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之女】(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此时,正是午茶的时间,贵族们都在王宫花园里喝茶聊天,他们的妻子也在
此相互畅聊着。平日里很少能聚在一起,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呆在官邸里,大部
分说话的对象都是自己的仆人,偶尔能陪同丈夫出访其他的贵族才有能够接触到
彼此,不过,对话的内容却是极其的虚华,无非都是说着最近得到了什么贵重的
宝贝,或是获得了什么荣誉。尽管如此,她们还是乐此不疲的互相炫耀着,以彰
显自己的高贵。
卡特琳娜王妃被很多女贵族们簇拥着,接受着她们的阿谀奉承,得意的样子
丝毫不加掩饰。而她的女儿米歇尔公主则在一旁闷闷的呆着。
「王妃殿下,我从未见过这么透彻的钻石项链,实在是太漂亮了!」女贵族
羡慕道。
「眼光不错啊,这个钻石产自卡里曼的死亡矿井,这还只是小的,我有比这
个还要重一倍的头饰喔。」卡特琳娜一脸的得意。
「哇哇!这可是超稀有品啊!」女贵族们惊呼。
死亡矿井,原名叫麦克斯矿井,是以第一个发现此矿的探险家的名字命名。
位于卡里曼沙漠西部的死亡沙漠,距离奥卡拉公国约有一百六十英里远。这
里很奇特,从记载以来就没有下过雨,所以没有地下水源,也就没有任何动植物
生活在这里,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而且这里经常有沙尘暴,昼夜温差极大,
到处暗藏着流沙,想要通行极其危险。就因这里有着纯度极高的钻石矿便吸引着
很多人来此开发。死亡矿井从建立到现在经过了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其因为环
境的恶劣,早期补给的短缺造成的死亡人数已有将近两万人,平均每三天要死一
个人。
记载中,八十九年前发生的一次大地震导致矿井坍塌,除了在外应援的几个
人,其余矿中的四十余人全部牺牲,从那时以后,在奥卡拉公国犯了重罪的人会
就会被送到麦克斯矿井工作,如能活着干完一年便可以免去罪责,这里已经变成
了如同监牢一般,并被更名为死亡矿井。
「呵呵呵,还好吧。我最近又得到了几件珍品,待会各位不妨到我的房间里
观赏观赏。」卡特琳娜扇了一下她手中的扇子。
那些女贵族很是高兴,又纷纷给卡特琳娜拍起了马屁,一旁的米歇尔深深的
叹了一口气。
旁边不远的茶桌,几个女贵族静静的坐在那里品着茶,古尼薇儿王妃正跟其
中一个女贵族聊着。
「迪耶夫人,你的姐姐道格拉斯公爵这次怎么没一同过来呢?」古尼薇儿问
道。
「姐姐她这阶段一直忙着准备北面战事的后援工作,刚听罗伯特说,北面的
形势很严峻?」这个女性便是罗伯特·迪耶男爵的妻子,丽萨·迪耶(39)男
爵夫人。
「这些北边蛮族!一直都在觊觎着我们的领土!」古尼薇儿说着便生起气来,
「雷欧他要去那么危险的前线,女神大人请保佑他平安归来……」
「雷欧王子那么出色,而且还有巴雷斯统领在,一定没问题的。」丽萨安慰
道。
「王,王子殿下!」客厅的女仆看到我吓了一跳。
「嗯…」这都什么反应啊,我可不是见到女人就想上的。我走到了窗前,探
出身去,下方便是王宫花园。
「卡特琳娜王妃……米歇尔……哈,她最不擅长这种场合了。」
「古尼薇儿王妃……嗯?她旁边那个是……丽萨·道格拉斯。」
现在已经是迪耶男爵夫人了,我跟她虽然彼此认识,但见面的次数却非常的
少,八岁梅林病逝那年,她正好出现在我的面前……然而那种回忆现在已经不重
要了,当前重要的是……
我四下张望着。父王不在,他跟米歇尔一样,现在估计到警备队视察去了。
咦?母后和瑟蕾娜都不在?我又看了一遍。确实不在,会去哪里呢?
