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炼心】(情色版)(5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57)形骸放浪宝儿容儿玩双飞
但花想容把王宝儿叫过去耳语了几句,两个小妮子都欢快起来,这个扯那个
掀,不一会儿已把目瞪口呆的李瑟和自己的衣裤剥了个半光。
李瑟与两个女孩的柔滑罗裳及娇嫩肌肤一触,却是意外美妙。
「咦?好像硬起来啦。」花想容忽地轻笑,扭头朝下望去。
「嗯,顶我腿上了。」王宝儿也笑。
「我们去收拾它去!」花想容拨了下舌儿。
两个边说边笑往下挪去,李瑟蓦感底下一紧,肉棒已给捉住,不知是谁在用
指儿轻轻揉捏,无比舒服。
「一碰就硬了。」宝儿的声音。
「怎么一下就这么大啦。」容儿笑。
「嘻,还在继续涨哩。」宝儿道。
「我先吃。」容儿微微娇喘。
李瑟只觉肉棒一暖,温热、细腻及滑嫩丝缕无遗地传上心头。
「噢!又大了,一下子就这么吓人。」宝儿低呼。
「样子好凶啊。」容儿舌儿舔唇。
两个小妮子在底下嘀嘀咕咕,春情荡漾。
「那就别去惹它!」李瑟哼哼叫道,心猿意马。
「你凶什么凶!我叫你凶!」容儿盯着肉棒轻喝,勾起葱指倏朝大脑瓜上轻
轻地弹了一记。
「啊!」李瑟惨呼,几要蹦起。
「大坏蛋,今儿瞧我怎么收拾你!」宝儿也凶巴巴道。
「疯什么!」李瑟假装怒嚷,猛感棒头一紧,蓦地刮痛起来,却是容儿用牙
齿轻咬,原来容儿不小心用牙碰到了,李瑟只觉痛楚中夹着丝丝酥麻,倒是异样
刺激,不由低低一哼,闷如喉底挤出。
两个小妮子嘻嘻娇笑,容儿道:「好惹人的声音,咱们让他叫大声点。」
宝儿会意,两个凑首向前,一齐吐出了舌儿……
李瑟只觉两条如蛇似鱼的湿腻嫩物搭上了自己的肉棒,上下缠绕,左右梭窜,
时而挑舐时而打转,一个舔棒身一个舔龟头,一个含棒一个含蛋,两人吃得不亦
乐乎,不由美得浑身绷紧。
他苦苦哑忍,忽听宝儿道:「他不肯出声了哩。」
容儿轻哼:「我就不信,咱们夹攻他!」说到「夹」字拉得老长。
「那样?」宝儿笑应。
「嗯。」容儿眨眼。
李瑟开始还没明白了这「夹」字的含义,只见姐妹俩收了舌,改用四瓣红润
软嫩的唇儿夹贴住肉棒上下搓摩来回吮吸,他何曾尝过这种滋味,只美得拳头紧
握,大口大口地喘气。
两个小妮子夹抵着肉棒来回挲吮,唇舌间的津液很快就把整根肉棒涂抹得油
滑光亮,但见其首巨如鸭蛋,绷涨得殷红如血晶莹似玉,其身却是怒龙盘绕狰狞
可怖,惹得姐妹俩心儿颤颤,乍酥乍悸。
这还没夹完,两人换成两对奶子继续夹磨肉棒,一对巨乳和一对圆乳将肉棒
夹在中间,龟头在两对乳房之间出没,这种景象怎么看都是享受。王宝儿这几年
发育得很好,不管是乳房还是身材在李瑟的开发下已经凹凸有致,已经慢慢接近
熟女。李瑟正享受着这无比春色,两妮子又变招了,这次竟然更过分,两人抱在
一起,用合在一起的肉缝夹磨李瑟的大肉棒,这也太刺激了,四片湿湿的肉唇包
着肉棒,李瑟忍不住抽插起来,龟头直接顶磨两粒阴蒂,这实在是太淫荡了,这
简直是一对「要命萝莉姐妹花」呀。
「姐……」容儿饧着眼儿娇声道:「我好想要了。」
宝儿极低声道:「莫急,免得又要吃亏。」声音提高:「他不肯叫,咱们便
越要他叫!容儿我们换个样儿。」
「谁下边?」容儿问。
