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歪传】(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17章
「主、主、主、主人——」艾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张重
的身边,张重侧过头正似笑非笑的笑着她。
「奴、奴儿怎么睡这了?」艾琳突然想了起来,昨晚自己正在要挟罗琳,最
后却被罗琳凄惨的故事感动了,哭得稀里哗啦,然后迷迷糊糊的趴在椅子上睡着
了。
张重伸出魔爪,在艾琳的酥胸上揉捏着,笑道:「那你想睡哪?」
艾琳看张重忍不住开始占自己便宜,心中一喜,自己魅力还是蛮大的,又想
起了张重和罗琳苟且时的情形,小脸一垮,嘟着嘴不说话。
张重懒得理会艾琳的小性子,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道:「还不快起来伺候
主人穿衣服。」
艾琳闷闷不乐的爬起来伺候着张重穿衣服。
大厅中。罗琳揉了揉酸疼的颈脖,醒了过来,自己什么时候趴在椅子上睡着
了?不应该呀。抬眼望去,却发现詹尼不知何时已经守在灵前,赶紧走过去道:
「姐姐,我……」
「没关系,昨晚你睡着时我正好过来,看你一脸疲惫,也就没叫醒你,再说
你昨天都守了一天了,晚上睡一会,也不怪你。」詹尼转过头,轻声说道。
罗琳却是一愣,詹尼虽然依旧是满脸愁容,神色却是好了很多,精神奕奕。
不知为何,罗琳觉得一晚上时间,詹尼好像变得漂亮了很多,连声音都好听了很
多。
詹尼神色有些尴尬,生怕罗琳看了出来,赶紧道:「时候也不早了,妹妹你
去把那两个小家伙叫过来吧,一起吃些早点。」
罗琳依言而行,詹尼却是松了口气。昨晚等他恢复行动能力以后,马上下床
穿好衣服,到了厅前,发现艾琳趴在椅子上睡觉,便悄悄弄晕了罗琳,再将艾琳
抱到张重的床上。如此一来,便神不知鬼不觉了。
张重牵着艾琳的小手来到大厅一侧的小餐厅里,看到詹尼和罗琳早已就坐,
问过早后也拉着艾琳坐了下去。早有侍女将早点奉上,四人便吃了起来。此时的
张重,心中一片舒爽,眼前这三个女人,自己可是都操了个遍。
「绝不能让龙血城堡的人看出来我已非完壁,要不然,欧西里斯的性命可就
不保了。哎,算了,大不了以后不回去了,反正我也经常十年八年才回去一次。」
詹尼看着张重,想到此处,轻轻一笑道,「艾琳,女孩子吃饭要斯文一些,像你
这样,可没人敢要的。」
说完,又盛了一碗汤,递给张重,道:「欧西里斯,别光吃饭,来,喝点汤,
补补身子。」
张重赶紧接了过来,道了谢,滋滋有味的喝了起来,心中暗爽,昨晚给你开
苞可累坏了,是该喝点补补。
詹尼说完后也是回过味来,那『补补』二字,可是暧昧得很,俏脸微红,心
中却是有些甜蜜。她却没有注意到另外两个女人听到那两个字后,都不自然的低
了低头。
「詹尼婶婶偏心。」艾琳毕竟单纯,没一会就好了,又撒起娇来。
詹尼没办法,只得再盛了一碗,递给艾琳,嗔道:「还敢说,昨晚你干得好
事,胆子越来越大了……」
「对不起嘛,詹尼婶婶,人家只是…只是……」艾琳怎么也说不出口是想去
要挟罗琳,支支吾吾了半天。
罗琳见艾琳说不出口,心总算是定了下来,却又听见艾琳随口道:「说来也
是奇怪,今早起床的时候,发现床单上有血……」
「艾琳!」艾琳还没说完,就被詹尼打断了,此时詹尼板着俏脸,艾琳倒也
有几分害怕。詹尼道:「艾琳,淑女吃饭时该怎么样?在学校我教你的东西都学
到哪去了?」
艾琳闻言,悄悄一瘪嘴,顿时坐直了身子,不言不语,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罗琳心中却是有些奇怪,总觉得詹尼今天有些怪异,刚准备细细猜测一下,
就感觉到一只大脚伸了过来,先是在自己小腿上勾了勾,然后猛的一拉,自己一
