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灵魂人偶】(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羽锋剑圣
其实克林姆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去,他只知道自己闯了一个非常大的祸,也
许打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伤害艾薇,但现在想这些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他知道自己只要闲下来就会变的多愁善感,所以才会不断的找事情做,从小
他就是一个工作狂……只有不断的忙碌才能让自己忘却悲伤,让自己暂时抛弃掉
负面情绪好好过活,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能拥有这一身的专业。
他之所以选择脱队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因为既然艾薇找到未婚夫他也不希
望留下来难受,此外他也想在这个荒郊野外验证一下自己的研究。
还记得克林姆曾被升迁至帝国第一研究所工作吗?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搭上那艘被恐怖分子挟持的船,虽然同样都是工程师…

但帝国第一研究所工程师与地方工程师的定义完全不同,必须要得到至少三
个博士的认可你的论文或成果才有机会成为这里的工程师。
就工程师来说这地位是非常崇高的,每年有多少人想尽办法要闯进去。
而克林姆却是近百年来轻录取的工程师中最年轻的……
他当然不会认为是自己帅才被人录取,加上那些恐怖分子以及艾薇的公司都
想招揽他,他也开始意识到自己似乎正在研究一个很不得了的技术。
就以往来说他会为自己感到骄傲,但此时此刻站在这荒芜之地的山丘上,望
着曾经是万云行政区的土地和人去楼空的城镇,他只觉得自己拥有这样的专业就
像背着一个诅咒一样,这让他感觉自己更对不起艾薇了。
克林姆找到了一座被废弃的动力厂,虽然设备已经老旧但勉强还能使用,该
说幸好当初这里的人走得够仓促吗?克林姆拿出一包魔晶石的粉末和工具,试着
将炉子点火加热之后倒入水、石灰和一些半路上採来的水果……
这些东西全都得按照比例被丢到炉子里炼化,等炉温高了之后才能将魔晶石
放进去,而他要做的就是不断控制炉子的温度,直到炼出液态动力源之后将它浓
缩成固体并加工成动力池,等这一切完成都已经深夜了。
「来吧!可以开始了。」现在克林姆觉得自己也睡不着,乾脆带着「女皇」
到外头验证自己的研究,他不确定这会消耗掉多少动力所以才多做了一些准备。
克林姆伸出右手和「女皇」的右手十指交扣,现在他得透过「女皇」去感受
什么是动力外放的感觉,这一步搞不定后面就没办法验证了。
他的论文到底写了些什么呢?
曾经有个魔导士认为这个世界是建立在虚无之海上,虚无之海是一个能以意
念有限影响物质生成的世界,只不过我们实在太过渺小而无法触及。
境界够高的魔导士确实是能够操控魔导动力,利用这些动力来窥视历史景像,
克林姆则认为魔导动力是最接近虚无之海的能量,只要能够赋予这些景像「时间」
的话那么就能够将它们化为真实。
这是一个很异想天开的研究,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触及了神的领域,但就
是这样一个克林姆自己都觉得很疯狂的理论,却得到了上层的赏识?
克林姆的身边没有高境界的魔导士,却有能够操控魔导动力的灵魂傀儡,他
试着影响「女皇」左手释放动力的强度,直到他发现前方五公尺远的地方出现光
亮,而景色也变得越来越扭曲和模糊。
他看到了一个景像。
一个棕红色头发的女王站在大阳台上的背影,而下方就是密密麻麻正在鼓掌
的人群,她的身侧则站着一个高大的女枪兵和带着长刀的侍卫,女枪兵和侍卫十
指交扣和下方的人民一样静静凝听着女王在说着什么。
克林姆听不到任何声音,在景象出现之后他试着透过「女皇」的灵魂联系时
间神殿,从逃生艇上拆下来的装置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
讽刺的是,工程师一辈子的工作都是拿数据说话,但这个时候克林姆却只能
靠感觉进行研究,这其实让他在期待的同时也有几分不安……
就在他感受到时间神殿的回应时,眼前的景象就像墨水一样渲染了周遭的一
切!
除了克林姆和「女皇」站着的这一块土地之外,周遭的景像全都变成了一个
克林姆不认识的城镇的景象,而这一刻一个画面让他震惊了。
「蕾傑罗!」他看到一个充满女人味的性感身影,在灰白色长发的暗杀者的
陪同下,行走在地形複杂的工地上却如履平地的景像,她带着淡淡微笑的冷艳面
容和那性感丰润的红唇,以及那可以用夸张来形容的身体曲线,已经性感到让克
林姆印象深刻,他摇摇头说:「不对……这是『女皇』?」
现在他终於能明白为何「盲刃传奇」当中,英雄涅瓦洛会对女皇如此忠心又
癡迷,这样一个迷人的尤物是男人都不会想放过吧?
