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身魔女与诅咒骑士】(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3:「像你这种好人我是吃不了的喔。」
「对我来说,人格扭曲之人的恐惧是最顶级的美味,毕竟所谓的人不过是神
存在过的最好证明,如果可以介绍以神自居的人给我认识的话,那我会非常的高
兴。」
被关在强化玻璃牢笼里的,是一个皮肤白得不像活人而且有着鲜红色瞳孔,
整个背上到小腿上都长着细密如毛发般的触手的女人,她有着层层交叠而且也同
样事触手的片状头发,正常成年男人也许能刚好一手掌握的俏挺乳房,随着她趴
在玻璃上观察的动作而受到挤压变得扁平。
就体态来说和一般女人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她的臀部和大腿无比的丰满,
但小腿之下却纤细得非常不可思议,连脚掌也是小小一个让人光是看着就觉得很
不科学,她正好奇并愉悦地看着外面那个正在工作的科学家。
「虽然你说的人格扭曲在这个部门里好像到处都有,但是以神自居的人我倒
是还没看过,哪天遇到再说。」
科学家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他正在分析从女人身上掉下来的一小块触手,
事实上这样的研究已经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
一开始参与研究的人员其实不少,但是这个来自「外界」
的女人身上总是会散发出诡异的气息和力量,不敢将她放出来的情况下研究
一直停在观察阶段,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设施里莫名其妙开始流传一些奇怪的
流言。
听说有些人会在更衣室的镜子里隐约看到怪异地人影,这件事情因为不少人
都有遇到所以一度闹得沸沸扬扬,保安课的人为了这件事不断调阅监视器,但结
果是什么?他们只看到那些人看着镜子忽然愣住,接着像看到鬼一样大叫,但是
………
镜子里明明什么都没有。
这个研究设施出现了越来越多科学难以解释的现象,这些现象通常被认为是
研究人员产生的幻觉,但如果是一、两个人有幻觉也就算了,这一年多以来已经
有十几个人员退出研究,而共八个人消失在这个设施当中。
没有错,他们都进入了这个设施,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凭空消失了……在这
样极度精神紧绷的氛围下,还有办法工作至今的只剩下三个人。
这位不过三十出头的科学家就是其中一个,他也是唯一一个愿意长时间待再
设施里的科学家,其余的两个通常不会在这里待太久,通常只是近来交接个东西
就走人了,也就是说……这建筑物里通常只有他一个人。
而就在上个礼拜,他发现自己居然听得见那女人的声音了,没错……就是被
关在强化玻璃牢笼里的那个「外界女人」
的声音。
「原来如此……你是那种喜爱恐惧,甚至会想要驾驭恐惧的人啊?没想到这
世界上还有你这种人呢!哈哈哈……」
科学家正忙的将萃取出来的液体倒入各种检测液里,感觉好像没有想理会女
人的意思,而外界女人则继续说道:「你应该也隐约猜到,那些怪异的事情是我
做的吧?那八个人其实也被我吃了呦!」
「怎么?你也想要吃了我吗?」
「这不是想不想吃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吃……对我来说不害怕我的人都是不
能吃的东西,呐!呐!带一些人来给我吃嘛!你其实很喜欢我吧?」
科学家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中的试管,无论外界女人怎么扭腰摆臀都被他无
视了,他说道:「不行,真的这样搞我会没工作,而且……如果我这样做的话,
就会变成你说的那种人格扭曲的人,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嘻嘻!你好聪明喔!」
原本外界女人似乎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她忽然跑到另外一边用耳朵贴
着玻璃似乎在聆听什么,很快她就在原地蹦蹦跳跳的欢呼道:「我感觉到了!好
密集、好大量、好浓稠的恐惧感,原来这个世界也有这么美丽的存在吗?!好凶
狠的气息呀!呦呼!」
而就在这个时候,科学家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因为设施里的避难警报居
然响了,他马上打电话给保安课问道:「现在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们遭受到屠夫八号的攻击,现在场面已经完全失控了!请你赶快结束工
作去避难,屠夫设施现在已经烧起来了,千万别靠近行政大……」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忽然传来一声爆炸声,整个地面都在剧烈震动着,电话
线显然也断了。
「咦?」
外界女人原本正在拍手欢呼,但下一秒就因为感受到地面在倾斜而愣了一下,
接着便整个人摔倒并黏在强化玻璃上。
「该死!」
科学家感觉整个建筑都在倾斜和扭曲,他被倒下的柜子压住根本就动弹不得,
他顿时明白除非奇蹟发生……要不然他今天就得死在这里了,他甚至无法明白为
何应该是他们的精锐战士的屠夫,会莫名其妙袭击这里。
――而且……屠夫部队不是应该在前线吗?