「我,待会儿换。」宝儿道。
姐妹俩竟然事先商量好异样默契,李瑟腿给一抬一推,两边分开,腿心忽感
发丝轻撩,股心突地一烫,已给什么东西点住,然后挑挑抵抵,时拨时扫,偶还
堵住屁眼活泼泼地往里拱钻。
「唔!」李瑟失声,很快就感觉出逗弄自己股心的是何物,心头一震,撑起
上身,果见宝儿伏跪在自个腿间,脸埋深处,后边高高地翘着曲线玲珑的俏臀,
景象极是淫靡撩人,颤声道:「宝儿……!」
宝儿犹如不闻,两臂紧紧攀抱住男儿欲要收合的腿,舌儿益发刁钻顽皮。
李瑟张口结舌,通体若僵。
容儿笑靥狐媚地趴凑上前,花唇启处,吐出嫩腻丁香,娇颤颤地送到他唇前,
水汪汪的眼中满是渴求与诱惑。
李瑟张口,情不自禁与之吻吮。
容儿舌儿如鱼游窜,在他口内四处嬉戏逗弄,时而拨扫,时而搅拌,时而纠
缠,还悄哺香津。
李瑟色授魂与,抬臂勾搂。
岂知容儿却收舌而去,一手将他推到下去,笑盈盈道:「今晚,你就好好受
用吧。」言罢唇移男儿颈间,在喉结上轻轻地沾了下,之后一行行地吻落下去,
过乳,过脐,故意粘粘濡濡地诞下道道湿痕,直至朝天怒指的巨棒,舌儿细细舔
濡了一阵,方才张开小小樱口,有些艰难地将巨硕头部缓缓吞裹进去……
李瑟仰头,百脉愤张。
容儿吞吞吐吐,又极力纵深,怎奈男儿委实长巨,樱唇最多也只能覆及半截
多点。
但这已足以令李瑟神魂颠倒,巨硕的前端一直抵到了水嫩如脂的喉蒂。
容儿挨没多久,喉中便痉挛起来,赶忙缩首后退,眼泪都溢了出来,却仍不
肯罢休,改成打横套弄,双手捧握着巨棒刷牙般在内颊与贝齿间来回突刺。
这时,底下的宝儿也变了花样,竟然嘬起唇儿吸吮股心,由轻渐重,半点也
不畏脏秽。
各种滋味纷至沓来,李瑟浑身皆痹魂魄欲融,盯着容儿一鼓一陷得嫣红腮帮,
倏地坐起,将之揽抱上来,探手在她胸前猛搓狠揉一阵,俯下头去,霸道地含住
了娇翘峰际的小樱桃儿。
容儿轻呼,抱住李瑟的头咯咯娇笑,腻声道:「郎君,觉得我们好不好?」
李瑟不应,专心致志地舔舐咂吮。
容儿难耐而吟,娇躯拧扭,喘着气儿又道:「喜欢我们这样么?」
李瑟仍然没应,手掌贴着软绵绵的嫩腹朝下钻去。
因为姿势改变,底下的宝儿已够不着原来的地方,遂游觅而上,接替了容儿
原来的位置,用口含住了怒昂在男儿胯间的巨棒。
李瑟爽得直抽气儿,指尖穿过一片柔如燕草的毛发,触着泡滑如酪的浆汁,
他屏住呼吸,并指揉入。
容儿咬唇,双眸水汪汪地凝视着李瑟。
李瑟贪婪拨撩,勾勒着两瓣肥唇内的滴滴嫩腻条条缝隙,索寻个不休。
容儿燥热难忍,酥肩在明亮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雪白。
李瑟心头酥融,动作愈肆,嬉戏花底的手指倏地挖入,深深地陷没在湿热的
嫩脂之中。
「啊!」容儿颤呼,勾臂搂住李瑟肩头,美目眯了又睁,始终望着他的媚眼,
仿佛留恋不舍,仿佛想要弄明白什么。
李瑟忽然受不了女孩的注视,猛地跪起,将其摁在地上。
「唔……」底下的宝儿闷哼而起,嘴角挂着一缕涎沫,手捂雪颈嗔道「也不
说一声,捅入喉咙里了!」
李瑟也哼,却是爽美无比,见宝儿云鬓微乱,蛾眉轻蹙,有种说不出来的动
人味道,索性一把揽过,按放在容儿旁边。
「郎君,你到底先要哪个?」容儿不满地娇嗔,松脱的裙裤滑至臀下,里边
竟无小衣,露出一痕迷人雪脯,底下的乌黑毛发跑出一小角来。
