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通缉的职业黑客

文章取材真实,主角是我朋友,我觉得他的故事挺有趣,就决定将它写成故

事,当然做了很多改动和一些想象,让文章具有可读性,可撸性,毕竟我不是他,

我只知道一些零散的事情,为了方便,我会以第一人称叙述,让故事丰满起来,

写的不好,各位也不要抨击我,里面也不会出现大量的黑客和网络技术,毕竟不

是技术文,如果有技术狼友,千万不要较真,各位包涵了故事是以倒叙的方式展

开的

(一)结束也是开始

阔别一年多,我又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城市,还是那样的火车站,只是人不一

样了。我有个习惯,不管去哪都会乘坐火车,不是我喜欢做火车,相反我还有点

讨厌,主要是因为上大学时,离家太远,要做40多小时的火车,为了省钱做的都

是硬座,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那种体会,人挤人,动都动不了的感觉,都不敢喝水,

上厕所困难啊。所以我当时就发誓,等有钱了一定要买卧铺,现在想想,这个誓

言好有趣啊。

跑题跑远了,赶紧拉回来。

我本来想回家的,但是一想,那还是我的家吗,这次回来就是办理离婚的,

但是我想我的女儿,我本来走的时候准备把女儿送到老家父母那儿,但是没来的

及,就跑路了。

我还是决定回家看看女儿,我好想她,这次我准备带她出国。我拦了一辆出

租车,直奔我住的小区,等到了小区门口,保安尽然不让我进,新来的保安不认

识我,幸好有邻居认识我,我才得以进我的窝啊。路上很多人和我打招呼,嘿嘿,

看来我人缘不错啊。

到了家门口,我还是决定按门铃,但是久久未开门,我刚要拿钥匙,门却开

了。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好香,第二反应是,好大,我看着惊讶的女人,笑了笑:

