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烈焰】(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章:没关系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
涅瓦洛有些讶异地看着已经被打开的门,这一扇门洛德想尽了方法就是无法
开启,而蕾洛娜不知道在附近动了什么手脚这门居然就自己开了,她并没有回答
问题,双持飞刀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涅瓦洛也放出「耳目」来观察前方的状况,两人都确定没问题之后才放下心
来。
「齐碧琳丝,有一件事情我很在意。」
才刚走回原点的蕾洛娜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蕾洛娜小姐……请说。」齐碧琳丝忽然觉得有些不安,她总觉得自己好像
知道对方想问些什么,但此时此刻又不能够逃避,这样只会让对方更在意而已,
而要让她说谎她又办不到……
「你的走路方式很奇怪……你说是吧?洛德。」
才刚背着背包走近的暗泉洛德听到这么一句话顿时愣住了,而站在一旁的涅
瓦洛则有些不寒而栗,现在的蕾洛娜比任何时候都还要危险,她似乎在质疑着什
么。
「蕾洛娜小姐,我……」齐碧琳丝想说点什么,但蕾洛娜一点回头的意思也
没有,轻轻拨开挡住视线的浏海,她用一种看似淡然且冷漠的眼神盯着眼前这个
高大的男人,虽然已经感觉到蕾洛娜的敌意,涅瓦洛心里很莫名其妙的有些难受,
他似乎也希望自己可以跟这女人这样两眼对视。
也许是因为心虚,暗泉洛德不由自主的挪开视线,他并不是一个善於伪装的
人,最后他像是鼓起了什么勇气,把视线投向站在后方万分紧张的齐碧琳丝,而
后者则是直接别开头,似乎很害怕跟他对视,这让他心底相当的失望和难过。
深深吸了一口气……
「是我,强迫她跟我发生了关系。」刚才心虚的表现一扫而空,现在的他看
起来就像是为了国家随时可以牺牲生命的勇士,说完这话的同时他也把自己的大
剑随手一扔……
「什么?!」涅瓦洛吓了一大跳,顺手接住抛来的沉重大剑,用询问的目光
望向那已经不知所措而且脸红到不行的齐碧琳丝。
「你有什么遗言吗?」蕾洛娜的表情超乎想像的严肃,她举起手中的飞刀指
着洛德的颈脖,只要她愿意,在对方下一个呼吸的瞬间就会马上断气。
「没有……」
蕾洛娜才刚要出手的那一瞬间,忽然感觉自己的腰被人抱住,一股蛮力想要
把她往后拖,她下意识抬腿准确地将对方的左腿踢离地面,在重心不稳的瞬间一
个移动就甩开了对方的身体,接着又是一脚直接踢向对方的腹部,却被他的双手
硬生生挡了下来,即使如此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一段距离。
蕾洛娜想要再一次出手,往洛德的大动脉刺去,没想到才刚被踢开的涅瓦洛
再一次冲了上来,这次他竟然拔出了蕾洛娜给他防身的两把飞刀,闭着双眼彷彿
梦游般的动作朝她砍了过去。
他知道要挡下蕾洛娜的刀根本来不及,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一刀往她身
上砍去,说真的他根本就下不了手砍伤蕾洛娜,这么做只是在赌对方的反应而已。
「啊……」齐碧琳丝摀住了自己的小嘴。
「涅瓦洛兄弟!」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蕾洛娜忽然转身一刀刺向涅瓦洛挥来的飞刀,真正让所
有人都感到意外的是,闭着眼惊的涅瓦洛似乎早就已经猜测到她的动作,忽然松
