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炼心】(情色版)(5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52)私奔歉疚尽心伺候古香君
自两人相识以来一直热衷房事,从来没分开这么久,诉起别后离凄,百种温
存,千般体贴,李瑟想起古香君的好,越发觉得对不住古香君,两人抱在一起,
一吻再吻。李瑟吻着古香君柔软幽香的双唇,手掌伸进放在古香君的腰间,胸前
摩挲了起来。古香君娇躯一阵酥软,不禁微微扭腰,唇间发出轻轻一声嘤咛。
吻了许久,古香君喘了口气,双腮赧红,水汪汪的眸子瞧着李瑟,纤纤玉手
伸进他的衣襟里,抚摸他的胸膛。李瑟拉着古香君坐在床上,隔着她的裙子,缓
缓摸着她的大腿。古香君闭上眼睛,只睫毛不安地跳动着。
在这时候,李瑟已经将手指移动到她的股间,裙子绉进紧夹的双腿之中,慢
慢浮现潮湿的水印了。
古香君不断轻抬下巴,兴致逐渐高昂,婉转的轻喘,不断从她那樱桃小嘴之
中逸出。
看着古香君害羞而雀跃的表情,李瑟也无法忍耐,悄悄用手指在她股间摸了
一下。古香君身体一弹,「啊」地叫了出来,声音之娇柔,好似是融化了的蜜糖。
李瑟听得心跳加速,一收手,搭上了她的腰带,轻轻解开。
古香君喘气几下,投进了他的怀里,低声道:「我……我觉得好热。」李瑟
轻声道:「把衣服脱掉?」古香君轻声道:「恩……」
李瑟拉开她的衣襟,看着她肚兜下丰胸半掩,汗水晶莹,两座玉乳越显得玲
珑可爱,娇嫩诱人。他看得兴奋起来,更不停手,一层一层脱去古香君的衣服,
把她那美玉一般的身体全部展露出来,继而卸下自身衣物,让早已硬起的阳具出
阵,朝着古香君的身体前进。久未干事,阴户又复缩小,初入时也很为难,在穴
口摩擦了一会,等到淫水浸出,才能容受。
就这样,两人肢体相缠,赤裸裸地翻云覆雨起来。每次和古香君恩爱,李瑟
都可以完全放开心情,得到一种说不出的幸福。
李瑟扶着古香君坐起,使她双腿分跨自己两侧腰际,搂紧她纤柔欲折的柳腰,
往自己的方向不断震动,好使阳具一次又一次地深入她的私处。古香君不断扭动
着娇躯,纾解着她的亢奋。狂涌的蜜汁流了满腿,阳具后抽时,嫩唇晶光闪闪,
绮丽异常;猛一插入时,爱液又成了四散的珍珠,随着她的呻吟抛了开来。「呃
……啊啊……老公,好会插……唔唔!」
古香君兴奋地拥抱李瑟,口中紊乱地呼唤着,快感飞快地递增。一滴滴汗珠
从她肌肤上渗出,有的滴在李瑟身上,有的成了她发鬓的饰物,有的流到乳房,
从颤动的奶头上飞开。李瑟没有多加注意,但是在古香君激昂的反应下,他的攻
势也更加剧烈了。
太久没做,李瑟龟头敏感异常,在猛烈的抽动中,古香君的私处内壁奋力收
缩,温柔而有力,诱得李瑟几乎要射出精来。他只得运功锁住精关,继续动作,
摩擦得肌肤火热,要把古香君推上更高的颠峰。不过越是忍耐,射精的欲望越是
急切,阳具越是难以自制。
啪啪啪声响不绝,身体碰撞越趋激烈,澎湃的快感如漩涡般卷袭了两人。
李瑟把古香君的身子放倒,开始极限冲刺。
「唔……唔唔……」古香君身体竭力颤动,口中婉转呻吟,浑身酥软,舒服
得快要晕了过去,连头都快抬不起来了,可是她的身体已经和李瑟身体很默契了,
不在李瑟的那射精时刻几下疯狂快猛的撞击下,她那猛烈的高潮也不会到来,所
以她和李瑟共同攀上了欲望的高峰,也要一起才能畅快的释放。
终于李瑟也在她体内的冲刺产生的快美达到了顶峰,李瑟再也忍不住了,他
那大龟头已经膨胀得像个婴儿的拳头,颜色变得紫红,浑身气力也消耗到了极限,
