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嬉凤】(111-1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正文111林边小河4
「啊,啊,过儿,快,用力,不行了。我要来了。」
岳婷大声地呻吟着,丰满的双乳剧烈地摇晃着,不时地划过岳婷的脸庞。
杨过抱着岳婷健美的双腿,用力而快速地挺动着腰,扑哧声中,无数乳白的
液体从二人紧接之处飞洒出来。
梅剑这时也恢复了些许力气,想起刚才岳婷吮吸自己的奶头,再看看眼前白
晃晃的丰满乳肉,那硬立的奶头前后快速地晃动着,嘴角一笑,双手一把抓住岳
婷的这对丰乳,揉捏起来,「婷姐,你的奶好大啊,我要吃吃你的奶头。」
梅剑剥弄几下这娇嫩的翘立的奶头,嘴一张含着一颗奶头吮吸起来,舌头轻
舔,用力地吮吸几下。
「啊,梅剑,用力,地吸我的奶头,好舒服啊。」
岳婷的呻吟更是大了起来,快感如浪后浪推浪,分开的双腿间更是乳液如涌,
顺着她健美的大腿流下来。
乳液飞洒,肉壁紧夹,柔方软温暖的花蕊,全都让杨过快感不断,更是快速
地挺动起来。
电流一过,杨过只感觉背上一麻,也不忍一忍,径直放松,用力地插到最深
处,小光头抵在岳婷吐着乳液光滑娇嫩的花蕊上研磨着,忽然小光头在紧紧的洞
穴里一跳一跳地喷射而出,有力地击打在岳婷敏感娇嫩的花蕊上。
啊,岳婷体内一爽,啊地一声头一仰,软软的身体把那丰满的乳肉压在岳婷
的脸上,小腹处一动一动的,腿根处也不由自主地夹着,片刻便有乳液从那胀开
间流溢而出。
杨过抚摸着岳婷光滑的身体赞美道:「干娘,你的身体真美,夹得我好舒服
啊。」
说着杨过轻轻研磨着岳婷的花蕊道,「特别是你的花蕊,研磨起来更是舒服。」
岳婷微微喘息着回过头,一脸潮红地道:「真的吗?」
杨过继续研磨着,对岳婷一笑道:「嗯,很舒服。」
看着杨过那舒服的样子,岳婷顿时一阵开心,道:「干娘永远都是你的人,
你想怎么样都行,小洞穴永远都是你的,想什么时候研磨就什么研磨。干娘一切
都听你的,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
岳婷妩媚一笑接着道,「过儿你别动,我扭扭屁股。」
岳婷说着略微收拢双腿,更是紧地夹着杨过的火热,屁股紧紧地贴着杨过的
下腹间,扭动起了腰,顿时那高潮过后异常敏感的小光头在岳婷娇嫩的花蕊上研
磨起来。
杨过顿时吸了口凉气,好舒服啊,已经微微软下去的火热立刻也挺立起来,
有力地抵在岳婷的花蕊上。
「啊。」
岳婷叫了一声,想不到杨过这么快又恢复了,可还是继续扭动着腰,边回头
看向杨过道,「过儿,你好利害,这么快又硬了起来,用力地插我,我要让你舒
服。」
杨过却忽然把小光对拔了出来。
「过儿给我。」
岳婷急急地向后凑着屁股,分开的两瓣饱满的肉唇间向外流着乳液。
杨过分开岳婷的肥臀,看着那红肿的肉唇,怜惜地抚摸着,温柔道:「你看
看你的肉唇,都肿起来了。」
岳婷开心地看向杨过,扭动着屁股道:「干娘的肉唇就是让过儿插的,她就
是为了让过儿舒服而长的,要是不能让过儿舒服的话那就没用了。」
岳婷知道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跟过儿认识得早,这战乱的时代,对女人好的
男人不多,何况这个男人自己也喜欢,只要能跟在他身边,只要他能不时关心一
下自己就好了,当然能得到多一点更是让人开心,不过自己也要全心全意地对他
好,他高兴我也高兴。
「胡说。」
杨过啪地一声拍在岳婷的带着血色的臀上,一手抚摸着那肿起的肉丘,渡着
真气减轻着痛楚,道,「万一现在用坏了怎么办,你要好好地保护好自己。从现
在起你的身体就是我的了,你一定要爱护好,就像爱我一样。」
岳婷开心地笑着,眼中带着点点晶莹道:「嗯,干娘一定好好爱护好自己,
等肉唇好了一定好好伺候过儿。」
这时梅剑推开岳婷的丰乳,刚才听了许久岳婷的呻吟,紧夹着的双腿间已是
乳液流淌,虽然双腿扭动间还感觉那肉唇有些痛,但还是红着脸看向杨过道:
「公子,你才要了梅剑一次,梅剑也还可以再要一次的。」
杨过跪下,亲了一下岳婷洁白的圆臀,手抚摸着梅剑修长玉腿,轻轻一分。
梅剑顺从地张开双腿。杨过只见腿根处那更加红胀的肉丘,像小馒头似的,
顿时怜惜地伸手探去。
刚一碰,梅剑的身体明显地一颤,腿一收间却又分开道:「没关系的,我只
是个丫头,只要公子舒服就好,不用管我的。」
杨过啪地一声拍在梅剑的圆臀上,大声道:「胡说什么,你跟了我,就是我
的女人了,而不是什么丫头。哼,等了灵鹫宫,到时候看我不好好地插你,让你
的姐妹听听你淫荡的叫声。」
「啊,我才不要。」
梅剑红着脸立刻夹紧了双腿,手捂着脸道,「羞死人了。」
杨过一手揉捏着岳婷的浑圆翘臀,一手抚摸着梅剑的修长玉腿道:「好了,
我们先洗个澡,然后吃些干粮好休息了。」
杨过说着站起身,双手搂着岳婷的腰拉了起来,接着向躺着的梅剑伸出手。
岳婷依着杨过,看着下面那高昂着光光的脑袋的火热,不禁用手握着道:「可是
过儿你这里这么硬,肯定很难受的,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你不难受的啊。」
岳婷虽然早经人事,而且也生了个女儿,可是家里没钱,根本就不可能看到
那些什么春宫图。
梅剑这时也拉着杨过的手坐了起来,也伸出手握着杨过的火热道:「是啊,
我们总不能只顾自己舒服了就不伺候公子吧。」
杨过忽然眼前一亮道:「要是你愿意的话可以用你们的小嘴亲亲他。」
「啊,可以吗?」
梅剑说着微微张开嘴凑上前去,亲了一下红润的小光头。
岳婷这时也跪了下来道:「梅剑,让我也亲一下。」
「嗯。」
梅剑让开,岳婷立刻凑上前去亲吻着杨过的红润小光头。
杨过这时开始指点道:「可以张开嘴含进去,但不能碰到牙齿,就像吃奶一
产吮吸,啊……用你的舌头舔舔他,嗯,好舒服。婷姐真棒,这么快就学会了。」
梅剑在一旁看看,从一边凑过去,伸出舌头舔着热热的棍身,亲吻着。
杨过按着岳婷的头往里送,岳婷顺从地照做了,深深地吞吐着杨过的火热,
喉间不时哼两声。
「婷姐。」
梅剑这时道,「让我也吃吃。」
岳婷用力地吮吸着,舌头在小光头上舔了几圈这才吐出来道:「给你。」
梅剑开心地凑过去张嘴吞了进去,小心地吞吐着,舌头卷花,
着敏感滑腻
的小光头,越来越熟练地吞吐着。