「喂,你知道现在瑟蕾娜在哪里?」我朝刚才那个女仆问道,她应该是刚来
不久的,我并不认识她。
「殿下,我,我不知道总管在哪……」她一直战战兢兢的。
这个感觉……我看了就很不爽啊,我说「你是新来的吧,叫什么名字?几岁
了?」
「我,我叫瓦莉,十五岁……」
「瑟蕾娜她是怎么跟你们描述我的?」
「总,总管说,王子殿下……会引诱我们这些年轻的女仆,嘱咐要我们特别
注意,见到王子后不要多说话,尽可能远离……」
嘛,虽然说的也没错……但就是特别不甘心!
「其实呢,我并没有她说的那么可怕…」我开始施展我最擅长的安抚技俩。
「艾德里安王子殿下。」熟悉又烦人的声音传来。
瑟蕾娜女仆总管,我转过头看着她,以前经常来坏我的好事,不过现在我却
一点失望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是有点激动。
「总!总管!」瓦莉急忙退到一旁,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母后在哪里?我在花园没有看到她。」我先开口了。
「……王后她累了,先回去休息了,殿下您找她有什么事?」
「哦,没什么,只是关于艾露玛赏赐的事,我想找母后再商讨一下。」我随
便扯了个谎。
「那没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她还是那副平淡的表情,这样的对话不知
道已经有多少了。
正当她转身要离去的时候,「瑟蕾娜……你能把眼镜摘下来吗?。」
我脱口说出了这句话来,心不由得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她停顿了一下,转过身来对着我。
「……殿下您是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我让你摘掉就摘掉!如果是艾露玛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我想看看你的眼睛……」我直说了。
「……」瑟蕾娜沉默了下,推了推眼镜,「殿下,您要开玩笑的话,找错对
象了,我还有事要忙,恕不奉陪。」说完以后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瑟蕾娜离开的背影,结果是已经预料到的,新来的那个女仆就在一旁看
着呢,她不会有什么反应的。但刚刚瑟蕾娜的那个停顿给了我一个信号—她动摇
了。
瑟蕾娜在伊丽莎白菲兹还不是王后的时候就已经是她的女仆了,我从未见过
或听过她跟哪个男性有亲密的关系。当然,她的打扮和态度恐怕没有人会敢接近
她。我之前也压根就没去关注过她,或许……嘿嘿。
艾露玛说她一直都是独自一人沐浴,有必要去一探究竟,偷看女仆洗澡是我
多年以前才干的事情了,但对象是个老女人,这却是第一次。
「殿下……总管已经走了……」瓦莉提醒道。
「啊……」我从思维中走了出来。
我赶紧离开了那里。
「殿下请慢走……」
去找艾露玛帮忙,就像以前一样,我这样想着。
—————————————————————————————————————
拐角处,瑟蕾娜并没有离开,这里没有其他人,她背对着墙站着,眼睛看着
前方。艾德里安王子离开后,她缓缓的摘下了眼镜,长长的眉毛,纤长的睫毛,
虽不浓密,但很整齐的排列着,美丽的碧蓝色眼瞳,无光的眼眸里藏着着几十年
如一日的青春。稍瘦的脸颊,笔挺的鼻子,紧闭着的嘴唇,白皙的皮肤,高挑的
身材,如同一个冷美女一样,与其身着的男仆制服却也十分搭调。
「…………陛下。」瑟蕾娜叫着拜伦王,她将双手抱紧放在了胸前……
—————————————————————————————————————
「什么!王子殿下您又要偷看女仆洗澡?」听了我的要求后艾露玛惊叫道。
