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技术学院】(1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章:深夜的信歌与荷包
大概是因为傍晚玩疯的关系,虎尾和回击都靠在媚魂学姐的手臂和胸部上,
三人相拥着躺在那张大床上睡得很沉,只有不灭和像无尾熊一样赖在她身上不走
的荷包是靠在沙发躺椅上沉睡,女孩们睡着的模样非常可爱香甜,完全感觉不出
在两、三个小时前这里还上演着淫乱的春宫秀。
不灭睡到一半就因为脖子痠而醒了过来,将荷包小心翼翼的抱到床上躺好之
后,原本正在犹豫是要和三个学姐挤一张大床,还是抱着自己可爱的同学睡另外
一张床,但这个时候不灭才发现好像少了一个人。
揉了揉眼睛左顾右盼了一下,发现一个雪白的身影就做在泡澡区的对面,她
似乎正在翻书阅读着什么,不灭对於她大半夜不睡觉正在看的什么有几分好奇,
毕竟正常来说信歌才是那个睡得最熟的人。
悄悄的来到信歌背后,发现她正在看的是之前媚魂学姐整理出来的,关於说
书队的每个队员的资料,从指挥官说书、主力拟变、猴发、犬纹、风雉、糰子共
六名选手,虽然她们大部分的比赛都是依靠说书学姐的能力取得优势,但其余的
五名选手也都是不容小觑的对手。
「不灭学妹,你打算陪我熬夜念书吗?」
才刚靠近就被信歌学姐给发现了,她头也不回就知道站在背后的人是不灭,
而后者则一言不发的从后面抱着她的脖子,侧着脸颊靠在她的脑袋上,信歌则说:
「这样我很难翻书,你坐这好了。」
她站起身来让不灭坐在这位置上,不灭愣了一下便问道:「那你要坐哪?」
「坐你腿上如何?」
信歌完全没有徵求同意的意思,话一说完就一屁股坐在不灭的大腿上,那柔
软的臀部和大腿触感,以及信歌那带着洗发精味道的发香让不灭一下子精神都来
了,忍不住抱着信歌的细腰把脸靠在她背上。
「明天没有意外的话,我一样是和你一起走决战回廊,我可以牵制说书学姐
的能力,而你的对手应该是拟变……」
信歌学姐正在快速的翻阅说书队一直以来的比赛纪录,这支队伍除非遭遇到
优秀的粒子能力选手,要不然的话比赛通常都是以碾压性的优势战胜对手。
信歌非常清楚这种未逢敌手的队伍,只要势头一停就是兵败如山倒的结果,
过於顺遂的历史让她们没有足够的抗压性,或许她们个人都拥有非常不错的战斗
能力,但是论团队作战的话这支队伍显然是不合格的。
「拟变吗?我记得她的能力是能力模仿,你不怕她摸到我之后会变成打不死
的蟑螂吗?」
虽然对方同样为一年级的学生,但不灭可不认为以自己的体能优势能轻易战
胜她,这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对手,她的能力几乎看不到弱点。
真要说她最大的弱点是什么,恐怕就是未来若她面对的敌人是魔女狩猎机关,
那么她若单独行动那能力恐怕将会毫无用处,因为她一定得触碰到有异变能力的
对象,自己的能力才有办法发挥作用。
在这十二个魔女分成两个队伍对战的竞技场上,她的能力可以说是非常强悍。
「我比较怕她变成变态。」
感觉到一根硬挺的东西顶着自己的下体,信歌略带讽刺的这么笑道,她也配
合着不灭的小动作开始微微扭腰,两人的敏感部位隔着两层内裤的布料互相摩擦
着。
「信歌学姐,别忘了你正坐在变态腿上喔!说话要小心一点。」
「小心什么?几天前色诱你都被拒绝了,还害怕被你硬上吗?还是说你现在
反悔了?」
信歌将身体倾向一边并回过头来,两人心有灵犀一般唇舌互相纠缠,互相吸
吮着对方的香舌轻咬着对方的嘴唇,信歌抚摸着不灭帅气的脸庞和耳朵,而不灭