「要你!」李瑟闷喝,将她裙裤扒到膝下,捉起小腿全部摘了,然后欺身而
上,稍微挪凑,便已经着娇嫩,巨硕的龟首挤入半粒,顿给蜜汁浸得温热滑溜。
容儿轻哼,蛤口辣辣生麻,心却颤颤酥美,喘息道:「快,人家好湿了。」
李瑟哪里挨得住她这般撩惹,猛地腰杆一挺,将臀一送,硬如铁铸的巨杵登
时破门而入,深深地陷没娇嫩之中。
「呀!」容儿失声尖呼,蛮腰有如虾般弓起,娇颤颤哼道:「头一下……头
一下就……就顶着人家心子……」李瑟一击即退,复再如虹贯入,一上来便是大
刀阔斧。
李瑟得意的说:「小浪蹄子,你当老子是吃素的,你老公我天天都操穴的。」
「啊!啊!捅到最里边去了!啊!要坏了!要漏了!」容儿浪啼连连,一直
极力绷拱着娇躯,细细腰肢似欲折断,底下蜜如泉出,粘粘腻腻地涂抹了男儿一
腹。
别个女孩哪有这种叫法?李瑟周身欲焚,猛冲狂刺势如雷霆,把连连退缩的
容儿杀得窝成一团,他倾躯欺上,顺势将女孩的两条腿儿朝前推去,紧紧地压在
乳侧,弄成蛙儿形状,很快便发现这样更易发力,更加痛快,而底下的女孩也因
这秽荡的姿势变得更加惹人。
一旁的宝儿瞧得眼热,爬起来纠缠李瑟,绽启滟滟红唇,在他胸前臂上四处
舔舐逗弄。
「就……就是这样……啊……郎君……好喜欢你这样……再……再弄我……
啊……」容儿娇呼不住,在底下拆腰抛臀,勉力迎凑。
李瑟从她打开的双腿望落,只见蛤口两片贝肉给撑得细薄晶亮,滴滴似融的
粉嫩美肉随着抽送反复扯出揉入,蜜汁不住淌溢,从原来的透明给搅拌成抹抹膠
白稠浆,再给拉拽成丝,粘粘地纠缠在两人交接之处,入眼极是撩人。
容儿给插得星眼朦胧,断肠般啼,浑身无力。
李瑟疯狂抽送,烈如野马,纵情鼓捣,搅得女孩花溪汁水四溅,两腿内侧小
片粘腻。
「啊!要……要坏了……」容儿足蹬腰拧,媚姿毕现娇态俱呈。
李瑟见她妖浪至极,不禁心神恣荡,猛地将容儿整个抱起,两手捧紧粉似绵
股,扳紧,上下抽耸,记记深送瓤内,枪枪俱挑花心。
「唔……不行……要丢了……」容儿闷哼,首摆发甩,在男儿怀中又挣又扭,
一副魂魄欲飞模样。
李瑟尽根搠入,棒头正中花心,花阴之内遽逢奇变,原本小小的一粒花心突
地急剧膨胀,涨成了异样肥美的一团,不但如此,就在肉棒触着的瞬间还奇妙无
比地「咬」了棒头一下。
「怎会这样?」李瑟打了个哆嗦,忍不住再刺一下,果然又给什么软物咬着,
只觉奇趣横生,滋味妙不可言,当下连连深搠,俱奔女孩花心。
容儿娇弱不胜地承受着李瑟的猛烈冲击,尽管花心酥麻丢意汹涌,却再无丝
毫阴精走漏。
李瑟极力纵深,惊讶地发现,花径尽处的花心仍在匪夷所思地继续膨胀,肉
棒刺去,便似捣着脂膏酥酪一般,只美得筋麻骨软心魂俱酥。
李瑟不明所以,但觉女孩强忍的样子格外动人,抽插越发猛烈,倏地一记狠
冲,棒头竟有半个刺进了肿胀的花心,陷于一团肥美之中,所触奇滑异嫩,还来
不及仔细领略,便在无从抵御的快美中射出精来。
直至此刻,真气自体内激发出来,企图锁闭精关,然而已迟一步,李瑟索性
不管,摁紧容儿粉胯尽管喷射。
容儿失声尖啼,中箭般在男儿怀中缩做一团,花心给阳精喷着,下腹登时涌
起一团酥暖,潮水般四下扩散,转眼荡遍全身,美得她欲酥欲融,突突地丢出精
来。
宝儿从李瑟背后伸出双手紧紧抱住容儿,让两人的秘处结合得愈紧愈密,益
发销魂。
好一会后,李瑟才从至极的绷紧中松缓下来,抱着女孩一块倒下,气喘如牛