李瑟喘道:「香儿……我要去了……」抽插的速度极度迅猛。
古香君紧紧拥着他的身子,她感受到了龟头在体内的膨胀,这时候的感觉最
是快美,古香君想永远呆在这一时刻,享受着这种疯狂地抽插,急忙叫道:「不
……啊啊……再……再等一下,啊……我还没来……再等一会……啊!」
李瑟已经管控不住,疯狂地挺动,狠狠的抵入,下身一阵剧震,登时狂泄而
出,滚滚阳精射入古香君娇躯。
古香君却还差那么一点才高潮,身子犹在抖动,李瑟忙道:「老婆,对不起,
我忍不住了,你那里面太舒服了。」
古香君笑道:「老公没事的,我们太久没做了,是要适应一下的。」
李瑟还是有些歉疚,百般抚慰,两人温存了一会,李瑟把肉棒泡在小穴里,
继续抽动,慢慢雄风再起。
阴中淫水阳精充足,阳物犹抽插在水瓶中一样,稍一扯动,便随带而出,如
鱼吐沫,阳物根上的毛都打湿了。
古香君雪滑的四肢却如藤蔓爬树般紧紧缠住男儿,底下还蛇挺起来,仿佛欲
让他刺得更深。
李瑟便奋勇直前,一推至底,龟首不偏不倚正挑到女人的嫩嫩的心子,不禁
打了个激灵。
古香君喘着,在底下如离水的鱼儿般乱挺乱扭,用花房内的娇嫩瓤肉密密实
实地磨擦男人。
李瑟当下大起大落,把俏妇人的玉蚌犁得开合不往。古香君恨不得李瑟把蛋
蛋都能揉进穴中,双手扳住自己的两腿尽量张开阴户,只想肉棒能更加深入。
古香君秀眸失神乌云散乱,口中连哼不住:「好深!啊…好深!插穿了。」
蚌中腻液如浆滑出,早已涂遍两人交接处。
李瑟抽耸百度,将古香君扳起翻过,让她趴伏枕上,又从后边挺刺,下下提
至蛤口,没达花心。
古香君双手抱枕,螓首乱摇,只觉李瑟接连直刺幽深,嫩心几欲酸掉,渐渐
有些挨不住。
李瑟更是变本加厉,硬如铁铸的巨硕龟头连连撞击妇人那粒滑嫩的花心。
古香君只得咬了唇儿苦苦挨着,蛤中淫蜜如泉涌出,丢意早已荡漾于心,只
得做出百般娇态,唤出千种淫声,使劲夹那肉棒,只求能将男人的阳精在最短的
时间内诱出。
李瑟有如狂风暴雨,杀得古香君似那涛里轻舟,刚刚已经射了一回,这下龟
头没那么敏感了,用力大杀大伐。
古香君急着要哄他精儿出来,便满口「亲亲老公,亲亲郎君」地乱叫,声声
娇媚入骨,谁知还没等到男人射精,自个便挨不过去了,只觉花心突突直跳,花
眼内蓦地大痒起来。
「啊……啊啊!」古香君纤腰一挺,下体的抽搐扩散开来,阴精一阵大丢,
忍不住失声而叫,一时极尽浪荡。
李瑟灵犀乐透,紧紧扣住粉股,大送几下,感觉自己精如泉涌,便然后伏在
古香君背上,双手抱住胸前摸着乳儿,又将自己脸嘴,贴在粉颈上,亲个不住,
底下揉搓了一顿,便在这发香薰鼻,股盈肉怀的当儿,销魂落魄泄精完事。
古香君只觉一阵热浪袭来,阴中淫水便如泼了粥汤一样,流个不止,两腿一
软,卧在床上。片刻李瑟才抽出阳物,阴浆阳精随着阳物一齐放出,如大水冲破
闸口一般,流得满床都是。
再说薛瑶光让冷如雪陪伴白君仪住下,安排好之后,跟着楚流光一起出来。
出得门来,薛瑶光道:「我真是不如楚姐姐,打赌又输了给你。你怎么猜到
一定会是古香君第一个原谅李郎的呢?」
楚流光微笑道:「这是人之常情啊!就像你安排冷姑娘和白君仪住一样,白
君仪肯委曲求全,这么快的回来,还不是因为她爹爹的事情!而以冷姑娘的身分,
正是她需要的。」
薛瑶光道:「可是古香君受这么大的委屈,怎么会这么快就原谅呢?一点也
没有大闹。若要是我的话,我怎么也得大闹一场,回娘家住几天,等他接我我才
回来。」
楚流光叹道:「这就是古香君聪明的地方,也是我们做女子的无奈啊!她不
第一个原谅,还能怎么样?当面你们一个个都不敢理李瑟,转眼看不见的话,还
不是立刻去巴结讨好?