则轻揉着她的小腹并且手指探入内裤,轻轻的逗弄着她的花瓣和花蕊。
好一阵子之后两人的嘴唇才分开,信歌像是有些意犹未尽一样又轻吻了不灭
的嘴唇一下,不灭受到这样赤裸裸的挑逗忍不住又亲了上去,用舌头在信歌的小
嘴里疯狂倒弄一番之后才收回,她说道:「你是因为虎尾学姐的关系,所以才会
像这样不断挑逗我吧?」
「其实调戏你是很好玩的一件事,一部分也是因为虎尾的原因,另外一部分
是……」
信歌学姐话说到这里忽然抓住那不安份的手,像热情的小狗一样不断亲吻和
舔着不灭的脸颊,不灭欲火高涨得肉棒微微跳动。
不灭也没想到被她这样亲脸颊竟然会这么舒服,被挑逗到快要兽性大发的她
赶紧用手指按着信歌学姐的嘴,轻轻推开一小段距离之后才问:「另外一部分是
什么?」
「我觉得如果是你的话,应该能了解我。」
信歌学姐忽然站了起来,在不灭的眼前将衣服一一脱下,那俏挺的小巧乳房、
平坦的腹部、细腰以及雪白的美腿和美丽的三角地带,在台灯微弱的灯光照耀下
仍然耀眼亮丽的雪白肌肤,信歌学姐这看起来有几分瘦弱的身姿总是能深深吸引
不灭的目光。
她是一个很神奇的女孩,不像虎尾学姐、千武教官那样有着健康又性感的身
躯,也不像媚魂学姐有肥嫩且不知羞耻的身体,更没有回击学姐那种凶狠中带着
妩媚的气质,更不用说是荷包那种温柔可爱的感觉。
很多时候她甚至没有什么存在感,可是直到上一次约会过后,不灭其实有点
享受那种被她调戏的感觉,哪那优雅的身姿以及疲倦中带着精明的眼神……像现
在这样近距离面对面的时刻,不灭总是会癡迷於她的冷艳之中。
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她们紧闭着双眼皱着眉头,感受着一点点进入或者被
进入的感觉,彼此之间都放弃了思考只感受得到对方的体温和呼吸,她们紧紧拥
抱着彼此抚摸着背和头发,最后是不灭受不了那份紧窄而发出第一声呻吟。
让不灭感到非常意外的是,信歌学姐的小穴竟然比荷包还紧实,因此光是要
插进去就非常的吃力,更奇怪的是她感觉肉棒撑开小穴肉壁的那一刻,隐约好像
摩擦到了一条条很不自然的突起痕迹,如果说小穴里的褶皱是横的那么这些痕迹
就是直的,虽然感觉不是很明显但不灭知道这不会是自己的错觉。
抓着信歌的肩膀拉开一段距离,不灭发现信歌的脸上已经没有半点潮红,她
雪白的肌肤此刻失去血色显得非常苍白,虽然她的表情看起来有几分享受,但不
灭仍然感觉她的情况不太对劲,於是说:「信歌学姐,我们不要做了好吗?」
「你怎么会忽然大发慈悲,想要放过到嘴上的肥肉?」
信歌学姐挑眉笑道。
「你瘦成这样还自称肥肉喔……增肥个十几二十公斤再说吧!」
不灭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腰肉,信歌学姐听到她这话忍不住笑了一下,当信歌
学姐想要扭腰的那一刻不灭却忽然抓住她的腰,盯着她的双眼说道:「别这样。」
「难道我的肉体不够吸引你吗?你这样我会很伤心喔。」
「要装做没有感觉到你的感受,还硬要做到最后的话,我才会更伤心吧?」
不灭一点一点将肉棒给抽出来,即使只有一瞬间但不灭仍然看到了信歌学姐
皱着眉头,而且额头上青筋直冒的模样,不灭看着心疼便将她拥入怀里。
「你感觉到了吗?」
信歌闭上双眼靠在不灭结实的胸膛,眼泪一点一点从眼里流出,她并不是因
为伤心也不是因为幸福,单纯只是因为痛而流泪。
「能告诉我,你身体里的伤痕是怎么一回事吗?」
「为了避免妨碍任务执行的状况发生,在很小的时候我就被废掉生育能力,