开了右手的刀柄,直接让蕾洛娜的刀贯穿了他的手心……
强忍着疼痛,涅瓦洛顺势握住了蕾洛娜的右手,在后者大感意外的那一刻抓
住了时机,一刀划向那冷艳的脸,才刚要往后退开蕾洛娜就发现情况不对劲,涅
瓦洛下意识抬起左脚踢中她的膝盖,那一脚竟然让后者的小腿以下忽然失去了力
量,一个重心不稳就要倒下。
握着右手顺势一拉,而蕾洛娜同样也顺势握着飞刀,闪烁着淡蓝色光泽的飞
刀刺向涅瓦洛的脖子,就算只是轻轻划到一下,斗气的力量也会破他的表皮直接
伤害到肌肉和器官,这一下必死无疑……
这时涅瓦洛最好的选择就是用另外一只手的飞刀跟蕾洛娜赌命,但他却没有
这么做,他再一次松开了刀柄,顺势抱住了几乎扑向他怀里的蕾洛娜,望着那近
在咫尺的斗气寒芒,他的脸上毫无惧意反而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你死了。」
「没关系的。」简单的一个回答,还有那温柔的笑容让蕾洛娜皱起了眉头,
因为她好像感觉到了某种异样的情感和气氛,她抬起膝盖顶向涅瓦洛的腹部,强
悍的斗气力量直接把这个喜欢抱着她的男人给击飞。
涅瓦洛抱着自己疼痛的肚子和鲜血直流的手掌,卷缩在一旁的角落,似乎在
这时候才感觉到疼痛,吓得脸色苍白的齐碧琳丝不顾下身的疼痛,感紧跑到他的
身边察看伤势。
「蕾洛娜……我没有恶意,只是希望你在下手之前,能考虑一下齐碧琳丝的
想法。」受到刚才那一下冲击,涅瓦洛没有马上晕过去已经很了不起了,他很快
就撑起自己的身体,即使非常虚弱还是把话给说完了,他直接捏着齐碧琳丝的头
强迫她转过头去与蕾洛娜对视。
「说话阿……」涅瓦洛的语气就像一个快要往生的老人,无论是手掌上的疼
痛,还是斗气侵入他体内产生的伤害,都让人难以忍受。
蕾洛娜一刀依旧指着暗泉洛德的脖子,但她的目光却落在齐碧琳丝的脸上,
正在等待她开口说话,而洛德这时也望向那写满了慌张的俏脸,似乎正期待着她
的答案,虚弱得说不出话来的涅瓦洛,直接用手指用力戳了她的脸当作催促。
「蕾洛娜小姐……请不要……不要……不要伤害洛德先生……好吗?」
她说这话时给人的感觉就跟在哭没什么两样,洛德用惊喜的目光看着她,但
齐碧琳丝却很不给面子地转过头,继续为涅瓦洛治疗伤势。
蕾洛娜似乎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自顾自的走到前面去了,而洛德看齐碧琳丝
一点都不想要理他似乎有点失望,只好在附近的草皮找一块地方坐下,看起来有
点远,但他还是能看得到齐碧琳丝这里的状况。
「涅瓦洛先生……」齐碧琳丝温柔地用手擦掉涅瓦洛脸上的冷汗。
「嗯?」
「你是不是……喜欢……蕾洛娜小姐?」
涅瓦洛听见这个问题的第一个反应是笑了一下,心想:「果然女孩子都在意
这种情节。」
但很快他就因为自己这么想而感到疑惑,他好像想起了什么……
「为什么你这样认为?」
「因为……你看着……蕾洛娜小姐……的时候,好温柔……」
齐碧琳丝发着光的小手揉着涅瓦洛的腹部,这让他感觉好很多,至少肚子没
有刚才那么痛了。
「我看着你的时候,也很温柔阿?」虽然肚子好很多了,但这不休息个十几
二十分钟大概是站不起来了,在战场上受到这样的一击大概就跟死了没两样,在
挣扎了几下发现自己还是站不起来之后,只好继续坐着,同时开玩笑地说道。
齐碧琳丝小脸浮现两朵红晕显得相当可爱。
「那不一样……你比较像兄长……」
涅瓦洛猜想她的意思大概是自己比较像她的哥哥,不过涅瓦洛都不知道自己
几岁,搞不好齐碧琳丝的年纪还比他大,接着齐碧琳丝好像想起了什么,有些扭
捏又有些好奇地问道:「涅瓦洛先生……你也想跟……蕾洛娜小姐,做那种事情
……吗?」
哪种事情?