「大姐,我能进去吗」

大姐终于回了魂:「看你说的,这是你的家」

我熟悉的换鞋,慢慢的打量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家,我看到大姐准备打电话,

我笑着说:「姐,不用打了,我过一会就走。」

大姐微微叹了一口气,只能苦笑。这时我看到沙发上一双大眼睛看着我,似

乎觉得既陌生又熟悉吧,我真的很心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小夕,不认识爸爸了?」

女儿嘴一撇,眼泪就不停地流,我赶紧过去抱住她,不停地说好话,终于把

小家伙哄好了,女儿不停地问我去哪了,我只好告诉她出差了。

我想了想:「宝贝,你愿不愿意和爸爸在一起啊!」

女儿高兴的说愿意,我开心的说:「那这次爸爸准备带你去国外,好不好啊!」

女儿想了想说:「好啊,妈妈回来就告诉她。」。

我怔了一下,那个让我迫不得已跑路的女人,真想狠狠地操她。

「怎么,你不怕被抓啊,这样回来。」大姐略带担忧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

「呵呵,通缉早就撤销了,其实没那么严重。」

我满不在乎的说道,其实我当时挺害怕的,幸亏有我师傅帮我,才解决了事

情。

「哦,没事就好,以后好好过日子,其实你们还是爱对方的。」

大姐犹豫着还是说了出来,看着这个以前就对我不错的女人,我其实挺感激

的,但同时我也一直有想法,以前总是克制,但是现在不同了,我可以去享受这

具诱人的肉体了,想想,身体就一阵火热,下面的小兄弟似乎要起义了,但是现

在还是要镇压,时机不对啊。

我没说什么,假装要去洗手间,平复一下欲火,但结果是让我欲火更盛,浴

室中一阵阵的暖香扑面而来,看来刚才大姐在洗澡。

我从放衣服的篓子里轻轻拿起一件蕾丝小内裤,放在鼻下嗅着,右手解开皮

带,拿出愤怒的义军,用蕾丝小内裤包住,一下一下的套弄着,啊,太他娘的爽

了,正在我陶醉在精子的厮杀中准备冲锋时,敲门声响起。

「小文,你没事吧,这么长时间。」大姐这时候叫我。

我想快速解决战斗,但是越想越没感觉,「操」我狠狠地骂了句,只好整理

好裤子,洗了洗手出去了。

「大姐,我就先走了,你不要给小雅打电话,我等会会联系她的。」

我不想节外生枝,速战速决,赶紧离开这个城市。

「你不在家里住吗?」大姐失望的说道。

「不了,我和朋友还有点事,有时间约大姐聊。」

我抱着女儿亲了亲,就离开了家。

出了门,我买了张手机卡,在外面的时候就没敢用手机。刚才的欲火还没发

泄,真的很难受,男人都知道的感受。

我想了想,还是去根据地吧,以前我经常在那间休闲吧一坐一整天,当然更

多的是为了看哪个风韵美丽的老板娘,最后终于看到了床上,现在不知道那娘们

有没有新欢啊,我嘿嘿笑了俩声。

一看到招牌,我只能感叹,彪悍的女人,彪悍的人生。

我还是像曾经一样找了个靠窗的地方,服务小妞看到我很诧异。

「怎么不认识我了?」我笑着说。

「你真的是文哥啊,怎么突然就消失了?」服务小妞迫不及待的问到。

「哦,我有事出去了,你们老板娘呢?」

我还是挺想那娘们的。

「在楼上呢,她如果知道肯定很高兴。」服务小妞不怀好意的说。

「那我去找月姐聊聊人生,对了大概6 点多,有人来找我,你到时候叫我。」

我背起包就上楼了。

我其实有点不知所措,不知怎么面对这个女人,是不是爱我不知道,但肯定

的是喜欢,我摸了摸我帽子下的光头,还是敲了敲门,很久才听到脚步声,我幻

想过很多种见面的情景,但没想过这一种。

对面的女人大概27左右,但是我知道她今年32了,比我大3 岁,我总觉的不

一样,原来的长发已经盘成一个发髻,还是一身职业装,但是没以前那种很大姐

的感觉。

「你找谁啊,我似乎不认识你。」

月姐语气很平淡,没有了以前那种大大咧咧的感觉,让我一时有点难以接受。

「姐,我是小文,你别开玩笑了,让我进去说。」我只能苦笑。

「你还知道我是你姐啊,你出了那么大的事也没告诉我,一下就消失了,你

知道我多担心吗?」月姐有点愤怒和伤心,声音有些哽咽。

