼不得已用手劈砍箭矢的时候,都
能感受到手臂关节更在哀嚎的讯息。
对方的力量庞大到她难以承受!
被夹在手中的三把飞刀都散发着微弱的蓝光,那是斗气被激发时才会有的光
芒,每当她用刀砍下一支箭矢,斗气的光芒就会减弱一分,当她抓到一次反击的
机会的时候,对方已经对她发动了四、五次的攻击。
修练过斗气的人类,与一头修练过斗气的熊,正常情况下不用动脑也知道谁
更有优势,更不用说对方还是一头会用斗气射箭的熊!
赢不了!
骑士团长睁大了双眼,低下头来看着那支已经贯穿了她左大腿的箭矢,箭矢
上附着一种中阶的咒术,在彻底倒下之前她就已经知道自己中了「精神、封锁、
沉眠:时限」这样的组合咒术。
这代表着她在咒术效力消失之前,再也不会清醒过来了!
牧李斯从半空中一跃而下,在骑士团长倒下之前伸手扶住她的身体,并慢慢
放置在地上。这一个动作才刚完成,他马上对着一旁的草丛射了一箭,只见一个
人影忽然冲了出来,像个疯子一样正面冲锋。
男人前一秒才觉得自己死定了,一个不想死的念头就让他冲出了草丛,知道
自己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了,他只能硬着头皮往敌人的方向冲去。
他没注意到的是,眼前的弓箭手在短时间内背起自己的弓,双手的肌肉忽然
膨胀了将近一倍的体积,那身皮革衣就快要被他的肌肉给撑破,牧李斯的背后忽
然冒出了一只面目狰狞的熊的残影。
那一瞬间,狂暴战士出手了,只要被那冒着红光的手掌拍中,就只有分屍的
下场,但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带回神器,所以他并没有攻击要害,而是往男子的
肩膀上拍去。
「恩?」
牧李斯睁大了双眼,当他转过头来的时候,那拥有「神器」身分的男人已经
把倒在地上的女人给扛走了,那女人身上的总重量少说也有六十到七十公斤,两
人的体重约一百三、四十左右,那男人承受着这样的重量竟然还能跑这么快?
牧李斯感到有趣,但他的狂暴之魂毕竟不是狼犬,没办法在这样的森林中快
速奔驰,只能拿着弓箭在后方追赶及射杀。
男人一颗心脏跳动速率到了极限,他已经紧张、恐惧到自己都有点想吐,不
时会被树根拌到脚险些摔得狗吃屎,即使如此他的速度并不比骑士团长施展「疾
速」时慢了多少,但他仍然觉得自己的速度慢到另人绝望。
很简单的原因,当你周围的景色动得很慢的时候,你自然不会觉得自己很快,
因为你的大脑根本就感觉不到任何速度感。
牧李斯出手了,两支箭矢紧追而上,也是因为这样男人才第一次感觉到异常,
因为他能清楚感觉到背后有东西追着自己,虽然这东西比他的速度还要快好几倍,
但他还是清楚的捕捉到了声音和存在。
头皮发麻的他一个换位,感觉身体左边有两股风压掠过,其中一支箭矢几乎
贴着他的左手臂而过,锋利的箭头直接划破了他的衣服,在皮肤上留下一道浅浅
的伤痕。
死亡正在接近,男人不敢想太多,此时此刻他的感官几乎发挥到了极限,周
围的一切在这时变得更加缓慢,他几乎是下意识地闪避着来自后方的箭矢,一次
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的闪过,直到牧李斯摸不到自己背后的箭矢为止。
箭袋空了……
再这样追下去距离会越拉越远,牧李斯持续追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就放弃了,
他并不是没有失手过,但让他把箭矢射完之后还能毫发无伤的,这是第一个。
男人不知道该往哪边跑才好,他只是不断的往前冲,跑到自己已经快喘不过
气来之后才停缓下来,这时他才有空去确认女人身上的状况,上下看了一遍确定
除了脚上那支箭矢之外没有其它的之后,才松了口气。
这时他回头望着刚才一路跑来的方向,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不对劲,原本
