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炼心】(情色版)(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56)销魂蚀骨淫荡瑶光浪碧宁
李瑟上下其手,薛瑶光身子着实丰腴,比冷如雪尚有过之而无不及。
薛瑶光握住大肉棒爱不释手,心中一酥一酥的,说道:「当初真瞧不出你外
表斯斯文文的,宝贝却是这般吓人。」
李瑟抚摸她两乳,竟然握不能拢,丰硕之极,见其峰顶乳头挺立,周围一圈
粉晕也甚巨阔,底下肉棒更是硬如铁铸。
李瑟便覆唇其上,咂吮起来,尔后更是蹲在薛瑶光胸前,挺棒入沟,抽插起
那两只雪乳来,薛瑶光也淫兴浓浓,双手抱胸挤住双乳裹那肉棒,还伸舌舔那龟
头。
玩了一阵,李瑟手又往下探去,滑过绵腹,摸到一团高高坟起的肥物,芳草
萋萋,忍不住用力一揉,只觉酥如脂膏,满掌都麻了。
薛瑶光玉躯娇颤,吃吃笑起来:「坏蛋,好痒的。」
暗觉有趣,更是贪恋,揉捏不休,蓦感尾起三指被一缕滑腻粘到,便顺手涂
到薛瑶光那团肥物之上。
只是片刻,薛瑶光便不笑了,身子轻抖个不住,喘息也愈急愈浓,忽哼道:
「莫耍了,快来疼我。」
李瑟但觉其底已如油浸,滑不留手,再听她娇唤,心中一荡,瞧见一只饱满
如馒的雪腻肥阜,刹那魂销骨酥,百脉贲张。
忍不住转身俯下头去,在那阴阜里舌舔指扣了一阵。
薛瑶光大颤了一下,见李瑟把肉棒送到了面前,便握住吮吸了起来。两人都
是口含舌舔,玩得不亦乐乎。
李瑟吸吮了不少淫水吞下,薛瑶光被撩拨得急了,要李瑟躺在床上,自己跪
在李瑟两腿间,口手并用,鼓动唇舌,含弄那肉棒直到其在自己口中爆发,薛瑶
光竟然也把阳精全部吞掉了,李瑟无奈的摇头,知道古香君的一些爱好其他老婆
会争相模仿,看来李家之妇以后个个都是「食精女王」。
薛瑶光又把肉棒含坚吹硬,渴求之欲已不可收拾。
李瑟也感筋气弥漫,当下挥戈而上,棒首触到微启的蛤心,便觉异样的润滑
肥嫩,诱得奋力前刺,眨眼间已如扎入一团油脂般无声而没。薛瑶光的花心口立
刻扩大,从里面吐出细细的肉针,插进阴茎的铃口,并不断的吸吮。
李瑟闭目凝神,享受了一会如电击般的麻痹快感,才开始抽插起来。
薛瑶光也上身弓起,僵了数息,方才重新跌回榻上,终得娇哼出来:「爽利
死人。」
喘了片刻,在李瑟的抽插中又忍不住娇呀颤啼:「好深,插穿我了!」
李瑟一下比一下插得更深,龟头次次刺到软中带硬的滑润柔嫩花心。
薛瑶光口中娇声不断:「真好真好!插死我了!」
他低头眼勾勾地望着交接之处,见薛瑶光那两瓣肥蚌张翕不住,里边的殷赤
嫩物随着自己的抽耸碎裂翻吐,着实美不胜收奇趣无比。肉棒抽插自如,如鱼得
水。
薛瑶光突地大哼一声:「嗳呀!呜……这下好……好狠,酸死人哩,啊……」
似乎挨将不过,两条粉腻的玉腿猛地夹紧了李瑟的腰。
李瑟竟清清楚楚地瞧见一注微浊的蜜汁从蚌缝中滚涌而出,流淌自己的肉棒
之上,随着抽动转眼打磨成胶白的黏浆,心头有如火里浇油,两手支着床面,倾
势压上。
薛瑶光美极,双手死死扳住床缘,固住身子摇股迎送,纵声哼吟:「啊!啊!
真好!真好!啊!咝……啊……」李瑟见状,耐不住癫狂起来,只杀得薛瑶光似
那:颠狂柳儿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一下挑得狠了,又听她娇啼一声,声音
既长又亮。
薛瑶光销魂吟哦,一轮交接后,淫声浪语又渐流出:「啧啧啧!你这宝贝真
真太妙了,怎么弄怎么耍都美死人哩。」
李瑟心中得意,恣意挑耸,见花底蜜液横溢,丰润异常,好不淫糜。
薛瑶光鬓上珠钗摇颤,忽失声央道:「老公快些,有些意思了。」
李瑟闻言,赶忙大力鞭挞,抽送之势原本就速,此时更是疾如流星。
转眼便过数十抽,李瑟汗流浃背,抽耸的力道再拼尽了几分,龟头下下皆送
到她池底那粒嫩肉球上。
薛瑶光突然静了下来,娇躯寸寸绷紧,花房阵阵纠结,蓦地打摆子似地哆嗦
起来。
李瑟顿感肉棒被捏握得美不可言,接着前端麻起,便有一股温软浆液袭了过
来,心知薛瑶光已丢,忙低头瞧去,只见花缝中迸出丝丝白浆,塞也塞不住,转
眼已涂满两人的交接处,粘黏得周围一塌糊涂。
好一会后,薛瑶光才缓过劲来,觉察李瑟竟仍坚如磐石。
薛瑶光直起娇躯,贴住李瑟,搂他脖子,意犹未尽地娇喘道:「美死了,还
要,我还要。」
底下玉股柔柔拆动,又再撩惹男儿。
女人丢过之后,阴内变得无比的软烂滑烫,李瑟细细感受,仿佛每一下抽添,
玉茎都会陷入花房的嫩瓤之中,美得不禁哼出声来:「你那里好软……好多水!」
薛瑶光却觉敏感非常,似乎连男人茎上的浮筋都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出来,咬
