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2)(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二:平步青云~第35章:水潭边
夏清在密林中穿梭着,双眼不停的扫视着四周。
他进入万药谷已经有整整一天的时间了,该采的灵药基本上都已收入了囊中。
※※※※※※
万药谷的禁制刚一开启,紫霞仙子潘粉儿就急忙告辞而去,回到她紫霞派的
驻地去了,按照名次的顺序,紫霞派弟子的进谷,被排在了最前面,接下来就是
青云派这二十名弟子。
在谷口送夏清他们进谷的是柳曼云和谢翩跹手下的这一众筑基期的女弟子。
谢翩跹一直坐在锦帐内没有再露面,她怕自己见了夏清之后,那脸上的关切
之情会被外人能看出来。
於是就派柳曼云去再次的叮嘱夏清,一定要多加注意安全。
不过她也知道,以夏清现在的个人实力来说,在这些进万药谷的修士们当中,
应该是最强的了,实在是没什么再让她好担心的。
她坐在锦帐中给身旁的一个小香炉内,刚又加了几块香料,正在悠闲地喝着
灵茶,帐帘一挑,只见潘粉儿又走了进来。
她进来后往那儿一坐,先给自己也倒了杯灵茶,然后说道:「姐姐,我们紫
霞派的弟子马上就要都进去了,下面就要轮到你们青云派了,你也不去送送夏少
主?」
她现在管谢翩跹叫姐姐,已经逐渐叫顺了口,开始适应了。
「不送了,他来这儿本来就是为了玩玩,又没什么让我好担心的。我一个金
丹期的长老,去亲自送他们入谷,别的门派来的那些老傢伙们看了后,心里会多
想的。人心叵测,如果让他们知道我青云派的少门主,也在这次进谷的人群中,
这样只会让少主更加的危险,所以我让乾女儿去送他就行了。」
谢翩跹平静地说道。
潘粉儿也越来越佩服谢翩跹的心思和智计了,但转念一想,谢翩跹能将夏清
的一切都跟自己说了,可见对自己还是很信任的,在内心中也还是把自己当成了
姐妹。
想到这儿,之前心中对谢翩跹的一些不满立刻烟消云散,更加知道了夏清在
谢翩跹心目中的重要性。
想想如果换成了自己,很多事估计也会像她这样小心的安排,於是她心里之
前对谢翩跹的一点小芥蒂也就完全释然了。
「那我这几天没事儿就多来找找姐姐,陪姐姐喝茶、下棋、聊天,等他们从
谷内出来。」
潘粉儿也不管谢翩跹愿不愿意,反正是黏上她了。
※※※※※※
夏清是在柳曼云那含情脉脉的注视下和其他弟子一起进谷的。
当他从通过禁制的眩晕中站定恢复后,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草坡上,周围都
是密密的树林。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里的灵气果然要比谷外的充沛,而且灵气中还带着
一股淡淡的草药香味。
他拿出玉简确定了一下自己的位置,然后几个纵身就消失在了莽莽的密林之
中。
万药谷实在是太大了,他们这一百个修士进来后就都如同石沉大海。
夏清的任务区域是在比较靠近内谷的地方,因为万药谷越往深处走,灵气越
浓厚,所能採集到的灵药的年份也越久,但相对的来说遭遇危险可能也就越大。
把这片区域划给他来负责,这是夏清自己要求的,本来谢翩跹是坚决的不同
意,怕他会出意外。
但最终她还是拗不过夏清,在他一次次的给她保证,绝不靠近内谷的情况下,
她才无奈的同意了。
夏清知道靠近谷口的地方不仅灵气稀薄,而且没什么太有价值的灵药,年份
稍微长一点的灵药,早就被以前进谷的修士给採完了。
他作为一个少门主,如果进万药谷一趟,只採了些价值稀松平常的灵药,出
去后未免会让这些同来的弟子们背后笑话。
