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春册之淫姬传】(04-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四 柔心弱骨神清骨秀 香肌玉体玉骨冰肌
夕阳西下,光华帝姬沐完浴,侧卧在池边的贵妃榻上边由小宫女将梁信之新
研制的玉肌膏在每寸肌肤上细细涂抹,边就着轻染的手喝了几口燕窝,渐渐得身
子软将下来。
「帝姬,帝姬。」轻染试探性的唤道。「唔……」只见帝姬嘴里虽应着,但
却双眼无神,神情呆滞。待得片刻,轻染再唤,帝姬只呆呆得面无表情,无法应
答,周身四肢也软绵无力。
此时以梁信之为首的一行人鱼贯入得净房。「帝姬服的可是惹意牵裙散?」
梁信之翻了下帝姬的眼皮问道。
「梁内侍博学,此药失传已久,可是废了不少功夫才寻得,服次此药后,四
肢柔软,头脑混账不辨人事……不似先头用的药将人完全迷晕,服下此药五个时
辰内,意识模糊,但身子却能做出反应。待药性过后,意识清醒后断不会记得之
前种种。」敏心为众人解释道
「妙极妙极,如此便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最大程度的滋养帝姬玉身
了。」梁信之满意道。「这便开始吧。」
「帝姬周身已抹上玉肌膏,此香膏除了起滋润肌肤之用,还能提升敏感娇嫩
度,日日涂抹,将来若是稍微粗糙点的布匹上身,肌肤怕是都受不了。」
「先从奶子开始吧,此玉露霜为丰胸圣品,每日涂抹不消十日乳房便能涨大。」
只见宫女先拿两根热巾,围成圈形敷上帝姬挺翘的玉乳,露出中间乳头。
待得片刻,取走热巾,两位宫女分别取适量霜露抹于双乳上,以双手托住乳
根,向乳头方向按摩挤压,待玉霜全数吸收后,宫女们便退至一旁。「现下我要
为帝姬施针疏通乳腺。」
梁信之从一旁取出一套银针,在烛火上略炙下,分别在双乳的乳根,膻中,
少泽等穴位落针。「嗯……酸……」帝姬峨眉微蹙轻轻呻吟着。但双眼却无焦距。
约摸一盏茶的功夫,梁信之取出银针。再从一旁瓷瓶中倒出两颗莲子子般大
小的空心软玉丸,每颗丸心皆穿有一条粉色丝带,丝带两端各坠着一只小巧银铃,
慢慢将两颗丸药套在那小小的乳头上被丝带固定系紧。
「此丸有通乳奇效,我又加了红玉散,能使乳头乳晕保持粉嫩娇艳。」只见
帝姬嫩白的双乳泛着微红,乳头上仿佛套着两只玉珠子,粉色的丝带自乳首处垂
下,伴着胸口的起伏微晃,坠着的铃铛发出铃铃的轻响。
梁信之再将帝姬扶起靠在榻上,在其耳边轻声到,「请帝姬分开玉腿」。
榻上少女闻言 稍作迟疑后微微分开了双腿。「再大些,再大些。好,请帝姬抬
起双腿」
少女慢慢将双腿抬离起少许,梁信之双手缓缓抚过帝姬大腿内侧。「呵……
痒!」少女面带桃色大张的双腿在空中扭晃着。此时梁信之命两个宫女一左一右
抓住帝姬的脚踝,并将双腿分开到最大举在半空中。
这样私处便完完全全暴露在空气中,玉穴与后穴竟在未碰触的情况下微微收
缩着。梁信之取出红玉散倒入一旁宫女捧着的装有温水的银盆中,拿棉巾蘸取药
水后将帝姬玉户内外皆细细擦洗连一遍。
只见帝姬微摇臻首,脸色潮红,小嘴微张,随着棉巾每次与下体的接触都发
出嗯嗯的呻吟。「每日将红玉散以温水调和后温洗阴部,可使私处色泽永保粉嫩
如处子般。我另又将其制成丸状,需像乳首处一般套于珍珠上。」说着便拿出一
颗肉粉色的空心药丸亦有根雪色丝带从丸心穿过下坠银铃。两旁的宫女已将少女
私处轻轻拨开露出那小巧的珍珠。梁信之一手轻捏,一手将药丸套入系好。