「嘘!小声点!又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
「可是,殿下您已经好久不干这事了……」
「啊,这次比较特殊。」我一脸坏笑。
「您是要偷看瑟蕾娜总管吗?」
「嗯啊,什么都瞒不过你呢。」
「可为什么你会突然想看……」艾露玛不好意思起来。
「额……因为我突然发现她很有魅力啊!」
「……」
「……」
「殿下,这是最后一次为你服务了吧。」
「啊……」听了这句话,我鼻子竟然一酸,熟悉的女仆不知有多少已经离开
了这里,艾露玛也将会是其中一个。
「您晚点再过来吧,瑟蕾娜总管总是最后一个才沐浴的。」
「没问题,嘿嘿。」说完我便离开了。
今天不用训练也不用学习,但也不能干女仆,我漫无目地在王宫里逛着。
突然一个身影从我面前跑过,那不是米歇尔吗,她急急忙忙的是要干嘛。
「米歇尔,你要去哪?」
「呀!艾德里安王兄!」她停了下来。
「你又趁着卡特琳娜王妃不注意,溜了出来么。」「
「嘿嘿,母后她现在跟那些夫人们聊的起劲,我就跑出来了。」
「你要去找蕾拉?」我跟着她一起走着,
「不,蕾拉她现在要负责王宫的安全,忙不过来,我是要去训练场练剑。」
「这种时候去训练场?被你母后发现就有你好看。」她真的是很喜欢剑术。
「艾德里安王兄,你陪我训练好不好,你明明很厉害,怎么平时都不爱训练
的?」
「呵呵。」我总不能说大部分的训练时间我都在干着女仆吧。
「你可以找雷欧啊。」
「雷欧王兄他只会嫌我碍事。」米歇尔摇了摇头。
平时训练时都是我和蕾拉还有米歇尔一起的,虽然她经常会被卡特琳娜王妃
发现然后跑掉。
「王子殿下,公主殿下。」训练场的卫兵向我们敬礼。
「殿下,您们是要到训练场吗?现在这里被当做临时战备场,雷欧王子和巴
雷斯统领正在里面拟订作战计划和整顿军队,准备向北面进发。」
北边是四大领主之一的卡米拉·道格拉斯女公爵的管辖范围。
因为拜伦帝国的地理位置关系,周遭均存在着威胁,为了应付这些威胁,才
有了四大领主的存在,北边的道格拉斯家族,专门应对库莱特冰原的威胁,南面
的莫里斯家族专门应对从爱丽丝森林出现的各种猛兽以及潜伏山区的盗匪,西边
的贝尔南德斯家族,专门应对来自卡里曼沙漠的威胁,东边的莱茵家族,则专门
应对来自萨鲁哈根海域的威胁。家族之间互不干涉,只有在得到有国王亲笔签名
的指示,才能有越权的行动。
目前北面库尔特人的威胁还不足以动用到其他四大家族的力量,或许国王也
是为了给自己的大儿子一个锻炼的机会。
我和米歇尔相视一下。
「那就没办法了,走吧。」我说。
「嗯……」米歇尔似乎有点遗憾。我们便一起离开了训练场。
「差不多到晚餐的时候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你的母后现在估计已经火爆
了。」我对米歇尔说。
「嗯,那王兄有机会再一起训练吧。我先走了,嘻嘻。」
我目送米歇尔离开,感觉她并不厌恶我,虽然我的那些事她或多或少都听说
过。
晚餐后,我按照预订躲到了艾露玛的衣柜里,女仆们的衣柜就在寝室和浴室
之间的房间里,以前我就是一直这么干的,不过这次躲得时间实在是有点长,所
幸艾露玛的味道还不错,听着外面嘻嘻哈哈的女人声,我不时地看着手里的怀表,
我欠缺一个叫作耐心的东西,好几次都想直接冲出去把她们都按在地上猛干一番。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外面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我已经要疯了,不断晃动着
头。
突然,吱呀,一个开门的声音让我激灵了起来,来了!
一个人走了进来,咚咚咚咚……这种威严的脚步声……没错,是瑟蕾娜!我
的心又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脚步声停了下来,又是吱呀一声,开始传来索索索的声音,在脱衣服了!
