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歪传之绿林青松】(篇二:雨落情尘)(番外)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番外二:碧玉染浊色
笔者话:与上一章番外一样,改编自文中的一小段剧情。
笔者又话:番外不算正文,不过是满足下一些人的特别喜好。
番外正文:碧玉染浊色「你们太坏了,就只会欺负我这个女流之辈。」安碧
如抱着肩退到一棵树下,背靠着大树。「我要是脱了,你们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
情来。」
「我们奉命行事,要把你完好无损的带回去见教主,所以我们绝不会动你的。」
领头的也附和到。
「真的?你们不要骗人家,姐姐我最不喜欢被骗了。」安碧如看着慢慢围拢
过来的几个人,脸上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样子。
「不骗你。」拿剑走在离安碧如最近的地方,但还是有三四步的距离,他认
为这个距离不论发生什么,自己都可以全身而退。
「姐姐不喜欢别人骗我,是因为……」安碧如咬嘴嘴唇,看着三个想要生吞
了自己的男人。「是因为,姐姐我最会骗人。」
安碧如说完手指一动,原本落在地上的银针竟飞了起来,划着优美的弧线朝
一左一右两人飞去,使棍的在右拿剑的在左,中间站着的是拿钢鞭的男人。
拿钢鞭的一直注意着安碧如,看到她手指在动,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暗器,直
接翻身向前一滚,站起来时离安碧如还有两三步的距离,余光看到使剑的章严正
挥剑将一根银针打落,自己知道这时候必须拼尽全力。
章严这里将飞来的一跟银针打落,感觉剑刃似乎划到了什么,但是又看不清,
索性舞了个剑花,在面前随意的扫了一下,不想真的缠住了什么东西。用力向怀
里一带,明显的看到正在与老大亚布缠斗的安碧如的手一歪。
这边章严、亚布与安碧如打在一处,那边使棍的昆索不知怎的已经倒在了地
上。章、亚两个人心中有些着急,毕竟三人一起多年,手上的动作就不那么利落。
安碧如被几队人马追了几天几夜,一个安稳觉都没有睡过,人已经很累了,
不然也不会出此下策,这三人是自己知道的几队人马中最后一组了,其他的都已
经被自己收拾了,然而这三人实在难缠的紧。
这次提前放倒了一个,自己的胜算骤然提升不少,心中也有些着急,急於求
胜。加之被追的也有些烦躁了,所以手上的动作也不如以往,体力上的欠缺,造
成三个人你来我往的,谁也奈何不了谁。
银针不在,短剑也仍在不远处的地上了,赤手空拳的安碧如,实在是没办法
去接招亚布打过来的八棱钢鞭,而用剑的男人一直在旁边掠阵,自己实在不敢硬
沖. 亚布也发现了安碧如的窘境,他天生神力,自比常人强壮许多,这时候生死
攸关马上就沉稳下来,只用右手在前面虚晃着,左手不时配合着逼迫着安碧如左
闪右躲。
一个不留神,安碧如差点又被用剑的章严划了一剑,生气到「你们欺负姐姐,
伤了我不怕回去交不了差?」
「你若束手就擒,我们也不会为难你。」亚布一个上撩,钢鞭堪堪滑过安碧
如高耸的乳峰。
「淫贼。」安碧如咬牙骂道,身子一矮向后滚去,捡起一块石头径直打向亚
布。
亚布本欲向前追去,忽然看到一团事物自安碧如手中飞向自己,心中一惊,
急忙举臂挥鞭去挡。可惜安碧如体力已近极限,石头准度够了,力度却差的太多,
打在亚布的鞭棱上,远远的弹开。亚布清晰的感觉到钢鞭传递过来的力度,暗道
要不是几队人马耗尽了她的体力,这一下自己未必能防住,即便防住怕也会被狠
狠地震一下。
安碧如得以空隙,再一翻身与两人有三五步的距离,起身就跑胸前的美肉一
颤一颤的,此时却成了累赘。
亚布大步向前,却不是去追。这里恰好是一块空地,安碧如想要逃入林中还
需十步左右,亚布左手右手向前其挥,竟将手里的双鞭一起掷出,这是他的绝学,
也算是他的杀手锏。
沉重的钢鞭竟从不同角度飞向安碧如,安碧如听到风声,预判着飞来的暗器
打向的地方,往另一边一闪,回头的一瞬间惊觉的发现,打过来的竟然是男人手
中的钢鞭,速度一般但这东西太过沉重,一旦被打中轻则伤筋断骨,重则一命呜
呼。
安碧如此时正是力道已尽,躲过了一把钢鞭,另一把眼看就要打中自己的胸
肋之间。用力的甩着手臂借力继续转动身体,而钢鞭正好打在她的背上。安碧如
本想接着这股力道,直接冲出去,但钢鞭实在是过於刚猛沉厚,打在背上的一瞬
间安碧如感觉胸腔里的空气都被挤压了出去。
后心受力,一口气没换过来,安碧如竟昏了过去,重重地摔在地上。后面章