与其这样,自然是她乐得显示大方为好,无论怎么做,她是李大哥的原配,
感受都最强烈,但是也最无奈。「
薛瑶光想了想,点头称是,道:「唉,人真是不知足,李郎有了我们几个,
哪个不是顶尖的,却还不知道满足?人心真是难测啊!」
楚流光道:「是的。但其实他也不想的,他的痛苦不会比你们小。得到的时
侯不知道珍惜,失去了又后悔不已,人总在两难之间徘徊。再说情路崎岖,辗转
反覆,有的人一生都在追寻,到老也弄不明白。」
薛瑶光道:「所以你永远不会嫁给李大哥,是不是?你超然在我们之外,他
只会尊重你,宠爱你,而大家对你也没有嫉妒,你能得到我们的全部好处,但没
有坏处,是不是?」
楚流光笑道:「算是吧!其实只要心态好,把世界看清楚了,就不会有烦恼
了。人所能做的只能是管好自己,开心也是过一天,不开心也是过一天,什么事
情都要想开。当然这么说并不是没有原则和想法,什么事都听之任之,而是要形
于外,心不动。什么事都要努力争取,但是争不到又如何?人生本来就是有遗憾
和缺憾,否则就没有了完美和满足。」
薛瑶光默然倾听,良久道:「人生真是复杂,我是看不透了,姐姐好好修行
吧!等以后成仙别忘了我就是了。」
楚流光听了「咯咯」笑个不停。
薛瑶光被感染的也笑道:「我说话很可笑吗?姐姐笑什么?」
楚流光道:「没什么,我们这里郑重其事地瞎议论,要是比我们聪明的多的
人听了,就会嘲笑我们啦!我们青春年少,正应该玩乐,却发老人之叹,不是好
笑吗?」
薛瑶光点头称是,笑道:「都是李郎不好,惹我们生气,你看,我都被气的
老了。」
楚流光道:「那我替你报仇?」
薛瑶光忙道:「那可不用,你不是说连古香君都巴结他吗?我才没那么傻呢!」
二人相视微笑。
第四章避暑山庄
李瑟回到家中,厚起脸皮,用尽浑身解数,才哄得古香君、冷如雪、薛瑶光、
王宝儿、花想容等几位老婆不再责怪他。李瑟犯的是家庭大忌,心怀歉疚,又加
上碧宁也接来府中,因此他在家中的地位是每况愈下,这就是人往往为了理想或
者愿望所经常付出的代价。
楚流光也对他道:「大哥,你这次胡闹伤害大家很深。她们都是聪明美貌的
女子,家世又好,一起嫁给你都是因为爱你的缘故,已经委曲求全了。可是你却
不知道珍惜,把她们伤的这么深,从此她们对你就会留一个心眼了,不会再对你
死心塌地了,于你来说也许没有什么,可是如果六大门派分裂,四大世家都不支
持你,你的下场会是什么?太子没人支持,汉王势力独大,结果会如何?」
李瑟听了冷汗直冒。
楚流光道:「幸亏我在家里尽力替你弥补,她们还不是特别伤心。可是你不
能再犯一次错了,否则众叛亲离,你可别怪我不提醒你。
李瑟长揖到地,道:「多谢妹妹了,否则我真是不知如何是好。我逼不得已,
虽然对不起她们一次,但下次绝对不会再那样了。我其实非常爱她们,只是……
唉,我是又笨又傻的人。」
楚流光道:「我知道大哥的心情,你不必自责。人追求自己的理想和爱人,
也是人之常情,只是以后你要多想想你的责任,生活并不全是情感。」
李瑟动容道:「我晓得了,我见识差你太远。妹妹简直是神仙一样,你年纪
这么轻,为什么说出话来像经历过世事的老人一样犀利和有哲理呢?」
楚流光抿嘴笑道:「你这么夸我干什么?去哄你的老婆们去吧!把好话留给
她们,比什么都强。」
李瑟笑道:「老婆要哄,你更要哄。」
楚流光满脸通红,道:「大哥乱说话,让人听到可怎么好?」不再理他,跑
开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