我一边仔细的听着声音。一边幻想着瑟蕾娜脱衣服的样子。
吱呀,啪啃。啵啵啵啵啵……
脱完了,要进去浴室了!我不断的幻想着瑟蕾娜的各种裸体。
嘶啦~……嘶啦~啪啃!淋浴室了!
过了一会,哗啦哗啦的水声隐约传了过来。
总算可以出来了,我轻轻的打开了衣柜,做了几次的深呼吸,差点没闷死,
马上开始寻找瑟蕾娜的衣柜。
艾露玛跟我说是从左往右数第六柜……这个!我打开了衣柜,不发出一丁点
声响,里面整齐摆放着几套男仆制服,太容易辨认了,也只有瑟蕾娜会在女仆更
衣室留下男仆制服。
我轻轻的抓起瑟蕾娜刚刚脱下来的内衣嗅了嗅,味道果然和年轻的女仆不一
样……这种就是成熟女性的味道吗?下身的武器渐渐的硬了起来。喔!你终于又
雄起了呢,只是闻到成熟女性的味道也可以啊。
嗯?这个是做什么的?我拿起了一条长长的白色布条,咚。一个小东西被带
了出来,掉在了地板上,我吓得赶紧捡起来,还好没有发出多大声响。
这个是……饰品?一个什么动物的牙齿,上面刻着一个标志。这个标志很眼
熟啊,我飞快地在脑中搜寻着记忆…………啊!是库尔特部落的标志!我差点叫
出声。
库尔特人生来便会收到父母赠予的用雪豹牙齿刻上部落标志做成的项链,手
链等饰品作为信物,库尔特人一生都会把这个信物带在身上,这不仅是身份的表
示,也是荣耀的象征。
瑟蕾娜是库尔特人!我竟然一直都没有发觉!之前跟随父过王到北面的罗德
曼堡巡视,在那就见过不少库尔特人,确实,她的身材比一般的女人高了一些。
卧底!闪入我脑中的想法,她一直装扮成男仆的样子就是为了遮掩她库尔特
人的身份吗?不对,伊丽莎白菲兹还不是王后的时候瑟蕾娜就已经是她的贴身女
仆了……
啊,不管那么多,我来这里是为了一睹瑟蕾娜的真容,总之先拿走准没错,
我把这个信物塞进了裤兜里。
关好衣柜,我摸进了浴室,哗啦哗啦的舀水声很清楚的传来,里面有些许雾
气,我迅速躲在柱子后面,探出头去,看到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斜对着我坐在石
条上,不断的把热水往身上浇着。
这是,瑟蕾娜?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头长长的黑发顺着背部延伸到了
腰,两个雪白的丰乳直挺挺的挂在胸前,体态修长,她的双腿紧紧的闭合著,细
长的手不断的动作着,蒙蒙的雾气使我看无法看清楚她的脸。
可恶啊!不过没法在靠近了,一定会被发现的。
她停止了舀水,静静的坐在石条上,雾气很快就散去,我看清楚了她的脸,
没错,是她!瑟蕾娜闭着眼睛,好像在想些什么。然后她一只手缓缓地放在乳房
上,另一只手则伸向了下体私处,然后两只手同时慢慢的摆弄了起来。
喔喔喔喔!!她在手淫!我的口水已经要流下来了。
「嗯~嗯~」随着她的动作,她发出了轻轻的娇喘声,像是刻意要压低声音
一样。
我受不了了!我迅速的拉下了裤子,武器已经涨的难受,我随着瑟蕾娜的节
奏套弄了起来。
「嗯~嗯~嗯~」
渐渐的,她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发出的娇喘声也更大了。
「嗯~嗯啊~哈~」
我这边也在飞快的套弄着,这个一板一眼的瑟蕾娜也会做这种事啊,毕竟她
也是个女人。
瑟蕾娜揉搓着乳房,指尖则不断的扣弄着乳头,她打开了双腿,手指在私处
不断来回的拨弄着,看起来很娴熟的感觉,我从她的手缝中看到了她的阴毛,黑
色而耸耸的阴毛,正如库尔特人的体征描述。
她睁开了双眼,露出了碧蓝色的眼睛,这一刻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被她的
眼睛所吸引,真是太美了!她眼神迷离着,张开了嘴,一副高潮的表情,随即,
她的全身都痉挛起来。
「啊嗯~~~~~~」
「陛,陛下~~~~」
她叫着父王?!