所以他要求把最危险的区域交给他,也是为了给同门的弟子们做个榜样。
他的这些想法谢翩跹又何尝不知?但却没办法,最终还是答应了他。
※※※※※※
虽然是大白天,但越往密林的深处去,就感觉越阴暗,而且还越来越安静,
不像在外围,偶尔还能听到几声灵兽的吼叫,这里却静的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夏清感觉前方就像是一只张开口的庞然巨兽,让他心里总会产生一种莫名的
不安。
他终於发现了自己此次任务中的最后一株灵药。
他蹲在这株估计年份在五百年左右的灵药旁边,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个精巧
的小玉锄,这把玉锄是谢翩跹早年採药专用的,还是件极品法器,这次让他给带
进了谷内。
他小心翼翼地刨开了灵药周围的土壤,把整株的灵药都给取了出来,没让根
茎有一点儿的破损,根须周围的土壤还是湿的。
他施展了一个小的水属性功法大概清洗了一下,然后就拿出了一个玉匣,小
心的摆放了进去。
至此,夏清心里算是长出了一口气,他此次进谷所要採集的灵药算是全部到
手了。
这里虽然离谷口非常的远,相对来说存在的危险也要多一些,但这种纵深的
地方,灵药的数量也远比外围要多很多,所以採集的速度也要快上很多。
不像在外围,想要找到一株合适的灵药,要花费很多的时间。
下一步他准备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将自己隐蔽起来,专心修炼了。
他还要给自己留出赶回谷口的时间,所以时间上并不宽裕,不容他多做耽搁。
夏清纵身跃上了一棵参天古树的顶端,往附近望去,现在他的『幻灭金瞳术』
已略有小成,用来观察灵气的稀薄和流动完全不成问题。
他没敢朝深谷的方向去看,只是观察他附近的地方,发现在他位置的东南方,
稍远处有一面灰黑色的悬崖,悬崖下面是一片空地,那里灵气盎然,於是他纵身
向那里疾驰而去。
当他来到了这片空地处才发现,这里原来是个面积不大的水潭,汩汩溪流从
悬崖上流下来,在这下面汇聚成了一个水潭。
水潭的上面灵气蕴聚,像是有一层轻纱般的白雾。
在夏清所佔位置的对面,靠近悬崖底端的一块巨石旁边,长了一株半尺高的
灵草。
灵草上面长了十几片绿色的叶子,在靠近顶端还结了一个有婴儿拳头那么大
小,火红色的果子。
此果实散发着阵阵的香气,十分的浓郁,灵草的附近更是灵气缭绕,浓厚的
几近液化。
但就在巨石上,盘踞了一条金黄色的大蛇,此刻也正抬起头瞪着乌黑的眼珠,
紧张的看着夏清。
一人一蛇就这么对视着,夏清仔细的看着这条蛇和那个火红色的灵果,那枚
灵果他不认识是何物,但从其散发出的浓郁香气和那妖艳的颜色来看,必定不是
凡品。
此蛇也就是这株灵药和那枚灵果的守护灵兽。
这条金蛇也非常的妖异,遍体金黄,身上那细小的鳞片彷彿是黄金打造的一
般,烁烁发光,一对乌黑的眼珠,在脑门上还有一对指甲大小的赤红色的突起,
从头至尾有一道跟那对突起颜色一样的红线,把脊背上的鳞片都映成了红色,此
蛇的尾巴稍也是赤红色的。
夏清看了半晌,感应着这金蛇的气息,大概也就在练气大圆满左右,实力应
该和他相当。
他最终深吸了一口气,想了想临行前那晚谢翩跹对他说过的话,於是又咬了
咬自己的舌尖,强行按下对那枚灵果的欲念,将头一扭,不再看那金蛇。
他看了看四周参天的古树,然后又倒退了几步,找了块乾爽的大石盘膝坐下,
先拿出那桿聚灵幡,打出一道法诀后,此幡立刻变成了一丈多高,同时四周的灵
气,不受控制般的开始往夏清身边狂涌,直到处於饱和状态才开始停顿下来。
