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2)(3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二:平步青云~第30章:双双突破
谢翩跹出关的第一件事就是想见到夏清,但她知道的第一件事却是夏清家里
出了变故,他的父亲忽然离世了。
这件事把她本来闭关炼成的那几枚极品『紫灵丹』,所带来的喜悦一扫而空。
她的内心深感歉然,夏清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自己居然没能在他的身边陪
着他。
早知如此,自己当初闭关炼那劳什子的丹药干嘛,还不如陪在爱郎的身边。
她立即来到了夏清的小院儿,但是却没见到夏清的人,他人不在。
院子里和屋子里都空空如也。
谢翩跹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他去哪了?为何我想见他的时候,却找不到
他的人?她的心里开始有点儿慌乱了,自从她筑基之后,还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状
态。
她这是关心则乱,她也不想想,夏清是个大活人,离开自己的小院出去走走
那还不是很正常的事。
处於热恋中的女人都是这样,有时一点小事儿,都会让自己慌了手脚,看来
哪怕是结丹期的修士也不例外。
※※※※※※
其实夏清只是到前院找罗敬和罗秀去了,他想了想他娘唐瑜儿在罗家庄忽然
失踪的事还是有些不妥,要是外务堂的弟子去他们两家送贴补,回头要是听他们
的家人念叨起他娘唐瑜儿已不在罗家庄居住了,这二人要是知道了,到时候问他
该怎么解释?夏清想了想决定还是主动去找他们,就跟他们说他娘一个孤身女人
住在罗家庄日子久了不方便,正好在永安州还有个本家亲戚,於是被他送过去投
奔亲戚了。
反正唐瑜儿平时在罗家庄也很少抛头露面,这二人可能连她的面都没见过,
就算以前远远地见过一次半次的,时间久了估计也早都记不清她的样貌了。
罗敬和罗秀对此倒没在意,知道他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都在不住地安慰
他,看到夏清的精神并没他们之前想的那么糟糕,这二人也就放下心来。
后来看夏清已经到了练气后期,三人就又聊起了有关修炼方面的一些事情。
※※※※※※
谢翩跹在小院中闭目站了半晌儿,心里想:「小冤家啊,你去哪儿了,总不
能让我这个当长老的,在门派内的空中四处飞遁找你吧?」
她正在胡思乱想,院门忽然打开了,夏清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一看见谢翩跹,先是一愣,接着露出了春风般的笑容,高兴地叫了声:
「谢儿……」
话音未落,谢翩跹就带着一阵儿香风,扑到了他的怀里……
在夏清的小屋内,他抱着谢翩跹坐在床上,两人一边儿亲吻,一边儿诉说着
这一个多月没见的相思之苦。
谢翩跹一只手搂着夏清的腰,躺在他的怀里。
她还是很担心夏清的心情,於是说:「少主,你要是心情不好,这次万药谷
就别去了,我也不去了,让林长老或向长老他们中的一个带队去就是了。奴家陪
少主出去转转,四处散散心,你看好吗?」
夏清听了一笑,说道:「没事的,我对此事已完全看开了,仙凡殊途,早晚
有分别的那一天,我要是连这种事都始终放不下,将来还追求什么长生大道?」
谢翩跹听了心中一宽,眼波荡漾的看着夏清说:「少主如果执意要进万药谷,
那最好在出发之前将修为提升至练气大圆满。」
说完,她的俏脸已开始微微的发红。
「提升?怎么提升?」
夏清说着,手伸进了她的怀里。
谢翩跹呻吟了一声,知道这是夏清故意在拿她调笑,於是娇声说:「一会儿
