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烈焰】(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一章:战技
每跨出一步,都能清楚感受到从地板上回馈回身体的力量以及震动,沉重而
有力的心跳声既缓慢又强悍,几乎快凝滞的声音以及感受,让心跳有如战鼓般作
响。
从四足机械口中喷射出的飞刀,笔直地迎面而来,然而黏稠的时间却让人感
到噁心,那种面临危机的紧张感就像被无限拉长了,几乎是眼睁睁看着刀刃从脸
皮上划过,肾上腺素麻痺了痛觉,真正让他在意的是又一支从正前方飞来的刀。
「这下死定了……」
正因为思维不受影响,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反应力有多么强悍,但面对这已经
近在咫尺的刀锋,身体的反应跟不上变化的他,只能傻傻面对这被缓慢了好几倍
的死亡过程,然而当他的眼角出现另外一抹刀光的时候,他马上放弃了放松身体
的决定,在那不到零点一秒的时间内改变了刚才对身体下达的命令。
近乎垂直的两把飞刀碰撞出激烈的火光,涅瓦落幸运地从死神的镰刀下逃过
一截,一手将这两把刀刃从眼前拍开,对着正前方一架四足机械一跃而起,身体
在半空中后仰成了弓柄状,高举的双手反握着两把飞刀作为匕首,看起来就像从
毒蛇嘴里弹出的利齿。
刀锋前端闪出一抹细微的蓝光,涅瓦洛弯曲着身体将两把刀刃送入四足机械
的背部,同时身体以一个不可思议的方式向前空翻,才刚拔出的两把刀刃在他双
脚着地时一个翻滚,从另一架四足机械的侧面狠狠刺了进去。
他的身影,看起来就像一条狡猾而敏捷的毒蛇。
底下蕾洛娜眼看着涅瓦洛所做出的一切动作,那已经不能单纯用动作、攻击
来形容,那一连串几乎没有累赘的走位已经可以称得上战技,而涅瓦洛使出的战
技竟然是如此眼熟,让她闪避四足机械得猛攻的同时也感到疑惑。
疑惑并没有妨碍到她的战斗,她马上对着涅瓦洛正前方的道路射出了三支飞
刀。
「铿!铿!铿!」
节奏快速的三声,三只四足机械先后被三把飞刀给贯穿!
涅瓦洛顺势踩着一架半毁的机械,抬起的脚像棍子一样扫落一支才刚刚跃起
的机械,双手反握飞刀疯狂奔驰,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只紧追着猎物不放的掠食者,
他身体迅速跃起,一脚踩上护栏的同时下意识在脚上凝聚斗气。
肌肉拉伤了,但也让他爆发出惊人的速度,他整个人就像一枚炮弹一样射向
长相跟甲虫相似的遗迹守护者。
将两把飞刀送入四足机械的腹部,用力拖着这沉重的傢伙当作盾牌,硬生生
将它撞毁在守护者的背上,而守护者马上就察觉到有人爬到了他的背部,开始疯
狂地扭动身体想将这虫子从背上给甩下。
涅瓦洛吓得赶紧抓住盔甲的缝隙,身体在下一秒立刻悬空,守护者才刚改变
了一个动作,就让他的身体硬生生撞在那冰冷又坚硬的装甲上,他疼得差点把内
脏都从嘴里给吐出来……
洛德一剑一个四足机械,他猛然一跃,一剑劈向守护者前肢的关节处。
「铿!」
除了留下一点伤痕之外一点用处都没有,反而自己的双手被那强悍的反作用
力给震得发麻,才一眨眼间就有更多的四足机械涌上,他感紧挥剑杀出重围。
不过这么一来洛德也吸引了足够多的火力,守护者没有多余的四足机械可以
对付赖在他身上不下来的涅瓦洛。
这时守护者忽然张开嘴巴,数十道等同大小的火红色光球化为利箭射向蕾洛
娜,显然这守护者知道同时面对三个敌人对它不利,於是选择先干掉一个再说!
