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烈焰】(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穿越战区
严格来说牧李斯并不属於任何组织,而是直接听命於伊修诺比帝国的皇帝,
民间的人们对他的印象就是强者之列上的人物,同时还有他响亮的称号――神射
手,只有军方的高层以及各个重要大臣才真正了解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物。
有人说他是现任皇帝――艾德文斯克小时候的玩伴,也是一生之中最好的朋
友,才华洋溢的两个年轻人在成年之后,就各自走向了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艾德文斯克继承了父皇的遗志登基,而牧李斯则不断沉浸在武学修练之中十
几年,一次又一次的突破自身的极限,不断的向那看不见的终点迈进。也许是因
为牧李斯没有任何的势力背景,因此艾德文斯克非常信任他,一次又一次的特殊
任务被交到牧李斯的手上,几乎没有失败过。
这一次,牧李斯的任务是协助争夺并确保神器,很显然的他已经失败了,但
艾德文斯克并没有怪罪他,而是将这一切都追究在军官的无能,虽然指挥官死了
但他的部下都要受到连带的惩罚。
现在,牧李斯缓缓举起手中的弓箭,对准了透过魔导器看见的目标,魔导器
是一个类似眼罩的东西,戴上它的人左眼会无法看见色彩,但动物和植物以及非
生命却会用简单却又难以形容的三种颜色区分开来。
被拉满的长弓发出了紧绷的声音,但牧李斯的一举一动不显吃力,给人的感
觉就好像是在做跟吃饭没两样的事情,一面瞄准嘴里一面念着「排斥、空气、无
阻」的咒文,让它的效力附着在箭矢上。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他的动作坚定如铁,要不是他的坐骑是只「狂兽」的话,恐怕每个人都会认
为他是一个实力强悍的骑士。当他松手的瞬间,长弓强悍的张力将附魔的箭矢射
出,接下来他轻松地背起自己的长弓,像散步一样走下了山坡。
长相神似黑豹,却有着相当粗壮的脖子和前肢,「狂兽」乖巧地走到牧李斯
的身边让他一脚跨了上去,接着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一阵难听的嘶吼,背着主人转
身往目的地奔驰而去。
此时此刻,伊修诺比帝国边境第十二号要塞,太阳即将下山。
高大的投石机挥动旋臂将那燃烧的岩石给扔出,在半空中拖出一道乌黑的色
彩,狠狠砸在第十二号要塞的墙壁上,一次又一次的冲击震撼着整座边境要塞,
咒语防护盾被一次又一次的展开,同时也被投石机一次又一次无情地撕裂。
但这不代表咒语防护盾就没有它的作用,如果不是防护盾当作缓冲,原本被
敌方三座投石机集火的城墙应该早就崩溃了,绝对没办法撑这么久。
而要塞之外的平原上,伊修诺比的边境守备军以及南方遗迹之地的蛮族正在
廝杀,这些蛮族的菁英都是天生的狂暴战士,拥有强悍於一般骑士的爆发力和杀
伤力,但这也代表着他们的骑兵并不强悍,精锐部队成员的续战力也不如一般骑
士。
这时,蛮族一方的军队后方响起了独特的战鼓声,一个沙哑又苍老的声音随
着战鼓的波动被送到每个人的耳朵里,伊修诺比的边境守备军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感觉,但蛮族的战士却像吃错药一样杀红了眼,他们开始奋不顾身的冲向敌军,
疯狂地用手中的槌子、棒子、大刀击碎眼前的敌人。
不用一分钟的时间,伊修诺比边境守备军就溃败了,连盾兵手中的大盾都没
办法抵挡敌军的进攻,那些全身肌肉嘴里喊着什么的野蛮人,手里举着沉重的战
锤直接就把盾牌给击得支离破碎……
得知敌军部队中央有萨满坐镇,第十二号要塞的指挥官面如死灰,他知道自
己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阻止蛮族进攻了,这座已经屹立三十年不败的要塞,被
攻陷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边境守备军愈战愈疲惫,然而蛮族在有萨满坐镇的情况下,嚐到鲜血的他们
只会愈战愈兴奋,而狂暴战士续战力不足的问题也会因此被弥补掉。
萨满,这是当今世界上最神秘也是最强悍的咒语学术士,据说每个萨满手中
都掌握着神的时代所留下来的咒文,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拥有那么强悍的影响力,
一个萨满的存在就能直接决定一场战争的走向。
在萨满的面前,战争学的厚实教科书也会被击破一个大洞……
绝望了!彻底的绝望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响彻全场的鼓声以及那苍老的声音诡异地中断了,就
像是硬生生被人给掐断一样,原本正疯狂冲锋的蛮族战士忽然身体无力,状况好
一点的只是摔倒在地,而运气差的则是被自己人的脚步给碾死,或者是直接撞在
守备军的刀锋上。
无论敌我双方都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而蛮族的大酋长望着自己死伤惨
重的部队,错愕地望向移动祭祀台上的萨满,然而下一秒的画面却让他震惊了。
苍老的萨满高举着可以用来当作法杖,同时也可以当作鼓棒的法器,但双手
就像卡在半空中一样迟迟没有敲下去,原因非常简单……因为一支贯穿了他喉咙
的箭矢已经结束了他的生命。
他在祭祀台上站了整整半分钟之久,无论是酋长还是贴身保护的狂暴战士,
都只能在错愕和震惊之中,眼睁睁看着萨满从台上坠落。
「牧李斯……传说中的神射手……是他!」
大酋长这时才想起了这位伊修诺比最强的男人,也许是因为他从未插手过帝
国南部的征战,因此没有人会意料到他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天外飞来一箭……
局势仅仅顺间就逆转了!