瑟蕾娜她爱慕着父王吗?
余韵过后,瑟蕾娜缓缓站了起身,往她身旁的一个盛满水的大水桶走去,那
个桶很大,足够容纳下一个人,水面上没有热气升起。
冷水?我正诧异着,只见瑟蕾娜一只手撑着桶的边沿,然后一跃,整个身体
就跨进桶里面了。
哇!我暗自惊叹。
然后她慢慢的蹲了下去,将整个身体都浸入水中,直至没过头顶,黑色的长
发浮在水面上。
她的行为把我搞懵了,武器也软了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瑟蕾娜一动不动,我就这么光着下身站着看。
过了大约有三分钟,她依旧没有动静,不会溺水了吧?我正想靠近去看看。
突然,瑟蕾娜站了起来,哗啦!水被带了出来,溅在了四周,我赶紧缩了回
去。只见她将头发往后一别,之前迷离的眼神已淡然无存,眼神变得十分的冷。
我立马感觉不对,得马上离开!我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啵,就这么轻轻的一
声,瑟蕾娜朝我的方向转过身来「谁在那?!」
不好!我立马拉上裤子,夺门而逃,这种经历有过不少,不过相比之前满脸
淫笑的我,这次可是一脸的惊恐。
「呀!有人进来了!」
「哇哇!有坏人!」
寝室里引起了一阵骚动,我一边跑着一边把裤子穿好,从女仆居所到我的房
间这段路我早已熟透,蒙着眼睛也能走。最短的路程绕过尽可能多的侍卫,一切
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过了长廊,我就放慢脚步了。
瑟蕾娜真是个大美女啊!刚刚浴室的那一幕还在我脑海里徘徊,这么多年却
都把她给忽略了,一直躲着她,我懊恼着。我从兜里把那个雪豹牙信物拿出来放
在手心上,想不到她竟然是库尔特人。我握紧了拳头,对于库尔特人来说信物是
一定不能失去的,我得好好利用它,让瑟蕾娜服从于我。嘿嘿嘿嘿,我一脸的淫
笑。
「这一趟收获真是不小啊!」我不由得得意起来。
「什么东西让殿下您这么高兴?」
就在拐角处,一个人影站在那里。
「呜啊!」我吓了一跳,立马将手中的信物塞进裤兜里。
人影慢慢走了过来,咚咚咚……在壁灯照射下显像出来,一身的黑色男仆制
服,看不到眼睛的黑框大眼镜,一头黑色的头发简易地盘在头上,头发还是湿湿
的,水珠滴落在脸上,顺着脸颊滑落,是瑟蕾娜总管!
我吞了吞口水,冷汗从头上冒了出来。
「殿下,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休息?」瑟蕾娜说话了,跟平时一样平淡。
「……」
这怎么可能!我不明白她是怎么跑到我的前面来的?这段路我已经走了无数
次了,一定是最短路径!
见我不说话,瑟蕾娜慢慢走了过来,「您好像捡到了我的东西,能把它还给
我吗?」一字一句,无不加重了语气。
我的汗水流了下来,但我却不敢把汗擦掉。我的内心告诉我,如果我把信物
还给了她,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把哆嗦的把信物拿了出来,「你说的是这个吗……如果我不给呢?」我的
声音在颤抖着。
「……我是库尔特人并不是什么秘密。」瑟蕾娜径直走到了我跟前。一股威
压扑面而来。我仿佛能透过她的眼镜看到一双眼睛正在冷冷盯着我。
「咦~你要做什么,不要过来,我要喊侍卫了!」然而我动惮不得。
瑟蕾娜只是看着我,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我要完蛋了,这是我脑中不断重
复着的想法。
突然,瑟蕾娜轻轻叹了口气,后退了一步,「……殿下,您想要从我这里,
得到什么?」
「……哈?」我精神依旧紧绷着。
已经……可以了?