蕾洛娜早有心里准备,她的身体作出了跟刚才涅瓦洛十足相似的动作,彷彿
一条灵活的毒蛇在箭雨中穿梭,只不过她的身体看起来比涅瓦洛更加柔软,胸前
的两团饱满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动作。
蕾洛娜的动作一滞,迅速敏捷的动作因为脚边的一个残骸而乱了,那是一个
刚才被击落的四足机械的残骸,动作的错乱让她忽然失去了平衡……
「啊!」
一声痛呼,蕾洛娜的身体顺势向后飞退,她摀着刚才被射线贯穿的肩膀,脸
色苍白,只见那伤口依然在冒烟,而流出来的血并不多,可见那绝非一般人能够
忍受的痛苦,她紧咬着嘴唇,奔驰的速度仍然不变,迅速闪避射线躲入走廊之中。
齐碧琳丝感紧手忙脚乱地帮她治疗,还好这伤口看起来虽然触目惊心,但并
不是很大,要不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过很快她就发现蕾洛娜的大腿也
受了伤,刚才她是强忍着疼痛和行动的不便跑进来的。
「快走!」
洛德有些惊慌地对着走廊喊了一声,感紧将身体挡在走廊的入口前,横着大
剑抵挡那些炙热的射线,只见大剑的剑身从原本的银白色渐渐变成火红色,而他
身上也有一些装甲的部位变成了焦黑,正在缓缓脱落。
见齐碧琳丝已经带着蕾洛娜走远,他挥舞着炙热的大剑砍飞了两只四足机械,
不过他也知道这刀在这样砍下去恐怕就废了,只好将这把武器扔向一旁,捡起四
足机械掉落的飞刀冲向敌群。
这时涅瓦洛的情况非常危险,由於守护者的外壳相当坚硬,因此那些四足机
械根本就不再乎会不会伤害到自己的友军,像发了狂似的对着守护着的背部疯狂
射击,有好几次他差点被飞刀给射中。
「在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守护者的仍然在想办法把他甩下,而手掌有伤的涅瓦洛也知道自己撑不了多
久。
就在守护者凝聚射线,想要消灭在他面前跳动的洛德时,涅瓦洛迅速起身在
它背上奔驰,直接扑到守护者的头顶上,钻入头部与身体的缝隙之中。
那应该是脖子的位置,的确有着一颗看起来跟人型守护者的核心几乎一模一
样的东西,只不过这东西明显要小了些。直接一刀刺入核心之中,原本正随着守
护者的动作而疯狂扭动的狭小空间,在这一瞬间忽然停了下来,原本热闹的一切
忽然变得相当寂静,他才刚要想办法转个身而已,就感觉到又手臂传来一阵疼痛。
终於解决这傢伙了!
「妈的……什么时后被射中的……」涅瓦洛疼得疵牙裂嘴,只要稍一转身就
会让那刀柄碰到守护者的头部结构,这样一来刀身就会跟着被牵动,不痛才奇怪。
「惨了……要怎么出去阿。」
刚才他进来时,也许是因为守护者正低头盯着洛德,脖子上的缝隙显得比较
大,而现在这守护者因为失去核心而瘫痪,整个趴在地上的情况下,虽然缝隙可
以勉强看得到外面的东西,但却没办法让他出去。
「涅瓦洛兄弟!你在哪,我想办法让你出来!」
暗泉洛德确定涅瓦洛没有生命危险之后,马上推动守护者的头颅,但他使尽
了力气也只能稍微推开一些而已,涅瓦洛只好忍痛在里面帮忙推。
同时他也放出「耳目」去观察蕾洛娜和齐碧琳丝的状况,在五百公尺以内他
都能清楚的看见,只见蕾洛娜的肩膀上绑了绷带,而紧身裤被齐碧琳丝脱了一半,
她正要包紮好大腿上的伤口,这时涅瓦洛才放下心来。
守护者盯着的,是一个对它来说并不大的房间,但五个人走进去还算宽敞,
由於之前就有搭乘过这东西的经验,蕾洛娜稍微摸索一下就能够启动了,整个紧
闭的房间开始微微震动,只希望这个东西可以把他们送回地表。
「真好奇为什么伊古菲莽人要在地底下盖这些东西。」
原本插在手臂上的那柄飞刀已经被拔出来了,伤口经过消毒和包紮之后暂时
没有问题,但每当他的手想要出力都不免会感受到疼痛。
「这太惊人了……这比丘贝利斯更让我惊讶。」虽然丘贝利斯整体依山而建,
而且在白雪之中仍然有温暖的白烟翻腾,从高处往下看去这座城用壮观都难以形
容,但伊古菲莽遗迹里的先进技术,更令人大开眼界,暗泉古德想破了头都搞不
明白这狭小的空间是怎么上下移动的。
而且守护者的存在更是诡异,在这之前他在旅途之中有遇到一些常见的机械,
比如风车、水车,而后他也知道了矮人机械的存在,那是一种非常消耗物资的工
业产物,也是一门深澳又神祕的技术。
但无论怎么样,矮人的机械技术都需要有人操控才能发挥作用,到了南大陆
以来这守护者已经是暗泉洛德遇到的第三个无人操作的机械,它们就像被亡魂附
身了一样,拥有简单的意识而且会对入侵者发动攻击。
「如果你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他们应该是为了避难。」蕾洛娜说道。
「什么样的灾难需要让他们在地底下盖这些东西?这太大费周章了吧……」
