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灵魂人偶】(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盲刃与艾薇
被命名为「众灵之母」的大陆,是所有人种、文明、知识和技术的起源地,
这个曾经美丽过的大陆曾经诞生过许多英雄史诗、神话故事,其中包括了最令人
耳熟能详的「盲刃传奇」的故事背景也是在这里。
如果你有仔细注意就会发现我用了「曾经」这个词……没有错,所谓的美丽
和传奇故事都只是曾经,就让我来说说这个大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骑士王国历五百一十二年,这个国家因发明了魔导动力装置而彻底改变了人
类的历史,魔导动力厂将原本应该只有少数人能掌握的魔力输送到人民的房屋内,
平民因此能够轻易掌握基础的咒语学术,同时也有各种现代机械和载具的前身被
发明,短短一百年的时间众灵之母大陆超越了伊古菲莽文明达到史无前例的辉煌。
一个小国拥有这样先进的技术引来了大国的觊觎,因此当时的几大国家要求
沼泽之塔骑士王国将技术公开以达到共同繁荣的目标,但当时的骑士王国之王却
拒绝了大国几乎可以被称为威胁的要求,因此大战一发不可收拾。
这场战争又被称为第二次大陆战争,只不过这次战争的源头并非万云帝国,
而是位於大陆南方海域的骑士王国。
骑士王国必须面对的敌人有:万云帝国、希尔商业联盟、北伊修诺比帝国、
南伊修诺比帝国。
即使是已经分裂的伊修诺比帝国,随便一个城镇也比骑士王国的国土还大,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国家,因为掌握了魔导动力技术而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武装,
被命名为「国土守护者」兵器被投入到战场。
南、北伊修诺比帝国最精锐的骑士之师,必须面对的是背着两座哨塔和投石
机的钢铁巨人,当那二十米高的巨身影和火红色的目光出现在战场上时,军人们
便失去了冲锋的勇气,任何的城墙在它的面前都和纸糊的没两样。
第二次大陆战争和第一次很不一样,几大国家联手对付一个小国,学者一个
月内将结束战争的猜想并没有实现,让人跌破眼镜的是……
当他们好不容易击毁了一个「国土守护者」,在这个失去战力的钢铁巨人的
后方却是已经沦陷的五、六个城镇。
反观几大国家的战况……可谓兵败如山倒。
骑士王国历五百一十三年一月,这也是战争开始之后的第五个月,几大国家
纷纷表示无条件投降,然而骑士王国的国王却崭露出他的野心,他可以善待战俘
却不接受任何国家投降,於是骑士王国的脚步踏便了大陆的每一个角落直到再也
没有对手为止。
国王艾温特将魔导动力技术引导入每一个城镇,在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兴建魔
导动力厂,不过短短一百年的时间让人类的生活彻底改变。
不过快速的文明发展却也带来严重的后果,魔导动力厂不断排出的废烟当中
含有大量的魔晶粒子,这些粒子随着降雨被带回到大陆上,它导致了生物的病变
彻底改变了生态规则。
对於这样的生态变迁人类束手无策,越来越多人因为突变的生物、农作物而
丧命,甚至有人因为吃了突变的农作物而突变,因此骑士王国决定执行还未完善
的移民政策,放弃了国土「众灵之母」往海外寻找新的家园。
在魔导动力技术改良以前,他们只能选择将动力废料运往「旧家」丢弃。
骑士王国历六百一十五年四月……
一个飘浮在高空的巨大风扇正在高速转动,风扇的正下方吊着一艘雪白色的
船艇,早已经打开护盾的船艇可以轻松抵禦来自天空的魔晶雨,甲板上有许多人
正欢快的聊天,不然就是欣赏着大陆那辽阔的土地。
「现在位於我们正下方的,就是古万云帝国的首都邱贝利斯,曾经这里因为
……」
导游非常敬业的在介绍着这些只可远观的景点的历史,在他们越过整个众灵
之母大陆的上空前,他会不断履行自己的职责……非常的辛苦。
不过有个年轻人对这一切不感兴趣,他之所以会搭上这艘飞艇,纯粹只是因
为她凭着自己的才能得以到「北方希望岛」的魔导动力帝国第一研究所工作,从
让人瞧不起的孤儿院出身,好不容易进入动力厂工作却被排挤,他不愿意向命运
低头直到才能倍受肯定而升阶……
原本他以为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事情能难得倒他,直到他搭上飞艇之后发现自
己会晕船,几个小时前他吐得昏天暗地直到刚刚才好一些。
「克林姆先生,身体好多了吗?」一个甜美的声音传来,他抬起头发现是一
个个子娇小让人以为是孩子的可爱女生,不过她身上却穿着飞艇服务员的制服,
那丰润的红唇、圆润的脸蛋加上精緻的五官,这一瞬间克林姆还以为自己看到天
使。
「好……好可……」克林姆忽然意识到自己失态,红着脸咳了两声之后才接
过服务员手中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说:「谢谢你!我好多了。」
「那太好了!希望你能好好休息别太操劳了喔!」她甜美的笑容令人心醉,
克林姆一时之间已经忘了自己正在晕船的这个事实,直到她用优雅的步伐穿梭在
人群当中,为每一个人献上最专业的服务。
「艾薇……是吗?」不过是看过她的名牌一眼,克林姆就牢牢记住了这个名
字。
原本克林姆认为没胸、没屁股没大腿的根本称不上女人,直到这名为艾薇的
服务员让他砰然心动的那一刻……他非常想要多认识这个娇小美女,但在此之前
他几乎都忙着专精自己的专业,根本没有多少和异性相处的经验。
就在这个时候船长室发送广播,一个声音沙哑的男人咳了两声之后说:「喂?