我没想到月姐还有这样一面,我很想说些什么,但是思想没跟上动作,我拦

腰抱起月姐,一脚把门KO,就要冲向里间的卧室。

突然听到「啪」的一声,我的大光头狠狠地挨了一下。

「你放下我,小心我告你强奸。」月姐狠狠地说。

我乖乖的松开她,月姐轻轻的拍着我的光头。

「真乖,好孩子。」

我把背肩包放下,可怜的看着她。

「姐姐,我要吃奶」

然后不等她回话,就把脸贴上她那波涛汹涌的乳房,使劲的蹭啊蹭,淡淡的

体香扑面而来,好舒服。我等不及了,横抱起月姐,快步奔向卧室。

「喂,我说你刚从监狱出来啊,这么饥渴。」月姐娇嗔道。

「我太想你了,姐,真的,我要好好的操你。」

我喘着粗气把月姐压在床上,这张床上曾经上演了无数次的激情,有太多的

汗水横流,有太多的体液四溅。

我真的不想在调情了,因为憋的好难受,想把鸡巴插到那温暖湿润的嫩穴中

尽情的肆掠,我准备来次暴力的。

刚准备把她的白色女式衬衫的扣子直接拉开,没想到月姐一伸腿直接把我踢

倒,我差点跌倒在地上,我眼疾手快,抓住她的玉足,恶狠狠的把她翻身压在床

上,这种姿势对方就用不上力了,看着她在那不停的扭腰,想摆脱我,我看到挺

翘的美臀在晃动,狠狠把口水吞下,一只手压住她的背,一只手把短裙往腰间拉。

「你最好别让我起来,不然有你好看的,喂……你不要把丝袜撕了,混蛋。」

月姐还在用言语危险我,嘿嘿,我不会被敌人的恐吓吓到,要有革命前辈的

精神,斗争到底。

丝袜在我的努力下终于被撕开,我的手隔着内裤轻轻的上下滑动,食指挑开

内裤边,中指在嫩穴上画圈,看着淫水慢慢的从穴缝中溢出。

「嗯……哼……你……等着……」

看着月姐这幅摸样,我松开了她背上的手,另一只手还在研究她的生理构造,

拉开自己的裤子拉链,掏出鸡巴,俩腿跨在月姐腿的两边,就像坐在她的大腿上

一样。略微提了下她的腰,使她的屁股翘一点,容易插入,手上的淫水已经泛滥,

直接抹在鸡巴上,另一只手把内裤往旁边一拉,鸡巴找准位置,缓缓的顶了进去。

我操,直接就想射了,这下麻烦了,我深呼吸咬紧牙关。月姐把头转向我,

同时把屁股慢慢扭动,想看我笑话,我把右手伸到会阴处,狠狠地按了几下,那

股射意很快就过去了,深吸一口气,收缩腹部,开始慢慢抽插起来,然后越来越

快。

「嗯……啊……慢点……你……懂不懂……怜香……惜玉啊!」月姐的呻吟

随着我的抽插有规律的响起。

我又慢慢的减速了,不想这样就射了,但是她的内裤每次都刮到我,很难受,

想把俩人的衣服解决,但是又舍不得拔出来,还是舒服舒服吧。

什么九浅一深的,都是浮云,现在来说猛插狠干才能爽,我是一气呵成的动

作,很是行云流水。嫩穴夹得我好爽,每次抽插,里面的嫩肉都骚扰我的鸡巴,

实在忍不住了,还是射吧,心里一想,就控制不住了。

「娘们,我要射了,肯定很多,你要好好吸收。」

我耸动的更快了,虽说鸡巴不是大号,但是看起来还是很威武的。

「你个……王八蛋,好好……补偿老娘,射的一滴都不要剩。」月姐留着泪,

看着我大声说。

我用力一挺身,子弹瞬间出膛,射了好几股,我也趴在了月姐的背上,喘着

气,心跳的好快,俩人的衣服都快湿透了,很黏,但是我不想起来。

过了很长时间,月姐轻轻的说:「小文,出去洗洗吧,很难受。」

我才一翻身,做了起来,精液尽然没有流出来,我愣了愣,月姐看到我的表

情,想起来,突然「哎呀」一声,没起来,我紧张的问她怎么了,月姐没好气的

说腿被我压的麻了。

我赶紧慢慢的揉了揉,然后抱起她去了浴室,好好的一起泡了一下,月姐什

么也没问,只是静静的躺在我怀里,我很诧异的看着这个和以前完全不同的女人,

我很了解她,我们认识差不多4 年了,那时候我刚结婚,她却已经离婚了很久了。

「你难道不想问我些什么?」我只好打破安静。

「你想说了,自然会说,再说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没资格问你的。」月姐

还是很平静的说。

「呵呵,这次我回来是处理一些事的,然后就出国定居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月姐的身体一下就绷紧了,然后离开我的怀抱,起身拿了

