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剑仙梦】(01-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第一回绝剑恩客过,妖狐寄身生
烟雨江湖梦,晨风拂袖过。
春来花又开,小鸟不依人。
无情声影绝,绝剑不留痕。
恩客嚐千杯,仙梦醉寻缘。
听春阁的客人来来往往,寻香醉梦之地,情是浮云,有多少恩客会记着欢场
女子之实名?如烟倩柔只不过是一个假名,听春阁的女子都有一个给客人美梦般
的名字,好让客人在家做梦时也想起她们。
最近,听春阁来了个怪人,他样子豪迈不羁,一头长发如狮子般披散於身后,
身材壮实,一身江湖侠士打扮,说话毫无忌讳,能说他是放荡不羁吗?又好像不
像,只能说他学识浅薄,粗人一个。
听春阁一向来者不拒,而且不问出身,只要你有钱。
问题是,这怪人竟带着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年同来,这少年与这男人长得不太
像,生得一副娃娃脸,好像女孩子般,眉清目秀,皮肤白嫩,若不是他称呼这男
人为爹,真教人难以想像二人是父子。
接客的姑娘都对这父子很感兴趣,因父亲豪迈奔放,儿子却含羞如闺女般,
每每姑娘与他爹亲热时,他的脸都会变得红通通的,眼睛想偷偷窥视,却又怕看
了不该看的事的样子。
想想也就释然,他才不过十四五岁,正是男女之事最懵懂的年纪,可也是血
气方刚的年纪啊,故此,听春阁的姑娘都很爱寻他开心。
毕竟也是一只纯情小黄鸭啊,如果将他的初夜夺走,不知有多好玩呢。
可是,每当姑娘们做得过份,他爹就会喝止,这令她们牙痒痒的,明明就是
为老不尊,还装慈父呢。
这对怪父子每隔三四天就来一次,一个月下来到听春阁的次数也不少,虽然
听春阁不是远近驰名的烟花之地,但也不是个随便就能来耍乐的地方,花费也不
是小的。
他爹究竟是做甚么的呢?
有一天,听春阁发生了一件大事,至少对听春阁来说是大事吧。
几名官差来听春阁寻欢作乐,却因玩得太疯,惹怒了那男人,不巧他刚喝了
几杯,酒意大发,竟拿起剑来走到隔壁的厢房中,将几名官差全部杀死!
吓得陪酒的姑娘们花容失色,惊叫连连,奇怪的是被杀的官差中,没有一个
人流过一滴血,衣服也没有破,身上更没有伤痕。
结果听春阁只好通报官府来抓人,那男人竟不惊不惧,把死了的人的银两取
走后大模大样地继续饮酒作乐,难为了陪酒的姑娘心惊肉跳。
那男人将来抓他的官差全部收拾,一个个死得全无痕迹,这等怪事教人不寒
而栗。
最后听春阁的主人出面请他离开,还送了几瓶酒给他,他才满意地离开,自
此以后再也看不见二人出现在这小城中。
七月,初一。
酷热的阳光晒在人的头顶,木叶村的小伙子们刚上完课,今天有仙术测试,
人人都合格了,唯独有一个人不合格。
他,独孤鸣门。
当其他小朋友有父母嘉许夸讚时,他则孤独地在一棵树下的鞦韆上坐,他自
幼无父无母,是由村长带大,到了现在,他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就一个人住。