「啊……啊……疼!」帝姬珍珠日日被宫女幼舌以羊乳滋润,已然十分敏感,
丝带银铃虽轻,但此处娇嫩亦有些受不了,喘息加重,扭着身子双乳摇晃使得银
铃声大作下身竟流出不少春水。
好不容易将那丝带系好,梁信之擦了擦手又从医箱中取出两颗如鸽子蛋般大
小的丸药。「此为汉妃暖炉丹,每晚帝姬的小穴后庭都需含着它们,将来自有其
妙处!」说罢他便捻起两颗丹丸,在小穴四周先蘸了些春水,双手微微使力,将
两颗丸药同时送入了小穴和后庭。
「唉……啊………啊………」帝姬大叫起来,幼嫩的双穴如何受过这样同时
的刺激,上半身直直地向后仰去,胸部高高挺起,坠着的双铃不住摇晃。
被拉在半空中的玉腿绷直,脚趾蜷缩着,忽然全身一阵颤抖,双腿剧烈抖动
起来,宫女连忙将她身子按紧,玉穴处在不断收缩,一股股的春水向外流出。
再看帝姬脸涨得通红,两眼大睁,直直得看着房顶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仍是童女身的帝姬便在众人面前浑身赤裸得高潮了。「这药好厉害啊!」敏心看
着眼前的景象不由叹道。
「使用此药后,能使穴内保持温暖湿润,一旦男根进入,就会觉得穴内暖如
春室,润如春雨。无论小穴还是后庭都会时时包着一股淫水,且滋味与寻常女子
的腥味不同,而是如海棠花露般馨香甘甜。」
梁信之见帝姬气息稍平便让宫女放下双腿道:「请帝姬移步内室吧!」帝姬
迷迷糊糊的点了下头便慢慢起身下榻,不想周身乏力只得倚在宫女身上免强行走。
乳尖和私处坠着的铃铛随着身体的移动发出悦耳的铃声,帝姬此三处最为娇
嫩,躺着时还好,一站起来这三处便传来一阵阵的酥麻坠感并伴着丝疼痛,更别
提那穴中的折磨人的仙丹了,她才走了两步便整个人娇软了下来,宫女欲将她架
起,却被梁信之阻止,定要让她自己走。
「帝姬乳头珍珠处虽然敏感娇嫩,但却太幼弱,若只一味滋养而不加锻炼,
今后若遇上手重的伤到就很难复原了。」帝姬便被扶着走一步停一步。
「诶……哦……」每一步都使得穴中的丸药刺激着穴中的娇嫩。「夹紧了,
不许掉,不然再多塞两颗。」梁信之突然严厉得对帝姬说道。
少女仿佛听懂了,只得并拢双腿股间用力撅着雪白的屁股一步一挪的往前走。
好不容易来到床边,由宫女扶着慢慢躺下,只见她气息紊乱,浑身冒着香汗,胸
口起伏不停,小嘴亦微张着喘气。
梁信之取出一根长六寸宽三指的软玉柱捏着帝姬下巴塞入口中,「此药柱可
食用,我以数十种花汁配蜂蜜炼制而成能滋润口腔喉部,并且会随口中的温度而
慢慢融化,帝姬饮下后,檀口芳香生津,妙不可言!」
一旁的宫女分别在帝姬颈下,腰下塞上软枕,以防丸药融化后液体倒流。梁
信之见一切收拾停当便回头看向敏心道,「今日这就算是好了,如此十日后,我
会根据帝姬身体再做调整。」
「有劳梁内侍了。」
一夜无话,次日天还未亮,轻染与敏心便带着宫女入了寿春阁寝殿,拉开床
帐,只闻到满床的花香味,浓而不腻。
帝姬微仰着头,嘴角流有那药柱融化后的液体,一直沿着细长的脖颈蜿蜒流
到胸口,再看那双乳亦是布满了奶头处玉露丸融化后的液体,闪着莹莹的玉色,
粉色的丝带软软地搭在乳头处衬得那小奶头越发娇艳了。
再往下看那玉门处更是泛滥成灾,春水药水将床铺都打湿了。「时间不早了,
快快清理。」随着轻染的吩咐,宫女们忙将帝姬扶起,用清水擦拭全身,在乳首
和私处用梁信之吩咐的红玉散来温洗。
待擦洗干净后,小宫女任是含着羊乳,帝姬由轻染抱着呈小儿把尿之姿,三
条幼舌同时含住了乳头和珍珠,小宫女们才舔弄了3,4下,「啊………………