他以为自己的速度太慢,但他后来又觉得就连追杀他的那些箭矢都很慢,当一些
落叶用比羽毛还慢些的速度从他面前飘落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最不正常的并不
是这个世界,而是他自己……
第四章:欲望
休息了一阵子之后,男人扛起女人再次上路,
他不确定后方的敌人会追击他们到什么时候
,至少得先找到一个隐密的地方等女人清醒过来。
「这是……『精神、封锁、沉眠:时限』,拥有高度附魔的魔法箭,作用是
让被射中的目标陷入沉睡,除非被解咒或者时限结束,时限大约是七天左右。」
跑了一阵子,男人忽然觉得让那一支箭矢继续插着也不是办法,只好在遇到
河流的时候想办法处理女人的伤口,至少他认得出一两种可以用来消毒的草药,
然后就是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来帮对方包紮伤口。
但是当他刚拔出那支箭矢的时候,他对着手上这支熟悉的箭矢开始喃喃自语,
说出了一连串就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话语。
不过现在他没办法在意这么多,在处理好伤口之后就要重新上路,老实说背
着一个人能不能撑得了四天都是个问题,但他实在不愿意把这个女人扔在这里,
若他想这样做得话刚才被追杀的时候早做了。
现在他比较急躁的是,记忆中根本没有关於野外求生的经历,虽然生火这点
小事他没问题,但总要有个安全的地方让他生火。
他可不是白癡,在这里随便生火就相当於暴露了两人的位置给搜索的人知道,
说不定还会有一些野生动物找上门来。
他对自己的实力完全没有信心。
不过,有时候人运气差的时候,明明不想去招惹麻烦,但麻烦就偏偏会自动
找上门来,原本赶路到一半的他望着眼前那头岩狼也只能停下脚步,岩狼正用锐
利的双眼盯着他看,一面发着低吼一面走向他的侧边。
望着那锋利爪牙,男人的背部早已被冷汗给浸湿,现在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
办……
如果逃跑的话肯定会激怒岩狼,他跑得再快也没有掠食者的快。
狼通常是群居的生物,正当男人正不知所措得时候,身旁又多了三头狼,四
头岩狼已经完完全全把他给包围了,每头岩狼都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敌意,也许他
们认为这两个人类就跟死了没两样,根本无需在意。
男人被这四头狼吓得有些腿软,就在他发愣得时候,有一头狼猛地从侧面扑
了上来,他只来得及将女人扔在地上就被狼给扑倒。
「吼!」
岩狼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向男人的颈脖,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男人选择用
左手去抵挡,尖锐的獠牙直接穿肤入骨,鲜血马上涌了出来!
「阿――!」
男人发出了可怕的惨叫,另一只手用力击打岩狼的头部,想要把牠给甩开,
但鲜血的味道已经完全激发出狼的血性,要在这时候甩开牠不太可能,就在这时
候那种一切都变得缓慢的感觉再次出现,只有手臂传来的疼痛格外的清晰。
他在这时候注意到有一头狼正扑向他,而另外两头狼则是想要袭击昏迷不醒
的女人,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右手猛击岩狼的胸腔,那一瞬间岩狼除了嘴之外
全身都没了力气,男人趁这个时候站了起来。
「吓!!」
男人就像抓狂一样怒吼一声,用力将手臂上的岩狼甩向正要攻击女人的那两
头狼,一头岩狼撞飞了两头岩狼,而他迅速换位躲过另外一头岩狼的攻击,那锋
利的爪子在他的背上留下三道触目惊心的爪痕。
人类的优势是什么?答案是双手,但是手无寸铁对付战斗本能强悍的动物并
无优势,那该怎么办?
很显然他需要一把武器!