他没有朋友,因为他是被诅咒之子,莫说是小孩子,连大人都对他抱有警惕
之心。
一切皆因一场瘟疫而起,据说,十四年前木叶村发生了一场大瘟疫,死了很
多人,那时候刚巧鸣门出生,也就在那时,他父母双双失踪,有人说是因为他父
母知道他生来不祥,并知道他会祸害木叶村,二人不想当村民的仇恨对象,更不
想带着这诅咒之子离开,故便弃他不顾,双双逃亡。
后来,有一位道士路经木叶村,察出此地被妖气笼罩,合指一算,算出灾劫
之因由,寻得鸣门,他断言此子乃妖狐託世,本想杀了鸣门,可是村长不忍心看
见刚出生的鸣门就此终其一生,便求那道士想想办法。
当时村民的反对声音好大,他们都不想留鸣门在世,但村长简单地说了一句
话,众人就哑口无言了。
「若此孩子是你们的儿子,你们可愿意他死?」就是这句话,村民就不再反
对了。
村长年事已高,膝下无儿无孙,直把鸣门当作自己孙子看待,此情此义,实
孰难能可贵,道士也被深深感动,於是就施展一招禁术,将妖狐的力量封印在鸣
门丹田之中,为此,道士失去了三十年功力,牺牲颇大,也算是功德无量了。
丹田被封,以至经脉虚弱,修练仙术大受影响,最终令他变成一个平平凡凡
的人。
鸣门今生今世只能做一个废人。
「鸣……鸣门……」忽然,一位冬菇头般发型的少女尴尬地走到鸣门面前,
她拥有一双清明的大眼,精巧的鼻子和红润的嘴唇,那苹果般的脸蛋让人很想咬
一口,年约十四五岁的她,身材十分诱人,胸部肥大而腰部纤纤,加上圆润的臀
部,穿着一件橙色的衣裙,裙上绣着淡黄色的小花,整个人又青春可爱,又娇柔
文静。
这巨乳少女名叫黄圣伊,是鸣门的同学。
「看,那胸大无脑的傻蛋又和废物说话了。」
「物以类聚。」
旁人的冷嘲热讽鸣门可以不理,但他们连圣伊也骂就不能忍!
男子汉大丈夫,绝对要挺起胸膛做人。
「你们这群臭崽子,我将来一定会成为六道仙人的,要笑就现在笑好了!」
六道仙人,传说中的最大能神仙,有御六道,掌生死,控五行法术之威,鬼
神敬之。
「废物,废物,你就爱幻想,去做梦吧。」
「哈哈哈哈。」众人大笑。
此时,大人中有一长发中年男子站出来,他严肃地喝道:「圣伊!还不过来。」
圣伊恋恋不舍的望着鸣门,她从一个红色的小布袋中取出一只玉戒指,慢慢
地递到鸣门面前,头只垂下不敢看鸣门一眼。
「给我?」
她轻轻地点头。
「圣伊!」那中年男子又再催促的说。
鸣门接过玉戒指,戴在手中,看了看,便朗朗地道:「谢谢你,你是好人,
我喜欢你。」
最后的一句话令得圣伊羞红满脸,立即转身跑开了。
鸣门心情大好,哼着小调回家,甫踏进客厅,就看见一位样子刚毅,一身健
美的肌肉的男子坐在靠椅上对他打招呼。
「嗨。」
「筋肉大叔!」
「说了很多次不要叫我筋肉大叔了。」
「有甚么事呢?筋肉大叔。」
「哦,没甚么……喂!都说了不要叫我筋肉大叔啦!」
鸣门得意地坐在这男人对面的靠椅上,交叠着双手於胸前,一副正义凛然的
模样,说:「又是村长他叫你来吗?都说了多少次,我是不会跟你学体术的,我
才不要把自己的身体练得像你一样,连脸也变得方正起角呢。」
这男人摆出一个标准完美展示手臂的肌肉的姿势,一本正经地道:「看,我