在二女轮流地吞吐间,杨过享受着那难得的快感,微微弯下腰,伸出手抓着
二的奶子,揉捏把玩起来,不时地也挺动一下腰。
一会儿后,杨过揉捏着梅剑的嫩乳,看着岳婷道:「婷姐,捧起你的双乳夹
着小光头,对,就这样,舔舔小光头,啊,对,就是这样才舒服,婷姐你真棒。」
杨过拉起梅剑,低头吃起了她的嫩乳,一手揉捏着她的圆臀,一手垂着轻轻
抓捏着岳婷的丰满双乳,揉捏着那翘立着的奶头。
听着梅剑那娇声呻吟,杨过的小光头在岳婷熟练的吞吐中快感一浪高过一浪,
感觉将来,禁不住一手按着岳婷的头快速地挺动起来。
岳婷嗯嗯地哼着,嗔怪地看了杨过一眼,粗重地喘息着,舌头灵活地着火
热的小光头。
杨过轻咬着梅剑的白嫩乳肉,
着那翘立的粉嫩奶头,不一会儿后便在岳婷
的吮吸与中喷射而出。
顿时将岳婷的小嘴涨得满满的,乳液从她的嘴角流溢了出来,她不得不咕咕
地吞咽下去。
杨过吐出梅剑的粉嫩奶头,手温柔地抚摸着岳婷的头道:「真舒服。」
梅剑一被杨过放开,立刻蹲了下来,凑近小龙头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杨过抚摸着二女的头高兴地微笑道:「好了,我们下去好好洗个澡,几天的
路也把你们累得不轻。」
「没关系的。」
岳婷抬起头看着杨过笑道,「我们可是练武中人,这一点路算不得什么?」
舔干净小龙头,梅剑也抬起头看向杨过道:「是啊,快一点去才好。姐妹们
写来的信说宫主让我们尽快地赶去,可能是小姐想公子了,这才吩咐姐妹们那催
我们的。」
杨过笑笑,看向远方道:「希望啊。」
杨过这时又想到了那冰炎幻境,真是可恶,让自己分不清楚哪些是真的,哪
些是虚幻的,把我搞得有些糊涂,甚至在没进冰炎秘藏前可能也都是一场梦,真
是让人烦恼,到底该怎么做啊?
「公子,你怎么了,我们快点下去洗澡啊。」
梅剑拉着杨过喊道。
「哦。」
杨过一手拉着一女走进水中,相互擦洗起来。中是这时的杨过卢到了刚才的
事却是没心思再去逗弄两女,静静地擦洗着。
岳婷看见杨过的面色不怎么好,擦洗着他强壮的胸膛,微微皱眉地关心道:
「过儿,你没事吧。刚才都还好好的,怎么会忽然就不开心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啊,你可以说出来的,大家一起想办法。」
杨过见梅剑也看向自己,笑笑道:「没事,只是有些日子没见娘了,有些想
她。」
梅剑见没什么事,立刻开心地为杨过擦洗着身体道:「公子你别担心了,夫
人她很好的,再怎么说她也养了小姐这么多年,宫主是不会亏待夫人的。」
岳婷也点点头道:「是啊,别担心了。念慈的武功可是比我还好,不会有事
的,现在说不定正躺在床上舒服地休息呢?」
杨过笑笑,揉捏着岳婷的圆臀道:「别羡慕了,明天中午我们就到太湖了,
到时候就可以吃些好的,再找一张软软地床舒服地睡觉了。」
岳婷笑笑。
一会儿后,三人洗净身体相拥而卧。
却是一时无语,杨过又想着那虚幻与现实的距离,虽然心里知道一切可能都
是一场梦,可是如此美好的梦有谁愿意醒来,再说杨过在未遭雷劈之前基本上也
算是毫无留恋,就算明知道是梦,恐怕也会继续做下去。
「是啊,想那么多干嘛?生活求的不就是幸福快乐吗,现在我不生活得很好
吗,而且一切也显得是那么的真实,虽然还有点瑕疵。可是至少还有快乐,努力
也会有回报。是梦也好,是真也好,我都要好好地去过得快乐。」
杨过看看身边依偎着的岳婷二女,开心地笑笑,闭眼不再去想,渐渐睡去。
正文112杨恩婧,真与假!
一早杨过三人便已经醒来,一起走向小河边洗脸。杨过过见梅剑走路姿势仍
有些别扭,不禁搂着她的腰问道:「梅剑,是不是还有些痛?」
「啊。」
梅剑脸上一红,回头看了杨过一眼小声道,「不痛了,只是有些不习惯,感
觉与往常不一样。」
岳婷微笑着打趣道:「当然不一样了,以前你是少女,现在却是
了,是不
是觉得很幸福。」
梅剑偷偷地看了看杨过,羞涩地点了点头道:「嗯。」
岳婷笑道:「那是因为你遇到了过儿所以才会幸福。」
接着却是感慨道,「别的男人有几个懂得怜惜我们女人。」
梅剑顿时愣了一下,看了看为岳婷,开心地靠着杨过。
三人洗过脸,吃过一些东西,牵马而出。
由于梅剑刚刚破身,虽然擦了药,可是如果叉开腿骑马赶跑的话还是会很不
好受,于是杨过便让梅剑与自己一骑,侧坐在前面。还好买的是好马,不然还驼
不起两人呢。
一路疾行,颠簸了许久,杨过怜惜两女,要不了多久就到了,也不急在这一
时,三人这才在一棵树阴下休息。
杨过拿出两袋水递给岳婷二女道:「喝口水。」
自己也拿着水袋喝了几口,接着在地上铺了一块布,拿出那些美味的食物摆
上,那些菜还冒着丝丝热气,香气四溢,诱得三人口水满口。
梅剑开心地惊呼道:「好香啊,真神奇啊,想不到现在都还是热的,就像刚
做好一样。」
杨过笑着拿出三副碗筷看向梅剑道:「那你还不快点过来吃。婷姐,快点过
来,不然可就冷了,到时候味道就没现在这么好了。」
岳婷笑着围坐过来道:「真是不可思议,在这荒效野外还能吃上这些食物,
说出去定然不会有人相信,比在一般的客栈中吃得都还好。」
杨过得意地笑道:「那是,让你们跟着我总不能让你们吃太多的苦吧。」
杨过夹了一块鱼吃着,边道,「你们快尝尝,走了这么远正好可以多吃一些。」
梅剑开心地吃了起来,岳婷也高兴地夹着菜吃着。
不时地三人还互相给对方夹菜,虽然没有米饭,可是能吃提这么好那也算是
天大的恩赐了。
离这儿不远的一处树阴下也早有人停留,一辆高贵华丽的马车,五匹骏马悠
闲地吃着草。
七人一脸不爽地吃着干粮,要不是天太热定会继续赶跑,争取到前面找间客
栈吃些好的。
却见其中一脸带傲气的华衣面着的男子,一脸怒气一把干粮扔掉,指着五个
护卫骂道:「你看你们弄得什么吃的,是人吃的吗?这么干,哼。」
细看之下就会发现这男子竟与杨过找得一模一样,唯有气质不一样,这男子
一身傲气,显然是大富之家,可是眼中却还有着怨恨。杨过却是比较谦逊,一身
儒雅的气息,让人感觉很舒服。
五个护卫被骂后,却是一脸陪笑与谦恭地站起来小心地赔着不是安慰着这华
衣公子。
华衣公子冷哼一声,却是转头对一旁一脸冰冷表情吃着干粮的女子微笑道:
「恩婧,你可要相信我,等到了城里我一定拿出最好的东西请你吃。这荒郊野外
的也只能吃这些了。」
那女人根本看也不看华衣公子一眼,继续吃着干粮,喝了一口水,似乎在想
着什么,脸上恨恨地表情,还有着伤感。细看这女子却是与杨恩婧长得一模一样,
再听刚才被叫做恩婧,难道她就是民恩婧,她没有死?