着耳朵:「是你的宝贝太硬哩,刮得人心儿都快……快蹦出来了。」
李瑟把薛瑶光一腿抱起,高高架于肩上,发狠抽刺,肉棒给那花心吸得销魂
蚀骨。
薛瑶光淫蜜直冒,眼湿面赤地颤哼道:「呜……快来吧,哎呀!好象……好
象又要……又要……」
李瑟俯身压上,上边紧贴着薛瑶光那软绵如酥的身子,底下又狂送了数十抽,
蓦觉浑身通泰,透骨酥麻,一股股滚烫的阳精已如水银乍裂般迸出。
薛瑶光如丝媚眼忽然睁开,喉底大声哼吟,娇躯鲜虾似的向后弓了起来,失
声娇呼道:「我丢了!」
花心眼儿竟被麻开,霎又大丢了一回。
李瑟欣赏横陈在床上的少女的玉体。经过前面激烈的运动,薛瑶光的秀发已
乱,如瀑布般垂下,玉面现出一片潮红,挺直的瑶鼻上挂着一滴滴汗珠,纯洁玉
体已被香汗打湿,什么秘密都隐隐透现。李瑟不禁暗道:上天真是垂怜,这些绝
世尤物,竟都成了自己的老婆。
薛瑶光白玉似的胴体上挺立着两座硕大的双峰,十分惹人怜爱,玉峰上两颗
粉红色的乳头,晶莹剔透,令人恨不得立刻上山摘取。光滑、细腻,洁白,平坦
的小腹上镶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叫人爱不释手。修长笔直的玉腿散发着美
丽的光泽。小腹的尽头,双腿紧夹处,是漆黑发亮的芳草地,但见玉股坟起,水
蜜桃般的阴阜隐隐分出一道红线,红线顶端一粒红玛瑙似的阴核娇挺着。
李瑟托起薛瑶光的香臀,将巨大的阳具抵在她湿润的阴道口,一挺腰,缓缓
将自己再度坚硬的阳具塞进了嫩穴。阴道很润滑,坚实而富有弹性,嫩穴开始夹
紧,收缩的肉壁,让他的阳具受到莫大的刺激。
「啊……啊……你……插得……我……好舒服啊……」李瑟将她的白嫩的双
腿抬起来,架在肩膀上,运用九浅一深法抽插着。几十下之后,薛瑶光全身紧绷
了起来,头开始向后仰,喘息凌乱。小蛮腰配合着他的抽送上上下下,似乎是想
要获得更多的疼爱。「啊……人家……想……要……你都不……给……人家……
那种深……深点的……坏……坏死了……」
李瑟没等她说完,阳具就立刻快速抽插起来。每一次插入,都深深地捣在阴
道的尽处。薛瑶光娇躯一震,没命的叫了起来:「啊……不要……太……太里面
了……啊呀……弄得太深了……」李瑟充耳不闻,埋头狠肏. 李瑟抽送的越紧,
她的反应也越激烈,突然薛瑶光的两手用力的按压在李瑟的屁股上,使劲的忽上
忽下的扭动臀部,迎合著李瑟的挺送,情绪之热烈,使李瑟感到吃惊。忽然薛瑶
光的小嘴弄到李瑟的嘴上,把舌尖塞在他的嘴里,要他吸吮着,身子更是挺得更
高,屁股的扭动也更是加速。李瑟也插得更深,抽得更急,每次他的大龟头更是
重重地顶在薛瑶光的花心上。每当李瑟抽插得越是厉害,就越能使薛瑶光浪荡与
快活,最后狂野的像发了疯,娇声哭泣了起来,泪水如泉般的涌出,嘴里浪叫着:
「郎君……哎唷……你……你真会插……啊……我……我从来没……这般……快
乐过……哼……我……永远……都……都爱……你……哼……快……再……再重
一些……哎唷……嗯……」李瑟被她的荡声淫语逗得越是发狂,猛力把阳具一顶
到底,大龟头使劲的在薛瑶光的花心上抽转了起来。
李瑟紧紧的顶在薛瑶光的花心,旋转龟头,薛瑶光也不甘示弱,旋转臀部迎
战,花心深处传来阵阵吸力,仿佛要把李瑟的大鸡巴吸进去,要把李瑟的体内的
阳精也抽去。「极品啊极品!」
李瑟内心又是一阵感叹,薛瑶光比李瑟想像中要厉害很多,李瑟心中又是暗
喜又是惊奇,于是加大功力,让大鸡巴变得越发粗壮、坚硬、滚烫,把窄窄的阴
道撑得大大的,随即李瑟增加了抽插的力量和速度,在薛瑶光的阴道内疯狂急速
的抽出插进,插进抽出,极力冲杀。
薛瑶光的心中也是又是喜欢又是惊奇,薛瑶光见识了李瑟的雄伟和粗硬,想
不到在自己的迎战下李瑟还能做出如此疯狂的动作,心中喜不自胜。良久,李瑟
看薛瑶光还是没有泄身的迹象,于是李瑟拔出长枪,把薛瑶光的身子翻了过来,
让薛瑶光跪趴在床上翘起屁股,李瑟要从后面进去。
薛瑶光用仿佛能滴水的眼睛看着李瑟,说道:「好郎君你真能肏,瑶儿快舒
服死了。」
然后薛瑶光翘起两瓣美丽而丰满的白臀。「瑶儿,你也很厉害啊!你夹得我
太爽了。」
李瑟说着贴近薛瑶光的翘臀,挺枪进入薛瑶光体内,直捣薛瑶光的花心,两
只手也没有闲着,分别从薛瑶光的腰部两侧探过去,紧紧的抓住薛瑶光的椒乳抓
揉起来。
薛瑶光摇动臀部旋转着,嘴里大声呻吟道:「好郎君……狠狠的肏吧……把
我肏死……」
薛瑶光总是给李瑟惊奇,总是让李瑟出乎意料,这就更加增强了李瑟的征服
欲望,一定要让薛瑶光高潮,要让薛瑶光崇拜李瑟的长枪。李瑟急速的挥动阳具
在薛瑶光的体内冲刺着,越来越大力,越来越深入,到最后已经是每次都全部拔