瑟蕾娜静静的站着等我的回复。
「明天……明天晚上这个时间到我的房间来,我就会告诉你……到时你的信
物我也会还给你。」我勉强缓过神来。
「……那殿下请务必不要食言。」瑟蕾娜郑重的说。
「一定。」
「请早点休息,殿下。」瑟蕾娜微微行了礼后就离去了。
确认瑟蕾娜走了以后,我回到了房间。在关上门的那一刻,扑通,我往门重
重的靠了下去,两条腿瘫软直接坐了下去。
「呼!……」我长呼一口气,手摸在胸前,心依然跳得很厉害。
「哈,哈哈,我还活着……」我不禁笑了出来,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便忍
不住发起抖来。看她跃进浴桶的那个动作,身手一定非常好,这样她能赶超过我
也能说得通了。
瑟蕾娜她虽然从小到大我经常在接触,她给人也只是一种冷淡严肃的感觉,
但刚刚她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同以往,就像是把我当作猎物一样,太可怕了。不像
其他的小女仆大都是被我掌控着,就因为我是王子,她们都不敢反抗。
嗯……姑且算是混过去了吧,她应该也不想让事情变得恶劣起来。
「呼~」一个轻微的呼吸声让我又警觉了起来,是从床那边发出来的,有个
人躺在我的床上!
我站起身慢慢走了过去。发现是艾米莉躺在了我的床上。
顿时火了起来,「喂!你!」我踢了踢艾米莉的脚。
「嗯~嗯……诶?」艾米莉一下子翻起身来,「对,对不起!我,我,我睡
着了?」
看着满脸怒气的我,艾米莉吓得从床上跳下来,「王,王子殿下,我,我等
你还不来……」她慌张起来说话就结巴。
我想起了艾米莉接替艾露玛的事。
「我,我去找艾露玛姐姐,她,她说只要在在王子殿,殿下的房间里等,等
着就可,可以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
「是,是!」艾米莉慌慌张张的离开了,出门前对我说,「殿下,请,请早
点休息。」
我摆了摆手,然后一头栽到了床上。
艾米莉看来是个好女孩嘛,就是长的比较丑。想到接下来的日子都由她来服
侍我心里就觉得不是滋味。可恶的伊丽莎白菲兹!总有一天我也要让你也屈服在
我胯下强大的武器之下!首先是……
我举起了拳头,看着手中的信物,明天晚上就是正戏了,搞不好的话我会死
啊!但前所未有的既害怕又激动的感觉却让我的欲望大增,我现在满脑都在想着
用各种姿势狂插猛干着瑟蕾娜,我要让她成为我的女人!我已经兴奋得睡不着觉
了!!
