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疯狂加料版)(3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0章群交盛宴(网上16章下)
OK,16章总算是完结了。虽然后面还有,也还有一些岳阳和伊南妞的互
动,不过基本上和原作差不多,我就暂时不发出来了。下次更新,其实我也不知
道是什么时候了,每天尽量写一些吧。
不知道这章有没有亮瞎你们的眼睛呢?这样的剧情应该会让人很意外吧?
(S大,你是在闹哪样啊?明明是一场群交大戏,你直接跳过了一大半?直
接写到快收尾了?还有,好好的一部H书,还是全民淫荡背景的,你居然想要去
玩纯爱玩暧昧?)
好吧好吧,我对这种「无惨」模式的大众脸乱交实在是不带感,写出来也是
渣渣,就不浪费这个脑筋了,直接用淫传的得了,没给你们再来个「N小时后」
算客气的了。还有,纯爱怎么了?暧昧怎么了?谁说过淫荡的世界里就不能有这
种纯纯的感情?俺就喜欢这调调。
所以,喜欢的尽管赞,不喜欢的也尽管骂,但是记得留下你的爪印。其实我
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个文艺小青年。
群交盛宴(正场肉戏,本段基本使用《召唤淫传》的内容,有微调,因情节
需要予以保留)
当岳阳同学踏入佣兵工会大厅时,看到的是这样一幕:在大厅的中央,一群
佣兵约有二十来人,正围着一个身材瘦削但有一双闪亮明眸的「蒙面」盗贼,岳
阳在门外听到的声音正是由他们所发。之所以叫蒙面「盗贼」,是因为她全身只
剩下一条蒙面的黑纱,脸上只露出鼻子跟一双闪亮的明眸,而在佣兵公会也只有
盗贼才会蒙面。她的衣物散落地下,此时正全身一丝不挂的被一个身材壮硕魁梧
的佣兵压在大厅的地上狠狠地干着。这名佣兵的胯下巨物甚粗,岳阳隔着老远都
能看见他的鸡巴在明眸盗贼的阴道口进进出出、时隐时现,她那雪白的屁股与身
后男人的下体紧紧的贴在一起。男人享受的挺前插弄,长而有力的阳根次次没入
她的阴道深处。周围的佣兵有的正拿着她的衣物和束胸布捂在鼻子上撸着鸡巴,
还有的干脆直接用她的衣物包着鸡巴快速地套弄着。
这时,正在猛力操干的佣兵用力将身下的盗贼翻了过来,双手扶着她圆润洁
白的屁股呈后入势将鸡巴重新插入了她的阴道,刚好面朝着岳阳。岳阳从人缝里
看见了她雪白的身体。盗贼虽然身材瘦削,乳房也不算很大,但圆润坚挺,胸前
却是显得波涛汹涌。此时她的一对乳房正被旁边两个围观的佣兵把玩着,两手撑
在地上,人有些前倾,身躯随着身后佣兵的抽送而有节奏的往前一耸一耸,双眼
紧闭,嘴里不停地发出「嗯……舒服……嗯……啊……用力……啊……」之类的
呻吟声。
过了一会,在她身后的佣兵用鸡巴急促绵密的在她阴道内用力抽送了一阵,
突然浑身一震大吼了一声在明眸盗贼的体内射了出来后,便趴在她的身上不动了。
而明眸盗贼也被射进去的精液烫得大叫一身「好烫……来了……」紧接着便是身
子一颤,浑身紧绷,来了一次非常强烈的高潮,甚至刺激得连脖子上的青筋都冒
了出来,最后昏迷了过去。
过了好一会那个佣兵才慢慢抽出鸡巴,由于鸡巴刚才抽出,阴道口尚来不及
闭合,一股浓稠的精液便从明眸盗贼的阴道内汹涌而出,而周围正在打飞机的各