严已经赶了过来,用剑抵在安碧如的后心,亚布随后也赶了过来,俯身下来将安
碧如的穴道封住。
「把她绑上,以防万一。」亚布把安碧如翻过来,看到她已经昏了过去,还
是不放心的吩咐章严将她手脚绑住。
章严从怀里拿出一段绳子,将安碧如双腿绑好。正准备绑她的双手对亚布说
道「大哥你去看看二哥吧,看看他怎么样了?」
「把他都给忘了。」亚布捡起地上的钢鞭,也不去捡另一根,大步向昆索跑
去。
这边章严将安碧如的双手缚紧,挪了一下她的身子,想把她拽过去,没想到
安碧如醒了过来。
安碧如毕竟武功底子不弱,刚才也是多种因素参杂一起,才致使她昏厥过去。
章严挪动她的时候,正好后背被打的地方在地上硌了一下,一阵刺痛,安碧如就
醒了过来。
「你……你放开我。」安碧如忍着痛扭动着身子做着无谓的挣扎,胸襟处的
破口被撑开,一抹娇艳在里面一闪而过,章严很好奇的打量着,并不知道她里面
穿的是什么。
「放开你?行啊!一会儿让哥几个好好舒服舒服就放了你。」章严一把抓住
安碧如的嘴,将一块布帕塞了进去,然后用布条缠好,防止她把布帕吐出。「这
么堵上少了个洞,我兄弟三人也不够分啊。」
安碧如恶狠狠地瞪着男人,自己的处境她再清楚不过了,心里盘算着如何脱
身。
「臭婊子。」章严刚要伸手过去,扯开安碧如的衣襟,身后大哥亚布就走了
过来,嘴里还骂着。「贱人你给我三弟下的什么毒?」
「大哥,我怕她咬舌把她嘴堵上了。」章严看着怒气沖沖走过来的亚布。
「二哥怎么了?」
「不知道中了什么毒,疼的直打滚。」亚布走过来蹲在安碧如身边。「不能
说话也好,我自己翻。」
话音未落,一把将安碧如的衣襟撕开,丝绸棉布在男人的力量下就似枯叶乾
草一般,一瞬间雪白的酮体就裸露在空气中,安碧如丰满的双峰包裹在乳罩之中,
两个男人看着都是一愣,他们哪里见过这东西,倍感新奇。
在玫红色胸罩的映衬下,安碧如的身子更显雪白。「这是什么?」亚布好奇
的扯开一边的乳罩,一粒黄豆大小的乳尖映入眼帘,不大的乳晕却是粉嫩嫩的颜
色。
「没见过。」章严将安碧如的双手按在她的头顶,激烈扭动的身子被两个男
人控制住。
「有意思。翻翻看,她身上一定有解药。」两个男人在安碧如的身上翻找着,
自然少不了占些便宜。
「唔……唔……」安碧如晃动着身子,想要躲开男人的手,可都是徒劳的。
「是这个吗?」章严在被亚布撕碎的衣衫中找到了一个小瓷瓶,上面是一朵
白莲的图案。
「青莲索命,白莲还魂。这应该就是解药。」亚布拿着解药去给昆索解毒去
了。
「你就彆扭了。」章严一把擒住一颗圆润丰满的乳峰,这边乳罩刚刚被亚布
翻找的时候撤了下去。高耸的乳房绵软中却不失弹性,章严用力的攥紧乳肉,安
碧如皱着眉瞪着男人。「一会儿有你发骚、发浪的时候。」
「唔……唔……」
「这就是白莲圣母啊!这么嫩的奶子,不给男人玩玩多可惜。」章严用指甲
在安碧如粉嫩的乳晕上打着转,安碧如闭着眼,每当男人指甲滑过乳头下面时,
她的身子都不由的微微颤着。
「舒服吧!」章严看着她肉紧的样子,胯下的肉棒已经微微勃起了。
「三弟,怎么都玩上了?」说话的是受伤的昆索,在亚布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二哥。」章严起身过来去扶他。
「没事。」昆索摆了摆手。「一会儿你跟大哥好好拿她给我出出气。」
「解药不对?」章严走过去,踩住安碧如脚上的绳子,刚刚趁几人不注意,
她竟然翻过身来,向前爬了几步。
「挺厉害啊!」亚布看着春光四泄的安碧如,蹲下身在她肥美的臀峰上打了
一巴掌。「这一会儿功夫你就找机会要跑?」
「唔……」安碧如回头瞪着男人,疼倒是不疼,更多的是屈辱。
「来,让我帮圣母翻过来,不然擦破了圣母的玉峰,我们可担待不起。」亚
布嘴上说着,手却轻佻的揉着安碧如的屁股,手指不断的向股心中探去,安碧如
夹着两瓣臀峰企图阻止男人的动作。「嗯嗯,你一会儿就这么夹,保证能爽死我。」
听了男人的话,安碧如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放松还是继续夹紧。
这边亚布调戏着安碧如,那边章严正照看着昆索。「解药没有问题,就是这
婊子的毒太霸道,身上剧痛无力,可又喊不出来。」
「三哥你先歇着,一会儿缓过劲儿来也来尝尝圣女是什么滋味。」章严扶着
他坐在一棵树下。
「知道你性急,不用管我,抓住了还能让她跑了?今天玩不上,明天我还能
饶了她?」昆索兴緻满满的看着亚布将安碧如的裤子全部褪到脚踝处。
「嘿嘿。」章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着安碧如雪腻的股峰,肉颤颤的样子,
一根淫棍涨的更厉害了。「那我先过去了。」