少主去我的『火凤香鸾殿』里,在奴家的香榻之上,少主把奴家给收了,奴家用
元阴来助你提升。」
「火凤香鸾殿。」
夏清在心中想着,知道那是谢翩跹的寝宫,也是青云派的三大禁地之一,另
外两处禁地一是本派的地下秘库,还有就是掌门商无量闭关用的青云洞。
这三处地方,『火凤香鸾殿』除了谢翩跹她自己之外,青云派的任何人都无
法进入,包括她手下的那些女弟子们。
地下秘库和青云洞据说也只有商无量本人才能打开。
夏清沉吟了一下接着又说:「谢儿,我刚提升至练气后期,境界也才巩固不
久,而且以我现在的战力,即使遇到了练气大圆满的修士,也不至於落败,如果
紧接着就又提升至练气大圆满,这么快的提升,会不会有些不妥,影响将来的修
行?」
他心中有些担心,怕基础打得不牢固,只顾提升境界,修为和心境要是跟不
上的话,会对将来产生不利的影响。
「放心吧少主,一切都在奴家的考虑之中。奴家知道少主现在的战力不弱,
但人家还是不放心。这次少主进到那万药谷内,据说谷内灵气比外面充沛十倍,
而且灵气中都含有淡淡的药力,有助於提高修为。那万药谷内也只有一些灵药是
外面所没有的,进去之前奴家给少主一份玉简,将这十几种灵药的分佈位置都给
少主,少主在这些地方採完灵药之后,就哪也不要再去了,找个灵气充沛而又安
静的地方打坐,到时间出来就是了。在那里打坐修行,一日要比的上在外面一个
月的修行。」
她一边儿说着,一边儿已被夏清给揉捏的娇喘嘘嘘,吐气如兰。
「哦,对了谢儿,还有一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
夏清接着将柳曼云的事跟她详细都说了。
「呵呵……」
谢翩跹听了后一阵儿娇笑,「这小妮子倒没白费我多年的调教,挺有眼力的,
既然她主动送上门,那回头少主就把她给收了吧,明天我就宣佈收她为义女,以
后我们娘俩儿可以一起侍候少主。我这个乾女儿,看来也是个小骚货。」
谢翩跹说完,躺在夏清的怀里已笑得花枝乱颤。
「骚?我想先看看曼云她娘有多骚。」
夏清说着,手松开了那只硕乳,开始向下滑去。
谢翩跹急忙抓住了他的手,颤声说:「少主不能再玩了,奴家已经忍受不住
了。」
说完,她急忙从储物镯里拿出了一块红玉雕琢的玉牌,接着说:「这是进入
奴家寝宫禁制的玉牌,我现在回去等着少主,少主快来就是,奴家已经受不了了。」
说完,下床快速的把裙衫整理好,然后在夏清唇上亲了一口,又抛了一个媚
眼,满脸娇羞的飞遁而走。
※※※※※※
『火凤香鸾殿』就在丹凝殿的后面,二者之间相隔着一大片的竹林。
本来通过丹凝殿,再穿过竹林就可以直接到达,但夏清不想让谢翩跹的弟子
们看到自己去她的寝宫,就从外面绕过了丹凝殿,才穿过竹林来到了『火凤香鸾
殿』前。
宫殿的四周环绕着一圈粉红色的薄薄雾气,雾气中有一股淡淡的甜香味,让
人一闻之下,就觉得浑身有种暖洋洋的感觉。
夏清手拿玉牌,直接穿过了那圈粉红香雾。
他站在朱红色殿门前,将玉牌举到了殿门上左边辅首的双眼之间,只见辅首
的双眼里面红光一闪即没,殿门无声的打了开来。
他将玉牌收起,走进了殿内,殿门随即又自动关上。
夏清被眼前所看到的奢华景象给惊呆了,在他站的位置左右手两边几丈远的
地方,是两间会客的厅房。
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长方形温泉池,有十几丈的长,池子里面温泉
缓缓流淌,雾气蒸腾。
池子的两边各有十几根白玉的柱子,粗大的估计要用两人合抱,柱子旁是两
条过道,过道的旁边是一间间的房屋密室,两边各有十间左右,池塘的尽头是一
个高大的白玉门,门上有两只相对欲飞的红色凤凰。
夏清脚下和整个池子铺的都是淡黄色的巨石,巨石自身散发着淡淡的热气,
使整个宫殿里温暖如春。
是『玉春石』!他一眼就认出来了,他曾经跟林长老学过炼器,对天下的各