阴道里也被留下一些伤疤,每当有东西接触到这些伤疤的时候,我就会痛得在一
瞬间恢复理智,这也是为了任务所需才留下的痕迹。」
不灭忽然用手掌左右压着信歌的脸颊,逼得她俏脸微微变形而嘴唇嘟起,信
歌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却不敌那她的强壮,被不灭柔得脸颊都红了起来并且看起来
有那么点发福,她才瞪了不灭一眼问道:「你干什么啦?」
「你是白癡吗?这种事情直说不就好了,为什么要这样伤害自己?!我不许
你以后再做这种事情,知道吗?」
不灭抓住了信歌想反击的手,用她的手反过去拍信歌自己的脸颊,而信歌想
哼歌的那一刻便忽然被强吻。
「不知道,你管我。」
信歌虽然脸颊都被拍红了,但她仍然露出了一个非常得意的笑容,不过她现
在的模样在不灭眼里反而比较像在撒娇。
信歌现在的模样简直是迷人的妖精,不灭低下头来亲吻她的乳房和乳头,另
外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小屁股说道:「不听话那我只好打你屁股了。」
「你舍得吗?」
信歌抓着不灭的肉棒对准小穴口,悄悄的往下一坐让龟头整个顶了进去,维
持这样的深度让她明白,想要大幅度抽插的话信歌就会痛苦到不行,接着她又笑
道:「以你的尺寸想走后门的话也很困难喔。」
「谁在跟你说那种打屁股,给我趴在桌上!」
不灭抱起信歌将她按在桌上,抓着她的腰先将龟头顶进小穴之后,左手往她
的臀部上用力一打,清脆又响亮的「啪」
了一声,虽然不是很用力却也在信歌的臀部上留下一个淡淡的掌印。
当不灭一巴掌从屁股打下去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信歌的小穴口一阵收缩,
就像一张小嘴努力得想要把肉棒吞进去一样,不灭只能忍耐着冲动将龟头抽出之
后再用力顶回去,她发现这个样子其实也满舒服的。
只不过外露的棒子她只能自己动手抚摸才有感觉,最后她乾脆抓着信歌的手
按在肉棒上,用她的小手来帮自己打手枪。
「嗯……」
这次信歌没有再「顶嘴」
了,而是很舒服的趴在桌上享受着不灭的服务,只要不接触到阴道里的那些
伤疤,她仍然可以享受到性爱的快感,不过就在她舒服到一半的时候,睁开眼睛
就被一张由下往上打光的鬼脸吓了一大跳。
「荷包!你吓死我了!」
大老婆荷包把手电筒关上之后才鼓着脸说:「居然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情!
你们两个真的太过份了……嗯?你们在做什么呀?「
她看到不灭迟迟不插完全进去,而且还抓着信歌的手握在肉棒上的模样,在
一旁看着忽然感到非常好奇,而这个时候不灭忽然问:「荷包,已经变成伤疤的
痕迹如果还会痛的话,你有办法纾缓疼痛吗?」
「应该可以,只不过是暂时的,能力效果结束之后还是会痛喔!」
「试试看吧!」
不灭忽然将信歌翻过来躺在桌上,她指着信歌的小穴里面荷包才知道为什么
不灭不插进去,虽然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但荷包还是白了不灭一眼,弯下腰来把嘴
贴在小穴上。
在荷包正在工作的时候,不灭则趁这个机会撩起她的裙子脱下内裤,将沾满
了信歌爱液的肉棒对准花儿便用力顶了进去,荷包忽然抬起头而张大的嘴巴里冒
出了一些金色粒子,她惊呼道:「你不是要和信歌学姐做吗?!」
「我总不能将大老婆晾在一边吧?」
不灭觉得荷包最可爱的时候,就是趁她不注意时忽然插进去,而她惊慌失措
而后脸上浮现些许沉醉的那一瞬间。