原本当蛮族击破城墙之后,士气大增的蛮族应该就能一举攻下这座城池,但
现在少了萨满的支持,就算击破了城墙也不一定能有什么战果。
「牧――李――斯――!!」
远远的,就能听见蛮族酋长愤怒的咆哮,这个熟悉的名字让带头摸黑潜行的
蕾洛娜皱起了眉头,这时她才终於明白为什么萨满的战鼓声会莫名其妙消失,不
久之前她也曾差点死在牧李斯的手中,她比在场任何人都还要了解那八百多公尺
外飞来的那一箭有多么可怕……
「蕾洛娜小姐……呜……」齐碧琳丝跟在蕾洛娜的背后匍匐前进,她正害怕
的四肢发抖,甚至不太敢去注意周围的状况,她种在手脚的植物叶片像含羞草一
样紧紧贴在皮肤上,让人更直接的感受到她的情绪。
对於自己的决定并没有后悔过,但对於这种残酷的现实她仍然感到害怕,无
论是涅瓦洛还是蕾洛娜都认为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孩。
伸手抓起那又髒又臭的断臂,涅瓦洛望着在自己前方无时无刻都感到害怕的
齐碧琳丝,忽然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他发现自己好像太过於冷静了,无论
是屠狼的时候、见到蕾洛娜杀人的时候、甚至是现在这人的屍块躺在他的面前,
他的心跳确实加速了而呼吸也变得沉重,但表现却一点也不像正常人。
最初遇到的那几头狼确实让他吓得不轻,但接下来一连串的战斗就已经远超
过了他自己的意料之外,神奇的是在那之后好一阵子他都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
现在想想,蕾洛娜中招的时候,他也能准确的分辨出那支箭矢的付魔为「精
神、封锁、沉眠:时限」。
他一面匍匐前进,一面思考着这类複杂的问题,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存在非
常怪异,尤其是当他回想起梦境之中,那片漆黑的烈焰时……
「跟紧……别发出任何声音,有事情待会再说。」
蕾洛娜从岩石堆中探出头去,确认没问题之后她马上翻身而起,顺手放倒了
一名蛮族哨兵之后招手要他们跟上,这次蕾洛娜并没有杀人,也许是因为感受不
到对方对他们的敌意吧……涅瓦洛是这么想。
但事实却不是这样,蛮族战士对血腥味特别敏感,虽然这里离战场很近但毕
竟位在上风处,也没爆发过什么冲突,如果就这样顺手杀了个人释放出血腥味,
那他们就会很容易被蛮族发现。
想要安全通过这一带,就最好别杀人。
其实蕾洛娜有考虑过要不要等这场战争结束在动身,但一来她不确定涅瓦洛
稳定的状况能维持多久,这场战争一打最快半个月最长半年都有可能,二来有一
个名叫牧李斯的怪物正在追赶他们,她可不敢耽误行程。
牧李斯绝对不是为了干预战争而来,那恐怖的一箭不过就是顺手而已,他真
正的目标肯定是尾随在队伍最后方的涅瓦洛……
而且涅瓦洛不久之前才被村子里的人认出来,到达边境城镇的时后还被卫兵
追赶,很显然伊修诺比帝国已经对他们发佈了通缉令,既然这样当然不可能大摇
大摆从要塞附近经过,唯一能「绕路」通过的恐怕就只有这个战场了。
远远的……巨大的投石机发出了与那体积相应的巨大声响,又一颗燃烧着的
石块被用力扔了出去,就像一颗愤怒的流星冲向对面的城墙,这时城墙已经有了
崩塌的迹象。
「蛮族什么时候拥有能建造这种投石机的技术……」
就算不是蕾洛娜这样的人也能一眼看出这投石机的不寻常之处,从那明显比
一般投石机还要巨大的体积就能感受得到,这种投石机被称为巨型投石机同时又
有人称之为矮人投石机,很简单的原因,因为它肯定是矮人发明的。
这种投石机拥有走路的能力……没错,只要有人操控它就拥有走路的能力,
像蜘蛛一样的八条腿会随着操 它比起一般的投石机还要节省人力,还拥有相当可观的破坏力、射程,缺点
是太过笨重而且组装也不快、维修困难,但光是运输简单而且破坏力强大这两点,