啊………………」帝姬竟大叫着浑身颤抖,上身来回摆动,双腿用力绷紧,还不
待下身的小宫女有准备,噗的一身一股淫液就直直得射入了宫女口中,宫女只得
以嘴接着,混着满口羊乳一口口咽下去。
五 态生两靥之愁 娇袭一身之病
「我的儿,怎么好好的就病了呢?」寿春阁内帐幔低垂,皇后坐在金丝香螺
拔步床边,忧心忡忡得看着躺在床上的少女。帝姬靠在香妃色五彩金丝大软枕上,
一头青丝斜斜挽住垂于胸前,身上着青色纱衣,内着浅蓝色小衣。
脸上泛着潮红,见了皇后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母后,女儿让您操心了,
太医说是女儿体虚,吃药调养些时日便好了。」
「只怪是今年冬日太长,等开春了,身子骨活泛开也就好了。你且好好休息,
万事都不用操心,你与北境王的婚事还有三月,母后定替你操持得风风光光。」
说完皇后慈爱得替帝姬拉了拉身上锦被。
「女儿一切全凭母后安排。」听到皇后提及自己的婚事,帝姬羞红了小脸,
低着头轻声答到。原来这光华帝姬两年前便被晏帝指于北境王为妃。待帝姬及笄
后便要出降北境。
待皇后离开,光华一人坐在床上,一时想到了自己的婚事,听闻北人粗蛮,
北地荒凉,虽说她父母早亡,但在宫中得皇后照拂,日子也不难过。
六年前北境王大败北疆鞑子,战功赫赫,向晏帝提出尚主,而大燕两朝就只
有她一位帝姬,身份再尊贵也抗不了皇帝的一道圣旨,心中隐约感到害怕,都说
慕容氏迟早要反,不知那慕容景天到时候会如何对她。
正想着,只觉双乳处传来一阵酸胀,乳尖处更是犹如针扎般得疼。原来头前
她对皇后并未据实已告,连对太医也未明说。这三个月来,这双乳可是日日都折
磨着她。
初始几日只是觉得有些涨,不想这酸涨之势愈演愈烈,只是轻染一直宽慰说
是她身体正发育,而自己的两只奶子也的确是大了不少,原先的小衣都已穿不下,
着上外衫,外人一眼便能看出她胸前颇为可观的起伏了。因此头前的两月自己便
在人前强忍着不适。
谁知到了这第三个月,两只奶子居然一日大于一日,每日间沉甸甸得坠于胸
前,今日晨起一两个时辰后双乳就涨得又大又硬,连带着乳头也疼得令人受不了。
这样的折磨帝姬着实忍受不住,便向皇后告了假,躺在床上根本下不来地,
而请来把脉的太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哎……嘶……」帝姬实在忍受不住哀叫出声。
「殿下可是又涨疼得难受?」轻染闻声早上前来。只见光华,胸口一上一下
大大得起伏着,那新做的小衣好似也包不住里头的浑圆,可以清晰得看到衣服下
已经挺起的两只奶头。
光华喘着粗气,形容痛苦,双手隔着纱衣捏着乳根处,好似这般能缓解下疼
痛。
「轻染……我不成了,好疼啊!」
「奴婢这就去请太医。」
「别,别去,若让太医知道了,我便再也见不得人了……」帝姬忙拦住轻染。
「殿下这样实在是太痛苦了,奴婢替殿下揉揉可好?」
「嗯……」轻染慢慢将帝姬的纱衣前系带解开,再把里头的小衣褪下,两只
挺翘圆润的奶白乳房少了衣服的束缚,在胸前轻轻弹了出来。乳首处的奶头虽然
肿胀了不少,但仍粉红柔软。
「哎……轻点」轻染双手分别握住两只奶子,从根部开始细细的推拿按摩起
来,原先发涨的奶子在她特殊的按摩下慢慢软了下来,而奶头也似得到了舒缓,
不如原先那么疼,慢慢得缩了些回去。「恩……唔……唔……」帝姬的声音已然
从痛苦转为了享受。
待得一炷香的时间,双乳已经恢复绵软,帝姬疼痛稍缓。「殿下,您再歇歇
吧,回头奴婢再来给您按。」
「轻染……本宫……要更衣!」帝姬满脸羞愧的看着轻染道。