这样应该有声音吧……喔喔!大家好这里是船长室,因为你们的船长在几秒钟前
脑袋被开了一个大洞,我已经请他老人家先下去休息,现在是由我的手下接手这
艘船的操控,很快你们应该就会看到他们。」
男人话说到这,就在人群骚动而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群穿着防护
服脸上戴着防毒面罩手中拿着动力弩的人从各个走道冲出,一名警卫才正要拔刀
便听到一声巨响,尖锐的弩箭便贯穿了他的胸膛,他从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之后
便摔出护栏从高空中坠落。
「噫啊――!」
在人们惊慌尖叫的时候,男人再次说:「如果你们乖乖配合的话,说不定这
艘船能够平安降落……好了!
差不多该说出我的目的了!对吧?嗯……在场有没有魔导动力工程师?
如果有的话麻烦站起来一下,谢谢!「
那些手持凶器的人渐渐逼近,恐惧的人们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起身,
男人笑道:「看样子大家都很害羞,没有关系……那就一个一个调查吧!不过,
没有工程师证的人就麻烦和我们的船长一样下去休息啰!」
「别、别过来!」一个穿着白西装的男人从怀里拔出小刀,在手持凶器的敌
人靠近的那一刻想要先发制人,但敌人却将手中的动力弩甩在他脸上,在满口鲜
血且牙齿被打飞的那一刻,弩箭便从他的胸口将他钉死在甲板上。
「糟、糟糕了……现在该怎么办才好!」这时克林姆已经吓坏了,蹲在地上
的他双脚正不断颤抖,他怎么也没料到竟然会遇到这种鸟事!
而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他就是这些恐怖份子要找的工程师!
这时他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一个又一个乘客因为身上没有工程师证而死,
他心里天人交战,直到有一个敌人拿起话筒问:「喂?老大!那些服务人员怎么
办?」
「喔喔!我都忘了还有服务人员,服务人员的话……男的就请他去『休息』,
女人就你们自己处理吧!」听见声音沙哑的男人这么说,每个敌人都发出了得意
又猥亵的笑声,问话的敌人将话筒放回去走向艾薇。
「你也听见了吧?想活命的话就好好服务,跟我来!」
艾薇被敌人粗爆的从地上拉起,她低着头让人看不清楚此时的表情。
而克林姆再也忍无可忍,他不知道何来的勇气从背包中拿出工程师证,站起
身来大声说道:「放过她们!你们要找的工程师就在这里,这样就足够了吧!」
艾薇猛然抬起头来,克林姆希望自己英雄式的表现能得到一点回报,然而艾
薇脸上的表情却和他想像的不一样,她的表情就像是之前在职场上看到的那些快
被工作量压死的前辈一样,有几分无奈、几分不耐和几分不爽。
看着克林姆的眼神只表明了一个讯息:「你是白癡吗?」
克林姆的表现成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一名最近的敌人将他踢倒在地,拿
起工程师证用放大镜确认真伪,而克林姆虽然被踹了一脚却已经感受不到疼痛,
因为他的双眼死死盯着艾薇所在的方向。
艾薇身旁的一名敌人身体不自然的向上弓起,一只看起来充满金属质感又像
人偶的手压碎防毒面具,摀住了他正不断冒血的嘴使之无法出声,一把冒着淡蓝
色魔导动力的长刀贯穿了敌人胸膛,很显然有某个东西或人站在敌人和艾薇后方!
「什么人?!」另一名敌人在死者软倒的那一刻,发现了这突如其来的异常
状况,手中的动力弩指向艾薇所在的方向,扣动扳机发射弩箭。
一个全身几乎都是金属构造,身高一米七且体型修长健美的男人,以极快的
速度拔腿奔驰迎向弩箭,克林姆看到这个男人第一时间联想到「国土守护者」系
列,但是这个兵器的体型却小到让人难以置信,而且眼睛也没有炙热的光芒。
他随手挥动长刀将弩箭坎成两段,这两段弩箭从艾薇的头部两侧飞过,当敌
人想要再次射击的那一刻,男人却忽然压低身体向上伸展了一脚,可怕的腿力踢
得敌人手中的动力弩脱手飞上天空,当他发出痛呼的那一刻长刀已经贯穿胸膛。
「那是什么东西?!」
「不管!毁了它!」甲板上仅剩的五名敌人快速射击,而这次男人却没有像
刚才一样欺身杀敌,他脚底不断冒出魔导动力像鬼魂一样在人前快速来回,不过
一个乎吸的时间便砍出大片刀光,任何接近人群或艾薇的弩箭都被砍成碎屑。
克林姆看得目瞪口呆,他知道那把长刀之所以能削铁如泥是因为魔导动力刀
刃的关系,但动作这么迅速的装甲兵器他根本就没有看过!