「唔……唔……唔……」安碧如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又被点了穴道,一身
武功不能施展,片刻就被剥成一只白羊,身上只剩下一只胸罩,但也只遮住了一
边的乳峰。
「这又是什么?」章严在安碧如褪下的裤子里看到一件玫红色的裤头,有点
像三角形,很精緻. 「不知道。」亚布点点头。「你给她穿上,看看是什么东西。」
亚布轻巧的提着安碧如的双腿,章严手脚麻利的将内裤给她穿了回去。「大
哥,这娘们真骚啊!这东西都能穿出来。」
他们哪里见过这东西,好奇的摸来摸去。「不知道这是她自己做的还是买来
的。回去给瑶瑶那小妖精做一套……」亚布说完看着章严淫笑着。
「大哥……」章严看着安碧如搓着手。
「瞧你那猴急的样子。」亚布拍了他一把,站起身来在一旁看着。
安碧如听着男人的话,当然明白他要干什么,抬起腿蹬着地,想要逃离男人,
可又怎能如愿呢?「唔唔唔唔……」
也不知道安碧如再说什么,章严三两下脱光自己,将安碧如抱起放在自己的
衣服上,随后一下子扑在安碧如丰润的身子上。将她的双手压在她的头上,将沾
在她乳房上的几片杂草扫去,低头张嘴就将一颗樱桃含住。
「唔……」安碧如痛苦的闭上眼睛,知道这时自己再如何挣扎也是白费,索
性任由他无所欲为,自己暗中积攒着力气。
如果说宁雨昔浑身线条流畅,肌肤紧緻嫩滑,那安碧如玲珑有致的身子更多
的是一股成熟女人的柔美,入手处无一不是绵软细嫩,好似没有骨一般。
仰躺着的女人双峰绵软的摊开,似在那里铺上了厚厚的肉盘,却不显松垮。
娇嫩的乳肉好似入口即化一般,无论被男人揉捏成什么形状,一旦脱离的掌控,
立马恢复如初。只不过,留下一朵朵嫣红桃花在上面。
「真他妈的嫩啊!」章严在安碧如的胸乳上留下一个个吻痕,然后一路向下,
安碧如虽然决心挺过去,但还是在男人的动作下,本能的躲闪着。
章严手忙脚乱的想要控制住安碧如。「瞧你笨的,来我帮你抓着她。」说着
话,亚布走过来提着安碧如的双腿,一旁的昆索似乎也缓过劲儿了,也过来帮忙
按着安碧如的双手。
手脚本来就已经被绑住了,再加上两个男人,尤其是提着自己双腿的男人力
量之大,安碧如真的绝望了。
「小娘们还干着呢!」章严扒开安碧如肥美的阴户,看着里面鲜红的媚肉,
肉穴紧密的闭着。「还是个馒头穴,这回有福了,唯一可惜的是她不是处了。」
「是吗?」亚布低头看去,章严松开手让安碧如的阴户合上。「果然。你快
点吧,咱几个玩一会儿还得赶路,这荒郊野外的不安全。」
章严把安碧如的大腿压下去,抱着她的屁股大嘴一张就含住她的玉蛤,灵巧
的舌头专挑女人的痒处舔着。
安碧如想把腿放下,却被亚布牢牢的按着,扭臀躲着,却好似跟男人调情一
般,不一会儿反倒是把自己的水儿扭了出来。
「舒服了吧?」安碧如几天的奔波身子难免有些味道,可男人一点也不在意,
反倒更卖力的舔着。
安碧如闭着眼睛,眼角挂着泪珠,成熟的身体很难抗拒男人的抚慰,下身一
点点的湿润让她恨死了自己。
「大哥,你尝尝,这娘们水好像是甜的。」知道大哥好这口,章严像遇到宝
了似的让给了亚布。
「真的?」亚布也不客气,蹲下身子抱住女人的丰臀,埋首在安碧如的股间。
章严是趴在那里舔着安碧如的玉蛤,亚布是跪坐在地上抱着舔,这样的姿势
安碧如只能任由宰割,心尖儿随着男人的舔舐一阵阵酥麻。
亚布几下就勾舔出一股女人的淫水,唇舌间果真有一丝甜腻,肥大的舌头深
入女人的甬道,只感觉所触之处尽是绵软娇嫩。寻了半天也没找到女人穴口浅处
那片痒筋儿,索性一股脑的在里面胡乱的搅着,可不论男人如何搅动舌头,四周
的媚肉红脂始终包裹着舌头,不曾有过一丝缝隙。
「怕是真遇到宝了。」亚布看着安碧如闭合的阴唇说着。
「是不是?是不是?」章严心急的接过女人,安碧如刚刚差点就被亚布的舌
头勾出阴精丽水,心里偷偷地庆幸着,可身体却有些难耐,已经不在受控的双腿
夹紧在一起,维维的摩擦着。
「里面更古怪,你快点,我也有点忍不住了。」亚布脱下裤子,将一根极其
粗硕的淫棍放了出来,硕大的龟头,棒身上盘着青筋,一根根血管看着如同一条
条青龙盘延其上,看上去很是狰狞。
「要不你先来吧。」大哥对於此事一向不急,往往被女人弄了半天也是半软
不硬的,弄硬了也很少有女人能给打给伺候舒服了。今天这般还是头一次,章严
怕扫了大哥的性,所以让他先上。
「别磨磨蹭蹭的,一直都是你先,这次也是。」亚布吐了几口口水在手上,
涂在自己淫棍上,然后骑到女人的胸口。「我先玩玩这对奶子,这奶子真他妈的
肥。」
男人虽然巨硕,但还是被安碧如的丰乳的包裹了起来,男人抽送间有意无意
的用龟头去撞安碧如的下颚,安碧如忍者屈辱扭过头去,亚布看着她的样子更兴
奋了,也不在意继续享受着女人胸前的软腻滑嫩。