「现在的你很美味喔!」
不知何时,原本应该被关在强化玻璃里的女人,像一只小狗一样匍匐在他身
边,伸出舌头舔了舔科学家的脸颊,她靠在科学家的耳边用几近挑逗的语气呼气
道:「想要被人家吃掉吗?」
「原来那牢笼根本关不住你吗……饿了的话就吃吧!但是别让我感觉到痛苦。」
科学家像认命一样闭上双眼,不过他却感觉到有软软的东西贴在脸颊上,他
睁开双眼就愣住了,没想到这女人会忽然亲他的脸颊。
「要是我能吃你的话,我早就把这里所有人都吃了,像你这种好人我是吃不
了的喔。」
她对科学家露出一个看起来有几分疯狂的笑容,接着身体忽然被不知道从哪
冒出,那彷彿滴入水杯里的墨水般的黑雾给包覆住。
一只正面像猫但侧面却像狐狸的灰白野兽出现在科学家面前,奇怪的是她只
有前足没有后腿,长长的尾巴就像不断在水中被稀释、消散的黑色墨水一样,她
撞开柜子之后忽然张开血盆大口将科学家含在嘴里。
在这栋建筑物倒塌以前,撞破了厚实的油压门冲了出去,非常熟练的在建筑
物里的走廊穿梭着,迅速的跑到了一个有玻璃的房间便撞破玻璃冲出去。
她稳稳的用双脚落在草皮上,眼睁睁看着原本关着她的大楼在几个爆炸之后
便倒塌了,确定这里不会有危险之后才将嘴里的科学家吐出来,一起被吐出来的
还有那个外界女人,她用那娇小且性感的身躯趴在昏迷的科学家身上,摸了摸他
的头之后说:「感谢你陪伴我这么久,但我找到更有趣的东西了!再见啰!」
灰白猫狐绕着两人跑了一圈,当那黑雾散去的那一刻外界女人也消失了,灰
白猫狐拖着漆黑的尾巴,往那隐约传来交战声音的方向跑了过去。
她跑到一个至高点,远远挑望着那到处都是火光、残骸和烟雾的地方,她看
到一个个训练有素的士兵在掩体和建筑当中快速穿梭,但是他们的身上却是完全
掩饰不住的恐惧气息,灰白猫狐看得非常兴奋的吐舌然后舔了舔嘴唇。
她的眼睛正在快速探索着什么,很快的就找到了一个头上戴着奇怪的头盔,
正在挥舞着大剑快速冲锋,而且背后跟着十二支不知道是什么的长条金属的男人,
这个时候那是外界女人同时也是灰白猫狐的女人,一边流口水傻笑着想道:「居
然在到处乱杀人啊……一定是个人格极度扭曲的杀人魔,嘿嘿……一定很好吃!」
她远远跟随着那男人,毕竟那个男人的气息这个明显没理由跟丢,她趁乱找
到了一些人格非常扭曲的人,以极快的速度在那些人身旁奔跑,他们慌乱的身影
很快就被墨水般的黑物给包覆住。
外界女人从猫狐嘴里探出身来,抚摸着那有如实质的黑雾长尾,像发情一样
捏在上头上下磨蹭,以兴奋且颤抖的语气用不是很标准的修曼语说道:「没错…
…啊哈哈……没错!拚命跑吧!你们已经在我的肚子里了,这是我精心为你们这
种人准备的剧场喔!在被消化掉以前尽情的表演,为我带来娱乐吧!」
直到黑雾里的人从这世界上消失的那一刻,她才心满意足的继续追在男人的
身后奔驰,虽然其他人的气息不像那男人那么明显,但只要在这个时候产生恐惧
感的话就逃不过她的感应,她很快明白了男人的目标。
「那是叫做『车』的工具吗?那个人好像追着那辆车在跑啊!可是以他的速
度应该追不上吧?不然……」
猫狐忽然全速冲刺,带起的一片黑雾甚至都引起了屠夫八号的注意,一道细
长的紫色剑气划断了四、五棵树木之后,准确的落在猫狐的尾巴上,但是这道剑
气在接触到尾巴的那一刻就化为紫色烟火,炸出点点光采之后消失了。
「唉呀!好危险、好危险……」
猫狐迅速在树林里穿梭闪躲着一道道剑气,她没想到在这个世界里会有人明
明没掌握「龙力」,却还能发挥出这么强劲的力量,万一被砍到本体的话那绝对
不是闹着玩的,所以她以更快的速度追向更前方的那辆车。
这个时候,她以超群的听力听见了车子里的谈话声。
「那是屠夫八号吧?!你得和我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是至今为止最适合用来驾驭魔剑的实验体,照理来说应该会在上一个任
务中阵亡,只要派出特务去回收十二面骑枪,就可以顺利取得内部资料……我们
只要按照测试成果複制更多屠夫八号出来就行了。」
「谁要你讲这些屁话!告诉我为什么屠夫会失控?你们口口声声和我保证,
人体改造工程万无一失,说什么诅咒骑士会彻底丧失人格,全是屁话!」
「这个……我们真的不清楚原因,但从其他屠夫的状况来看,改造工程的确
没有任何的破绽,也许问题是出在那把魔剑上。」
他们的谈话就到这里了,因为车子忽然被不明的东西从右边狠狠撞了一下,
整辆车马上失控得撞向右侧的树干,车头凹陷的那一刻在道路上打滑、翻滚了两
圈才停了下来,神奇的是这辆车停下地时候居然还能刚好保持轮胎立於地面。
「该死的……车怎么开的!」
穿着红色西装的中年人一下车,就狠狠的将头破血流的司机踹倒在地上,他
将车子里的科学家一把拉了出来。
