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云志正传II:红衣教】(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刺客
在犬笼中度过了难熬的一夜之后,第二天早上黄芷芸就被放了出来——一个
仆人牵着她脖子上的项圈,把她和那些美人犬们一起带到一口井边上。
一瓢凉水当空浇下,冰的黄芷芸浑身一哆嗦。虽然这天气挺热的,但是井里
的水却好似是冬天里的雪水一样冰凉。两瓢水浇过,她只觉得身上仿佛都起满了
鸡皮疙瘩,胸前的两颗樱桃更是遇冷激缩,一下子就紧紧张张的缩成了两颗小小
的蓓蕾。
第三瓢水浇下来之后,仆役拿着老丝瓜做成的擦擦在她娇嫩的肌肤上使劲的
揉搓了起来。黄芷芸呜咽着低下头,沉下腰,撅起屁股,让那只大手在自己的隐
秘处来回的搓弄着,把那里洗的干干净净,不但连花瓣都翻过来用老丝瓜結搓了
一遍又一遍,连那菊花深处,都被用葫芦灌了满满一葫芦的井水。
洗刷干净之后,美人犬们又被带到了一间屋子里,这里有几名看上去就很凶
的婆娘。
「这就是昨天老爷带回来的那些骚狐狸?」一个婆娘的嗓门很大:「怎么打
扮她们?」
「还是老规矩。」带她们过来的那个仆人回答道:「老爷发话要玩她们三天
三夜。」
「哼,老爷拿来的那么多精力,还不是让你们这些小子爽上几天几夜。」老
婆娘似乎对这些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老爷新纳了一个小妾,那丫头正得宠着
呢,你可要小心一些,不要在阴沟里翻了船。」
那仆人答应了一声便把手中牵着的绳子递给了那个婆娘,婆娘哼了一声,道:
「你且在这里等着,我给她们装扮一下就来。」
说着,她牵着一只美人犬就进去了。黄芷芸在门口和那些美人犬一起乖乖的
趴着,就好像是一只真的母狗一样。在这光天白日之下,赤身裸体于大庭广众之
间,她居然一点儿羞耻感都没有感觉到,恰恰相反,却还有一些小小的兴奋。不
知怎的,那刚刚被凉水清洗过的私处,此刻似乎又有些湿润了。
不多时,那婆娘又出来了,一直被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人犬又被交还给了
那个仆人,只是看上去,那美人犬似乎有些受创的样子,行动起来并不十分灵活。
接下来进去的是那一对姐妹,打扮她们多花了一点儿时间,但也并不是很久。
当她们艰难的从里面出来之后,黄芷芸也被牵了进去。
屋子里有一张床。那婆娘在黄芷芸的屁股上拍了一把:「躺上去。」
黄芷芸真的如同一只小狗一样发出一声呜咽,然后乖乖的躺了上去。婆娘将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之后道:「好一只骚狐狸,看这媚眼儿,就有够骚的。」说着,
她从一边拿出一坛酒来,倒出来一些倒在一团看上去就脏兮兮的棉花团上。然后
将这在黄芷芸的下阴处擦了擦。
这一阵爽利,叫黄芷芸又是一哆嗦,但下一秒钟,她就几乎尖叫了起来。原
来那婆娘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夹住了她花瓣头上的那颗蚌珠,还使劲的向外扒着。
这蚌珠可谓是女人身上最娇嫩之处,不消说这样粗暴的被拔起,就连碰一碰
都会感到异样的刺激。黄芷芸当年曾经被卖入烟花,老鸨为了逼她接客,曾经在