章严肉棒常人粗细,但是较长一些,一手抱住安碧如的大腿,一手扶着肉棒,
在安碧如的花瓣中滑动着,几个来回淫水就把他的龟头打湿了。
安碧如感觉到一根火热抵在了自己温湿的蛤口,下身一涨,自己再一次失身
於人。
宁雨昔的甬道紧緻嫩滑,笔直的花谷尽显峰峦叠嶂,似千万只小手紧紧的攥
着你的要害。而安碧如的肉腔,就如同一团有一团细嫩的豆腐,无论你刺入那个
方向,都被里面的媚肉包裹着。更秒的是,叠叠层层的腔道竟然九曲连环,刚破
了这重关,又遇那道岭,无论你入的多深,都似乎到不了尽头。
章严第一枪就没点到女人的花心子,虽然身下的娇躯随之一颤,但还是有点
伤了章严的自尊。
「好狡的身子,里面竟藏了这么一个宝贝。」章严抱定安碧如的丰臀,一下
一下的深刺狠挑着。
安碧如的臀峰丰润挺实,抓在手里向两个绷紧的水囊。埋入花穴中的肉棒抽
送间被无微不至的照顾着,章严泄意渐浓,以往的威风一扫而光。
「老三,你先忍忍?我有点忍不住了。」看着安碧如凄美的花容,亚布淫性
大起。
「等我一下,嘶~ 小娘们不好对付,里面的肉儿缠人的紧。」亚布已经起身
站起,章严抬起女人的屁股,一下下用力的砸着。「就不信刺不到你的心尖。」
这般入着女人身子,以往几乎根根到底,顶的女人娇喘不断,可今回却不凑
效,虽然深了一点却依然没有抓到安碧如的花芯子。
安碧如清晰的看着男人进出自己的身体,她此时多希望他能再深那么一点点,
以前胡不归总能採到自己的花心,只需几个来回自己就能泄身,像今天这般吊着
不上不下的着实难受。
「怎么?不行了?」亚布看着章严越送越深,卵袋子都要操进去了。
「挺不住了。」章严又抽送了几下,抵住女人的屁股就不动了。「接好了,
都射给你了。」
树林间一只小鸟好奇的打量着空地上的几个人。
「啪啪啪……」林中回响着淫靡的声音,夹杂着男人的喘息声。皮肤黝黑健
壮的男人站在地上,怀里抱着一个雪白的身子。安碧如被绑的双手,揽在男人的
后颈,一双圆润紧实的大腿对摺在胸前,压在两个身子中间,男人抱着安碧如的
丰圆的玉臀,一下一下起落着。
女人滑嫩似蛋清的媚肉痴缠着巨硕的入侵者,亚布的淫棍比胡不归的长硕了
许多,每每刺入都能正中红心。酸麻爽快的感觉由深处传来,荡漾在火热的玉体
间。
亚布也感受着从未体验过的刺激,他很少能如此尽兴的玩一次,不是女人容
不下他,就是被他弄几下就昏死过去了。今天,这个女人不但能将他完全纳入,
还能带给他一阵阵爽利。「真过瘾。」
女人的甬道在起落间,一次次将狰狞的淫棍吞入吐出,安碧如下身虽然淫水
不多,但滑嫩的腔道却一点不显乾涩,摩擦起龟头反而更加酥麻。
安碧如在男人玩弄下,又一次泄了身子。自己最娇柔的地方连连被刺,哪里
还能挨得住,哀怨的看着男人,希望他能放过自己的花芯让自己缓一口气。
「操的,才这么几下就老实了?」男人会错了意,也没去理睬女人,抱着她
在空地上转着圈,淫棍就这样时隐时现的在女人体内出没着。
「唔~ 唔~ 嗯~ 嗯~ 」安碧如感觉自己又要高潮了,甬道中是越来越滑腻,
蛤口是越箍越紧,亚布又走了一圈,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精意翻涌。
来到铺在地上的衣服前,将安碧如放下,压着她的双腿结结实实的一下一下
夯着淫棍,安碧如仰挺着脑袋,眼角含泪,绝顶快感正逐渐将她淹没。
「给老子叫出来。」亚布一把拉下勒在女人嘴上的布条,将她口中的布团拿
了出来。
「啊~ 」一声动人的娇吟惊得林中鸟儿四散飞走。「啊~ 啊~ 不~ 不行了~ 」
「爽不爽?」男人咬着牙大力的顶着女人的花芯。
「爽~ 啊~ 啊~ 要坏了~ 不要~ 不要~ 啊~ 」男人一下一下有节奏的起落着,
安碧如刚有泄意就被男人一棍打回,如此几番,实在憋闷的难受,叫人求生不能
求死不得。「要~ 啊~ 要漏了~ 不能~ 啊~ 不要~ 啊~ 」
「爽就好好给我叫着。」大淫棍抵住女人的花芯一阵研磨,安碧如浑身一震,
张着小嘴翻着白眼,销魂蚀骨的刺激在花芯里喷涌而出,一瞬间安碧如竟小死过
去。
「叫啊!叫啊!」男人闭着眼睛,做着最后的冲刺,根本无暇估计女人。
「啊!」男人一声畅快的嘶吼,林中一下子恢复了平静。
只见男人将淫棍深深刺入女人朝天的花苞中,整个阴囊恨不得都送进女人的
身体里,男人屁股上的肌肉一抖一抖的,想也知道,女人圣洁的花蕊真接受着男
人精液的洗礼。
「肏的。」男人终於回过气来,一下跌坐在地上,淫棍并没有脱出,牵扯着
女人的身子也跌了下来,安碧如被震了一下,也悠悠的转醒,下身的花蕊仍然自
顾的抽搐着。「爽死老子了。」
「二哥,你也试试去。」章严来到安碧如的身边揉着她的奶子。
「对啊!老二,你行不行?行的话就过来尝尝,这女人水不多,但里面真他