这时一旁的树木忽然倒了下来将车顶给压烂,要不是他们动作够快的话早就
已经被压在下面了,中年人和科学家才刚松了一口气,就忽然听见身后传来有人
非常用力的用双脚践踏地面的声响,以及锐利物插入路面的声音。
「干……」
中年人才刚忍着一股恶寒转过头来,就看到了司机那高高飞起的头颅,以及
黑色头盔那光滑的正面上一颗像瞳孔般聚焦的鲜红色光点,只来的及骂出一声髒
话,他便眼睁睁看着那锋利的魔剑穿过了自己和科学家的身体。
快速的几刀将两人砍成一地的鲜血和肉块,几乎认不出在几秒钟前他们还是
人类之后,头盔正面的那鲜红色光点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对半圆型朝下的蓝
色光点,这让他看起来好像有那么点疲倦。
不过忽然有一双手从背后抱住他,他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脸上出现了「!!」
的表情,拿着大剑往后一挥却什么都没挥到。
「呐!呐!为什么你的人格这么奇怪?我居然不能吃你耶!」
这个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非常兴奋的女孩的声音,八先生再次往后挥剑却
没有砍到也没看到东西,原本脸上「!!」
的表情变成了「???」。
「而且虽然会紧张,却不会产生任何恐惧的情绪,你到底是什么呀?!」
话说到这里,这次八先生头也不回乾脆伸手往后一抓,左手确实扣住了外界
女人的脸,八先生带着她的脑袋一把往车子上撞。
「碰」
的一声巨响之后车壳都凹陷了下去,但那外界女人却抓着八先生的手腕继续
说道:「你都不会好奇我是什么吗?就像我很好奇你是什么一样!你现在抓着我
……我才发现你的骨骼也和一般人不一样耶!」
八先生愣了一下,正面的两颗光点眨了眨之后,抓着外界女人的脸抬了起来,
接着「碰碰碰」
的对着车子狠撞了几下。
「而且你的武器也好奇怪喔!我可以感觉到它有生命气息喔!」
外界女人像个抢玩具的孩子一样想要去抓八先生手上的魔剑,而这个时候她
却忽然感觉到魔剑传来了一点害怕的气息,便瞇着眼有些兴奋的说:「该不会可
以吃吧?嘿嘿!」
她化为猫狐的模样从八先生手里逃脱,非常兴奋的扑向魔剑,八先生赶紧将
变回十二面骑枪的魔剑藏在身后,用手掌对着猫狐说道:「站住,这把剑不是你
的食物。」
「真的吗――?」
外界女人从猫狐嘴里探出上半身,非常狐疑地盯着八先生背后的武器,看这
个男人完全不想让步的模样便笑道:「那算了!」
但是下一秒却忽然闪身扑向他身后的十二面骑枪,但就在猫狐的嘴巴咬上兵
器以前,八先生忽然转身一脚将她踹翻在地上,不过这一脚却也让八先生感觉自
己右腿痛得不行,彷彿自己踢到的东西不是动物而是水泥!
八先生才刚抬起头来,脸上就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黄色「!」
标志,因为他看到那头猫狐正咬着十二面骑枪,并且用舌头不断疯狂且快速
的舔弄着,八先生惊讶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武器被夺走了。
不过猫狐很快就把骑枪吐在地上,那外界女人再次从猫狐嘴里钻了出来,用
手指头戳着剑柄有些可惜地说道:「什么嘛!居然不能吃。」
「知道我不能吃就赶快走开,八先生救我啊――!」
深刻感觉到自己生命受到威胁的不灭正在大叫,但是除了接触她的外界女人
之外,八先生其实是听不到她的声音的,直到八先生走过来将她捡起心里才踏实
一些。
「我是屠夫八,她都称我为八先生,你呢?」
八先生知道眼前的女人不属於这个世界,毕竟她身上有着与某些怪物类似的
特徵,不过遇到能对话的外来者这还是第一次,他挥了挥手上的魔剑这么说道。
「我吗?」
外界女人歪着头想了一下,她笑道:「其实我没有名字呦!之前有人说我像
猫也像狐狸,还形容说我的个性很淘气(虽然那个人被吃了)……不然你就叫我
淘气猫狐吧!不过你这现在是在做什么?」
「我吗……算是在复仇吧!还有一些人想除掉,你要一起来吗?」
八先生再次用很平淡的语气讲出了感觉很不得了的话。
「好像很有趣,我们走吧!」
她恢复成接近人的状态跟在八先生身边,不过身上却多了一件看起来像是用
猫狐皮制成的连帽外套,而下半身则有墨水般不断溢出又在空气中消失的黑雾形
成的长裙。
更逗趣的是她脚上穿着的鞋子感觉像是用猫狐腿制成的,看起来出乎预料的
可爱,八先生笑了笑便张开右手放在她脑袋上。
至於不灭……她有一种自己上了贼船的感觉。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