华衣公子见恩婧没有理他,心中虽然恼怒,却是要故作潇洒,尴尬地笑笑,
转头看向五个护卫后却是一脸冷冷的表情骂道:「你看你们做的好事,把这么硬
的干粮给恩婧姑娘吃,万一要是伤着她的贝齿怎么办,你们负得起责任吗?」
「公子喝口水。」
这时一个护卫讨好地捧着一壶水过来道。
华衣公子也感觉有些口干了,接过喝了一口笑道:「你有前途,不错。」
那护卫立刻兴奋地跪下道:「谢公子夸奖。」
另外四个护卫脸有羡慕之色,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表现自己。
华衣公子这时看向那四个护卫骂道:「你看看你们怎么做事的,……嗯本公
子在书上看的那些大侠都是自己在树林里猎的野鸡野兔什么的自己烤来吃的,你
们还不去找找,天天还自称什么武功高强。」
四人顿时愣了一下,受夸的那个护卫却是暗自高兴。
这种小树林里哪有多少野物啊,再就说算打来几人好似也不会烤东西吃。虽
然是护卫,可也比普通人的地位向得太多了,哪用自己动手啊。
这时一人站了起来,道:「我和万刀去找吃的,你们好好保护公子。」
二人进了树林,走了一段距离,万刀这才抱怨道:「姓周的那个王八蛋,屁
本事没有,就会拍马屁,要不是有关系,哪用得到他来保护公子。」
万刀转头看向身旁的男子接着道,「陈哥,我们难道还真去猎野物啊?」
「唉。」
陈东剑叹息一声道,「不然还能怎么样,公子都开口了,我们做护卫的当然
得照办。虽然我看那姓周的也很是不爽。」
万刀耸耸肩道:「可是我们几人中有人会烤东西吗?」
陈东剑愣了一下,摇摇头道:「管他呢,出来走走,看看,总比呆在那里舒
服得多吧。」
万刀笑笑道:「是啊,不用挨公子骂,也不用看那姓周的可恶嘴脸。不过呆
会儿我们回去后,要是找不到人烤东西怕是又要挨骂了吧。」
陈东剑忽然停了下来,鼻子用力地嗅着,高兴地道:「万刀,你闻到没有,
好香啊。」
万刀也停了下来,仔细一闻,还真是香啊,一脸惊喜地道:「是鱼,看来我
们不用挨骂了。走,我们去看看是谁?」
「快一点,不然呆会儿说不定就被他们吃完了。」
陈东剑二人快速地向香气飘来的方向奔去。
万刀直欲去抢,可是陈东剑却是把他拦着道:「别惹麻烦,看那二个女的功
力怕是不在你我之下,江湖人江湖事,想来我们若是去买的话他们定然也会卖些
给我们。」
「要是他们不卖呢?」
陈东剑冷冷笑道:「嘿嘿,我们可是有四个人,难道还怕他们。」
这时杨过忽然转身看着二人。
见杨过与公子几乎长得一模一样,顿时让陈东剑大吃一惊,要不是刚从公子
那里过来,还真认不出这人不是公子。万刀也是一阵吃惊,愣愣地看着杨过。
陈东剑快速地回过神来,虽然心有疑惑,可是却不便多问,心想若是做公子
的替身定然无人认分得出真假,随即笑着招呼道:「这位兄台,不知道可否卖一
些食物给我们。」
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大锭银子。万刀也在一旁陪笑着,看着摆在那里的七八
道价值不低的菜,不觉吃惊,他们是怎么带来的,这里离最近的城都有几十里路,
带着还不早坏了,可看那样子却像是刚做出来不久。
杨过笑笑道:「四海之内皆兄弟,要是不嫌弃的话就过来一起吃吧。」
陈东剑却是面有难色道:「可是我还有几个同伴在那边。」
杨过看看了摆着的菜,笑道:「没关系,叫过来一起吃吧。不过你们可能要
自备筷子了。」
虽然戒指中还有碗筷,可是秘密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
陈东剑一脸笑意地道:「没关系,应该的。」
说着转身对万刀道,「你去请公子他们过来,我做几双筷子。」
杨过笑笑,转身与二女自顾自地吃着。
陈东剑随手斩下一根手腕粗的树枝,削着筷子随口问:「兄台不知是要往哪
里去?」
杨过吃着东西道:「太湖。」
陈东剑知杨过不愿多说什么,不过也觉得杨过人不错,笑笑快速地削出了六
双筷子。
只听碌碌的马车声,还有五匹马蹄声。
陈东剑抬头看向路边道:「他们来了。」
杨过随意地抬起头,只见一辆华丽的马车快步跑来。
周昌拉住马看过来,正好看见杨过,顿时一惊,公子可是在车里,立刻慌忙
地揭开车帘,只见公子还坐在里面,愣愣地看看外面,再看看里面,还真是一模
一样。
马车里的华衣公子却是一怒道:「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点让开。」
杨过听着这与自己几乎不可分辩的声音,抬起头来看向马车。岳婷与梅剑惊
疑地看了看杨过,也是看向了马车。
啊,哦。周昌赶紧让开,脸色却是有些古怪,小心地低着头。
马车边的三个护卫这时也回过神来。
华衣公子跳下马车,却是还未向杨过三人看去。但杨过三人却是惊讶,岳婷
与梅剑回头看着杨过,再转头看向华衣公子,还真是长得一模一样。
「过儿,这不会是你的双胞胎兄弟吧。」
岳婷问。
杨过笑笑,摇摇头道:「不是的,我家就我一个,你又不是不知道。」
接着只见马车里走出一个女的,华衣公子脸带微笑,轻声道:「恩婧,小心
一点。」
岳婷这下又愣住了,看着出来的恩婧,杨恩婧!