位看官也被从蒙面「盗贼」阴道内流出精液的淫靡景象刺激得射了,一时间「操」
「射了」「老子射死你」之类的话语此起彼伏,一股股浓稠、滚烫的精液也统统
喷在了蒙面「盗贼」的身上。
此时远处的岳阳看了蒙面「盗贼」身上那么多精液,心下一动,他的刺花不
正是需要吸收精液来进化么?原来岳阳给岳冰讲解刺花的食精技能时是考虑她单
纯善良,又是自己的亲人、爱人,不想让她对这个技能感兴趣,为了吓唬她才说
得那么恶心的,其实食精技能的真正秘密是刺花吞食动物的精液和淫水转化成自
己进化所需的能量来进化自己,并不是吞食动物的尸体,吞食尸体只能恢复一部
分技能消耗的能量。
又过了好一会,聚会已经结束了,大部分人已经渐渐散去,回到自己的座位
上继续饮酒作乐。从他们兴奋的交谈中,岳阳得知这些佣兵都早已操遍明眸盗贼
身上三个洞眼,有的还操了不止一次。他们留下来只是想要看看这小盗贼能够支
撑多久,却再次被挑起欲望,只能拿她的衣服自撸了。
另有三两个佣兵公会工作人员,在这之前也刚爽过,此时正倚在墙上闭目休
息。而那明眸盗贼,就这么赤裸着身子,躺倒在座位上。
「一群禽兽,操也就操了,居然都不整理好现场。让人家小姑娘这么衣衫不
整的,怎么出去见人啊?」岳阳同学愤愤地想。突然岳阳想起之前在整理杯具男
遗物的时候搜出的强效迷药,当即便将迷药拿了出来,好似一个新嫩菜鸟一般在
大厅里闲逛着,经过那些刚操完明眸盗贼的佣兵和工作人员身旁时,不着痕迹地
运功将迷药逸散在空气之中。过了一会儿,见他们的身体突然间陆续软了下来,
陷入了深深的沉睡中后,缓步走向明眸盗贼。
岳阳走到她跟前的时候,一股浓浓的腥味传了过来,虽然他已经过东京冷及
一些重口的片子多年的熏陶,但真实场景还是让他恶心欲吐,她的身上、蒙面的
纱巾上都沾满了乳白色的精液,在她的旁边甚至被身上及体内流出的精液积出了
一个精液池。岳阳急忙伸手覆上吐涎刺花的图案,闭上眼睛,心神与吐涎刺花相
连。突然金光一闪,在他面前冒出一株约两米高,绿茎、巨叶、紫花的植物。岳
阳继续控制着它使用食精技能吞食精液。不过要控制吐涎刺花去吞食精液必须我
心里也这样想,好几次他一看就想吐别说还要去想了。如果是从美女下身吞食淫
水就好了,岳阳一边这么想着,和椅子上的明眸盗贼说着话,缓解不适的感觉,
一边分出一缕心神慢慢地尝试让自己去适应这种另类的感觉,过了好一会儿,终
于顺利的控制着吐涎刺花前去吞食前方的精液。当身前的精液池终于被吸干后,
刺花也开始舔弄起明眸盗贼身体上的精液来。
明眸盗贼(正场余韵,本段基本为原创,少量引用《召唤淫传》内容)
其实明眸盗贼并没有真的被迷倒,她的意识始终是清醒的。
她是从「那个地方」出来的人,而且是极为优秀的弟子,又怎么可能轻易被
区区「醉香散」这种迷药迷倒呢?
从XX岁开始,她就接受各种极为严格的训练,拷问啊迷药啊羞耻play
啊什么的锻炼数不胜数,她的身体早就有了适应性,一点小小的迷药根本奈何不
了她,更别说抹去她的记忆了。门派中虽然只有女弟子,但因为「百合杵」的存
在,她的性经验也不算少了,但是体验真正的男人肉棒的经历却真不算多。
前段时间,她终于得到机会出来历练,在完成几个任务,制住目标后,也试
过把目标的鸡巴弄大,在自己的口中和小穴中弄出精来,虽然确实挺舒服的,却
并没有感受到姐妹们所说的那种舒爽无比的感觉。
(难道是因为他们是被动的?还是人数太少了刺激不够强烈?)