妈的邪门,像拿小舌头专往精弦上挑着,几下就能把你的精勾出来。」
「我再歇一会儿。」昆索早就按耐不住了,可是身下的话儿这时候却没什么
反应,只能看着眼馋。「你们俩继续,我不急。」
「三弟,你来吧。我也缓口气。」说着亚布就要起身,不想自己的傢伙却卡
在女人蛤口,没抽出来。
「嗯~ 」安碧如被扯了一下,无力的扭了下腰肢。
「怎么了?」章严看着大哥微软的傢伙还在女人的花穴中。
「被卡住了。」亚布用力的将自己的淫棍退了出来,本就不大的蛤口,此时
竟如菊眼后庭般紧密的闭合着。「没想到,她这浑身上下都是宝啊!」
虽然刚刚经历过了亚布的粗壮,近乎狂风暴雨般的鞭笞,但章严再次将肉棒
挺入时,依然被媚肉紧密的包裹起来。
「大哥你看。」章严动着屁股,肉棒深入浅出的做着活塞运动。「我也被卡
住了。」
只见章严的肉棒退至蛤口,紧裹着肉棒的一圈狡猾的媚肉,死命箍住正好将
龟头含住,不用些力气实难退出。章严拧着腰扭着劲儿将龟头推出,安碧如的蛤
口重新紧紧的闭合在一起,随后男人再次揉入,却不费半点力气。
两个男人在自己的下身指手划脚玩的起兴,安碧如死的心都有,可身边还坐
着一个人,点了自己的麻穴让她连咬舌的机会都没有。
「这奶子是真不错,将来要是能给哥几个生一窝崽子,奶水都用不了。」昆
索试着刺激刺激自己。
「二哥,等你伤好了,就给她种上。」章严用力的耸着腰,肉棒胡乱的刺着,
不伦刺到那个地方都是一片细嫩爽滑。「娘们怎么不叫了?」
刚才亚布肏的安碧如娇叫着,这一会儿换了自己又不灵了。「你换个姿势试
试。」亚布看着章严着急的样子提议到。
「怎么换?」章严问着亚布,下身动作不停,安碧如被他顶的身子一晃一晃
的,两团丰圆浑厚的乳房在胸前跳动着。昆索把着这个,捏着那个,时不时的将
黄豆粒大小的乳尖按下再弹起,捏住在上下左右扯动着。
安碧如被两个男人玩弄的胸口憋闷难耐,身子就是不上不下的好不爽快。
「别弄了,弄疼人家哩。」安碧如妖媚的看着昆索。
「哪里疼?哥哥给你揉揉。」昆索两只手将一颗奶子满满的捧在手中,揉麵
糰似的捏着各种形状。
安碧如实际更多的是被章严弄得难受,也不好看口,闭着眼睛不说话。
「又不出声了。」章严在安碧如的花从中找到安碧如精緻的小花蒂子,右手
大拇指按住之后疯狂的揉着。
「嗯~ 哎呀~ 别~ 」安碧如扭着蜂腰丰臀躲着男人的手。
「你从后面肏她,看她叫是不叫!」亚布知道这个弟弟急色的很。
章严听话的拉起女人抱着她站好,昆索抱着安碧如的上身,章严掐着她圆润
的纤细的腰肢,下身猛的刺入。
「呀~ 」安碧如一下子被刺中红心,臀尖儿都是一酥。
「还是大哥有招。」章严终於得偿所愿,自是满心欢喜,虽不能根根入底,
但总算是弄爽了美人,自己脸上也不至於无光。
「嗯~ 啊~ 」不一样的角度,别样的感受。章严火热的龟头,每次在花心上
都是轻轻一沾,忽一下顶着,又一下落空。这般摸着头脑的打法,让安碧如一下
乱了方寸。「嗯~ 再~ 再深些~ 呀!」
章严越挺越急,忽的不知揉进了哪里,直把女人顶的整个人都绷紧了,自己
的肉棒差点就被夹断了。可刚才退出的太快,在想找却如何也寻不到了。
直觉告诉章严,他刚才可能顶到女人的痒筋儿了。那里胡不归可是经常要照
顾到的,胡不归与安碧如交合一处的时候,也不能枪枪挑着花心,也是无意中发
现了这个妙处,每次都能把安碧如玩的骨软筋麻,瘫软在怀。
「三弟这回怎地这么狠?给我们的圣母都刺的直翻白眼。」亚布走过来与昆
索一左一右的把玩着安碧如的乳峰。
「这女人狡的很,刚寻着一处宝贝,这会儿又不知道她给藏到哪里去了?」
章严闷头一下一下的挺送着肉棒,想要找到那片痒筋儿。
啪!男人一巴掌打在安碧如的浑圆的屁股上。「说你把那东西藏在哪了?」
安碧如当然知道自己的私密,但这时候如何能说,忍着臀瓣上的火辣,摇着
头说到。「我不知道。」
「说不说?」章严继续快速的挺着肉棒,大手不断的落下,啪!啪!啪!虽
然力度不大,但还是将安碧如娇嫩的肌肤打红了。
「啊~ 啊~ 我不知道~ 啊~ 别~ 不要打~ 我~ 啊~ 啊~ 呀~ 真不~ 诶呀~ 不
知道啊~ 」娇弱无助的呃娇叫着,听得几个男人心中都是一阵悸动。
昆索感觉到自己的下身慢慢的有点感觉了,兴奋的只想跳。赶紧脱了裤子将
腥臭肉棒放出,将安碧如上身压下。「来,给哥哥含一会儿。」知道安碧如嘴上
没有多少力气,所以也不怕被她咬到。
安碧如闭着唇躲着男人的微挺的臭肉。「唔~ 唔~ 啊~ 别打~ 啊~ 」身后的
男人明显的加重了力道,安碧如只好屈服下来。
「来含住,含住他就不打你了。」昆索腥臭的肉棒送到安碧如的面前。
温热的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近,昆索注意着女人的动作。女人停了一下,肉棒