杨过顿时站了起来,愣愣地看着恩婧,不由自主地道:「姐姐。」
恩婧的身体忽然一颤,停在那里抬头看来,见到杨过,顿时心中欢喜,心中
的苦意顿时化作泪水流了出来,径直奔向杨过,「过儿。」
恩婧一脸惊喜地扑进了杨过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华衣公子一愣,看着杨恩婧扑进了一个男子的怀里,虽然那人与自己相像,
可是失去杨恩婧的愤怒让他的呼吸粗重,瞪着杨过,怒吼道:「给我杀了他。」
下马的三人齐动,拔刀冲来。
周昌却是拿着刀挡在华衣公子的面前高声道:「公子,我保护你。」
陈东剑赶紧把手中的树枝一扔,提刀斩来。
这时杨过却已是回过神来,手向后一扬,劲几起,沙尘扬,快似刀,劲似剑
地从陈东剑身上穿过,烟尘尽去,地上只留下血点无数,竟是尸骨无存。对早已
经融汇贯通庞大功力的杨过来说,他们只能是蝼蚁,一招手间顿时灰飞湮灭。
可怜前面的人没看见后面陈东剑的惨状,还在为了立功冲着。
听着杨恩婧可怜哭声的杨过心中恼怒,出手毫不留情,手一挥,红色刀气一
个横斩,冲来的三人顿时化作两断,血箭汹涌喷射,吓得周昌全身颤抖,一脸惊
惧地看着杨过。
华衣公子更是吓得跌坐在地,这时只听周昌全身颤抖,连声音都颤抖着地胆
怯道:「你不要过来。我,可是很利害的。」
杨过叹息地摇摇头,又一刀把周昌斩作两断,怒视着华衣公子,这个让杨恩
婧伤心的始作俑者,一来不欲杀他的,可是他竟然让杨恩婧如此伤心,还封了她
功力,而且自己女人不少,万一再把他认成自己那怎么成,那就是非杀不可。
岳婷与梅剑却是对杨过出手毫不留情给吓得愣在那里,岳婷更是一阵恶心,
跑到树边倚着吐了起来。
杨过一步一步地走向华衣公子。
华衣公子一脸惊惧地坐在地上向后退着,口中喃喃地念着「不要杀我。」
这时华衣公子似想到了什么,脸上顿时一喜,对杨过大声道:「你不能杀我,
我是大宋皇帝赵昀。」
杨过一愣,没想到华衣公子身分会这么大,可是越是这样越是要杀你了,难
道等你以后来找麻烦啊。
华衣公子却是得意地看着杨过愣了一下的表情,顿时底气十足地站了起来,
一脸笑容地看着杨过,眼底深深地藏着怨毒。
杨过却是厌恶地看了赵昀一眼,手一挥,尘沙起,扑扑声中,华衣公子已从
眼前消失,只是马车对着的这面满是血点。
车帘扬起,杨过见里面的那个包袱,手一吸,顿时飞入手中,上面只有一点
点血点,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杨过这时再低头看向怀里的杨恩婧,却见她微微皱着眉,已经睡着了,清丽
的脸庞已经瘦了一些,不禁怜惜。
杨过看看那几具恶心的尸体,手一挥,顿时沙尘卷起,地上又恢复了刚才的
干净,哪儿还有一点血迹,要不是那辆马车还停在那儿,还有那几匹悠闲地吃着
草的马,还真让人觉得刚才是幻觉。
经这一闹,饭定是吃不下去了的。
「婷姐,你没事吧。」
杨过抱起杨恩婧,看向岳婷关心道。
岳婷擦了擦嘴,脸色有些花白地摇摇头道:「没事。」
杨过有些歉意地道:「我们走吧。」
杨过一把撕下满是血的车帘,转头对梅剑道,「梅剑,把那几匹马也拉上,
我们坐马车走。」
「哦。」
梅剑赶紧去把那几匹马拉过来。
杨过把杨恩婧抱着放进马车里,这才出来又挑了其中的三匹好马来缚在了马
车前面,本来就有三匹马拉车了,这下就六匹马,看起来也爽啊。
杨过对岳婷二女笑道:「上车。」
「公子,我来吧。」
梅剑坐在马车边上道。
杨过笑笑,抱抱梅剑道:「快点进去坐着,好好休息一下。」
「我们走喽。」
杨过一扬马鞭,马鼾声起,的的地跑了起来。
不愧是大人物坐的,虽然没有减震,可是却不觉得很颠。一路威风而行。
正文113灵鹫别院
马车碌碌跑,杨过的心不安地跳。
她没事,也就是说那时的死是在幻境中?
从得到功力而得以退出幻境,可是黄蓉的事却是真的,那又怎么解释,真真
假假,假假真真,如此混合,怎么让人分得清,现在又是真还是假?
杨过烦恼着,如果这一切真的是梦那该怎么办?
杨过沉重地吸了口气,难道读又要回到从前那朝不保留夕的日子,过那种默
默无闻任人鱼肉的日子。
杨过不甘心啊,可是这一切如果是假的该怎么办?
那时候自己该如何去改变自己的生活……
该怎么办?
杨过入魔地想着,身体内的劲气顿时四窜,撕裂般的痛这时让杨过顿时清醒
过来,努力地想要去平息体内乱窜的劲气,忽然只觉得喉头一甜,一口鲜血涌了
上来。
可是杨过怕二女担心,包在嘴里故作无事地继续架着车,体内凌乱的劲气这
时也渐渐回复过来。
杨过拿出一张厚厚的布,把血吐在了里面,咳了几下,擦干净嘴,这才若无
其事地仍掉。
「管他是真是假,只要我还感觉得到活着,那就得去努力,去快乐,去爱人。」
杨过回头看看三女,温柔地微笑着,「就算真的是梦也值得了,何必奢求太
多,开心幸福地过完这一生再说。」
路上人渐渐多了起来,远远地就已看见那一面巨大的碧蓝色镜子,微风习习,
顿时卷起圈圈波纹,凉风清新,让人精神顿时为之一爽。
杨过拉着马,缓缓而行,毫不在意一旁诧异的眼光,静静地欣赏着这静静而
广阔的太湖。
马车碌碌地沿着路向城门的方向跑去,梅剑说会有她的姐妹在那里等着。
城门前杨过拉住了马,只见一绿衣女子走了过来,她的身后跟着两个白衣女
子,三女恭声道:「兰剑()见过公子。」
杨过在马车上看了一下,这才发现一旁被梅剑作了个记号,转头对兰剑笑道:
「走车,我们走吧。」
「是,公子。」
三女上车,兰剑接着道,「公子,让这两位白衣部的姐妹给你指路,我进去
一下。」
「嗯。」
杨过点点头,轻挥马鞭道,「你跟梅剑也有些日子没见面了,进去聊聊吧。」
马车碌碌,白衣女孩指着路,转过几个路口便到了。
一位白衣姑娘跳下车,跑过去有节奏地敲了六下门。
哗啦地门开了,两边各站了六位白衣姑娘。
杨过拉开车帘,兰剑跟着醒来的杨恩婧走了出来。
「弟弟。」
杨恩婧开心地跑过来抱着杨过的手臂道,「我们进去吧,里面有好多好吃的。」
杨过向岳婷二女笑笑,转头看向杨恩婧道:「姐姐,那个人是谁,你怎么会
被他抓住的。」
「哼。」