她身上施展过不少烟花绝技,其中有一个就是将她捆在木架之上,暴露出下阴,
然后用软毛刷反复的在蚌珠上摩擦。
不论是怎样的贞洁烈女,在这样强烈的刺激面前,也只有乖乖的就范。现在
黄芷芸的蚌珠再度落入魔爪之中,不由得又想起当年的屈辱和恐怖,眼角也不由
得滴落了几滴清泪。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一阵剧痛传来,黄芷芸立即意识到了什么:她把什么
东西挂在了她的蚌珠上。
吕德也曾经在她的蚌珠上挂过些饰品,但他用的是夹子之类的东西,而这个
婆娘用的却是钩子。她只感觉到下身惨烈的撕痛,然后是麻木的感觉,但蚌珠却
又是如此的敏感,以至于周围都为麻木感所包围之后,那一点的痛感仍然清晰无
比。
接下来,婆娘又拿过来两根尾端镶嵌着大粒珍珠的银针,将它们从下向上穿
刺过黄芷芸的乳头后,用两根细细的红绳缠绕在银针上,然后将她们绕过黄芷芸
的脖颈后打了个结。
这样,她的乳头就不得不被迫向上挺立,连带着整个乳房都挺翘起来。只是
这样的设计,固然很好看,但却是很疼。
最后,婆娘给她装上了一根狐狸尾巴,然后把她交给了那个守在外面的仆人。
黄芷芸跪在地上,一步步的向前爬行着。每向前挪动一步,她的乳房就会颤
抖一下,然后乳尖就会传来一阵疼痛,同时,下身的那个叮当作响的铃铛也让她
几乎不知道该怎么走路了。
而这家的院子却又偏偏足够大,从这里爬到老爷淫乐的后院,每一步都是那
么艰难。黄芷芸她们一路上还遇见了不少丫鬟侍婢和家人小子。这些人对着她们
这些美人犬无不是指指点点,面带嘲笑。黄芷芸一想到自己的身子正在被不计其
数的陌生人看着,就觉得一阵火热,连乳房都似乎更加挺翘了几分——结果就是
她的乳头更疼了。
到了后花园中,只见那里是一片酒池肉林。那个老西儿赤条条的一丝不挂,
怀里还搂着两个十五六岁的娇娃,左右站着伺候酒菜的丫鬟也都是赤条条的。只
是放眼望去,那些丫鬟也好,宠姬也罢,论身材品容貌,还真都不如这些绝色的
美人犬。
「犬儿来了。」老西儿哈哈大笑:「众位爱姬,快来认一认,看看那只犬儿
和你们的心意。」
那些姬妾们扭捏着上前来,一人挑了一只美人犬,黄芷芸被一个看上去才十
六七岁的小丫头挑中了。这丫头模样倒是周正,只是胸太平,似乎大饼一样的一
对小乳房微微隆起,倒是那粉红色的蓓蕾颇为可爱。
姬妾们牵了自己的美人犬围在老西儿的身边。老西儿摸摸这个宠姬的脸蛋,
又捏捏那个爱妾的乳房,一圈上下其手之后道:「老爷难得闲下来两三天,就陪
你们几个好好玩玩。你们可要多想想法子,让老爷我开心开心,老爷才好努力努
力,叫你们这些小妖精一个个都变成大肚子,给老爷我生一个胖娃娃。」
众家姬妾顿时一片娇声莺语,其中一名看上去似乎是这些宠妾们姐姐模样的
女子道:「老爷,还是按照老规矩来,先让这些美人犬给姐妹们舔一舔,好让姐
妹们下边润一润,方便老爷播种如何?」
老西儿大笑道:「好好好,还是红云最晓得老爷心思。老爷就爱看你们姐妹
这露阴袒乳的美态。」
老西儿发话,众位姬妾自然立即行动起来,她们或躺在那山石之上,或者坐
于酒桌之上,或者索性立在地上,各种媚态不一而足,但总是双手分开自家妙处,
让那美人犬伸出舌头去舔舐女孩儿家的羞处。
黄芷芸过去在青楼的时候,也曾被逼舔舐过别的女人的私处——即便是妓女
之中,也是等级森严的。挂的上头牌的名妓,对于其他二三流的妓女同样有着变
态的摧残欲望。她们会把她们受到的那些来自于男人的凌辱,变本加厉的施加于