就足够决定它的战略地位,这绝对是主力部队在攻城时不可或缺的战争兵器。
面对这种兵器,而且一口气就是三座,也难怪边境守备军会被压着打。
这三个突兀的大傢伙,就算蕾洛娜不想在意都不行,她完全不认为蛮族有建
造这种东西的能力,就算是伊修诺比帝国也不过十多座而已,而且还都分散在各
个重要的军营、要塞,但这里一口气就出现了三座……
没时间多想,通过广阔区域的时候,蕾洛娜还是选择匍匐前进,这样虽然会
弄得一身髒但也不容易被人发现,晚上除了站哨的卫兵和突袭部队之外,应该是
不会有什么人发现他们。
躲躲藏藏好几天,涅瓦洛已经感到有些疲惫,虽然齐碧琳丝的大屁股一直在
他的眼前晃来晃去,但此刻的他已经提不起劲去欣赏了。
「嘘!」
前方的蕾洛娜停了下来,对着后方的两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躲向一旁。
只见几个全身被包裹在黑色紧身衣之中,早已经融入夜色的边境守备军成员,
用迅速且敏捷的动作摸入投石机所在的树林之中,只见几个正在站哨的蛮族战士
不知不觉中就被抹杀了。
他们肯定是来拆投石机的特殊部队,以他们的潜行能力和所能揹负的火药,
应该只能拆掉一座投石机,那肯定就是距离最近的这作……
蕾洛娜很轻易的就断定了他们的任务目标,并且马上推测出其他的突袭队伍
大概会在什么位置,她必须尽可能避免与这些人发生冲突。
现在的问题就是,她不是自己一个人行动,她的背后还带着一个农家女孩和
一个神器男孩,而且这两人理所当然对潜行都没有太深刻的概念……
齐碧琳丝的存在是必要的,她需要一个人帮她恢复体力,而且这个人一定要
是女性,很简单的原因……那一晚之后她的下体还在酸麻着,但奇怪的是之前帮
魔法阵补充魔力的时候,产生的副作用(催情)也没有让她昏倒过,这一次却出
乎意料的严重。
而涅瓦洛就不用说了,他是最重要的任务目标,她必须把他带回本部,想办
法取出深植在涅瓦洛灵魂之中的神器。
就算办不到至少也要把这个男人体内的神器封印,毕竟这是她有生以来见识
过最恐怖的东西……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被那黑色的东西碰到之后,是什么样的一种下场……
几乎快天亮的时候他们才真正穿越了整个战场,然而背后的战争仍然持续着,
涅瓦洛不知道自己何来的体力继续走下去,他只知道眼前的世界已经开始不受控
制的摇晃起来。
世界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这纯粹是因为他太过疲惫了。
查觉到涅瓦洛摇摇晃晃的快要倒下,齐碧琳丝吓得赶紧将小手贴在涅瓦洛的
胸膛,嘴里念念有词很显然正在施展某种咒文,很快涅瓦洛就感受到一股暖流从
胸膛扩散开来,他的精神也因此清晰了许多。
但这么一来最疲惫的就是齐碧琳丝了,她已经施放了五次恢复咒文,其中一
次施放在蕾洛娜身上,而另外四次则是施放在涅瓦洛身上。
「蕾洛娜……我们休息一下如何?」涅瓦洛深知这一点,握住齐碧琳丝的手
腕中断了她的恢复咒文,扶着她疲惫不堪的身体,望向正在前方探查状况的身影。
「好吧!在这里休息十分钟。」
「太好了……」知道能够休息了,齐碧琳丝露出开心的笑容之后,就躺在涅
瓦洛的怀里沉沉地睡着了,后者只好找了一棵强壮的树干让她靠着休息,而自己
也学着蕾洛娜站在附近查看周围的状况。
「前方就是伊古菲莽遗迹沙漠,今天得多蒐集点物资才行。」
蕾洛娜拍了拍涅瓦洛的肩膀让他望向远处的那一片金黄,那就是她所说的沙
漠,但后者的视线几乎都是放在蕾洛娜将手举起时,几乎快要从装备中跳出的丰
满乳房。
涅瓦洛这辈子还没看过所谓的沙漠,但从遗迹和沙漠这两个单字,还有蕾洛
娜所说的话,他就知道等待着他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