一听这杨恩婧顿时来气,嘟着嘴道,「我想你了,所以一个人出来找你,结
果看到他后还以为是你呢,我就过去了。谁知道不是,我要走结果被他们给抓住
了,还封了我功力,不然看我不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杨恩婧得意地挥了挥拳头,开心地看向杨过道,「还好弟弟你及时赶来,要
不然我可就被他们带去京城了,到时候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杨恩婧靠在杨过的肩上道。
杨过笑笑道:「好了,现在没事了,反正我也替你报了仇,以后不要再去想
了。」
杨过想,看来那人的地位很是不低啊,等有空了再看看那包袱里有什么,先
等蓉儿她们来了再说。
「婧儿。」
杨过抬头,只见风华更甚,容颜倒岁的穆念慈与何婉儿跑了出来。
穆念慈与何婉儿收到杨恩婧回来的消息顿时激动地跑了出来,这时猛地见杨
恩婧捥着一个男子的手,而那人是二女思念担心已久的过儿,不禁朱唇微启,低
呼一声「过儿。」
二女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愣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一脸温柔微笑着的杨过。
「娘,婉娘,你们怎么了。」
杨恩婧一脸开心地笑容,抱着杨过的手道,「这是过儿弟弟啊。我把他找回
来了。」
「过儿。」
穆念慈与何婉儿二女这时才回过神来,一脸激动地跑了过来,莲步轻移,眼
含着晶莹的泪扑进了杨过的怀里。
杨过吸了吸气,抱着二女有些哽咽地喊道:「娘,婉娘,我回来了。以后我
们再也不分开了。」
杨过被几女拥着向内屋走去。
「过儿,你真的不再出去了吗?」
穆念慈有些不敢相信地问。
毕竟杨过正值壮年,在家里怎么能呆得住。何婉儿也担心地看着杨过。
杨过点点头道:「娘,我难道还会骗你啊。以后就算我要出去,也会带着你
们一起去的。」
「真的啊,过儿弟弟。」
杨恩婧看着杨过点了点头,顿时欢呼道,「真是太好了。以后就可以一直跟
着弟弟玩儿了。」
杨恩婧嘻嘻笑道:「过儿弟弟,我已经叫兰剑去弄吃的了,等一会儿你就可
以吃到了,中比我们以前吃的好吃多了。」
何婉儿这时打趣道:「那前些日子怎么听你总嚷嚷不好吃呢?」
「哪有。」
杨恩婧立刻争辩道,「我那是怕过儿弟弟在外面吃不到好吃的。」
杨过开心地被杨恩婧拉着向前走。
桌上蒸煮煎炒十几种美味,杨过在前,两边围坐着几女,却是吃得他有些怪
怪的,几女都没怎么吃菜,不时地看着他偷笑,彼此交耳,捂嘴轻笑。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杨过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呢,擦了擦,没有。
几女轻笑,穆念慈温柔地摇摇头道:「没有,快点吃吧。」
「过儿弟弟,好吃吗?」
杨恩婧手撑在桌上,一脸笑容地看着杨过问。
「嗯。」
杨过点了点头道,「好吃,你也吃。」
杨过看向几女道,「你们也吃。」
几女笑笑,夹了一点放在碗里却是没吃,仍是看着杨过。
杨过看了看,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对几女傻傻笑笑,顿时让几女笑了起来,
更是让他觉得怪怪的,快速地吃起来,有如风卷残云般地扫过桌面,再也不去看
几女。
「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杨过放下碗筷站了起来,想要逃开,等她们分开后再问问怎么回事。
「你看你,都这么大了还这样。」
坐在杨过身边的穆念慈这时也站了起来,拿出手绢温柔地给杨过擦着嘴。
杨过笑笑,搂着穆念慈的腰道:「娘你真好。」
「贫嘴。」
穆念慈脸上晕红一现,又恢复了那端装的样子。
杨恩婧嘻笑着站起来抱着杨过的手臂道:「过儿弟弟你一定累了吧,到我的
房里休息。」
杨恩婧说着一手还拉着陈绢,低声地叫她快点走。
岳婷笑笑,推了推陈绢,道:「好久没见过儿了,你也去吧。」
嗯,陈绢红着脸跟着杨恩婧一起拉着杨过向内院走去。
正文114
「过儿弟弟,我们快点走。」
杨恩婧拉着杨过与陈绢快步走着,道,「房间里我已经叫人准备好了热水,
迟了可就要凉了。」
杨过跟在杨恩婧的身后,神色有些复杂,随后接着道:「反正现在天也不冷,
凉一点洗刚好合适。」
「可是我怕冷啊。」
杨恩婧转头看着杨过,呵呵一笑,跑到杨过身后径直跳上了他的背道,「你
要背我。这次出去为了找你姐姐我可是吃了不少苦,现在换你补偿我了。嘻嘻,
快点走啊。」
杨过一手托着杨恩婧越渐丰满的圆臀,一手搂上了羞红着脸的陈绢的腰,道:
「我们走喽。你可别忘了指路。」
「这边……」
杨恩婧开心地究趴在杨过的背上,指着路,一对丰满的乳肉压上杨过的背上,
软软的,让杨过直在心里呼喊着:好舒服啊!
陈绢脸上带着开心的晕红,手拉着杨过的衣角快步走着。
「哦,到啦。」
杨恩婧开心地一把推开门,拍着杨过的肩道,「快点放我下来。」
杨过慢慢松开手,免得放得太快杨恩婧没准备好。
杨恩婧站好后转身看了看门外,这才拉上门插上,开心地拉着杨过道:「过
儿弟弟,这边来,我帮你洗澡。」
杨恩婧转头对陈绢喊道:「绢姐,你怎么了?快点过来啊,我们一起帮过儿
弟弟洗澡。」
杨过伸手拉过陈绢,三人一起走向那正盖着的大木桶。
「过儿弟弟,我帮你脱衣服。」
陈绢也在一旁,默默地为杨过脱着衣服。
杨过幸福地享受着,手温柔地抚摸着杨恩婧二女的满头秀发,情由心生,忽
然把二女紧紧地拥进了怀里,道:「你们真好。」
杨恩婧开心地靠在杨过宽阔温柔的怀里,向陈绢眨了眨眼睛,对杨过道:
「你是我的弟弟,不对你好我对谁好啊。只要你喜欢就好。」
杨过吻吻陈绢的秀发道:「绢姐,你怎么不说话?」
「啊。」
陈绢有些慌道,「我跟恩婧一样。」
杨过笑笑,放开二女道:「好了,我自己来就行了,你们也快点脱了好一起