—————————————————————————————————————
瑟蕾娜已经回到了她的房间,已经湿了一半的男仆制服披在一旁的椅子上。
瑟蕾娜浑身只裹着一条毛巾,坐在椅子上,黑色的长发披散着,眼镜摆在一
旁,眼睛没有一丝光泽,面无表情地擦着她湿润的头发。
「我想看看你的眼睛。」艾德里安王子的这句话在瑟蕾娜的脑中不断的徘徊
着,这勾起了她那多年以前的记忆…………
二十七年前,拜伦帝国与库尔特部落西北交界处的一个山区里,一伙三十多
人的强盗押送着一群洗劫俘虏而来的女性和孩子,他们要被带到卡里曼沙漠边缘
地区的小镇上卖给那里的奴隶商人。
瑟蕾娜就是这些俘虏中的一员,半个月前,她的父母亲均在强盗的袭击中身
亡,她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被杀死,母亲则被凌辱后自杀。当时的她只有十六岁,
她和其他俘虏一样,被栓着铁链,一双美丽的蓝眼睛早已哭得失去了光泽,原本
飘逸的黑色长发现在满是泥土,她警惕的盯着那些强盗们,跟从着队伍前进。
「后面的快点!今天天黑前我们一定要进入卡里曼沙漠!」强盗对着俘虏大
喊。
「呜~」扑通!瑟蕾娜旁边的一个小孩倒了下去。
「怎么回事!快给我起来」强盗发现了状况,跑了过来。
「能给点吃的吗?我们每天都只吃一点点食物,根本没法走那么远的路!」
瑟蕾娜扶着那个小孩说。
「废话少说!要么起来继续走,要么就留在这里为野兽!」强盗发怒道。
接着伸手拉扯瑟蕾娜。
「你们这些混蛋!」瑟蕾娜怒吼着,可是她毕竟只是个少女,而且本身也没
多少体力了,一下子就被扔到了一边。
「你还敢反抗啊?」强盗亮出了刀向着瑟蕾娜走了过来。
「呜~」瑟蕾娜艰难的站了起来。她双腿发软,自己恐怕要死在这里了,她
恶狠狠地瞪着强盗。
「你这表情很不……」
嗖!哧!
强盗的话还未说完,突然一支箭从他的右耳插了进去。!
「额!…」强盗眼睛睁得大大的,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便立马倒地死亡。
「敌袭!」强盗们大吼着,纷纷亮出武器,向着箭飞来的方向看去。
「上!」从两旁不远的遮掩处分别各冲出了一队人,他们身穿奥卡拉公国的
甲胃,带头拿着斧头的年轻人喊着「速战速决!注意不要伤到俘虏!」
强盗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搞乱了阵脚,正如他们去袭击村庄一样。
「啊啊啊!」强盗们开始迎击。
嗖!又是一箭,「呜啊~」又一个强盗哀嚎着倒地。
「大家趴下!」一位中年俘虏喊到!
大家纷纷趴了下去,瑟蕾娜也趴在地上,看着那队士兵和强盗们厮杀。
他们不像是一般的士兵,个个都非常的强悍,之间的配合也是非常默契,不
出一分钟,强盗已被击杀大半,而那队奥卡拉士兵却还没有人受伤。
见大势已去的强盗头子径直冲到俘虏中,一把抓起趴在地上的瑟蕾娜,将刀
架在她的脖子上。
刚转过身来要威胁他们放下武器时,一个身影已经冲到了跟前,强盗头子慌
了神,向着眼前的身影砍了过去,然而一把剑掠过了瑟蕾娜的脸,径直捅进了强
盗头子的脖子中,然后立马抽出,并被顶飞了出去。
「唔!噗!」鲜血立马喷了出来,强盗头子手摸着脖子,挣扎了几下便断气
了。
强盗们已经完全被消灭了,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
瑟蕾娜呆呆的站着,看着她眼前的这个战士,一头金色的短发,脸上没少伤
痕,一脸的络腮胡,眼睛像发光一样看着瑟蕾娜。
「你没事吧,小姑娘,啊,你的眼睛真美。」
这个画面瑟蕾娜一直记得,后来了解到他是拜伦帝国的二王子亚历山大,带
着少数精英正从卡里曼沙漠潜入帝国境内,要去四大领主之一的贝尔南德斯公爵