已经触及到她柔软的红唇。似乎下定了决心一样,安碧如张嘴将男人的秽物含到
口中,小舌头在上面舔着。
「对,嘶!就这么舔,下面下面,对。」女人温湿的小嘴让人着迷,舌尖的
动作让自己很舒服。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的在女人身体里进出着,安碧如迎合着男人们的欲望,鼻
腔中不时的哼着,似在享受着这一刻的欢愉。
章严没找到女人的痒筋儿,索性不在找了,肉棒扎在嫩如蛋清的甬道中,四
处逞凶,快美的感觉怕是大罗金仙都消受不起。
对面的昆索也恢复雄风,他的肉棒很长,龟头不大,看着有些细长细长的。
龟头每次深入都想送入女人的喉间,但两次下来都没能如愿。安碧如都捅的差点
吐出来,男人也不想弄一身污秽,所以也就不再强求。
「再给你射一回。」不过半柱香的时间,章严已经是强弩之末了,龟头上的
酸麻让他不断深入。「给我接好了。」
「不要~ 」安碧如扭回头去试图阻止男人。
「别乱动。」又一下狠狠地打在安碧如的丰臀上。「都他妈的让人尿了两泡
浓精了,装什么装?」
安碧如挺起上身,昆索咬着她胸前一颗豆蔻,大力的吸着。弹翘的美臀被身
后的男人一下一下的撞着,积攒已久的情欲几乎就要喷涌而出,可男人却在这时
候一下下射了精。
「别~ 」安碧如多想男人再狠狠地来那么两下。
「嘶!啊!」章严抽出肉棒,肉稜子被女人的蛤口紧紧的颳了一下,又有一
滴精水喷出。
这边章严让出位置,昆索赶紧走到女人身后。「刚才你给我一针,这回换我
还给你一针!」男人寻着那处软腻,腰部用力整根挺入。「」
「啊~ 好深~ 」
章严看着安碧如肉紧的样子有点生气。「肏的小婊子,原来喜欢长的。我他
妈的废了半天的劲儿,还不如我二哥这一下。」
「啊~ 啊~ 啊~ 」昆索很长,细长的肉棒尖尖的龟头,像小针尖似的一下下
刺在安碧如的花芯子上。「别~ 酸死人家哩。」
「玩浪了?」刚刚离开一会儿的亚布走了回来,看着昆索肏着美人,美人半
靠在章严的胸前,丰满的臀儿翘着,脚尖点着地,表情略带痛苦的样子。可任谁
都知道,那表情未必真就是受着苦。
「嗯~ 啊~ 不~ 要~ 要~ 啊~ 」安碧如踮着脚尖,夹紧着臀小腹收缩着,大
口大口的喘着气。「啊~ 要~ 要坏了~ 啊~ 嗯~ 」
「轻点扭。」昆索那里尝过这般鲜嫩的蜜穴,被里面的嫩肉勾噬的精意翻涌,
双手紧紧的抓着安碧如的两瓣臀峰。「这么想要你男人的精?」
「啊~ 快~ 快呀~ 啊~ 」男人送,女人落。男人退,女人抬。相互间极力的
索取着对方。
最后还是女人输了,安碧如堪堪忍住男人两下重击,第三下实在挨不住了,
落了身子,一股阴精丢给了男人。
「肏的!大哥,这女人竟然让二哥给肏出精来了。」看着安碧如不在紧闭的
穴口一股股喷着粘稠的汁液,章严新奇的看着。
失神的安碧如被昆索一把拉过螓首,肉棒送到她的口中,将一股股精液射在
女人口中。
男人们玩性正炽,当然不会简简单单的放过女人。
章严在安碧如身后一下下挺动着屁股,安碧如双腿交叉着站在一棵小树前,
扶着树榦前后晃动着雪白的身子,左右站着的亚布跟昆索,一人咬着一颗奶子,
嘬的咂咂有声。
「嗯~ 嗯~ 别啊~ 不行了。」安碧如有点站不住了,身子直往下滑,章严在
后面抽送的费力,还要提着女人的腰。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啊!」安碧如又被打了一下屁股。「别打。」
「站好了,你男人累的够呛,你倒是想着舒服。」章严提了提身前的雪腻美
臀,上面被自己打的一片潮红,顶着那一个个掌痕,章严一根棍儿挺的更急了。
「来,三弟,你歇歇换我玩一会儿。」亚布挺着粗长的淫棍,盯着安碧如的
与章严交合的地方,光是想着那里的软腻顺滑,亚布感觉自己都能射出来。
「好。」章严虽是不舍但毕竟自己的大哥发了话。
安碧如惊恐的看着亚布来到自己身后。「你轻点,你的太大了。」哀怨的眼
神不但没能换来男人的同情,反倒是激起男人的性欲,挺着微微上翘的淫棍,亚
布一枪就把女人的蜜穴给挑了。
「啊……」一声既痛苦有舒畅的呻吟,男人有力的动作让安碧如一下子挺起
了腰身。
「小婊子。」章严伸手在安碧如的胯下,寻着女人的花蒂子,用力的掐着。
「换个男人你就浪得不行,换个男人你就浪得不行,我让你浪个够。」
「不要,疼,啊……不,不要,求你啊……」安碧如精赤的身子向后弓着,
双手背在身后让男人紧紧地抓在手里,一颗奶子随着男人的动作抛着优美的弧线。
「接着浪啊?」章严口乾舌燥的看着女人大幅度摆动的奶子,上去一把按住,
肥硕的乳峰一只手根本掌控不住。「小婊子真会勾人,跳的这么欢快就是为了勾
引男人吧?」