接着看齐碧琳丝脸红到脖子去的样子,涅瓦洛顿时明白她说的「那种事情」
是指什么,看她害羞到不行的样子,涅瓦洛忍不住笑了出来,但这么一笑的后果
就是下一秒肚子疼痛无比,让他痛不欲生。
对於涅瓦洛的反应,齐碧琳丝除了害羞之外又有点生气,在帮他的手包紮好
之后就赌气不为他治疗了,但她仍旧在等待涅瓦洛的回应。
「当然想阿……每天都很想,你也知道蕾洛娜的身材这么……嗯!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纯粹的欲望,还是我真的对她有什么感情?「
一谈到感情,一想到刚才发生的那些,也许蕾洛娜对他应该没什么好印象了,
真让人无奈。
「那……你和蕾洛娜小姐……做过吗?」
问这个问题时,齐碧琳丝不由自主回想起那天晚上她只能无力地趴在石头上,
任由男人在她身上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一次又一次的深入,她只能被动承受
那彷彿永远不会停止的酥麻快感,一想到这她的身体就有些躁热,蹲着的双腿下
意识地夹紧……
而涅瓦洛则是回想起他们刚启程不久,他们遭遇的那支盗贼团的首领的下场
……下半身莫名其妙地感到一阵阵的抽痛。
「会被杀掉。」
最后涅瓦洛还是不打算浪费时间,直接让洛德扶着他上路,涅瓦洛不只是他
的恩人而且还是救命恩人,就算涅瓦洛要求搥背、按摩他大概也不会拒绝。
而且他也知道,这队伍里涅瓦洛和齐碧琳丝的感情比较好,要补救和这个姑
娘的关系就只能靠涅瓦洛了。
而后者倒不怎么关心这个大个子怎么样,他比较在意齐碧琳丝的想法,但这
似乎跟情欲没什么关系,比较像是朋友或兄妹的关系吧。
虽然涅瓦洛偷看过齐碧琳丝洗澡,还一边自慰一边偷看,而且这种行为不止
一次……就算是现在看到这女孩的裸体他大概还是会有反应,但这还不至於让他
失去理智,似乎只是一种纯粹的生理需求罢了。
一路上的气氛非常尴尬,齐碧琳丝刻意不跟暗泉洛德说话,而涅瓦洛也因为
负伤而不想说太多话,除了偶尔闭上眼睛放出「耳目」进行探路的时候会说几句
之外,一路上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看样子我们有麻烦了。」洛德说道。
离开了走廊,他们又进入一个大厅,只见蕾洛娜背靠着墙望着站在正对面的
一个大型机械,它的长相就像一只甲虫,六只粗壮的腿部而且身上披着厚重的装
甲,背对着他们不知道在看什么……
「遗迹守护者……」这时涅瓦洛才看清它的长相,很显然要通过这里就必须
面对这个傢伙,不过在沙漠上对付遗迹守护者就这么吃力了,在这样狭小的空间
内他不知道究竟有多少胜算。
虽然这傢伙的体积没有人型守护者那样庞大,但全身厚重的装甲就让人不知
道该从何下手,以他们手上的武器要破开那层装甲大概是不可能的。
「等一下我想办法爬上它的背部,你们就负责帮我牵制它,这种『看门的』
的弱点只有一个地方,击碎它就行了。」
「我想还是让我来吧!」涅瓦洛示意洛德可以松手了,现在他已经可以正常
走路,只不过动作大些的时候还是会感到疼痛。
对於涅瓦洛的自告奋勇,蕾洛娜并不反对,这里最有本钱击败守护者的就是
这个男人,但激发出神器力量之后,虽然涅瓦洛身上的伤口会消失,但内伤却依
旧保留,很显然虽然神器会帮助涅瓦洛自保,却不能保证这个男人的死活。
真正让她在意的是一些小细节,她想藉由这次的机会来确认自己的猜测。
「涅瓦洛先生……」
「还是让我来吧!涅瓦洛兄弟。」
很显然背后有两个反对的,但涅瓦洛并不是很在意,他直接走到蕾洛娜的身
旁问道:「弱点大概在什么位置?」
「没意外的话,弱点的长相我们之前见过,它的位置大概在这。」
蕾洛娜伸手按了按涅瓦洛脖子后方,快接近头骨的位置,接着她才开口问了
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有把握吗?」
「没有把握,但我会尽力而为。」
蕾洛娜想说点什么,但看到涅瓦洛的眼神之后,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齐碧琳丝躲在走廊之中随时准备救援,而蕾洛娜蹲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手指
夹着三支飞刀,另一支手撑着地面,看起来就像一只随时可以对猎物发动攻击的
掠食者,而洛德直接站在遗迹守护者的正后方,壮硕结实的双手正挥舞着大渐暖
身,他全身覆盖着由沙土制成的坚硬铠甲,若不动的话就像一尊雕像。
涅瓦洛爬上高处的走道,深吸了两口气之后,用一种常人难以达到的速度狂
奔而出,双眼紧紧盯着下方守护者的反应,它似乎已经查觉到了正在靠近的涅瓦
洛,改变了几只脚站立的位置,挪动身体猛然转过身来。
「不好……」
心中一紧,只见遗迹守护者缓缓张开背部的装甲,有一些小东西从缝里钻了
出来,用惊人的跳跃力扑向了,正离地面有十公尺高的走道上奔驰的涅瓦洛,他
随手砍落一架之后才发现那是构造特殊的四足机械……
「铿!铿!铿!」
节奏快速的三声,三只四足机械先后被三把飞刀给贯穿,涅瓦洛一脚踢飞一
只已经落在走道上正要扑上来的机械,到达距离遗迹守护者最近的地方,整个人
速度不停,就像一枚炮弹一样弹射而出……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