浴巾慢慢的擦着身子。

「哦,那很好啊,到时候我就不送你了。」

月姐的声音有些颤抖,但还是微笑着,我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到了敲门声,

我知道我约的人到了,是该解决我的婚姻了,让那段姻缘随风飘散吧。

月姐从衣柜里给我拿了套衣服,以前月姐给我买的衣服都放在这儿的,我穿

好后吻了吻月姐。

「林月,和我一起走吧,我会让你幸福的。」

我在月姐疑惑的眼神中开门下了楼。

我远远的就看见那个女人,背影还是那样的让人销魂,只是少了些许让我爱

的感觉。这个与我厮守了6 年的女人,我今天将让出她的所有权,因为她的版权

被盗版了,差点使我陷入牢狱之灾。

我静静的坐在她的对面,面带微笑,这一刻我真的很平静,似乎终于释然了,

没有了恨,虽然有些阿Q 的因素,但也算放开了。

「好久不见。」

我不知道怎么冒出这句话,似乎也打断了她的沉思。

「你回来了,还好吧?」苏雅也平淡的说着。

我知道这个女人,她现在虽然很急切,但是她又不想低头恳求我,还想保持

自己的高雅,就像自己出轨了,还能找出很多理由证明自己的无辜,自己的无奈。

「呵呵,托你的福,还不错,好了,约你出来是商量离婚的事,我走的时候

给你的协议书,你签了吗?」

我不想过多的和她说些不相及的事。

这时候我终于看到了她的慌乱和激动,脸色阴晴不定,呵呵,不想保持高雅

了。

「你真的这么狠心,要离婚。」苏雅终于忍不住了,有些不可思议。

「与其这样过下去,还不如放手,各自找各自的幸福,不是很好吗?」

我真的不想说什么了。

「可是我们还是很相爱啊,你又不是没出过轨,我也原谅你了,你就不能原

谅我一次。」

「不要说了,还是说离婚的事吧!」

我赶紧制止了她,不然又有无数的理由说服我。

我看她一下沉默了。

「关于财产问题,房子是我婚前买的,这无可厚非,离婚后,我会卖了,或

者你买下它,还有存款,你借给你弟弟的都得要回来,然后对分,反正你不在乎

那点钱,你情人有钱。」

我本来不想这么分的,但是心里很难受。

「你胡说什么,我们早没关系了,你的心胸好小,你真的这么绝情。」苏雅

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当然,还有一个方法可以解决一切。」

我抛出了诱饵,忽略了她的辩解,她只是冷眼看着我。

「就是我会带女儿出国,什么房子和存款都归你,另外我还给你一笔钱。」

我看着她的眼睛,想看她如何回答。

「不行,女儿不能离开我,我不会离婚的。」

苏雅有点愤怒了,女儿对她很重要,任何人也不能让她离开女儿。

「那就法庭见,我劝你还是同意吧,你情人这次帮不了你。」

我说完就站起身准备离开。

「你等一下,今晚回家,我会给你答复的。」苏雅叫住了我。

我没有说话,还是去和月姐谈谈人生吧,月姐只穿着睡衣半躺在床上,心不

在焉的看着时尚杂志,看到我进来,有一丝期待,又有一些彷徨。

我明白她的心情,是啊,我自己都有一些迷茫,不知道该如何,毕竟心里面

还是有妻子的。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我

淫笑着捏了捏月姐的奶子,好软啊,嘿嘿,手感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讨厌,你还上来做什么,不用回家吗?」月姐笑眯眯的对我说。