轻染以为帝姬是嫌小衣太窄,便取了套新的寝衣,扶起帝姬掀开锦被,只见
帝姬那湖蓝色真丝亵裤处竟湿了一大片。
「本宫也不知道为何,刚才你捏得舒服,身体里便有股水控制不住得流出来
……」帝姬涨红了脸说道。「无妨,帝姬身体违和,自是控制不住的,奴婢多去
备几套寝衣便是。」
再说那信阳宫中,赵贵妃已怀胎九月。自那日十五之后,她便再未见过梁信
之,外人都以为梁太医身患重病卧床在家,而皇后却早已派澜心去告知赵贵妃其
中原委。
赵氏当时心神俱灭,以为皇后定然放不过她。不想澜心却道:「皇后娘娘慈
悲,顾念贵妃毕竟怀着龙种,不能伤怀,特留梁太医一条命,只要娘娘生下皇子,
并主动向皇上提出交由皇后娘娘抚养,皇后定当既往不咎,留下梁太医的命!」
自此赵贵妃犹如被掐住了脉门般,只能任凭皇后吩咐了。
而此时赵贵妃正侧躺在寝宫内的贵妃榻上补眠,松挽着一个灵蛇髻,穿了条
金丝绣花抹胸长裙,因上围暴涨,孕肚硕大,实在无法将外头的桃红撒花上衫系
上,便只能敞开着衣襟。
胸口处山峦起伏,赵氏这般侧卧着,胸口的乳房沉淀淀得都快坠至腰间,而
腰上的肚腹更是大得惊人,比其他足月的孕妇要足足大出两圈,孕肉仿佛摊满了
身前的贵妃榻,颇为壮观。
此时晏帝悄悄走入寝殿,看着眼前成熟少妇胸前和腰间三处肥硕,从身上瓷
瓶中倒出两粒药丸吞入口中。
掀开贵妃衣襟,拉下长裙,双手捧着一颗巨乳,一嘴咬上那早已涨得紫红的
大乳头,拼命允吸起来。「哦……陛下来了……啊……吸得臣妾好舒服,用力点,
捏我的奶子,还有一只,再用力点……啊!」
晏帝听着贵妃的淫语双眼渐渐变得赤红,下身亦支起了帐篷。待他吸饱了奶,
一挥手,四名内侍上前,将贵妃架起抬至一张太师椅上,并在贵妃股下腰间以锦
垫垫高下体,双腿分开跨在扶手处。
整张椅中就只看到贵妃的肥硕的大肚子,胸口的两只奶子并未因刚才晏帝的
允吸而变小,奶头上犹挂着奶珠子,晏帝上前一个挺身,便刺入赵氏体内。
「啊……噢…………好舒服啊……陛下好大,还要,还要……啊……」贵妃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毫不顾忌地大叫着。发髻散落,珠钗玉环掉了一地,双乳摇晃
如两只水球碰撞双击一般。
「啊……陛下……臣妾又涨奶了,奶头好痛,出不来,啊……难受死了……」
「来人呢,替贵妃排解下」总管张全忙又招来四个小宫女,一左一右跪下,捧着
贵妃的双乳,打头的两个一口含住那紫红的乳头,使劲吸得两下,待乳腺一开,
便握住乳根,熟练得为贵妃挤起奶来。
喷射而出的奶水被另外两个手捧大瓷碗的宫女接着,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
「喔………………啊……舒服……啊!」贵妃因乳首处得到释放,愈发享受起皇
帝的抽插。
「爱妃爽不爽啊!」
「好爽,臣妾被陛下操得好爽……啊……又要,又要不行了……」
一波高潮来袭,贵妃浑身颤抖,双乳剧烈得摇晃喷射出更多的乳汁。而晏帝
却并没有因此要放过她的意思。「来人,将贵妃扶起来。」
两旁的内侍上前,赵氏因着晏帝的顶弄,整个人已经陷在太师椅里,肚子上
的软肉将椅子塞得满满当当,无法自己起身。
于是只得由两个内侍架起扶手上的双腿,一个内侍费力得抱着她的肚子,一
个内侍从肩膀处托着,众人使力才将臃肿的赵氏从椅子里抱起来。而贵妃因着胸
前三处着实沉重,肚子已经垂到大腿,甫一站直,人便失去重心往前摔去。
晏帝忙从身后将她抱住,龙根亦同时插入后庭花中「还不去护着贵妃肚子?
