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歪传】(卷02)(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二09章
「啊——好胀——啊——主人好厉害——操死奴儿了——啊——」艾琳双腿
缠着张重的腰部,双手环抱着张重的脖子,小蛮腰一上一下的起伏着,一只巨大
的肉棒在两腿间的蜜穴中若隐若现。
张重一手托着艾琳的屁股一手揉着一只乳房,嘴巴吸住另一只乳房上的小红
点用力往外拉,『啵』的一声,那乳头弹了回去,旋即又随着身子四处抖动起来,
张重这时才道:「乖奴,刚才的话题接着说下去。」
「啊——说——说什么——啊——」艾琳正全身心的套弄着肉棒,显然把这
事忘得一干二净。
张重心里好气又好笑,对着艾琳的小屁股狠狠的拍了一巴掌才道:「好你个
乖奴,有了鸡巴什么都忘了是吧?你不是说先从阿米莉娅下手吗?说说,该怎么
下手。」
艾琳这才停下大起大落,深吸了几口气,改成小幅度套弄,强忍着呻吟道:
「阿米莉娅虽然对谁温柔大方,极有礼貌,而且做事非常有主见,但奴儿看得出
来,我们四个呆在一起的时候,她多少还是有些自卑的。」
「自卑?也对,乔治的地位其实和耶鲁差不多,一商一政,但艾琳却是耶鲁
的亲生女儿,平时花钱从来不用脑子的主,而她,只是乔治的一个继承不了自己
爵位的儿子的女儿,自然没办法跟艾琳比,论家世,论财力,都没办法跟其他三
位相比,在这四人小团体中,心里有些自卑也正常。」张重心里快速度分析着。
艾琳又道:「而且奴儿还发现,阿米莉娅平时用的化妆品非常廉价,奴儿化
妆的时候,她有时也会露出羡慕的眼神,虽然很隐秘,但奴儿还是发现过几次。」
「所谓廉价,应该只是相对于艾琳而言,乔治敢让儿子来这边,应该不会在
钱上亏待了他,至于羡慕,应该是真的,毕竟还只是个少女而已。」想到这,张
重开口道,「所以呢?」
艾琳道:「所以,奴儿想,能不能用钱收买她。」
张重心中一笑,如果艾琳这么做,肯定不会成功,向熟人低头,才是最难的
事,特别是阿米莉娅这种面对艾琳有些自卑的女人,于是道:「算了,这事你暂
时别管了,还是我来吧。」
说完,也不等答话,站起来将艾琳的身子放在桌子上,认真抽插起来。
「啊——啊——好棒——用力——啊——用力操奴儿——啊——」艾琳双手
捂着小嘴,低声呻吟着,俏脸憋通红。
「乖奴,想射在哪?」张重也快到了爆发的边缘,忍着射意问道。
「里面——奴儿的小穴里面——奴儿想给主人生孩子——啊——」随着艾琳
最后的一声呻吟,张重也不忍耐,直接射出自己的精华,烫得艾琳全身一颤。
「嗯?」张重这时却听到一楼传来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松开艾琳,走到窗边,
打开一道缝看了过去。
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年正对着酒店老板大发脾气,厉声骂道:「我明明听说艾
琳进了这家酒店,你这老不死的还敢糊弄我,信不信我找人砸了你的破店。」
那酒店老板苦着脸道:「卢姆少爷,我是真的没看见艾琳小姐进来。」
「嘿,老不死的嘴还挺硬,行,我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砸,给我砸,出了
事我负责。」那被称作『卢姆少爷』的少年对着身后一帮公子哥大吼一声,一群
人便开始在老板的求饶声中打砸起来。
张重一眼就瞧出这卢姆乃是个货真价实的草包,身上没有丝毫魔力,倒是有
一丝斗气的痕迹,应该是战士系的学生,只可惜身体早被酒色掏空,只怕是连普
通人都打不过。
这时艾琳也走了过来,张重问道:「乖奴,这人是谁?」
艾琳看了一眼,道:「他是拉娜莎姐姐的弟弟,在学院里一直缠着奴儿,烦
都烦死了。」
「巴鲁克家族的?林雷的直系后代?嘿嘿,竟然沦落成这幅模样。」张重微
微一笑,道,「怎么?乖奴不喜欢他吗?」
艾琳瘪了瘪嘴道:「他今年十七岁,都来了七年了,连三级战士的水准都没
达到,蠢得跟猪一样,如果不是凭着身份,连学院的大门都进不来,奴儿看见他
就恶心。」
「七年还不到三级?怎么可能?」张重大吃一惊,一般巴鲁克家族族人十岁
左右就会喝龙血,变身龙血战士,不用修炼也能超过三级。
艾琳道:「奴儿听说他当初变身龙血战士的时候很有天赋,后来不知道怎么
回事,越来越贪图享乐,慢慢的就变成这样了。」
「哼哼,这龙血战士家族,越来越不……」张重心中不屑,但话刚说到一半,
心中一动,「嗯?在这个世界,再傻的人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实力开玩笑,这个卢
姆,莫非……」
张重已以猜到这卢姆的情况了,据紫焰家族记载,四大终极战士家族中,在
以魔兽血液引动身体内血脉时,会有极小的概率出现一种『禁魔』情况。
出现『禁魔』的初期,灵魂会大量吸收法则元素,因此天赋一时无两,而到