听到不灭叫她大老婆,荷包害羞得把头埋下去继续忙,她一面舔弄着信歌的
小穴一面将金色粒子送进她体内,不过这个过程因为不灭不断从后面冲撞的关系,
变得比原本更加困难了,她忙了五分钟之后才用手堵着小穴口,抬起头来呻吟道:
「不……不灭……嗯哼……停……停了……我好了啊嗯……」
不灭将荷包抱起来让她趴在信歌胸口,在金色粒子露出来以前将肉棒插进信
歌的身体里,肉棒一点一点的往她的身体深处顶了进去,看着信歌那皱着眉头的
模样不灭其实有些不安,直到顶到底端她才把眉头松开的那一刻,不灭才松了口
气。
「这样一来我们就能放心做了,谢谢你!荷包。」
信歌露出一个微笑将荷包抱在怀里,这么一来也确实确定了她大老婆的地位,
毕竟不灭想要满足这么多女人还是得看荷包的脸色,而且跟信歌做爱还得靠荷包
的能力才行。
「信歌学姐……你们感情那么好,让我看的好忌妒喔。」
荷包在信歌的胸口上画圈圈,其实不灭和虎尾以及信歌的互动,总是让荷包
看在眼里感到不是滋味。
「我能明白,当我知道不灭学妹有这种能力,而且可能天天都和虎尾发生关
系的时候,我心里也非常不是滋味呢!因为某个人总是到处拈花惹草啊……」
信歌学姐的身体正不断上下晃动着,虽然脸泛潮红但她还是很平稳的和荷包
聊着天。
「对呀!当初我还以为不灭是我一个人的,结果一回过神来,不灭已经和虎
尾学姐和媚魂学姊发生过关系,真的太过份了。」
「荷包学妹别伤心,那傢伙有了这么多女人之后就得更依赖你才行,你只要
注意她有没有在外面搞上和你类似能力的人就行了,我和虎尾也会帮你把关的!」
「喂……你们两个现在是当我死了吗?」
不灭仍然勤劳的扭腰在信歌身体里进出,她能感受到信歌的身体因为感受到
快感的反应,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信歌都语气平稳的和荷包聊着天,那种感觉还
是不免让人有些挫折。
既然拿信歌没辙,不灭只好从荷包身上下手,抓着荷包的腰让她高高翘起屁
股,不灭低下头来用力亲吻和舔弄着她的小穴,果然荷包不用五分钟就求饶了:
「不……不灭……专心……啊……别……嗯嗯……别这样啦……」
信歌忽然亲上荷包的嘴,害她接下来都只能发出「呜呜呜」
的呻吟。
她放开已经快窒息的荷包时,忽然抬起头对着不灭微笑道:「我快高潮了。」
「你可以……嗯……入戏一点吗?」
她的小穴紧实到不灭以这样的速度抽插,都会忍不住呻吟出声了,而信歌小
穴里的分泌液体也越来越多,就像她说得似乎快要高潮了,但她仍然淡定的模样
让不灭感到非常无语。
「啊……我要去啦……不灭……射进来……全射进来……」
信歌棒读道。
看信歌那一副欠揍的模样,不灭忍不住骂道:「该死的!你……我第一次做
爱做到……想打人。」
「嗯……好舒服。」
信歌的下体往上一顶,她的身体正因为高潮而颤抖着,双眼迷离而身上的肌
肤都微微泛红,但即使在这样的状态下她仍然和荷包告状道:「荷包,你看她,
她说她想要打我。」
「她说说而已,她哪舍得打我们呀!」
听到身后的不灭发出一声闷哼,而信歌的身体彷彿被人用力撞了一下,荷包
知道不灭已经到极限便用力的在信歌的身体里深处射精了,但下一秒她就惊呼道:
「啊!不灭……你还不休息吗?!」
「今晚,我一定会用下面这根打死你们,竟然敢无视我。」
抓着荷包的屁股用力干了十几下之后才拔出来,在信歌小穴里的精液流出的
那一刻又插了进去。
「啊……好大……好满……好充实喔……」
信歌继续毫无感情的棒读道。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