这些姐妹们的身上。
她细心地用自己的香舌清理着那个小姑娘的阴户。这个小姑娘的阴户还很嫩,
似乎并没有被男人的阳具开发过多少次的模样。也因此,黄芷芸很轻而易举的就
用舌技把她弄得神魂颠倒都快忘了自己叫什么。
「黄蝶儿今天浪的起来嘛。」老西儿也注意到自己的这个宠妾发出来的异乎
寻常的娇吟。他不由得兴致勃勃的走过来,黄芷芸赶紧让出来一个去处,看着那
老西儿把他那根粗壮但是看上去却没有什么硬度的阳具插进这个小姑娘的身体里
来回抽插了起来。
「黄蝶儿水可真多。」老西儿一面抽插着,一边道,黄芷芸也没有闲着,她
也还在那两人的交合处舔舐着,用舌头灵巧的围绕着那个叫黄蝶儿的小姑娘的蚌
珠打转,让她的花道不住的收缩,把那老西儿的肉棍死死地缠住。
忽然,黄芷芸只觉得胸口一疼,原来那老西儿抽插的起劲,竟然一把抓住她
的那对奶子揉弄了起来。
「好奶瓜!」老西儿在黄蝶儿身子里抽插了几十个回合之后便把肉棍抽了出
来,看它那依然昂首挺胸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射出来的迹象。他倒是对着黄芷芸
挺起了自己的那根肉棍:「用你的奶子给爷夹一下。」
黄芷芸会意,忙直起身子,用自己胸前的那一对丰乳将老西儿的肉棍夹住。
然后来回揉弄了起来。她在秦楼之中,从最低贱的窑姐做起,十文钱便让一个男
人操一次,下边的两个洞,还有嘴巴都不曾停歇过,为了能够活下去,什么都要
学,最卑贱的事情都要去做。做一个妓女,并不只是张开大腿让男人来操那么简
单。
一个好的妓女,首先要晓得怎样讨男人的欢心,琴棋书画这些技艺,加上一
点媚骨天成,都是把男人勾进自己屋子里的道具。其次是怎样把男人留下来。脱
光了衣服,便张开腿挨操,那和一团肉有什么区别?一个好的妓女,或者说名妓,
不仅要在自己的不同恩客之间长袖善舞,更要灵活的利用好自己身上的每一寸肌
肤,把自己身上的每一处都开发出不同的玩法和心意,才能真正的做好一个妓女。
黄芷芸一边忍着乳头上牵着的疼痛,一边给老西儿乳交着,这老家伙在她的
奶子上摸了几把之后,便又换到了另一个宠妾身边,将肉棍插到了她的穴里抽插
了起来。黄芷芸又跪在那已经泄了身的黄蝶儿身边,重新给她舔舐了起来。这小
姑娘的穴浅的很,并不耐插,故而禁不住老西儿的几番抽插,还没有等他射出来
自己便先泄了身。
老西儿在几个宠妾的美穴之中来回各捣鼓了一番之后,终于在一名小妾的美
穴里一泄如注。一勇之后,老西儿的几名美妾下阴处都被他捣的白浆四溢,各位
美人犬都纷纷跪在面前将那阴浆舔舐干净,以待第二轮的抽插。
此时,一名美妾道:「妾身等只是这样挨老爷的棍刑却也未免无趣了些,倒
不如众位姐妹们玩个游戏吧。」
美妾们纷纷问道玩什么游戏。只见那提议的美妾道:「众家姐妹何不来玩一
个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姐妹们将手捆在身后,老爷用帕子蒙住了眼睛,捉住了哪
位姐妹,便让哪位姐妹挨一顿棍刑如何?」
众位美妾都说好,当即便装束了起来,每个人都用香巾反扣住双手,老西儿
也用一条丝帕围住了双眼,诸位美人犬终于得以站了起来,站在原地双臂张开做
一个木桩子稻草人。
这一轮的游戏倒是妙趣横生,又先后有两名美妾挨了棍刑。不知不觉,已经
日头过午,众位美妾嚷嚷着要吃饭果腹了。老西儿便命那些裸体丫鬟们端上来酒