」张全见那肚子坠得厉害,忙命两个宫女在贵妃身前跪下,捧住赵氏的肚子。晏
帝自赵氏身后双手握住那对肥乳,使劲揉搓乳尖使乳汁四处喷洒。
「啊……受不了了……啊,陛下,陛下救命。」
无休止的抽插使得赵氏双眼翻白,双腿抖个不停,下身的淫液已在地上汇成
一滩小水塘,周身亦布满了自己喷洒出来的乳汁。溅得身前托着肚子的宫女也是
满头满脸的奶水。「噢……喔……不要了……臣妾不要了……啊……陛下求求您
……啊!」
晏帝终于在赵氏临近崩溃时,一个挺身释放在她后庭之中。一番云雨之后,
赵氏已然脱力,双眼微启,只见眼白,浑身战栗不能站,只得由众多宫人伺候搬
弄上床,擦拭换洗不多赘言。
皇帝心满意足得从净房出来,吩咐道:「适才贵妃的乳汁命御厨做成贵妃玉
乳糕后,分赏后宫」。原来自晏帝发现贵妃未生产便奶量充足后,便认定她天赋
异禀,若是将她的乳汁让后宫诸妃服下,说不定人人都能如贵妃般易孕。
边说还一边从手持信阳宫录春册的哑监手上拿过册子翻看起来。看道:「帝
龙根坚挺,耐久不泄,贵妃淫水四溅,哀求不止」,心中十分满意,只吩咐了一
声传太医来请脉安胎,便头也不回的往太极殿炼丹去了。
六。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啊…轻染,快来,本宫奶子又涨起来了。」昏暗的寿春阁寝殿内,帝姬散
着小衣,一双小手捧着两只大奶子,在床上疼得翻来覆去。嘴里直嚷嚷「人呢,
快来人,轻染。。」终于有人入得殿来,不想却是皇后一行人。帝姬见状,忙拉
起锦被,缩在床上。「傻孩子…你这病还要瞒到何时?轻染已经都和哀叫招了。
」「母后…我…我是不是个怪物」。
光华见再也瞒不下去,一时又是羞愧又是害怕,当着众人的面便哭了出来。
「不怕不怕,母后这不是来帮你了吗。你还记得梁太医吧,母后替你把他给找来
了」。「母后……可是梁太医是外男,而且又与贵妃…」
「他与贵妃之事,母后并未告知陛下,乃是为了保住贵妃腹内的龙种,不过
哀家也已惩处过梁太医了,如今他和这宫中上千名内侍太监并无不同。已然算不
得男人了,由他替你整治这隐疾是再何适不过了。」光华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推
辞,便只能眼睁睁得见众人离开留,殿里只留下两个小宫女和一位内侍。
那内侍甫一抬头,光华便认出是那日与贵妃苟且的梁信之。「殿下不必害羞
,奴才今日所见出了这殿门,除了皇后娘娘垂询,定不会说于第二个人知道,奴
才是犯了死罪的人,唯有治好殿下才能将功折罪」。
梁信之边说边在床前跪下磕了个头。光华见他目光真诚,并无一丝猥琐奸诈
之色,便慢慢将被子放下,露出两只涨得满满得奶子。梁信之跪在床边,一只手
堪堪能捧住一边的奶子,只见那玉乳已涨得几乎透明,摸在手上硬硬得,而那原
本小巧可爱的乳头亦涨得有半寸长,如妇人拇指般大小。手上稍一使力,帝姬便
疼得哎哎直叫唤。「殿下这双乳郁结,初有症候时未得及时纾解,现如今成了大
症候了。乳房中怕是已经涨满了乳水,唯有将乳水排出,才能缓解疼痛。」
「本宫并未怀孕,如何,如何会有乳水?」「女子身体构造奇妙,赵贵妃也
是未生产便有的奶水,殿下养尊处优,打小儿吃的东西就精贵,故也不足为奇。
」「那。。那便有劳太医了…」闻言梁信便命小宫女各捧着帝姬的奶子推拿按摩
,他起身从医箱中取出银针。
「奴才冒犯,要以银针刺乳尖穴位,使乳腺疏通,会有些疼,请殿下千万忍
耐」「嗯…」梁信之捏起两只乳尖一阵揉捏,只见手起针落,两根银针直直刺入
那粉红的奶头上。「啊……疼……」帝姬疼得挺身惨叫,幸得小宫女按着身体,