「不是~ 啊~ 啊~ 不~ 」亚布感受着女人的身体里的温软,看着三弟戏虐着
女人。
「是不是?嗯?是不是为了勾引男人?」章严轻捻着女人的乳尖,红胀挺翘
的小乳头落在硕大的乳峰上,看着很不协调。
「没有~ 啊~ 轻点~ 太深了~ 嗯~ 」另一边的昆索也学着章严的动作,粉嫩
的乳头在男人指尖扭捏着。
「不承认是不是?」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突然手指用力。
「啊……」一声悲鸣,安碧如这回是真的疼的要命,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
「肏. 」亚布拧着眉,女人肉穴紧紧地箍着自己的淫棍,险些把自己勒断。
「真他娘的紧,三弟,再来一次。」
「不要,我是贱,啊~ 啊~ 我就是在勾引男人,别,别掐了。」安碧如示好
般的迎合着身后的男人。
胸前的两只手又轻柔细缓的揉捻着安碧如的乳尖,两个人淫笑着看着女人。
「说说,你是怎么勾人的?都用哪勾引过男人?」
「用……用……啊……」乳尖又一次被掐,习武之人的手劲让女人吃尽了苦
头,安碧如眼里已经噙着泪花了。「我说,我……」
话音未落,只听几人身后有人喊话。「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三个男人吓了一跳,急忙回身,亚布受惊不小,回身时正好被安碧如的肉穴
死死的攥着淫棍,着急回身一下子差点闪到命根子。
喊话的是一个小和尚,看样子也就十三四岁。
「你们在干什么?」看着小和尚的样子,似乎是刚下山回来,背后背着东西。
章严手疾眼快,听到有人喊话直接点了安碧如的穴道,让她不能出声。
「没什么小师傅,我们在帮女侠……」章严也一时没反应过来。
「治病。」昆索介面到。
「对,我们在帮女侠治病。」亚布挺着下身点头附和着。
「不对,我听到她叫了。」小和尚叫志勤,是山上的寺庙里的小沙尼,寺庙
地处偏僻,少有香客。这不庙里的锅坏了有一段时间了,老方丈出去化缘攒了点
香油钱,这才让小沙尼下山买了口锅上山。
这时节正是采蘑菇的时候,小沙尼沿途踩了不少蘑菇,正在林间走着,隐约
听到女人的叫喊声,顺着声音寻了过来。
「治病嘛!手段方法自然有很多种。」章严看着小和尚不住的向安碧如雪腻
的身子瞄着,心里忽的生出个主意。「小师傅,我们三人也是好心,但是我们六
根不净,半天也没能帮这位女侠把病治好。您是大师傅,要不你也帮帮女侠?」
「怎么帮?」小和尚看着男人身后瘫倒在草地上的诱人胴体问道。
「你看到我大哥这东西了吗?」章严指着亚布的已经软下去的下身。「就用
它。」
几个人连蒙带骗的忽悠着小和尚,小沙尼是懂非懂的听着他们的话。「如果
能救人一命,贫僧绝不推辞。」小沙尼一副老成的样子。
「那我们这就开始吧。」章严提议到。
「我赶了一天的路,这时候有点累了,正好采了些蘑菇,买了点食材,不如
先吃口饭吧。」小和尚盯着地上的女人,看着她娇柔无力的样子,下身一股莫名
的邪火涌上。
「好好好。」章严为了不让小和尚起疑,加之几个人受此一惊,兴緻大减,
索性休息一下,正好也几天没吃东西了。
小和尚手脚麻利,不一会儿就支起了锅,不远处就有一条小溪,昆索陪着小
和尚打来水。火摺子小和尚没有,可亚布几个人经常在外,身上自是少不了这东
西。
小和尚将蘑菇摘洗乾净,没一会儿就做了一锅,几个人闻着还挺香。安碧如
躺在一边,身上盖着亚布的衣衫,被点了穴道的她,看着几个人在那里大快朵颐
的吃着,闻着香气,身上是一阵阵酸软难受。
小和尚悄悄的做到安碧如身边不远处,不是瞄一眼地上的女人。
「她真的得了怪病,要……要那样她才能好?」
章严在小和尚做菜的时候就一直盯着他,看他一脸初哥的样子,笑着对他说
「是啊!这病最不好治了。」
「哦!」女人白嫩的秀莲露在外面,小和尚不住的侧头去看。
几个人吃了一口饭,东西不多,但热热乎乎的吃完之后还是很舒服的。小和
尚一直在注意着安碧如,也没怎么吃,三个男人更不会把本就不多的食物分给安
碧如。
「小师傅,我们几个先来,你看着点,一会儿照着我们样子做就行。」昆索
站起来,刚才就他一直在旁边看着,大哥跟弟弟都舒服了一会儿,这次他想先来。
毒蘑菇是不能吃的。
昆索站起身一步都没走出去就栽倒了,刚刚被安碧如的毒药折腾了半天,他
的身子最弱,所以最先倒下。
亚布没明白怎么回事,章严一下子就看出了端倪。「小和尚感阴我们。」
志勤虽然一直在山上,但是对这些事情也不是一知半解的人,原来有个师叔
犯了色戒被师傅赶走了,他在那时候就知道,男女直接绝不可以这般赤裸相见。
而且他在一边看了半天,很明显三人不是什么好人,自己又不可能打的过三
个人。所以,他特意采了几个有毒的蘑菇,早就偷偷的混在正常的蘑菇里面。