暗泉洛德显然对「灾难」没什么概念,对北方民族的他们来说,暴风雪、饥
荒、兽潮已经是相当恐怖的灾难,但即使是这样的灾难,也不会让他们想在地底
下盖这些东西。
「是『时间的神殿』吧?伊古菲莽人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召唤出了原本应
该只属於神话故事的『时间的神殿』,这很可能是导致他们文明灭亡的原因。」
涅瓦洛简单的解答了洛德的疑惑。
「就像之前那样?」暗泉洛德指的是不久之前被涅瓦洛体内的神器击垮的守
护者,那守护者败得相当莫名其妙,只有蕾洛娜和涅瓦洛知道那究竟是怎么一回
事。
腐朽,这是这世界之中最容易受时间影响的规则,任何被这股力量影响的生
物都会加速老化或者是加速腐烂,而非生物的东西大概就是氧化一类的结果。
「嗯……只不过规模是整个伊古菲莽遗迹沙漠。」涅瓦洛的声音显得有些失
落,因为他似乎能听见整个沙漠上传来的哀嚎以及惨叫,这些来自几千年前的声
音是错觉,只不过是他的想像与内心深处的恐惧重叠而造成的结果,即使如此他
还是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也许我曾经目睹,我的家乡因为遭受这个『神器』降临……
而毁灭,印象中我的父亲就站在身边,不久之前他还在跟我说话,但……「
「那不应该是人的死法……」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之前涅瓦洛那么想死的原因,
还小的他亲眼目睹了村庄遭受「时间神殿的碎片」降临而毁灭的过程,他们甚至
没有机会去思考自己到底犯下了什么样的错误,才会接受到神的制裁。
如果世界上有神,那次的灾难肯定是一个开过头的玩笑。
「涅瓦洛兄弟,从之前我们谈的一些内容来看,身为『神器』并不是你的本
意吧?」
见涅瓦洛点头之后他才继续说道:「那么你不应该把罪恶感都往自己身上扛,
只不过刚好这把杀过人的刀,现在在你的身上罢了,你只需要想着怎么使用它,
或者不让它伤害到你不想伤害的人就行了。」
「得有人来告诉我,怎么不让它伤害到别人。」
「我认识一个朋友,能解决你的问题。」蕾洛娜转过头,现在她已经完全肯
定涅瓦洛并不是属於这个时代的人,很简单的原因……这个男人「目睹」了神器
降临的那一刻,而「时间神殿的碎片」降临的时间点,大概是一百多年以前。
如果这个男人不是活了一百多年,那就肯定是睡了一百多年。
「他是一个死灵法师,同时对神器也有一定程度的理解,至少对我们来说他
绝对是个专家,把你带去找他也是我的任务,是我们此行的目地。」
说这些话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稳定涅瓦洛的情绪,至少给他一个目标和希望,
现在并不确定神器的效力出现的条件是什么,她可不希望因为涅瓦洛精神上的状
况,而有可能导致神器的力量不稳定,那绝对是个灾难。
「死灵法师?是亡灵士吗?」暗泉洛德有些疑惑,因为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
「死灵法师」这个词,通常专精法术者都会被称为「某系」的咒语学术士,只有
像萨满、唤兽师、死灵法师……这种少数的存在,才会有这样特殊的称号。
「那是……什么?」齐碧琳丝两种都没听说过。
「嗯……就是北方人说的亡灵士,死灵法师一般都懂得如何跟死灵沟通,也
懂得怎么把一个快死的人救活,他比任何人都还了解人的身体。」
蕾洛娜只说了这些,因为她也不是很了解死灵法师。
「在修曼的社会,亡灵士好像一直都是受到排斥的对象,据说是因为他们的
研究已经违反了修曼社会的伦理道德观念,嗯……不过在我们家乡,亡灵士可是
最厉害的医生,大部份的疾病和内伤都难不倒他们。」
也就是因为北方民族跟死灵法师的关系不错,这世界上有三分之一的死灵法
师都集中在北大陆。
虽然生活条件很差,但至少不会无时无刻都受到追杀、通缉,如果关系不错
的话,北方人可能还会主动送遗体给他们研究。
「好吧!一定要让我见见他。」
「我会安排你们见面的。」
不久之后,房间的门再度开启了,而这次出现的正是炎热的沙漠地形,虽然
看到那因为高温而扭曲的景色就一点都不想踏出去,但他们总不能一辈子待在这
里。蕾洛娜首先穿过了光膜,而涅瓦洛紧随在后,齐碧琳丝似乎想起了什么,有
点羞涩的看了洛德一眼之后赶紧跑了出去。
暗泉洛德当然知道她在害羞些什么,这片光膜似乎会自动清掉杂质,当他走
过去的时候不出所料,身上的装甲眨眼间就消失了,全身上下除了头皮之外都是
肌腱,让他看起来就像扛着一把大剑的高阶死灵生物。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