「差一点点……也许我可以到这个时代去看看。」克林姆心里才刚冒出这个
想法,周遭的景色就像被火点燃一样出现扭曲和破洞,漆黑的火焰从破洞的后方
窜出,以惊人的火势席卷了这历史布幕的每一个角落。
「该死!」克林姆吓得咬紧牙根马上让「女皇」收手,在千钧一发之际逃过
了被火舌舔到的危险,而克林姆松口气之后却因为周遭的景色而感到不寒而栗。
周遭的景色已经和之前不一样了,除了他们站着的地方之外半径百米的范围
内都变成了沙漠,无论是一般植物还是突变植物都已经枯亡。
克林姆还来不及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保持警戒的「女皇」便对着南方举
起飞斧,克林姆抬起手让她别冲动,望着在黑暗中模糊不清的人影说:「是谁?」
「救、救命……有人在追杀我!」一个肌肤有些黑的女人带着喜悦跑了过来,
好像没有注意到这地区的异常还差点被沙子绊倒,克林姆原本想说些什么却忽然
听见远方山区传来爆炸声,她吓地缩了缩肩膀说:「他就在那里!」
「是什么人在追杀你?」克林姆望向爆炸声传来的方向,这个爆炸似乎已经
引起森林大火,克林姆猜测那区域应该有动力厂或动力池一类的东西。
不然没道理发出这么大的爆炸声,而且火势还窜沿的这么迅速。
「是、是一个剑士,他能够轻易的操纵刀片……非常的恐怖!」
这女人看起来似乎是吓坏了,而克林姆发现她上半身没穿衣服而几乎都被染
血的绷带包住,除此之外身上外露的肌肤也几乎都有被利器划伤的痕迹。
――不太像是说谎……但这里为何会有人?
克林姆发现那女人正盯着一旁的「女皇」皱起眉头,克林姆解释道:「她是
我用来战斗的人造物,她不会伤害你的……不过这里还有人居住吗?」
「这里没有,但如果往西南方走一百多公里……那里有一个贸易要塞。」
女人提供的这个情报让克林姆感到轻松了不少,原来这里环境再恶劣还是有
人生存,而女人看他若有所思的模样便问:「先生你是从海外来的人吗?」
「我是克林姆,我的确是从外地来的所以对这里不熟。」
克林姆原本想要带着这个小姐往贸易要塞过去,但又回头看了一眼的时候心
底便暗道不妙,那个方向而且还能引爆的动力炉……
说不定是艾薇和蕾傑罗!
她似乎害怕克林姆见死不救,在克林姆转身的时候抱住他的手,紧张的说:
「我是汉克儿,请让我跟在你的身边,因为从小有锻炼过战技也许能帮上一些忙。」
「但我想要去爆炸的地方看看,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让克林姆吓了一跳的是,手上那柔软的触感非常的美好,加上这女人身上迷
人的芳香,他赶紧改变站姿才没有让自己展露丑态,而下半身确实是硬得不行。
「好。」
克林姆几乎是按照原路往回摸索,一路上他确实看见许多被利器砍断的树木,
而这些树木看起来像是同时受到来自同一个方向的斩击,但这打击范围和破坏力
也未免太匪夷所思了一些,一个人就让这森林看起来像伐木场一样?
三人来到了正在焚烧的森林区域外围,让克林姆很不安的是他们现在根本没
有办法进入火场,而这火势并没有缓下来的趋势,他现在非常担心艾薇的状况。
「咻咻咻咻……」一连串锐利物破空的声响让克林姆心里一紧,「女皇」第
一时间抓着两人躲到岩石后方,而他们躲着的岩石忽然被几道刀光砍得破破烂烂。
――是暗器吗?可是这破坏力和光影,很明显是动力刀刃……
这么远的距离还能维持动力刀刃的杀伤力?怎么可能!
那些刀片就像回旋标一样砍到东西后就折返了,而跟着一起回去的还有忽然
停在半路上的刀片,这些刀片就像候鸟一样成群飞行环绕在一个人影身旁,羽毛
般的刀片重新拼装在人影的身上化为鳞铠。
克林姆小心翼翼探出头望着那正一步步靠近的傢伙,发现这个人的身高大概
只有一百五十几公分而已,手上拿着一柄长剑而除了胸膛之外上半身都笼罩在连
帽皮夹克当中,根本看不清楚他的长相。
「那就是追杀你的人吗?」克林姆问道。
「是、是的!那个人很强,你一定要小心!」
「女皇」从石头后方站了出来与对手远远相望,而那傢伙一挥长剑甩出刀片
朝「女皇」飞来,后者扣着飞斧将刀片砍飞之后回敬了一支飞刀。
对方也不闪不避的挥动长剑将飞刀击落,而身上的鳞甲迅速剥落并化为刀片
甩出,十几枚刀片迎面而来让「女皇」也没办法站着硬对,在山坡上奔驰跳动闪
避的同时一面用手招回飞刀一面反击。
此时此刻两人的攻击手段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只不过对方的投掷物多得有些
过分,十几支刀片在烈焰、草木、石块之间扫荡着,「女皇」最多只能用三支飞
刀进行反击,虽然论速度「女皇」比对方快上许多,但面对这样大范围笼罩的剑
光她想贴身也很困难,於是「女皇」一抓到机会便甩出钢索飞斧。
没想到对方一个后空翻,背对着众人时背上忽然冒出光芒,整个人往后撤退
了一段距离躲过了飞斧的攻击,而双脚一着地原本飞出去的刀片也回到身边,只
不过这次不是重新组装成鳞甲,而是全都拼装在长剑上!