这次,她接到了一个极为困难的任务,正在思忖如何破局,敏锐的耳力却让
她不经意中捕捉到了矮胖子和瘦高个的低声交谈。
(也好,既然他们想玩,就陪他们玩一下,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厉害。)
她不是没想过扯下面巾去主动诱惑男人试试看,凭她的姿色,自然应该是手
到擒来的。每次她对着镜子自慰的时候,那清秀的面容,那挺拔的双乳,那粉嫩
的小穴,让她自己都怦然心动。
可是她想到这个点子的时候,任务已经接下了。她担心暴露出自己的真面目
会让任务目标有所警觉。恰好此时听到矮胖子和瘦高个的密谋,却也正中下怀。
因此,她故作不知地有一搭没一搭地继续喝酒,等着自己的猎物主动送上门
来。
一切正如她所料,所有的一切都在照着她心中设定的剧本完美地进行着。醉
香散和一江春水配合,抹除记忆的功能在她身上完全无法生效,催情的作用倒是
真有一些,却只能让她更加兴奋舒服。她的表演无懈可击,没有任何人能够看出
破绽来。她的面巾在她小心而不着痕迹地护持下,同样没有暴露任何可能带给她
危险的信息。
唯一在她意料之外的,便是醉猫御姐的突然出现,挑起了很多佣兵的欲火,
却因为那强势霸道的技能让他们望而却步,憋了满满一肚子欲望。原本满打满算
只需要对付五七个男人就好,却引来了二十多个佣兵。虽然这样玩起来确实相当
过瘾,可是一番轮奸下来,她也浑身无力了。
(不行了,消耗太大,万一目标出现就不好办了。)
于是所有参与的佣兵都在她体内发射一轮之后,训练有素的明眸盗贼很果断
地「昏迷」了。
果然,她「昏迷」之后,所有的佣兵都三三两两地散去。就在她浑身酥软有
气无力的时候,却感觉到又一个身影慢慢向她走了过来。
(他要干什么?不要过来啊,我现在都没有力气,真的玩不起来了……)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那个身影只是停在她身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她
正想睁开眼睛看看情况,不想一个声音在前方响起。
「我说妞,你这是怎么了?刚才我可是看到你被二十几个佣兵围着干呢,会
不会玩太大了点?」
(你以为我想被这么多人干啊?没看到我都昏过去了吗?还在这跟我碎碎念,
这人有毛病吧。不过这声音听起来虽然有些贱贱的,但是挺阳光,怎么感觉这么
舒服呢?)
「玩不起就别玩这么大,受不了了是吧?瞧瞧你现在这个样子,啧啧,等会
出去怎么见人啊?」(叫你装晕,以为我的慧眼天赋是吃干饭的啊?逗逗你先。)
(想也知道你肯定色色地盯着我的身体看。喂喂,你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就
快点走开,我好穿衣服呢。)
「我说你该不会是被人迷奸了吧?唉,真可怜。为了不给你留下心理阴影,
等会你醒来我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保证不告诉你你被人迷奸这回事。反正你一
时半会也醒不了,我要不要再来补上一枪呢?」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呢?故意戳人痛处是吧?不过算你还有些良心。哎……
不是吧?一边说我可怜一边还想做坏事?你有没有良心啊?)
「放心吧,哥哥我可是好淫,不会趁人之危的。」
(好淫?你是好淫我才更加不放心呢。)
「你身上这么脏,我帮你弄干净一点吧。」
(喂,你要做什么啊?这是什么?)