出,然后再狠狠的全根没入阴道中,巨大的冲击力使得薛瑶光的阴道内发出惊人
的响声。
薛瑶光终于感觉到高潮要来临了,叫得更大声,别人如果不知情听了肯定会
觉得是在受虐待,薛瑶光一边疯狂的叫着,一边摇晃着脑袋,身子慢慢的开始颤
抖起来,屁股也越来越用力的往后顶。李瑟知道薛瑶光已经到关键时刻了,更加
卖力的冲刺着,李瑟用两手扶着薛瑶光的腰,健臀挺动得如风车一般,只看到一
道道灰色影子在薛瑶光的阴道内一次又一次的进出。
「啊啊啊啊啊……」
在越来越快的冲撞下,薛瑶光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叫声,随即双手一转,整个
脑袋靠在床上,高潮来临的巨大快感让薛瑶光再也撑不住了。
突然薛瑶光全身颤抖,花心在收缩,不断的吸吮着李瑟的龟头,浓烈的阴精
源源不绝地流出,烫得李瑟有说不出的舒服,便把阳具接连的紧抽快插,阳精也
忍不住地泄在薛瑶光的阴阜中。当李瑟的阳精射出之后,全身伏在薛瑶光的玉体
上,轻轻的吻着那满身香汗的胴体。薛瑶光脸部更是充满着满足的笑容,柔顺地
享受着李瑟的轻吻,两手不停地在他的背部抚摸着。
薛瑶光如此,其余众女也都抱怨李瑟对她们不够好,李瑟只好小心应对,尽
量让她们开心。
可是李瑟发觉只有每次和她们亲热之后,她们才可以开心好几天,倒不是非
得有房事,而是搂搂抱抱,她们才开心,想起花蝴蝶的秘籍上说要多和女子身体
接触,才能让感情融洽,果然大有道理。
李瑟本以为他对生活已经领悟的很深了呢!可是仍旧有许多的新东西让他开
悟,不禁有些感触。
在众女之中,只有碧宁无论在李瑟面前也好,不在李瑟面前也罢,始终都是
快快乐的,李瑟心中纳罕,一天晚上,歇息在碧宁房中。
李瑟把碧宁拦腰抱起来走到床边,碧宁已经猜到李瑟想要做什么了,她的脸
一阵阵地发烧,心也蹦个不停。李瑟把碧宁放到床上,开始给她解带宽衣,碧宁
只是静静地躺在床上,任由李瑟摆布。李瑟温柔地解开碧宁衣衫的扣子,紫色的
衣襟敞开两边,红色的肚兜落入眼前。李瑟的目光向下探视,深深的乳沟、半露
的球峰、雪白的肌肤,不禁让他有点眼花缭乱了。
李瑟的手顺着碧宁光滑的肩头滑到她的脊背上,把兜肚上的细绳拉开,脱下
她的兜肚。立刻一对浑圆高耸的乳峰蹦了出来,在雪白的圆球上,两颗粉红的乳
头镶嵌在上面,发出诱人的光泽。李瑟欣赏着碧宁美丽的胸部,他忍不住用手抓
捏揉按着她挺起的蓓蕾。碧宁身上发出阵阵幽香,细嫩光滑的肌肤触感极佳,让
李瑟不停地在她丰满的玉乳上亲吻。
碧宁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她的嘴里微微轻吟着。李瑟的嘴含着碧宁挺起的
乳头,而他的手则身到碧宁的腰间把她的裙裤剥了下来。李瑟站起身来,他一面
脱着自己的衣服,一面欣赏碧宁美妙无比的娇躯。
那漂亮的脸庞,圆润挺拔的乳峰,细小光滑的纤腰,结实高翘的美臀,修长
嫩白的双腿,玲珑可爱的嫩足,更让李瑟动心的是她芳草茂盛的少女私处,阴蒂
阴蒂发育情形特别良好,阴蒂头已经露了出来,上面还沾着一颗颗晶莹的水珠,
那是碧宁忍不住分泌出来的一丝淫水。
李瑟脱下衣服,在这样的赤裸裸的美女面前,他的宝贝早就硬梆梆的了。他
上了床把碧宁搂在怀里,俩人相互亲吻着,舌头搅在了一起。而俩人的手则在对
方的身体上游走着。李瑟的手掰开碧宁的双腿,低头去吻她的嫩穴,碧宁惊骇地
说:「不……不要啊……这很……很脏的啊……」
可李瑟并不理会她,而是一个劲的在她的阴户上猛舔。李瑟的整条舌头,几
乎全钻进碧宁的身体里面,这把碧宁美的要命。她起初只是微微轻吟着,慢慢的
手也不在推李瑟的肩头,而是摁在他的后脑上,把李瑟的头往自己的阴户上压。
李瑟舔了碧宁的阴道后,又去欺负那小豆豆,舌尖忙碌的挑衅,害得那阴蒂更加
充血变得红润膨胀起来。因为阴蒂愈发达对于性反映也愈敏感,因而碧宁有强烈
的快感,只要稍微刺激,就可以达到忘我的境界。
碧宁浑身颤抖,她忍不住叫出声来:「啊啊……啊……我……不行了……小
穴里……里面好……好痒啊……真的好痒啊……啊……」
李瑟也感到碧宁挺不住了,她的淫水顺着阴道不停的往外流着。因此他不再
挑逗碧宁,李瑟让她舒适地躺在床上,用膝盖拨开她的双腿,把自己硬的发疼的
宝贝,对准她张开的穴口慢慢往里推进去。龟头刚进入碧宁的肉洞里,就感到她
那儿爱液早已泛滥了。在大量的爱液的润滑下,李瑟粗大的龟头毫不费力地就冲
破了肉壁的阻拦,深入到阴道深处。
碧宁感到下体一阵轻微的疼痛,她小声呻吟了几声。李瑟的宝贝随着扭动着
的身子的起伏而慢慢地深入,直到龟头触到碧宁的花心。李瑟停下来,他抱着碧
宁说:「宁儿,感觉好吗?」
碧宁紧皱着眉头说:「口子有些疼啊……」