洗。我们已经好久没有一起洗过了,真怀念啊。」
「嗯,嘻嘻。」
杨恩婧嘻笑着解着自己的衣服。
陈绢看了看杨过,一脸的晕红,解开腰带,脱下了衣服,露出里面翠色的肚
兜,圆圆地鼓起两团乳肉,又长大了一些。
杨过脱下裤子,揭开木桶的盖子,顿时冒出阵阵热气。
「我可要先进去了。」
杨过回头对杨恩婧二女笑道。
「嗯,你先进去吧,我马上就进来。」
杨恩婧已经脱下了肚兜,两团圆圆白嫩的乳肉挺立在胸前,顶端翘立着两颗
粉嫩的奶头,可爱地随着嫩乳地晃动一摇一摇的。
陈绢却是还穿着肚兜,光洁的背对着杨过,正在脱着裤子。
杨过飞射一跃,轻松地落入木桶中,没有溅起一点水花,一脸坏笑地趴在木
桶边看着脱着衣服的二女。
只见陈绢这时脱下裤子,露出了白白的浑圆的翘臀,一朵雏菊在那缝隙间若
隐若现。
杨过脸上一笑,伸出手捏在陈绢的屁股上。
陈绢顿时惊叫一声,向前躲出一步,转头一脸羞红地看着杨过,嗔道:「过
儿。」
杨过笑着道:「嗯,怎么了?我还以为你不跟我说话呢?」
「怎么会?」
陈绢有些无措地拉着肚兜扭着,看了看杨过道,「只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只
要你过得好就好了。」
杨过微微愣了一下,典型的贤妻良母,虽然平时不多说什么,可是却总在默
默地付出着。
「嘻嘻,我进来了。绢姐你快点。」
杨恩婧这时已经脱得光光的,高兴地轻轻一跃,进了木桶,扑嗵一声,溅起
了大片的水花,淋了杨过一头都是。
杨恩婧顿时呵呵笑了起来,「好久都没有这样了,真好。」
杨恩婧幸福开心地伸手搂着杨过的脖子靠到他的身上,两对丰满的乳肉压在
杨过的身上,滑嫩可人。
杨过对陈绢温柔地笑笑道:「快点脱了进来泡泡,很舒服的。」
杨过说着伸手抱着杨恩婧,靠在了后面的桶壁上。
「嗯。」
陈绢点了点头,在杨过火热的眼光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解开肚兜,露出了那对
雪白的嫩乳,顶端两圈鲜红,翘立着两颗粉嫩的奶头。陈绢脸上带着点点晕红,
把手横在胸前遮住那红嫩的奶头,一对丰满的乳肉被按来挤在一起,露出一条充
满诱惑的乳沟。陈绢白嫩修长的腿根处一抺草丛,脚下一蹬,跃起间两腿微分,
腿间那一抹嫩红顿时闪现。
杨恩婧靠在杨过的左边,拂着水擦着杨过强壮的胸肌。
陈绢轻轻落水,脚下去是踩着了杨过,顿时一惊。
杨过伸手一揽,把陈绢抱进了怀里。
陈绢抬起头,看着杨过有些担心地道:「过儿,有没有踩着你啊。」
杨过笑笑,道:「没事。我还以为你是故意这样好靠在我怀里呢?」
「啊。」
陈绢看了看杨恩婧,坐在了杨过的另一边,靠在杨过的肩上道,「没有,我
只是不小心的,痛吗?」
「没事。」
杨过转头看着陈绢笑笑,这时见陈绢红着低下了头,那模样煞是可爱,心中
一喜,凑过去吻了吻陈绢白里透红的脸蛋。
本来还有些担心的陈绢这时知道杨过并没有生气,不禁偷偷地幸福着靠着杨
过。
「哇。」
杨恩婧这时却惊叫道,「不行,过儿弟弟怎么可以只亲绢姐,我也要。」
杨恩婧说着扑进杨过的怀里,双手搂着杨过的脖子,朱唇微嘟,吻上了杨过
的嘴唇。
杨过一手搂在杨恩婧的腰上抚摸着,手指不时地划过臀边,品尝着杨恩婧的
柔唇,只感觉那朱唇微启,一根小丁香探了出来。杨过用力一吸,舌头一卷,顿
时将她俘获。
彼此舌头纠缠着,吮吸着对方的津液。
陈绢在旁边看着,微微有些吃醋,却并没有说什么,拂起水,拿着湿毛巾擦
着身子。
「啊。」
杨恩婧嘟着红润的嘴唇看着杨过嘻嘻笑着道,「好久没跟过儿弟弟亲过了,
真好。」
杨恩婧看向陈绢,拉着她道:「绢姐,你也来亲一下。」
「我,不用了。」
陈绢看向杨过道,「过儿,你坐出来一些,我帮你擦背。」
杨恩婧嘻笑着吻了一下杨过,凑到杨过的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杨恩婧见杨过点了点头,看了陈绢一眼,坏坏地笑着让到了一边。
陈绢微微愣了一下,拿着湿毛巾为杨过擦洗起来。
杨过这时细想才发现陈绢竟是这样一个极品女人,任劳任怨,福气啊,我可
是现代人,可不能不懂得珍惜。杨过微笑着一把抱住陈绢,吻住了她那受惊下微
张的小嘴,舌头一探舔过她柔软的嘴唇,伸进了她的嘴里。
陈绢轻嗯几声,心里却是欢喜,丁香轻吐,嘴唇轻轻地吮吸杨过的舌头,手
中一松,湿毛巾落进了水中,双手紧紧地搂着杨过的脖子。
杨过一手搂在陈绢的腰间,有力地抚摸着,一手探到陈绢的胸前,抓住她的
一只丰乳揉捏起来,肌肤嫩滑,乳肉柔软而又不失弹性,几下的揉捏,再划过那
可爱的奶头时她已经翘立起来,划得杨过的手心有些痒痒的。
杨恩婧拿着毛巾为杨过擦了会儿背,身子一懒,趴在杨过的背上,丰满柔软
的丰乳顿时压在杨过的背上,随着她的动作摩擦着,「过儿弟弟,我的奶压在你
的背上好舒服啊。」
杨恩婧说着手却伸到前面,抓着陈绢的一只奶子使起了坏,揉捏把玩起来,
手指捏着陈绢的奶头轻轻地揉着,呵呵笑道,「绢姐,我捏得你的奶子舒服不,
有没有过儿弟弟捏得舒服。」
陈绢羞羞地回应着杨过的吻,喉间轻轻哼着,想辩解几句,可是却开不了口,
忽然想起自己平时与杨恩婧彼此互相摸对方的奶时的情景,这时见杨过也没生气,
顿时勇敢地伸出一只手挤进杨过与杨恩婧之间,抓着杨恩婧的一只丰满乳肉用力
地揉捏起来。
「啊,绢姐,你好用力啊。」
杨恩婧惊叫一声,接着却又带着淘气地道,「轻一点,看我捏你的奶头。」
嗯。陈绢轻哼一声,也捏起了杨恩婧的奶头,片刻间便胀大了不少。
杨过托着陈绢浑圆光滑的翘臀,吻过她的嘴角,吻过她的玉颈,吻上了她的
玉乳,舔过那白嫩的乳肉,卷过那粉嫩的乳晕,盘过娇嫩的奶头。杨过嘴一张,
顿时将陈绢的奶头含了进去,吮吸起来。
正文115
「啊,过儿。」
陈绢挺着丰乳呻吟着,手里揉捏着杨恩婧的丰乳。
杨恩婧把双乳压在杨过的背上摩擦着,手揉捏着陈绢的一只奶头,道:「过
儿弟弟,快用你的棒棒插绢姐,你听她的声音,已经很想了。」
陈绢一听,顿时一羞,用力地一捏杨恩婧的奶道:「难道你就不想吗?」