原本细长的长剑在此刻竟化为一把怪异的大剑!
他背上的光芒忽然变得更强烈,「女皇」才刚收回飞斧的那一刻这傢伙便身
影一闪,竟然一瞬间就掠过三、四十公尺的距离逼到「女皇」面前!
「什么!」
克林姆发现光芒变得刺眼的不仅是对手的后背,还有他手上那把怪异大剑的
刀锋,说来可能有些夸张……这把大剑的长度约一米七,但是光芒形成的锋刃却
硬是让这把剑杀伤范围扩大到近三米!
那凶猛的光芒一扫而过,将任何阻挡在刀锋前方的物体全都一刀两断,其中
也包括克林姆和汉克儿躲着的岩石,就这么一刀便砍断了两棵着火的树木以及一
整排的杂草,他将这把大剑扛在肩膀上望着那蹲在地上的「女皇」。
「女皇」试图在这一剑扫过来之前先射杀对手,但那刀光连同飞刀也一起消
灭掉了,她只能用飞斧和左手凝聚出动力刀刃硬碰硬,而这么一个碰撞很显然
「女皇」落於下风,动力刀刃溃散的她体内的动力也蒸发掉不少。
克林姆抱着脑袋几乎趴在地上,他抬起头看见那平得不像话而且缺口还是炙
热得火红色的石头,吞了吞口水望向对手的同时心里冒出了恐惧感,他知道这个
对手十有八九也是灵魂傀儡,但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强!
就在克林姆正犹豫该不该逃跑的时候,那剑士却忽然将大剑变回长剑转身离
去,克林姆望着对方的背影若有所思,等对方消失在视野当中才忽然想通了什么
似的,自语了一句:「原来如此……」
这时候他忽然想起身边应该还有一个人,猛然转过头去看到汉克儿双脚颤抖
似乎站不起来,只是露出了一个逞强的笑容说:「我、我没事。」
克林姆帮「女皇」换上新的动力池之后就带着汉克儿离开了,虽然心里担心
但火势越来越大他再不离开也不行,而且他还不知道对手还有多少本事,继续留
在这里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克林姆回到废弃的城镇试图找到因为「动力系统损坏所以才故障的车」,因
为只有这种车子他才有本事修理,结果他只找到了一辆农耕机,当初逃亡的时候
大概也没有人会带这种慢得要死的载具上路……
他们挤上这辆农耕机之后,在汉克儿的引导下前往贸易要塞。
「贸易要塞只要检查确定没有变异就能进入,但是……
克林姆先生的兵器能不能带进去我就不晓得了。「坐在一旁的汉克儿看起来
有些尴尬,她吞吞吐吐好一阵子之后才鼓起勇气问:」克林姆先生,你……下面
很难受吗?「
「哈哈!」克林姆很尴尬的搔搔脑袋,脸庞因为不好意思而泛红,他故作轻
松的说:「被你发现了!我很少跟汉克儿这样漂亮的女生相处,抱歉。」
「克林姆先生嘴巴真甜……」汉克儿忽然伸手解开克林姆的裤头,克林姆吓
得差点架车去冲悬崖,汉克儿帮他把难受的肉棒掏出来握在手中套弄着,那软嫩
又温暖的手心让克林姆舒服得忍不住发出呻吟。
「汉克儿!别做这种事……你这样我会受不了……」
汉克儿从侧面抱住克林姆,那硕大软嫩的胸部摩蹭着他的手臂,那芬芳的体
香让克林姆一阵心慌意乱,她发出一个妩媚的笑声说:「没关系的克林姆先生,
毕竟你救了我一命嘛!总是要回馈自己的恩人才行。」
「不是那问题啊!我在开车,这样很危险啊!」
像是故意要捉弄克林姆一样,汉克儿故意加快了手中套弄的速度,还用大拇
指按压着那不断冒出液体的敏感龟头,最后克林姆爽得实在受不了,一声大吼之
后将精液射得她满手都是。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