李瑟安慰道:「是我的龟头太大,你还不适应,适应后就不疼了。」
碧宁「恩」一下,慢慢的她感到阴道里越来越痒了,可是少女的羞涩,让她
不好意思催李瑟挺动他的肉棍,她只好轻轻地动着娇躯,来减轻淫穴里的骚痒。
可她越是轻动,阴道里越是麻痒难当,情急之下,碧宁忍不住哼哼起来:「啊…
…你快动吧……我痒……啊……啊。」
李瑟开始抽动起宝贝来,俩人搂得死紧,两条蛇一样的缠在一起。不知什么
时候在李瑟的大宝贝慢慢地抽送下,碧宁已经没了痛苦,反倒美了起来,脸上又
浮现舒服的表情。李瑟抽动的宝贝勾起了碧宁内心的本能,她也变的淫浪起来。
李瑟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她也都已承受得了。碧宁的淫水又多又滑,虽然
李瑟的宝贝把她的阴道涨的满满的,可每一次龟头退到穴口时,总会刮带出一大
滩淫水来。不一会儿床上就被碧宁的淫水湿了一大片。李瑟猛烈地起伏着身子,
他喘着说∶「宁儿,你……舒服吗?」
碧宁也是娇喘连连:「嗯……嗯……我好美……啊……啊……我好美啊……」
听了碧宁的欢叫,李瑟更加卖力地干着她的小穴。而碧宁将两腿夹紧,并拉
动李瑟的身子向上,让李瑟紧贴着她下腹挺动,原来这样是最能摩擦到露在外面
的阴蒂,碧宁最喜欢这个姿势,这能让她很快就达到高潮。而李瑟则感到碧宁的
嫩穴更加紧凑。他一棍一棍的穿刺在嫩穴里,碧宁也叫的更媚人了:「……啊…
…我死了啦……啊……死了……嗯……嗯……」
碧宁的欢声浪语深深的刺激着李瑟,他把狂风暴雨撒泄在碧宁身上。李瑟重
重地用宝贝在她的阴道抽送挺刺,碧宁狂乱地摇摆着头挺着腰肢,配合着他抽送
的。她波浪似地扭动着臀腰,满足地叫着,深度的结合加大对宝贝的刺激。
在李瑟猛烈地进攻下,俩人在忘情地扭动下半身当中,碧宁此时直觉的一阵
阵舒爽的感觉直冲脑际,身体抽搐着,随着李瑟的动作,轻轻摆动着,阴道内一
股股的阴精汹涌而出。
李瑟也不禁发出了吼声,他的龟头顶着碧宁的花心,向里面疾喷而出大股大
股的阳精。碧宁被这阳精一烫一冲,花心又被大龟头死命的抵住,一阵晕眩倒在
床上不动了。
李瑟和碧宁云雨之后,李瑟问起这个问题。
碧宁脸上挂着快乐,道:「因为我的要求很小啊!这家里,她们都比我强,
容貌比我好看,家世也比我好。我爹爹虽然武功高强,可是年纪也很大了,指望
不上什么了。我是个笨丫头,以前和你没什么好的交情,只是和你斗气。你之所
以娶我,是因为楚姐姐说我怀了你的孩子,你为了我的清白名誉,才娶我的。你
已经有娇妻美妾了,并不想娶我,所以在你的身边,即使你几个月不理我,我也
不会怪你。能够每日听到你的消息,隔几天看到你,我就很开心了。」
李瑟听了大受感动,揽她入怀,道:「我不会冷落你的,你们每一个人都是
我的宝贝。」
李瑟也不再废话,双手一伸一缩,已经顺势将碧宁搂在了怀里。碧宁情不自
禁地用丰腴的玉臂,勾住李瑟的脖子,并收腹仰身,粉红的小脸蛋迅速地贴向李
瑟的脸上,接着樱口香舌同时送入了他的口中。李瑟边吸吮着香舌,并用自己的
长舌转圈地搅动着她的香舌,直搅得她发出了「呜呜呜」的娇声。
碧宁全身裸露,一丝不挂,她皮肤白细、柔嫩,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凹凸分明,不断地散发着少妇的芳香,使人魂不守舍,魂飞魄散。此时此刻,碧
宁仰着因情欲荡漾而飞霞喷彩的鸭蛋脸,抬起了杏眼,发出了水波荡漾,摄心勾
魄的光来,鼻翼小巧玲拢,微微翕动着,两片饱满殷红的咀唇,象熟透的荔枝,
使人想去咬上一口,小咀微张,淫笑浪喘,两排洁白的小牙,酷似海边的玉贝,
两枚圆润的酒窝似小小的水潭,荡游着迷人的秋波,淡淡的脂粉芳香丝丝缕缕地
飞进李瑟鼻孔。
李瑟全神贯注观赏着,品味着这个丰艳而极富弹性的胴体,以勾起自己的刺
激和快感。碧宁整个的身躯,散发着无尽的魅力,丰满、光泽、弹性十足,满头
的青丝,齐整的梳向脑后,又乖巧地盘成两个发髻,骨肉均匀地身段衬得凸凹毕
现,起伏波澜,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出污泥而不染的玉藕,颈脖圆长,温
润如雪,金闪闪的耳坠,轻摇漫舞,平添了妩媚高贵的神韵,一切男人,在她的
面前都会脑壳发涨,想入非非。
她的椒乳尖挺、高大的富于弹性、白嫩、光洁、感性十足,看上去好像两朵
盛开的并蒂玉莲,随着微微娇喘的胸脯,吁吁摇荡,鲜红的乳头,褐红的乳晕,
好像发面馒头上镶嵌了两颗红玛瑙,使人总是看不够。平坦的小腹,深深的乳沟,
融流着春潮的露珠,细腰半扭,乳波臀浪,酒盅似地肚脐盛满了情泉。浑圆的、