只玉腿便被拉了过去,又被一只大手揉捏着。
罗琳又岂会不知是那冤家在捣乱,只是现在当着另外二女的面,想叫不敢叫,
想骂不敢骂,只能活活忍着了。张重见罗琳不说话,身子悄悄向上前移了移,用
餐桌布挡住下半身,把罗琳的玉足放在了自己的胯部。
「啊——」罗琳正在喝汤,突然轻声叫了一下,手上的汤匙没拿稳,掉进碗
里。
「怎么了?」詹尼问道。
「没、没什么,烫了一下。」罗琳又拿起汤匙,优雅的喝了起来,只是那桌
底下的玉足,却是开始慢慢的活动着。
张重正美着,瞟了一眼艾琳,发现艾琳正学着淑女的模样,倒也有板有眼。
突然玩心大起,心道反正二女也都彼此知道,便依葫芦画瓢,又伸出一只脚一勾,
不一会,便将艾琳的一只玉腿也放在了肉棒上。
「噗——」艾琳一口汤没忍住喷了出来,赶紧拿起桌布擦了擦,眼睛悄悄的
瞟了瞟罗琳,却发现罗琳也是朝着她瞟了过来,二女对视一眼,同时俏脸一红,
别过头去,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优雅的吃着早餐。
詹尼吩咐侍女把桌子擦干净,才道:「两个丫头今天是怎么了,都毛手毛脚
的。」
若是平时,詹尼看不出来才叫有鬼,只是今天,她的注意力全在张重身上,
对二女也就不太在意了。时不时的给张重夹菜,时不时的看他一眼,让艾琳都有
些吃醋了。
张重却是爽得快要飞了,桌子底下两位美女一人伸出一只脚来在他的肉棒上
套弄着,桌子上面却若无其事,而且还有另外一个美女不时给自己夹夹菜,聊聊
天。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张重心里叹道。
用过早餐,张重就拉着艾琳向后面走去,今天很多基恩的子女后辈会回来,
艾琳再陪着詹尼就不合适了。
二人走在路上,张重突然问道:「乖奴,你说,这基恩的葬礼,你父亲会不
会来?」
「应、应该会来吧。」艾琳愣了愣,才道,「糟了糟了,要是父亲非要带本
小姐回去可怎么办?啊,对了,听说父亲以前也被人控制过,那这个坏蛋一定也
想控制父亲,嗯,对,一定是这样。那本小姐就一定要呆在他身边,绝对不能让
他把父亲给控制了……」
艾琳一路胡思乱想着,跟着张重进了房间,张重让艾琳坐到床上去冥想,自
己坐在桌子旁想着事情。艾琳有些不满的嘟了嘟嘴,张重都两天没操她了,让小
丫头有些患得患失起来,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
张重没管那么多,静静的思考了起来。本来是想过来赚一笔钱财,没想到詹
尼在这里,阴差阳错的把基恩的老婆给霸占了,不得已毒杀了基恩,最后还上了
詹尼。
毒杀了基恩,事情闹大了,估计大半个帝国的高层都会过来,如果耶鲁也过
来带走了艾琳,自己该怎么办?难道直接跟着詹尼去帝都?从刚才詹尼的表现上
来看,对自己明显比昨天热情多了,如果自己开口的话她肯定会答应,只是张重
一想到道森家的财富,就不些不甘心。那些财富说不定就能让他直接升为上位神
甚至大圆满了。
「哎,没办法,如果耶鲁真的要带走艾琳,那也只能跟着詹尼先进帝都了。
不过道森家的财富跑不了,迟早是我的。」张重心中一叹,「只是这公爵府的钱
财,只怕是不好再动了。不过也无所谓了,如果能得到道森家的财富,这公爵府,
九牛一毛。」
基恩家的后辈大多也都回来了,帝都高层、各个行省的头头脑脑大多也都赶
了过来。有这些后辈在,罗琳倒是可以偶尔休息一下,但詹尼却不行,她要为这
些后辈们多介绍一些高官达人,以确保基恩的家族不会衰败下去。但话又说回来,
没了基恩这根线的穿引,只怕这次之后,詹尼对这个家族也不会太过上心了。这
些后辈们大概也明白这个道理,一个个也都努力的想抓住这次机会。
敲门声响起,一个侍女走了进来,道:「先生、小姐,大夫人请您二位去一
趟偏厅。」
张重已经知道什么事了,艾琳睁开眼睛问道:「有什么事要我们过去?」