的肌肉多好看,很想要吧。」
「才不想。」
「好吧,不想就算,你修练仙术不行,体术又不想练,难道你要练幻术?」
「我只想练仙术,其他的都不想练。」
「可是你的星元……」
鸣门低头并摸摸自己的丹田,那儿有一道黑色的封印存在,彷彿像一个圆形
的疤痕,更糟糕的是上面还有一些古怪的细小文字,简直就是可怕的诅咒。
筋肉男露出怜悯的表情,心想这孩子自小就没有父母,虽然有村长悉心的照
顾,但村民的憎恨根本就没有因同情他而退减,连小孩子也受到影响。
筋肉男站起来,鸣门虽然口中轻佻地叫他做筋肉大叔,但其实并无贬意,只
是一种开玩笑式的敬语。
「你要走了吗?」
「嗯,既然你不想学体术,我也不为难你,只是我有句话要跟你说。」
鸣门细心敬听。
「你并不是孤单一人。」
「我……并不是……孤单……一人?」鸣门慢慢嘴嚼这句话的含意,筋肉男
何时离开他也不为意,这个家再次变得静悄悄。
孤单……寂寞。
第一章第二回野外训练时,少女怀春夜
今天是仙梦书斋野外训练的日子,以两人为一队,在野外森林里生活七天,
森林里有各种古怪的生物,虽然不是甚么凶残暴戾的野兽,但也不能忽视牠们的
存在,有些野兽对人特别有厌恶感,惹怒牠们可不是闹着玩。
以往鸣门都被人排挤,没有小孩愿意和他一组,连老师也没有办法,只能让
他特殊地一个人进行野外训练,因此,老师对他特别关照,其他学生老师都不太
紧张,唯独是这鸣门叫人放心不下。
可是,这次竟然有人与鸣门一组,这人同样是遭到其他同学厌弃,这人就是
圣伊,因为她经常出岔子,笨手笨脚笨头笨脑,所以这次再没人愿意和她一组,
於是老师只好通融一下让其中一组三人行,鸣门第一次和圣伊一组,男的高兴,
女的尴尬,不知这一组会发生甚么可怕的事。
开始前,鸣门依旧盯着一个人,这人是他的宿敌,整天装酷扮帅的少年,他
名叫令狐佐助。
很多女同学都想与他一组,和他一组的人大多不用做甚么东西也能轻松完成
训练,他的学业成绩一向是全班第一,被誉为未来的六道仙人的天才少年。
这次能和他一组的人是一位可爱的女生,可惜的是胸部发育不理想,留着一
头长直黑发的美丽少女洛春樱,同学们喜欢叫她做小樱。
班里很多男生喜欢她,简直就视她为班中之花,无他,因为她不单止人生得
漂亮,而且聪明绝顶,擅长仙术和幻术,在班的成绩经常入头三甲,可谓是一名
才女,与佐助恰成一对。
小樱对佐助的心意鸣门很清楚,但佐助对小樱似乎没有那份情,正是神女有
心,襄王无梦,可惜,可惜。
鸣门心里很羨慕又嫉妒,如果说佐助的人生是众星拱月,他鸣门就是被人任
意践踏的杂草,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但鸣门依然视他为宿敌,正真强者的敌人
就是看起来最不显眼的人,少说他鸣门也是矢志要成为六道仙人的人啊。
今天,他鸣门也有队友了,还是女生呢,胸脯还很大的那种,虽然发型比较
差,又头脑简单笨手笨脚,但有胜於无,这天是他迈出人生胜利的第一步之时,
也是正式向佐助下战书的日子,他鸣门一定不会再上以往一样包尾!
更不用老师出手救自己!