地仰躺地上。
容儿却似犹驻峰顶,酥胸起伏香汗淋漓,趴在男儿身上不时痉挛。
「怎样?」宝儿俯到容儿耳边,低低声问:「都射进去了吗?」
容儿点头,宝儿面露喜色。
「你们怎么了,神神秘秘的样子」李瑟不由好奇的问起来。
「我们要和哥哥生孩子。」宝儿笑答,眼波转处,见他底下竟没有完全软下
来,惊喜道:「怎么没软?」
「厉不厉害?」李瑟笑道,却连自己也不大明白,自从修炼了《御女心经》
里面的功夫就变成这样了。
宝儿一把扑到他身上,呢哝央道:「好哥哥,你也疼下人家嘛。」
「她怎么办?」李瑟笑示怀里的容儿。
「她吃饱了。」宝儿娇声道。
「没有!」容儿即时否认,急忙抱住李瑟。
「你该歇会了!」宝儿瞪眼,不由分说把她从李瑟身上拉起,放在旁边,然
后迫不及待地跨开两条瓷般滑亮的美腿骑在李瑟腹上。
李瑟抬眼望去,立时掠见宝儿腿心水光闪闪,不禁心头一荡。
「还瞧还瞧!还不都是你害的!」宝儿娇嗔,用手捉扶住半硬的肉棒,觑准
挑眉竖目的大脑瓜缓缓坐下……
李瑟只觉棒头一紧,顶端已挤进了个又嫩又滑、又湿又热的紧窄口子,舒服
得吸了口气,这一摩擦,肉棒立刻坚挺起来。
宝儿挪挪凑凑,状甚艰难,口里嘀嘀咕咕:「好大……怎么又这么硬了……
呜……烫坏人了……」
已经发泄一回,李瑟不再猴急,只懒洋洋地交臂枕首,乐享其成。
宝儿似乎急了起来,突地奋力一沉,嘤咛声中,终将男儿的大肉棒吞没大半。
李瑟咧嘴,宝儿内里的各种美妙清晰传来,两个小妮子滋味略有不同,宝儿
窄紧非常,容儿却是滑腻过人。
宝儿在李瑟腹上僵滞了好一会方才适应,掀开上边罗裳,指着自己的肚皮腻
声道:「瞧,给你顶到这来啦!」
李瑟瞧去,果见女孩的雪白酥腹上有团微微凸起,不觉口干舌燥,稍稍平复
的欲焰又再熊熊炽燃。
「我摸摸。」容儿忽从旁边伸过手来,笑嘻嘻地隔着宝儿的肚皮拿捏男儿的
肉棒。
宝儿娇嘤一声,猛见容儿容光焕发肌肤溢彩,似比平时鲜嫩了许多。
容儿朝她眨眨眼,舌儿舔着樱唇低低声道:「好多哩……适才。」
宝儿立时明白这是她吸收了李瑟的阳精之故,心中羡极,当即摆腰提股蹲耸
起来,急把嫩嫩花房捋套巨棒,也要一饮琼浆方快。
容儿则在旁东摸西掏,时而调戏宝儿,时而挑逗李瑟。
宝儿直上直下地蹲耸了一阵,蜂腰突拧,窄窄嫩阴夹着巨棒旋转起来,过没
多久,肤上已是细汗津津,腴处亮腻惹人。
李瑟见她罗裳散开,里边紧紧地缠裹着一条墨底银纹抹胸,心觉诱惑,遂用
手去扒,登时从中跃出两只翘翘乳儿来,当即捉住一只大力揉搓。
宝儿娇喘吁吁,拧扭得更加起劲,另一只腴翘酥乳随着转势不住打圈抛甩,
荡漾出波波迷人白浪。
她同容儿一样,身材皆属娇小,但她的胸部却挺拔丰腴,心想这可是自己辛
辛苦苦耕耘的结果,不禁有些得意。
这时,容儿俯下头来,从李瑟的胸口开始,沿着条直线朝下一路亲吻,渐渐
地来到了两人的交接之处,忽吐嫩滑丁香,挑舔两人的亵物来,一会撩逗宝儿怒
勃的玉蒂,一会拨扫李瑟绷胀的肉棒,玩得不亦乐乎。
如此情形,李瑟很快便「坐卧不安」了,倏地按紧宝儿,从底下猛顶上去,
直捣嫩心。
「啊!」宝儿声音陡然拔高,一阵急促娇啼:「捅漏了!捅漏了!酸……酸
死人了!」
「妹妹!你再浪!你再浪啊!」李瑟低喝,长击短抽,烈如野马跃涧虎跳峡。
「啊!你还……还乱顶!你还猛顶!老顶人家最……最酸的地方!坏哥哥!