菜,只见这老西儿的吃酒都与旁人不同,他吃酒不用酒盅也不用酒盏,而是叫一
名有着硕大乳房的丫鬟将她那乳房浸泡在酒坛之中,然后喂给老西儿吃那带酒味
的乳峰。
正吃着,一名宠妾忽然天生奇想,拿着一只鸡腿将它塞进自己的阴穴之中,
然后对着美人犬们道:「快来,这里有鸡腿吃。」果然,立即就有两三名美人犬
围了上去争抢那鸡腿。老西儿看的哈哈大笑,对宠妾们道:「你们可不要只顾自
己吃,也要挂记自己的犬儿,快喂她们吃些东西。」
众位美妾乃有样学样,也纷纷把各种食物假塞真塞到阴穴里来哄这些美人犬
吃。
黄芷芸便在那黄蝶儿的身前,只见她把好几块油汪汪的粉蒸肉放在自己阴阜
上,黄芷芸不但将之吃的干干净净,还将她阴阜上的油渍都给一并舔了去。
吃罢了午饭,丫鬟们又上来了些水果和果子酒。一名美妾斜靠在竹椅上叉开
双腿,露张美穴,将那剥好了的荔枝一颗塞在阴穴上,一颗塞在菊穴前,一时闪
闪发光,老西儿也不禁看花了眼。
另一名美妾也是计上心来,只见她拿起一罐美酒,纤纤素手分开花瓣便向那
阴穴里面灌去,还娇声道:「老爷,妾身这肉酒盅,老爷能饮乎?」
另有两名美妾则爬在那竹椅上崛起屁股,双手爆开美臀,也是娇声不止,渴
求一插。黄芷芸见到此情此景,亦不由得回想起自己当年在妓院之中也是这般模
样来求恩客。
淫至乐处,那老西儿不免有些疲倦,又多喝了些酒水,下边那根肉棍便是怎
么也硬不起来了。他便道:「你们姐妹且自寻乐处,老爷我先休憩片刻。」说着,
便在两名小妾怀里呼呼大睡了起来。
黄芷芸松了一口气,以为可以歇息一会儿的时候,却被那名众姬妾之长模样
的美宠叫住了:「你们这些美人犬,都快些去老爷的赐福楼里,天色暗下来以后,
老爷要到里面去宣淫。」
所谓赐福楼,就是一间三层的小楼,里面陈设无不是各种春宫秘戏,即便是
黄芷芸这般在妓院里挂过牌的,看了也不禁脸红耳赤。这里面的女孩子,一个个
醉生梦死,而要命的是这里面的男主角却只有一个,就是外面那个呼呼大睡的老
西儿。
看来这个老西儿还真的自恋的很呢。黄芷芸心里默念道,几名帮工也走了进
来,他们把这些美人犬又给洗了一遍——洗的真的很安静哦,连黄芷芸的花道都
被他们翻过来复过去的洗了好几回,那丝瓜结在花道里来回抽插的感觉,让她差
点儿就泄了身。
那些宠姬们也洗赶紧了身子——她们是由一群侍婢们给伺候着洗干净的,可
轮不着那些毛手毛脚的下人在她们的娇躯身上动手动脚。毕竟那可都是老爷的私
人产权。
不过,这些美人犬们可就不一定了。黄芷芸已经竖着耳朵听清楚了。这位老
西儿不仅喜欢与美女交合,更喜欢看人与美女交合。经常他让自己家的仆人们和
这些美人犬大战三百回合于堂中,自己则在堂上和侍妾们颠倒鸾凤,巫山云雨。
黄芷芸的花道里就被插进去了一根八边形的木楔,这东西有个学名叫做美人
桩。顾名思义,就是用来栓美人犬的桩子。可奇妙的是,这桩子不是安在地上,
而是插在美人犬的穴里,颇叫一些门外汉摸不着头脑。其实黄芷芸清楚得很,这
东西有棱有角,够粗够硬,插在女儿家的穴里,动一下便全身无力,根本走不动
路,因此虽然插在穴里,却比立在地上还要好用呢。
她正全身觳觫,动弹不得的时候,忽然听得堂上有人呼喊:「那只美人犬,
快到老爷跟前来。」
黄芷芸左右看看,说的正是自己,虽然穴里插着美人桩,也只能一步步的向
前挨过去,奈何这美人桩实在是厉害极了,饶是她这样打熬过的身子,也不免一
步一个高潮,一动便是一窝水坑。挨了半天,却还是只挪动了两三步,那花道却