否则怕是要滚落下床。待梁信之拔出针,光华早已疼得摊在床上,头上冷汗密布,
待得一刻钟的时间,乳房胀痛愈盛,仿佛有两股热流在奶子里流窜不得而出。
「涨好涨,奶子要炸开了,梁太医。。。救命啊。。。。」帝姬疼得不停哀
嚎,在床上直打滚,身上的被子早已被踢走,露出下身穿的红纱裤来。「快去吸
乳,直达吸出来为止,不能停!」
小宫女忙上去捧起奶子允吸起来。「啊。。。出不来。。。啊,疼。。。。
」足足吸了一炷香的时间。只见帝姬忽然全身发颤,胸部更是直直的向外挺出,
恨不得整只奶子都送到小宫女嘴里,只听「噗噗」两声,两股浓浓的奶水射入宫
女嘴中。「啊。。。出来了。。。。喔。。。」梁信之亦上前帮忙握住双乳的乳
根,向上推揉,使更多的奶水射入小宫女口中。
帝姬足足射了有半盏茶的时间,小宫女吸得嘴角都溢出了乳白的奶汁。待双
乳再也吸不出半滴奶水后小宫女才起身退至一旁。「恩…唉………」帝姬因双乳
得到极大的缓释,多日以来的胀痛消失,此刻正满足得仰躺在床上,凤眸微闭,
嘴里轻哼享受着适才高潮的余韵。
而她下身私处的亵裤已然湿了一大片。梁信之上前褪下裤子,轻轻掰开花瓣
,只见那小穴和后庭处正一张一缩得流着春水。下体的清凉,使帝姬猛得从晕眩
中惊醒。「大胆奴才!」「殿下莫脑,奴才是在替殿下诊治,殿下玉处二穴是否
经常失禁?若如此,日后怎能如常人般与人相处?」光华被他戳中心中担忧,也
顾不得恼怒,忙道「还望太医想法诊治」。
「奴才也从未遇上此症候,要想根除怕是有些难度。」「那你可有方法缓解?」
梁信之见光华已然着了他的道,便忙从医箱中取出个小盒子,在光华面前打开。
先是取出一只如核桃般大小的软玉球说道,「将此玉球置于殿下玉门之中即可堵
此内泛滥,殿下放心玉球丝毫不会损伤殿下处子之身,只需每隔2个时辰换一下
即可。」接着他又拿出一根二指宽的软玉柱「殿下将此玉柱塞入后庭,其功效与
玉球相同。」
光华羞涩难当,但想着总不能日日尿湿裤子,便轻轻点了点头。「奴才这便
得罪了」梁信之遂又吩咐宫女褪下光华身上亵裤,分开双腿,将私处对着自己。
光华在稍稍挣扎后看向梁信之坦然的眼神,便转过头去任他所为。因光华私处已
然湿透,梁信之轻轻松松便将二物塞了进去。光华咬着红唇,努力不让呻吟声从
嘴中泄处。明明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但这感觉却让她特别熟悉,待二物入体,
下身反而感到特别充实满足。「殿下身子这便暂时无碍了,只需每日命宫女挤奶
及更换下体物什,便可起居如常了。」说完梁信之便行礼告退。
此时距离光华帝姬出降已不足两月,但因光华连日来卧病在床,宫内谣言四
起,有的说帝姬不愿嫁去北境心有不满故而称病,有的说帝姬是得了怪病,所以
皇帝才会如此爽快的早早将帝姬嫁人。
而北境王业已派出迎亲特使抵达京城。皇后为安抚人心,特地选在三月十五
之时大办赏春宴,文武百官,后宫诸妃都在受邀之列,光华自然也要出席,此举
不但能使谣言不攻自破,亦能让北境官员亲眼目睹帝姬风姿,传信回去。
宴会那日,只见帝姬着一袭团蝶百花烟雾抹胸凤尾裙,外罩锦绣双蝶钿花衫
,顶发高梳,髻鬟紧致,耳边鬓角挑出的长长两缕发丝逶迤而下,头戴丹砂点翠
朝阳挂珠钗。往那一站,少女的娇俏中带着风雅,唇不点而朱,眉不描而黛,真
真是国色天香。
再看她扶着轻染由远处慢慢走来,上身的胸围比起同龄少女亦是丰满不少,
抹胸裙处裸露的嫩白,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引人联想,纤腰更是显得不堪一握,
再往下看,帝姬的翘臀在凤尾裙的包裹下圆润得犹如水蜜桃,随着她的走动,可