侍女回道:「小姐,听说是您的父亲,耶鲁会长来了。」
「啊?父亲来了?我、我、我不去。」艾琳有些紧张的道。
「艾琳小姐,别耍小性子,失踪了这么些天,可把耶鲁会长给担心死了,见
一面也好,有什么好担心的。」一个美艳妇人走了进来,在艾琳身边轻言相劝,
正是罗琳。
艾琳看了罗琳一眼,嘀咕道:「我才没担心呢。」
罗琳无奈,只得看向张重寻求帮助。张重走到罗琳身边,站在艾琳看不见的
位置伸出魔爪按向了罗琳的屁股,用力揉捏起来。罗琳心中一紧,面上却丝毫没
有表露出来。张重心里哼哼两声,才道:「见见就见见吧,我也想见见这位大陆
上最富有的人,就陪你一起过去吧。」
「嗯。」听到张重的话,艾琳才点点头。
「父亲!」艾琳的脸就如同夏日的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不情不愿,现在
却是满脸惊喜。
耶鲁实际年龄接近两百岁了,但看上去不过四、五十岁,身材圆得像个球,
面相老实,一脸人畜无害,此时正板着个脸,对着艾琳道:「叫你乱跑,出事了
吧,这次算你运气,下次可没这么好运气了。」
艾琳见耶鲁的模样,却是一点都不怕,小脸一垮,道:「哼,一看见人家就
知道骂,也不知道安慰人家一下,再这样人家下次还跑。」
「你……」耶鲁语塞,马上又一幅无奈的表情,双手不停的作揖,道,「哎
哟,小姑奶奶,是父亲的错好不好,你可别再乱跑了,再这样,父亲这颗心呐,
迟早要跳出来。」
「早这样不就完了。」艾琳一脸得意,这才作罢。
父女二人一番嬉闹,耶鲁这才转过头看着张重道:「这位是……」
「妈的,我的女奴你也敢骂,迟早坑你一把。」张重心里腹诽着,刚要上前
见礼,一旁作陪的詹尼却道:「耶鲁大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前些年认下
的义子,欧西里斯。」说完,又对着张重道:「欧西里斯,还不见过耶鲁叔叔。」
「义子?」张重和艾琳、罗琳二女诧异了一下,张重首先反应了过来,赶紧
上前见了礼,然后乖乖站在詹尼身后。
另外二女也都保持沉默,张重斜眼瞧了一眼罗琳,罗琳轻轻摇头,表示她也
不知道怎么回事。
耶鲁也是心中诧异,之前接到詹尼的消息后就调查过张重,但他只查到欧西
里斯半年前加入道森佣兵团,为五级战士,其它什么也查不出来了,好在多年磨
练,面色波澜不惊,笑道:「原来是贤侄,只是弟妹什么时候收了义子?却是瞒
得我们好苦。」
詹尼原本不想让别人喊她『弟妹』、『嫂子』之类的,毕竟自己跟林雷没有
那种实质关系,只是跟龙血城堡有关系的人都是这么叫,自己反对也没用,时间
一长,也就习惯了。只是今天不知怎么,听起来却是有些刺耳,强忍着心里的不
舒服道:「欧西里斯是罗莎莉的孩子,我和罗莎莉还有些联系,前些年罗莎莉带
着欧西里斯去帝都看我,我见这孩子长得乖巧,甚是喜爱,就认了义子。」
说完,詹尼又补充了句道:「说起来,这孩子的天赋可不比你那兄弟差呢,
你那兄弟二十七岁变身后才算圣域,这孩子才十六岁就已经是九级战士了,说不
定二十七岁之前就到了呢。」
「九级?情报上不是说五级吗?隐藏实力?也对,区区五级战士,罗莎莉怎
么放心他一个人在大陆上游历。」耶鲁眼睛一亮,瞬间判断出自己想要的信息,
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贤侄若是能超越我那兄弟,伯父还
要替贤侄欢喜呢,只是贤侄瞒得伯父好苦啊,听说之前还在伯父的佣兵团里屈就
过半年,若是派人言语一声,伯父这里,想去哪就去哪。」
连张重都听出了耶鲁话语中招揽的意思,更别提詹尼了,只是詹尼非常了解
耶鲁的为人,经过接近两百年的打拼,耶鲁早已不是少年时那个愣头青了,别看
表面上人畜无害,实质上却是个心狠手辣、霸道非常之人,而且为人十分现实,
若不是她点出张重的身世及实力,以及自己情急之下编出来的『义子』身份,估