已经收缩的几乎快要痉挛了,黄芷芸伏在地上呜咽不已,屁股高高的撅起来,好
叫在场的人都看见,她那花瓣连着美人桩,一吐一吸,好似正在被人活肏猛干一
样。
一名仆人上前去,将那美人桩一把从她穴里拔了出来,只听得「po」的一
声,一道水泉飙射到了半空之中。黄芷群伏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那花道仍
然在抽搐不已。
两名仆人索性上前将她抬到了老爷面前,老西儿从侍婢身上坐了起来,一名
宠妾扶住他的肉棍,那两个仆人把黄芷芸往他身上一放,黄芷芸那正在高潮余韵
之中的花道又猛烈地抽搐起来,将这老西儿夹得几乎飞上了天。
「好妖精。」老西儿爽过之后,拍拍黄芷芸的屁股让侍婢们把她挪开,然后
就有两个人过来,一个扳开她的花穴,另一个拿着捆在竹签上的丝瓜结沾了水往
她的花道里面捅去。
黄芷芸发出一声悲鸣,丝瓜结摩擦着花道里的嫩肉,还带着冰凉的井水,这
种感觉,正如同是冰火交杂一样,让她一会儿欲火高涨,又一会儿毫无兴致。
但是她有没有兴致并不关键,关键是老西儿的兴致如何。待把黄芷芸清理干
净之后,他果然叫来了那两个仆人:「这个美人犬给劲的厉害,你们也尝一尝,
老爷我赏给你们的。」
黄芷芸屁股蛋上挨了一巴掌之后,乖乖的撅起屁股,一根肉棍没入到了她的
花道里,这是一根年轻人的肉棍,勇猛,果断,每一次都全根而入,让她颇为受
用,而另一名仆人则站在她面前,黄芷芸一手扶住肉棍,将他的这个大鸟儿含在
嘴里吞吐玩弄,另一面挺起胸,让自己的那对奶瓜也在被他们玩弄。
老西儿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几名美妾轮番在他身上磨蹭着,只可惜似乎是
心未老人易老,这几名宠妾费了好些好久的功夫,老西儿的棍儿还是软塌塌的。
不得已,老西儿,只好吩咐一名美妾:「去将老爷我那宝瓶儿取来。」又对
那些正宣淫着美人犬的仆役们和正被仆役们宣淫着的美人犬们道:「都玩出花儿
来,有会跳舞的么,跳支舞取取乐子。」
这些美人犬个个都是色艺俱佳,一边被那些仆役怀抱其中,小穴微张,肉棍
往复抽插还能抚琴奏乐,黄芷芸与那一对姐妹美人犬在其中翩翩起舞,不但一丝
不挂,更要不时作出掰穴抛乳的羞人动作,让那些奉命围观的仆役看的热血澎湃,
胯下的阳物傲然挺立如同降魔金刚手中的除魔金刚杵一般。
场下如此火热,场上的气氛也逐渐热烈了起来。老西儿左拥有抱着宠妾美姬,
一双手根本不够用,他的肉棍上不停轮换着那些漂亮的姬妾们,黄芷芸估摸着这
老头儿都已经快要神魂颠倒,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抽插谁的美穴了。
玩得起劲,老西儿忽然雄起了一把,抱起来一个一丝不挂的美妾,将她按在
那桌案上猛烈的抽插了起来,周围其他的美妾们都纷纷为他助威。在这一片娇声
莺莺的呐喊声中,老西儿一股余勇将那美妾战倒,转身又捉住一名侍妾,将她扶
着椅子弯腰撅臀,对着那水淋淋的桃花源抽插了进去。
周围尚未被老西儿宠幸的美妾们,也有等的不耐烦的,便自己相互抚慰了起
来,正在这时,被老西儿派去取东西的仆役回来了,只见他带来一个小小的青布
包袱,交给了一名娇躯赤裸的美妾,那美妾打开来,丛中取出几个东西。老西儿
大喇喇坐在一名美妾的身上,另一名美妾一手扶着他的肉棍,另一手将一个玉石
的圈圈套在老西儿的肉棍根上,更用丝绦带在根底处系了几圈,看上去是什么金