以看得出两瓣股肉夹得甚紧,这便更显得挺翘了。
旁人只觉帝姬走路甚慢,但却别有一股弱柳扶风的味道,但只有光华自己知
道,那小穴和后庭的物件甚是折磨人,每走一步,她的下处便要忍受一份难言的
触感,而私处流出的春水虽然被悉数吸入二物中,但此二物却因春水而涨大,帝
姬只得忍着私处的酸胀,微红着脸,轻喘着,几乎一步一停得走入设宴的延喜殿
中。
「光华参见父皇母后,愿父皇母后福寿安康。」帝姬盈盈向上首的帝后请安
拜倒。「快起来,地上凉,你身子才刚好」。皇后关切地道 「谢母后」。
「皇后把光华养得不错,转眼成大姑娘了,上前来让朕仔细瞧瞧。」晏帝自
光华从殿外走来,两眼便死死得锁在她身上,从前他未将这哥哥的女儿放在心上
,今日再一瞧,这身段,这样貌,怕是后宫没个人能比得上。待光华上得前来,
晏帝闻得一股清香,眼前美人朱唇粉面,体态凹凸有致,眼着晏帝要伸手去拉光
华的小手,皇后忙将她往身边一带,笑道:「谢陛下夸奖,臣妾把光华当作亲生
女儿一般,自然不能辜负陛下所托」。 「皇后辛苦了」。晏帝闻言只得讪讪得
收回手,吩咐开席。
席间鼓乐齐鸣,歌舞升平。但光华却毫无心思欣赏,盖因双乳处奶涨得难受
,这般坐着要保持帝姬端仪,后庭的玉柱全数没入内里,而且还越涨越大,小穴
里也同样是涨的满满得,令她渐渐有了尿意。而诸妃为了在晏帝面前表现,便一
个劲得上来敬酒祝贺光华。
宴席还未过半,但光华觉得仿佛过了几百年般,本来就不胜酒力的她,小脸
上泛着红晕,气息微乱,更要命的是尿意越来越强,不得以只得向皇后道「女儿
不胜酒力,想要下去歇歇」。「也好,下去喝碗醒酒汤,歇歇再来,毕竟今日你
是主角。」「是」于是光华便扶着轻染出得殿中,整个人几乎是依在轻染的身上,
挪到了偏殿中。
「快,将门窗都关上!」刚扶着帝姬在殿中临窗的炕上坐下,轻染就向跟着
的小宫女吩咐道。而光华此处酒颈上来,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只得勉强靠在炕上
。「唔。。。难受。。。」
「殿下,小点声,当心隔墙有耳。」轻染见帝姬已然醉得不轻,只得取了丝
帕塞住帝姬的嘴,免得一会她大叫出身。这边厢,小宫女们已经将帝姬的上衣解
开,捧出两只白嫩嫩的大奶子,那奶头处已经有奶珠渗出来,染湿了贴身小衣。
忙一左一右为帝姬挤奶。而轻染则将帝姬的凤尾裙撩至腰间,露出底下的亵裤,
只见那亵裤在私处竟没有布,光华白花花的股肉便露了出来。轻染伸手啵啵两声
将那湿透了得二物取出。
二物离开体内时,还粘连着不少淫丝,如银线一般。「呜呜……唔」。帝姬
的嘴被塞着,只能发出呜呜声,好似对下体的空虚极为不满。忽然之间上身和下
身的人手好像都离开了,光华纳闷着张开眼,赫然间看到晏帝站在跟前。原来头
先光华离开,晏帝便也找了个借口出来寻她,不想却看到眼前这幅情景,而此时
轻染则悄悄溜出殿去,像皇后报信。
「好一个小淫娃,皇后真是养了个好女儿啊!」说着便扑到了光华身上,啃
上那还流着乳汁的奶头。「呜呜呜。。。」光华嘴不能言,只能双手死死抵住晏
帝的头。「还在这给朕装」,晏帝抡起大掌便啪啪两下甩在那一对娇乳上。光华
的皮肤日夜精心养护,哪受得了男人如此重的手劲。两只白奶子上立时就显出两
个红掌印来,泪水乳水齐流。
「住手!」皇后匆匆赶来,看到眼前情景,心中大乱,忙在晏帝身前跪下。
「请陛下开恩,放过光华吧」。「哼,朕还没问你呢,你既然将帝姬养得如此淫
贱,就别在这假惺惺了」。「陛下,请容臣妾解释啊,帝姬就要嫁给北境王的,
若那慕容知道妻子在婚前被陛下玷污,恐怕立时就要反了啊!」「皇后放心,朕
自有分寸,来人呢,将皇后请回殿中,主持春宴」!