这番景象,把对面那条金蛇看的也是呆住了,但它始终盯着夏清,不离那灵
药和果实半步。
夏清把聚灵幡祭在了自己的身后,又拿出了五行旗,分别打出了五道法诀,
那五面五色旗帜迎风就长,瞬间就变成了五面丈高的大旗,围着他一阵盘旋,之
后就开始变的逐渐模糊,然后这五面大旗和夏清一起,包括他盘坐的巨石,还有
那桿聚灵幡竟都原地消失不见了,变得空旷无一物,彷彿他从来就没有在此地出
现过一般。
那条金蛇看到了此景后,惊得将头高高地昂起,紧张的注意着自己四周的一
切风吹草动,但过了半天,它也没发现有任何的危险存在,於是也就慢慢地放松
了下来,把身子一盘,脑袋对着那枚果实,吸着从果实中散发出来的香气,竟然
像修士一般,开始吐纳了起来。
水潭边安安静静的,转眼就三天三夜过去了。
此时夏清已在五行幻阵中睁开了双眼,面带微笑。
他内视着自己体内丹田处的那团紫色灵气,已经处於了半液化的状态,在丹
田内缓缓的转动着,此时他练气大圆满的境界已经完全巩固了下来。
在他的眼前,还有一枚几乎透明的飞针一动不动的悬浮在那,是『冰魄』飞
针!在他打坐的第二天,就感觉到了此针的器灵已经苏醒。
因为此针之前又被他用精血重新炼化过,而且还封印在右手腕处温养了这么
久,所以当它的器灵在苏醒的那一刻,就立即认他为主,跟他的神魂之间产生了
一丝相联,他当时就把这枚飞针给释放了出来,让它也在阵内吸收着灵气,滋润
着自身。
又过了一会儿,夏清将『冰魄』飞针收回了体内,正想收了五行旗解除幻阵,
忽然神色一动,他听到了两个修士在密林中由远而近的走来,而且还边走边说,
於是他就没动,继续盘坐在了阵内。
「你看你笨的,连个练气中期的小丫头都拦不住,居然让她给跑了。」
「还好意思说我,你不是也没抓住,才让我去前方拦截的吗?」
「那小丫头真是机灵古怪,钻入这片密林后就消失不见了。」
「看来大爷我想拿她过过瘾的期望要落空了。」
「你还想拿她过过瘾?我连想要她储物袋的想法都没有了,你还是考虑考虑
等她出了谷后,向她师父紫霞派的掌门告咱们一状,咱们到时候该怎么解释吧。」
「有什么好解释的,来个死不承认不就完了,当时又没有别人在场。出了谷
后,当着咱们门派的长老,她虽是一个结丹期的存在,难道还敢用强杀人不成?」
「反正咱们今番要是被人家惦记上了,以后出门可要当心些了。不过你还别
说,那个紫霞仙子,可是比她那个徒儿诱人多了。」
「这还用你说,那娘们儿往那儿一站,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风骚,我的眼睛在
她身上就看不够!还有那青云派的长老谢翩跹,那身子,肉呼呼的,该凸的地方
凸,该撅的地方撅,每次一见到她,大爷我就想在她的肥屁股上捏几把。」
「就凭你的修为?人家小手一指,就能取了你的性命,我看你还是没事儿在
梦中多想想吧。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两个女的,那奶子,那屁股……」
两人离水潭越走越近,嘴里说的话也越来越不堪,坐在幻阵里的夏清,此时
双眼已佈满了杀机!「咦,你看那是什么果实,居然如此的清香,咱们站这么远
都能闻的到,还有那条金蛇,看着也不错呀。」
此时这两个人已来到了水潭边,就在水潭的另一侧,跟夏清和那金蛇在水潭
边呈鼎足相距。
夏清看那两人是铁冠门的修士,都是练气大圆满的修为。
「咱俩先说好,之前杀的那两名紫霞派的弟子和一名青云派的弟子,你所拿
的储物袋比我多一个,这次我要那枚灵果,这条金蛇归你,它身上的东西,拿出
去后估计也是不错的炼器材料。」
其中一名矮个子的修士,对另一名个子稍高的修士说道。
「好,就按你说的办。」