粉嫩的两腿间,蓬门洞开,玉珠激张……就是修行多年的老僧也会拜倒在她的床
前。
神秘的三角地带,养植着片片的茵茵小草,珠珠造型优美,弯曲着,交叉着,
包围着,那丰满而圆实的,红润而光泽的两片阴唇,唇内还流浸着晶莹的淫液,
阴阜酷似小山,高高的隆起在小腹的下端。粉红的阴蒂凸涨饱满,全部显露在阴
唇的外边,嫩穴下,后庭之上,鲜嫩艳丽,令人热血贲张,想要放肆地提枪向它
逼进。
只见她,椒乳高耸,椒尖怒突,蜂腰轻扭,雪腿慢摇,发出了令人神魂颠倒
的浪语:「郎君……来呀……你倒是来呀……」一支肉感十足的小手,一下扯住
李瑟的铁钳般的大手,径直地拉向了自己的椒乳。李瑟只觉一种如饥似渴的强烈
欲望奔涌而来,他一下扑了上去,双手各抓住一只高大的乳峰,屁股斜挎床沿,
一扎头便叼住这只红润的乳头,摇晃着脑袋,猛烈地吸吮起来。
他的头使劲地往下扎,恨不得一下钻入她的丰腴双乳里,饱餐这肥腴鲜嫩的
美食,他不断地拱啊,拱啊……使面部紧紧地贴在她的椒乳上,长而硬的指尖在
弹住十足的乳头上来回的吮、吸、搅。牙齿不断地轻咬、轻刮、轻磨,每一个动
作,都是那样的用力,那样的认真,那样的贪婪。这时,碧宁感到如惊涛骇浪般,
在她的胸前翻滚着,这种强列的刺激和翻滚,对于她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她疯狂
地,放肆地享受着令人陶醉的美爽。春潮一浪高似一浪,一浪紧接一浪,波连波,
浪打浪,冲垮了她心扉的闸门,以瀑布般一泻千里,涌遍了全身。她只觉得全身
燥热难忍,每一根神经,都在激烈的跳动,每一根血管都在急速的奔涌,每一个
细胞都在紧张的收缩,她咬住牙,合着眼,忍受着,不!是享受着自己心爱的人
儿的的爱抚……
李瑟感觉到,她那乳头,经过一阵的洗礼,变得更大、更硬、更坚实了,他
昂起头,看了看这只红彤彤,湿淋淋的乳头,激情大发,一扎头又叼着了另一只
乳头,狠狠地吸吮起来,直吸得碧宁仰身挺腹,奇痒难忍。
这时,李瑟突然缓慢下来,抬起头,细细的、柔情的看着碧宁那红朴朴的小
脸蛋,轻声地问:「舒服吗?」
「啊……真过……瘾……哪……」
李瑟停止了揉弄和吸吮,他伸出一支大手,五指张开,顺着她那丰满的乳峰,
向下滑去。碧宁立刻浑身一震,接着呼吸又急促起来。李瑟的大手,从椒乳开始
向下抚摸,他的摸法特异。他的手掌转着圈,五个指尖压在肉里,一边转动一边
向下滑,刚刚通过小腹、肚脐,触到阴阜的时候,碧宁已经无法忍耐了……
「喔……啊……全身……好痒……又酥……又麻……好像……点……穴……
啊……太痒……了……」李瑟的大手终于落在了小丘似地阴阜上,用食指找到了
阴阜上方的软骨,缓缓压揉起来。不知是穴位的关系,还是他的手指技巧,这时
碧宁,全身由轻微的摆动,成了快速的震颤,又变成了不停的抽搐,接着便是手
舞足蹈,气喘吁吁,肥白的屁股不停地扭动着。
碧宁的双手,不停地舞动着,并在床上胡抓乱挠,突然一扭头,她看到了李
瑟小腹下,双腿间,那个又粗又长又壮的阳具,正在那大片、乌黑发亮的阴毛中
激昂地高挑着,它是那样威武粗壮,上面一根根的青筋,凸涨涨地爬满了棒径。
突起的肉刺,密麻麻的,支楞楞地耸立着,乌紫发亮的龟头,独目圆睁,怒发冲
天。一种饥渴,贪婪的欲望声促使着她,恨不得一下将阳具插入自己的嫩穴,饱
赏这独特的,超牛逼的阳具的滋味。她竟不顾一切地,舒展玉臂一把擦住了它。
李瑟很快地反应过来,将身体腹部向前凑了凑,以满足她那疯狂的欲望。她抓住
阳具一攥一松,一攥一松地玩弄着。
李瑟不但没有停止动作,反而将手指下移,中指一下伸入了阴道,缓慢而有
力地抚弄起来,而碧宁这时用力挺腹,同时将大腿叉开,那肥厚的阴唇,一缩一
张,淫水急流涌出,嘴里不断地浪语着:「快……快……快一点插……进去……
又长……又粗…太……好……了……」
李瑟使用指头功夫,先在阴道里,上下地滑动着,一会触到了洞口,一会触
到了阴蒂,使得碧宁那肥大的臀部不住地抽动。她那小阴蒂一阵阵发痒,痒得难
忍,痒得钻心,痒得心惊肉跳,痒得胆战心寒,她实在是无法忍受了。阴道的嫩
肉一缩一张,少妇的芳心,万分激荡。阴蒂一跳一跳的,心肝乱并乱撞,心情万
分慌乱。
李瑟把指头伸入阴道,在穴壁的嫩肉上,上下左右地翻搅,磨擦,这又使得
碧宁感到又酸,又痒,又酥、又麻。花样不断地翻新,感受不断地变化。碧宁只
觉得全身轻飘,头昏脑涨,一切都顾不了啦,拼命地挺屁股,使嫩穴更加紧凑地
与他配合,使他的指尖,更深入嫩穴的幽境。忽然,阴蒂被指尖顶住了,向上一
挑一挑的顶着,碧宁尖厉的浪叫起来:「哎呀……我要……升天了……我……我
要成仙了……」她什么都不顾了,什么都不想了,一切一切都忘记了,她宁愿这
样,爽死、美死、舒服死!