在岩狼群重新发动攻击之前,男人马上扑上女人的身体,将手伸入她的胸口,
而其中一头狼已经张开大口咬向他的脖子,那一瞬间,刺目的鲜血洒在冰冷的地
面上,男人忽然觉得自己不再发抖了。
望着大动脉和气管被割开的岩狼,男人手里握着染血的飞刀砍向下一头发动
攻击的狼,握着锋利飞刀的手穿入了狼的嘴巴里,那柄飞刀直接割开了岩狼的食
道和气管。
男人拖着手臂上的这条狼当作锤子,直接砸向另外一头正要扑上来的狼,趁
着这头狼被砸晕之际马上将飞刀脱手射向剩下的那只狼,后者很机灵的闪开了。
但是当他趁着男人露出破绽的瞬间扑上去时,另外一把飞刀已经贯穿了狼的
心脏,接着他拖着狼屍将刚才那头被砸晕在地,正要从地板上爬起得岩狼「碰!」
得一声被再次砸晕,用全身的力量按住死命挣扎的岩狼,一刀刺入颈脖要了牠的
命……
一分钟过后,男人全身抽蓄了一下,猛地将飞刀扔在地上,看着已经完全死
透的四头岩狼,他难以置信的是自己活下来了,更难以置信的是这四头岩狼都是
被他亲手所杀……
虽然他也因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左手被咬掉了一些肉,身上也是各处带
伤。
将刚才採集用来消毒的草捏碎洒在伤口上,那些碎片一接触到伤口马上让他
疼得流出了眼泪,接着哭得像个小鬼一样。
不久之后他索性把药草捏碎抹在全身上下,也顺便帮女人身上抹了一些,这
样就能大幅度削弱他们身上的气味。
切下几块狼肉带在身上,两块狼皮塞入大量的叶片一起揉洗,随然这样可能
会有害狼皮的品质,但这么做也是为了去腥,没人会想要忍受那种腥味。
将两把飞刀擦乾净之后放回原本的位置,虽然这四头狼是他杀的,但他又在
一次觉得是这个女人救了他一命,要不是这女人身上带着飞刀,他现在早就死了。
现在他必须扛着一个女人和两张狼皮,比刚才来的时候更加辛苦了。
从夜晚一直走到早晨,他眼睁睁看着刺眼的阳光升上天空,他意识到在这样
下去不行,这样下去他的身体会先撑不住,於是他想办法在山脚下找到一处适合
过夜的地方,至少位置要足够隐密才行。
很快他就找到了一个还算隐密的山洞,把女人和狼皮先安置在内之后,他又
从附近找了一些树枝和石头来隐藏洞穴的入口,当他完成这一切的时候也已经下
午了,但即使疲惫不堪还是不能在这时候休息。
那女人中招之后除了水份之外,应该不太需要补充食物了,但他需要,所以
他趁着大白天就开始生火,至少处理得好的话不会像在晚上一样那么显眼,安全
起见他还特地走了一段距离才生火,将狼肉烤熟了之后先用树叶包起来,然后才
小心翼翼的回到山洞内。
女人躺在一块狼皮上,而疲惫不堪的他也在地上铺了一块狼皮,几乎是躺下
去的瞬间他就睡着了,当他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随便找了一块岩石坐着,啃食着已经完全冷掉的狼肉,夜晚的寒冷让他非常
难受,即使有狼皮当床垫但也没有被子可以用,除非……他跟那女人躺在一起才
会有被子可以盖。
这个想法一出来,他顿时觉得这是好主意,但才刚要起身而已屁股又黏了回
去。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孤男寡女的怎么可以……」
显然男人的观念有些保守,但很快的他就被夜晚的寒冷给击败了,他叹了口
气走到正沉睡着的女人身边蹲下来,在稀疏的月光照耀下他勉强能看清女人的长
相。
那是一张精緻到足以让许多男人为之癡迷的脸庞,小巧的鼻子、性感的嘴唇、
瘦得恰到好处的脸颊……
很快男人就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不受控制了,一种强烈的罪恶感涌上心头,
他很快就想要打消念头。
不过当他发觉女人正在颤抖,就跟他一样受不了寒冷侵袭之后,一种也许该
被称为怜惜的心情让他选择无视罪恶感,小心地躺在女人的身边,并用另一张狼
皮当作棉被把两个人的身体都盖了起来。
两人的体温互相为对方取暖,男人背对着女人,很快就在那温暖的被窝之中
沉沉地睡去,当他又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今天的任务是取水,狼肉还可以吃一天,但是现在他严重缺水,好在附近就
有一条河流可以让他取水,但悲剧的是他根本没有取水的工具。
但这问题没有困扰他很久,这森林中有许多叶片比脸还大的植物,只要摘下
一些叶片然后做一些加工就可以拿来装水了,除了取水之外他也在河里洗去了身
上的汗水和腥味,然后他又想到了一件事。
是不是该帮她清洗一下身体?