「啊。」
杨恩婧手套弄着杨过昂头挺立的火热粗大,喘息着道,「过儿弟弟,你的棒
棒好热啊,快点放进绢姐的洞洞里。」
陈绢挺起柔软的腰,努力地穿让自己的下身嫩肉去贴着杨过的火热,扭动着
腰摩擦着,嘴里动人的呻吟着,「恩婧,快点放进来。」
杨恩婧嬉笑着晃动着杨过的火热摩擦着陈绢的柔软嫩肉。
「啊,恩婧,不要再作弄我了。」
陈绢用力地向前挺动着腰,可是每次却是不能进入,不禁求道。
杨恩婧得意地道:「我要捏你的奶。」
陈绢渴望地道:「捏吧,我的奶随便你捏,快点放进来。」
杨恩婧摇着杨过的火热对准陈绢的肉肉,忽然用力把杨过向前一推,顿时杨
过粗大的火热凶猛地插进了陈绢的胖胖的肉肉中。
「好大啊,我要被撕裂了。」
陈绢只感觉异常地胀大,啊地一声大叫,「过儿,我要。」
杨过感觉着这美妙的艳福,腰部用力挺动了起来,嘴里还在吮吸着陈绢翘立
的粉嫩奶头。
杨恩婧嬉嬉一笑,双乳压在杨过的背上,手抓着陈绢的一只嫩乳揉捏着,边
用力地推着杨过撞击着陈绢,让那粗大的火热一次次深深地插入陈绢的嫩肉间,
弄处陈绢顿时高昂地呻吟着,还能听见杨过撞在陈绢浑圆翘臀的啪啪声。
杨恩婧得意地推着杨过,耳中听着陈绢兴奋地呻吟,道:「绢姐,是不是很
舒服。呆会儿你可也要用力地推过儿弟弟,我喜欢他用力地撞在我身上的感觉,
啊。」
「嗯。」
陈绢摇晃着头,一头秀发飞舞着,喘息着道,「用力过儿,好舒服,我好喜
欢那撞在花蕊上的感觉,虽然会有些痛。」
杨过用力地向前挺动着,这时吐出陈绢的奶头,看着陈绢靠着浴桶微闭着的
眼眸,看着那在一次次撞击中轻启的红唇,手抓着陈绢的丰乳,道:「绢姐,我
也好喜欢你的花蕊,就像一张小嘴一样。洞洞也夹得我的好舒服。」
陈绢羞羞地看着杨过一眼,低吟道:「那我再夹紧一点。」
说完杨过果然感觉那洞洞收紧了一些,更是强烈地摩擦着他的火热,顿时舒
服地呻吟出来,「好舒服。」
杨恩婧听着陈绢舒服而兴奋地呻吟,自己也是情动不已,紧夹着双腿,扭动
着,希望借这稍微的摩擦让那肉肉的痒痒感稍减,可是痒痒刚缓却又是忽然更是
强烈了,让她一阵难耐,一只手正要伸下去摸摸。
只听杨过道:「恩婧姐姐,到旁边来,我要吃吃你的奶,看看是不是还像以
前一样好吃。」
杨恩婧顿时一喜,高兴地移到杨过的旁边,道:「肯定比以前好吃了,过儿
弟弟你一定会喜欢。」
杨恩婧开心地捧起一只丰乳,向杨过的嘴边凑去。
杨过头一低,张嘴顿时含住杨恩婧的奶吮吸起来,舌头灵活地着杨恩婧那
早已经翘立而起粉嫩的可爱奶头。
杨恩婧顿时舒服地呻吟起来,好舒服啊,过儿弟弟也是很疼我的,一点也不
会比别人少,一只手紧紧地搂着杨过的脖子,一只手在杨过强壮的背上抚摸着,
那宽广而温暖的背,好有安全感。
杨过的手抚摸过杨恩婧光滑的背,捏着杨恩婧圆圆的翘臀,手划过那臀沟,
顿时让杨恩婧的身体轻颤,手再向前一探,顿时摸到了杨恩婧那已经在吐着口水
的嫩嫩软肉。
「啊。」
杨恩婧的屁屁轻轻向上一抬,立刻又坐了下来,呻吟道,「好舒服啊,过儿
弟弟摸得真好。」
陈绢也不甘示弱地呻吟着,「过儿,用力,绢姐的洞洞好舒服啊,我好像要
飞起来了。」
杨过耳中听着两女的兴奋吟语,更是兴奋地挺动着,手指也是百般花样地抚
弄着杨恩婧的娇嫩肉肉,手指感觉着那不断从杨恩婧的两瓣肉肉间流出的温热液
体,嘴里含弄着杨恩婧的白嫩乳肉。
陈绢的呻吟越渐急促起来,「过儿,快,快,我不行了。啊,啊嗯,啊……」
陈绢忽然高昂地一吟,挺着的腰一阵阵地颤抖着,肉壁更是紧紧地夹着杨过
的火热,不时地颤动着,湿润的花蕊吮吸着杨过的小光头,猛地吐出一股灼热,
浇洗着杨过的火热小光头。
陈绢的手划过杨过健美的胸膛,喘息着轻启明眸,柔情如水地看着杨过,哼
哼道:「过儿真好。去插插恩婧妹妹吧,她一定想处要命,一定要用力插她。」
杨恩婧抚摸着杨过的头,向前挺着丰乳,尽力地把自己的乳肉挤进杨过的嘴
里,这时听陈绢这么说,顿时开口道:「我才不怕呢,我最喜欢过儿弟弟用力地
插我了。呵呵。」
杨恩婧轻轻一笑,手挤在杨过与陈绢贴着的下身间,抚摸着道:「过儿弟弟,
快点抽出来。姐姐要。」
杨恩婧边说,修长的双腿还夹着杨过的手扭动着的腰,止着那来自肉肉里面
的痒痒。
杨过抽出自己的火热,手也抽出了杨恩婧紧夹着的双腿间,一拍她的浑圆翘
臀道:「还不趴在桶边,让我从后面好好地插你。」
「啊。」
杨恩婧舒服地一挺腰,开心地道,「我就知道过儿弟弟对我最好了。」
杨恩婧开心地转身趴在了陈绢的前面,嘻嘻笑着看着陈绢那微启颤动着的嘴
唇,顿时禁不住伸出鲜红的小丁香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开心地低头吻住了陈绢的
嘴唇。
杨恩婧腰中间向下压,白白嫩嫩的屁屁高高地翘起来,性感地对着杨过,还
充满诱惑地扭着。
「你的屁屁真好看。」
杨过双手抓着杨恩婧的两瓣浑圆翘臀,用力地揉捏几下,这才分开那臀肉,
看着那腹下那两瓣嫩嫩地吐着乳液的肉肉,杨过腰向前凑,粗大的火热抵在那柔
嫩上。
「啊。」
杨恩婧低哼一声,好舒服,小丁香快乐地在陈绢的嘴唇盘旋着。
杨恩婧的肉洞已经充分地湿润了,杨过直接一下就插到了底,小光头顿时抵
在了那柔嫩得出水的花蕊上。
「啊。」
杨恩婧顿时抬起头呻吟出来,肉肉里面的痒痒尽去,「好舒服啊,过儿弟弟,
用力地插我吧。我要你。」
杨恩婧扭动着腰,快乐地享受着杨过粗大火热研磨的快感,嘴角带笑,又低
下头去吻着陈绢的嘴,一对丰满的嫩乳倒垂着,随着杨过的快速挺动不断地摇晃
着,不断地撞着陈绢挺着的
,两对丰乳相撞,顿时起了一阵白嫩的乳浪,为何
我不能变成那两对嫩乳间激荡的水。
浴桶中的水不断地激荡而起,汹涌地涌到能边,再落下,还有一些竟涌到了
桶外。
杨过快速地挺动着,手抚摸着杨恩婧的细腰,摸上了那对丰乳,大手一张,
顿时揉捏起了陈绢的嫩乳,享受杨恩婧的丰满嫩乳的撞击,也是一阵难得的快感。
啪啪声中,水波激荡。
杨恩婧靠着浴桶,丰满的双乳压在陈绢的脸上,在杨过一次次地冲击中呻吟
着。
陈绢张嘴含着杨恩婧的奶头吮吸着,一只手揉捏着另一只嫩乳。