明眸盗贼只感觉到一个软软的舌头状的东西在自己周身舔舐,但是那「舌头」
又比人的舌头略大略长。她只是惊慌了一小会,又定下心来。那个东西凉凉的,
似乎把自己周身的污秽之物都清理得干干净净。虽然弄得身上有些湿乎乎的,却
感觉仿佛洗了个澡一般清爽。
(好舒服,似乎真的把我身上的脏东西都弄干净了呢。哎哎,把我奶子舔干
净了就行了,别逗弄我的奶头啊……嗯……什么……菊花你也不放过……啊……
好舒服……连小穴也要弄干净?有没有必要清理得这么仔细啊?啊……不行了…
…我又要去了……)
「这么湿乎乎的容易感冒啊,生病了可不好。我帮你擦干吧。」(这样你还
能忍下去?那好,我就再加一把火。)说完岳阳同学就掏出一方干净的布巾,在
明眸盗贼身上刚被刺花舔过的地方仔细擦拭起来。
(擦干了感觉更加舒服了啊。我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照顾过呢,看来这人还
挺不错的,照顾起人来也挺细心,值得结交。喂,刚夸你呢,我奶头已经擦干了,
不要捻啊……喂喂喂,你这是在干啥?小穴里面不用擦了,那样只会越擦越湿的
啊……停手……我让你停你还真停了?弄得人不上不下的,哼……)
「没想到你这么敏感啊,我帮你擦身子还流了这么多水,操起来感觉肯定不
错。」
(人家都这样了你还要这么羞人家,坏死了。)
「你该不会又想了吧?你这皮肤真嫩滑,奶子真挺翘,小穴真嫩啊,看得我
都止不住流口水了。」
(想上你就快点上,别用手在我身上乱摸,弄得人家难受死了。)
「今天还是算了吧,趁人之危不是我的风格,我对没有意识的女人没性趣。
要是还有下次,你清醒的时候我再好好操你。」
(把人家感觉弄起来了你就不管了?恨死你了。)
「好了,都弄干净了,该穿衣服了。妞,这不会是你的衣服吧?怎么是男人
的衣服?还有这个是什么?缠胸布?这个是?百合杵?青铜级宝器?哈,你该不
会是女扮男装出来的吧?装备还挺齐全的。」
(知道了就赶紧帮我穿上,要不快滚,想让我一直这样光着啊?)
「你这衣服上都弄得脏兮兮的,恶心死了,还怎么穿啊?算了,衣物我这里
还有一些,送你好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谁叫哥哥我是好淫捏?」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这话说得真有水平,让我都感动起来了。这人
心肠还真的不错。得找个机会好好报答他。)
岳阳先让刺花把百合杵给舔弄干净,又根据脑海中慧眼天赋传来的信息,一
点一点的将百合杵塞入明眸盗贼的小穴中,当然这动作……还是在似有意似无意
地对明眸盗贼进行挑逗,好几次都弄得她差点没忍住叫出声来。
(动作轻点啊,你会不会弄啊?没看到人家还在昏迷中吗?)
岳阳从家里离开前准备工作做得很齐全,包袱里准备了好几套夜行衣,就是
为了万一发生战斗染上血迹替换的。而为了以防不时之需,绷带也准备了不少,
正好可以拿出一些来给她做缠胸布用。
可是,满肚子坏水的穿越男,哪怕在做好事的时候,也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丝
使坏的机会。他虽然很尽职尽责地帮明眸盗贼将缠胸布缠的紧紧的,却偏偏放过
了那两粒娇小的乳头,用两边的缠胸布将它们紧紧夹住。
(故意的,你肯定是故意的。你是坏淫,哼,坏淫。)
「嗯,这样看起来像模像样了,别人只会觉得你胸肌结实,肯定看不出那是
一对大奶子了。呃……这衣服可能稍微大了一点点,不过还算勉强合身,出门在
外,你将就将就吧。」
(穿好了衣服赶紧走人啊,再在我身上动手动脚我就醒来了啊。)
「你这面巾上面也脏得要命了,要不我帮你换一条吧。看你这皮肤这么细嫩,
肯定也是大美女一枚啊,真想看看你长得什么样。」
(够了!别以为你帮了我就可以得寸进尺。我现在力气已经恢复过来了,你
要是敢摘下我的面巾,我拼死都要杀了你!)