接住终於坠落的动力弩,男人右手挥刀左手射击……「碰碰碰碰碰」连续五
声,那五个恐怖份子几乎同一时间倒地不起,距离最近的克林姆这才注意到他们
头上都插着一支弩箭,吓得一屁股倒在地上。
「盲刃,保持警觉。」艾薇沉声命令,被称为盲刃的兵器则点点头表示明白,
他将长刀收回腰上的刀鞘当中,摆弄着手中的动力弩似乎在观察着什么,重複的
将弩匣拔出之后再装回去。
「没受伤吧?」等克林姆点点头之后艾薇才说:「很好!接下来跟在我后面,
如果你跟丢了我不能保证你会发生什么事。」
跟在艾薇的身后,望着那对艾薇唯命是从的兵器,他压下心中的恐惧有几分
好奇的说:「那个……你是政府的人吗?」
然而艾薇那锐利而冰冷的眼神却让克林姆心底发寒,回想起刚才她还是飞艇
服务人员时那甜美的笑容,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形象就完全不同了,他莫名其妙有
一种失恋的感觉,尤其当她简单说了句「不是」的时候。
「现在我们要去哪?」克林姆觉得事情很不对劲。
「想办法解救这艘船,以我的『盲刃』的能力,这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艾薇用大拇指指着后方的兵器,在进入船舱的舱门前停下脚步,她命令道:
「『盲刃』进行侦查,记住每一个敌人的位置。」
艾薇之所以不轻易进入,是因为甲板上发生这些事情敌人不可能不知道,但
就是这样的情况他们却没有任何反应,那么看不见的船内将会是最危险的地方。
「盲刃」将背靠在墙壁上,身体的各处都有些微动力涌出,这让克林姆第一
时间远离这个傢伙以免被这些动力给灼伤,他隐约感觉到似乎有看不见的东西从
这傢伙身边冲出,一个转折之后飞入了舱门内。
「喂、喂……你的『盲刃』动力外漏啊!没有问题吗?!」
「大惊小怪,那是正常现象。」对於克林姆的惊慌艾薇不以为意。
「这是正常现象吗?!」克林姆想要用自己的专业吐槽些什么,但却忽然有
一只手按在他肩膀上让他让位,拔出长刀的「盲刃」走到闸门前,一刀砍烂门轴
之后用那冒着光的脚底踹向闸门。
「轰」的一声闸门飞入船内发出了一连串翻箱倒柜且东西破碎,外加有人因
为被砸到而骨头碎裂或惨叫的声音,盲刃因为自己一脚干掉一堆敌人,左手握拳
显得有几分得意的模样,但艾薇却忽然踹了他两脚骂道:「太高调啦!白癡!」
「盲刃」则转过头来伸手摸了摸娇小艾薇的脑袋。
「别把我当小孩啊!喂!」艾薇越来越不爽了。
「真的没问题吗……」克林姆则越来越不安。
「盲刃」一马当先走了进去,一个玻璃瓶飞了过来砸在他脑袋上,酒液洒了
他一身而一点事都没有,敌人见状马上射箭,在狭小的走廊里没有办法挥刀,所
以他乾脆将「熄火」的长刀扔给两人,双手紧握住飞来的弩箭。
敌人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有人可以接住动力弩发射的箭,更可怕的是这个人还
将弩箭以更快的速度扔了回来,这弩箭贯穿了敌人的钢盔直接置人於死地。
原本「盲刃」正要前进却有一枚动力弹被扔了出来,「盲刃」抄起克林姆手
中的长刀用力一甩,将动力弹拍向隔壁厨房内发出一声爆响,这时船掌是再次发
送广播大声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艾薇望向身旁也同样望着她的「盲刃」,艾薇拿起话筒拨打船长室的号码,
她等对方接听之后说:「你们惹到的是一般的飞艇服务人员,还有路过的动力工
程师,以及……」
正前方的电梯打开露出了一挺动立连弩车,克林姆惨叫着躲入刚才被炸掉的
厨房里,「哒哒哒哒哒……」很快他就听见连弩车发出的咆哮声。
而「盲刃」脚下不断爆发出光芒,不过两步就越过了十几公尺的距离,手中
的长刀不断拍动将敌人射出的弩箭不断往天花板或地板,经过走廊路口时迅速两
刀将躲在转角的两名敌人斩首,接着冲入电梯一刀将连弩车和操 「以及,一个理论上应该死了几百年的『骑士』……有听过『盲刃传奇』吗?」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