放下杂志,把脸贴在我胸口,右手轻轻的摸着我的胸。

我低头深情的看着她。

「月姐,我爱你,是一辈子的。」

然后慢慢地用嘴唇,轻轻地吻着她的耳朵,然后慢慢地移到耳垂,同舌尖细

细地舔着,我能感觉到她身体的火热。

我的双唇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嘴唇,又移到下唇,用力吸了一下,用舌尖在

唇上舔着,月姐慢慢的张开嘴,舌头伸出来与我的舌尖纠缠,一会儿在我的嘴了,

一会儿在她的嘴里,我们俩人大口吞咽着彼此的津液,知道呼吸困难,我才停下

来,一丝银线挂在我们之间,好淫靡啊。

我又低下头吻了吻红唇,然后一路向下,在她洁白的脖子上用舌尖轻轻地绕

着,然后再往下轻舔着露出一半的锁骨。在舔着她锁骨的时候,她又忍不住嗯了

一声。

一只手解开睡衣的系带,攀上高耸挺翘的乳房,由下向上的揉搓,舌尖轻轻

的含住那颗红樱桃,时而轻咬,时而转圈,有一丝丝香味,是沐浴露,也是乳香。

摸着乳房的手,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乳头,时而顺时针揉,时而逆时针揉,好

不快活。月姐不断的呻吟着,手摸着我的光头,用力按住,是不是想把我用大奶

子闷死啊,嘿嘿,我的另一只手早已经在桃园地战斗了,湿淋淋的嫩穴把我的手

好好的洗了一下,我的中指也已经打入敌人内部了,只等大部队冲锋了。

我在她乳头里用力一吸后,我的舌头开始慢慢地向下,在平滑的小腹上打圈,

接着往下,一直舔到她大腿根部,只是用舌尖扫了一下她的小穴,又开始舔另一

边的大腿根部,右手在阴毛上摩挲,还是粉色的嫩穴早已溢出了春水,我用舌头

从下向上舔了一下,全部吸入嘴里,然后用舌尖轻轻的挑着阴唇,又用双唇用力

吸住,俩边不停地换着舔,鼻尖不经意的碰触着那颗露头的小阴蒂。

月姐好像有些受不了了,扭动着腰部,压抑的呻吟更是诱人。

月姐湿润的嫩穴开始往外不停地流淫水,这些淡淡的还有些许香味的淫水,

慢慢地随着我的舔弄流到我的嘴里。我的感觉好爽,更加刺激,舌头猛地往里一

钻,滑腻紧窄的嫩穴受到刺激,猛地收缩,好像要夹断我的舌头一样,不过好温

暖的感觉,她的下体里又是一阵颤抖,比之前更加强烈。

我把舌头稍微一退,然后用力往前一顶,月姐大叫一声,呻吟都都有些颤抖,

我继续用舌头抽插小嫩穴,淫水也越流越多,我不停地吞咽着,在我的不懈努力

下,月姐有些受不了了,我又添了一会,便离开嫩穴,不能让她这样高潮,我快

速脱掉衣服,跪在她俩腿间,用手扶住鸡巴,又用龟头磨了一会穴口,上下滑动

着。

「你……混蛋……不要……折磨我了……好难受……快插进来……嗯……」

月姐挺着下身,想自己来,我看她真受不了了,也不想折磨她了,扶住鸡巴,

向下一压,龟头便陷了进去,然后一用力,整根鸡巴全部被阴道淹没,俩人都舒

服的呻吟了一声。

「好舒服……嗯……好样……快动啊……嗯……」

我接到指令,开始缓缓的抽动,八浅五深的抽插,随着她的呻吟声,逐渐加

快速度,每次都全部插入,然后全部拔出,只剩龟头。这种插法,很快就让她快

奔溃了。

「啊……太深了……啊……啊……顶到花心了……啊……啊……再快一点…

…嗯……啊……嗯……好爽啊……太爽了……哦……唔……你好棒啊……不行了

……」

「月姐,你的小穴好紧啊,还会收缩,我要操死你。」

「老公……用力……我好想你……嗯……啊……不行了……要来了……」

我更加用力的抽动,没一会,月姐的呻吟更大声了,下体颤抖着,一股滚热

的液体浇在我的龟头上,好爽啊,我收缩肛门,咬紧牙关,把快感逼退,俯下身

吻了吻月姐的唇,把她汗津津的头发拨到一边,下身又慢慢的开始挺动。

「姐,我爱你。」

「我也爱你,真的好爱。」

我抽出鸡巴,拍了拍月姐的美臀。

「换个姿势,跪在床上。」

月姐听话的翻身跪在床上,挺起屁股,我再次插入,大力抽插起来,一会儿

往左,一会儿往右,一会又在深处研磨,玩的是不亦乐乎。

月姐里面的嫩肉不停蠕动,我好奇怪,肉棒更是不堪,被夹的快活死了,我

想控制住,但又想舒服,越想速度越快,终于忍不住了,一股一股的精液从龟头

爆出,直接冲进她的子宫。

我不停地喘着气,好刺激,都有点眼花了。

我等了好一会,才拉出慢慢软化的肉棒,用月姐的睡衣把俩人清理了一下,

然后搂着高潮后的月姐,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月姐,你那儿怎么这么紧了,还会动呢。」我很好奇的问。

「哼,还不是害怕你嫌我下面松吗,我买了个缩阴的器具天天练,不过真的

挺有用的,看把你小混蛋爽的。」

「嘿嘿,月姐老婆就是好,你的小穴一辈子是我的。」

「谁是你老婆,你家里的才是老婆。」月姐的情绪明显低落了。

「不是的,这次回来就是离婚的,很多事你不知道,以后告诉你,你看着把

店卖了,还有其他的产业,尽快出手,那边我早就买了房子了。」

「难道我们呆在国内不行吗,我们去了做什么,虽然我把产业和房子卖了,

能有不少钱,但是花销还是很大,我们又不是天朝官员的家属。」

「呵呵,你也知道天朝官员牛逼啊,你不用担心,我的钱够我们花一辈子了,

我早就在国外开始投资了,现在已经发展的不错了。」

「我知道你是搞网络的,但是不知道你到底做什么,怎么赚了那么多钱,千

万不要做违法的事啊,我的钱已经够我们花了。」

「你放心,以后不会做了,我从大学开始就做职业黑客,很多年了,付出了

很多,也得到了很多。」

「那是违法的啊,怪不得你跑路了,抓住你就完了。」

「我很少接国内的任务,都是外国的,所以国家也就不会刻意的为难我们,

上次通缉我,是有人想害我,我的身份也被人发现了。」

「那你现在回来不怕被抓吗?」

「没事了,我师傅帮我搞定了。」

「你师傅很厉害吗?」

「我师傅在军队效力,所以能说的上话,师傅一直让让我去帮他,但是我不

想工作在制度下。」

「算了,以后再不要干了,在国外我们也可以生活的不错,只要省着点花。」

「嗯,对了,我今晚回家一趟,商量一下离婚的事,还有我想把女儿带走。」

我有些紧张的看着女人,害怕她不高兴。

「很好啊,我也挺喜欢你女儿的,我不会不高兴的。」月姐笑眯眯的说。

我们又闲聊了很长时间,才起床吃了饭,我准备回家一趟,真不知怎么面对。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