计耶鲁也不会如此热情了。
「哎,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你和艾琳那孩子的将来考虑。」詹尼心中自我安
慰了一句,装作没听懂耶鲁的意思,笑道,「对了,耶鲁大哥,你这次过来,是
自己带艾琳回去呢,还是我派人送她回去?」
张重其实有心想接受耶鲁的邀请,一想到道森家的财富他就有点喘粗气了,
只是现在是詹尼的『义子』,这里也就没了他说话的份了。
「我不回去——」一旁的艾琳闻言,如同被踩了尾巴的小猫咪一样跳了起来。
「不回去?你还没闹够?这都快开学了你还想干什么?」耶鲁眼睛一瞪。
艾琳不甘示弱,盯着耶鲁又瞪了回去,道:「回去也没意思,到时候我跟詹
尼婶婶一起回学院。」
詹尼是学院老师,艾琳这借口找得倒是合情合理,耶鲁有些语塞,只得转头
对詹尼道:「算了,她想怎样就怎样吧,只是麻烦弟妹了。刚好,这次葬礼后,
我要去一躺南边,也没时间送她回去。」
艾琳一听,顿时笑靥如花。
詹尼看了艾琳一眼,笑道:「一个学期才放一次假,怎么能不回去看看你母
亲呢,你这孩子……」
「母亲平时也没少去学院看人家,有必要再回去吗?」艾琳又瘪着嘴,小声
道。
詹尼看似无意的瞟了一眼张重,道:「这样吧,我让欧西里斯护送你回去,
你看怎么样?」
艾琳闻言,飞快低下脑袋,都快埋进胸部里去了,才道:「谁要他护送……」
詹尼和罗琳却是轻声笑了起来,那耶鲁见状,哪还不明白,心中一喜,脑海
中飞快的盘算一番,这才惊讶的道:「你们、你们……」
「耶鲁伯父,我……」张重知道这时候必须要站出来了,便站了出来装作一
脸尴尬的做做样子。
「我们什么都没有。」艾琳赶紧转过身,背对着张重和耶鲁。
「九级强者,十六岁的九级强者,要几年才能升到圣域呢?」耶鲁脑海中不
停的算着,他实在太希望有一个圣域强者打手了,脸上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道,
「哎,女大不中留,伯父不管了……」
「多谢伯父。」张重无奈一作揖道。
「什么女大不中留,说得好像本小姐非他不嫁似的……」艾琳心中嘀咕,嘴
角却露出一丝笑容,怎么也弄不下去。
耶鲁站起身来,拍了拍张重的肩膀,勉励了几句,对詹尼道:「好了,弟妹
还有客人在招呼,我也不便多打扰,艾琳就麻烦弟妹了,外面还有几个老朋友,
我出去打个招呼。」
晚宴之上,詹尼还没什么,倒是耶鲁拉着张重到处敬酒,旁人一问便哈哈大
笑,称『故人之后』,等到宾客散尽,张重也喝多了。
艾琳只是参加了宴会的前半段,时间一长觉得没意思就回来休息了,躺在床
上想着心事。
「死坏蛋,臭坏蛋,都三天没碰人家了,还不来……」艾琳心里咒骂着。
「等等,等等,本小姐可不是想和你那个啥,反正你都把本小姐给祸害了,
为了不让更多人被你祸害,本小姐只好舍命陪色狼了……」
当艾琳等得心烦意乱的时候,听见房门被人推开,惊喜转过身道:「主……」
「詹、詹尼婶婶。」艾琳一脸失望。她心中有事,没有注意到,詹尼却是打
扮得异常性感。
詹尼走到床前,笑道:「怎么?不是小情郎很失望么?」
「詹尼婶婶取笑人家。」艾琳嘟了嘟嘴。
詹尼拍了拍艾琳后背,道:「欧西里斯陪着你父亲喝多了点,今晚怕是回不
来了,让我过来告诉你一声。」
「谁稀罕他,人家这就睡了……」心中失望,但嘴硬的说着,同时往床上一
躺,闭着眼睛。她也不想想,这种事,张重怎么可能让詹尼还通知她。
詹尼突然手指轻点,艾琳便彻底睡了过去。詹尼心中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
深吸了口气,快速把艾琳抱起,回到自己房间,再把艾琳放在自己床上。又走到
化妆台前,飞快的打扮了下,这才返回艾琳的房间,熄灭灯火,自己却向床上躺
了过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