待皇后被带走后,晏帝取下腰间玉带,将光华双手紧紧绑住,双手大力揉捏
起肿成两只大桃子的嫩乳,两股奶水直直得射入晏帝凑上前的口中。「恩。。。
好甜,处子到底不同」。光华双手被束,口不能言,泪流满面,只能拼命摇头来
表示抗议。待晏帝喝饱了奶,便掏出龙根,一会将其埋在乳沟深处来回抽插,一
会将龙头抵住那粉嫩的奶头上,一手用力挤出更多的奶水射在顶端。「呜呜。。
唔~~」光华虽然羞愤难当,但多日来的调教让她的一对奶子极为敏感,平时宫
女们按摩挤奶后,她下体都会泛滥成灾,更不论如今被晏帝这般情色得玩弄。
此前由于事出突然,一下子被吓醒,而此时酒精借着情欲又慢慢得爬了上来。
竟忍不住发出享受的闷哼。晏帝见状,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一把将光华从炕上拉
起,使其跪在炕前,而自己则沿炕坐下,这样龙根就直直得对着光华的小脸。光
华别过脸却被晏帝一把揪住头发,扯走嘴中丝巾,不待其喘气发声,便将龙根直
直塞入那樱桃小口。
腥臭的咸腥味使光华不停得发出干呕声,无奈晏帝紧紧得按着她的头,一个
劲得往她嘴里塞。「皇后没教你怎么伺候么,动起来!」光华依然绝望,只能按
着晏帝的指示,前后移动。「好紧的一张小嘴啊,又湿又热,不知道下面是个什
么样。」说着晏帝便将光华拉起,面朝外抱她坐在腿上,一手摸上私处。「不要,
父皇,不要,求求你,饶了我吧……」
「哼,嘴上说着不要,下面的小嘴却诚实得很。」晏帝将那湿漉漉得手指放
在嘴边舔了一口「嗯……好香,你自己也尝尝」说着便把手伸入光华口内,光华
羞愤难当,嘴里只尝到满满的羞耻,及其厌恶晏帝所为,便用力咬向嘴里的手指。
「噢!贱货!」晏帝吃痛,抽回手来便在光华脸上狠狠抽了两巴掌,一时将光华
扇得嘴角出血,眼前金星乱冒晕了过去。晏帝却并不打算收手,而是索性将其在
炕上放倒,拿龙根顶上粉嫩的菊花,那菊眼竟会一张一缩试着将外物吸进去。
晏帝甚是受用,丝毫不怜惜得将龙根直捣入穴。「啊!」光华在剧痛中惊醒,
虽然平时亦有药柱入体,但到底细小,且宫女们都是温柔轻放,哪像今日这般粗
鲁,菊花口处鲜血立现。「好紧,好热……哦……」一边晏帝极为享受得抽插得
越来越快,一边光华痛苦的边哭边哀求「不要……呜呜呜呜,放开我,放开我…
…」晏帝捏着两只大桃子,一下一下得相互撞着彼此,每当两只奶头相触射出奶
水,就似有股电流直击光华的脑中,而后穴在适应了异物的不适后,随着每次的
抽动亦有一股热流像是要从体内流出。
「啊……啊……不要……唔……放开……啊……不行了……啊……拿走……
啊……我要出恭……啊……」晏帝见状便知光华已然动情,便越发卖力得抽动,
「父皇,求求……求求你……放开我……啊,啊」。光华满脸潮红,不停得摇着
头,晃动得身上的汗水,泪水,奶水溅得榻上,炕上到处都是。
「唔……不行了……尿尿,我要尿尿,啊……啊!」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光
华浑身颤抖着,两只奶头直直得立了起来,急急地射出两股奶水,而晏帝却觉下
体一股暖流,原来光华竟高潮到失禁了。「好一个水做的娃儿……嗬,嗬……哦
……」晏帝被眼前的情景刺激的也全数释放在那后穴里。待晏帝从光华体内抽出,
见她早已因高潮而昏厥。「哎……可惜了,要不是答应了北边,这么个宝贝还真
是舍不得」晏帝边由张全侍候得步出殿外,边叹息道。
「找太医给看看,别留下什么痕迹」「奴才遵命」。而殿内留着的哑监则任
是尽责得将皇帝临幸的过程记录下来。此时正记录到「待陛下离去,帝姬昏迷不
醒,脸上红晕未散,泪水满布,双颊红肿,嘴角微破有血迹。双乳亦是红肿,奶
头深红,长约3寸,留有乳汁。私处尽湿,龙根威武,帝姬失禁颤抖不能自已,
后庭处白浊一片,皆为龙根所留。而帝姬浑身湿透,多为乳水所覆,浑身无力,
双腿张开,卧于炕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