色哥哥!大淫贼!」宝儿摇首拧腰,妖浪万状。
「再浪点!」李瑟低吼。
宝儿牝麻蕊酸,嘶喘叫道:「谁浪了……啊!要……要掉了!心子快给你搓
掉了!你赔你赔你赔……赔人家!」
这还不浪?李瑟兴动欲狂棒棒尽根。
宝儿欲仙欲死,蜜液随着猛烈的抽送四下飞溅,更是浪到了骨子里去:「啊!
就那就那!别停别停千万别停!不要你赔了……你便把……把人家的心子碾成末
儿……磨……磨成粉儿……再兑成浆儿……流……流出来也……也不怨你!」
「她要美啦!快点!再快点儿!插她心子!插坏她!插穿她!插烂她!用力
用力!」容儿也浪叫一气,突然转到宝儿的股后,把嘴儿凑到宝儿的花底,汁水
淋漓地吸吮男儿棒下的饱满兜囊,还不忘舔王宝儿的屁眼。
李瑟欲焰万丈,冲刺得愈急愈重,按住宝儿两胯一阵横冲直撞,茎硬似铁,
记记力透花房。
「啊!啊!这几下真好!真……真要……要坏了……」宝儿颤不成声,娇躯
酥透,几坐不住。
容儿见她软软欲瘫,赶忙跪直起身,张臂抱住,宝儿回头,红红唇儿饥渴般
微微张启,容儿迎了上去,两小妮子居然就在男儿上边面贴着面亲吻起来,情迷
意乱无比投入。
李瑟盯着,心中欲焰如给油浇,在底下狠耸暴挺,仿佛要将身上的宝儿洞穿
插破。
宝儿体颤头摇,直觉得花心阵阵胀跳,似要飞将出来,倏地肚皮一抽,咬着
擎天柱的玉蛤迸出大股腻汁来,激流奔涌地冲洒在男儿腹上,但见其中白浊丝缕,
竟是小丢了一遭。
李瑟则坚持不到片刻,蓦感龟眼奇痒,通体俱麻,棒头深深陷在花心中猛烈
喷射,但觉爽美之极妙不可言。
宝儿美目放彩,笑逐颜开,瞬而哆嗦起来,阴中花浆乍迸,逆着激射的阳精
直浇灵龟,瞬将男儿的巨杵从头至根淋遍,厚厚腻腻地裹了一层。
事毕李瑟和两小妮子聊天,问花想容在王宝儿耳语说了什么,两人开始都不
肯说,李瑟没法,一人又加抽了一顿,才哄出两人秘密,原来王宝儿去请教了古
香君房中术,古香君和王宝儿交情最好,又知道她没有什么心机,就把那些舔弄
之术和受孕之理同王宝儿讲了,王宝儿自然拿去和花想容研究,于是两人才有了
今晚的合作。那句悄悄话就是:「我们用大姐教的东西对付郎君。」搞得李瑟苦
笑不得,暗叫荒唐。
自此后李瑟放肆无忌起来,除了不敢在白君仪面前放肆,在其余几女面前可
是荒淫的很。
古香君道:「你啊!怎么现在这么荒唐,昨天……你……」
李瑟笑道:「夫妻之间时间长了,就要调剂一下嘛!难道总是死气沉沉的?
你没看到秘籍上不是这么写的吗?对老婆有时要坏一点,不能总是不理她。」
古香君道:「你总是有理!」
李瑟道:「你没看到现在大家和谐多了吗?家里快乐的声音也多了。」
古香君道:「当然啦!有你这个大色狼、大淫贼,我们不联合起来对付你,
还不得让你闹上天啊!」
李瑟事业蒸蒸日上,家中也是和和美美,可是关于孩子的事情,总是没有动
静。
古香君抱怨道:「你啊!真是够笨的了,这么多年了,总是没有小孩。如果
是我不好的话,那也怨不着你,可是那么多姐姐妹妹,也是一样,都怪你不行。」
李瑟道:「我怎么不行了?你也知道我多厉害,昨天你和宝儿一起还不是都
求饶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