杨恩婧仰着头呻吟着,「啊,啊,嗯,……过儿弟弟。快,用力。」
杨恩婧用力地向后耸动着腰,让杨过的火热更是强烈地撞进她的嫩肉肉中,
撞在那湿润得不断出水的花蕊。
「啊,啊……」
杨恩婧声音猛地一高,身后猛地向后一抵,双腿紧紧地夹着杨过深入她体内
的火热,感觉着那热热的小光头抵在花蕊上,轻轻地一扭腰,顿时一阵强烈地快
感袭来,让杨恩婧的肉肉更是紧夹,腹间轻轻地颤抖着,摩擦着杨过的小光头的
花蕊吮吸着吐出股股滚烫的液体。
杨过扭动着腰,快感一阵阵,小光头摩擦着那花蕊,享受着那不断地吮吸,
猛地腰间一麻,小光头一跳,一股液体凶涌地喷射而出,有力地击打在杨恩婧的
花蕊上。
「啊,啊嗯。」
杨恩婧的身体又是几下轻颤,花蕊张口,又吐出了几道液体。此时杨恩婧的
小腹顿时胀起了一些,身子也是软软的,双乳有力地压在陈绢的脸上,几乎快让
她呼吸不过来。
陈绢推推杨恩婧,可是几次高潮过后,身体却是有些无力,想向旁边挪一挪
都没有办法。
杨过兴奋地扭着腰,摩擦着享受着快感刚过那加倍的刺激,双手扶着杨恩婧
的细腰,搂起她坐了靠着另一边的浴桶坐了下来。
杨恩婧轻哼一声,坐在杨过的怀里,背靠着杨过健美温暖的胸膛,微微分开
的双腿间还深入着杨过软下来的小光头。
杨过感受着杨恩婧坐在自己腿上的光滑的屁屁,一手攀上杨恩婧丰满柔嫩的
乳肉,揉捏着,手指不时地夹着那颗粉嫩的奶头磨几下,听着杨恩婧的轻哼声,
顿时一阵得意,另一只手向陈绢招招道:「绢姐,你也过来,我们洗完澡好去休
息了。明天带我到这城里到处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地方?」
陈绢嗯了一声移到杨过的身边,靠在他的肩上。
杨恩婧一听杨过的话顿时得意地道:「城里面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就跟海平
城差不多,要太湖里面才好玩,划不了多久就可以到曼陀罗山庄,上次娘带我去
玩的,里面可好看了。明天我就带过儿弟弟去小住几天。」
杨恩婧这时转过头看着杨过,眉间一笑接着道,「而且里面中还有个漂亮的
姐姐。」
杨恩婧亲了一下杨过道:「过儿弟弟是不是很想去玩玩啊?」
杨过听见那曼陀罗山庄时却是一愣,想不到还有机会到里面一玩,搂着杨恩
婧揉捏着她的丰乳道:「那她叫什么?不会是叫王语嫣吧。」
杨恩婧与陈绢顿时一愣,杨恩婧转头有些吃惊地看着杨过道:「过儿弟弟你
不会早已经见过语嫣妹妹了吧,可是不会啊,我记得语嫣妹妹从来都还没出过山
庄呢?」
杨恩婧轻哼一声,看着杨过道:「过儿弟弟,你已经见过语嫣妹妹了?」
杨过见杨恩婧那微皱的眉头,轻轻一笑,吻了一下她的嘴唇笑道:「你乱想
些什么啊,我根本就没见过王语嫣,刚才只是我乱猜的,没想到竟然会猜得那么
准,一下就中。」
杨恩婧狐疑地看了看杨过,温柔一笑道:「就相信你一次吧。」
杨过一捏杨恩婧的奶道:「什么叫就相信我啊,我本来就没见过她,不过倒
是有些期待可以见她一面,看看是不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美。」
杨过这时看见杨恩婧有些吃醋而嘟起的嘴,顿时话风一转道,「不过就算再
怎么美,我想也不会比现在我身边陪着的两个美人美。」
杨过说完各亲了一下两女,顿时让两女眉开眼笑。
「这还差不多。」
杨恩婧开心地靠着杨过,浇着水洗着丰乳。
杨恩婧嘻嘻笑笑道:「不过如果过儿弟弟真的看上语嫣妹妹的话,姐姐也会
帮你让语嫣妹妹也嫁给你的。绢姐你呢?」
陈绢没想到杨恩婧会忽然问自己,急急地答道:「我听过儿的。」
杨过呵呵一笑,手中握着的陈绢的嫩乳,温柔地揉捏着,手指挑逗着那粉嫩
的奶头,道:「绢姐真好。」
杨过笑笑道:「好了,水已经有些冷了,你们还要不要再洗一会儿,我把水
弄热。」
杨恩婧看了看窗外,道:「不要了,我们还是早点睡吧,明天早一些去曼陀
罗山庄。」
杨恩婧嘻嘻一笑接着道,「而且我现在就想躺在过儿弟弟的怀里睡觉。」
杨过看向陈绢,陈绢幸福地点点头。
杨过搂着两女跳出了浴桶,这才将小光头从杨恩婧的**间抽了出来,顿时一
道乳液从杨恩婧的腿间流了出来,顺着她的大腿向下流。
啊,杨恩婧身体一软,靠着杨过,低头一看,脸上一红,低声道:「好讨厌,
又弄脏了。看来还要再洗洗。」
「绢姐,你先擦干了上床等一下,我给姐姐再洗一下。」
杨过手伸过杨恩婧的腿腕,把她抱起放进了浴桶里。
杨恩婧的修长玉腿分开搭在浴桶边上,浑圆的屁屁浸在水中,分开的腿根处
一抹浅草丛在水中飘荡着,鼓鼓的娇嫩肉丘清晰可见,还在张着小嘴露出里面红
嫩的肉肉。
杨恩婧头靠在杨过的肩上低声道:「过儿弟弟,你帮我洗洗。」
「好啊。」
杨过的一只手托着杨恩婧的圆圆屁屁,另一只手伸到她的两腿间轻轻地洗起
了那滑嫩玉腿上的乳液痕迹,片刻后便摸上了那敏感地鼓鼓的肉丘,洗着,手指
剥开洗着那点点露出的红嫩肉肉。
杨恩婧身体轻颤,轻哼了一声,脸上顿时又起了一层晕红,「过儿弟弟真坏,
不过洗得人家好舒服啊。」
陈绢擦干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上床,而是拧干毛巾细心地为杨过擦起了身体。
杨过回头看着陈绢笑笑,抱出杨恩婧,放开她的双腿,让她自己站好,这才
拿起毛巾为杨恩婧擦干身子。
杨恩婧开心地看着杨过,手里拿着手绢擦着杨过健美的肌肉。
三人体会着那温馨的感觉,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辉。
「好了,别再擦了,再擦下去恐怕就要破皮了,我们去睡吧。」
杨过手搂在杨恩婧与陈绢二女圆圆的翘臀上说道。
杨恩婧双手搂着杨过的脖子撒娇道:「过儿弟弟抱我上床。」
杨过笑笑道:「两个都抱,绢,你也搂紧我,可别不小心摔着了。」
「起。」
杨过抱起赤裸的两女,快步向床走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