「啊……啊……哼……哎哟……你……真……会……玩……」一股股浪水,
从嫩穴里溢涌出来。
这时,李瑟抱住她细腰,轻轻地问道:「宁儿,爽吗?」
「哎哟……美……太……美……了……」
「好。」说完,李瑟跪在了她双腿之间,手托阳具,对准阴道口,只听「滋」
的一声,那根特制的阳具,十寸多长,整个地连根没入。碧宁立刻感到阴道里,
像插入了一根烧红的铁棍,而且,又粗,又长,好像插到了自己的腹内,顶住了
自己的心肝,感到无比的滋润和充实。李瑟被那窄窄的阴道口,夹实了阳具,一
阵急插,猛抽,他感到自已的龟头产生了一种酥爽之感,而且由阳具一直向全身
扩散,直达到心中。
俩人都同时地疯狂起来,一同扭腰,晃臂,一个向上使劲,一个向下压动,
直乐得碧宁,口里含混不清的叫喊着:「啊呀……哎呀……郎君……你……弄…
…得……喔……啊……人家……要死了……郎君……你肏得……我……又流……
了……」
李瑟听着她的娇喊浪叫,便低声问道:「我的宁儿小宝贝,你的嫩穴,好紧,
吸得我,好酸,好痒,好麻。」
「喔……你又流浪水了吧?流得真多啊……哈,哈,哈……把我腿全搞……
湿了……」
「你也美爽吗……这下插得……好深……好深……好爽……」两人边说边肏,
而越抽越快,越插越猛,直插得阴道里,发出「滋」、「滋」、「滋」的水声…

「哎哟……郎君……我痒死了……我的嫩穴……被你插……裂了……肿了…
…真爽……顶得……好……」
李瑟那阳具,并没直插直抽,而是胡顶乱闯,在嫩穴的鲜红嫩肉里,搅动着。
他那浓密的阴毛,在抽插的同时,不停地增加着刺激,使得阴唇和穴蒂,都在紧
张地收缩着,收缩着。这种种不同部位的不同刺激,直乐得碧宁尖声怪叫,淫水
一次再次地破唇而出。紧紧地搂往李瑟的脖子,不停地在脸上磨蹭,她爽舒地微
闭双眼,两片湿润的嘴唇,微微启开,一条香舌急急地伸入了他的口中:「喔…
…喔……嗯……嗯……」
碧宁咬着牙狠劲地让嫩穴一下把阳具吞下,方觉得身心肉体的充实。她的身
体热得发烫,嫩穴痒得透体,无法形容的快感,使她又紧张,又放荡。梦一样的
呻吟,蛇一样的扭动,阳具一次比一次更加深入。她舒服透了,感受到这暴风雨
式袭击,她已陷入了昏迷瘫软的状态,好像架云的仙女,飘飘荡荡。又是一阵猛
烈的袭击,她退出香舌,又喊叫起来:「喔……嫩穴……痒……再往里顶……使
劲顶……喔……好……我的嫩穴……顶漏了……顶破了……漏水了……喔……好
……爽……」接着,「啊」的一声怪叫。
碧宁娇躯抽搐,快感醉人地,麻酥立刻传遍整个的全身,只见上肢舞动,下
肢踢蹬,昏迷了过去。李瑟并未就此罢休,而是放慢了速度,缓抽慢插,每次都
直顶穴底。经过一场急风暴雨的洗洗,碧宁本能地紧紧地搂住李瑟的脖子,小腹
还在不停的挺进。急促的娇喘,美丽的脸蛋,又出现了满足的表情。
「郎君……啊……喔……唔……我……会给……你插死……肏死……嗯……
啊……喔……又痒了……快……」
李瑟一连又是猛插三十多下,他身体燥痒难忍,尤其是小腹下,阳具上,好
象干柴烈火,在激烈的燃烧着,一种强烈的刺激突然向他袭来。他咬住牙,提着
气,抑制着自己的冲动,又是一阵直抽直插,每每到底。穴中的淫水,如山洪爆
发,向外奔涌,两腿不住地合张,全身不停地蠕动,血液沸腾。
「郎君……哦……不能动……了……喔……又来劲了……又痒……了……快
插死我……啊……」
碧宁「啊」一声,感觉全身从上到下,从脚底到手心一阵酸麻,李瑟停住了,
好一会,碧宁道:「坏蛋……插得好深……」
李瑟道:「宁儿我还没全进去呢……」
碧宁听说还没全进去,心里猛地一惊一颤,于是挺起丰臀,口中叫道:「郎
君!快……用力……整条……插进来……」李瑟于是一插到底。「啊……真美死
了……」
大龟头抵住花心,碧宁全身一阵颤抖,阴道紧缩,一股热呼呼淫水直冲而出。
「乖……快……用力……」
李瑟此时感到龟头舒畅极了,碧宁的花心如上下两片火热柔软湿润的大舌头,
包裹着李瑟的阳具,那种紧握感让李瑟不想抽出来,李瑟抱住碧宁又是一阵亲吻,
才边抚摸着碧宁的大椒乳边缓缓抽弄。碧宁呻吟越来越急促,止不住发浪:「郎
君……我要你……叫我老婆……快……叫啊……宁儿……啊…」
碧宁真是淫媚,李瑟深插在碧宁花心中,伏在碧宁身上,抱着碧宁,叫道:
「好老婆,我的宁儿……!」
「哎……啊!」碧宁应道,就在这时,李瑟感觉碧宁嫩穴深处一股柔流激荡
而出,碧宁道:「哦……好舒服……郎君……搞死我了…我还要……我要你叫我
……动一下……叫一下……」
碧宁的淫媚更激起了李瑟,李瑟抽出来,猛地扎下去,同时叫了一声:「好
嫩穴……」
「啊……坏蛋……宁儿还要你……摸人家的身子……」
于是李瑟越来越快地抽插,同时双手在碧宁大椒乳上搓弄着,「我肏得你舒
服吗?宁儿?宁儿?舒服吗?舒服吗?」叫个不停。大起大落的抽插,次次着肉,
抽插二百多下时,突然又有一股热流冲向龟头而来,「哎呀……宝贝……心肝,
我真舒服……乖……放下……的腿……上床来……压到我的身上来,嫩穴……要
……你……快……」
于是李瑟放下碧宁双腿,再将碧宁推进床中央,李瑟跟上去压上碧宁的娇躯,
碧宁也双手紧紧抱住李瑟,双脚紧缠着李瑟的雄腰,扭着细腰丰臀,她俩亲吻着。