那里会面。那个拿着斧头的便是巴雷斯,而一开始射的那些箭,则是出自一位美
女弓箭手,她叫普琳娜·那罗德,奥卡拉人,貌似是因为偷亚历山大的钱包被抓
住才加入他们的。同时还有一位跟随亚历山大的女性,叫安妮·勃朗特,她只是
一名女仆,负责整个队伍的后援需要,实物,照顾伤员等等杂务,她特别的善良,
而且漂亮,亚历山大王子似乎很喜欢她。
在帝国境内的边缘小镇,他们把救出的俘虏都安放在那里,然而瑟蕾娜执意
要跟随他们来到了提克里斯堡,贝尔南德斯公爵的领地。
瑟蕾娜作为女仆留在了那里,临走前,亚历山大对着穿着女仆制服的瑟蕾娜
说,「这身衣服很适合你啊!你能把眼镜拿下来吗?我想再看看你的眼睛。」
王子的话勾动着少女的心,她缓缓的抬起手。
「咳哼!」伊丽莎白菲兹·贝尔南德斯走了进来。
「!」瑟蕾娜赶紧站好,退到了一边。
就这样亚历山大王子继续踏上征途,而瑟蕾娜也偷偷地抱着对王子的思念…
思绪结束,瑟蕾娜微微地笑了,这段是她最深刻的回忆。
接着她站起身来,褪去了毛巾,洁白的肌肤在月光的照耀下微微的发亮。
她的表情又变得冷淡起来,艾德里安王子的那些糗事她已经见了无数,女仆
们的呻吟声她也习耳为常。明晚王子要做些什么她也非常清楚,她不明白的是为
什么王子会突然找上她,前两天还是躲避不及的样子。
想到她要被王子殿下做那些淫秽的事情,瑟蕾娜竟然微微的喘起气来。
「陛下……我……」瑟蕾娜闭上了眼睛。
—————————————————————————————————————
隔天清晨。
「呜……」我一副十分疲惫的样子。
竟然想了一夜,为什么满脑的瑟蕾娜挥之不去啊!之前就没有一个女仆能让
我这样想过……
「这就是命运之人的魔力吗?」我自言自语着。
不行,我要赶紧休息,为了晚上的正戏,我立马倒头趴在床上。
手里依然紧紧握着瑟蕾娜的信物,我一定要让她屈服,机会只有这么一次,
我绝对要干了个爽,绝对……我很快熟睡了过去…………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我吵醒。
谁啊……
「殿,殿下……」
咚咚咚!
我睁开了眼睛「别吵我,我还想再睡会儿……」
「殿下,早,早上的学习您错过了!」门外是艾米莉的声音。
「嗯,管他的,反正我经常不去……」
「可,可是!」
「我还想睡会儿,午餐你再来叫我吧。」我把被子盖在了脸上。
「王子殿下。」一个中年女声。
科拉女仆长?什么大事啊。我只好起床整理下衣着,「请进。」
科拉带着艾米莉进来了。
「对不起殿下,是我管理上的失职,误了您的学习。」科拉说。
「啊?」我一脸茫然地看着艾米莉。
「呜~我,我睡过头了……」艾米莉小声说着。
「请王子放心,艾米莉会受到惩罚,我保证不会有下次发生。」
「呜哇~」艾米莉一副要哭的样子。
看着艾米莉可怜的模样,「算了吧,我不怪她,不用罚他了。」
「这样可以吗,殿下?」科拉有点惊讶。
「可以,我说的算,你忙你的事去吧。」我转过头对艾米莉说,「你去给我
盛一盆水来,我要洗脸。」
「是,殿下,我先先走了。」科拉鞠躬离去。
「好,好的!」艾米莉感激地跑去盛水了。
我坐在了窗前打着哈欠,还好困啊,该死,一大早就来搞事……
「殿下!请,请用!」艾米莉飞快的把水送来,站在一旁等候。
洗过脸后,我整个人精神了不少,「好了,你去吧。」
「好,好的,谢,谢谢殿下!」艾米莉深深的低头向我道谢。
「对了,晚上你不要到我的房间来,我有事要忙。」
「啊,是,殿下!」艾米莉端着水盆离开了。
我换好了衣服,看了看怀表,距晚上还有十小时,决定我的人生转折就在今
晚!愿女神美纳斯赐予我爱的力量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