当然,对于这个这么细心周到地照顾自己的男子,明眸盗贼是下不了杀手的,
不过出其不意地避开他还是没问题的。她绷紧了身子,刚准备有所行动避开岳阳
的狼爪,却突然感觉到一个东西被系在自己脑后,仔细感觉一下,似乎是另一条
面巾。系好了之后,岳阳才伸手将明眸盗贼原本那条脏乱不堪的面巾摘下。
「说实话我对你的长相真的很好奇,不过既然你不想暴露真实身份,我也就
暂且把好奇心收起来好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亲自为我摘下面巾的。那些刚才围
着你的佣兵,我都已经帮你解决了。」
(什么?你居然敢在佣兵工会杀人?胆子也太大了点吧?)
「别担心,我没杀他们,只是稍稍用了点我独门的迷药,凭他们的等级,几
个钟头内的记忆都会消失的。就算他们看到了你的长相也肯定会忘记的。」
(原来如此,吓死我了。这人做事还真是周全啊,这个人情我欠大了。)
「好了,这样应该不会有问题了,我也该走了。」岳阳说完,轻轻在明眸盗
贼的额上印上一吻,让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暖暖的。
「不过,妞,行走江湖危险可是很多的,你这细皮嫩肉的,下回可得注意点,
别又着了坏人的道。下回拉完屎可不一定有人像我这么好心地帮你擦屁股了。」
(你怎么还不「醒来」啊?你不醒,我不让你看到我长什么样还怎么泡你啊?)
(真恶心!你有完没完了?明明是在关心人家,还说得这么粗俗。人家知道
你的意思了。还赖着不走干嘛?还在我身上乱摸,再摸老娘会勃起的。人家真醒
了啊。)
「还有啊,你……呃……你醒了?」
明眸盗贼实在是被岳阳的碎碎念弄得忍无可忍了,还好她还记得自己是在
「昏迷」中,装作刚刚清醒过来的样子,眨了两下眼睛,慢慢睁开。映入眼帘的
是一个和她同样作盗贼打扮的男子,粗看上去年龄比她大不了多少,眼神阳光和
煦,带着浅浅的笑容。
做戏当然要做全套,明眸盗贼假装被吓到,貌似紧张地往后一缩:「啊,你
是谁,你想干什么?」
岳阳当然不会告诉她自己是谁,只是看着她。她顶不住岳阳那带有侵略性的
目光,被看得低下头去。仿佛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异样,只听她喃喃地道:「咦,
我怎么会换了套衣服?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装得还挺像回事的。)岳阳看着她那「手足无措」的样子,心中暗暗好笑,
却也不点破,继续故意逗她。
「哥们,你可能被打劫了,没准是用板砖拍晕在这昏睡了过去,你看看你身
上金币还在不?」
哪知她听完岳阳的话果真翻了翻自己的衣服:「哎呀,钱袋真的不见了。」
(哥们?你明明就知道我是个女的好不好,还是你给我穿的衣服。还给我装傻充
愣?好吧,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你装我也装,看谁装得下去。我本来就没
有钱袋,我的金币都在戒指里装着呢。)
「看来你真是被人打劫了,还好人没事。哥们,这点钱你先拿着应下急,下
回小心点。」说完扔出一个小钱袋,也不等明眸盗贼那声「谢谢」说出口,头也
不回地离开了。
这时,刚才参与奸淫明眸盗贼的那些人也都陆陆续续醒了过来,他们都是一
脸的迷惑,完全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突然,一个声音叫了起来:「哎呀,我的药瓶怎么不见了?我的醉香散啊…
…」
在龙腾大陆,虽然不少人使用迷药,但对武者来说毕竟是小道,尤其是醉香
散这种带有催情作用的迷药,若是声张出去,可是相当受人鄙视的,因此……
「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给老子滚回去……」于是矮胖子悲催了,被瘦高个
一把从座位上拎起,推推搡搡地走出了佣兵工会的大门。
岳阳见此,露出一个贱贱的坏笑。(春药神马的,都弱爆了,走心才是王道
啊。泡妞就素要象哥酱紫才行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