「宝贝……动……吧……嫩穴……嫩穴的嫩穴好痒……快……用力插……我的…
…乖……边动边摸嫩穴的奶……」
李瑟被碧宁搂抱得紧紧的,胸膛压着肥大丰满的椒乳,涨噗噗、软绵绵、热
呼呼,下面的阳具插在紧紧的嫩穴里,猛抽狠插、越插越急,时而碰着花心。
「哦……我死了……你的阳具又碰到……嫩穴……的花心里……了心肝……
宝贝……我……你的阳具……插得嫩穴……要上天了,亲爱的老公……再快……
快……我要死……了……」
碧宁被李瑟的阳具抽插得媚眼欲醉,粉脸嫣红,碧宁已经是欲仙欲死,嫩穴
里淫水直往外冒,花心乱颤,口里还在频频呼叫:「你真是……嫩穴的心肝肉…
…我被你插上天了……可爱的宝贝……嫩穴痛快得要疯了……亲丈夫……插死我
吧……我乐死了……」
碧宁舒服得魂儿飘飘,魄儿缈缈,双手双脚搂抱更紧了,丰臀拚命摇摆,挺
高,配合李瑟的抽插。碧宁如此歇斯底里般的叫着、摆着、挺着、使嫩穴和阳具
更密合,刺激的李瑟性发如狂,真像野马奔腾,搂紧了碧宁,用足气力,拚命地
急抽狠插,大龟头像雨点似,打击在碧宁的花心上,「噗滋,噗滋」之声,不绝
于耳。
而碧宁那大椒乳摆往碧宁身体两侧,也随着节奏在剧烈上下摆动,如波涛般
地一波涌着一波,一股浪过一股,碧宁含着阳具的嫩穴,随着抽插的向外一翻一
缩,淫水一阵阵地泛滥着向外直流,顺着肥白的臀部流在床单上,湿了一大片。
李瑟卯足气力的一阵猛烈地抽插,已使得碧宁舒服得魂飞魄散,不住的打着哆嗦,
娇喘吁吁。「……我……的心肝……不行了……我好美……我泄了……」碧宁说
完后,猛地把双手双腿挟的更紧,嫩穴挺高、再挺高,「啊……你要了我的命了。」
一阵抽插,碧宁一泄如注,双手双腿一松,垂落在床上,全身都瘫了。碧宁
此时已精疲力尽,像碧宁那样养尊处优的玉体,那里经过如此的狂风暴雨呢?李
瑟一看,碧宁的模样,媚眼微闭,白眼上翻,娇喘吁吁,粉脸嫣红,香汗淋漓,
肥满椒乳随着呼吸,一抖一抖,自己的阳具还插在碧宁的阴道里,又暖又紧的感
觉真舒服。碧宁经过一阵高潮后,睁开一双媚眼,满含春情的看着李瑟道:「郎
君,你怎么这样厉害,宁儿差点死在你的手里!」
李瑟见碧宁已是面庞通红,娇喘阵阵,一朵玉玫瑰愈发娇艳,禁不住伏在碧
宁身上,搂着碧宁亲吻着,又是抚摸着碧宁丰满的大椒乳,阳具涨满嫩穴……李
瑟并不急于抽插,让碧宁休息一阵,李瑟也再摸弄一阵碧宁的身体。十多分钟后
被摸吻得嫩穴骚痒难挡,欲火又一次高涨,碧宁娇声道:「郎君,你累了吧?你
躺在下面……让我来动……」
李瑟在碧宁身旁躺下来,碧宁此时也不再害羞了,翻身坐在李瑟的小腹上,
伏下娇躯,使两颗丰满的大椒乳摩擦着李瑟健壮的胸膛,两片火辣辣的香唇,吻
上李瑟的嘴唇,把丁香舌伸入他的口中,两人紧紧缠抱着,饥饿而又贪婪地,猛
吮猛吸着。「郎君……亲丈夫……我的心肝……」碧宁边娇哼,玉手握着阳具,
对准自己的花蕊,就套压下去。「啊!」
碧宁娇叫一声,大龟头已被套进小肥穴里,碧宁的娇躯一阵抽搐着、颤抖着,
阳具也被一分一寸的吃进嫩穴里面去了三寸多了,李瑟这时也发动了攻势,猛的
往上一挺,双手再扶住碧宁的丰臀往下一按,只听碧宁一声娇叫道: 「啊!轻
点!郎君……你……你……顶死嫩穴了……」
碧宁粉臀又磨又套,娇躯颤抖,娇眼煞红,媚眼欲醉,碧宁感觉全身像要融
化在火焰中,舒服得使碧宁差点晕迷过去。
李瑟往上猛挺着臀部,碧宁在李瑟上面一上一下地套弄着,碧宁的两只奶子
剧烈地摆动,丰满的身子,飞扬的美发,李瑟躺在下面往上看得目不暇给。李瑟
伸出双手握住两颗摇摆不停,晃来晃去的大椒乳,揉弄着、捏揉着。
「宝贝……你的……龟头……又碰到嫩穴的花心了……哎啊!好舒服,好美
……好爽……」
碧宁用丰臀磨动、旋转起来,碧宁越套越快,越磨越猛,丰臀坐下时跟着柳
腰一摇一扭,阴阜深处花心口,抵紧大龟头一旋磨,使得二人得到终身难忘的最
美妙的享受……
李瑟被碧宁坐下时,花心口,一磨一旋,一吮一吸,舒服透顶,使得李瑟野
性大发,欲火更炽,眼见碧宁一炷香功夫剧烈的「观音坐莲」已经娇喘阵阵,香
汗淋漓,速度也慢下来了,似乎体力不支?李瑟不禁惜香怜玉起来,于是抬起上
身,靠坐床头,抱紧碧宁,改为坐姿。低头含住碧宁嫩红乳头,吮着、舐着、吸
咬着。
碧宁此时丰臀一上一下套动,急如星光,全身香汗如雨,呼吸急促、粉脸含
春、媚眼如丝,那样子真是勾魂摄魄、冶荡撩人,李瑟把碧宁抱在怀里,臀部猛
地发力,一阵猛捣,直弄得碧宁淫喊浪叫……
「心肝……小丈夫……你咬……咬嫩穴的乳头……好舒服……哦……嫩穴要
……泄……泄……给亲丈夫了……」
李瑟只感又一股热热的淫精,冲向了龟头,使得他也舒服的大叫一声道:
「亲嫩穴……别泄……我还没有……够……」碧宁已经娇弱无力地伏在李瑟身上。
李瑟转身把碧宁放在床上,伏在碧宁身上开始了最后的冲刺。一连的猛抽狠
插,碧宁的两片阴唇随着阳具的抽插,一张一合的,淫水之声「滋……滋……」
不停。阳具像似烧红的铁棒一样,插得嫩穴直冒浆,因此碧宁高潮频频,一波高
过一波。碧宁满头秀发凌乱地洒满在枕头上,粉脸左摇右摆,双手紧抱李瑟背部,
丰臀上挺,双腿乱蹬,口中嗲声嗲气叫着:「啊……郎君……我的亲……亲丈夫