「佐助!」老师正要说开始之际,鸣门大声叫了起来。
众人都注视着鸣门,看他要说甚么,除了佐助以外。
「我一定会打败你的,六道仙人我当定了!」
「噗……」老师忍不住轻笑一声。
「哈哈哈哈!」众人都嘲笑起来,可是这不是笑话呢。
「白痴……」小樱鄙视地低声说。
「咳唔!好了,为期七天的野外训练开始!」老师正式宣佈。
众人分别进入森林中,这训练的规矩大家都知道,不可攻击其他同学,不可
进入太深入的地方,遇到危险要立即逃并放讯号弹等等。
开宗明义叫野外训练,当然是考验各人的野外生存能力,食物只有麵包,而
且只有一天的份量,水则三天,用完后则要靠自己,如果支持不住大可以退出,
因为这里已经来过好多次,地形都十分熟悉,不用老师再讲解。
「唔?下雨了……」这次带领学生的老师摸了摸鼻子的说。
抬头望天,微微细雨缓缓落下。
森林中,鸣门和圣伊慢慢地前行,这里已经来过不少次,甚至闲时都有来玩,
环境最熟悉不过,只是,竟然下起雨来,这样训练会产生很多变数。
「沙沙沙……」
时间慢慢流逝,雨愈下愈大,地上出现很多水洼和泥泞,鸣门和圣伊忙着找
大树来避雨。
「噗。」「哎呀。」
「怎么了?圣伊。」听见圣伊的叫声,鸣门转身一看,发现她跌在一个水洼
当中,弄得满身泥泞,配上她的冬菇头,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我……」圣伊无奈地说。
「真是笨手笨脚啊。」鸣门心想,但口中却说:「没事吧。」并走上前扶起
她。
幸好每个人都带了行囊,行囊里有衣服可换,只是也换得快了点。
二人终於找到了一个安全好遮雨的地方,刚才被雨水淋湿的身子把圣伊身上
的泥泞沖刷掉许多,反正也是要换衣服,於是她就开始换衣。
鸣门则冒着雨到四周找木头生火,不知是找得快还是圣伊换衣换得慢,鸣门
回来时刚巧看见她穿衣,更料不到圣伊连内衣也换,结果鸣门把她全身上下看个
精光,那圆鼓鼓的大白兔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比穿上衣服时还大,鸣门万料不
到圣伊身材这么好,让他产生一个健康男孩应有的反应。
亦因圣伊反应迟钝,叫声发出时鸣门已经看够了,鼻孔都滴出血来,圣伊才
用衣服遮住身子,此时鸣门才懂得转过背去,让圣伊换好衣服。
这香艳的情景让鸣门毕生难忘,同时也在二人心中种下爱的种子。
大雨下了许久,整天整夜也没停,鸣门也脱下衣服放在火篝旁边烘乾,二人
仍因中午的事而脸红,彼此都默不作声,尴尬非常。
「好闷啊。」鸣门不经意地开口说。
「嗯。」圣伊缓缓地应了一声。
「圣伊,那日的那个中年男人是你爹?」鸣门为二人打开话题的匣子。
「嗯。」
「他好像很凶哦。」
「嗯。」
圣伊的回应令他无法再接下去,感觉像自己和自己聊天似的,结果沉默了好
一会,鸣门才忍不住又道:「你能不能变得聪明点呢?」
「你的说话很伤我心,呜呜呜……」圣伊哭起上来,让鸣门手足无措,连忙
道歉哄她开心。
又过了好一会,圣伊才悄悄地道:「鸣门……喜欢……像小樱一样的……女
孩子吧。」
「呼噜……呼噜……」鸣门不知何时睡着了,让寂寞的少女孤单地坐在篝火
旁边,火光拉长了二人的影子,雨声中伴随着鸣门的鼻鼾声,圣伊偷偷地来到鸣
门身前,低头看着他带点傻气的稚脸。
圣伊心中荡起他经常挂在嘴边的说话。
「六道仙人我当定了。」
这句话被其他人听进耳中会觉得是他夸大嚣张的傻话,但对内向胆小的圣伊
来说,就是一句充满魄力和壮志的誓言。
「嗯……」鸣门转身平躺在地上,让二人彼此脸对脸,圣伊不知怎地被他的
魅力所吸引,或许就是因他的傻气吧。
火光摇曳,二人的影子慢慢贴近对方,直到连成一体。
圣伊如触电般缩头回去,右手轻轻地放在唇上,细味着唇上淡淡的余温。
这是一个醉人的夜晚,雨声中夹杂着少女幸福的轻笑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