那高个的修士说完后抽出了一把飞剑,就纵身向金蛇扑去。
金蛇一看这人竟然向它展开了攻击,也就腾身开始应战。
夏清在阵内看着,没想到那金蛇的身形甚是灵敏,那修士的飞剑不论或刺或
砍,都能被它巧妙的避开,时不时的还飞向那修士咬去,动作也是快如闪电,把
那修士每次逼得也是手忙脚乱,左躲右闪,二者竟一时不相上下,斗了个平手。
那个矮的修士此时一看,纵身扑向了那株灵药,飞到了那灵药的上面,伸手
一探,将那灵药连根拔起,在半空中拿出了一个玉匣,把灵药往里面一放,就手
一翻消失不见。
然后他也抽出了一把飞剑,向那金蛇扑去,这二人配合的倒是天衣无缝!金
蛇正斗着,忽然跟那灵药间失去了感应,那枚灵果它已经守候了几十年,眼看就
要成熟,可以服用,没想到却被这二人给抢走!它气急之下,又向那矮个修士扑
去,瞬间两人一蛇就斗成了一团。
金蛇本来跟一名修士缠斗,还能打个平手,现在跟两人同时交手,渐渐地变
得不支,落在了下风,它开始边战边退。
也不知它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朝夏清隐身的地方退了过来。
当它退到夏清的幻阵旁边,腾空而起,竟是要破空飞走,那两名修士急忙也
准备腾空阻拦,就在他二人双脚刚一离地的时候,身边的空间细微的扭曲了一下,
从里面飞出了两把极品飞剑,贯胸而入,直没入柄。
这二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就倒地而亡,嘴里还不停地往外冒着血。
可怜这铁冠派,这次就有这两名修士的名额进谷,他二人也是从门派内挑选
出来的练气期大圆满的精英。
在这次出发前,他们就和门派内的长老在一起商量过,进谷后他二人先用本
门的秘法找到对方,然后联手採药,再暗中配合袭杀其他门派落单的弟子,来个
杀人抢药夺宝,此举也得到了门派内高层长老的赞同,没想到却在此地都丧命於
夏清之手,一个都没剩下,而且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夏清从幻阵中走了出来,将自己的那两把飞剑和这两名修士的飞剑都收进了
储物袋中,然后又把这两人腰间的储物袋也招到了手中,接着又从他二人的怀里
搜出了三个储物袋。
做完这一切后,他打出了两道火球,将这二人的屍体化成了灰烬。
此时那金蛇又飞了回来,落在夏清的不远处,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夏清看了看那金蛇,笑着说道:「想不到你居然还会利用人,看来灵智不低
嘛。」
他也猜不透这金蛇是如何判断出他和那二人不是一路的,而且竟然还敢赌他
会出手帮它。
说完他打开了那矮个修士的储物袋,里面整整齐齐的有几十个玉匣,凭着散
发出的淡淡香气,他一下子就找到了那个装有灵果的玉匣。
夏清打开玉匣,看到那株灵药已经枯萎,但那枚灵果却完好无损的躺在里面。
他把玉匣放在了地上,冲着那金蛇朝玉匣点了点头,那金蛇犹豫了一下,慢
慢地朝玉匣游了过来,一张口就把那枚灵果吞入了腹中,然后感激的看着夏清。
夏清扭头向幻阵走去,却听到背后沙沙声响,原来那金蛇也跟了过来,他心
中大奇,於是蹲下身子说道:「你想以后跟着我?」
那金蛇将尾巴左右甩了甩,算是做了回答。
夏清知道灵兽中的蛇类是无毒的,而妖兽中的蛇类有些是有毒的,於是他将
手伸了出去,那金蛇顺手而上,攀上了他的手臂,并缠在了上面。
夏清带着金蛇进入了幻阵,转眼就又在原地消失不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