了后期,弱小的灵魂达到饱和状态后,便不再与外界接触,久而久之,精神力也
会越来越弱,直到完全感应不到天地元素,那么,此人便也再无法修炼。
「这个卢姆,或许也会是一枚不错的棋子。」张重心中已打定注意,于是打
开房门带着艾琳走了出去。
「住手!」张重大喝一声。
「哟嗬,哪个吃了豹子胆敢管老子的闲事。」那卢姆怪叫一声,回过头来,
看了一眼张重,然后定格在一旁的艾琳身上,露出喜悦的面容,道,「艾琳,你
真的在这?我还以为那群王八蛋糊弄我呢,别打了,都别打了……」
张重脸色稍有尴尬,这混蛋完全没拿老子当回事啊,喝道:「你是谁?光天
化日就敢行凶作恶,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本座就在替天行道了。」
那卢姆一愣,旋即又乐了:「你他妈又是谁?还替天行道?行,我就看看你
怎么替天行道。」
「二位,二位,有话好好说,本店本小利薄,经不起折腾啊……」那店老板
此时跑了过来,对着两人不停作揖,只可惜完全成了空气。
「卢姆,我早就说过,我有未婚夫了,以后别再缠着我了,你这样只会让我
觉得恶心。」艾琳向前一步,挽住张重的胳膊,怒道。
「未婚夫?」卢姆一脸惊讶,斜着眼打量了下张重,哼道,「开条件吧。」
「什么?」张重一时没反应过来。
卢姆怒道:「装什么装?看你这小白脸的模样,不就是为了钱么?条件自己
开,开完滚蛋。」
张重差点被气乐了,这卢姆虽说可以培养成一枚不错的棋子,但不教训一下,
只怕也不会听话,于是,虎着脸伸出一只手指向卢姆点去。
「不要——」离张重不远的一座包间中传出一声磁性的女声。
张重不为所动,一颗毁灭斗气形成的小圆珠从指尖上发射出来,瞬间穿透了
卢姆的手臂,『砰』的一声,在卢姆身后不无处炸出一座土坑。
「啊——」那卢姆忍不住疼痛,倒在地上,按着手臂打起滚来。
包间门被打开,从中走出三位美女,冲在最前面的是位金发美女,恨恨的瞪
了一眼张重,这才蹲在卢姆身旁给他包扎起来。
张重双眼一亮,又快速隐没,那金发美女蹲在那,身体前倾,腰身与屁股勾
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让人不由自主的把目光集中在那浑圆的屁股上,拉娜莎!
走在最后的是位黑发长腿美女,一身黑色紧身连衣裙,美腿上还裹着一层黑
色丝袜,和另外两位不同,她一出来就把视线放在了张重身上,张重瞟向拉娜莎
臀部的目光也被她逮了个正着,心中一动,向着艾琳走了过来,拉着艾琳的手道:
「怎么好好的就打起来了,这位是欧西里斯先生吧,我看双方并没有大太的矛盾,
不如就这么算了吧。」
那卢姆一听,大声怒道:「算了?想得美,你阿米莉娅算个什么东西?老子
的事你也敢管?」
那黑发美女阿米莉娅银牙一咬,脸上浮现出一丝屈辱,却没有说话,拉娜莎
却怒喝一声:「住口!」
她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咬咬牙,站起身道:「欧西里斯先生,我弟弟刚才
冲撞了先生,我替他向您道歉。」
张重微微一笑,一个皇子在没有掌握权力之前,跟一个副统领闹出矛盾是不
明智的,显然拉娜莎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
卢姆急道:「姐,你干什么?明明是这混蛋打伤了我,你还要给他道歉?」
「住口!」拉娜莎又板着脸训斥了声,又对张重道,「欧西里斯先生,我要
带卢姆去找光明魔法师治伤,失陪了。」
卢姆明显不怎么害怕这个姐姐,梗着脖子道:「姐,你别管,不把这混蛋收
拾了,我哪也不去。」
拉娜莎瞪了一眼卢姆,怒道:「你非要我告诉姑姑是吧?」
「我——」卢姆气势一弱,说不出话来,明显对这位姑姑很害怕。
「还不快走。」拉娜莎说完,自顾自的走了出去,后面卢姆也被一帮狐朋狗
友扶了出去,临出门时回头恨恨的看了张重一眼。
此时现场气氛就有些沉默了,楼下克莉丝汀站在卢姆倒下的地方扭捏着,走
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阿米莉娅拉着艾琳的手低着头,艾琳则是看着张重。
「阿米莉娅小姐是吧?今天在这学院里听到最多的就是阿米莉娅小姐的大名
了,果然名不虚传。」张重伸出手道。
阿米莉娅双眼一亮,马上恢复过来,伸出小手握住张重的手,笑道:「欧西
里斯先生才是了不起呢,算直来,应该比我还小三岁,却已经是圣域强者了,说
是近百年来第一天才都不为过。」
两人又互相恭维两句,张重笑道:「都别站这了,进包间坐着聊吧。」
说完,又回过头对着楼下的克莉丝汀道:「克莉丝汀小姐,一起坐坐?」
克莉丝汀本来还在扭捏,听到张重的话,情不自禁的将『坐坐』脑补成了
『做做』,俏脸红了红,又想起阿米莉娅还在这,顿时也不再扭捏了,俏脸上又
浮现出一丝狡黠之色,笑眯眯的道:「好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