他在演戏,章严自作聪明的配合着他一起演,终究被小和尚骗过。志勤故意
去看女人就是为了误导几个男人。
「找死,秃驴。」亚布猛地站起来,沖向小和尚。
志勤顾不得许多,一把掀翻铁锅,里面烧开的热汤直接淋到亚布的腿上。志
勤的手也被烫得不轻。
「啊,啊,啊。」亚布被烫得直打滚。
章严这时候已经扑了过来,小和尚低头猛冲,向他胸口撞去。可毕竟没连过
功夫,一脚被章严踹翻在地。
「我他妈的剁了你。」亚布忍着剧痛,去拿章严的剑。
小和尚被踢到胸口,差点晕了过去,在地上翻滚着,躲着章严踢来的每一脚。
空地本就不大,小和尚也躲不到哪里去。眼看着被章严抓到,就听到一声惨
叫。
章严回身发现大哥亚布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挥舞着他的剑,劈砍着身前的人,
而他身前站着的尽然是本应该被点了穴的安碧如。
「肏. 怎么回事?」章严不明白安碧如是如何解了穴道。
章严想要去帮亚布,安碧如看着虽然已经能走动,但明显脚步乱了很多,想
着制住她,可比制住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和尚重要的多。但是天不遂人愿,骗骗这
时候,章严感觉一阵头晕,知道是吃的蘑菇出的问题,但是现在想要往外吐已经
来不及了。
章严倒下了,亚布一只眼睛被安碧如打来的石子击中,疼痛恼怒彻底让这个
男人疯狂了。
小和尚志勤在一边抠着自己的嗓子,将吃进去不多的蘑菇吐了出来。安碧如
咬牙硬挺着跟亚布周旋在树林间,她身上被树枝刮的遍体鳞伤,但这时候保命要
紧。
几次堪堪避过亚布砍过来的利剑,安碧如惊得一身冷汗。亚布扶着一颗大树,
喘着粗气,脑袋一阵阵眩晕,强壮的身子让他坚持了很久,看着躲在不远处的女
人,他要紧钢牙,抬脚就要过去。
「嘭!」亚布后脑狠狠地挨了一下,回头去,只见小和尚拿着昆索的棍子,
站在自己身后。
「秃驴……」魁梧的身子终於倒下。
安碧如来到男人身边,捡起地上的剑,一剑划开男人的喉咙。
「你干什么?」志勤不敢直视安碧如丰满的身子。
「他们要是起来了,你我一个也活不成。」安碧如载歪着身子向章严走去。
「这……」志勤看着女人的赤裸的身子,拦也不是,抓也不是,只能劝道。
「我可以把他们绑起来。」
安碧如哪会听他的,一剑又了结了章严的性命。
「你……」看着安碧如有走向昆索,小和尚拦住安碧如的脚步。「杀人会下
地狱的,我佛慈悲你……」
「你敢碰我?」安碧如瞪着一双明眸,看着小和尚。
「我……」
「你什么你?小和尚不学好,看起女人的身子倒是无师自通。」
「我没……」
「你没看过就能看我的?」
「你怎……」
「我好看也不是你说看就能看的,让开!」安碧如一把推开小和尚,一剑刺
进昆索的后心,男人抽搐了一会儿就不动了。
「你……阿弥陀佛。」志勤闭只眼睛不去看眼前的一切。
原来,安碧如在被两个男人掐着乳尖的时候,借着剧痛刺激已经将穴道沖开,
本来打算慢慢的积攒内力,趁三人不备好逃脱,没想到被小和尚帮了一把,直接
了结了三人的性命。
把自己的衣裙拿起来,披着亚布的外衣,安碧如看着小和尚。「你刚刚的水
是在哪弄来的?」
「在前面。」小和尚指了下。
「带我过去。」安碧如将火扑灭说道。
「不远就在前面,我就不过去了。」志勤躲着安碧如的眼神。
「小鬼头,又在盘算什么。」安碧如一把抓过小和尚的手。「人不大,鬼心
思倒是不少。帮姐姐看着点,万一再来坏人怎么办?」
小和尚被宁雨昔连拉带拽的弄到小溪边,安碧如清洗着自己的身子。「别乱
瞧,不然挖了你的眼睛。」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小和尚安碧如恐吓道。
「……」小和尚自顾自的在那里嘴里嘟囔着什么。
安碧如简单的清洗了一下,回想着刚才的经历,心中恨意更浓,想着找到了
幕后主使决不能放了他。
自己的衣服勉强的穿在身上,外面套着亚布的外衣,总不至於衣不遮体了。
想着此地不宜久留,在谢过小和尚后,就继续赶路了。
「女施主以后再不可开杀戒了。」小和尚在安碧如走时还不忘提醒她道。
「好的小师傅,有机会我一定会上山找你,听你给我讲经说道的。」安碧如
笑着在小和尚的光头上弹了个脑崩。
「你……」
「后会有期。」
望着安碧如离去的背影,小和尚一阵失落。她白嫩的身子日后经常会出现在
小和尚眼前。
回过头来,看着三具屍体,小和尚一阵难过。「阿弥陀佛。」忽然看到地上
的锅,不知怎么就被打漏了。
「完了,又要被师傅骂了……」
番外二:碧玉染浊色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