……我不行了……你的阳具,真厉害……嫩穴会……被你肏破了……我又……又
泄……泄了……」
碧宁被李瑟插得四肢百骸舒服透顶,花心咬着大龟头一吸一吮,白皙的一双
粉腿乱踢乱蹬,一大股淫水,流了一床,美得媚眼翻白。李瑟也感到碧宁的嫩穴,
像张小嘴似的,含着李瑟的阳具,舐着、吮着、吸着,说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宁儿……哦……你的小肥穴……吸吮……得我的阳具……真是……真是美透了
……」
李瑟用双手抬高碧宁的丰臀,拚命的抽插、扭动、旋转。
「宝贝!嫩穴……不行了……哦……吧……啊……郎君……啊……死了……
哎呦……」
其实碧宁也不知道叫喊什么,只觉得舒服和快感,冲激着碧宁的每一条神经,
碧宁全身都崩溃了,碧宁抽搐着、痉挛着,然后张开小口,一口咬在李瑟的肩头
上,李瑟经碧宁一咬,一阵疼痛渗上心头,「啊!宁儿!我要射了!」
就在这闪电雷鸣的高潮中,李瑟的精液象决堤洪水一泻千里,奔涌而至,与
碧宁的淫液交织在一起,一起冲向了阴道的最深处。
李瑟此后对众女更是关怀备至,可是女人总是爱撒娇的,即使开心的时侯也
是如此。因此李瑟每天都要和她们亲密地腻在一起,时间久了就有些厌烦,再说
老夫老妻的,哪里像是新婚夫妻那样总是砧在一起没个够呢?就算娶的是天仙一
样的人儿,久了也没有激情了。
李瑟为此甚是苦恼。李瑟没奈何,便去找楚流光抱怨,想请她帮忙解决。
哪知楚流光冷笑道:「男人真是没良心,娶了老婆,想着小妾,等全到手了,
却又嫌麻烦,难道什么事情都要你舒心吗?」拂袖回房,把李瑟晒在客厅。
李瑟呆了良久,终于想明白了,才大笑一声去了。
李瑟来到杨盈云的住所,拜会她。
杨盈云道:「看你红光满面,很高兴的样子,不似以前来的时侯,怎么,有
什么开心的事情吗?」
李瑟笑道:「只要看见姐姐,我自然就开心啦!难道这不是开心的事情吗?」
杨盈云嗔道:「贫嘴。」
李瑟道:「我是说真的呢!」
杨盈云道:「可是看久了也会腻啊!觉不觉得你每天都很烦啊?那么多人需
要你,你不觉得累吗?」
李瑟道:「我想通了。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怎么可能呢?我享受
了普通人没有的艳福,受些罪也是应该的。」
杨盈云道:「看来你是身陷在温柔乡了。人生难得,光阴易过,难道你忘记
了修行吗?」
李瑟道:「我没忘记,难道我现在不是在修行吗?」
杨盈云道:「我看不出。人生在世,如梦幻泡影,百年岁月,瞬息之间。无
常一到,纵有金穴银山,买不得性命;孝子贤孙,分不了忧愁。若不及早打点,
临时手忙脚乱,阎王老子不肯留情,一失人身,万劫沉沦啊!你难道都忘了?」
李瑟道:「我没忘记,我虽身未出家,而心已出家,修行不修行,在于心啊!」
杨盈云道:「尘缘不断,你还妄想成道?一举一动,无非在世事上用功夫,
一行一止,总是在人情上作活计,时光虚度,如何修行?」
李瑟道:「只有勘破世事而后才能修真,若未勘破而强出家,有名无实,本
欲登天而反坠地,如火中取栗,岂不枉费心机吗?首先要学做人,将世事都尝探
一番,尝探来,尝探去,尝探到各种滋味,才知道万缘皆空,性命事大,从此把
身外一切虚假之事一笔勾消,然后勇猛精进,为道忘身,才能成就非凡的成就啊!」
杨盈云道:「你这是狡辩。难道世情你还不明了吗?你是陷在情海不想出来,
所以才找那么多的借口。」
李瑟道:「我才不是呢!」
杨盈云笑道:「既然不是,那你离开她们,跟我去修行?」
李瑟道:「我要照顾她们一生,岂可反悔?那岂是大丈夫所为?」
杨盈云叹道:「情海难了,难了能了真豪杰;色欲难断,难断能断真丈夫。
你贪恋须臾之欢娱,享顷刻之爱恋,以后有你后悔的。色相本空,红颜如幻,你
难道不明白吗?到底如何取舍,你要好好想一想。」
李瑟道:「我意已决,姐姐好意我心领了。」
杨盈云微笑起来,似乎松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了。」
李瑟从杨盈云的住所走出,心里轻松得很。
李瑟来到大厅,众女聚在那里闲聊,看见他进来都站了起来。李瑟让她们坐
下,忽然旋风一般在每人脸上亲了一下。
众女都大感意外,李瑟平时在众女面前都很严肃的,这时忽然做出亲热举动,
都很吃惊。
李瑟见她们惊讶的表情,道:「怎么了?难道我不能亲我的老婆吗?」
众女脸上羞红,为了掩饰,都互相道:「他疯了。」可是内心却都感甜蜜。
李瑟拉过王宝儿和花想容,不容二人分说,揽着就走,还左亲一下,右吻一
下,大笑着去了。
留下众女面面相觑。
王宝儿和花想容单纯、听话,李瑟把二女拥入房门,把门关上。
花想容没有任何道德观念,王宝儿是大家闺秀,总还是要害羞的,道:「李
郎,你和花妹妹在一起吧!我回房好了。」
李瑟笑道:「你平时不是总想和我在一起吗?怎么现在又想走!不许。」
花想容开心得不得了,笑道:「别走嘛!大家在一起,多好玩啊!」
花想容神采飞扬,王宝儿脸红羞怯,李瑟瞧得有趣的很。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