种各样的材料基本上都瞭如指掌,此石即使赤足站在上面,脚底也是感觉暖暖的,
没有丝毫冰凉的感觉。
他站在那看了一会儿,深吸了一口气,按捺住心中的震惊。
然后脱下靴袜,赤足举步向最里面那间有着红色凤凰的大门走去。
他来到了门前,手里的玉牌冲着那两只凤凰一举,大门就慢慢地自动向两边
打开了。
夏清进屋后刚站定,身后的大门又自动合上,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屋内除了中央有一张粉色的大床外,别的什么都没有,床四周的地上,到处
都铺满了厚厚的黄色兽皮做的毯子,四面的白玉墙上还镶嵌了几面巨大的铜镜。
此时床的四周帷帐低垂,看不清床上的情景。
他缓缓地脱去了身上的衣衫,来到了床边,撩开帷帐就看见谢翩跹正躺在粉
色的锦被中,她一看到夏清已脱得一丝不挂,再看到他胯下那已经硬挺的紫色巨
棒,羞得一声低呼,将俏脸朝下趴在了枕上。
夏清上床后轻轻掀开了锦被,只见锦被下的谢翩跹身上只穿了一件淡紫色的
轻纱亵衣,丰满雪白的娇躯在亵衣下若隐若现,无比诱人。
他进了被窝后就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低头吻住了她的樱唇,另一只手将她
的亵衣轻轻的脱去,片刻间就寸缕无存……
※※※※※※
谢翩跹没有想到她的第一次竟会如此的美妙,她原来想像的痛楚根本就没让
她有任何的感受。
她本来还在顾虑夏清也是第一次,可能没有经验,不知是否需要自己的引导,
但想想自己也是处子之身,还是个女儿家,怎能去教自己的伴侣做这种羞人的事
儿?就算夏清年纪比她小,她也害羞的做不出来,但其实她的想法显然是多余的。
在夏清那一双手无处不到的抚摸下,她不一会儿就春情氾滥,娇呼不绝,之
后她索性蹬开了被子,两腿大张,妙处毕露,任他狎玩。
夏清那一双修长的手,在她肥嫩的妙处外面不停的抚弄,玩的她高声大呼少
主不绝。
最后在她最渴望的时候进入了她的身体,夏清并不像一般青年那么的莽撞,
尽管她下面已是骚液如流,润滑无比,他还是缓缓的进入,在她刚一觉得被破身
的那一瞬间,一声低叫才一发出,夏清就立刻停止了动作,抱着她不停地亲吻她
的脸庞、额头、眼睛和脖子……
等她那一下疼的感觉过后,夏清开始了缓慢的抽送,不一会儿,就让她尝到
了那销魂的滋味,后来在她的浪叫之下,夏清的动作也越来越快,直到把她送上
了巅峰。
在她发出一声大叫的那一瞬间,她骚孔最深处花心的门户大开,阴精控制不
住的喷涌而出!不待她的提醒,夏清就开始尽情地吸采。
然后和她嘴对嘴,将那精纯的至阳之气反哺给她。
她贪婪的吸纳着,将那至阳之气一口口的导入丹田,跟自己体内的纯阴之气
混合,滋养着自己的金丹,并开始在体内进行小周天循环。
同时不顾骚孔内花心的律动,让阴精尽情的喷泄,夏清也吸采的不亦乐乎。
就在这时,她感到丹田内的金丹开始快速的旋转,将她导入丹田内的纯阳之
气尽情吸收,并开始慢慢地变大。
正在她惊喜的感觉着金丹的变化之时,夏清将她抱了起来,然后盘膝而坐,
玉棒仍紧紧的插在她的骚孔内,让她将两腿盘在了他的腰间。
她感觉到夏清就要运转『玉阳诀』准备突破,於是连忙从手镯内招出一个小
玉瓶,倒出了一粒丹药,然后嘴儿对嘴儿的喂给了他。
随后又拿出了一个小玉瓶,倒出了一粒丹药给自己也服用了。
两人就这么抱着坐在床上,姿势无比的亲密。
时间一点儿一点儿的过去了,不知过了几个时辰,两人同时睁开了双眼看着
对方,脸上都尽是喜悦,呼吸时散发着阵阵的清香,双眼都神光充足,特别是夏
清,那瞳孔外围的一圈紫色更是变得颜色更加的深了。
连夏清自己都没想到他和谢翩然竟然双双突破,他已是练气期大圆满,而谢
翩跹已突破至结丹中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