枪不倒的淫具。老西儿又拿过一个玉瓶儿,从中倒了两颗药丸出来,喝酒吞服了。
另取一个油纸包着的,从里面取出些黑色小手指头大的药丸儿,另那些美妾们用
酒水湿润了之后自行塞到阴门中去。
又喝了两杯水酒,老西儿搂着自家的美妾一会儿拍拍她们的丰臀,一会儿捏
捏那酥胸,不多时,整个屋子里娇声俏语此起彼伏,一个个都眼巴巴的等着老西
儿来插她们那水流潺潺的美穴,好一解穴中的瘙痒。
黄芷芸此刻也被一个仆役按在地上撅着屁股挨操,只是这些小伙子虽然龙精
虎猛,却并不如那些真武山上阴阳双修的道爷们给力,黄芷芸只稍稍搬运了些阴
阳调和的法门,便轻而易举的从他们体内榨取了活力和生命,让这些有心大战一
整夜,也好好快活一把的小伙子一个个脚步沉滞,头晕眼花。
于是乎,刚到下半夜,黄芷芸的身边已经没人了,那些疲惫不堪的小伙子们
都各自搂着一只美人犬昏昏大睡,只有黄芷芸和另一名美人犬还谨慎抖擞,也都
加入到了老西儿的宣淫大战之中来了。
老西儿之前曾经日过了黄芷芸,对她还略有些印象——倒也不是黄芷芸自吹,
她这曾经的头牌红妓,现如今的美人犬,确实是一代绝色。再加上那家传的绝学,
让她的容颜青春常驻,更是身兼少妇的风韵与少女的娇羞,绝对的堪称是床上的
顶级尤物。
这样的绝色佳丽,不要说老西儿的这些美妾难以望其项背,便是中原名都大
邑里的头牌名妓,也难与她匹敌:比她漂亮的,未必有她那样精湛的房中术;有
她那样床上功夫的,却也未必能有她这般的国色天香。如此的佳人,内外都是绝
顶的出色,怎么不让这老西儿食髓知味,将这绝顶的佳丽按在身下再与之大战个
三百回合呢?
磕了药,肉棍上还套着个保持勃起的圈圈,老西儿这次确实是大开大合,将
黄芷芸插得那叫一个死去活来,花心大开,淫水直流。一连抽了五六百回合之后,
但见黄芷芸双腿大开,花唇绽放,一股半透明的浓浆从那蜜穴深处潺潺而出,她
似乎整个人都被老西儿这强悍的肉棍银枪给征服了,腰肢懒动,酥胸微微颤抖。
那一对樱桃还保持着巅峰中的挺立,红艳艳的十分可爱。
老西儿斗败了这美人之后,十分得意,又揽住一名才十五六岁的美妾搂在怀
里,一边喂她吃酒,一边去探摸那毛发初生的嫩穴。
两情美畅至极,老西儿又重装上阵,肉棍捣入玉户之中,将那桃红之处抽插
的泥泞不堪。那美妾年纪虽然小,却是个颇耐得抽插的,一边摇摆腰肢在老西儿
身上来回运动,将自己下身那处妙处与他的那杆银枪配合的天衣无缝,更不住的
口出淫词,叫人遐想非非。
黄芷芸只顾仰躺在地板之上,双腿间的花唇仍在不住的颤抖,那乱蓬蓬的野
草早已被淫水湿透了一遍又一遍,早上挂上去的装备此刻早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她躺在地上,似乎还未从高潮的欢脱中解放出来,仍然沉醉在那快乐的如同
上了云霄的妙不可言之中一样。这时候,她好像听到了一句惊慌失措的喊叫声
「不好啦,老爷脱阳了……」
凌乱的脚步声,女人的尖叫声,乱成了一团。黄芷芸惬意的伸长了胳膊,完
美的展示着自己有着无边魅力的娇躯。
居然能让他坚持到现在,还真不容易呢。
她眯起眼睛,一动不动的,让人把自己像一块木头一样拖走。
居然,最后让他占了一个大便宜,不过自己也没有吃亏就死了。黄芷芸摸了
摸还艳红着脸蛋,心满意足的合上双眼,享受起完成任务之后的闲暇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