之前的行动让女人身上也流了不少汗,甚至还沾了一点血,如果要这样持续
躺着七天那不肯定臭死?於是男人把自己衣服的袖子撕了下来,洗乾净之后又多
取了一点水回去。
但是一到了女人面前男人忽然觉得自己的勇气都消失了,他紧张地两只手都
在发抖,想要帮对方擦身体就必须脱掉对方身上的衣服,这一点让男人下意识的
感到兴奋,却也是这点兴奋触发了他伦理道德的反抗,心里十分挣扎。
最后他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女人的上衣给脱下,不过这件衣服毕竟不是
普通的衣物,他摸索了整整半小时才终於将上衣给脱下。
当那性感的锁骨、美丽的双峰、纤细的腰肢一一呈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的
「小兄弟」很不争气地站了起来,死命顶着他的裤档好像想要一口气突破障碍一
样,裤档里胀得难受但他也没办法,吞了吞口水之后转移目标,开始脱下女人那
紧紧贴身的裤子。
当双手接触到那充满弹性的臀肉,他几乎下意识的捏了一把,然后又心虚地
马上抬起头来注意女人的状况,明知道对方要几天之后才会醒来,但他还是感觉
不安。
他不是没看过女人的裸体,只是像现在这样大胆的行为还是第一次,而且这
女人的身体跟他认知当中的有些不同,比如这胸部就比他记忆中有印象的女性都
要大得多,而这双美腿也许是因为长期运动的关系,有些显眼的肌肉线条,但并
不破坏整体的美观。
最后则是女人的内裤,男人再一次吞了吞口水,双手颤抖着将那条看起来相
当普通的薄内裤给脱下,当那毛发稀疏看起来粉嫩无比的花朵,完整呈现在男人
面前的时候,他只觉得脑袋已经一片空白了,女人最神秘的部位总是对男人有着
致命的诱惑。
他不敢再耽误下去,马上弄湿毛巾从女人的脸颊开始擦起,他仔细且细心地
擦着,但随着擦的部位越来越下面,他自己的下面也越来越难受,仅仅擦到胸部
而已他就快受不了了……
他放下毛巾,决定先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先是用食指戳了戳那耸立的山峰,一种滑腻且充满弹性的感觉从指尖传来,
右手掌整个盖住那难以一手掌握的胸部,轻轻的捏了捏白嫩的柔软,一粒俏挺的
东西正磨蹭着他的手掌心让他心头发痒,强烈的快感从手掌直冲脑门。
第一步跨出去之后,后面的行为好像也没那么艰难了。
男人抛弃了继续玩弄胸部的想法,将女人翻过来把整个背部都擦过一遍,然
后重新翻回正面从脚掌开始擦,在这段期间他的「小兄弟」从来就没有软过,除
了视觉之外就连下体也在摧残着他的理智。
他用毛巾一遍又一遍的擦拭着女人的花瓣,看着因为他的擦拭而变得相当水
嫩的花儿,这是女人全身上下第二个让他感到好奇的部位。
轻轻用手分开那水嫩的花瓣,露出了隐藏在后的花径还有那一粒小巧可爱的
花蕊,他用手指揉了揉那粒突起,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试着将手指深入花径之中,
那一圈圈软肉和湿润的温暖足以让男人疯狂。
他小时候曾经偷看过邻居做爱,在真正结合之前男人都会把手放进这里,他
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只知道眼前的画面和手指的感觉对他有莫大的吸引力。
他开始试着让手指在花径里进进出出,很快他就发现有一种黏液从洞里流了
出来,原本以为这是尿但又好像不是……
「恩……」
女人忽然发出一声呻吟,吓得男人差点魂飞魄散,他小心翼翼的上前确认女
人是否还在沉睡之中,用了呐喊、疼痛、观看眼球等方法,确定对方还在沉睡之
后他才敢再继续他的研究。
这次他变本加厉,用两根手指帮女人按摩花径,只见那涌出的黏液越来越多,
他也渐渐的加快了手里的速度,女人这次没有发出呻吟,但小穴内壁的软肉却一
阵紧缩,开始不由自主的痉挛,身体也开始颤抖着,大量的黏液忽然一涌而出,
男人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喷得满手都是。
「如果可以插进去的话……」男人回忆着刚才手中的感受,下意识觉的棒子
如果插进去的话,应该会非常舒服,但他很快就一拳打醒了自己,骂道:「我怎
么可以这么畜生?!绝对不可以做这种事情……」
骂是这样骂,但心里也很想这么做,虽然心里挣扎无比但他还是决定放弃,
这时他并不知道这个决定在无意间拯救了他的性命。
他只好默默的坐在一旁想办法自己解决,用沾满女人体液的手按摩着自己的
棒子,这一个行为让他感觉兴奋无比,但上上下下打了一阵子,他怎么样就是打
不出来,反而只是让棒子越来越硬……
「抱歉了……」他最后冒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他跨坐在女人的身上,用两
只手托起胸部夹住了他的肉棒,扭动腰身在两团柔软之中舒服的抽插着,看着胸
部被他一次又一次撞出波浪,强烈的视觉刺激让他更加兴奋。
他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但这样的想法很快就淹没在快感之中……
「啊……」男人坐在女人的身上颤抖着,用力顶撞着那两团丰满俏挺的胸部,
舒服地将所有的欲望倾泻而出,黏稠的白色液体喷满了整张因为刚才高潮而红润
的美丽脸庞……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